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明史

李文忠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   评论:0
 目录  原文  译文

明史·列传·卷十四

 

 

    李文忠,字思本,小名保儿,盱眙人,太祖姐姐之子。十二岁时便死去母亲,父亲李贞带着他辗转乱军之中,多次濒临死亡。二年之后才在滁阳谒见太祖。太祖见到李保儿,十分喜爱,便将他收为养子,跟随己姓。李文忠读书聪颖、敏悟,所学东西就好像以前学过一样。十九岁时,李文忠以舍人的身份率领亲军,随军支援池州,击败天完军,骁勇善战为诸将之首。另又进攻青阳、石埭、太平、旌德,都将其攻下。于万年街击败元朝院判阿鲁灰,又于于潜、昌化击败苗军。进攻淳安,夜袭洪元帅,降服其部众千余人,李文忠被授为帐前左副都指挥兼领元帅府事。随即会合邓愈、胡大海之军,攻取建德,改为严州府,率军驻守。

  苗帅杨完者率苗、僚数万军队水陆并进,李文忠率轻兵击败其陆军,将所斩杀首级,浮在巨筏之上,水军见此情形也争相逃跑。杨完者又来犯,李文忠与邓愈一起率军将其击退。进而攻克浦江,严禁军队焚火打劫,以示恩惠、信用。义门郑氏避军于山谷,李文忠将其招回,并派兵保护。民心大悦。杨完者死后,其部将乞降,李文忠予以招抚,获得三万余人。

  李文忠与胡大海攻占诸暨。张士诚侵扰严州,李文忠率军于东门抵御,另派将领出小北门,抄小路袭击敌人后路,两军夹击,大破张士诚。过了一月,张士诚再次进攻,李文忠又在大浪滩打败敌军,乘胜攻克分水。张士诚派遣将领占据三溪,李文忠又率军将其击败。斩首陆元帅,焚烧敌垒。张士诚从此不敢再窥视严州。李文忠晋升为同佥行枢密院事。

  胡大海俘获汉将李明道、王汉二,送往李文忠处,李文忠释放他俩,并以礼相待,命他俩前去招降建昌守将王溥,王溥投降。苗将蒋英、刘震杀害胡大海,以金华反叛。李文忠派遣将领将其击走,并亲自安抚其部众。处州苗军也发动叛乱,杀害耿再成。李文忠派遣将领驻屯缙云,谋取处州。李文忠被授为浙东行省左丞,总摄严、衢、信、处、诸全等地军事。

  当时十万吴军正猛攻诸全,守将谢再兴告急,李文忠派遣同佥胡德济前去救援。谢再兴再次请求增兵,李文忠却因兵少派不出援兵。正巧此时太祖命邵荣讨伐处州乱军,李文忠便扬言徐右丞、邵平章将率大军即日进攻。吴军获悉,十分恐惧,企图趁夜逃跑。夜半时分,胡德济与谢再兴率领敢死队开门突袭,大败吴军,从而保全了诸全。

  第二年,谢再兴叛降于吴,率吴军进犯东阳。李文忠与胡深在义乌迎战,率领千名骑兵横突敌阵,大败吴军。不久,李文忠采纳胡深之计,在离诸全五十里处另筑一城,与诸全互为掎角。张士诚派遣司徒李伯升率十六万大军前来进攻,未能攻克。一年后,又派二十万大军进攻新城。李文忠率朱亮祖等迅速救援,在离新城十里之处扎营。胡德济派人告知李文忠说贼军势头极盛,应当驻扎以待大军。李文忠却说“:用兵在于谋略,而不在于人数众多。”于是下令道:“敌军多而骄,我军少而锐,以锐遇骄,必能克敌制胜。敌军辎重堆积如山,这是上天要使你们富裕起来,你们要努力啊!”当时有股自东北而来的白气覆盖军队上空,李文忠占卜“必胜”。决定次日早晨与敌军会战,大雾笼罩,天空昏暗,李文忠召集诸将仰天发誓道“:国家之事在此一举,我李文忠不敢贪生而死于三军之后。”于是命元帅徐大兴、汤克明等统率左军,严德、王德等统率右军,而自己亲率中军首当其冲。处州援兵这时也已赶到,奋勇搏击。浓雾稍散,李文忠横握长矛率领数十名精锐骑兵,从高处奔驰而下,冲往敌军中坚之中。敌军精锐骑兵将李文忠重重包围。李文忠亲手杀敌甚多,引骑向外猛冲,所向披靡。大军乘机进攻,城中军队也擂鼓呐喊着猛冲出城,敌军大溃。李文忠军追击败兵数十里,斩首数万,溪水尽成血色,俘获将领六百,士兵三千,收缴兵器、粮草,数日不尽,李伯升仅只自身幸免逃脱。捷报传来,太祖大喜,将李文忠召回,整日设宴慰劳,赏赐御衣名马,然后命其返回军中。

