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新唐书

李常赵崔齐卢

新唐书·列传·卷七十五

  李常赵崔齐卢

  李揆,字端卿,系出陇西,为冠族,去客荥阳。祖玄道,为文学馆学士。父成 裕,秘书监。揆性警敏,善文章。开元末,擢进士第,补陈留尉。献书阙下,试中 书,迁右拾遗,再转起居郎,知宗子表疏,以考功郎中知制诰。扈狩剑南,拜中书 舍人。

  乾元二年,宗室请上皇后号曰“翊圣”。肃宗问揆,对曰:“前代后妃,终则 有谥,景龙不君,韦氏专恣,乃称翊圣。今陛下动遵典礼,奈何踵其乱哉?”帝惊 曰:“几误我家事。”遂止。后即张氏,有子数岁,欲立为太子,而帝意未决。时 代宗以封成王,帝从容语揆曰:“成王长,有功,将定太子,卿意谓何?”揆曰: “陛下此言,社稷福也。”因再拜贺。帝曰:“朕计决矣。”

  俄兼礼部侍郎。揆病取士不考实,徒露搜索禁所挟,而迂学陋生,葄枕图史, 且不能自措于词。乃大陈书廷中,进诸儒约曰:“上选士,第务得才,可尽所欲言。” 由是人人称美。未卒事,拜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修国史,封姑臧县伯。 揆美风仪,善奏对,帝叹曰:“卿门地、人物、文学皆当世第一,信朝廷羽仪乎!” 故时称三绝。于是京师多盗,至骖衢杀人,尸沟中,吏褫气。李辅国方横,请选羽 林骑五百,备徼捕。揆曰:“汉以南、北军相统摄,故周勃因南军入北军,以安刘 氏。本朝置南、北衙,文武区别,更相检伺。今以羽林代金吾,忽有非常,何以制 之!”辅国议格。

  揆决事明当,然锐于进,且近名。兄楷,有时称,滞冗官不得迁。吕諲政事出 揆远甚,以故宰相镇荆南,治声尤高。揆惧复用,遣吏至諲所,构抉过失,諲密诉 诸朝。帝怒,贬揆袁州长史。不三日,以楷为司门员外郎。揆累年乃徙歙州刺史。

  初,苗晋卿数荐元载,揆轻载地寒,谓晋卿曰:“龙章凤姿士不见用,麞头鼠 目子乃求官邪?”载闻,衔之。及秉政,奏揆试秘书监,江淮养疾。家百口,贫无 禄,丐食取给,牧守稍厌慁,则去之,流落凡十六年。载诛,始拜睦州刺史。入为 国子祭酒、礼部尚书。

  德宗幸山南,揆素为卢杞所恶,用为入蕃会盟使,拜尚书左仆射。揆辞老,恐 死道路,不能达命,帝恻然。杞曰:“和戎者,当练朝廷事,非揆不可。异时年少 揆者不敢辞。”揆至蕃,酋长曰:“闻唐有第一人李揆,公是否?”揆畏留,因绐 之曰:“彼李揆,安肯来邪?”还。卒凤州,年七十四,赠司空,谥曰恭。

  常衮,京兆人,天宝末,及进士第。性狷洁,不妄交游。由太子正字,累为中 书舍人。文采赡蔚,长于应用,誉重一时。鱼朝恩赖宠,兼判国子监。衮奏:“成 均之任,当用名儒,不宜以宦臣领职。”始,回纥有战功者,得留京师,虏性易骄, 后乃创邸第、佛祠,或伏甲其间,数出中渭桥,与军人格斗,夺含光门鱼契走城外。 衮建言:“今西蕃盘桓境上,数入寇,若相连结,以乘无备,其变不细,请早图之。” 又天子诞日,诸道争以侈丽奉献,不则为老子、浮屠解祷事。衮以为:“汉文帝还 千里马不用,晋武帝焚雉头裘,宋高祖碎琥珀枕,是三主者,非有聪明大圣以致治 安,谨身率下而已。今诸道馈献,皆淫侈不急,而节度使、刺史非能男耕而女织者, 类出于民,是敛怨以媚上也,请皆还之。今军旅未宁,王畿户口十不一在,而诸祠 寺写经造像,焚币埋玉,所以赏赉若比丘、道士、巫祝之流,岁巨万计。陛下若以 易刍粟,减贫民之赋,天下之福岂有量哉!”代宗嘉纳。迁礼部侍郎。时宦者刘忠 翼权震中外,泾原节度使马璘为帝宠任,有所干请,衮皆拒却。

