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新唐书

来田侯崔严

新唐书·列传·卷六十九

  来田侯崔严

  来瑱,邠州永寿人。父曜,奋行间,开元末,持节碛西副大使、四镇节度使, 著名西边,终右领军大将军。瑱略知收,尚名节,崖然有大志。天宝初,从四镇任 剧职,累迁殿中侍御史、伊西北庭行军司马。诏举智谋果决、才堪统众者,拾遗张 镐荐瑱能断大事,有御侮才,擢颍川太守,充招讨使。会母丧免,以孝闻。

  安禄山反,张垍荐之,兴塊次,拜汝南太守。未行,改颍川。贼攻颍川,方积 粟多,瑱完埤自如,手射贼,皆应弦仆。贼使降将毕思琛招之,父故将也,拜城下, 泣且吊,瑱不应,前后俘杀甚众。贼惧,目为“来嚼铁”。以功就加防御使、河南 淮南游弈逐要招讨使。徙山南东道节度使代鲁炅,会嗣号王巨表炅方固守,乃还瑱 故官。贼围南阳急,瑱与魏仲犀合兵救之,不胜,人情恟惧,瑱能抚训士,举动安 重,贼不得侵。改淮南西道节度。两京平,封颍国公,食二百户。

  乾元二年,徙河西。未行,王师败于相州,诏拜陕虢节度,兼潼关防御团练镇 守使。明年,襄州部将张维瑾等杀其使史翙,徙瑱山南东道襄、邓、均、房、金、 商、随、郢、复十州节度使。既至,维瑾降。上元二年春,破史思明馀党于鲁山, 俘贼渠,又战汝州,获马、牛、橐驼,凡两战,斩首万级。明年,诏瑱还,瑱安襄、 汉,士亦宜其政,因讽众留己,而外示行;至邓,复诏归镇。肃宗闻其谋,恶之, 吕諲、王仲昇等皆言“瑱得士心,不可以留’,乃改山南东道襄、邓、唐、复、随、 郢六州节度。俄而仲昇与贼战申州,为贼禽。初,仲昇被围,而江陵吕諲病,瑱顾 望不即救,及师出,仲昇已没。行军司马裴表其状,且言:“瑱善谋而勇,恐后 难制,即除之,可一战禽也。”帝颇谓然,遂改瑱淮西申、安、蕲、黄、光、沔兼 河南陈、豫、许、郑、汴、曹、宋、颖、泗十五州节度以宠之,阴夺其权,加襄、 邓等七州防御使代瑱。瑱惧,释言“淮西无粮,须麦收可上道”,又讽众固留。

  代宗立,复授襄州节度、奉义军渭北兵马使;密诏图之。自均州率众浮汉 下。会日入,候者白瑱,瑱与帐下谋,其副薛南阳曰:“公奉诏留镇,而以兵胁 代,是无名也。智勇非公敌,而众心不附。彼若乘我不虞,纵火夜攻,诚可忧也。 若须明,则破之必矣。”明日,督军五千阵谷水北,瑱以兵迎之,呼其军,告曰: “尔何事来?”曰:“公不受命,故中丞伐罪。”瑱曰:“诏还镇此州。”乃以诏 书示之。皆曰:“伪也。吾千里讨贼,岂空归邪?”争射之,瑱走旗下。薛南阳曰: “请公勒兵勿战。”乃以三百骑为奇兵,旁万山,出其背夹击之,其众几尽,脱 身走,至申口,禽之,送京师。瑱因入朝谢罪,帝待之无疑,拜兵部尚书、同中书 门下平章事,充山陵使。是时,程元振居中用事,疾瑱,乃告与巫祝言不顺。会王 仲昇归,又言由瑱与贼合,故陷贼。帝积怒,遂下诏削除官爵,贬播川尉,员外置。 及鄠,赐死,籍其家。瑱之死,门下客散去,掩尸于坎,校书郎殷亮独后至,哭尸 侧,为备棺衾以葬。帝徐悟元振诬,以它罪流溱州。

