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元史

张桓

元史·列传·卷八十一

 

  张桓,字彦威,真定藁城人。父张木,曾任汝宁知府,全家便徙居汝宁。桓是国子生,受命在滑州府任白马县县丞。调入朝中任中书省属官,并被提升为国子典簿。后又离京任陕西行台监察御史。因进谏有违皇帝的旨意,乃去职。

  不久,汝宁发生动乱,桓避处确山。反抗朝廷的起事者久知桓名,敦请桓为帅,他不肯。六日后,桓得见起事者领袖,他对他们进行辱骂。起事者不杀他,只要他施以长揖,就可饶命不死。桓声色俱厉地说“:我恨不能亲手斩下你的首级,岂能因诱胁而折腰哉。”起事者见其不可屈,终把他杀了,这时只有四十八岁。后来起事者说:“张御史真铁汉,害之可惜。”桓的事迹向朝廷报告后,赠桓礼部尚书,谥忠洁。

  李黼字子威,颍人也。父李守中,曾任工部尚书,对诸子极严。黼富有孝心,尽力顺从父亲。

  黼初入国子监为国学生。泰定四年(1323)科举考试中明经一科,名列第一,授翰林修撰。致和元年(1328),黼代君王祭祀西岳。后改任河南行省检校官,迁升礼部主事,又拜为监察御史。黼提出三条意见:古今大祭,一年有四次,即春祠、夏筤、秋尝、冬..。而今太庙唯二祭,却经常拜神求佛,这不合礼,应据《礼经》办事。各省学校是教化重地,不当隶属于集贤院,宜由行省官员兼领。诸侯王每年赏赐都有定额,在分封和易代之际,往往陈请恩赐,而世系亲疏如何,都无成书可考。应模仿先代,修正皇帝族谱。但这些建议都未得到答复。

  后转江西行省郎中,入为国子监丞,升任宣文阁监书博士,兼经筵官,常向皇帝讲解至贤之道,不久中书命黼巡视河渠,黼视察后建议:“蔡河源自京西,宋朝因运输需要,平地作堤,今河底填淤,高出地面,秋汛一至,横溃为灾,故宜按旧道修浚。他日东河受阻,江淮北运财物,当由此分道达京,此万世之利也。”这一建议也未得答复。其后,朝廷决定内外官互调,于是授黼为江州路总管。

  至正十一年(1351)夏五月,河南农民起义,北据徐蔡,南陷蕲黄,驰骋数千里。并在长江北岸造船,准备南下。九江处于下游,乃江东、西咽喉之地,黼筑城挖壕,修械募兵,分守要害,并建议江西行省屯兵江北,挡住起义军进攻,俾得独拥大江之险,行省不听从。十二年正月九日,起义军渡江攻陷武昌,威顺王及地方官相继逃遁。起义军乘胜破瑞昌,右丞孛罗帖木儿正陈兵江上,闻义军来也逃走了,黼势孤立。

  此时黄梅县主簿也孙帖木儿愿与起义军战,黼与之誓盟,共抗义军。及义军至,一面急檄诸乡落聚木石于险塞处,以断义军归路;一面统兵出战。他身先士卒,冲锋陷阵。也孙帖木儿亦继进,义军败退六十里,损失两万余人。战后,黼又谓左右说:“义军在陆上打了败仗,必将由水路以舟接近我,若不防备,我们都活不成。”于是以长木数千,杪头装上铁锥,暗置于沿岸水中,是为七星桩,阻挡义军船只靠岸。恰好当时西南风急,义军舟数千,扬帆鼓噪而至。舟为铁锥所刺,进退无措。黼率将士发火翎箭射之,焚、溺死者无数,黼亦因功升为江西行省参政兼江州、南康等路军民都总管,有自行处置军政事务之权。

  其后义军声势大张,元朝守臣往往弃城逃遁。黼困守孤城,外无援兵。二月五日义军迫近城下,行省平章政事秃坚不花自北门遁。黼领兵登城,指挥坚守。义军焚西门,又转攻破东门而入。城破,黼与之巷战,高呼“杀我”“,毋杀百姓”,被刺堕马后,不屈而死,葬于九江东门外。

  朝廷得报告后,赠黼摅忠秉义效节功臣、资德大夫、淮南江北等处行中书省左丞、上护军,追封陇西郡公,谥忠文。诏立庙江州,赐额崇烈。

  李齐字公平,广平人。家贫,在江南教书,工于辞章。元统元年(1333)进士第一,历任河南淮西廉访司、高邮知府职,颇有政治声望。至正十年(1350),突有强人入府驿,取十二匹马去,齐亲自追杀,夺回马匹。十一年,州人秦观保造兵械,图谋不轨,亦为齐所擒诛。

  十三年,泰州白驹场亭民张士诚起事,攻破泰州。淮南行省遣齐招降,被拘。后士诚等自相残杀,始纵齐归。泰州一度重归朝廷控制,但起事群众有相当势力,再加上士诚的鼓动,杀参知政事赵琏,夺官库及富豪财产,进入得胜湖,攻下兴化县。行省以左丞亻契哲笃陪同宗王镇守高邮,使李齐出守甓社湖。