  元载死,拜门下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弘文、崇文馆大学士,与杨绾同执 政。绾长厚通可,而衮苛细,以清俭自贤。帝内重绾而颛任之,礼遇信爱,衮弗及 也,每所恨忌。会绾卒,衮始当国。

  先是,百官俸寡狭,议增给之。时韩滉使度支,与衮皆任情轻重。滉恶国子司 业张参,衮恶太子少詹事赵槊,皆少给之。太子文学为洗马副,衮姻家任文学者, 其给乃在洗马上。其骋私崇怨类此。故事,日出内厨食赐宰相家,可十人具,衮奏 罢之。又将让堂封,它宰相不从,乃止。政事堂北门,异时宰相过舍人院咨逮政事, 至衮乃塞之,以示尊大。惩元载败,窒卖官之路,然一切以公议格之,非文词者皆 摈不用,故世谓之“濌伯”,以其濌々无贤不肖之辨云。

  衮为相,散官才朝议,而无封爵,郭子仪言于帝,遂加银青光禄大夫,封河内 郡公。德宗即位,衮奏贬崔祐甫为河南少尹。帝怒,使与祐甫换秩,再贬潮州刺史。

  建中初,杨炎辅政,起为福建观察使。始,闽人未知学,衮至,为设乡校,使 作为文章,亲加讲导,与为客主钧礼,观游燕飨与焉,由是俗一变,岁贡士与内州 等。卒于官,年五十五,赠尚书左仆射。其后闽人春秋配享衮于学官云。

  赵憬,字退翁,渭州陇西人。曾祖仁本,仕为吏部侍郎、同东西台三品。憬志 行峻洁,不自炫贾。宝应中,方营泰、建二陵,用度广,又吐蕃盗边,天下荐饥, 憬褐衣上疏,请杀礼从俭,士林叹美。试江夏尉,佐诸使府,进太子舍人。母丧免, 有芝生壤树。建中初,擢水部员外郎。湖南观察使李承表憬自副。承卒,遂代之。 召还,阖门不与人交。李泌荐之,对殿中,占奏明辩,通古今,德宗钦悦,拜给事 中。

  贞元中,咸安公主降回纥,诏关播为使,而憬以御史中丞副之。异时使者多私 赍,以市马规利入,独憬不然。使未还,尚书左丞缺,帝曰:“赵憬堪此。”遂以 命之。考功岁终,请如至德故事课殿最,憬自言荐果州刺史韦证,以贪败,请降考。 校考使刘滋谓憬知过,更以考升。

  窦参当国,欲抑为刺史,帝不许。参罢,进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与 陆贽同辅政。贽于裁决少所让,又徙憬门下侍郎,繇是不平。自以不任职,数称疾。 时杜黄裳遭奄人谗诋,穆赞、韦武、李宣、卢云等为裴延龄构摈,势危甚,憬救护 申解,皆得免。初,贽约共执退延龄,既对,贽极言其奸,帝色变,憬不为助,遂 罢贽,乃始当国。