  先是,瑱行军司马庞充以兵二千戍河南,至汝,闻瑱死,乃还袭襄州,别将李 昭御之,走房陵。昭与薛南阳、梁崇义不相臣,崇义杀昭,帝以崇义为节度使代瑱。 既而为瑱立祠,四时致飨,避瑱厅事不处,哀祈礼葬,诏可。广德元年,追复官爵。

  裴者,始以廕为京兆司录参军。瑱镇陕州,引为判官,移襄州,又为行军司 马,遇之厚。及瑱私汉上,欲得其处,故背瑱言状,帝倚以图瑱。而性轻褊少谋, 师兴,给用无节。及败,有诏流费州,至蓝田,赐死。

  田神功,冀州南宫人。天宝末,为县史。会天下兵兴,贼署为平卢兵马使,率 众归朝,从李忠臣收沧、德,攻相州,拒杏园。后守陈留,战不胜,与许叔冀降于 史思明。思明使与南德信、刘从谏南略江淮,神功袭德信,斩之,从谏脱身走,乃 并将其兵。诏拜鸿胪卿。袭敬釭郓州,不克。刘展反,邓景山引神功助讨,自淄青 济淮,众不整,入扬州,遂大掠居人赀产,发屋剔窖,杀商胡波斯数千人。俄而禽 展送京师,迁淄青节度使。会侯希逸入青州,更徙兗郓。时贼围宋州急,李光弼奏 神功往救,贼解去。又破法子营,复攻敬釭,降之。朝义闻,乃奔下博。进封信都 郡王,徙河南节度、汴宋八州观察使。

  大历二年来朝,加检校尚书右仆射,诏宰相百官送至省。又判左仆射,知省事, 加太子太师,还军。神功事母孝。始,尝倨骄自如,见光弼待官属钧礼,乃折节谦 损。既寝疾,宋之将吏为禳祈报恩。

  八年,自力入朝,卒,代宗为彻乐,赠司徒,诏其弟曹州刺史神玉知汴州留事, 赙绢千匹、布五百端,百官吊丧,赐屏风茵褥,饭千桑门追福。至德后,节度使不 兼宰相者,惟神功恩礼最笃。神玉终汴宋节度留后。

  侯希逸,营州人。长七尺,丰下锐上。天宝末为州裨将,守保定城。安禄山反, 使中人韩朝易攵传命,希逸斩以徇。禄山又以亲将徐归道为节度使,希逸率兵与安 东都护王玄志斩之,遣使上闻,诏拜玄志平卢节度使。玄志卒,副将李正己杀其子, 共推希逸,有诏就拜节度使,兼御史大夫。与贼确,数有功。然孤军无援,又为奚 侵掠,乃拔其军二万,浮海入青州据之,平卢遂陷。肃宗因以希逸为平卢、淄青节 度使。自是淄青常以平卢冠使。宝应初,与诸军讨平史朝义,加检校工部尚书,赐 实户,图形凌烟阁。

  希逸始得青,治军务农有状。后稍怠肆,好畋猎,佞佛,兴广祠庐,人苦之。 夜与巫家野次,李正己因众怨闭阖不内,遂奔滑州。召还,检校尚书右仆射,知省 事。大历末,封淮阳郡王。建中二年,迁司空。未及拜,卒,年六十二,遗敕其子 上还前后实封,赠太保。

  崔宁,本贝州安平人,后徙卫州。世儒家,而独喜纵横事,因落魄,客剑南, 以步卒事鲜于仲通。又从李宓讨云南,无功,还成都,行军司马崔论悦之,荐为牙 将。历事崔圆、裴冕。冕被谤,朝廷疑之,遣使者问状,宁部兵耳白其冤,使者 以闻。宁亦还京师,留为折冲郎将。宝应初,蜀乱,山贼乘险,道不通。严武白宁 为利州刺史,既至,贼遁去,由是知名。及武为剑南节度使,过州,心欲与俱西, 而利非所属,使宁自为计。宁曰:“节度使张献诚见疑,难辄去。然献诚嗜利,若 厚赂之,宁可以从大夫矣。”武然之,以奇锦珍贝遗献诚,且求宁,献诚果喜,令 自移疾去。武遂奏为汉州刺史。吐蕃引杂羌寇西山,破柘、静等州,有诏收复。于 是武遣宁将而西,既薄贼城,城皆累石,不得攻,惟东南不合者丈许,谍知之,乃 为地道,再宿而拔,拓地数百里。虏众惊相谓曰:“宁,神兵也!”及还,武大悦, 装七宝舆迎入成都,以夸于军。

