•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明史

杨鹤

明史·列传·卷一百四十

  

   杨鹤,字修龄,武陵人。万历三十二年(1604)进士。初任雒南知县,后调往长安。

  四十年(1612),杨鹤升任御史,上书请太子在东宫里接受教学,并且说:“近来,皇上的爱女被宫中的奴才欺负,驸马爷在街市上受人毒打,到宫中告状告不进去,上书也到不了皇上手中。上下情况不通真是到了极点!”当时寿宁公主的女婿冉兴让被掌家宫女梁盈女、宦官彭进朝等殴打、欺辱,公主多次告状告不到神宗跟前,兴让把衣冠挂在长安门上就走了,所以杨鹤提到了这件事。

  不久杨鹤外出管理两淮盐法,巡按贵州。贵州跟乌撒接壤,乌撒距离四川南部的叙州有一千里,很难管制。土官安云龙死后,他本家的人跟沾益的安效良争夺官印,打了三十年的仗,最后被效良得到了,效良的父亲绍庆又占据着沾益州,这两处地方都是四川、云南、贵州的咽喉地。杨鹤奏请把乌撒割出,归入贵州,这样距离近好管一些,可以消除后患,朝廷讨论时决定不下来。不久效良起来作乱,恰如杨鹤所说的那样。贵州的土官有上百个,水西的安氏地盘最大,但土地、户口、贡赋等都没有账目可查。杨鹤于是传令宣慰安位把情况都登记注册,连同首领、目把、主名,承袭的源委,都上交给了有关部门。从此以后这些地方的簿牒才明朗化,有弄虚作假的情况也容易查对了。事后,杨鹤不等朝廷批准径自回乡去了,很久以后才回朝。

  杨镐的四路辽东军战败后,杨鹤推荐熊廷弼、张鹤鸣、李长庚、薛国用、袁应泰说“:辽东军事的失败,是因为没有了解到敌我双方的情况,丧师辱国误在经略;不熟悉战机,就马上催战,错误在辅臣;没有很好地加以调度,对战事束手无策,错误在于兵部。皇上自己优柔不决,也是皇上自己耽误的事。”当权的大官讨厌他说话太直,打算借别的事把他赶走,杨鹤于是自己称病离开了。正好父亲死了,居家守丧。天启初年,朝廷起用杨鹤为太仆少卿,又提升为右佥都御史,让他去巡抚南安、赣州。他尚未上任,母亲又死了,广宁的战事又失败了,魏忠贤因为杨鹤庇护过廷弼,把他给除了名。

  崇祯元年(1628),朝廷召杨鹤出任左佥都御史,又提升为左副都御史。杨鹤上书说“:谋求天下大治的要领在于培植元气。自从进行大规模战争、兵役以来,经常不断地对下边进行加派,目前公私财力交困,百姓的元气受到了伤害。自从辽左、贵州、四川兵败失控后,暴骨成丘,封疆的元气受到了伤害。自从朝廷里缙绅结党,彼此倾轧以来,谋逆的宦官乘机出来,打击好人,士大夫的元气受到了伤害。现在的国家就如同大病初愈,身上脉络还没调养好,风邪病毒容易侵染,治理的办法在于培植元气。”当时人们把这些话当成了名言。

  在此之前,辽左发生战争,逃兵怕被治罪不敢归队,聚到一起抢劫。到这时,关中经常闹饥荒,地方官府不对百姓加以抚恤。白水有一个叫王二的人出来纠集群众,用墨汁涂了脸,闯进澄城,杀掉了知县张耀采。从此以后府谷的王嘉胤、汉南的王大梁、阶州的周大旺等群贼蜂拥而起,三边的饥军又起来响应他们,这就成了明末流寇作乱的开端。那个时候,天下多年太平,现在突然发生战乱,人们缺乏坚强的思想准备。大官僚讨厌听到有贼作乱的消息,说什么:“这只是几个饿死鬼罢了,慢慢地他就自行平息了。”

  第二年,陕西总督武之望死掉。很长时间廷臣都没人肯去接任,大家公推杨鹤过去。庄烈帝召见杨鹤,向他询问方略。杨鹤回答说:“清慎自持,抚恤将士而已。”庄烈帝于是任命杨鹤为兵部右侍郎,让他接替之望总督陕西三边军务。杨鹤到任时大梁、大旺、王二已被铲除,但是跟着起来的贼寇更多了。杨鹤一向有清廉的名声,但是他不懂得军事。这年冬天,京师戒严,延绥、宁夏、甘肃、固原、临洮的五位总兵官都因为勤王出兵到京师去了。延绥的部队半路上逃回来,甘肃的部队也发生哗变,他们担心被杀头,都和贼兵联合,贼寇的声势更大了。

  三年(1630)正月,王左挂等攻打宜川,被知县成材打退,转攻韩城。韩城官军没有将领,杨鹤任命参政洪承畴领兵抵御,俘获、斩杀了三百多人,韩城之围解除了。贼兵开往清涧。杨鹤接连上书朝廷请让各位大将返回驻地,没有结果,就起用了原先的将领杜文焕出来任职。二月,延安知府张辇、都司艾穆在延川进逼贼兵,收降了贼首王子顺、张述圣、姬三儿。另外的贼首王嘉胤洗掠了延安、庆阳,杨鹤隐瞒下来,没有上报,又给降贼王虎、小红狼、一丈青、掠地虎、混江龙等颁布免死文书,把他们安置在延绥、河曲一带。这些贼兵照旧奸淫、抢掠,当地官府却不敢过问。贼寇的祸乱就这样造成了。

