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元史

张桓

作者:未知   来源:网络   评论:0
 目录  原文  译文

元史·列传·卷八十一

 

  

  

  张桓,字彦威,真定藁城人。父张木,曾任汝宁知府,全家便徙居汝宁。桓是国子生,受命在滑州府任白马县县丞。调入朝中任中书省属官,并被提升为国子典簿。后又离京任陕西行台监察御史。因进谏有违皇帝的旨意,乃去职。

  不久,汝宁发生动乱,桓避处确山。反抗朝廷的起事者久知桓名,敦请桓为帅,他不肯。六日后,桓得见起事者领袖,他对他们进行辱骂。起事者不杀他,只要他施以长揖,就可饶命不死。桓声色俱厉地说“:我恨不能亲手斩下你的首级,岂能因诱胁而折腰哉。”起事者见其不可屈,终把他杀了,这时只有四十八岁。后来起事者说:“张御史真铁汉,害之可惜。”桓的事迹向朝廷报告后,赠桓礼部尚书,谥忠洁。

  李黼字子威,颍人也。父李守中,曾任工部尚书,对诸子极严。黼富有孝心,尽力顺从父亲。

  黼初入国子监为国学生。泰定四年(1323)科举考试中明经一科,名列第一,授翰林修撰。致和元年(1328),黼代君王祭祀西岳。后改任河南行省检校官,迁升礼部主事,又拜为监察御史。黼提出三条意见:古今大祭,一年有四次,即春祠、夏筤、秋尝、冬..。而今太庙唯二祭,却经常拜神求佛,这不合礼,应据《礼经》办事。各省学校是教化重地,不当隶属于集贤院,宜由行省官员兼领。诸侯王每年赏赐都有定额,在分封和易代之际,往往陈请恩赐,而世系亲疏如何,都无成书可考。应模仿先代,修正皇帝族谱。但这些建议都未得到答复。

  后转江西行省郎中,入为国子监丞,升任宣文阁监书博士,兼经筵官,常向皇帝讲解至贤之道,不久中书命黼巡视河渠,黼视察后建议:“蔡河源自京西,宋朝因运输需要,平地作堤,今河底填淤,高出地面,秋汛一至,横溃为灾,故宜按旧道修浚。他日东河受阻,江淮北运财物,当由此分道达京,此万世之利也。”这一建议也未得答复。其后,朝廷决定内外官互调,于是授黼为江州路总管。

  至正十一年(1351)夏五月,河南农民起义,北据徐蔡,南陷蕲黄,驰骋数千里。并在长江北岸造船,准备南下。九江处于下游,乃江东、西咽喉之地,黼筑城挖壕,修械募兵,分守要害,并建议江西行省屯兵江北,挡住起义军进攻,俾得独拥大江之险,行省不听从。十二年正月九日,起义军渡江攻陷武昌,威顺王及地方官相继逃遁。起义军乘胜破瑞昌,右丞孛罗帖木儿正陈兵江上,闻义军来也逃走了,黼势孤立。

  此时黄梅县主簿也孙帖木儿愿与起义军战,黼与之誓盟,共抗义军。及义军至,一面急檄诸乡落聚木石于险塞处,以断义军归路;一面统兵出战。他身先士卒,冲锋陷阵。也孙帖木儿亦继进,义军败退六十里,损失两万余人。战后,黼又谓左右说:“义军在陆上打了败仗,必将由水路以舟接近我,若不防备,我们都活不成。”于是以长木数千,杪头装上铁锥,暗置于沿岸水中,是为七星桩,阻挡义军船只靠岸。恰好当时西南风急,义军舟数千,扬帆鼓噪而至。舟为铁锥所刺,进退无措。黼率将士发火翎箭射之,焚、溺死者无数,黼亦因功升为江西行省参政兼江州、南康等路军民都总管,有自行处置军政事务之权。

  其后义军声势大张,元朝守臣往往弃城逃遁。黼困守孤城,外无援兵。二月五日义军迫近城下,行省平章政事秃坚不花自北门遁。黼领兵登城,指挥坚守。义军焚西门,又转攻破东门而入。城破,黼与之巷战,高呼“杀我”“,毋杀百姓”,被刺堕马后,不屈而死,葬于九江东门外。

  朝廷得报告后,赠黼摅忠秉义效节功臣、资德大夫、淮南江北等处行中书省左丞、上护军,追封陇西郡公,谥忠文。诏立庙江州,赐额崇烈。

  李齐字公平,广平人。家贫,在江南教书,工于辞章。元统元年(1333)进士第一,历任河南淮西廉访司、高邮知府职,颇有政治声望。至正十年(1350),突有强人入府驿,取十二匹马去,齐亲自追杀,夺回马匹。十一年,州人秦观保造兵械,图谋不轨,亦为齐所擒诛。