  次年秋天,大军伐吴,李文忠受命进攻杭州以牵制敌军。李文忠率朱亮祖等攻克桐庐、新城、富阳,然后进攻余杭。余杭守将谢五,是谢再兴之弟,李文忠以信招降,许他不死。谢五与谢再兴之子五人出城投降。诸将请求处以死刑,李文忠不同意。然后直趋杭州,守将潘元明也降,李文忠整军而入。潘元明以歌妓相迎,李文忠便挥军离去,驻扎丽谯,并下令“:擅入民居者死。”一名士兵借用百姓炊锅,被斩首示众,城中因而井然有序。李文忠获军三万,粮食二十万,被就地加封为荣禄大夫、浙江行省平章事,恢复李氏之姓。大军征闽,李文忠另外率军驻扎浦城,进逼闽地。返师之后,余寇金子隆等聚众抢劫,李文忠再次讨伐,将其擒获,于是平定建、延、汀三州。下令军中收养途中弃儿,被养活者无数。

  洪武二年(1369)春,李文忠以偏将军的身份跟随副将军常遇春出塞,逼近上都,赶走元帝,此事载于《常遇春传》中。常遇春死后,李文忠受命代替统率其军,奉诏会合大将军徐达进攻庆阳。行至太原时,获悉太原被围告急,便对左丞赵庸说:“我等受命而来,如果是有利于国家的军务,我们可以自己决定。而今大同情况紧急,我们可以顺路前去救援。”于是率军出雁门,驻扎马邑,打败元游兵,擒获平章刘帖木,进至白杨门。当时雨雪交加,军队已经驻扎,李文忠却下令向前移动五里,依水为险阻自固。元兵乘夜来劫,李文忠军坚壁清野,岿然不动。天亮时,敌军大至,李文忠委派二营将士,殊死作战,估计敌军已经疲惫,才派出精兵,左右夹击,大破敌军,擒获敌将脱列伯,俘斩万余人,穷追至莽哥仓而返。

  第二年,李文忠被授为征虏左副将军,与大将军徐达分道北征,率领十万人出野狐岭,到达兴和,降服兴和守将。进兵察罕脑儿,擒获平章竹真。驻军骆驼山,赶走平章沙不丁。驻军开平,降服平章上都罕等。当时元帝已死,太子爱猷识里达腊新立。李文忠派人探知此情,率军兼程奔往应昌。元嗣君北逃,李文忠俘获其嫡长子买的立八剌及后妃、宫女、诸王、将相官属数百人,及宋、元玉玺金宝十五件,玉册二件,镇圭、大圭、玉带、玉斧各一件。并派出精锐骑兵穷追至北庆州而返。经过兴州时,擒获国公江文清等,降服三万七千人。到达红罗山时,又降服杨思祖的部众一万六千余人。李文忠到京城奉献捷报,太祖御临奉天门接受朝贺。大封功臣,李文忠功劳最大,被授为开国辅运推诚宣力武臣,特进荣禄大夫、右柱国、大都督府左都督,封为曹国公,同知军国事,食禄三千石,并被授予世袭凭证。

  四年(1371)秋,傅友德等平定蜀地,李文忠受命前去安抚。李文忠下令建筑成都新城,派军戍守诸郡要害之地,然后才返回。第二年又以左副将军的身份由东路北征,出居庸关,直趋和林,到达口温,元人逃遁。军队进至胪朐河时,李文忠命部将韩政等保护辎重,而自率大军,每人携带二十日粮食,迅速赶至土剌河。元太师蛮子哈剌章率领部众全部渡河,列阵以待。李文忠率军进逼,敌军才稍微退却。到达阿鲁浑河时,敌军逐渐增多。李文忠马中飞箭,他下马之后,手持短器,继续战斗。指挥李荣将自己的战马交给李文忠,而自己则夺乘敌军战马。李文忠重获战马,更加殊死作战,终于将敌军打败,俘获敌兵数以万计。追奔至称海时,敌军重新聚集。李文忠便收兵据险,杀牛犒劳士兵,将所获马匹释放野外。敌军怀疑有伏,慢慢引军而去。李文忠也率军返回,错过了旧路。到达桑哥儿麻时,缺乏饮水,军中将士十分口渴,于是向天祈祷。所乘战马跑过之地,泉水涌出,三军都得以解渴,于是杀牲以祭上天。然后班师回朝。这一战役,两军胜负相当,而宣宁侯曹良臣,指挥使周显、常荣、张耀都已战死,因此太祖未予赏赐。

