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新唐书

于王二杜范

新唐书·列传·卷九十七

  于王二杜范

  于頔,字允元,后周太师谨七世孙。廕补千牛,调华阴尉,累劳迁侍御史。为 吐蕃计会使,有专对材。擢长安令、驾部郎中。

  出为湖州刺史。部有湖陂,异时溉田三千顷,久廞废,頔行县,命脩复堤阏, 岁获粳稻蒲鱼无虑万计。州地庳薄,葬者不掩柩,頔为坎,瘗枯骨千余,人赖以安。

  未几,改苏州。罢淫祠,浚沟浍,端路衢,为政有绩。然暴横少恩,杖前部尉 以逞憾,观察使王纬以闻,德宗不省。俄迁大理卿,为陕虢观察使,慢言谢纬曰: “始足下劾我,三进官矣!”益自肆。峻罚苛惩,官吏惴恐,皆重足一迹。参军事 姚岘不胜虐,自沉于河。

  贞元十四年,拜山南东道节度使。是时,吴少诚叛,頔率兵自唐州战吴房朗山, 取之,禽其将李璨,又胜之濯神沟。于是请升襄州为大都督府,广募战士,储良械, 扌间然有专汉南意,所牾者类治军法。帝晚务姑息,頔所奏建,无不开允。公敛私 输,持下益急,而慢于奉上。诬劾邓州刺史元洪,朝廷重违,为流端州,命中人护 送至枣阳。頔遣兵劫洪还,拘之,表责洪太重,改吉州长史,遣使厚谕乃已。尝怒 判官薛正伦,奏贬陕州长史,比诏下,頔中悔,奏复署旧职。正伦死,以兵围其居, 强使孽子与婚。昵吏高洪,纵使剥下,别将陈仪不胜忿,刺杀洪,一府惊溃。累迁 检校尚书左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封燕国公。俄擅以兵取邓州,天子未始谁何。 初,襄有髹器,天下以为法。至頔骄蹇,故方帅不法者号“襄样节度”。

  宪宗立,权纲自出,頔稍惧,愿以子尚主,帝许之。遂入朝,拜司空、同中书 门下平章事。请准杜佑,月三奉朝,诏可。

  时宦者梁守谦幸于帝,颇用事。有梁正言者,与頔子敏善,敏因正言厚赂守谦, 求頔出镇。久不报,敏怒其绐,责所馈,诱正言家奴支解之,弃溷中。家童上变, 诏捕頔吏沈壁及它奴送御史狱,命中丞薛存诚、刑部侍郎王播、大理卿武少仪杂问 之。頔与诸子素服待罪建福门,门史不内,屏营负墙立,更遣人上章,有司拒不闻。 翌日复往,宰相谕使还第。贬为恩王傅,子敏窜雷州,至商山,赐死。次子季友夺 二官,正及方免官。流壁封州,正言诛死。

  久之,拜户部尚书。帝讨蔡,頔献家财以助国,帝却之。又坐季友居丧荒宴, 削金紫光禄大夫。帝初欲頔告老,宰相李逢吉谓得谢乃优礼,非所以示责。明年, 乃致仕。宰司将以太子少保官之,帝改署宾客。郁郁不得意卒,赠太保,太常谥曰 厉。

  頔尝制《顺圣乐舞》献诸朝。又教女伎为八佾,声态雄侈,号《孙吴顺圣乐》 云。

  季友尚宪宗永昌公主,拜驸马都尉。从穆宗猎苑中,求改頔谥,会徐泗节度使 李愬亦为请,更赐谥曰思。尚书右丞张正甫封还诏书,右补阙高釴、博士王彦威持 不可,谓:“頔文吏,倔强犯命,擅军襄、邓,欲胁制朝廷;杀不辜,留制囚,遮 使者,僭正乐。势迫而朝,非其宿心,得全腰领而殁,犹以为幸,不宜更谥。”帝 不从。

  方,长庆时以勋家子通豪侠,欲事河朔,以策干宰相元稹。而李逢吉党谋倾执 政,乃告稹结客刺裴度,事下有司,验无状,方坐诛。

  王智兴,字匡谏,怀州温人。少骁锐,为徐州牙兵,事刺史李洧。洧弃李纳, 挈州自归。纳怒,急攻洧。智兴能驶步,奉表,不数日至京师告急,德宗出朔方军 五千击纳,解去,自是为徐特将。

  讨吴元济也。李师道谋挠王师,数侵徐救蔡。节度使李愿遣智兴率步骑拒贼。 其将王朝晏方攻沛,智兴逆击,败之,朝晏脱身保沂州。进破姚海兵五万于丰北, 获美妾三人,智兴曰:“军中有女子,安得不败?”即斩以徇。朝晏自沂以轻兵袭 沛,夜战狄丘,复破之。累迁侍御史。

  元和十三年,伐师道,智兴以步骑八千次胡陵,与忠武军会,以骑畀其子晏平、 晏宰为先锋,自率军继之。坏河桥,收黄队,攻金乡,拔鱼台,俘斩万计。贼平, 进御史中丞。明年,召还,为沂州刺史。

