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新唐书

三王鲁辛冯三李曲二卢

新唐书·列传·卷七十二

  三王鲁辛冯三李曲二卢

  王思礼,高丽人,入居营州。父为朔方军将。思礼习战斗,从王忠嗣至河西, 与哥舒翰同籍麾下。翰为陇右节度使,思礼与中郎将周佖事翰,以功授右卫将军、 关西兵马使。从讨九曲,后期当斩,临刑,翰释之,思礼徐曰:“死固分也,何复 贷为?”诸将壮之。天宝十三载,吐谷浑苏毘王款附,诏翰至磨环川应接,思礼坠 马,蹇甚。翰谓监军李文宜曰:“思礼跛足,尚欲何之?”俄加金城郡太守。

  安禄山反,翰为元帅,奏思礼赴军,玄宗曰:“河、陇精锐,悉在潼关,吐蕃 有衅,唯倚思礼耳。”翰固请,乃兼太常卿,充元帅府马军都将,翰委以军事。密 劝翰表诛杨国忠,翰不应;复请以三十骑劫至潼关杀之,翰曰:“此乃吾反,何与 禄山事?”

  潼关失守,思礼与吕崇贲、李承光同走行在,肃宗责不坚守,引至纛下将斩之。 宰相房琯谏,以为可收后效,遂独斩承光,赦思礼等。寻副房琯战便桥,不利,更 为关内行营节度、河西陇右伊西行营兵马使,守武功。贼安守忠来战,思礼退保扶 风。贼分兵略大和关,去凤翔五十里,李光进战未利,行在戒严,从官潜出其孥, 帝使左右巡御史虞候识其姓名,众稍稍止。命郭子仪以朔方兵击之。会崔光远行军 司马王伯伦、判官李椿以兵二千屯扶风。闻贼已西,欲乘虚袭京师,径至高陵。贼 引军还击椿等,椿已至中渭桥,杀守者千人,进攻苑门。伯伦战死,椿被执。先是, 贼馀众留武功,既传官军入京师,乃烧营遁,自是贼不敢西。

  长安平,思礼先入清宫;收东京,战数有功。迁兵部尚书,封霍国公,食实户 五百。寻兼潞、沁等州节度。乾元元年,总关中、潞州行营兵三万、骑八千,与子 仪围贼相州,军溃,惟李光弼、思礼完军还。寻破史思明别将万馀众于直千岭。光 弼徙河阳,代为河东节度副大使。上元元年,加司空。自武德以来,三公不居宰辅, 唯思礼而已。二年,薨,赠太尉,谥曰武烈。

  思礼善守计,短攻战。然持法严整,士不敢犯。在太原,器甲完精,储粟至百 万斛云。

  鲁炅,幽人。长七尺馀,略通书史。以廕补左羽林长上。陇右节度使哥舒翰引 为别奏。颜真卿尝使陇右,谓翰曰:“君兴郎将,总节制,亦尝得人乎?”炅时立 阶下,翰指曰:“是当为节度使。”从破石堡城,收河曲,迁左武卫将军。后复以 破吐蕃跳荡功,除右领军大将军。

  安禄山反,拜上洛太守,将行,于帝前画攻守势,迁南阳太守,兼守捉防御使, 封金乡公。寻为山南节度使,以岭南、黔中、山南东道子弟五万屯滍水南。贼将武 令珣、毕思琛等击之,众欲战,炅不可。贼右趋,乘风纵火,郁气奔营,士不可止, 负扉走,贼矢如雨,炅与中人薛道挺身走,举众没贼。时岭南节度使何履光、黔中 节度使赵国珍、襄阳节度使徐浩未至,其子弟半在军,挟金为资粮,至是与械偕弃 与山等,贼资以富。

