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明史

杨嗣昌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   评论:0
 目录  原文  译文

明史·列传·卷一百四十

  

 

  杨嗣昌,字文弱,湖南武陵人。万历三十八年(1610)进士,改任杭州府教授,提升为南京国子监博士,逐渐官至户部郎中。天启初年,他称病回家。

  崇祯元年(1628)起用为河南副使,加封为右参政,移居霸州。四年改派往山海关整顿军备。父亲杨鹤,总督陕西时被逮捕。杨嗣昌三次上疏请求代替父亲受死,免除他父亲的死刑。五年夏天,提拔为右佥都御史,巡抚永平、山海关等处。杨嗣昌父子不依附宦官,跟东林党人没有仇怨。侍郎迁安郭巩因为逆案被贬职发配到广西,他同乡的人为他伸冤。杨嗣昌因为是本部人民的缘故,报告给朝廷知道,给事中姚思孝反驳他,从此跟东林党人感情上产生裂痕。

  崇祯七年(1634)秋天,授职兵部右侍郎兼右佥都御史,总督宣府、大同、山西军事事务。这时中原发生饥荒,到处都发生暴乱。杨嗣昌请求开采金银铜锡矿,以解散这些流民暴徒。又六次上疏陈述边防事务,多有所规划、谋议。皇帝对他的才能感到惊奇,因为父亲丧礼离职,又碰到继母去世,因此在家乡呆了一段时间。

  崇祯九年(1636)秋天,兵部尚书张凤翼死,皇帝环顾廷臣没有可以担任此职的人,就起用在家居住的杨嗣昌。三次上疏推辞,皇帝不同意。第二年三月抵达北京,皇帝召见,问他对策。杨嗣昌回到原籍后,在乡间居住了一年多,广泛涉猎各种书籍,知道很多先朝的故事,工于文笔书札,有口才。皇帝跟他交谈,十分信任喜爱他。张凤翼本来柔弱无为,对军事事务没有计划,无所建树。杨嗣昌锐意改革,皇帝更加认为他有才能。每次对答必定在一个时辰以上,杨嗣昌的报告请求没有不同意的,说:“遗憾的是没有早点起用爱卿。”杨嗣昌于是建议大举平定农民军,请求以陕西、河南、湖广、江北四地为主,四省巡抚分别围剿而各自专门设防,以延绥、山西、山东、江南、江西、四川六地为辅,六地巡抚分别设防,协助围剿。这就叫作“十面之网”。而总督、总理二臣,跟随盗贼的去向,专门负责征伐。福建巡抚熊文灿,征伐海上盗贼有功,口出狂言说自己有办法制服盗贼。杨嗣昌听后认为是对的。正好总督洪承畴、王家祯分别驻扎在陕西、河南。王家祯本是庸才,不足以担当大任,杨嗣昌于是推荐熊文灿代替他。并因此建议增加十二万士兵,增加二百八十万粮饷。他采集粮饷的计策有四条:一是“因粮”,二是“溢地”,三是“事例”,四是“驿递”。所谓“因粮”,就是因袭原定数额的粮食数量,按照这数量增加征派,每亩缴纳粮食六合,每石折算为八钱银子,受损害的土地不交纳,一年可得银子一百九十二万九千多两。所谓“溢地”,就是将民间超出原定数额的土地,一一核实缴纳赋税,一年可得银子四十万九千多两。所谓“事例”,就是让富裕的农民缴纳资财可以做监生,以一年为限。所谓“驿递”,就是将这之前裁省邮驿的银子,拿二十万两充军饷。奏议上报,皇帝于是传出告示:“流寇到处蔓延,平民百姓的生命受到威胁,不征集部队不能够平定流寇,不增赋税不能够提供军饷。努力听从朝廷的建议,暂且劳累我的臣民一年,消除这个心腹大患。改‘因粮’为‘均输’,告诉天下人民,让他们知道为民除害的心意。”不久讨论各州县操练壮丁捍卫本乡本土,下诏抚按申饬执行。

  农民军进攻淅川,左良玉不救援,淅川城失陷。山西总兵王忠增援河南,称病不前进,士兵喧哗闹事然后返回陕西。杨嗣昌请求逮捕杀死失责的各将帅,用以严肃军纪,于是逮捕王忠及原总兵张全昌。左良玉因为六安的战功,削职戴罪立功赎罪。