  永泰元年,武卒。行军司马杜济,别将郭英干、郭嘉琳皆请英干之兄英乂为节 度使,宁与其军亦丐大将王崇俊。奏俱至,而朝廷既用英乂矣。英乂恨之,始署事 即诬杀崇俊,又遣使召宁。宁恐,托拒吐蕃,不敢还。英乂怒,因出兵,声言助宁, 实欲袭取之,即徙宁家于成都,而淫其妾媵。宁惧,益负阻。英乂乃自将讨之,会 天大雪,马多冻死,士心离,遂败归。宁闻英乂损裁将卒禀赐,下皆恨怒,又毁玄 宗冶金像,乃令军中曰:“英乂反,辄居先帝旧宫。”乃进薄成都。英乂阵城西, 使柏茂琳为前军,英干为左军,嘉琳为后军,与宁战,茂琳等败,军多降宁。宁即 署降将,使率兵还攻,英乂不胜,走灵池,为韩澄所杀。

  于是剑南大扰,杨子琳起泸州,与邛州柏贞节连和讨宁。明年,代宗诏宰相杜 鸿渐为山西剑南邛南等道副元帅、剑南西川节度使,往平其乱。鸿渐出骆谷,或进 计曰;“公不如驻阆中,数腾书陈英乂罪,嘉宁方略,因以宁所署刺史即授之,使 不疑。而后与东川张献诚及诸帅合兵扰宁,不一年,宁势且穷,必束身归命。”鸿 渐疑未决。会宁遣使至,献缯锦数万,辞卑约甚,鸿渐贪其利,遂入成都,政事一 委宁,日与僚属杜亚、杨炎纵酒高会。乃表贞节为邛州刺史,子琳为泸州刺史,以 和解之。又数荐宁于朝。先是,宁与张献诚战,夺其旌节,不肯与,故朝廷因授宁 成都尹、西山防御使、西川节度行军司马。鸿渐既还朝,遂为节度使。

  大历三年来朝。宁本名旰,至是赐名。杨子琳袭取成都,帝乃还宁于蜀。未几, 子琳败。宁见蜀地险,饶于财,而朝廷不甚有纪,乃痛诛敛;使弟宽居京师,以赂 厚谢权贵,深结元载父子,故宽骤擢御史中丞,宽兄审至给事中。宁在蜀久,兵浸 强,而肆侈穷欲,将吏妻妾多为污逼,朝廷隐忍,不能诘。累加尚书左仆射。十四 年,入朝,进检校司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兼山陵使。俄以平章事为御史大夫, 即建白择御史当出大夫,不宜谋及宰相。因奏李衡、于结等任御史,宰相杨炎怒, 寝不行。炎方诋刘晏,宁申救于帝,又素事元载,而炎亦出载门,故衔之,未忍发。

  是岁十月,南蛮与吐蕃合兵入文川、方维、邛郲,覆没州县,民逃匿山谷中。 宁方在朝,军无帅,德宗促宁进镇。炎业与有嫌,恐已入蜀不可制,即说帝曰: “蜀,天下之奥壤,自宁擅制,朝廷失外府十四年矣。今宁虽来,以全师守蜀,赋 税入天子者与无地同。宁本与诸将等夷,独因叛千百万得位,不敢自有,以恩柔煦 育,故威令不行。今虽归之,必无功,是徒遣也;若其有功,谊不容夺。则西蜀之 奥,败固失之,胜亦非国家所有。惟陛下孰察。”帝曰:“卿策云何?”炎曰: “请无归宁。今硃泚所部范阳劲卒戍近甸,趋与禁兵杂往,举无不克,因是役得以 亲兵内其腹中,则蜀将破胆不敢动,然后换授他帅,以收其权,得千里肥饶之地, 是谓因小祸受大福也。”帝曰:“善。”遂罢宁西川节度,改兼京畿观察使、灵州 大都督、单于镇北大都护、朔方节度、鄜坊丹延州都团练观察等使,托言重臣绥静 北陲,而每道置留后,使得自奏事,杜希全灵州,王翃振武,李建徽鄜州,及戴休 颜、杜从政、吕希倩皆炎署置,使伺宁过失。宁至夏州,与希倩招党项,降者甚众。 炎恶之,即奏希倩无绥边才,而以神武将军时常春代之,更拜宁尚书右仆射、知省 事,司空如故。