  十三年,泰州白驹场亭民张士诚起事,攻破泰州。淮南行省遣齐招降,被拘。后士诚等自相残杀,始纵齐归。泰州一度重归朝廷控制,但起事群众有相当势力,再加上士诚的鼓动,杀参知政事赵琏,夺官库及富豪财产,进入得胜湖,攻下兴化县。行省以左丞亻契哲笃陪同宗王镇守高邮,使李齐出守甓社湖。

  夏五月二十九日,义军攻入城内,省宪官皆逃遁。齐急自甓社湖还高邮救城,城不可入。义军乃连兴化,接得胜湖,蔓延入宝应县。此时朝廷下诏,表示愿意赦免起事人等。诏至高邮,义军伪称“李知府来,我们愿受命”。行省急于求成,强求齐奉诏前往。实则士诚无降意,只想借往返交涉拖延时间,以修缮城郭而已,因此,下齐于狱中。官军得知此情,乃驱兵攻城。士诚呼齐使跪,齐拒之,说,“吾膝如铁,岂能为尔屈。”士诚怒,扌追碎其膝而使之歪倒。

  有人说,泰不华、李黼、李齐是大比中的三魁。泰没于海,黼陨于九江,齐死于高邮。彼等之死,皆可说不负所学也。

  褚不华字君实,隰州石楼人,性格沉默,有器度。自泰定初年,先后任中瑞司译史、海道副千户、嘉兴路治中、南台及西台监察御史、河西道廉访佥事、淮东副使。

  汝州与颍州农民举行起义,声势很大。不华巡视各郡,至淮安,极力策划抵抗义军防务,使义军受到重创。并请知枢密院老章,判官刘甲守韩信城,相犄角为声援。还向朝廷检举总兵及诸将临战观望之罪。朝廷录其功,升为廉访使,官阶中奉大夫。刘甲有智勇,屡战辄胜,义军称之为“刘铁头”,颇受不华信赖。总兵闻不华揭发自己,益愤嫉,令甲将兵转战他处,企图使不华失去声援。甲去后,韩信城失守,义军乃掘堑相连,立水寨围困官兵。后来,有朝廷方面的天长青军和普颜帖木耳统率的黄军相继哗变,义军挟之来攻。不华知形势紧急,退入哈剌章营。义军离去后,他才出来到杨村桥。没料到义军突然到来,杀廉访副使不达失里。不华带着残兵逃入淮安。这时该城之东、西、南三面皆义军,惟北门通沭阳。淮安的粮草仰沭阳供给。但是义军占据了赤鲤湖,截断了去沭阳的道路。义军欲取淮安孤城,将栅栏推进到南琐桥。不华与元帅张存义出大西门,恰好遇佥事忽都不花率兵冲义军栅栏,作拼死战斗,义军被迫北退二十余里。

  城中食粮断绝,元帅吴德王秀运粮万斛入河,竟为义军所掠,德王秀只身逃脱。此后义军与青军围攻淮安日急,总兵屯于五百里外的下邳,按兵不动。不华十余次遣兵告急,皆不听。城中饿者仆道上,一切草木螺蛤、鱼蛙、燕乌及革华皮鞍革詹、皮箱乃至废弓之筋皆食尽,后来甚至有人相食的惨况。留下的人多露处,撤屋为薪,街坊生长荆棘。力既尽,城陷,不华坚守西门,兵尽援绝,城陷被俘,为义军所杀。时至正十六年(1356)十月事也。

  不华守淮安五年,身经百战,对朝廷忠心耿耿,人们把他比作唐代的张巡。朝廷得报告,赠翰林学士承旨、荣禄大夫、柱国,追封卫国公,谥曰忠肃,赐钞两百锭以抚恤其家属。

  郭嘉字元礼,濮阳人。祖郭昂,父郭惠,都是有战功的武将。嘉胸怀大志,由国子考中泰定三年(1326)进士,先后任彰德路林州判官、翰林国史院编修官、广东道宣慰使司都元帅府经历、京畿漕运使司副使、监察御史等职。

  海盗兴起时,朝廷欲于浙东温州、台州及庆元三路建立水军万户来防御。议论纷纷,莫衷一是。乃提升嘉为礼部员外郎,使嘉驰至庆元,与江浙行省商议抗海盗事宜。嘉至庆元,先征地方父老之意,知其不便,始建议停办。