  杨嗣昌在上书以四地为主、六地为辅的“十面之网”的主张后,想专门将重要职位交给熊文灿。熊文灿却主张招抚,跟前面的策略相矛盾。皇帝责怪熊文灿,杨嗣昌也在心里埋怨他。但既然已经任用了他,就歪曲事实为他辩解。于是上疏说:“网开十面,一定用河南、陕西作为剿灭盗贼的地方,然而陕西有李自成、惠登相等人,大部分没有剿灭干净,方法应当是驱赶关东的盗贼,不让他们汇合在一起,而让陕西巡抚截断商州、洛南,郧阳巡抚截断郧阳、襄阳,安庆巡抚截断英山、六安,凤阳巡抚截断亳州、颍州,而让应天巡抚的军队开到灵宝、陕州,保定巡抚的军队渡过延津。然后总理率领边境部队,监臣率领皇城禁卫军,河南巡抚率领陈永福各军,合力围剿。假若关中大盗逃往关东,那么陕西总督率曹变蛟等部出关协助攻击。要求在三个月之内荡平各大盗。巡抚不听命令,立即解除他的兵权,选择一名监司代替他。总兵不听调遣,立即剥夺他的帅印,选择一名副将代替他。监司、副将以下,全部用尚方宝剑自行处置。那么人人都会尽力,有什么盗贼不能平定的。”于是限定今年十二月到明年二月为消灭盗贼的期限,皇帝同意他的报告。

  这时,农民军大批进入四川,朝臣们指责洪承畴放纵盗贼。杨嗣昌于是对皇帝说:“熊文灿上任只有三个月,洪承畴有七年还不见成效。议论的人对熊文灿的过失急于纠正,可是对于洪承畴放纵敌人却没有人说话。”皇帝知道杨嗣昌有意袒护他,发脾气说:“总督、总理二臣只能责备他们及时平定盗贼,怎么能拿时间的长短作为借口!”杨嗣昌于是不敢说话。熊文灿既然主张招抚,追加的粮饷由皇帝派一名侍郎监督,本来是用来剿抚农民军的,熊文灿全部将它用于招抚,皇帝既然不再斥责他,廷臣也就没有人提这件事。

  到第二年二月,杨嗣昌因为消灭农民军的期限已过,上疏承担过错,推荐别人代替自己。皇帝不答应,命令检查行动,以查明功罪。于是上疏说:“洪承畴专门对付陕西盗贼。盗贼在陕西、四川之间往来自如,剿灭、招抚都没有功劳,不能免除他的罪责。熊文灿同时对付江北、河南、湖广的强盗,招抚刘国能、张献忠,在舞阳、光山打仗,剿灭、招抚都有功绩,应该免于处分。各巡抚之中,河南常道立、湖广余应桂有功绩,陕西孙传庭、山西宋贤、山东颜继祖、保定张其平、江南张国维、江西解学龙、浙江喻思恂有功劳,郧阳戴东..无功也无过,凤阳朱大典、安庆史可法应该鞭策鼓励他们立功。总兵里面,河南左良玉有功,陕西曹变蛟、左光先没有功,山西虎大威、山东倪宠、江北牟文绶、保定钱中选有劳无功,河南张任学、宁夏祖大弼没有功也没有过。洪承畴应该逮捕,因为军民爱戴他,请求削去他宫保、尚书的官职,以侍郎的身份执行任务。曹变蛟、左光先降五级官,跟祖大弼一起以五个月为期,限定他们平定盗贼,超过期限连同洪承畴一起逮捕法办。朱大典降三级官,史可法戴罪立功。”建议提交上去后,皇帝全都同意了。

  杨嗣昌既然自始至终袒护熊文灿。而熊文灿实际上并不懂军事。招降刘国能、张献忠之后,认为招抚一定可行。杨嗣昌也私下里坚持这样做,凡是有所请求没有不曲意顺从的,从此以后不再说“十面张网”的计策了。这个月,皇帝听完讲经后,杨嗣昌的奏对有“善战服上刑”的话。皇帝很不高兴,责问他说:“当今天下统一,不是战国时各国交战的局势所能相比,对于这些跳梁小丑,不能运用大司马制裁诸侯违犯王命行为的九种办法,你怎么说出这样的话来?”杨嗣昌很惭愧。

