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明史

孙承宗,字稚绳,高阳人



明史·列传·卷一百三十八


  孙承宗


  孙承宗,字稚绳,高阳人。身材高大,相貌奇特,满脸络腮胡,硬邦邦地挺立着。跟人说话,声若洪钟,响震屋瓦。最初为县学生员在边境省份讲授经文,他来往于飞狐、拒马之间,一直跑到白登,又从纥干、清波故道南下。喜欢跟随一些低级武官和老兵们探求考察军事险要地形和关隘,因此通晓边防事务。

  万历三十二年(1604)考中进士第二名,任命为编修,提拔为中允大夫。“梃击”事变发生后,大学士吴道南征求他的意见,孙承宗回答说:“事情涉及到东宫太子,不能不追究;事情牵连到郑贵妃,不能深追究。庞保、刘成以下,不能不追究;庞保、刘成以上,不能深追究。”吴道南按照他说的,将官司结案上报,这事才平定下来。派出主持应天府乡试,发出的试题中写了他的话,触犯了那些拉帮结派的人的忌讳,准备利用考核外地官员的机会把他派往外地,学士刘一火景保护他,才得以避免。历任太子谕德、洗马等职。

  熹宗皇帝即位,以左庶子的身份充当日讲官。皇帝每次听孙承宗讲课,都说:“很受到启发。”所以对他特别看重。天启元年(1621)提升少詹事。这时沈阳、辽阳相继失守,整个朝廷争论得不可开交。御史方震孺请求罢免兵部尚书崔景荣,让孙承宗代替他。朝臣也都以为孙承宗懂军事,于是推举他为兵部新增设的侍郎,主持东边的战局。皇帝不想让孙承宗离开讲席,二次上疏都不同意。天启二年(1622)提拔为礼部右侍郎,协助管理詹事府。

  不久,大清兵进逼广宁,王化贞弃城逃跑,熊廷弼跟他一起进入关内。兵部尚书张鹤鸣害怕获罪,外出巡视边防。皇帝对东边的战局也很着急,于是任命孙承宗为兵部尚书兼东阁大学士,入朝办事。过了几天,命令他以阁臣身份掌管兵部事务。孙承宗上疏说:“近年来部队经常不操练,军饷经常不能核实。用武将使用部队,却用文官去招募训练。用武将临阵指挥作战,却用文官指挥调遣。用武将防备边疆,却每天在幕僚中增加文官。边防事务由经略、督抚担任,却每天在朝廷询问战守的情况。这是最大的弊病。现在国家应当加重武将的权力。选择一个沉着杰出而有气量谋略的人,授给他全权,使他能够对副将以下的官兵自行处置,而不受到一些自以为是的文官的管制。对于边防战争的小胜小败,都不值得去过问,关键是要守住各关隘,不要让敌人擅自入关,然后想办法慢慢收复失地。”于是分别写上安抚西部、救济辽阳的难民、检查京师部队、增设永平大帅、修筑蓟镇的道路、开辟京东地区的屯田等对策。皇帝高兴地采纳了。这时边防多次告急,内阁大臣只希望暂时相安无事,而议论却一天比一天纷扰起来。孙承宗于是请求将熊廷弼交给法官,跟王化贞一起审判,以纠正朝中结党袒护之风。又请求逮捕给事中明时举、御史李达,以惩戒那些使得四川招致兵灾战乱的人。又请求查办辽东巡抚方震孺、登莱监军梁之垣、蓟州兵备邵可立,以警告那些占据官职没有作为的人。各人先后都受到处分,朝廷大官为之动容,而那些仇视他、怨恨他的人也很多。

