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明史

杨嗣昌,字文弱,湖南武陵人

明史·列传·卷一百四十

 

  

   杨嗣昌,字文弱,湖南武陵人。万历三十八年(1610)进士,改任杭州府教授,提升为南京国子监博士,逐渐官至户部郎中。天启初年,他称病回家。

  崇祯元年(1628)起用为河南副使,加封为右参政,移居霸州。四年改派往山海关整顿军备。父亲杨鹤,总督陕西时被逮捕。杨嗣昌三次上疏请求代替父亲受死,免除他父亲的死刑。五年夏天,提拔为右佥都御史,巡抚永平、山海关等处。杨嗣昌父子不依附宦官,跟东林党人没有仇怨。侍郎迁安郭巩因为逆案被贬职发配到广西,他同乡的人为他伸冤。杨嗣昌因为是本部人民的缘故,报告给朝廷知道,给事中姚思孝反驳他,从此跟东林党人感情上产生裂痕。

  崇祯七年(1634)秋天,授职兵部右侍郎兼右佥都御史,总督宣府、大同、山西军事事务。这时中原发生饥荒,到处都发生暴乱。杨嗣昌请求开采金银铜锡矿,以解散这些流民暴徒。又六次上疏陈述边防事务,多有所规划、谋议。皇帝对他的才能感到惊奇,因为父亲丧礼离职,又碰到继母去世,因此在家乡呆了一段时间。

  崇祯九年(1636)秋天,兵部尚书张凤翼死,皇帝环顾廷臣没有可以担任此职的人,就起用在家居住的杨嗣昌。三次上疏推辞,皇帝不同意。第二年三月抵达北京,皇帝召见,问他对策。杨嗣昌回到原籍后,在乡间居住了一年多,广泛涉猎各种书籍,知道很多先朝的故事,工于文笔书札,有口才。皇帝跟他交谈,十分信任喜爱他。张凤翼本来柔弱无为,对军事事务没有计划,无所建树。杨嗣昌锐意改革,皇帝更加认为他有才能。每次对答必定在一个时辰以上,杨嗣昌的报告请求没有不同意的,说:“遗憾的是没有早点起用爱卿。”杨嗣昌于是建议大举平定农民军,请求以陕西、河南、湖广、江北四地为主,四省巡抚分别围剿而各自专门设防,以延绥、山西、山东、江南、江西、四川六地为辅,六地巡抚分别设防,协助围剿。这就叫作“十面之网”。而总督、总理二臣,跟随盗贼的去向,专门负责征伐。福建巡抚熊文灿,征伐海上盗贼有功,口出狂言说自己有办法制服盗贼。杨嗣昌听后认为是对的。正好总督洪承畴、王家祯分别驻扎在陕西、河南。王家祯本是庸才,不足以担当大任,杨嗣昌于是推荐熊文灿代替他。并因此建议增加十二万士兵,增加二百八十万粮饷。他采集粮饷的计策有四条:一是“因粮”,二是“溢地”,三是“事例”,四是“驿递”。所谓“因粮”,就是因袭原定数额的粮食数量,按照这数量增加征派,每亩缴纳粮食六合,每石折算为八钱银子,受损害的土地不交纳,一年可得银子一百九十二万九千多两。所谓“溢地”,就是将民间超出原定数额的土地,一一核实缴纳赋税,一年可得银子四十万九千多两。所谓“事例”,就是让富裕的农民缴纳资财可以做监生,以一年为限。所谓“驿递”,就是将这之前裁省邮驿的银子,拿二十万两充军饷。奏议上报,皇帝于是传出告示:“流寇到处蔓延,平民百姓的生命受到威胁,不征集部队不能够平定流寇,不增赋税不能够提供军饷。努力听从朝廷的建议,暂且劳累我的臣民一年,消除这个心腹大患。改‘因粮’为‘均输’,告诉天下人民,让他们知道为民除害的心意。”不久讨论各州县操练壮丁捍卫本乡本土,下诏抚按申饬执行。

  农民军进攻淅川,左良玉不救援,淅川城失陷。山西总兵王忠增援河南,称病不前进,士兵喧哗闹事然后返回陕西。杨嗣昌请求逮捕杀死失责的各将帅,用以严肃军纪,于是逮捕王忠及原总兵张全昌。左良玉因为六安的战功,削职戴罪立功赎罪。

  杨嗣昌在上书以四地为主、六地为辅的“十面之网”的主张后,想专门将重要职位交给熊文灿。熊文灿却主张招抚,跟前面的策略相矛盾。皇帝责怪熊文灿,杨嗣昌也在心里埋怨他。但既然已经任用了他,就歪曲事实为他辩解。于是上疏说:“网开十面,一定用河南、陕西作为剿灭盗贼的地方,然而陕西有李自成、惠登相等人,大部分没有剿灭干净,方法应当是驱赶关东的盗贼,不让他们汇合在一起,而让陕西巡抚截断商州、洛南,郧阳巡抚截断郧阳、襄阳,安庆巡抚截断英山、六安,凤阳巡抚截断亳州、颍州,而让应天巡抚的军队开到灵宝、陕州,保定巡抚的军队渡过延津。然后总理率领边境部队,监臣率领皇城禁卫军,河南巡抚率领陈永福各军,合力围剿。假若关中大盗逃往关东,那么陕西总督率曹变蛟等部出关协助攻击。要求在三个月之内荡平各大盗。巡抚不听命令,立即解除他的兵权,选择一名监司代替他。总兵不听调遣,立即剥夺他的帅印,选择一名副将代替他。监司、副将以下,全部用尚方宝剑自行处置。那么人人都会尽力,有什么盗贼不能平定的。”于是限定今年十二月到明年二月为消灭盗贼的期限,皇帝同意他的报告。

  这时,农民军大批进入四川,朝臣们指责洪承畴放纵盗贼。杨嗣昌于是对皇帝说:“熊文灿上任只有三个月,洪承畴有七年还不见成效。议论的人对熊文灿的过失急于纠正,可是对于洪承畴放纵敌人却没有人说话。”皇帝知道杨嗣昌有意袒护他,发脾气说:“总督、总理二臣只能责备他们及时平定盗贼,怎么能拿时间的长短作为借口!”杨嗣昌于是不敢说话。熊文灿既然主张招抚,追加的粮饷由皇帝派一名侍郎监督,本来是用来剿抚农民军的,熊文灿全部将它用于招抚,皇帝既然不再斥责他,廷臣也就没有人提这件事。


百度 淘宝网 同程旅行 京东商城 瓷器 爱之谷
关于本站  网址提交  网址导航  甘公网安备62112602000021号  陇ICP备16001066号  ALEX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