  正在这个时候,农民军的势力已经日益昌盛,朝廷又有东顾之忧,杨嗣昌又暗中主张互相交易的计策。恰好月亮遮住了火星,皇帝减少饮食修身反省,杨嗣昌就一一援引汉代永平年间、唐代元和年间、宋代太平兴国年间的事例,作为互相交易的例证。给事中何楷上疏反驳他,给事中钱增、御史林兰友相继列举事例辩论,皇帝不过问。

  六月改任礼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参予机要事务,仍然掌管兵部的事情。杨嗣昌已在没服完丧期情况下进入政府,又将正在服丧的陈新甲起用为总督。于是何楷、林兰友及少詹事黄道周上疏诋毁驳斥他,修撰刘同升、编修赵士春跟着上疏。皇帝发怒,将他们降职三级,留任翰林。刑部主事张若麒上疏羞辱诋毁黄道周,于是降黄道周六级官,连同刘同升、赵士春一起都流发到外地。不久南京御史成勇、兵部尚书范景文等人说他的坏话,也都被谴责。杨嗣昌从此更加有恃无恐,不再理会别人对他的指责。

  我大清兵进入墙子岭、青口山,蓟、辽、保定总督吴阿衡正好喝醉了,不能指挥作战,失败阵亡。北京城戒严,召卢象升率领部队回来保卫京城。卢象升主张作战,杨嗣昌和监督宦官高起潜主张和议,意见不合,关系十分紧张。编修杨廷麟弹劾杨嗣昌误国。杨嗣昌很恼怒,改派杨廷麟为职方主事以监督卢象升的军队,而告诫各将领不要轻易出战。各将本来就胆怯,都以此为借口拥兵观望,驻守的列城都被攻破。杨嗣昌根据军中的报告,请求传旨授给方法谋略。等到圣旨传到军中,形势已发生了变化,仍按计划行事,一切都与实际不符,边疆的形势更加危急了。卢象升阵亡后,杨嗣昌也被降了三级官,让他戴罪主持战事。

  崇祯十二年(1639)正月,济南失陷,德王被活捉,骑兵先头部队直抵兖州。二月,大清兵胜利返回北方,给事中李希沆说:“皇上登位以来,北方军队三次进逼京城。己巳的罪过没有得到纠正,所以有丙子的罪过。丙子的罪过没有纠正,以致有今日。”言语涉及到杨嗣昌。御史王志举也揭发杨嗣昌误国的四大罪状,请求按照丁汝夔、袁崇焕的先例办理。皇帝发怒,李希沆贬职,王志举被剥夺官职。当初,皇帝认为杨嗣昌有才就任用他,不是廷臣的意思。知道廷臣必然有话说,议论他的人都被排斥。杨嗣昌既然有罪,而皇帝又多次驱逐言官,朝廷内外更加愤愤不平。杨嗣昌自己也感到不安,多次上疏承担罪责,于是撤销职务冠带,处理事情。没有多久,因为追叙功绩又官复原职。

  在这之前,北京城被围困,枢臣都因此受连累。崇祯二年(1629),王洽下狱死,又追论判他大辟的刑罚。九年,张凤翼出外督师,服毒自杀,还剥夺了他的官籍。到现在,被敌人占领了七十多座城市。而皇帝仍然宠爱杨嗣昌不衰减。杨嗣昌于是推荐四川巡抚傅宗龙代替自己。皇帝命令杨嗣昌评议文武各臣失责的罪行,分为五等,一为守边丧失时机,二为残破城邑,三为失陷土地,四为主帅临阵逃亡,五为纵敌出塞。于是宦官则有蓟镇总监邓希诏、分监孙茂霖,巡抚则有顺天陈祖苞、保定张其平、山东颜继祖,总兵则有蓟镇吴国俊、陈国威,山东倪宠,援剿祖宽、李重镇以及其他副将以下,到各州县的有关官员,一共三十六人,同一天被杀弃市。而杨嗣昌毫发无损,议论更加哗然。