  六年(1373),李文忠率军前往北平、山西边境,在三角村击败敌军。七年,派遣部将分道出塞。到达三不剌川,俘获平章陈安礼。到达顺宁、杨门,斩首真珠驴。到达白登,擒获太尉不花。这年秋天,李文忠率军进攻大宁、高州,攻克两地,斩杀宗王朵朵失里,擒获承旨百家奴。追奔至毡帽山,击斩鲁王,俘获其妃及司徒答海等。然后进军丰州,擒获元朝旧官十二人,马驼牛羊甚多,穷追至百干儿才返。此后,李文忠屡次率军防备边境。

  十年(1377),李文忠受命与韩国公李善长一起商议军国要事。十二年,洮州十八番族反叛,李文忠与西平侯沐英合兵将其讨平,并筑城于东笼山南川,设置洮州卫。还朝之后,李文忠报告说西安城里的水含有咸卤,不能饮用,请求凿地引龙首渠水入城,以便汲取,太祖采纳了他的建议。李文忠返回之后掌管大都督府兼领国子监事。

  李文忠器量深沉而宏大,人莫能测。临阵踔厉风发,大敌当前而更显壮志。李文忠颇好学问,经常因事就教于金华范祖干、胡翰,通晓经义,所写诗歌雄浑可观。当初,太祖平定应天,因军队兴盛,粮饷不足,而增加百姓田租,李文忠为此请求,百姓得以减低税额。他解除兵权,闲居家中后,为人恭敬谨慎,宛如一位儒者,太祖十分偏爱看重他。家中因此宾客很多,李文忠曾以宾客之言,劝说太祖少杀戮,又劝谏太祖征伐日本,甚至说宦官过多,并非天子不近刑人之义。因此屡屡触犯圣旨,不免遭受谴责。十六年冬,李文忠得病。太祖亲临探视,并命淮安侯华中负责医治。第二年三月,李文忠去世,终年四十六岁。太祖怀疑华中下毒,便降低华中的爵位,将其家属逐至建昌卫,其他医生及妻子儿女都被斩首。太祖亲自写文致祭,追封李文忠为岐阳王,谥号武靖。配享太庙,肖像功臣庙,均位列第三。李文忠之父李贞已先死,追赠为陇西王,谥号恭献。

  李文忠有三子,长子李景隆,次子李增枝,三子李芳英,均是太祖赐名。李增枝开始授为勋卫,后提升为前军左都督。李芳英官至中都正留守。

  邓愈,虹人。初名邓友德,太祖为其赐名。其父邓顺兴占据临濠,与元兵作战而死,其兄邓友隆代替父亲,又病死,部众共推邓愈统领军中事务。邓愈年方十六,每次作战必定率先冲锋陷阵,军中将士全都佩服他的勇敢。朱元璋起兵滁阳,邓愈从盱眙前来归附,授为管军总管。跟随朱元璋渡江。攻克太平,击败并擒获陈野先,平定溧阳、溧水,攻下集庆、镇江,邓愈都有功劳。晋升为广兴翼元帅,出守广德州,在城下击败长枪帅谢国玺,俘其总管武世荣,获得士卒千人。邓愈移军镇守宣州,率领其军攻取绩溪,又与胡大海一起攻克徽州,迁升为行枢密院判官,驻守徽州。

  苗帅杨完者率十万大军前来进攻,徽州防守薄弱,邓愈激励将士,与胡大海合力进攻,将杨完者军击走。进而攻取休宁、婺源,俘获士卒三千,又巡行攻下高河垒。邓愈与李文忠、胡大海进攻建德,途经遂安,击败长枪帅余子贞,向北追击至淳安,又败其援兵,于是攻克建德。杨完者率军来攻,邓愈击败并擒获其将李副枢,降服溪洞三万军队。一月过后,在乌龙镇再败杨完者。邓愈又升为佥行枢密院事。

  邓愈率军攻取临安,李伯升率军前来救援,邓愈在闲林寨将其击败。又派遣使者劝降了饶州守将于光,邓愈于是移军驻守饶州。饶州在彭蠡湖畔,与陈友谅相邻,陈友谅军屡次前来侵犯,邓愈每次都将其击退。进升为江南行省参政,总领各路兵马。又攻取浮梁,攻战于乐平,余干、建昌都被攻下。