  硃泚乱,帝出居奉天,宁后数日至,帝喜甚。宁谓所亲曰:“上聪明,从善如 转规,但为卢杞所惑至此尔。”因潸然涕下。杞闻之,思有以构宁于帝。会王翃赴 难时,与宁俱出延平门而西,宁数下马趋厕,辄迂久。翃惧贼追,即呼曰:“既至 此,而欲顾望乎?”杞微闻,即讽翃以闻。会泚行反间,而除柳浑为宰相,署宁中 书令。时朔方掌书记康湛为盩厔尉,翃逼湛诈作宁遗泚书献之,杞遂奏:宁初无效 顺心,向闻与贼盟署中书令,今果后至,复得所与贼书,反状明甚。若凶渠外逼, 奸臣内谋,则大事去矣。”因俯伏歔欷曰:“臣备位宰相,危不能持,颠不能扶, 罪当死。”帝命左右扶起之,乃召宁至朝堂,云使宣慰江淮。俄而中人引宁幕后, 使二力士缢杀之,年六十一。

  初,命陆贽草制,贽索宁与泚书,将坐其事。杞复云:“书已亡。”宁死,籍 其家,中外冤之。帝乃赦宁亲属,而归其资云。贞元十二年,宁故将夏绥银节度使 韩潭请以所加礼部尚书雪宁罪,有诏听其家收葬。始,宁入朝,留其弟宽守成都, 杨子琳乘间起泸州,以精骑数千袭据其城。宽战力屈,宁妾任素骁果,即出家财十 万募勇士,得千人,设部队,自将以进。子琳大惧,会粮尽,且大雨,引舟至廷, 乘而去。子琳者,本泸南贼帅,既降,诏隶剑南节度,屯泸州,杜鸿渐表为刺史。 既败,收馀兵沿江而下,诸刺史震栗,备饩牢以飨士。过黄草峡,守捉使王守仙伏 兵五百,子琳前驱至,悉禽之,遂入夔州,杀别驾张忠,城守以请罪。朝廷以其本 谋近忠,故授峡州刺史,移澧州镇遏使。后归朝,赐名猷。

  宁季弟密,密子绘,俱以文辞称。绘四子:蠡、黯、确、颜,皆擢进士第。

  蠡字越卿,开成中为户部侍郎,白罢忌日百官行香,有诏褒可。历平卢、天平 军节度使,终尚书左丞。

  子荛,字野夫,乾符中为吏部侍郎,美文辞,谈辩华给,以铨管非所长,出为 陕虢观察使。是时王仙芝乱汉上,河南群盗兴,荛简侻不晓事,但以器韵自高,委 政厮竖,不恤人疾苦。或诉旱者,指廷树示之曰:“柯叶尚尔,何旱为?”即搒笞 之,上下离心。俄为军吏所执,髡其髯鬓。荛再拜祈免,乃得去。渴甚,求饮于民, 民饮以溺。坐失守,贬端州司马,终左散骑常侍。

  黯,字直卿,开成初为监察御史,奏郊庙祭事不虔。文宗语宰相曰:“宗庙之 礼,朕当亲之。但千乘万骑,国用不给,故使有司侍祠,然是日朕正衣冠坐以俟旦。 今闻主者不虔,祭器敝恶,岂朕事神蠲洁意邪?公宜敕有司道朕斯意。”黯乃具条 以闻。擢员外郎,累迁谏议大夫。