  兵部尚书王在晋代替熊廷弼巡视治理辽东,与总督王象乾互相依靠勾结,十分亲密。王象乾在蓟门的时间很长,熟悉西部各民族的性情,西部人也很爱戴他。然而实际上没有别的才能,只不过靠给一些财物来拉拢他们,希望能够平安地以年纪大了离职罢了,王在晋计划用西部兵袭击广宁,王象乾教导他说:“攻占广宁,不能防守,罪责更大,不如设置险要重兵防守关隘。防守山海关以拱卫北京城。”王在晋于是请求在山海关以外的八里铺构筑重重关隘,派四万人防守它。他的幕僚袁崇焕、沈翭、孙元化等人极力争辩没有结果,报告给首辅叶向高。叶向高说:“这事没有办法预料。”孙承宗请求亲自前往裁决,皇帝十分高兴,加封他为太子太保,赐给他蟒玉、银币。孙承宗抵达山海关,责问王在晋说:“新城建成后,就调旧城四万人去防守吗?”王在晋说:“不,应当另外增加兵力。”孙承宗说:“照这样的话,那么八里的范围内就有八万防守部队了。一片石的西北方不应当布置部队吗?况且在八里之内构筑工事,新城的后背就是旧城的脚底下。旧城周围按品守阵埋下的地雷是为敌人布置的呢,还是为新城兵布置的呢?新城能够守得住,还要旧城干什么?如果守不住,那么四万新兵逃奔旧城之下,是准备开关迎接他们进城呢,抑或是闭关把他们交给敌人呢?”王在晋回答说:“关外还有三道关口可以让他们进入。”孙承宗说:“如果这样的话,那么敌人来了而我军照样逃跑,还要旧关干什么?”王在晋说:“准备在山上建三座兵营,用来收容逃亡下来的士兵。”孙承宗说:“士兵还没有败逃却建兵营等着他们,这是教他们逃跑。况且逃亡部队可以进入,敌人尾随追击也可以进入。现在不为收复失地打算,却划地为牢困守,将来关隘一旦丧失,敌人每天骚扰京畿内地,京城以东能有一天安宁的日子吗?”王在晋无言以对。孙承宗于是主张防守关外。监军阎鸣泰负责觉华岛,袁崇焕负责宁远卫。王在晋不同意。主张防守中前所。原监司邢慎言、张应吾从前线逃跑,此时正在山海关,都附和他。

  当初,王化贞等人逃跑后,从宁远以西的五城七十二堡全部被哈喇慎各部所占领,宣称帮助政府军保卫边防。前哨游击左辅名义上驻扎中前所,实际上没有离开八里铺。孙承宗知道哈喇镇各部不足以信任,而宁远卫、觉华岛是可以守得住的,于是决定把自己的意见告诉王在晋,跟他推心置腹地谈了七天七夜,最终得不到他的响应。回到朝廷,孙承宗说:“敌人尚未抵达镇武而我军自己焚烧了宁远卫、中前所,这是前日经略、巡抚的罪责;我军放弃了宁远卫、中前所,敌人最终没有到来,而我军不敢出山海关一步,这是今日守城将官的罪责。将官躲进关内,没有能力回转他们畏惧敌人的心理来畏惧国法,将他们谋取私利的智慧转化为谋求杀敌的智谋,这是我和经略大臣的罪责,与其拿百万两银子浪费到毫无用处的筑城上,不如加固宁远的要害地带来防守敌人。八里铺的四万人挡住宁远的冲要,与觉华岛互为掎角之势。敌人窥探城门,命令觉华岛上的士兵从三岔出击。摧毁浮桥,绕到敌后打击敌人。不但可以保证边防安全,而且还可以收复二百里失地。总而言之,敌人的军营一定不能让他们靠近山海关,杏山的难民一定不能丢下不管,不全部破除庸人的议论,辽东战局就不可能有作为。”其他有关军事建置的上疏又有十多道。皇帝都高兴地接受了。不久,侍奉皇帝讲席,孙承宗面告王在晋不能任用,于是把他改派为南京吏部尚书,并且斥责逃跑的臣子邢慎言等人,而八里铺修筑新城的议论也就停息了。

  王在晋离职后,孙承宗自告奋勇地请求去统帅部队,皇上下诏通知各边防,让孙承宗以原官职统领山海关和蓟、辽、天津、登、莱各地的军事事务,相机行事,不受朝中节制。而任用阎鸣泰为辽东巡抚。孙承宗于是征召职方主事鹿继善、王则古为军中的赞画官,从国库请款八十万两出发。皇帝特意为他送行,赐给他尚方宝剑和坐蟒,内阁大臣一直把他送到崇文门外。到达山海关后,孙承宗命令总兵江应诏制定规章制度,佥事袁崇焕建造兵营房舍,旧将李秉诚操练火器,赞画鹿继善、王则古治理军备,沈翭、杜应芳修理兵器,司务孙元化兴筑炮台,中书舍人宋献、羽林经历程伦主持购买马匹,广宁道佥事万有孚主持采购木材。而派游击祖大寿在觉华岛辅助金冠,副将孙谏在前屯帮助赵率教,游击鲁之甲拯救难民,副将李承先操练骑兵,参将杨应乾招募辽人当兵。


百度 淘宝网 同程旅行 京东商城 瓷器
联系本站  图说巴巴  甘公网安62112602000021号  陇ICP备16001066号  ALEX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