  陈友谅抚州守将邓克明被吴宏所攻,便派遣使者假装投降以作缓兵之计。邓愈得知此情,率军夜奔二百里,天明时进入其城。邓克明未曾料到,只得独自骑马逃走。邓愈号令严明,秋毫无犯,于是平定抚州。邓克明不得已而降。正巧当时陈友谅丞相胡廷瑞进献龙兴路,太祖将它改为洪都府,命邓愈为江西行省参政驻守此地,而命降将祝宗、康泰率所部跟随邓愈。祝、康二人当初并不想投降,等到奉命跟随徐达进攻武昌时,于是反叛。战船停泊女儿港,两人率军迅速赶回,乘夜攻破新城门而入。邓愈仓促之间获悉兵变,率领数十人骑马逃走,多次与贼军遭遇。随从骑兵几乎全部死去,邓愈处境十分困迫。连换三匹战马,却全部倒毙。最后乘上其养子之马,才得以夺抚州门而出,奔返应天。太祖没有将他治罪。不久徐达回师恢复洪都,太祖又命邓愈辅佐大都督朱文正镇守洪都。第二年,陈友谅率领六十万部众入侵,其楼船高至与城相等,乘水涨之时直抵城下,包围数百层。邓愈分守抚州门,正当要冲。陈友谅亲督部众来攻,城墙坏达三十余丈,邓愈且筑且战。敌军进攻日益猛烈,邓愈军衣不解带,昼夜防守达三月之久。太祖亲自率军来援,城围才得以解除,论功之时,邓愈之功与克敌相等。太祖平定武昌后,命邓愈率军攻战于江西还未归附的州县。邓克明之弟邓志清占据永丰,有兵二万。邓愈将其击败,擒获其大帅五十余人。又随常遇春平定沙坑、麻岭诸寨,进兵攻取吉安,包围赣州,五个月后将其攻克。邓愈晋升为江西行省右丞,时年二十八。自从起兵以来,被迅速提升者,诸将中无人能比得上邓愈和李文忠。

  邓愈为人简练而稳重、谨慎而细致,不惮危苦,治军严格,善于安抚投降、归附者。他攻战于安福时,部卒中出现掳掠百姓者。判官潘枢前来谒见,当面指责邓愈。邓愈惊起谢罪,急忙下令抢掠百姓者斩,并将军中部卒所掠百姓子女搜索交出。潘枢于是将他们安置在空屋当中,自己坐在屋外煮粥给他们吃。士卒中有人企图乘夜劫取,邓愈便将这些士兵鞭打示众。潘枢将被掠百姓子女全部护送回家,百姓十分高兴。不久,常遇春攻克襄阳,朱元璋命邓愈为湖广行省平章镇守此地,并赐信说:“你戍守襄阳,应当谨守法度,山寨中前来归附者,兵民全部仍属旧籍,小校以下全部命令他们屯种田地,边耕边战。你所戍之地与扩廓相邻,如果你对百姓仁爱有加,在军中严于执法,则扩廓所部将士都将慕义来归,就如挣脱虎口,投靠慈母一样。我把你当长城一般地依靠,你要尽力啊。”邓愈披荆斩棘,设立军府营屯,招徕、安抚归附者,恩威并重。

  吴元年(1367),朱元璋建立御史台,召邓愈为右御史大夫,统领御史台事务。洪武元年(1368),邓愈兼任太子谕德。大军经略中原,邓愈为征戍将军,率领襄、汉军队攻取南阳以北还未归附的州郡。于是攻克唐州,进攻南阳,在瓦店击败元兵,向北追击,直抵城下,攻克南阳,擒获史国公等二十六人。随、叶、舞阳、鲁山各州县相继投降。邓愈又率军攻下牛心、光石、洪山诸山寨,均、房、金、商之地全部平定。三年,邓愈以征虏左副将军跟随大将军兵出定西。扩廓军驻扎车道岘,邓愈直抵其堡垒,设立栅栏进行威逼,扩廓败逃。明军分兵自临洮进克河州,谕降吐蕃诸酋长,宣慰何锁南普等都交出印章,请求投降。明军追击豫王至西黄河,直抵黑松林,击斩敌军大将。河州以西朵甘、乌斯藏各部全部归附。明军兵出甘肃西北数千里而返。论功之时,邓愈被授为开国辅运推诚宣力武臣、特进荣禄大夫、右柱国,封为卫国公,参与军国要事,年禄三千石,给予世袭凭证。

  四年,明军伐蜀,太祖命邓愈前往襄阳操练兵马,为军队运送粮食。五年,辰、澧诸蛮作乱,太祖命邓愈为征南将军,江夏侯周德兴、江阴侯吴良为副将军,率军征讨。邓愈率杨王景、黄彬兵出澧州,攻克十八洞,又捕斩房州反叛者。六年,邓愈以副将军身份跟随徐达巡察西北边境。十年,吐蕃川藏阻塞道路,抢劫贡使,邓愈为征西将军偕同副将军沐英前往征讨。分兵三路,穷追至昆仑山,俘斩数以万计,俘获马牛羊十余万头,留军戍守各处要害,然后才班师回朝。邓愈在归途中生病,在寿春病逝,终年四十一岁。追封为宁河王,谥号武顺。