  确、颜,位皆郎中。

  严砺,字元明,震从祖弟也。少为浮屠法,太守见之,伟其材,表为玄武尉。 震在山南,署牙将。德宗之幸,主馈饷有功。然轻躁多奸谋,以便佞自将。累为兴 州刺史。震卒,以砺权主留府事,遗言荐之,即拜本道节度使。诏下谏议大夫、给 事中、补阙、拾遗合议,皆以为“砺资浅,士望轻,不宜授节制”,帝不从。

  砺在位,贪沓苟得,士民不胜其苦。素恶凤州刺史马勋,即诬奏,贬贺州司户 参军。刘辟反,以储备有素,检校尚书左仆射,节度东川。擅没吏民田宅百馀所, 税外加敛钱及刍粟数十万。元和四年,卒,赠司空。后监察御史元稹奉使东川,劾 发其赃,请加恶谥。朝廷以其死,故但追田宅奴婢还其主,税外所敛悉蠲除云。

【译文】

  来瑱是邠州永寿县人。他父亲来曜,行伍出身,开元末年,被任命为碛西副大使、四镇节度使,在西部边境有名气,后任右领军大将军时去世了。

  来瑱略懂典籍,重视名誉和节操,奋发有大志向。天宝初年,跟父亲在四镇任重要的官职。多次升官后任殿中侍御史,伊西、北庭行军司马。有诏推举有智谋善决断、才能可以服众的人,拾遗官张镐推荐他能决定大事,有抵御入侵的才能,于是提升他为颍川太守、招讨使。遇到母亲去世免职,以行孝出名。

  安禄山反叛,张土自又推荐他,他从守丧处赶来,被任命为汝南郡太守。还没有上路,改任颍川郡太守。叛军进攻颍川,当时储备的粮食很多,来瑱又修好城墙做了准备,他亲手射敌兵,都是一箭一个。叛军派投降的将领毕思琛招降他,毕思琛是来瑱的父亲过去的部将,在城下跪拜,哭着吊唁来瑱的父亲,来瑱不理,先后俘虏杀死了很多叛军。叛军怕他,称他叫“来咬铁”。因功加封为防御使,河南、淮南游弈逐要招讨使。又调他任山南东道节度使取代鲁炅,遇上嗣虢王李运上奏说鲁炅正在坚守南阳,就恢复来瑱的旧有官职。叛军围攻南阳很急,来瑱和魏仲犀合军救南阳,作战不胜,军心动摇。来瑱能安抚训练士兵,军容严整,叛军不敢侵扰。又调任淮南西道节度。长安洛阳收复了,被封为颖国公,食实封两百户。

  乾元二年(759),被调到河西。还没上路,唐军在相州战败,有诏任命他为陕虢节度,兼任潼关防御团练镇守使。第二年,襄州将领张维瑾等人杀死了襄州刺史史岁羽,调来瑱任山南东道襄、邓、均、房、金、商、随、郢、唐、安十州节度使。他到任后,张维瑾投降了。上元二年(761)春季,他在鲁山打败了史思明余部,俘虏了叛军的首领,又在汝州作战,缴获了马、牛、骆驼。两次战斗,共杀死敌人上万名。

  第二年,有诏命来瑱回京,来瑱喜欢襄州,部下也喜欢他治理,因此他示意大家挽留自己,表面装着要上路。到了邓州,又有诏书要他回驻地。唐肃宗听说了他的花招,厌恶他。吕..、王仲升等人都说:“来瑱收买了人心,不能留任,”于是改任山南东道襄、邓、唐、复、随、郢六州节度。不久王仲升和叛军在申州作战,被叛军抓住。开始,王仲升被包围了,江陵郡吕..生病,来瑱观望不马上去救援。到他率军出发时,王仲升已被俘了。来瑱的行军司马裴罫上表报告了这情况,并说:“来瑱多谋勇敢,恐以后难以制服,现马上除掉他,可以一举擒获。”皇帝认为很对,就调来瑱任淮西道申、安、蕲、黄、光、沔和河南道陈、豫、许、郑、汴、曹、宋、颍、泗十五州节度来表示对他的宠信,实际上是夺他的权,提升裴罫为襄、邓等七州防御使来取代来瑱。来瑱害怕了,假托“淮西没有粮食,等收了麦子才能去”,又示意部下坚决挽留。