  七月,嘉胤打下黄甫、清水、木瓜之后,又攻占府谷,文焕将他打跑,贼寇涌进了山西。已经接受招安的贼首王左挂因为白汝学来攻打绥德州,打算从中接应,阴谋暴露后,巡按李应期与承畴设计在绥德诛除左挂,派出的五十七个人都死掉了。十二月,贼首神一元攻占了新安、宁塞、柳树涧等城堡。宁塞是文焕的住家之处,他的族人大都被杀了。

  第二年正月,贼兵放弃宁塞,攻占了保安。一元死后,他的弟弟一魁围攻庆阳,打下了合水。杨鹤得知后移驻宁州。一魁请接受招安,杨鹤把他送回合水交给知县蒋应昌。其他贼首拓先龄、金翅鹏、过天星、田近庵、独头虎、上天龙等也先后归降,杨鹤在城楼上摆了一张皇上的座席,让这些贼首跪拜,口喊万岁,然后宣读皇上的指示,命令他们发下誓言,或归伍,或归农,永不做贼。这些贼首假意答应了,杨鹤马上就赦免了他们的罪行。于是群盗都把他这个总督看作儿戏。杨鹤又因为一魁的势力最强大,就把他的女婿请到军帐中,同吃同住,一魁果然来降,杨鹤列举他十大罪状,一魁就磕头请罪,杨鹤就宣读诏书赦免了他,给他封了一个官职,把他的部队四千多人安排在宁塞,派守备吴弘器防护他们。文焕听说后感叹说:“宁塞一战,贼兵惧怕我逃走了。现在贼兵假装投降,这位杨公就相信了,把名城给强盗当资产。我的族人能跟这些贼挤住在一个地方吗?”于是带着自己的族人离开了。

  五月,杨鹤移驻耀州。贼兵打下金锁关,杀害了都司王廉。七月,其他贼首李老柴、独行狼攻下了中部,田近庵率领六百人把守着马栏山呼应他们。降贼一魁的手下茹成名特别桀骜不驯,杨鹤命令一魁在耀州诱杀了他,他的同伙们这下犯了疑心,胁迫着一魁反叛了。御史谢上宾上书朝廷说“:杨鹤说庆阳一带招安的局面已经形成,贼兵都给疏散了。中部的贼兵难道是从天上掉下来的?”朝廷把他的奏疏交给巡按御史吴生生加以核对后汇报,吴生生上奏说杨鹤主张招安,误国不浅。庄烈帝恼了,把杨鹤逮捕入狱,判为充军袁州。

  七年秋天,杨鹤的儿子嗣昌被任命为宣府、大同、山西总督,嗣昌上书推辞说“:我的父亲杨鹤因为这么个总督被充军已经三年了,我怎么有心再任这个职务。”庄烈帝以措辞委婉的诏书回复了他,但是不肯赦免杨鹤的罪。八年冬天,杨鹤死在充军的驻地,嗣昌请加以抚恤,庄烈帝恢复了杨鹤的官位,但不加优恤。

  杨鹤早先因为尤世禄在宁夏的大捷,升任兵部尚书、太子少保,荫封子孙世袭锦衣千户。十年,朝廷评论贺虎臣在宁夏大捷的功劳时,给杨鹤追加官衔为太子少傅。十三年又因为评论甘肃的战功,任命杨鹤的一个儿子入官。

  杨鹤的堂弟杨鹗,崇祯四年(1631)进士。担任御史时,以才干出了名,升为顺天巡抚。京师失陷后,回到南方,福王用他当兵部右侍郎,总督四川、湖北军务。

  陈奇瑜,字玉铉,保德州人。万历四十四年(1616)进士。初任洛阳知县。天启二年(1622)升任礼科给事中。杨涟弹劾魏忠贤时,奇瑜也曾上书猛烈抨击忠贤。六年春,奇瑜由户科左给事中出任陕西副使,又升为右参政,负责守护南阳。

  崇祯元年(1628),奇瑜升为按察使,不久先后担任陕西左、右布政使。五年,升为右佥都御史,接替张福臻巡抚延绥。当时大盗神一魁、不沾泥等已被诛除,可是他们的余党还很多,当地年景不好,饥荒严重,很多百姓跟随了贼兵。第二年五月,奇瑜上书极力诉说了..州、延安到镇城千里之间饥荒、盗贼的严重情况,庄烈帝下诏免除了延安、庆阳地区的田租。奇瑜于是派遣副将卢文善讨伐、斩杀了截山虎、柳盗跖、金翅鹏等人。不久,他又派遣游击常怀德杀了薛仁贵,参政戴君恩斩了一条龙、金刚钻、开山鹞、黑煞神、人中虎、五阎王、马上飞,都司贺思贤斩了王登槐,巡检罗圣楚斩了马红狼、满天飞,参政张伯鲸斩了满鹅,活捉了黄参耀、隔沟飞,守备阎士衡斩了张聪、樊登科、樊计荣、一块铁、青背狼、穿山甲、老将军、二将军、满天星、上山虎,把总白士祥斩了扫地虎,守备郭金城斩了扒地虎、括天飞,守备郭太斩了跳山虎、新来将、就地滚、小黄莺、房日兔,游击罗世勋斩了贾总管、逼上天、小红旗,其他将领斩了草上飞、一只虎、一翅飞、云里手、四天王、薛红旗、独尾狼,各路贼首基本上斩尽了。奇瑜于是上书说:“流贼作乱,根源在于年成不佳,饥荒逼人,形成于首恶的煽动、诱惑,以至于两府三路都成了强盗窝。现在我们没有损失一个士兵,也没有拉断一根弓弦,捉斩了一百七十多个贼头及其党羽一千多人。头目除掉,余党自然就会散去。过去那些斩木揭竿起来暴乱的,现在就要背着锄头犁耙种地去了。”庄烈帝嘉奖了他,让他开列有功将士的名单报上去。