  朝廷为了绥靖辽东,乃授嘉为东宁路总管兼理后方士兵家属的农业生产和防御。屡有军事行动,需供粮饷。百姓苦于强制征购和转运粮食的困难,官吏也乘机敲诈勒索。嘉设法计民户口,分等负担,对百姓有利。朝廷有诏要求结聚民兵,嘉招集百姓数千,按万夫、千夫、百夫的编制组织民兵,各设长统之,进行军事训练。这支队伍号令统一,赏罚分明。在东方各郡中,唯嘉之辖地兵精粮足。

  至正十八年(1358),反元义军攻下上京辽阳,嘉率兵抵御。去城十五里,遇一支五百余人的队伍,自称官军,嘉怀疑他们是伪装之师,不久,他们脱下青衣,内穿红衣,实际是红巾军。嘉分兵两队夹攻之,俘义军数百,死者无数。但义军势力日益强大,嘉见孤城无援,乃集诸同僚议攻守之策,众皆失措。嘉决计将家中所有衣服财物犒赏民兵,以鼓舞士气。且说“:自我祖宗以来,对王室都有功勋,我现在尽忠朝廷,是分内之事。况身守此土,当置生死于度外,身外之物,又何足恤?”

  不久,义军至,围城数十里,且高呼:“我已得辽阳,何不出降!”嘉开西门迎战,众寡不敌,力战阵亡。朝廷闻知,赠崇化宣力效忠功臣、资善大夫、河南江北等处行省左丞、上护军,封太原郡公,谥忠烈。

  喜同,河西人。初为后宫卫士,因有才被选为承徽寺经历,再调南阳县达鲁花赤。两年后红巾军起,陷邓州,抵南阳。时南阳无城无守兵,喜同用计俘义军数人,从口供中得知大队人马将至,于是日夜亲督丁壮巡逻守备。有大司农钱木尔者,拥兵驻诸葛庵,遭义军袭击而死。义军乃乘胜进攻南阳,喜同见义军势威难敌,决心死守,并对家人说“:我们现在不能相互照顾了,宜各自逃生。我有守城之责,当以死报国。”南阳城中一片混乱,喜同鼓励兵丁与义军作殊死搏斗。义军知道喜同后无援军,进攻愈急。南阳城陷,喜同在突围中身被数创被俘,为义军所杀。妻邢氏,得知丈夫战死,乃率家僮数人出走,遇义军时拼死抵抗,亦被杀。一家死二十余人,朝廷追赠南阳路判官。

  卞琛,大名人。世代以农为业,早年游学京师,得补国子生。及母丧归家守孝、务农。

  至正十二年(1352),邻郡人民起义反元,迅速扩展到大名,琛与侄子小十及府吏李仲亨商议,组织丁壮数百人与义军对抗。因丁壮皆百姓,无弓矢戈矛等武器,只能以镰刀锄头及木棒与义军周旋。义军矢如雨集,琛众溃败,小十、仲亨死,琛被擒。义军钦佩琛之为人,告诉琛说:“你如顺从我们,便松绑,如不从,便杀死你。”琛唾骂说“:我国子生也。你们背叛朝廷,不忠不义,我宁可为忠义而死,不愿从叛逆而生。”琛骂义军不止,屡劝不听,最后被杀。

  颜瑜字德润,兖州曲阜人,是复圣公颜渊五十七代孙。因其品行道义优异被推举为邹及阳曲两县教谕。至正十八年(1358),田丰在山东起事,瑜携家逃避郓城。路上遇到义军,瑜说自己是东鲁书生,义军说:“你是书生,我们不杀你,可是要随我们去见主帅。”瑜骂道“:你们是贼,何来主帅?”义军怒,欲杀之,瑜无惧色。义军又欲使之写军旗上的字,瑜说:“你们是大元百姓,天下乱,你们不应朝廷召募当兵,今反而背叛朝廷,实不应该。我腕可断,也不能为你们写旗。”义军怒,以枪刺瑜,瑜至死骂不绝口,其妻、子亦皆为义军所杀。

  又有曹彦可,亳州人。适乡里中多目不识丁的农民起义。破亳城后,揭帛于竿,群劫彦可家,以刀斧迫使写旗。彦可唾之曰:“我儒生只知忠君孝父,宁可死,也不会为你们写旗。”义军愤怒,遂见害,时年已七十。彦可家素贫,又死于乱,死后是以草席裹尸下葬的。义军失败后,地方官府向上具报此情,中书省拨给安葬费若干,皇帝赐谥节愍。