  炅揪散兵保南阳。潼关失守,贼使哥舒翰招下,不从,使武令珣攻之。令珣死, 田承嗣继往。颍川来瑱、襄阳魏仲犀合兵援炅。仲犀弟孟驯兵至明府桥,望贼走。 炅城中食尽,米斗五十千,一鼠四百,饿者相枕藉。朝廷遣使者曹日昇宣慰,加炅 特进、太仆卿,不得入。日昇请单骑致命,仲犀不可。会颜真卿自河北至,谓曰: “使者不顾死,致天子命,设为贼获,是亡一使者;脱能入城,则万心固矣。”中 官冯廷环亦曰:“将军必入,我请以两骑助。”仲犀益骑凡十辈。贼望见,知皆锐 兵,不敢击,遂入致命,人心益固。日昇复以骑趋襄阳,领兵千,由音声道运粮饷 炅,故炅得与贼相持逾三月。炅被围凡一年,昼夜战,人至相食,卒无救。

  至德二载五月,乃率众突围走襄阳。承嗣尾击,炅殊死战二日,斩获甚众,贼 引去。俄拜御史大夫、襄邓十州节度使。亦会二京平,贼走河北。时襄、汉数百里, 乡聚荡然,举无樵烟。初,贼欲剽乱江湖,赖炅适扼其冲,故南夏以完。策勋封岐 国公,实封二百户。

  乾元元年,又加淮西节度、邓州刺史。与九节度围安庆绪于相州,炅领淮西、 襄阳两镇步卒万人、骑三百。明年,与史思明战安阳,王师不利,炅中流矢,辄奔, 诸节度溃去,所过剽夺,而炅军尤甚。有诏来瑱节度淮西,徙炅郑陈亳节度使。至 新郑,闻郭子仪整军屯谷水,李光弼还太原,炅羞惴,仰药死,年五十七。

  王难得,沂州临沂人。父思敬,少隶军,试太子宾客。难得健于武,工骑射。 天宝初,为河源军使。吐蕃赞普子郎支都者,恃趫敏,乘名马,宝钿鞍,略阵挑战, 甚闲暇,无敢校者。难得怒,挟矛駷马驰,支都不暇斗,直斩其首。玄宗壮其果, 召见,令殿前乘马挟矛作刺贼状,大悦,赐锦袍、金带。累授金吾将军。从哥舒翰 击吐蕃,至积石,虏吐谷浑王子悉弄参及悉颊藏而还。复收五桥,拔树惇城,进白 水军使。收九曲,加特进。

  肃宗在灵武,军赏乏,难得上家赀助军,试卫尉卿。俄领兴平军及凤翔兵马使, 收京师。方战,麾下士失马,难得驰救,矢著眉,披肤鄣目,乃拔箭断肤,殊死前 斗,血衊面不已,帝嘉之。从郭子仪攻相州。累封琅邪郡公,为英武军使。宝应二 年,卒,赠潞州大都督。

  子子颜,少从父征讨,检校卫尉卿,生庄宪太后。元和元年,宪宗朝太后南宫, 乃褒赠思敬为司徒,难得太尉,子颜太师。唯子颜子用及封。

  用字师柔。拜太子詹事,才三月,封太原郡公,掌厩苑。累迁检校左散骑常侍, 兼右金吾大将军。谦畏无过。卒,赠工部尚书。

  辛云京,兰州金城人,客籍京兆,世为将家。云京有胆决,以禽生斩馘常冠军, 积功迁特进、太常卿。史思明屯相州,云京以锐兵四千袭滏阳,追破其众,至浪井。 录多,授开府仪同三司,加代州都督、镇北兵马使。

  太原军乱,帝恶邓景山绳下无渐,以云京性沉毅,故授太原尹,进封金城郡王。 云京治谨于法,下有犯,虽丝毫比不肯贷,及赏功亦如之,故军中畏而信。回纥恃 旧勋,每入朝,所在暴钞,至太原,云京以戎狄待之,虏畏不敢惕息。数年,太原 大治。加检校尚书右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大历三年,检校左仆射。卒,年五十五,代宗为发哀流涕,赠太尉,谥曰忠献。 它日,郭子仪、元载见上,语及云京,帝必泫然。及葬,命中使吊祠,时将相祭者 至七十余幄,丧车移晷乃得去。德宗时,第至德以来将相,云京为次。