  延绥的群贼大多解体了,只有钻天哨、开山斧占据永宁关。永宁在镇城东部,前面有山阻隔,下面濒临黄河,几年都打它不下。奇瑜认为这个地方不能靠硬拼攻取,就暗中挑选精锐士兵,扬言接到了总制的檄文要出兵远征,命令贺人龙率领他们向西,自己殿后,直抵延川,然后策马向东,喊道:“朝着我指的方向,前进!”悄悄地飞奔进山。贼兵没有料到官军到来,惊慌而逃。官军烧了他们的老窝,斩获一千六百多首级,两位贼首都被杀死。后来又派兵进攻,杀掉了金翅鹏、一座城,斩获五百五十个首级。延水流域的群贼这才全部剿灭了,奇瑜的声名顿起,威震关、陕。此后群贼都集中到了山西。流窜到黄河北部、畿南地区来。冬天冰很厚,贼寇从渑池渡过黄河,践踏了河南、湖广,又进一步窥视四川。

  第二年,朝廷讨论认为各镇、巡抚事权不一,应设置一名大臣统管,大多数人推荐了洪承畴。因为承畴正督管三边军务,不能替换下来,于是朝廷提升奇瑜为兵部右侍郎兼右佥都御史,总督陕西、山西、河南、湖广、四川军务,专门惩办流贼。奇瑜传令各地将领会师陕州。在这之前,老回回、过天星、满天星、闯塌天、混世王五大营贼兵从湖北进入四川,打下了夔州,为险要地势所阻挡,又返回湖北,兵分三路:一路进犯均州,开往河南;一路进犯郧阳,开往淅川;一路进犯金漆坪,渡过黄河后进犯商南。奇瑜于是骑马到均州,传令四位巡抚联合讨伐。陕西的练国事驻军商南,遏止他们向西北去。郧阳的卢象升驻军房县、竹山,遏止他们西逃。河南的元默驻扎在卢氏,阻止他们逃往东北。湖广的唐晖驻军南漳,阻止他们逃向东南。奇瑜然后同象升一起率领将士从竹奚谷到达平利的乌林关,途中十多次作战,斩获贼兵首级一千七百多。过了七天,在乜家沟大败贼军,斩获一千零八十多首级。总兵邓王己功劳最大。过后,又在竹奚谷设下埋伏,连续开战,斩获三百多首级。到狮子山,斩获七百二十多首级。其他将领杨化麟、杨世恩、周任凤、杨正芳等分路追杀贼兵,抓住了贼首闯王、翻山虎等人。

  奇瑜上书说:“湖北境内多次告捷,一时大的盗贼几乎削平了,那些逃窜到深山中去的,我带领乡兵引路把每个山洞都搜到,湖北慢慢就会得到平静的地面了。”庄烈帝嘉奖并慰劳了他。奇瑜于是率领副将刘迁等人搜索竹奚谷、平利的残余骑兵,追到五狼河,抓住贼首十二个人。派参将贺人龙等追击了八天八夜到达紫阳,贼兵死去的人数多达一万以上。

  在此之前,贼兵进入四川,又从四川进入陕西,从阳平关奔向巩昌,承畴在秦州抵御,贼兵于是渡过两当,突袭占领了凤县,然后分兵两路:一路向汉中,抄小路进犯城固、洋县;一路由凤县奔向宝鸡、..阳。这时在平利、洵阳间的贼兵有数万人,从四川进入西乡的有二三万人。进犯城固、洋县的贼兵又向东攻占了石泉、汉阴,会集在汉中、兴安,窥视商州和雒南。这个时候,奇瑜因为湖广的贼寇剿平了,就击鼓向西进军,认为剩下的贼兵不值一剿。派游击唐通防守汉中,保护藩王;派参将贺人龙、刘迁、夏镐扼守略阳、沔县,防止贼兵西逃;派遣副将杨正芳、余世任扼守襄城,防止贼兵北逃;奇瑜自己率领副将杨化麟、柳国镇等驻扎在洋县,防止贼兵东逃;又发布檄文给练国事、卢象升、元默,要求他们分别把守要害地带,截击敌人逃窜。

  贼寇见官军四面会集,十分害怕,全部逃进了兴安的车厢峡,李自成、张献忠等大头目都在里边。车厢峡四面山石陡峭,中间长达四十里,易进难出。贼兵误入其中,山上的居民扔下石头打击他们,有的扔下火把,山口垒起了石寨,切断了他们的通路。又下了二十天大雨,弓箭都丢失了,马没有草吃,死去的人数超过了一半。这个时候只要官军逼上去,可以全部歼灭他们。自成等看到形势逼迫,采用了他的同伙顾君恩的诡计,用重宝贿赂了奇瑜身边的人以及各位将领,假装求降。奇瑜没有深思,就同意了,先后收编了三万六千多贼兵,全部加以慰劳,然后遣送回乡务农。平均每一百人派一个安抚官护送,发布檄文要求所经过的州县拿出粮草供应他们,递接遣送他们还乡,各地将领不得拦截,以免破坏招安的事情。这些贼兵没有遭受大的损伤,投降并非真的,走过栈道后就不接受管制了,把五十多个安抚官杀了个净,然后攻占州县,关中一带又大为震动。