  夏五月二十九日,义军攻入城内,省宪官皆逃遁。齐急自甓社湖还高邮救城,城不可入。义军乃连兴化,接得胜湖,蔓延入宝应县。此时朝廷下诏,表示愿意赦免起事人等。诏至高邮,义军伪称“李知府来,我们愿受命”。行省急于求成,强求齐奉诏前往。实则士诚无降意,只想借往返交涉拖延时间,以修缮城郭而已,因此,下齐于狱中。官军得知此情,乃驱兵攻城。士诚呼齐使跪,齐拒之,说,“吾膝如铁,岂能为尔屈。”士诚怒,扌追碎其膝而使之歪倒。

  有人说,泰不华、李黼、李齐是大比中的三魁。泰没于海,黼陨于九江,齐死于高邮。彼等之死,皆可说不负所学也。

  褚不华字君实,隰州石楼人,性格沉默,有器度。自泰定初年,先后任中瑞司译史、海道副千户、嘉兴路治中、南台及西台监察御史、河西道廉访佥事、淮东副使。

  汝州与颍州农民举行起义,声势很大。不华巡视各郡,至淮安,极力策划抵抗义军防务,使义军受到重创。并请知枢密院老章,判官刘甲守韩信城,相犄角为声援。还向朝廷检举总兵及诸将临战观望之罪。朝廷录其功,升为廉访使,官阶中奉大夫。刘甲有智勇,屡战辄胜,义军称之为“刘铁头”,颇受不华信赖。总兵闻不华揭发自己,益愤嫉,令甲将兵转战他处,企图使不华失去声援。甲去后,韩信城失守,义军乃掘堑相连,立水寨围困官兵。后来,有朝廷方面的天长青军和普颜帖木耳统率的黄军相继哗变,义军挟之来攻。不华知形势紧急,退入哈剌章营。义军离去后,他才出来到杨村桥。没料到义军突然到来,杀廉访副使不达失里。不华带着残兵逃入淮安。这时该城之东、西、南三面皆义军,惟北门通沭阳。淮安的粮草仰沭阳供给。但是义军占据了赤鲤湖,截断了去沭阳的道路。义军欲取淮安孤城,将栅栏推进到南琐桥。不华与元帅张存义出大西门,恰好遇佥事忽都不花率兵冲义军栅栏,作拼死战斗,义军被迫北退二十余里。

  城中食粮断绝,元帅吴德王秀运粮万斛入河,竟为义军所掠,德王秀只身逃脱。此后义军与青军围攻淮安日急,总兵屯于五百里外的下邳,按兵不动。不华十余次遣兵告急,皆不听。城中饿者仆道上,一切草木螺蛤、鱼蛙、燕乌及革华皮鞍革詹、皮箱乃至废弓之筋皆食尽,后来甚至有人相食的惨况。留下的人多露处,撤屋为薪,街坊生长荆棘。力既尽,城陷,不华坚守西门,兵尽援绝,城陷被俘,为义军所杀。时至正十六年(1356)十月事也。

  不华守淮安五年,身经百战,对朝廷忠心耿耿,人们把他比作唐代的张巡。朝廷得报告,赠翰林学士承旨、荣禄大夫、柱国,追封卫国公,谥曰忠肃,赐钞两百锭以抚恤其家属。

  郭嘉字元礼,濮阳人。祖郭昂,父郭惠,都是有战功的武将。嘉胸怀大志,由国子考中泰定三年(1326)进士,先后任彰德路林州判官、翰林国史院编修官、广东道宣慰使司都元帅府经历、京畿漕运使司副使、监察御史等职。

  海盗兴起时,朝廷欲于浙东温州、台州及庆元三路建立水军万户来防御。议论纷纷,莫衷一是。乃提升嘉为礼部员外郎,使嘉驰至庆元,与江浙行省商议抗海盗事宜。嘉至庆元,先征地方父老之意,知其不便,始建议停办。

  朝廷为了绥靖辽东,乃授嘉为东宁路总管兼理后方士兵家属的农业生产和防御。屡有军事行动,需供粮饷。百姓苦于强制征购和转运粮食的困难,官吏也乘机敲诈勒索。嘉设法计民户口,分等负担,对百姓有利。朝廷有诏要求结聚民兵,嘉招集百姓数千,按万夫、千夫、百夫的编制组织民兵,各设长统之,进行军事训练。这支队伍号令统一,赏罚分明。在东方各郡中,唯嘉之辖地兵精粮足。

  至正十八年(1358),反元义军攻下上京辽阳,嘉率兵抵御。去城十五里,遇一支五百余人的队伍,自称官军,嘉怀疑他们是伪装之师,不久,他们脱下青衣,内穿红衣,实际是红巾军。嘉分兵两队夹攻之,俘义军数百,死者无数。但义军势力日益强大,嘉见孤城无援,乃集诸同僚议攻守之策,众皆失措。嘉决计将家中所有衣服财物犒赏民兵,以鼓舞士气。且说“:自我祖宗以来,对王室都有功勋,我现在尽忠朝廷,是分内之事。况身守此土,当置生死于度外,身外之物,又何足恤?”


上一篇:伯颜不花的斤
下一篇:李伯温
推荐
阅读排行
百度 淘宝网 同程旅行 京东商城 瓷器
联系本站  图说巴巴  甘公网安62112602000021号  陇ICP备16001066号  ALEX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