  邓愈长子邓镇继嗣,改封为申国公,以征南副将军的身份讨平永新龙泉山贼寇。后又出塞,立有功劳。其妻是李善长的外孙女,李善长失败,他以奸党罪被诛。其弟邓铭为锦衣卫指挥佥事,前往征蛮,死于军中。有一子邓源作为邓镇的后代。弘治年中,邓源之孙邓炳授为南京锦衣卫世指挥使。嘉靖十一年(1532),皇帝下诏封邓炳之子邓继坤为定远侯。下传五代至邓文明,崇祯末年,邓文明死于流贼之难。

  汤和,字鼎臣,濠州人,与太祖朱元璋是同乡。他幼年便有远大志向,嬉戏玩耍时,曾练习骑马射箭,统率群童。长大之后,身高七尺,举止洒脱,善于谋略。郭子兴起兵时,汤和带领壮士十余人前去归附,因功被授予千户之职。后随朱元璋进攻大洪山,攻克滁州,授为管军总管。又随朱元璋攻取和州。当时诸将大多是朱元璋的同辈,都不肯居于他人之下,汤和比朱元璋大三岁,唯独他认真谨慎听从指挥,朱元璋为此非常高兴。后随军平定太平,缴获三百匹战马。在攻击陈野先时,汤和被飞箭射中左大腿,他将箭拔出后继续投入战斗,最后与诸将破擒陈野先。另外攻下溧水、句容,随军平定集庆。汤和跟随徐达攻取镇江后,晋升为统军元帅。又率军巡行奔牛、品城,降服陈保二,攻取金坛、常州,然后汤和以枢密院同佥的身份驻守常州。

  常州与吴地域相连,张士诚经常派间谍出来侦察,汤和防守十分严密,使敌人探听不到任何消息。敌人屡次出兵侵犯,汤和全都将他们击退,并斩俘敌人数以千计。然后进取无锡,大破吴军于锡山,赶走莫天..,俘获其妻子儿女,晋升为中书左丞。又以水师巡行黄杨山,将吴水军打败,俘获千户四十九人,被授以平章政事。汤和率军援救长兴,与张士信战于城下,城中出兵,与汤和一起夹击,大败敌军,俘获士兵八千人;解围之后,汤和率军返回,讨平江西诸山寨。永新守将周安反叛,汤和率军进攻,将其打败,连破其十七寨,然后围城三月,攻克永新,捉拿周安,并将他献给朱元璋,然后还守常州。后随大军讨伐张士诚,攻克太湖水寨,攻下吴江州,围攻平江,在与敌人战于阊门时,汤和被飞炮击伤左臂,应诏返回应天。伤好之后,汤和重返战场,攻克平江,因功被赐黄金和布帛。

  最初设立御史台时,汤和为左御史大夫兼太子谕德。随即又被授以征南将军,与副将军吴祯率领常州、长兴、江阴诸路人马,前去征讨方国珍。渡过曹娥江,攻下余姚、上虞,攻取庆元。方国珍逃亡入海,汤和率军追击,将其打败,俘获大帅二人,海船二十五艘,斩首无数,然后回军平定各属城。派使者招降方国珍,方国珍到军门投降,汤和获得士兵二万四千人,海船四百多艘,浙东全部平定。汤和于是与副将军廖永忠一起前去讨伐陈友定,从明州出发,由海路顺风抵达福州的五虎门,驻军南台。汤和首先派人前去招降,陈友定不予答复,于是将其包围,在城下将平章曲出打败,参政袁仁请求投降,汤和军乘机入城。然后分兵巡行兴化、漳、泉及福宁诸州县。攻占延平,捉拿陈友定,将其押送京城。当时是洪武元年(1368)正月。

  明军北伐,汤和受命在明州造船,将粮食运往直沽,因受海上飓风袭击,将粮食运到镇江后返回。汤和被授以偏将军,跟随大将军西征,与右副将军冯胜一起从怀庆越过太行山,攻取泽、潞、晋、绛诸州郡。跟随大将军攻占河中。第二年,汤和率军渡河入潼关,分兵直趋泾州,派部将招降张良臣,张良臣不久又反叛离去。汤和会合大军围攻庆阳,将其俘获斩首。又过了一年,汤和以右副将军的身份跟随大将军在定西将扩廓打败,平定宁夏,向北追击至察罕脑儿,擒获猛将虎陈,获马、牛、羊十多万头。攻战于东胜、大同、宣府,汤和都立有战功。返回京城后,授为开国辅运推诚宣力武臣、荣禄大夫、柱国,封为中山侯,年禄一千五百石,并授与子孙世袭的凭证。