  奇瑜后悔自己失策,就把罪名推到别人身上以求卸责。贼兵刚刚反叛时来到凤翔,哄骗驻军打开城门,守城的士兵知道他们是在诈骗,就骗说用绳索拉他们上去,杀死了先上去的三十六个人,其余的贼寇一哄而走了。他们进犯宝鸡,也被知县李嘉彦挫败。奇瑜就弹劾嘉彦及凤翔乡官孙鹏等破坏了招安的事局,抚按官也对招安怀有二心。庄烈帝恼了,严厉批评了抚按官,逮捕了嘉彦、孙鹏及士绅、百姓五十多人。奇瑜又请求朝廷传令陕西、郧阳、湖广、河南、山西的五位巡抚各自把守要害地带,有失守的就治他们的罪,试图以此来为自己分担过失。后来他又委罪于练国事,国事也被逮捕入狱。给事中顾国宝弹劾奇瑜贻误封疆大事,庄烈帝下诏让奇瑜解除官职,等候调查。御史傅永淳又弹劾奇瑜解陇州之围时虚报了斩敌人数,庄烈帝就下诏把奇瑜除了名,让锦衣官把他逮捕,加以审讯。九年六月,奇瑜被贬,充军边疆去了。

  当初奇瑜在南阳做官时,唐王杀了他的长子,并且想一同废除其长子的儿子聿键。靠了奇瑜的帮助,长孙的地位才得以保住,后来聿键在福建自立为帝,想召奇瑜去做东阁大学士,因为道路遥远,奇瑜没有收到任命令,死在了家里。

  熊文灿,贵州永宁卫人。万历三十五年(1067)中进士。初任黄州推官,后来升为礼部主事,又做过郎中。出使琉球举行加封典礼后回来,先后升为山东左参政、山西按察使、山东右布政使。因守丧弃官回乡,从此把家迁往蕲水去了。

  崇祯元年(1628),文灿起任福建布政使,未上任就在三月里改官任右佥都御史,巡抚福建。福建沿海原本有许多大盗,从袁进、李忠投降后,杨六、杨七及郑芝龙又相继起来。总兵官俞咨皋招降了杨六、杨七,芝龙还像原来一样猖獗。不过芝龙常打败都司洪先春,却放着不追;抓获官军一名游击,但不杀他;咨皋被打败后也放他逃离不追。当权者知道芝龙可以招安,就派使者过去劝降了他。文灿到来后,对芝龙很好,使他能够为自己所用。芝龙的同伙李魁奇两次投降又两次反叛,芝龙追击并活捉了他。海边的战事刚慢慢平息下来,而钟斌又起来作乱了。钟斌当初也曾接受过招安,后来又反叛,攻打福州。文灿引诱他到泉州,命令芝龙打败了他。不久把他逼到大洋里,钟斌投海死了。福建多次平息大盗都是芝龙出的力,文灿也得到记功,提升了官级。

  五年(1632)二月,朝廷提升文灿为兵部右侍郎兼右佥都御史,总督两广军务,兼巡抚广东。在此之前,海盗钟凌秀投降后又反叛,被芝龙抓获,他的同伙战败后进入长汀,转移到江西所属的城镇去进行掳掠,文灿传令芝龙多次打败了他们。福建因为有红夷作乱,海盗刘香趁这个机会接连进犯福建、广东的沿海城市,庄烈帝为此批评了文灿。文灿不能讨平贼兵,就打算招降它,贼兵也假装同意他的招安。参政洪云蒸,是长沙人,起初在广西做参政,曾经搜捕过凌秀的余党,斩获过三十多首级,把贼窝全部给捣毁了。文灿竟命令云蒸与副使康承祖,参将夏之本、张一杰进入贼船中宣布指示,结果他们都给扣作人质。文灿怕自己获罪,上书说是这几位大臣相信贼兵的话,自投罗网。给事中朱国栋上书弹劾文灿,庄烈帝下诏贬了文灿的官,让他戴罪办贼,立功自赎。八年,芝龙联合广东部队在田尾岛附近的远洋中进攻刘香。刘香胁持着云蒸要求官兵停止进攻,云蒸大声喊叫说:“我誓死报国,你们马上打,勿失良机!”于是遇害了。刘香走投无路,引火自焚,溺死在大洋中。承祖等人逃脱回来了。刘香的余党一千多人后来到浙江归降,海盗才全部削平了。

  文灿在福建、广东做官多年,积聚的钱财不计其数,他用大量的珍宝结交朝廷内外的权要人物,打算长期镇守岭南。恰好这时庄烈帝怀疑刘香没死,并且不了解文灿的为人,派了一名宦官借到广西采办的名义来侦察他。这位宦官来后,文灿很送了他一些礼物,留他喝了十天酒。宦官高兴之际谈到了中原地区盗贼作乱的事,文灿正值酒酣耳热,就拍案骂道“:全是那帮大臣耽误国事。如果是我文灿去,怎么会让这班盗贼猖狂成这样!”宦官站起来说“:我事实上不是去广西采办,而是奉皇上的命令来侦察你的。先生的确有盖世之才,除了你没人能惩治中原的贼寇啊。”文灿当时说话出于无意,这时后悔失言,便说办理这事有五大难、四不可。宦官说:“回去见到皇上我自己替你请求,如果皇上舍得派用先生时,先生就推辞不得啦!”文灿无言以对,只好说好吧。宦官回到宫中果然向庄烈帝讲了。早先文灿迁往蕲水后,与同乡人姚明恭结为亲家,明恭后来做了詹事,又跟杨嗣昌相好。嗣昌当时掌握着军事大权,受到庄烈帝的宠用。因为庄烈帝平贼心急,所以嗣昌希望能得到一个人帮助自己。明恭于是向他推荐了文灿,并且讲“:这个人在宫廷中可是有关系好用的。”嗣昌很高兴,于是推荐了文灿。