  唐代宗即位,又任命他为襄州节度、奉义军渭北兵马使;秘密下诏命裴罫进攻他。裴罫从均州率兵乘船顺汉江下来。到了黄昏,哨兵报告来瑱,来瑱和将领商议,副将薛南阳说:“您奉诏命留任,而裴罫率兵强行取代,是背理的。他智谋勇敢都不是您的对手,而且军心不向着他。他如乘我不备,放火夜晚进攻,确实使人担忧。如果等到天亮,就一定能打败他。”第二天裴罫率兵五千在谷水北边列阵,来瑱率军迎上前去,对他的军队喊道“:你们来有什么事?”答道“:你不接受诏命,所以裴御史中丞来讨伐你,”来瑱说“:有诏命我回到这州镇守。”于是将诏书给他们看。他们都说:“这是假的,我们老远来讨伐罪人,难道空手回去吗?”就争着用箭射过来,来瑱跑到大旗下。薛南阳说“:请您坚守不动。”就率三百名骑兵为奇兵,沿着南山,从对方阵后杀出夹攻他们。裴罫的军队几乎被消灭光了,他自己脱身逃跑,到了申口,被抓住了,送到京城。来瑱也到朝廷去请罪,皇帝对他没有疑心,任命他为兵部尚书、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又任皇陵使。

  这时,程元振在朝廷当权,讨厌来瑱,就告发他对巫师说话大逆不道。遇到王仲升回来了,又说因来瑱和叛军配合,所以被叛军俘虏了。皇帝的怒气增加了,就下诏书免去来瑱的官爵,贬为播川县县尉,员外安置。他走到..县,又把他杀死,没收了他的家产。来瑱死后,府中门客都离开了,尸体被埋在土坎中,校书郎殷亮独自后到,到尸体边哭了,给他准备棺材衣服安葬了他。皇帝逐渐知道了程元振的诬陷,因别的罪行把他流放到溱州。

  此前,来瑱的行军司马庞充率兵两千人驻守河西,到了汝州,听说来瑱死了,就回来偷袭襄州,偏将李昭抵御他,他逃到房陵。李昭、薛南阳和梁崇义互不买账,梁崇义杀死了李昭等,皇帝任命梁崇义为节度使代替来瑱。后来他给来瑱建了祠堂,四季都去祭祀,避开来瑱的大堂不用,上奏请求按礼改葬,皇帝下诏同意了。广德元年(763),下诏恢复了来瑱的官职和爵位。

  崔宁本是贝州安平县人,后来迁居卫州。他家世代都学儒学,但他单单喜欢纵横家的学说,因为不受重用,就跑到剑南,给鲜于仲通当步兵。后又跟随李宀必征伐云南,不胜,回到了成都。行军司马崔论喜欢他,推荐他当了牙将。先后侍奉崔圆、裴冕。裴冕遭诬蔑,皇帝怀疑他,派使者来了解情况,崔宁部下士兵割下耳朵来申诉他的冤枉,使者将这情况汇报了。崔宁也一起到了京城,被留下担任折冲郎将。

  宝应初年,蜀中动乱,山中盗贼占据险要,道路不通。严武推荐崔宁任利州刺史,他去后,盗贼就逃跑了,他因此出了名。到严武任剑南节度使,经过利州,想要他一起到西边去,但利州不归他管,就要崔宁自己想办法。崔宁说“:我所属的节度使张献诚忌妒我,所以不能马上跟您去。但张献诚贪财,如能送重礼给他,我就能跟您走了。”严武认为他说得对,就送锦缎珍宝给张献诚,并要崔宁,张献诚果然高兴了,命崔宁自己称病离职。严武就上奏任命他为汉州刺史。

  吐蕃率领一些羌族部落入侵西山,攻占了柘、静等州,皇帝下诏要夺回。因此严武派崔宁率兵西征,抵达敌人据守的城下,城墙都是石头筑成的,无法攻打,只有东南角一丈多长是土筑的,崔宁探明了这情况,就挖地道,第二天夜里攻占了此城,扩大疆域几百里。敌军害怕地相互说:“崔宁军是神兵!”得胜归来时,严武大喜,用七宝车把崔宁迎进成都,向全军夸耀。