  四年,汤和被授以征西将军,与副将军廖永忠一起率水师溯江伐夏,夏兵扼住险要地段,汤和进攻没能成功。又遇江水暴涨,驻军大溪口,军队长久不能前进,而傅友德已率军从秦、陇深入,攻取汉中。廖永忠已在其前攻克瞿塘关,进入夔州。汤和这才率军跟随其后,进入重庆,降服明升。还军之后,傅友德、廖永忠受到皇帝的赏赐,而汤和不及他们。第二年,汤和随大将军徐达北伐,遇敌于断头山,战败,一名指挥阵亡,皇帝对此未予追究。汤和随即与李善长一起驻扎中都宫阙。又镇守北平,修筑彰德城,征讨察罕脑儿,取得大捷。洪武九年(1376),伯颜帖木儿成为边患,汤和以征西将军的身份驻防延安,伯颜乞和,汤和率军返回。十一年春,晋封为信国公,年禄三千石,参加商议军国大事。汤和屡次出中都、临清、北平操练军伍,修缮城廓。十四年,汤和以左副将军的身份率军出塞,征讨乃儿不花,攻占敌人的灰山营,俘获平章别里哥、枢密使久通而归。十八年,思州蛮族叛乱,汤和以征虏将军的身份跟随楚王征讨,俘获四万人,擒获其首领而归。

  汤和沉着、敏捷、有智谋,却经常因酒醉犯错。驻守常州时,他曾请示朱元璋,没有得到满意的答复,便酒醉埋怨说“:我镇守此城,就像坐在屋脊之上,左顾则左,右顾则右。”太祖听说之后便怀恨在心。平定中原后还师论功时,朱元璋以汤和征闽时释放陈友定的余孽,使八郡重受骚扰,还军途中,又被秀兰山贼寇袭击,失去二名指挥为由,不予封公。汤和伐蜀回来后,朱元璋又当面数落其逗留之罪,汤和顿首谢罪,此事才作罢。在封他为信国公时,朱元璋仍列举他在常州时的过失,并命人刻在世袭凭证之上。当时,皇帝年事已高,天下平定无事,魏国、曹国二公都已死。皇帝心中不愿诸将长期统领军队,只是还没有公开采取措施。汤和因此寻找机会对皇帝说道“:臣年事已高,不能再指挥军队驰骋战场了,希望能返回故乡,为将来死去找一片容身之处。”皇帝听后大为高兴,立即赐钱让他在中都修建府宅,并且为诸公、侯修建府宅。

  不久,倭寇侵犯上海,太祖心中忧虑,便探访汤和,对他说:“卿虽已年老,但仍请尽力为朕做此一行吧。”汤和请求与方鸣谦一起前去。方鸣谦是方国珍的堂侄,熟悉海防,汤和常常探访他,以求抵御倭寇之策。方鸣谦说“:倭寇自海上来,就必须从海上打击他们。可以请求丈量土地,设置防卫基地,在陆地聚集步兵,在水上准备战舰。这样,倭寇便不能侵入,即便他们进入也不能上岸。近海百姓家有四口者抽一为兵,组成军队戍守海边,便不必烦劳军队。”太祖觉得他的提议正确。汤和于是丈量浙西、浙东之地,在沿海设卫所城五十九处,挑选壮士三千五百人修筑,将州县的资金全部拿出,并迫使罪犯提供劳役。役夫数量往往需要太多,对老百姓就不能不有所侵扰,浙人颇为此所苦。有人便对汤和说“:百姓已有怨言,怎么办?”汤和回答说“:要实现远大计划,就不要去担忧近怨,担负大事的人,就不要去考虑细微之事,如果再有人发出怨言,小心我的剑不留情。”一年之后,卫所城完工。汤和于是考稽军次,定考格,立赏令。浙东百姓每家有四口以上者,抽一人为兵,共得五万八千七百多人。第二年,闽中沿海修城竣工,汤和返京复命,中都新宅也已建成。汤和便带领妻子儿女去向陛下辞行,陛下赐他黄金三百两、白金二千两、纸纱三千锭、彩帛四十多套,赐给其夫人胡氏的物品也一样多。并且下诏褒奖,诸功臣无人能与他相比。从这以后,汤和每年一次上京朝见。