  长庆初,河朔用兵,加检校左散骑常侍,充武宁军副使、河北行营诸军都知兵 马使,帅兵三千度河。属朝廷用崔群为武宁节度使,群畏智兴难制,密请追还京师, 未报。会赦王廷凑,诸节度班师。智兴还,群遣寮属迎之,令士季甲而入。智兴心 不悦,因勒兵斩关入,杀异己者十余辈,然后谒群谢曰:“此军情也!”群乃治装 去,智兴以兵卫送还朝;至埇桥,掠盐铁院及贡物,劫商旅,逐濠州刺史侯弘度。 朝廷甫罢兵,不能讨,即诏检校工部尚书,充本军节度使。智兴由是揫索财赂,交 权幸以贾虚名,用度不足,始税泗口以佐军须。

  李騕攻宋州,智兴悉锐师出宋西鄙,破之漳口。騕平,加检校尚书左仆射。李 同捷以沧德叛,智兴请悉师三万赍五月粮讨贼,诏拜检校司徒、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沧德行营招抚使。既战,降其将十辈、锐士三千,遂拔棣州。诸将闻,战愈力,遂 有功。入朝,燕麟德殿,赐予备厚。册拜太傅,封雁门郡王,进兼侍中。改忠武、 河中、宣武三节度。卒,年七十九,赠太尉。

  子九人,晏平、宰知名。

  晏平幼从父军,以讨同捷功,检校右散骑常侍、朔方灵盐节度使。父丧,擅取 马四百、兵械七千自卫归洛阳。御史劾之,有诏流康州,不即行,阴求援于河北三 镇。三镇表其困,改抚州司马。给事中韦温、薛廷老、卢弘宣等还诏不敢下,改永 州司户参军。温固执,文宗谕而止。

  晏宰,后去“晏”,独名宰。少拳果,长隶神策军。甘露之变,以功兼御史大 夫,为光州刺史。有美政,观察使段文昌荐之朝,除盐州刺史。持法严,人不甚便。 累擢邠宁庆节度使。回鹘平,徙忠武军。

  讨刘稹也,诏宰以兵出魏博,趋磁州。当是时,何弘敬阴首鼠,闻宰至,大惧, 即引军济漳水。宰相李德裕建言:“河阳兵寡,以忠武为援,既以捍洛,则并制魏 博。”遂诏宰以兵五千椎锋,兼统河阳行营。进取天井关,贼党离沮。德裕以宰乘 破竹势不遂取泽州,以其子晏实守磁,为顾望计,帝有诏切责。宰惧,急攻陵川, 破贼石会关,进攻泽州。其将郭谊杀稹降。宰传稹首京师,遂节度太原。

  宣宗初,入朝,厚结权幸求宰相,周墀劾之,乃还军。吐蕃引党项、回鹘寇河 西,诏统代北诸军进击。以疾不任事,徙河阳。罢为太子少保,分司东都。进少傅, 卒。

  晏实幼机警,智兴自养之,故名与诸父齿。稹平,擢淄州刺史,终天雄节度使。

  杜兼,字处弘,中书令正伦五世孙。初,正伦无子,故以兄子志静为后。父廙, 为郑州录事参事军事。安禄山乱,逃去,贼索之急,宋州刺史李岑以兵迎之,为追 骑所害。兼尚幼,逃入终南山。伯父存介为贼执,临刑,兼号呼愿为奴以赎,遂皆 免。

  建中初,进士高第,徐泗节度使张建封表置其府。积劳为濠州刺史。性浮险, 尚豪侈。德宗既厌兵,大抵刺史重代易,至历年不徙。兼探帝意,谋自固,即脩武 备,募占劲兵三千。帝以为才,遂横恣。僚官韦赏、陆楚皆闻家子,有美誉,论事 忤兼,诬劾以罪。帝遣中人至,兼廷劳毕,出诏执赏等杀之,二人无罪死,众莫不 冤。又妄系令狐运而陷李籓,欲杀之,不克。

  元和初,入为刑部郎中,改苏州刺史。比行,上书言李锜必反,留为吏部郎中。 寻擢河南尹。杜佑素善兼,终始倚为助力。所至大杀戮,裒蓺财赀,极耆欲。适幸 其时,未尝败。卒,年七十。家聚书至万卷,署其末,以坠鬻为不孝,戒子孙云。

  从弟羔,贞元初及进士第,有至性。父死河北,母更兵乱,不知所之,羔忧号 终日。及兼为泽潞判官,鞫狱,有媪辨对不凡,乃羔母,因得奉养。而不知父墓区 处,昼夜哀恸;它日舍佛祠,观柱间有文字,乃其父临死记墓所在。羔奔往,亦有 耆老识其垅,因是乃得葬。元和中,为万年令,时许季同为长安令,京兆尹元义方 责租赋不时,系二县吏,将罪之。羔等辩列尤苦,尹不为纵。羔乃谒宰相,请移散 官。宪宗遣中使问状,具对府政苛细,力不堪奉。诏皆免官,夺尹三月俸。议者以 羔为直。未几,授户部郎中,后历振武节度使,以工部尚书致仕。卒,赠尚书右仆 射,谥曰敬。