  王士元字尧佐,恩州人。泰定四年(1327)进士,曾任棣州判官及磁州知州。时正值朝廷用兵之际,经常征派军饷,人民负担不了。士元努力为百姓减轻负担,以致受到军队将士们的凌辱和呵责,也不回避。后改任氵睿州知州,氵睿州靠近黄河,也曾经发生过反对元朝统治的战乱,城堞不完整,市井荒废。士元悒悒不得志,但处事仍不改其一贯认真负责的态度。

  至正十七年(1357),义军再攻氵睿州,州兵皆溃散,士元自己独坐堂上,对儿子致微说“,我是地方官,呆在这里不逃走,是我的职责所在。至于你,是可以离此逃生的。”其子不忍离去。不久,义军至,问是何人,士元叱曰:“我王知州也,强贼识我否?”并挥拳殴打义军,遂被杀死,其子亦死。

  杨朴字文素,河南人。早年以文学得推举为吏,官至滁州全椒县尹。滁州与庐江接界,庐江陷落后,滁人震恐。行省参政也先在滁指挥战争,但他不知兵,每天只是纵饮作乐而矣。及至暮,城门不锁,义军已入城纵火,也先才停杯逾城出走。杨朴自认为必死,乃先杀害自己的妻女,然后穿朝服坐堂上等死。义军至,欲使朴降服,朴指妻女尸体说“:我已自己杀害了我的家属,我现在正想死在我的官位上,你们还有什么可说的呢!”乃连连向义军脸上唾口沫,义军怒,捆朴,倒悬树上,尽割其肉至死。

  赵琏字伯器,赵宏伟的孙子。至治元年(1321)进士,授嵩州判官。后历任汴梁路祥符县尹、国子监助教、湖广行省左右司郎中、杭州路总管等职。

  杭州是东南一带复杂难治的郡,地大人多,地位较高的官多不称职。琏为人刚毅开朗,精力过人,僚吏莫不信服他的英明果断,有事不敢隐瞒。浙右百姓苦于徭役,百姓担任坊正里正的,莫不弄得家庭破产。朝廷知道此情况不能继续,便令行省召集八郡守商讨便民之法,琏提议,对属县坊正的负担收雇役钱;对里正的负担,则在赋中均摊后征收,百姓都认为此法甚好。有坏人率领同党持刀在市内强索金钱,市民只好按户征收给与,无人敢说不给。琏说:“此事不能继续!”乃遣兵卒乘其不备将他们逮捕斩首示众。次年召回朝拜为吏部侍郎。杭州人十分怀念,在他离任后将其政绩刻于碑上,以资表彰。

  琏先后迁任中书左司郎中、礼部尚书、户部参议中书省事、山北辽东道廉访使。当时河南农民起义军兴起,湖广、荆襄都失守,两淮也骚动不安,朝廷便分出河南一部分地区设立淮南江北行省于扬州,任琏为参知政事。琏正患水肿病,抱病登车至扬州赴任。既至,镇守淮安,后又移镇真州。

  当时,张士诚起兵于海滨,连下泰州、兴化,行省派兵征讨无效,乃命高邮知府李齐往招安,士诚因而请降,行省授士诚以民职,并要求士诚参加平叛以报效朝廷。行省为了就近控制士诚,遂令琏移镇泰州,琏乃催促士诚准备兵船来濠、泗,士诚疑惧不肯起程,后又窥知琏无准备,便又起来造朝廷的反。夜四鼓,纵火登城。琏忙执佩刀上马,与起义军展开巷战。义军包围了赵琏,并邀请琏至其船。琏质问他们:“你们罪在不赦,现在我们已经宽恕你们,不杀你们,还赐给你们名爵,朝廷有哪一点对不起你们,致使你们投降后又造反呢?你们弃信背叛天子,灭顶之灾已在眼前,我是执政大臣,岂能向你辈屈服?”于是仍驰骑奋击。起义军以槊撞琏坠地,欲将琏抬上他们的兵船。琏目真目大骂,便被杀。琏仆扬儿以身护琏,亦被杀。动乱平定后,州民收琏尸,归葬于真州。朝廷得知此情后,赐安葬费三百锭,还封其子赵锜为官。