  正当京城戒严的时候,很多廷臣都请求操练边境兵。杨嗣昌于是确定方案,宣府、大同、山西三镇兵共有十七万八千八百多人,三个总兵各练一万兵,总督练三万兵。用二万兵驻守怀来,一万兵驻守阳和,东西策应,其余的交给镇监、巡抚以下分别操练。延绥、宁夏、甘肃、固原、临洮五镇兵共有十五万五千七百多人。五总兵各练一万兵,总督练三万兵。用二万兵驻守固原,一万兵驻守延安,东西策应。其余的交给巡抚、副将以下分别操练。辽东、蓟镇兵共有二十四万多人,五个总兵各练一万兵,总督练五万兵。外面起自锦州,里面抵达居庸关,东西策应。其余的交给镇监、巡抚以下分别操练。废除通州、昌平督治二个郡,增设保定总督,合并畿辅、山东、河北的兵力,共得十五万七千多人,四总兵各练二万,总督练三万。北边起自昌平,南边抵达河北,听到警报策应。其余的交给巡抚以下分别操练,又因为畿辅地位重要,建议增加四名监司。于是大名、广平、顺德共增设一人,真定、保定、河间各增加一人。蓟、辽东总督以下增设监军三人。方案报上后,皇帝一切照准。杨嗣昌确立的方案共有七十三万多。然而人员流失,军饷不足,从来没有达到过此数。

  皇帝又采纳副将杨德政的建议,府废除通判,增设练备,官级低于守备,州废除判官,县废除主簿,增设练总,官级低于把总,一起受正官管辖,专门操练民兵。府一千人,州七百人,县五百人,捍卫本乡本土,不调往别处。杨嗣昌以为各地轻重缓急不同,请求先在畿辅、山东、河南、山西实行,皇帝同意了。于是有了练饷的议论。当初,杨嗣昌增派剿饷,以一年为限。后来粮饷用尽而强盗未平,下诏征收原额的一半。到这时,督饷侍郎张伯鲸请求全部征收。皇帝担心失信于民,杨嗣昌说:“不要紧的,加派的赋税来自土地,土地都被富家大户占领了,百亩土地增收三四钱银子,还可以稍微压抑土地兼并。”大学士薛国观、程国祥都赞同他。于是在剿饷之外又增加练饷七百三十万两。有人说:“九边原本有一定数额的军饷,全部发给新增的军饷,那么原来的官饷到哪里去了?边境部队多有虚额,现在都看作是足数,军饷全都浪费了,而练兵的数量仍然不足。况且部队因为分地设防不能经常聚集在一起,所以有抽练的议论,抽练了而其他事情又不管了。况且抽练又是虚文,边防每况愈下了。至于州县民兵更加名不符实,白白地浪费国家钱财。”因为是杨嗣昌主持的,事体太大没有谁敢发难。神宗末年增加赋税五百二十万,崇祯初年再增加一百四十万,一起称作“辽饷”。到这时,又增派剿饷、练饷,规定的数目更加滥了,前后增加赋税一千六百七十万两,民不聊生,更多的人揭竿而起成为盗贼了。

  五月,熊文灿招抚的强盗张献忠在谷城反叛,罗汝才等九营都反了。八月,傅宗龙抵北京,杨嗣昌被解除部里的职务,回到内阁,不久,罗犭英山失败的消息传来。皇帝极为震惊,下诏逮捕熊文灿。特别降旨命令杨嗣昌统帅部队,赐予尚方宝剑,相机实行赏与罚。九月初一,皇上在平台召见他,杨嗣昌说:“皇上的话不留在家过夜,臣早晨接受命令,傍晚就出发,军用物资器械希望皇上下令有关部门迅速发下来。”皇帝很高兴,说:“爱卿能够如此,朕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第二天,赏赐白金百两,大红..丝四套,斗牛衣一件,银子四万两,银牌一千五百个,帛币一千。杨嗣昌列举七件事报告给皇帝,都同意了。四日召见他为他设宴饯行,皇帝亲手进了三爵酒,御制赠行诗一章。杨嗣昌跪着朗诵,一边拜一边哭。过了二天,向皇帝辞行,赐给他用膳。二十九日抵达襄阳,进入熊文灿军中,熊文灿被捕,杨嗣昌还在为他上疏辩解。