  二十三年元旦,汤和因病失声,太祖即日亲临探视,长久叹息之后,让他返回故乡。待他病稍好一点时,又命其子将他接至京城,让他坐车进入内殿,设宴慰劳,关怀备至,并赐黄金、布帛、御膳、法酒等等。二十七年,汤和病渐加重,不能站立。太祖想见他,便命他坐车前往觐见,太祖用手抚摸着他,与他详细叙谈家乡故旧以及这些年来兴兵之艰难。汤和已不能对答,只是不停地叩首。太祖见此情形,泪流不已,厚赠黄金、布帛作为丧葬费用。第二年八月,汤和病逝,终年七十岁,追封为东瓯王,谥号襄武。

  汤和晚年为人更加恭敬谨慎,入朝所听关于国事的议论,不敢向外泄露一句。有妾百余,他生病之后便全部用钱将她们打发走。所得的赏赐,汤和大多分给了乡亲,每当见到布衣时的故交遗老,总是显得非常高兴。当时公、侯等老将都因奸党罪,先后伏法,很少有人幸免,而汤和独享老年之福,并以功名而终。嘉靖年间,东南方被倭寇所苦,汤和所筑的沿海戍城,都很坚固,历久不坍,浙人赖以自保,因此许多人以歌来表达对他的思念之情。巡按御史请命于朝廷,为汤和立庙祭祀。

  汤和有五子。长子汤鼎为前军都佥事,随征云南,中途去世。末子汤醴,积功升至左军都督同知,征讨五开,死于军中。汤鼎之子汤晟,汤晟之子汤文瑜,都早逝,没能继承爵位。英宗时,汤文瑜之子汤杰请求继承爵位,英宗竟以四十年之久没人继承为由,将爵位罢免。汤杰无子,以其弟汤伦之子汤绍宗为后。孝宗任用功臣之后,授汤绍宗为南京锦衣卫世指挥使。嘉靖十一年(1532),封为灵璧侯,食禄千石。汤绍宗传子至孙汤世隆,隆庆年间汤世隆协守南京,兼领后府,改提督漕运,历任四十余年,因功加封太子太保,进升少保。死后,谥号僖敏。爵位传至明朝灭亡而终。

  沐英,字文英,定远人。幼年时便死去父亲,跟随母亲躲避战乱,母亲又死。太祖与孝慈皇后怜惜他,收为养子,让他跟随朱姓。十八岁时,授为帐前都尉,驻守镇江。后升为指挥使,驻守广信。不久,跟随大军征讨福建,攻克分水关,夺取崇安,另外又攻克闵溪十八寨,捕获冯谷保。太祖这时命他恢复己姓。沐英移军镇守建宁,节制邵武、延平、汀州三卫。不久升为大都督府佥事,晋升为同知。府中机务繁杂堆积,沐英年纪虽轻,却聪明敏悟,剖决事务,毫无遗漏。孝慈皇后多次称赞他的才干,太祖也十分器重他。

  洪武九年(1376),沐英受命乘坐驿站的传车前往关、陕,抵达熙河,询问民间疾苦,发现有不利百姓之事,便加以更置,然后上奏。第二年,沐英担任征西副将军,跟随卫国公邓愈征讨吐番,西攻川、藏,耀兵昆仑。因功劳颇多,被封为开国辅运推诚宣力武臣、荣禄大夫、柱国、西平侯,年禄二千五百石,并被授世袭凭证。第二年,沐英被授为征西将军,征讨西番,在土门峡将其击败。然后取道洮州,俘获其首领阿昌失纳,又在东笼山筑城,击擒酋长三副使瘿嗉子等,平定朵甘纳儿七站,拓地数千里,俘获男女二万、各种牲畜二十余万,这才班师回朝。元朝国公脱火赤等驻扎和林,屡次骚扰明朝边境。十三年,沐英受命总领陕西军队出塞,攻取亦集乃路,横渡黄河,攀越贺兰山,涉过流沙,七天之后到达和林境内。兵分四路夜间进击,沐英亲自率领骁勇骑兵直冲敌军中坚。擒拿脱火赤及知院爱足等,俘获全部敌军而返。第二年,沐英又随大将军北征,分道出塞,攻取公主山长寨,攻克全宁四部,然后渡过胪朐河,捉拿住知院李宣,并尽俘其部众。