  十年(1637)四月,庄烈帝任命文灿为兵部尚书兼右副都御史,让他接替王家桢总理南畿、河南、山西、陕西、湖广、四川军务。文灿接受任命后就请把左良玉部下的六千人作为自己的部队,又大力招募了广东及乌蛮中精通火器的一两千人,调来做自己的护卫,军事装备很是齐全。

  军队驻扎在庐山时,文灿去拜访一位要好的和尚空隐。和尚一迎出来就说“:先生犯了大错呀!”文灿喝退左右,问他是什么原因这么讲。和尚说“:你认为你带领的兵能制贼兵于死地吗?”文灿说“:不能。”和尚又说“:你手下的将领中间有可以托以大事,让他独当一面,不烦你指挥就能办成事的吗?”文灿说“:没有把握。”和尚说:“二者都架不住贼寇,皇上只是看你的名声用了你,把无限希望寄托在你身上,万一你不能成功,可就要掉脑袋了!”文灿退后几步,思索良久才问道“:招安他们怎么样?”和尚说“:我料你一定招安,但是流寇跟海盗不同,你要慎重啊!”

  文灿离开庐山后进驻安庆。这时庄烈帝派领勇卫营的宦官刘元斌、卢九德也到来了。良玉这员老将桀骜不驯,不愿接受文官的节制。恰好这时他的部下与广东军不和,大肆吵闹,文灿迫不得已,遣回了南方的军队。但是良玉的部队事实上不能为他所用。嗣昌对庄烈帝讲了这事,庄烈帝就让边防将领冯举、苗有才的五千人隶属文灿部下。有才在真阳战败,只有京营的将领黄得功连连打败贼兵,威名大振。

  当时嗣昌提出了“四正六隅”的策略,增补了一大半官兵和军饷,试图一举消灭贼寇,贼兵相当害怕。等文灿来后,京军多次告捷,贼兵更加害怕了。只是文灿决心已定,要招降贼兵。才进驻安庆那阵,文灿就派人招降张献忠、刘国能,献忠与国能听从了招安。文灿于是大量张贴招降的檄文,又奏请把居民和粮食全都迁入城市里关闭起来,认为贼兵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掠夺就会自行让步了。庄烈帝恼了,把文灿训斥了一番。嗣昌心里也不赞成文灿的办法,但既然已经任用了他,就只好设法替他辩解。根据文灿的申请,朝廷把畿辅、山西的部队各三千人拨给了他。

  第二年,国能果然投降了,张献忠攻占了谷城。这时得功又在舞阳大败贼兵,马士秀、杜应金半夜里出降,信阳城拿了下来。献忠被良玉重创,几乎被抓获,他的部下饥饿、疲惫,逃走了很多人。献忠形势窘迫,也通过陈洪范投降了。这时嗣昌在评定功过时,贬了洪承畴、曹变蛟等,称赞了文灿的功绩。

  后来京军解除了遂平之围,斩获了三千多贼兵首级。当时文灿在裕州,马进忠、罗汝才十三家贼兵聚结在南阳。文灿下令杀死归顺的贼兵要偿命,所以贼兵不肯听命时,官军就用金帛、酒肉犒劳他们,当时称为“求贼”。庄烈帝侦察到这种情况后说:“文灿说大话,并无其实。”文灿听说后很是害怕。孙传庭出关去攻击贼兵时,文灿没有去援救,而嗣昌这时已经进入政府中掌握了中央大权。九月,文灿驻军襄阳,贼兵分别盘踞在郧阳、襄阳一带的各处险要位置上。诸将请求出战,文灿主张兵分几路,卢九德说“:兵力分散后力量薄弱,一处失利,全军就会动摇,不如联合各部分力量一起攻打。”大家都说好,于是文灿让佥事张大任监督大将左良玉、陈洪范的军队,让通判孔贞会监督副将龙在田的军队,在双沟跟贼兵开战,大败贼兵,斩获两千多首级。罗汝才、惠登相率领的九营贼兵逃往均州,李万庆率领的三营逃往光山、固始去了。

  十一月,京师戒严,朝廷召洪承畴、孙传庭入卫京师。汝才等以为要讨伐自己,非常害怕,就去求见太和山提督中官,请求接受文灿的招安,文灿同意了。他把汝才及一丈青、小秦王、一条龙四营安置在郧县,把惠登相及王国宁、常德安、杨龙贤、王光恩五营安置在均州。然后上书说“:我对李万庆、贺一龙、马光玉及临天王等主张剿灭,其他的都主张招安。我请求朝廷赦免汝才等人的罪过,授给他们一个官职。”朝廷批准了。

  当时京军、良玉的军队都因入卫京师离开了,马士秀、杜应金就在许州反叛。早先,士秀等人投降后,良玉把他们的兵力安置在许州郊外。许州是个大州,良玉等将领都把自己的妻子、儿女和财物寄存在那里,良玉长久出征不回。士秀、应金在文灿的军队里,一天假装请假,借用了良玉的旗号混进许州城。夜半时分,贼兵从府中冲出,烧毁了城南的碉楼,抢劫了仓库,杀死官吏,带着财宝投奔了李万庆。万庆即贼首射塌天。