  从弟京杲,字京杲。信安王祎节度朔方,京杲与弟旻以策干说,祎评咨加异。 后从李光弼出井陉,督趫荡先驱,战嘉山尤力,肃宗异之,召见曰:“黥、彭、关、 张之流乎!”累迁鸿胪卿,召为英武军使。代宗立,封肃国公,迁左金吾卫大将军, 进晋昌郡王,历湖南观察使,后为工部尚书致仕。硃泚盗京师,以老病不能从,西 向恸而卒,赠太子少保。

  旻亦从光弼定恒、赵,后署太原三城使。史思明屯相,军及滏阳,旻逆击走之。 东都陷,退守河阳,卒于屯。

  云京曾孙谠,别传。

  冯河清,京兆人。始隶郭子仪军,以战多拜左卫大将军。后从泾原节度使马璘, 充兵马使,数以偏师与吐蕃遇,多效级,名闻军中。

  建中时,节度使姚令言率兵讨关东,以河清知留后,幕府殿中侍御史姚况领州; 而行师过阙,有急变,德宗走奉天。河清、况闻问,召诸将计事,东向哭,相励以 忠,意象轩毅,众义其为,无敢异言,即发储铠完仗百余乘献行在。初,帝之出, 六军仓卒无良兵,士气沮。及河清输械至,被坚勒兵,军声大振。即拜河清泾原节 度使、安定郡王,况行军司马。硃泚数遣谍人訹之,河清辄斩以徇。

  兴元元年,浑瑊以吐蕃兵败贼韩旻等,泾人妄传吐蕃有功,将以叛卒孥与赀归 之,众大恐,且言:“不杀冯公,吾等无类矣。”田希鉴遂害河清,况挺身还乡里。

  京师平,赠河清尚书左仆射,拜况太子中舍人。况性简退,未尝言功,属岁凶, 奉稍不自给,以饥死。河清再赠太子少傅。

  李芃,字茂初,赵州人。解褐上邽主簿。严武为京兆尹,荐补长安尉。李勉观 察江西,表署判官。

  永泰初,宣饶剧贼方清、陈庄西绝江,劫商旅为乱,支党槃结。芃请以秋浦置 州,扼衿要,使不得合从。勉是其计,奏以宣之秋浦青阳、饶之至德置池州。即诏 芃行州事。后魏少游代勉,表署都团练副使,摄江州刺史。以母丧解。勉之节度永 平,复辟幕府。会李灵耀反,署芃兼亳州防御使,护陈、颍饟道,便军兴。

  德宗立,授河阳三城镇遏使。粮赀善者,必先以给士,士悦之。达练事宜,严 备常若有敌。未几,拜节度使,以东畿汜水等五县隶属。与马燧等破田悦洹水上, 以功检校兵部尚书,实封百户。进围悦,悦将符璘以骑五百降,芃大开壁门纳之。

  兴元初,检校尚书右仆射。以疾将请老,谓所亲曰:“岁方旱蝗,上厌征伐, 天下城垒坚,戈鋋利,然务以力胜,其可尽乎?救敝者莫若德,方镇之臣宜先退让, 死权锢禄,吾敢哉!言而不践,非吾志也。”固求罢,归东都。卒,年六十四,赠 太子太保。

  李叔明,字晋,阆州新政人。本鲜于氏,世为右族。兄仲通,字向,天宝末为 京兆尹、剑南节度使。兄弟皆涉学,轻财务施。叔明擢明经,为杨国忠剑南判官。 乾元中,除司勋员外郎,副汉中王瑀使回纥,回纥遇瑀慢,叔明让曰:“大国通好, 使贤王持节。可汗,唐之婿,恃功而倨,可乎?”可汗为加礼。复命,迁司门郎中。

  东都平,拜洛阳令,招徠遗民,号能吏。擢商州刺史、上津转运使。迁京兆尹, 长安歌曰:“前尹赫赫,具瞻允若;后尹熙熙,具瞻允斯。”久之,以疾辞,除太 子右庶子。崔旰扰成都,出为卬州刺史。旰入朝,即拜东川节度使、遂州刺史,徙 治梓州。