  沐英随即被授为征南右副将军,与永昌侯蓝玉一起跟随将军傅友德攻取云南。元梁王派遣平章达里麻率军十余万在曲靖抵御。沐英乘着大雾率军直趋白石江。雾散之后,两军相望,达里麻大惊。傅友德想马上渡江,沐英则说:“我军应停止前进,因为我担心会被敌军所扼。”于是率领诸军严阵江边,就好像即将渡江一样。另外却派遣奇兵从下游渡江,出现在敌军之后,在山谷中张开迷惑敌人的旗帜,并且每人吹一铜角。元军大受惊扰。沐英迅速指挥军队渡江,命令善于潜水者先行,用长刀直砍敌军。敌军退却,明军全部渡江。鏖战良久,明军又派出铁骑,于是大败敌军,生擒达里麻,僵尸遍布十余里。明军长驱直入云南,梁王逃亡途中死去,右丞观音保以城投降,属郡全被攻下。独大理凭借点苍山、洱海,扼住龙首、龙尾两关。两关为以前南诏所筑,由土酋段世驻守。沐英自己率军直抵下关,派遣王弼由洱水东趋上关,胡海由石门抄小路渡河,攀上点苍山,树立旗帜。沐英率军横渡河流、闯关而进,山上军队也奔驰而下,夹击敌军,擒获段世,于是攻克大理。然后分兵收取还未归附的诸蛮,设官立卫驻守。这才率军返回,与傅友德在滇池会合,分道平定乌撒、东川、建昌、芒部诸蛮,设立乌撒、毕节二卫。土酋杨苴等又煽动诸蛮二十余万人包围云南城。沐英奔赴援救,蛮军溃窜山谷之中,沐英分兵将其捕灭,斩首六万。第二年,太祖下诏命傅友德及蓝玉班师回朝,而留下沐英镇守滇中。

  十七年,曲靖亦佐酋长作乱,沐英将其征讨降服。并趁机平定普定、广南诸蛮,打通田州粮道。二十年,平定浪穹蛮族,并奉诏自永宁至大理,每六十里设一堡垒,留下军队屯田。第二年,百夷思伦发反叛,诱使群蛮入侵摩沙勒寨,沐英派遣都督宁正率军将其击败。二十二年,思伦发再次侵犯定边,军队号称三十万。沐英挑选骑兵三万奔往援救,设置三行火炮劲弩。蛮军驱赶百象,身披甲衣,肩扛栏盾,左右挟着大竹筒,筒中装设标枪,锐气十足。沐英将军队分成三路,都督冯诚率领前军,宁正率领左军,都指挥同知汤昭率领右军。即将开战,沐英下令道:“今日之战,有进无退。”于是乘风大呼,炮弩齐发,象都掉头而跑。昔剌亦是蛮寇枭将,他殊死而战,左军稍有退却。沐英登高望见此情形,抽出佩刀,命令左右将左帅首级砍来。左帅见一人握刀奔下,心中恐惧,奋力大呼而突入阵中。大军乘机冲杀,斩首四万余人,生获三十七头象,其余的象全被射死。蛮贼将帅各遭百余箭,伏在象背死去。思伦发逃走,诸蛮深受震慑,麓川从此不再被阻塞。不久,沐英会合颍国公傅友德讨平东川蛮,又平息越州酋长阿资及广西阿赤部。这年冬天,沐英入朝觐见,太祖在奉天殿赐宴招待,赏赐黄金二百两、白金五千两、钞五百锭、彩帛百匹,然后派其返回。辞行之时,太祖亲切地抚摸着沐英说道:“使我对南方能高枕无忧的人,是你沐英啊。”沐英返回滇中后,在景东再败百夷。思伦发乞降,进贡土产。阿资又反叛,沐英率军将其击败。南中全部平定。又派遣使者以兵威谕降诸番,番部有通过翻译辗转前来进贡者。

  二十五年六月,沐英获悉皇太子去世,哭得十分伤心。当初,高皇后去世,沐英哭得吐血。到了现在身染疾病,死于滇中,终年四十八岁。军民在里巷间相聚号哭,远处夷族也都为之流涕。沐英归葬京城,追封为黔宁王,谥号昭靖,配享太庙。

  沐英深稳刚毅,寡言少笑,喜欢礼贤下士,安抚部卒,恩惠有加,从不妄杀无辜。沐英在滇之时,百事并举,选拔地方官,督促农桑,每年以屯田增减进行赏罚,因而垦田达到百万余亩。滇池狭小,沐英下令将其疏通拓广,使它不再造成水灾。又以盐井之利招来商队,辨别土产以确定贡税,视百姓人数多寡以均摊劳役。凡事井井有条,治理有方,百姓得以安居乐业。沐英在家经常读书,手不释卷,闲暇之时则邀请诸儒生讲解经史。太祖起兵之初,将许多他姓小孩收为养子,攻下郡邑,总是派他们前去驻守,多达二十余人,惟独沐英在西南功勋最大。其子沐春、沐晟、沐昂都镇守云南。沐昕为驸马都尉,娶成祖之女常宁公主为妻。



上一篇:李善长
下一篇:徐达
相关评论
精彩推荐
阅读排行
淘宝网
图说巴巴 © 2016-2017    甘公网安备 62112602000021号  陇ICP备160010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