  十月初一日,杨嗣昌大誓三军,督理宦官刘元斌,湖广巡抚方孔火召,总兵官左良玉、陈洪范等人都到会。农民军贺一龙等人夺取叶县,包围沈丘,放火烧了项城的外城,侵略光山。副将张琼、刁明忠率领北京部队翻山越岭行军九十里,到达敌人老巢。先驱赶射击敌人,射死二个穿红袍骑马奔跑的人,追击逃敌四十里,斩首一千七百五十。杨嗣昌举诏书颁发赏赐。十一月,兴世王王国宁率千人来归附,在襄阳接受他,把他的妻子、儿女安排在樊城。表彰左良玉讨平贼将军。各将日益放纵而轻敌,丧失斗志。张献忠、罗汝才、惠登相等八营顺着郧阳、兴安的山间小道,攻打南漳、谷城、房县、竹山、竹溪。杨嗣昌鞭打刁明忠,杀死监军佥事殷大白来示众。发布檄文给巡抚方孔火召,奏请惩办永州推官万元吉为军前监督法纪,皇帝同意了。

  正在这时,李自成潜伏陕西,贺一龙、左金王等四营活跃在汉水以东地区。杨嗣昌专门围剿张献忠。张献忠在兴安多次被打败,要求投降,不同意。他的同党托天王常国安、金翅鹏刘希原来投降,张献忠逃往四川,左良玉追击他,杨嗣昌写信命令他回师,左良玉不听,崇祯十三年(1640)二月七日与陕西副将贺人龙、李国奇在玛瑙山夹击张献忠,大败张献忠,斩首三千六百二十。掉下悬岩山谷死亡的不计其数。他的同党扫地王曹威等人被杀,十反王杨友贤率众人投降。这个月,皇帝惦念杨嗣昌,发放银子万两犒劳军队,赐给他斗牛衣、良马、金鞍各二。使者刚出都城门,而玛瑙山的捷报传到。皇帝十分高兴,再次拨给银子五万两,帛币一千犒劳部队。论功行赏,加封太子少保。而湖广将领张应元、汪之凤在水右坝打败敌人,抓获了敌军师。四川将领张令、方国安在千江河获胜。李国奇、贺人龙等人在寒溪寺、盐井获胜。四川、陕西、湖广各将领全部集中,又接连在黄墩、木瓜溪打了胜仗,军队声威大振。罗汝才、惠登相请求招抚,张献忠控制了他们,在南漳、远安间收拢部队,杀死安抚官姚宗中,跑到大宁、大昌,进犯巫山,成为四川一带的灾祸。张献忠顺着兴安、平利山间行进,左良玉围而不攻,敌人得以收拾失散逃亡的人,由兴安、房县直奔白羊山向西逃跑,跟罗汝才等人汇合。杨嗣昌认为群贼汇合在一起,他们的势力一定又会强大起来,于是由襄阳赶往夷陵,控制要害地形。皇帝惦念杨嗣昌行军劳苦,下令赐给他赏功银一万两、鞍马二匹。罢免郧阳抚治王鳌永,下诏让被废除的将领猛如虎在军前立功。黄得功、宋纪在商城大败农民军,贺一龙五大部投降之后又反叛了。郑嘉栋、贺人龙在开县大败罗汝才、惠登相。罗汝才随同小秦王一起向东逃跑,惠登相经过开县向西退却,从此二部农民军才分开。