  大历末,或言叔明本严氏,少孤,养外家,冒鲜于姓,请还宗。诏可。叔明初 不知,意丑之,表乞宗姓,列属籍,代宗从之。

  建中初,吐蕃袭火井,掠龙州,陷扶、文、远三州。叔明分五将邀击,走之, 以功加检校户部尚书。梁崇义阻命,诏引兵下峡,战荆门,败其众,襄州平,迁检 校尚书左仆射。德宗幸兴元,出家赀助军,悉衣币献宫掖,加太子太傅,封蓟国公。 初,东川承兵盗,乡邑雕破,叔明治之二十年,抚接有方,华裔遂安。后朝京师, 以病足,赐锦辇,令宦士肩舁以见,拜尚书右仆射。乞骸骨,改太子太傅致仕。贞 元三年,卒,谥曰襄。始,叔明与仲通俱尹京兆,及兼秩御史中丞,并节制剑南, 又与子昇俱兼大夫,蜀人推为盛门。

  叔明素恶道、佛之弊,上言曰:“佛,空寂无为者也;道,清虚寡欲者也。今 迷其内而饰其外,使农夫工女堕业以避役,故农桑不劝,兵赋日屈,国用军储为斁 耗。臣请本道定寺为三等,观为二等,上寺留僧二十一,上观道士十四,每等降杀 以七,皆择有行者,馀还为民。”德宗善之,以为不止本道,可为天下法,乃下尚 书省杂议。于是都官员外郎彭偃曰:“王者之政,变人心为上,因人心次之,不变 不因为下。今道士有名亡实,俗鲜归重,于乱政轻;僧尼帑秽,皆天下不逞,苟避 征役,于乱人甚。今叔明之请虽善,然未能变人心,亦非因人心者。夫天生蒸人, 必将有职;游闲浮食,王制所禁。故贤者受爵禄,不肖者出租税,古常道也。今僧、 道士不耕而食,不织而衣,一僧衣食,岁无虑三万,五夫所不能致。举一僧以计天 下,其费不赀。臣谓僧、道士年未满五十,可令岁输绢四,尼及女官输绢二,杂役 与民同之;过五十者免。凡人年五十,嗜欲已衰,况有戒法以检其性情哉!”刑部 员外郎裴伯言曰:“衣者,蚕桑也;食者,耕农也;男女者,继祖之重也。而二教 悉禁,国家著令,又从而助之,是以夷狄不经法反制中夏礼义之俗也。传曰:‘女 子十四有为人母之道,四十九绝生育之理;男子十六有为人父之道,六十四绝阳化 之理。’臣请僧、道士一切限年六十四以上,尼、女官四十九以上,许终身在道, 馀悉还为编人,官为计口授地,收废寺观以为庐舍。”议虽上,罢之。

  子昇,以少卿从德宗梁州。叔明严敕以死报,故昇有功,擢禁军将军。贞元初, 迁太子詹事。坐郜国公主,贬罗州别驾。

  叔明素豪侈,在蜀殖财,广第舍田产。殁数年,子孙骄纵,赀产皆尽。世言多 藏者以叔明为鉴云。

  曲环,陕州安邑人,客陇右。少喜兵法,资勇敢,善骑射。天宝中,从哥舒翰 讨吐蕃,拔石堡,取黄河九曲洪济等城,授果毅别将。安禄山反,从鲁炅守邓州, 与贼武令珣战尤力,加左清道率。从李抱玉屯河阳。又自将兵守泽州,破贼锐将安 晓,拜羽林将军。与诸将讨史朝义,平河北,累转金吾大将军。

  大历中,戍陇州,数破吐蕃,以功兼太常卿。德宗初,虏寇剑南,诏环以邠、 陇兵五千驰救,收七盘城、威武军、维茂等州,虏破走,威名大振,加太子宾客, 赐名马。豫讨泾州刘文喜,迁开府仪同三司,封晋昌郡王,邠陇兵马使。时李纳逼 徐州,环与刘玄佐救之,败其众,功最。建中三年,擢邠陇行营节度使。