  憬精治道,常以国本在选贤、节用、薄赋敛、宽刑罚,恳恳为天子言之。又陈 前世损益、当时之变,献《审官六议》。一议相臣,曰:“中外知其贤者用之,能 者任之,责材之备,为不可得。”二议庶官,曰:“臣尝谓拔十得五,贤愚犹半。 陛下曰:‘何必五也,十二可矣。’故广任用,明殿最,举大节,略小瑕,随能试 事,用人之大要也。”三议京司阙官,曰:“今要官阙多,闲官员多。要官以材行, 闲官以恩泽,是选拔少,优容众也。宜补缺员,以育人材。”四议考课,曰:“今 内庶僚,外刺史,课最尤者,擢以不次,善矣。臣谓黜陟宜责岁限,若任要重未当 迁者,加爵或秩。其馀进退,宜示迟速之常。若课在中、考如限者,平转而历试之, 即无苟且之心、滞淹之虑。”五议遗滞,曰:“陛下委宰辅举才,不遍知也,则访 之庶僚;又不遍知也,访之众人,众声嚣然,十誉之未信,一毁之可疑。臣谓宜采 士论,以誉多者先用,非大故者勿弃。”六议籓府官属,曰:“诸使辟署,务得才 以重府望,能否已试,则引而置之朝,无俾久滞。”帝皆然之,下诏褒答。辅政五 年,卒,年六十一。其息上卒时稿奏,帝悼惜之。赠太子太傅,谥曰贞宪。

  憬性清约,位台宰,而第室童获犹儒先生家也。得禀入,先建家庙,而竟不营 产。其镇湖南也,令孤峘、崔儆并为部刺史,不守法,憬以正弹治之,皆遣客暴憬 失于朝。及为相,乃擢儆自大理卿为尚书右丞,峘方贬衢州别驾,引为吉州刺史, 人以为贤。

  崔造,字玄宰,深州安平人。永泰中,与韩会、卢东美、张正则三人友善,居 上元,好言当世事,皆自谓王佐才,故号“四夔”。

  浙西观察使李栖筠辟为判官,累迁左司员外郎。与刘晏善,晏得罪,贬信州长 史。徙建州刺史。硃泚乱,造辄驰檄比州,发所部兵二千以待命,德宗嘉之。京师 平,召还,至蓝田,自以舅源休与贼同逆,上疏请罪。帝以为有礼,下诏慰勉,擢 给事中。

  贞元二年,以给事中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帝谓造敢言,为能立事,故不次用之。 造久在江左,疾钱谷诸使罔上,或干没自私,乃建言:“天下两税,请委本道观察 使、刺史选官部送京师。诸道水陆转运使、度支巡院、江淮转运使,请悉停,以度 支盐铁务还尚书省,六曹皆宰相分领。”于是齐映判兵部,李勉刑部,刘滋吏、礼 二部,造户、工二部;又以户部侍郎元琇判诸道盐铁、榷酒事,吉中孚度支诸道两 税事。而浙江东、西岁入米七十五万石,方岁饥,更以两税准米百万,豪、寿、洪、 潭二十万,责韩滉杜亚漕送东渭桥。诸道有盐铁处,仍置巡院。岁尽,宰相计最殿 以闻。造厚元琇,故首命之。时滉方领转运,有宠于帝,朝廷仰其须。滉持不可改, 帝重违之,复以滉滉为江淮转运使,余如造请。是秋,江淮米大集,帝美滉功,以 滉专领度支诸道盐铁、转运等使。造惧,始托疾辞位,乃罢为太子右庶子,贬琇雷 州司户参军。于是造所请悉罢,以忧愧卒,年五十一。议者谓造举不适时,方用之 乏,不能权济大事,虽据旧典,奚能抗一切之制云。

  齐映,瀛州高阳人。举进士,博学宏词,中之,补河南府参军事。滑亳节度使 令狐彰署掌书记,彰疾甚,引映托后事。映因说彰纳节,归诸子京师。彰从之,即 以女妻映。彰卒,军乱,映间归东都。