  这个时候,各部兵马居山谷,遭遇酷暑瘴毒,死去的十分之二、三。北京部队在荆门、云南部队在简坪、湖广部队在马蝗坡,长期驻守都想回家,晚上逃跑的很多。关河大旱,人吃人,土寇蜂起,其中以陕西窦开运、河南李际遇最著名。饥饿的百姓都投奔他们,所到之处都报警告急,杨嗣昌向上面报告,皇帝发给国库银五万两,谋求医药,要求各将领进兵。而陕西的长武,四川的新宁、大竹,湖广的罗田又相继报告失陷。杨嗣昌于是下达招抚的命令,写了上万张告示,在农民军中散发。七月,监军孔贞会在丰邑坪大败罗汝才。他的同党混世王、小秦王率领部下投降,农民军首领整十万和惠登相、王光恩也相继投降。于是农民军集中到了四川。杨嗣昌于是进入四川,在八月份乘舟溯江而上,认为四川为四塞之地,各路大军合围困住他,可以全部歼灭。而贺人龙率陕西部队从开县叫嚷吵闹着向西回去了。张应元等人在夔门土地岭被打败,张献忠势力又强盛起来,罗汝才跟他汇合。听说官军向西开拔,于是急忙向大昌进发,侵犯观音岩,守将邵仲光抵挡不住,于是突击净壁,攻陷大昌。杨嗣昌将邵仲光斩首,弹劾逮捕四川巡抚邵捷春。农民军于是渡河到通江,杨嗣昌到万县,农民军攻巴州不下。杨嗣昌到梁山,传令各将分兵出击。农民军已攻陷剑州,直奔保宁,准备由小路进入汉中。赵光远、贺人龙抵抗,农民军于是转而抢劫,攻陷梓潼、昭化,到达绵州,准备奔向成都。十一月,杨嗣昌到达重庆,农民军进攻罗江,没有攻下,跑到绵竹。杨嗣昌到达顺庆,各将不会师。农民军转攻到汉州,离中江一百里,守将方国安避敌离开,农民军于是肆意抢掠于什邡、绵竹、安县、德阳、金堂之间。所到之处将城市抢劫一空然后离去,整个四川都受到极大震动。农民军于是由水路下简州、资阳。杨嗣昌召集各将合击,都退缩不前。多次征召左良玉的部队,又不到来。农民军于是攻陷荣昌、永川。十二月,攻陷泸州。

  自从农民军第二次进入四川,各将没有一个主动出击的。杨嗣昌虽然多次传布檄文,命令得不到执行。当他在重庆时,下令赦免罗汝才的罪行,如果投降就授给他官职,只有张献忠不赦免,将他活捉斩首的赏赐银子一万两,封侯爵。第二天,从办事的大厅到厨房角落到处都写着:“有谁斩督师进献的,赏给他白金三钱。”杨嗣昌感到很惊讶,怀疑左右的人都是盗贼,勒令三天内进兵。正好碰到下雪阻断道路交通,又改变了日期。三次传令贺人龙,贺人龙都不接受命令。当初,杨嗣昌表彰左良玉为平贼将军,左良玉逐渐骄傲起来,杨嗣昌想抬高贺人龙来对抗左良玉。因为玛瑙山的战功没有得到好的报答,贺人龙心怀怨恨,反而把杨嗣昌的想法告诉了左良玉,左良玉心里也不高兴。详情参见《左良玉传》、《贺人龙传》。

  杨嗣昌虽然有才能,但喜欢刚愎自用。对于文书信札都亲自过问,过于繁杂琐碎。军队行动一定要自己决定前进或停留,千里等待报告,往往坐失良机。王鳌永曾规劝过他,他不采纳。王鳌永罢官后向朝廷上书说:“杨嗣昌指挥作战已有一年,还没传来荡平盗贼的捷报,这并不是没有谋略计划,而正是由于操心太苦的缘故。天下大事,总领大纲就容易,一个人想面面俱到就困难。况且敌人的情况瞬息万变,现在数千里之间征伐的机宜,全出自杨嗣昌一人之手,文书往返,动不动就超过十天半月,坐失歼敌的时机,难怪过了年还找不到获胜的战斗。在这期间能够出奇制胜的,只有玛瑙山一仗。假如一定要遵守督辅的号令,左良玉应当退守兴安,就没有这次胜利了。微臣以为陛下任命杨嗣昌,不一定让他跟各将一样,同等对待,只看他提拔衡量各将有没有功罪。杨嗣昌驾驭各将,不一定要向每个人都传授机宜,只检查他们的计划方案是不是适当。那么杨嗣昌就不至于操劳过度,自然能够出奇制胜了,何至于拖延时间,拖垮了军队又浪费粮饷啊!”