  十二年(1639)三月,良玉班师回来,打败并收降了马进忠,又派刘国能进攻并招降了李万庆,士秀、应金也再次投降了。顺天王在此之前已经死去,他的同伙顺义王被部下杀死了。文灿于是上书说“:我的部队威震贼胆,投降过来的接连不断。十三家贼兵中只有革里眼、左金王及马光玉三部尚未得到应有的讨伐,不过一年半载也就可以平定了。”庄烈帝以赞许的口吻下诏书回答了他。

  当初,张献忠投降后拥兵万人,盘踞在谷城,却向朝廷要十万人的粮饷。文灿及朝廷内外的要人都说给他。在他们替献忠向皇上请求官职,请求地盘,请得关防大印以后,献忠写下状子说愿意听候调遣。后来朝廷多次传檄召他的部队,他都不理,朝廷内外都知道献忠一定会反叛的。以后,汝才投降了,也不肯交出武器。等到进忠、万庆等也都投降时,文灿更自以为得法,以为天下从今往后将没有贼寇了。五月,献忠在谷城反叛,在房县劫持汝才后,九营贼兵都反了起来。最初,均州五营担心受到讨伐,犹豫不决,一起歃血结盟抵抗献忠,不久也反叛而去了。庄烈帝得知事变发生,大吃一惊,削去了文灿的官职,让他戴罪理事。七月,良玉在罗犭英山进攻献忠,被打败了。庄烈帝十分恼火,命令嗣昌来取代文灿。嗣昌来到军队中,就派遣使者把文灿逮捕入狱,判为死刑。文灿的亲戚姚明恭掌着大权也无法救他一命。十三年(1640)十月,文灿终于被处死于街市之上。

  郑崇俭,字大章,乡宁人。万历四十四年(1616)榜进士。初任河南府推官,又做过济南兵备副使。崇祯初年升为陕西右参政,后多次升转担任了右佥都御史,巡抚宁夏。在此期间,他几次打败河套的敌人,朝廷赐给他银币,荫封他的子孙为世袭锦衣副千户。

  十二年(1639)正月,崇俭升任兵部右侍郎,接替洪承畴总督陕西三边军务。五月,张献忠在谷城反叛,罗汝才等九营也都反起来,兴安发出战警。总理熊文灿请求皇上命令湖北巡抚方孔昭防守荆门、当阳,郧阳巡抚王鳌永防守江陵、远安,陕西巡抚丁启睿、四川巡抚邵捷春分别在他们的地区内严兵防守,崇俭主持提兵联合攻击。这时固原、临洮、宁夏三个总兵左光先、曹变蛟、马科跟随承畴入卫京师去了,只有柴时华中途返回甘肃,崇俭调用他而他不响应。崇俭于是传檄要副将贺人龙、李国奇等从西安出兵。国奇的队伍到略阳时士兵起哄,抢劫了瑞王的田租。国奇当时已提升为陕西总兵官,因此事被免除了新的职务,崇俭也被贬官一级。

  献忠反叛后,在房县的罗犭英山大败左良玉的部队,策划进入陕西。崇俭率领人龙、国奇的部队把他遏制在兴安。贼兵回奔到兴山、太平,位于湖北、四川的交界地带。这时,杨嗣昌已经出兵,到文灿的军中取代了他的位置。在此之前,尚书傅宗龙建议让崇俭兼管四川的军队,而嗣昌已经发布檄文要求陕西的军队进入四川。崇俭于是在十三年二月率领人龙、国奇会同左良玉在玛瑙山大败贼军,斩获首级一千三百三十三个,收降贼将二十五人,得到不计其数的马骡和兵器。这次战役,崇俭身在行伍之间,嗣昌远在襄阳,等评定功绩时,封赏的一半归嗣昌得了,崇俭只升官一级,不过是恢复以前所降的那一级罢了。

  献忠失败后逃窜到柯家坪,四川将领张令追击他时被包围。崇俭派兵打跑贼兵,人龙、国奇等又一路追击,在寒溪寺、盐井打败了他们,先后斩获一千五百首级。献忠的同伙顺天王、一条龙、一双龙都投降了。崇俭的部队五天内打了三次胜仗,威名大震。他因为年老体衰请求辞官回家,朝廷不同意,命令他率领郑家栋回关中,留下人龙、国奇讨伐贼寇。

  这个时候,献忠逃到兴山、归州一带的山中潜伏下来,陕西、湖北的军队都聚集在夔州,只要将领们齐心协力在深山老林中搜捕,一千多残寇就可以全部歼灭。可是崇俭离开后不久,人龙的队伍也从开县哗变西归,湖北的部队在土地岭战败,四川从此大乱起来。嗣昌于是说崇俭撤兵太早,导致贼兵猖獗起来。庄烈帝起初因为崇俭没能管住自己的军队就已经不高兴了,到这时就下令把他剥夺官籍,让启睿到军中接替了他;又怀疑他借病推托,让巡按官核实情况。第二年春天,献忠打下襄阳,嗣昌死掉了,庄烈帝更加痛恨崇俭没有给嗣昌充当犄角,支持他平定贼寇,就把他逮捕下狱,责备他唆使士兵擅自返回,无视军规,不等到秋后就在五月里把他斩首街头了。

  庄烈帝从即位以来杀过七位总督,分别是郑崇俭、袁崇焕、刘策、杨一鹏、熊文灿、范志完、赵光扌卞。庄烈帝因为盗贼的势力日益壮大而气愤,运用法律更加苛刻,功罪不能互相抵销,封疆大事也随着一天天坏完了,直到最后亡国为止。福王在位时,给事中李清说:“崇俭没有丧失过一座城池或一支部队,因为他人巧言卸责被判处了死刑。群臣背地里都知道他的冤屈,却没有人敢出来诉说,对此我很是痛心。”崇俭的冤屈才得到昭雪。