  三城使马燧辟为判官。卢杞荐授刑部员外郎。又为凤翔张镒判官。映练军事, 论奏数称旨,进行军司马。会德宗出奉天,镒儒缓不知兵,部将李楚琳者,素慓悍, 欲介贼为乱。映与齐抗请先事诛之,镒不用,更示宽大,徐谓楚琳曰:“欲以君使 外,若何?”楚琳恐,夜杀镒以应贼,映雅为军中慕赖,故得免。奔奉天,授御史 中丞。

  从幸梁,道险涩,常为帝御。会马骇突,帝恐伤映,诏舍辔,固不去,曰; “马奔是,不过伤臣;舍之,或犯清跸,臣虽死不中偿责。”帝嘉叹,擢给事中。 映为人白皙长大,言音鸿爽,故帝常令侍左右,或前马胪传诏旨。进中书舍人。贞 元二年,以舍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俄改中书侍郎,封河间县男,与崔造、刘滋并 辅政。滋端重寡言,映谦不肯事否可,一颛于造。会造疾,映乃当国。

  吐蕃数入寇,关辅震骚,咸言帝欲避狄。映入谏曰:“戎狄不惩,臣之罪也。 然内外恟恟,谓陛下具糗粮,欲治行。夫大幸不再,奈何不与臣等计乎?”因俯伏 流涕,天子为感寤。

  后给事中袁高忤帝旨,而映以为尚书左丞、御史大夫。始,映微时,张延赏遇 之善。及映相,而延赏为左仆射,数为映画事,又为所亲求官,映不答,延赏恚。 既复用,即劾映非宰相器。明年,贬夔州刺史,徙衡州。久之,为桂管、江西两观 察使。始,映罢不以罪,冀复进,乃掊敛献贡,以中帝欲。初,诸籓银大瓶止五尺, 李兼为江西,始献六尺瓶,至映乃八尺云。卒,年四十八,赠礼部尚书,谥曰忠。

  卢迈,字子玄,河南河南人。性孝友。举明经入第,补太子正字。以拔萃调河 南主簿、集贤校理。公卿交荐之,擢右补阙。三迁吏部员外郎。以族属客江介,出 为滁州刺史。召还,再迁谏议大夫。数条当世病利,进给事中。俄会考课,迈以不 满岁,固辞上考,荐绅高其让。改尚书右丞。

  将作监元亘摄祠,以私忌不听誓,御史劾之。帝疑其罚,下尚书省议。迈曰: “按大夫士将祭于公,既视濯而父母死,犹奉祭。礼,散齐有大功丧,致齐有期丧, 齐有疾病,听还舍,不奉祭。无忌日不受誓者。虽令忌日与告,且《春秋》不以家 事辞王事,今摄祭特命也,亘以常令拒特命,执非所宜。”遂抵罪。

  以本官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进中书侍郎。时陆贽、赵憬专大政,迈居中,治身 循法无它过。久之,暴眩省中,舆还第。诏大臣即问,固乞骸骨,罢为太子宾客。 卒,年六十,赠太子太傅。

  迈每有功、缌丧,必容称其服,而情有加焉。叔下邽令休沐过家,迈终日与群 子姓均指使,无位貌之异。再娶无子,或劝畜姬媵,对曰:“兄弟之子,犹子也, 可以主后。”所得禀赐,皆赈姻旧之乏。其从父弟禋丧还洛阳,过都,迈奏请往哭 之,尽哀。时执政自以宰相尊,五服皆不过从问吊,而迈独不徇时,议者重其仁而 亮云。

  赞曰:杨绾之德,陆贽之贤,而衮、憬以为憎,何哉?士固蔽于娼前,然主听 不一,故乘以为奸。昔齐桓、秦坚任管仲、王猛,兴区区,霸天下,盖不以不肖者 参之。君臣相谅,果难哉!