  在这之前,杨嗣昌因为各将行动不能统一,采纳幕下评事元吉的建议,任用猛如虎为总统,张应元为副总统。等敌人进入泸州,猛如虎和贺人龙、赵光远的部队到达,敌人又渡过南溪,经过成都,直奔汉州、德阳、绵州、剑州、昭化到达广元,又奔向巴州、达州。各军都很疲惫,只有猛如虎的部队还悄悄地跟在后面。崇祯十四年(1641)正月,杨嗣昌得知敌人一定会离开四川,于是率舟师到云阳,传令各军从陆路追击敌人。贺人龙部鼓噪着向西边前进后,在广元屯兵不前,杨嗣昌能够依靠的只有猛如虎。等到在开县、黄陵城同敌人交战,被打得大败,官兵死亡超过半数。猛如虎突围出来免于一死,马匹、物资、关防全部被叛贼占有。

  当初,农民军逃窜南溪,元吉想从小路出梓潼,控制回来的道路等待敌人。杨嗣昌传令各军跟在敌军后面猛追,不能离敌人太远,让敌人从别处逃走了。各将于是全部从泸州出发追赶敌人。敌人回过头来向东逃跑,回来的路上全没有设防,不能够阻止住敌人,杨嗣昌这才后悔没有采纳元吉的建议,农民军于是沿江下夔门,抵达兴山,进攻当阳,侵犯荆门。杨嗣昌到夷陵,传令左良玉出兵,使者往返有十九次之多。左良玉撤走兴山、房县部队直奔汉中,好像有意避开敌军的样子。农民军所到之处,烧旅馆,杀死驻守堤防的士兵,东西间的信息中断。郧阳抚治袁继咸听到农民军到了当阳,赶忙想方设法派出军队。张献忠命令罗汝才跟他纠缠,自己却率领轻骑兵一日一夜急行军三百里,在中途杀死督师的使者,拿走了军符。在二月十一日抵达襄阳近郊,派二十八名骑兵拿着军符先奔跑高喊着督师要调集部队,守城的士兵取过军符与另一半相合就相信了他们,让他们进入城内。到了半夜,在城中起事,襄阳城因此陷落了。

  张献忠把襄王捆了丢在堂下,给他酒,说:“我想割杨嗣昌的人头,杨嗣昌在远处。现在借你襄王的头,使杨嗣昌因为失陷封王的土地而伏法,襄王努力喝完这杯酒。”于是杀害了他。不久,渡过汉水,直奔河南,跟贺一龙、左金王各支农民军汇合。杨嗣昌当初以为襄阳是军事重镇,环城挖了三条很深的护城河,造天桥,在城门前设置栅栏,布置精锐士兵设防,进出都要传呼口令,不是军符相合的不能够过桥进城。江、汉之间大小城市数十个,依靠襄阳为天险,敌人竟然出其不意地攻占了它。杨嗣昌在夷陵,惊恐害怕,上疏请求赐死,走到荆州的沙市,听说洛阳已在正月失陷,福王遇害,更加担心害怕,于是不进食。死于三月初一日,终年五十四岁。

  廷臣听到襄阳的变化,纷纷上疏列举杨嗣昌的罪行,而杨嗣昌已经死了,袁继咸和河南巡抚高名衡自杀了,他的儿子病死了,消息传来,不知道是真是假。皇帝很悲伤,命令丁睿代替他做督师。传谕告廷臣:“辅臣二年辛劳,现在已死,然而功劳不能掩盖罪过,讨论他的罪过上报。”定国公徐允祯等人请求以失陷城寨的罪名将他斩首。皇上传命令说:“原辅臣杨嗣昌奉命督剿,不负责专门防守一座城市,发布檄文,再三告诫要防止敌人诈城夜袭,地方上置若罔闻。等到违抗命令失陷城市,却专门怪罪督辅一人,这是不公平的。况且深入前线二年,多次获得胜利,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他一生的勤劳是难以泯灭的。”于是恢复了杨嗣昌的名誉,赐祭,将他的尸体运回武陵埋葬。杨嗣昌先后因为剿贼有功,封太子少傅。死后,讨论平定临、蓝盗匪的功劳,加封太子太傅。廷臣还在不停地追究,皇帝最终怀念他。后来张献忠攻占武陵,心中怀恨杨嗣昌。挖了他七代祖宗的坟墓,放火烧了杨嗣昌夫妇的棺材,割裂他的尸体还看得见血,他的子孙都身首异处改葬了。



上一篇:王应熊
下一篇:李标
相关评论
精彩推荐
阅读排行
淘宝网
图说巴巴 © 2016-2017    甘公网安备 62112602000021号  陇ICP备160010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