  邵捷春,字肇复,侯官人。万历四十七年(1619)榜进士。后来逐步做到稽勋郎中。

  崇祯二年(1629),捷春出任四川右参政,负责把守川南。期间,他招安、平定了天全六番的高、杨二氏。后来调任浙江按察使,在大考核中因故被贬官。过了很久,他起任四川副使,在崇祯十年秋天抵达成都。当时陕西的贼寇已经打进四川,巡抚王维章、总兵侯良柱率领全部川兵向北面抵抗贼兵去了,成都城中只有屯田的士兵和蜀王府的护卫军,所以人心惶惶,不可终日。捷春打开城门接纳躲避贼兵的乡民。中尉奉钅替勾结贼兵抵达城下,捷春与御史陈廷谟捉拿了奉钅替,并且招募市民,起用免了职的旧将领出来固守成都。贼兵离去后,蜀王上书讲了他的功劳。正好这时维章罢官,由傅宗龙接任,朝廷命令捷春担任监军,同总兵罗尚文一起攻打贼兵。第二年,尚文同安锦副使吴麟征大败贼首过天星等,捷春被提升为右参政,仍然负责监军。

  十二年(1639)五月,宗龙入朝掌管兵部,朝廷就提升捷春为右佥都御史接替他的原职。此时张献忠、罗汝才已经反叛,谋划进入陕西。陕西兵力在兴安阻截,他们就进犯兴山及四川的太平,然后窥视大宁。捷春派遣副将王之纶、方国安分路扼制,国安连连打败贼兵,贼兵于是回到陕西、湖北。十月初一,杨嗣昌誓师襄阳,发布檄文到四川来要求四川军接受他的节制。嗣昌认为湖北土地广阔,难以制服贼兵,驱使他们进入四川,因四川地势险峻交通不便,贼兵无法施展,官军压境就能大获全胜;又考虑四川有重兵把守险要,贼兵将返回湖北搞破坏,就调出四川的精锐兵力一万多人听自己使用。四川的军队这下软弱无力,不能抵挡贼兵了。捷春愤怒地说“:依照法令,丢失一座城,巡抚就获罪,现在要把四川让给贼兵,这岂不是督师要杀我吗?”跟嗣昌争吵又争他不过。于是汝才、惠登相就从兴山、远安进犯大宁、大昌,张献忠也向西到了太平。第二年二月,左良玉在玛瑙山大败张献忠,其他将领张应元、张令等又几次打败他,献忠于是逃往兴山、归州一带的山中,久后又振作起来,从汝才进军宁昌的老路上向西行军。

  当初,汝才在宁昌为大江挡着,又受到刘贵、秦良玉、秦翼明、杨茂选等各位将领抵抗,无法渡江。恰好这时张献忠西去,同他会合,刘贵等作战都败退下来,贼兵于是渡过江,在万顷山、苦桃湾扎下营寨,他们另外的部队驻扎在红茨崖、青平砦,归州、巫山一带大为震动。嗣昌于是进驻夷陵,发出檄文要捷春扼守夔门。四川的大宁、大昌毗邻湖北的竹溪、房县,有三十二道隘口。嗣昌打算调集兵力专门把守夔门,放弃大宁、大昌来引诱贼兵进去,然后官军从四周进攻它。捷春说:“放弃隘口不把守,这是要引贼入户嘛。”于是派遣茂选及覃思岱等出关,分兵把守隘口。这两员将领彼此不和。思岱进谗言杀了茂选,捷春下令思岱兼管茂选的士兵,茂选的士兵一起逃散了。贼军进入隘口,防守的官军溃散了。贼军夜间攻下了夔门关,官军将士吓得四处奔逃,新宁、大竹都失守了。汝才、登相渡过巴雾河,攻占开县,被郑嘉栋、贺人龙打败。汝才于是与小秦王、混世王东奔而逃。登相独自经过开县向西去,人龙及李国奇又向西追击他。汝才等逃回兴山,多次受到挫折。正好这时嗣昌下了招降令,小秦王、混世王都投降了,只有汝才逃走。嗣昌看到湖北已经没有贼兵,就在八月底率军进入四川。这时各路贼兵全都集中在四川境内了。

  这个时候,捷春率领两万弱卒驻守重庆,能依靠的只有秦良玉、张令的部队。不久,陕西军哗变西去,湖北将领张应元又在夔州的土地岭打了败仗。捷春认为大昌的上、中、下马渡水浅地平,难以跟贼兵持久,就把水寨观音岩作为第一道关口防守,让部将邵仲光驻防,而夜叉岩、三黄岭、磨子岩、渔河洞、下涌等处,各派了三四百人把守。万元吉担心兵力分散力量薄弱,捷春不听劝告。九月,献忠突然袭击,打败了仲光的部队,占领了上马渡。元吉急忙传令各将分别阻截,又命令张奏凯驻守净壁。捷春派遣罗洪政、沈应龙二将充当援兵。十月,献忠突袭净壁,占领了大昌,驻军开县来。良玉、张令的两支部队都覆没了。贼兵行军就派哨兵侦探,坐地休息就下马抄粮。关隘驻军对贼兵的动向无法侦探确实,有时又远离驻所,贼兵钻空子就通过了没人把守的地方,所以官军连连战败。嗣昌于是收斩了仲光,又上书弹劾捷春贻误军事。