  李希烈陷汴州,环守宁陵,战陈州,斩贼三万五千级,禽其将翟崇晖,进检校 工部尚书,兼陈州刺史。希烈平,改陈许节度,赐封三百户。二州比为寇冲,民苦 剽卤,客他县。环勤身节用,宽赋敛,简条教,不三岁,归者繦系。训农治兵,谷 食丰衍。转检校尚书左仆射。贞元十五年,卒,年七十四,赠司空。

  王虔休,字君佐,汝州梁人。少涉学,有材武,以信义为乡党畏慕。大历中, 刺史李深署为裨将。泽潞李抱真闻其名,厚以币招之,授兵马使。抱真讨河北,战 双罔、临洺,虔休以多擢步军都虞候,封同昌郡王,实封五十户。抱真卒,元仲经 等谋树其子缄,一军思乱,虔休正色语众曰:“军,王军;州,王土也。帅亡当禀 天子,何云云有妄谋?”众服其言,得不乱。德宗嘉之,以邕王为昭义节度大使, 擢虔休潞州左司马,领留后。本名延贵,至是赐名。号令抚循,军中大治。

  初,抱真之丧,军司马元谊据洺州叛,虔休遣将李廷芝讨之,战长桥,斩级数 百;次鸡泽,又破之。守戍皆奔魏博,即决水灌城,将坏,遣掌书记卢顼入见谊, 陈利害。谊请朝,即以顼为洺州别驾,使守洺。谊出,亦奔魏。

  治潞二岁,迁昭义节度使,检校工部尚书。始,属城州县守宰多署它职,不亲 政,故治苟简。虔休悉增俸禀,遣就部,人以妥安。卒,年六十三,赠尚书左仆射, 谥曰敬。

  虔休性恪敏,节用度,既没,所部帑廪皆可支数岁。尝得太常乐家刘玠撰《继 天诞圣乐》,因帝诞日以献。其乐,以宫为均,示五声有君也;以土为德,本五运 在中也;奏二十五叠,取二十四气而成一岁;奏十六节,象元、凯登庸于朝云。后 《中和乐》本于此。

  子丽成等十人,并补太学生。

  卢群,字载初,系出范阳。少学于垂山,淮南陈少游闻其名,奏署幕府,已而 荐诸朝。李希烈反,以监察御史为江西行营粮料使。嗣曹王皋节度江西,奏为判官。 皋徙荆襄,皆从其府,以劲正闻。入为侍御史。郭子仪家与嬖人张昆弟讼财不平, 又言嬖人宅匿珍宝。德宗促按之。群奏言:“子仪有大勋德,今所讼皆其家事,且 嬖人宅,子仪昔畀之,非子弟所宜言,请赦勿问。”从之。人谓群识大体。

  累迁兵部郎中。淮西吴少诚擅决司洧水溉田,使者止之,不奉诏。命群临诘, 少诚曰:“是于人有利。”群曰:“臣道贵顺,恭恪所以为顺也。专命废顺,虽利 何有?且怠于事上者,固不能责其下矣。”少诚听命。群又为陈古今成败事,逆顺 祸福皆有效,所以感动之,少诚竦然。既置酒,与赋诗,又歌以慰之。少诚感悦, 不敢桀。以奉使称旨,迁检校秘书监、郑滑节度行军司马。姚南仲入朝,即以群代 节度。群尝客于郑,质良田以耕。至是则出券贷直,以田归其人。卒,年五十九, 赠工部尚书。

  李元素,字大朴,邢国公密裔孙,仕为御史。东都留守杜亚恶大将令狐运,会 盗劫输绢于洛北,运适与其下畋近郊,亚疑而讯之。幕府穆员、张弘靖按鞫无状, 亚怒,更以爱将武金掠服之,死者甚众。亚请斥运丑土,诏监察御史杨宁覆验,事 皆不雠。亚怒,劾宁罔上,宁抵罪。又自以不失盗为功,因必其怒,傅致而周内之, 若不可翻者。德宗信不疑,宰相难之。诏元素与刑部员外郎崔从质、大理司直卢士 瞻驰按,亚迎,以狱告。元素徐察其冤,悉纵所囚以还。亚大惊,复劾元素失有罪。 比元素还,帝已怒,奏狱未毕,帝曰:“出。”元素曰:“臣言有所未尽。”帝曰: “第去。”元素曰:“臣以御史按狱,知冤不得尽辞,是无容复见陛下。”帝意解, 即道运冤状。帝感寤曰:“非卿,孰能辨之?”然运犹以擅捕人得罪,流归州,死 于贬。武金流建州。后岁余,齐抗得真盗,繇是天下重之。