【译文】

  常衮是京兆府人,天宝末年,考中了进士。生性崇尚廉洁,不随便与人交往。

  从太子正字官,升至中书舍人。文章严密华丽,擅长写诏令公文,在当时很有名望。鱼朝恩仗着皇帝宠信,兼管国子监。

  常衮上奏说:“太学主持人,应任命有名的学者,不应由宦官主管。”当初,回纥助唐立有战功的人,可以留住京城,这些异族人生性骄横,后来他们建有府第、佛堂,有时在里面隐藏着军队。多次到中渭桥,和驻军争斗,把含光门的符信抢走跑到城外去。常衮上奏说“:现吐蕃在边境游弋,多次入侵,如果和他们勾结起来,趁我们没防备时动手,那祸害就大了,应早点除掉他们。”皇帝过生日,各地争着献奢华的礼品,或者设道、佛教法事来消灾求福。常衮认为“:汉文帝不接受千里马,晋武帝烧毁了用野鸡头上的毛做成的皮衣,南朝宋高祖打碎了琥珀做的枕头,这三位君主,并不是有特别的圣明治好了国家,只是严格要求自己做臣下的榜样。现各地献上的东西,都是奢侈不急用的,节度使、刺史又并非自己生产,都是从老百姓那里来的,这是搜刮老百姓来向皇上讨好,请求全还给各地。

  现战乱尚未平息,京城一带户数都不到以前的十分之一,但各寺庙却抄经文、造神像、烧礼物、埋璧玉,为此赏给僧人、道士、巫师等的钱财,每年极多。皇上如用这钱来买粮草,以减轻贫穷老百姓的赋税,国家的福分就享用不尽了!”唐代宗称赞并采纳了他的话。后升任礼部侍郎。当时宦官刘忠义权力大到使全国人害怕,泾原节度使马瞞也受皇帝宠信,求他行方便,他都拒绝了。

  元载死后,他被任命为门下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又任弘文、崇文馆大学士,和杨绾一起掌权。杨绾厚道通达;常衮则苛刻琐碎,以清廉节俭自负。皇帝内心看重杨绾,故一心任用他,在礼节宠信上,常衮比不上,总是忌妒。到杨绾去世了,常衮才开始当权。

  此前,群臣俸禄少,经讨论予以增加,当时韩..任度支职,和常衮都随私心处理。韩..讨厌国子司业张参,常衮讨厌太子少詹事赵..,就都少加俸禄。太子文学是太子洗马的副手,常衮亲戚任太子文学职,俸禄比太子洗马还多。他的利己招怨都和这相似。按旧规矩,每天送宫内厨房的饭菜给宰相家,每家可供十人吃,常衮上奏取消了。他又想取消政事堂的公膳,其他的宰相不同意,才算了。政事堂北门是过去宰相到舍人院咨询政务用的,常衮堵住了这门,以表示地位尊贵。鉴于元载被治罪,他禁绝了受贿卖官的路,但所有官员都按规定任用,不是中科举的都不任用,所以当时人称他为“胡涂宰相”,因为他胡里胡涂不分好歹。

  常衮任宰相后,闲职只是朝议大夫,又没有爵位。郭子仪对皇帝说了,才升任银青光禄大夫,封爵河内郡公。唐德宗登基后,常衮上奏贬崔..甫任河南府少尹。皇帝后来生气了,让他和崔..甫交换官职,后又贬为潮州刺史。

  建中初年,杨炎当了宰相,起用他任福建观察使。先前,福建人不知道学习,常衮去了,为他们设立学校,教他们写文章,亲自讲学指导,对他们行客人和主人平等的礼节,一起参加游览和祭神的仪式,从此风俗有了较大改变,每年经乡贡考试合格送京参加会试的人和内地各州相等。他任此职时去世,享年五十五岁。

  赠官为尚书左仆射。据说后来福建人每年春秋两季把常衮的牌位放到官学接受祭祀。



上一篇:关董袁赵窦
下一篇:刘第五班王李
百度 淘宝网 同程旅行 京东商城 瓷器
联系本站  图说巴巴  甘公网安62112602000021号  陇ICP备16001066号  ALEX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