  后来捷春收兵扼守梁山。这时惠登相已经反正,归附官军。汝才又与献忠会合,因为梁山河深难渡,就从开县向西到了达州。捷春退防绵州,扼守涪口。贼兵迅速进兵,攻占了剑州,然后挺进广元,打算抄小路进入汉中,被陕西部队挡住,又奔回巴州西部来。应元等将的队伍在梓潼拦截他们,少有战功,后来还是被打败了。四川将领曹志耀等竭力作战,打退了他们。后来降将张一川、张载福陷阵而死,涪江的守军战败,贼兵血洗了绵州城。捷春回到成都,贼兵跟着逼了上来。十一月,逮捕捷春的使者到来,捷春就把军事交付给接替他的廖大亨,离开了成都。

  捷春为官清廉、严谨,治理四川实施了惠民政策。他被逮捕时哭送他的队伍填塞了街道,江中的船无法开动,人们都争着跟在使者的旗帜后边。蜀王替捷春上书求救,朝廷不听。庄烈帝命令巡按御史派官把捷春押送到京师,打入监牢,判处死刑。捷春自知难免一死,第二年八月就喝下毒药,死在了监狱中。

  福王在位时,朝廷给捷春恢复了官籍,追赠他为兵部右侍郎。

  高斗枢,字象先,觐县人。崇祯元年(1628)进士。初任刑部主事,因为审议巡抚耿如杞一案,与四个同事一起被关进皇家监狱,不久恢复官职,又晋升为员外郎。

  五年(1632),斗枢出任荆州知府。很久以后,又升为长沙兵备副使。当时湖北在洞庭湖北边的府县全遭到了贼兵的破坏,势头将蔓延到湖南,临武、蓝山、洞庭湖、湘潭一带又土匪四起。长沙只有五百名老弱士卒,又派了二百人出去驻守攸县,城墙上的仓库、掩护墙全倒塌了。斗枢到任后,修筑了四十座飞楼,大力修造守备器械。临武、蓝山两地的二百多艘贼船经衡阳、湘潭抵达长沙城下,斗枢与他们相持抵抗了十多天,贼兵才撤离,转过去攻打袁州。斗枢派都司陈上才跟在贼兵后边打击它,贼兵又解围离去。不久斗枢袭击、打死了贼首刘高峰等,招安、平定了其余的贼寇。朝廷下诏记录了他的功劳。巡抚陈睿谟大举征讨临武、蓝山两地的贼兵时,斗枢在南面扼守,先后经过大小十多次战斗,贼兵全给剿平了。朝廷下诏赐给他银币作为奖励。

  十四年(1641)六月,斗枢晋升为按察使,移驻郧阳。郧阳府发生战乱将近十年了,附属的城市有六座,居民不到四千人,几百里地面荆棘丛生。抚治王永祚因襄阳告急,移兵过去镇守。斗枢到任才六天,张献忠从陕西率兵东来。斗枢与知府徐启元派遣游击王光恩及其弟光兴分兵阻截,屡战屡胜,贼兵不敢来进犯郧阳。王光恩就是均州投降过来的贼首小秦王。当初他与张献忠、罗汝才等一同为贼,献忠、汝才投降后又反叛,均州五营因为怕被征讨,犹豫不决。又因为献忠势力强大,光恩担心被他吞并,于是约束士卒,占据要害地带防备献忠。过了很久,他的手下有人陆续走散,光恩也反叛而去,后来又投降了。光恩善于任用部下,部下也乐意听他使唤。斗枢看到他诚心诚意,就召他进入府城中驻守。这个时候,斗枢、启元善于谋划,光恩善战,郧阳城经过一番危难之后又得以保全。

  十五年(1642)冬天,李自成占领了襄阳、均州,攻打郧阳城四天,然后离去了。第二年春天,又来进攻,十多天仍打不下来,于是退兵驻扎到杨溪。五月,斗枢召游击刘调元进城,十天内杀贼兵三千人。自成的将领来攻城,最后也没打下,就离开了。斗枢于是命令光恩收复了均州,调元打下了光化,斗枢自己率领将士收复了谷城。斗枢打算袭击襄阳,听说孙传庭战败,就班师回来。均州又被贼兵占领了。

  十七年(1644)正月,自成派遣将领路应标等率领三万人进攻郧阳,斗枢派人进入均州,烧毁了他们积蓄的粮草,贼兵因缺乏粮食而退回。这个时候,湖南、湖北的十四个府都被贼兵占领了,只有郧阳得以保全。从十五年冬天抚治王永祚被逮捕后,朝廷接连任命李乾德、郭景昌来代替他的职务,都因为道路中断不能到位,朝廷认为郧阳已经失守,就不再设置抚治了。十六年夏天,斗枢上书请求增援,朝廷才知道郧阳尚存,大家主张就让斗枢担任抚治,而陈演同斗枢有矛盾,就提升丁启元为右佥都御史,担任抚治,给斗枢加官太仆少卿。因为路途阻隔任命令没有传到。这年二月,朝廷讨论设置汉中巡抚,兼管川北军务,就提拔斗枢为右副都御史,让他前往就任,命令又没有传到。到这年三月斗枢才收到太仆少卿的任命,就把军事移交给启元。七月,北都失陷的消息连同汉中巡抚的任命令一同传来,但是汉中的地盘已失,斗枢不能去任职了。

  福王即位后,调斗枢去巡抚湖广,接替何腾蛟,又因道路不通,朝廷改用了王骥,斗枢都没有得到这些消息。明朝亡国后几年斗枢才去世。启元、光恩,也都在建功立名之后才死。



上一篇:杨镐
下一篇:卢象升
百度 淘宝网 同程旅行 京东商城 瓷器
关于本站 网址提交 图说巴巴网址导航 © 2016-2018  甘公网安备62112602000021号  陇ICP备16001066号  ALEX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