  迁给事中。后美官缺,咸冀元素得其处。会郑滑节度使卢群卒,拜元素检校工 部尚书节度其军,治有异绩。元和初,召为御史大夫。大夫,自贞元后难其人不补, 而元素以夙望召拜,中外企听风采。既而一不建为,容容持禄,内望作宰相。久之 不见用,则谢宾客曰:“无以官散外我。”见属吏辄先拜,人人失望。李锜反,拜 浙西节度使。数月还,为国子祭酒,进户部尚书、判度支。

  元素少孤,奉长姊谨悌,及没,悲鲠成疾,因辞职屏居。其妻,石泉公王方庆 之孙。前妻子皆不肖,而元素溺姬侍,王不见答。元素久疾,益昏惑,遂出之。王 诉诸朝,诏免元素官,且令畀王赀五百万。卒,赠陕州大都督。

  卢士玫者,山东人。以文儒进,端厚无竞。为吏部员外郎,善于职。再迁知京 兆尹。刘总入朝,与士玫故内姻,乃请析瀛、鄚两州,用士玫为观察使。诏可。俄 而幽州乱,硃克融袭之,朝廷欲重其任,就加节度使。士玫空家赀助军,然部卒多 家幽州,阴导克融入,故士玫阖府皆见囚幽州。天子赦克融,得还。以太子宾客分 司东都,徐虢州刺史,复为宾客。卒,赠工部尚书。

【译文】

  鲁炅是幽州蓟县人。身长七尺多,略知经书和史籍。因先辈功劳任左羽林长上官。陇右节度使哥舒翰又调他去任别奏官。颜真卿曾出使陇右,对哥舒翰说“:您从郎将升官,现任节度使,也曾发现过这样的人才吗?”鲁炅当时站在台阶下,哥舒翰指着他说:“这人将任节度使。”他跟随哥舒翰攻破石堡城,攻占河曲,升任左武卫将军。后又因突袭打败吐蕃军的功劳,任右领军大将军。

  安禄山反叛了,任命他为商州刺史。

  临行前,他在皇帝面前分析进攻防守的形势,升任邓州刺史,兼任守捉、防御使,封爵为金乡公。不久任山南节度使,率岭南、黔中、山南东道的五万军队驻扎在蟨水南边。叛军将领武令繤、毕思琛等进攻他们,大家想出战,鲁炅不让。叛军绕到右边顺风放火,浓烟飘向营垒,士兵不听劝阻,都顶木板逃跑,叛军射箭像下雨一样,鲁炅和宦官薛道脱身逃脱,全部军队都完了。当时岭南节度使何履光、黔中节度使赵国珍、襄阳节度使徐浩没来,他们的军队一半在营中,带着金子好买军需品,到这时和军械一起都丢下堆得像山一样,叛军靠这非常富有。

  鲁炅召集被打散的军队守卫南阳。

  潼关被攻占后,叛贼要哥舒翰叫他投降,他不听,叛贼派武令繤进攻他。武令繤死了,田承嗣接着来进攻。颍川郡太守来調、襄阳郡太守魏仲犀合军援助鲁炅。

  魏仲犀的弟弟魏孟驯率兵到了明府桥,看见叛军就逃跑了。鲁炅在城里粮食吃光了,米每斗卖到五万文钱,一只老鼠卖四百文钱,饿死的人一个挨一个。朝廷派宣慰使曹日升来慰劳,提升鲁炅为特进官、太仆卿,但不能进城。曹日升请求一个人去拼命,魏仲犀不让。遇到颜真卿从河北来了,对他们说:“使臣不怕死,想传达皇帝的命令,即使被叛军抓住,只丢失一名使者;如进城,那么全军的心都稳固了。”宦官冯延耡也说“:您一定要进城,我请求派两名骑兵相助。”魏仲犀将骑兵增加到十名。叛军看见了,知道都是精兵,不敢攻击,于是进城传达了命令,军心更稳固了。曹日升又骑马到襄阳去,率军千名,从音声道运粮接济鲁炅,因此鲁炅能抵抗叛军超过三月。鲁炅被包围共一年,日夜作战,军队以人为食,最终也没有救兵。