  孙捴字自谦,曹州人。至正二年(1342)进士,授济宁路录事。张士诚在高邮起义时,或谓其有降意,朝廷择乌马儿为使,往招士诚,并用捴伴随。时捴在家,不知此事。中书藉口捴有集贤院待制之职,给以使用驿站的方便,捴勉强奉命到高邮,张士诚并不以礼相迎。捴等进入高邮城后,对士诚反复劝说,士诚肃敬地听着。等捴讲完话后,士诚便将他拘于他室,有时一日给一顿饭,有时隔日给一顿饭,还想劝捴投降,捴只是咒骂而已。士诚令其部下殴打捴,放肆凌辱捴,但捴一点也不惊恐。

  士诚移驻平江,捴与士诚部将张茂先商议后,派壮士浦四、许诚,将捴送来的驿传文书送交镇南王府,约镇南王定期派兵来收复高邮。事情败露后,士诚执捴讯问,捴骂声不绝,终为士诚所杀。后义军中有失节者时,经常自相讥刺说:“这难道是孙待制吗?”朝廷得知孙之事迹,赠翰林侍读学士、中奉大夫、护军,追封曹南郡公,谥忠烈,赐田三顷,抚恤其家属。

  石普字元周,徐州人。至正五年(1345)进士,授国史院编修官,后改任经正监经历。淮东淮西义军起事,朝廷方用兵之际,普一向以将略见称,同佥枢密院事董钥曾向朝廷推荐他的才能,恰好丞相脱脱讨伐徐州,便使石普从行。徐州平定后,论功行赏,迁升普为兵部主事。不久,又升为枢密院都事,随枢密院官守淮安。

  张士诚占据高邮,普向丞相面陈破张之策,且说:“高邮恃有大湖之险,多是低凹沼泽地,骑兵不能去,如给我三万步兵,保证能攻下高邮。高邮一平定,濠泗便容易攻破,我愿为先锋,以忠义号召天下。”丞相认为他有壮志,命他担任山东民兵万户府事,招民兵万人随行。但这时汝中柏正当权,暗中破坏,将石普带的士兵减少一半。原先是同意石普自己可以相机做某些决定,但在动身时却又规定他要听淮南行省的节制。

  石普的部队到达范水寨时,太阳已偏西,石普便下令部队开饭,深夜三刻,石普下令部队秘密转移到宝应,而军营中的更鼓伪装得像平时一样。部队到达宝应后,便立即下令登城,把旗帜插在城上,起义军的守军大惊溃散,石普便出榜安民,收回了宝应。诸将妒嫉石普立功,便水陆争进,乘胜拔十余寨,斩起义军数百。将抵高邮城时,石普分兵三路:一趋城东,准备水战;一为奇兵,以断后路;石普自带一路攻北门。义军不能支,退回城内。石普身先士卒,追击义军,并纵火烧城门。义军恐惧,谋弃城走。但这时朝廷的援军取观望态度,按兵不动;而且忌妒石普。总兵者派蒙古军千骑,突然出现在石普军队前面以夺取先入高邮之功。守城义军誓死抵抗,蒙古军胆怯后退,石普极力阻止他们,阻止不住,遭义军反击,大多坠入水中。

  石普军溃散,义军乃乘机进击,石普率残兵抵抗,血战良久,仗剑大呼曰“:大丈夫当为国死,敢有不前进者,斩!”乃直入义军阵地,从者仅三十人。至傍晚,援军不至,受伤坠马,复步战数合。义军有谓“:此必头目,不可使逃走,要捉活的。”石普叱曰“:死贼奴,我即石都事,何云头目!”时右臂中枪,犹握枪力战,与从者皆战死。

  杨乘字文载,滨州渤海人。至正初年,为介休县县令。当时闹饥荒,百姓举义反对官府。乘立法招安,使其有自新之路。百姓抛弃兵器,愿为良民。其后,累官至江浙行省左右司员外郎,因漕运粮船被海寇抢劫而免官,寓居松江。

  张士诚入平江,其部下郭良弼、董绶推荐乘于士诚,士诚遣张经去招降乘,乘说“:良弼与绶都是名臣,今皆叛朝廷,反来招我,大概是想我帮他们实现他们的邪恶意图!”又责问张经平日读书如何,经低头不能回答。乘乃与客痛饮,终日不言。客问曰:“今后做何打算?”乘回答“:乘以一小吏致身显官,有死而已,还往何处去!”张经见状更急于促使乘启程,乘整理衣冠自杀而死,时年六十四岁。



上一篇:伯颜不花的斤
下一篇:李伯温
相关评论
精彩推荐
阅读排行
淘宝网
图说巴巴 © 2016-2017    甘公网安备 62112602000021号  陇ICP备160010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