  子中立,字无为,以门廕历太子通事舍人。开成初,文宗欲以真源、临真二公 主降士族,谓宰相曰:“民间脩婚姻,不计官品而上阀阅。我家二百年天子,顾不 及崔、卢耶?”诏宗正卿取世家子以闻。中立及校书郎卫洙得召见禁中,拜著作郎。 月中,迁光禄少卿、驸马都尉,尚真源长公主。

  中立数求自试,愦愦不乐,因言:“朝廷法令备具,吾若不任事,何赖贵戚挠 天下法耶?”帝闻异之,转太仆、卫尉二少卿,历左右金吾大将军。京师恶少优戏 道中,具驺唱呵卫,自谓“卢言京兆”,驱放自如。中立部从吏捕系,立箠死。迁 司农卿。绳吏急,反为中伤,左徙庆王傅。

  久之,复拜司农卿,入谢,帝曰:“卿用法深,信乎?”答曰:“毂下百司养 名不肯事,如司农尤丛剧。陛下无遽信流言,假臣数月,事可济。”帝许之。初, 度支度六宫飧钱移司农,司农季一出付吏,大吏尽举所给于人,权其子钱以给之, 既不以时,黄门来督责慢骂。中立取钱纳帑舍,率五日一出,吏不得为奸,后遂以 为法。加检校右散骑常侍。

  京兆尹缺,宣宗将用之,宰相以年少,欲历试其能,更出为义武节度使。旧傜 车三千乘,岁輓盐海濒,民苦之。中立置“飞雪将”数百人,具舟以载,自是民不 劳,军食足矣。大中十二年,大水泛徐、兗、青、郓,而沧地积卑,中立自按行, 引御水入之毛河,东注海,州无水灾。卒,年四十八,赠工部尚书。

  中立居官精明,吏下寒栗畏伏。中虽坐累免,及复用,亦不为宽假,其天资所 长云。

  杜亚,字次公,自云本京兆人。肃宗在灵武,上书论当世事,擢校书郎。杜鸿 渐节度河西,奏署幕府。入朝,历吏部员外郎。鸿渐为山南、剑南副元帅,亚与杨 炎并为判官。再迁谏议大夫。

  亚自以当衡柄,悒悒不悦。李栖筠风望高,时谓当宰相,故亚厚结纳。元载得 罪,亚与刘晏等劾治。载死,迁给事中。常衮恶之,出为江西观察使。德宗立,召 还。亚意必任台宰,倍道进。与人语,皆天下大政。或以事祈谒,辄相然可。帝知, 不悦也。既又建奏疏阔,不称旨,罢为陕虢观察兼转运使。徙河中。刘晏抵罪,贬 睦州刺史。

  兴元初,入迁刑部侍郎,又拜淮西节度使。至则治漕渠,引湖陂,筑防庸,入 之渠中,以通大舟,夹堤高卬,田因得溉灌。疏启道衢,彻壅通堙,人皆悦赖。然 承陈少游后,裒率烦重,用度无艺,人冀有所矫革,而亚雅意丞弼,厌外官,往往 不亲事,日夜召宾客言噱流连。方春,南民为竞度戏,亚欲轻驶,乃髹船底,使篙 人衣油彩衣,没水不濡,观沼华邃,费皆千万。陇西李衡在坐,曰:“使桀、纣为 之,不是过也!”既泛九曲池,曳绣为帆,诧曰:“要当称是林沼。”衡曰:“未 有锦缆,云何?”亚大惭。自是府财耗竭。

  贞元中,罢归。宰相窦参惮其宿望,以检校吏部尚书留守东都。病风痹且废, 犹欲固宠,奏垦苑中为营田,可减度支岁禀。诏许之。先是,苑地可耕者,皆留司 中人及屯士占假。亚计窘,更举军帑钱与甸人,至秋取菽粟偿息输军中,贫不能偿 者发囷窖略尽,流亡过半。又赂中人求兼河南尹。帝审其妄,使礼部尚书董晋代之, 赐亚还。病不能谒。卒,年七十四,赠太子少傅,谥曰肃。

  范传正,字西老,邓州顺阳人。父惀,为户部员外郎,与赵郡李华善,有当世 名。传正举进士、宏辞,皆高第,授集贤殿校书郎。历歙、湖、苏三州刺史,有殊 政,进拜宣歙观察使。代还,坐治第过制,宪宗薄不用,改光禄卿。以风痹卒,赠 左散骑常侍。

  传正好古,性精悍,初自整饬。宦益达,用度益奢侈,倾赀货市权贵欢,私公 府如家帑,亦幸素有名,得不败云。



上一篇:裴度
下一篇:李乌王杨曹高刘石
百度 淘宝网 同程旅行 京东商城 瓷器

声明:本站内容多半来自网络或用户上传,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立即删除!联系本站  

  甘公网安62112602000021号  陇ICP备160010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