  至德二年(757)五月,他率军队突围逃往襄阳。田承嗣尾随追击,鲁炅拼死战斗了两天,杀死很多敌人,叛军退去了。不久被任命为御史大夫,襄、邓等十州节度使。又赶上长安、洛阳收复,叛军逃往河北。当时襄阳、汉江几百里之间,既无人迹,也无炊烟。当初,叛军想扰乱长江、洞庭湖一带,幸亏鲁炅守住了要道,所以南方得以保全。他被封爵为岐国公,食实封两百户。

  乾元元年(758),又升任淮西节度、邓州刺史。参加九节度一起在相州包围了安庆绪,鲁炅率领着淮西、襄阳两处步兵一万名、骑兵三百人。第二年,他们和史思明在安阳作战,唐军不胜,鲁炅中了流箭,就逃跑了,各节度使也都逃走了,并抢劫路过地区,鲁炅的军队尤其抢得厉害。皇帝下诏命来調任淮西节度,把鲁炅降职为郑、陈、亳节度使。他到了新郑,听说郭子仪军队驻扎在谷水,李光弼回到了太原,鲁炅羞愧担心,就服毒自杀了,享年五十七岁。

  辛云京是兰州金城人,移居京兆府,世代都任将领。辛云京有胆量和决断,抓俘虏和杀死敌人常为全军第一,积累功劳被任命为特进官、太常卿。

  史思明驻军相州,辛云京率精兵四千名袭击滏阳,追击打败了敌军,打到了浪井。因功多,被封为开府仪同三司,加官代州都督、镇北兵马使。

  太原军队发生了动乱,皇帝讨厌邓景山管理部下不能防患未然,因辛云京生性沉着坚毅,因此任命他为太原尹,升任金城郡王。辛云京治军执法严格,部下触犯了军法,即使一点点也不宽容,奖赏功劳也一样,因此兵将害怕并信赖他。

  回纥仗着已有的功劳,每次到唐境内来,所到之处都大肆抢劫。到了太原,辛云京用对异族的方法对待他们,回纥害怕不敢乱动。几年之间,太原治理得很好。

  后升任检校尚书右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大历三年(768),任检校右仆射。后去世了,享年五十五岁。唐代宗追悼他时流下了眼泪,赠官为太尉,赐谥号叫忠献。后来,郭子仪、元载拜见皇帝时,谈到辛云京,皇帝必定流眼泪。到他下葬时,皇帝命宦官吊唁祭祀,当时将领、宰相去祭祀的有七十多个帐幕,丧车过了一个时辰才能上路。唐德宗时,排列至德年以后的将领和宰相,辛云京排在第二位。

  辛云京的堂弟辛京杲的字叫京杲。

  信安王李祎任朔方节度时,辛京杲和弟弟辛旻去献计策,李祎认为很出色。后来辛京杲跟随李光弼从井陉出兵,率精兵任先锋,在嘉山作战特别有力,唐肃宗对他感到惊异,召见他时说:“你是黥布、彭越、关羽、张飞一类的人哪!”他多次升官后任鸿胪卿,被召为英武军使。唐代宗即位后,封他为肃国公,后升任左金吾卫大将军,增爵为晋昌郡王,又任过湖南观察使,后任工部尚书时辞职。朱氵此占据了长安,他因年老生病不能跟随皇帝,朝西边大哭后去世了,赠官为太子少保。



上一篇:令狐张康李刘田王牛史
下一篇:二李
百度 淘宝网 同程旅行 京东商城 瓷器
联系本站  图说巴巴  甘公网安62112602000021号  陇ICP备16001066号  ALEX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