  永泰元年(765),严武去世了。行军司马杜济、偏将郭英..、郭嘉琳都请求任命郭英..的哥哥郭英耣为节度使,崔宁和部下请求任命大将王崇俊。两份奏章送到朝廷时,皇帝已任命了郭英耣。郭英耣记恨这事,才上任就找罪名杀死了王崇俊,又派使者去召回崔宁。崔宁害怕了,借口抵御吐蕃,不敢回去。郭英耣发怒了,因而派出军队,声称援助崔宁,实际想袭击他。又把崔宁家迁到成都,和崔宁的妾私通。崔宁更害怕了,据险抵抗。郭英耣就亲自带兵去讨伐他,遇到天降大雪,马匹多数冻死,军心离散,于是战败逃回。崔宁又听说郭英耣削减兵将的军饷,部下都恨他,又毁掉了唐玄宗的铸造像,就对军队宣告说:“郭英耣反叛了,擅自占据前代皇帝的宫殿。”于是率军逼近成都。郭英耣在城西列阵,派柏茂琳任前军,郭英..任左军,郭嘉琳任后军,与崔宁交战,柏茂琳等战败,军队多投降了崔宁。崔宁就给投降的将领封官,派他们带兵回头进攻郭英耣,郭英耣战败,逃到灵池,被韩澄杀死了。

  这时剑南大乱,杨子琳从泸州起兵,和邛州柏贞节联合讨伐崔宁。第二年,唐代宗下诏命宰相杜鸿渐任山南西、剑南、邓南等道副元帅、剑南西川节度使,去平息动乱。杜鸿渐从骆谷进发,有人献计说“:您不如驻扎在阆中,多次行文列举郭英耣的罪状,嘉奖崔宁的措施,将崔宁署奏的代理刺史任命为刺史,让他们不疑心。然后和东川张献诚和各路将领的联军骚扰崔宁,不到一年,崔宁的军队就削弱了,定会投降服罪。”杜鸿渐犹豫不决。遇到崔宁派使者来了,献上几万匹锦缎,言语非常谦卑,杜鸿渐贪图他的财物,就到了成都,把政事都交给崔宁,每天和部下杜亚、杨炎喝酒宴会。于是上表任命柏贞节为邓州刺史,杨子琳为泸州刺史,来使他们和解。又多次向朝廷推荐崔宁。此前,崔宁和张献诚交战,夺取了张献诚的旌节,不肯给他,因此朝廷任命崔宁为成都尹、西山防御使、西川节度行军司马。杜鸿渐回朝廷后,崔宁就担任了节度使。

  大历三年(768),崔宁到京城来朝拜。崔宁本来名叫崔旰,到这时赐名崔宁。杨子琳袭占了成都,皇帝就让崔宁回到蜀中,不久,杨子琳战败。崔宁见蜀中地形险要,物产丰富,朝廷不大约束,就大肆收刮民财;派他弟弟崔宽住在京城,用厚礼结交权贵,极力巴结元载父子,因此崔宽很快升任御史中丞,崔宽的哥哥崔审也任给事中。崔宁在蜀地掌权时间长了,军队逐渐强大,穷奢极欲,部将官吏的妻妾多被他奸污,朝廷克制忍耐,不敢责问。崔宁累官至尚书左仆射。

  大历十四年(779),崔宁进京朝拜,升任检校司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兼任皇陵使。不久又在同中书门下平章事职上加任御史大夫,他就提议应由御史大夫任命御史,不用和宰相商议。并上奏任命李衡、于结等为御史,宰相杨炎发怒了,因此没能批准。杨炎当时正在诋毁刘晏,崔宁在皇帝面前帮刘晏说话,因为他一贯巴结元载,杨炎也是元载提拔的,因此杨炎虽然恨他,但不忍心发作。

  这年十月,南诏和吐蕃联军进犯文川、方维、邛崃,攻占了一些州、县城,人民都逃跑躲到山谷之中。崔宁正在朝廷,军队没有主帅,唐德宗催崔宁回驻地。杨炎因已和他有矛盾,怕他到蜀地无法制服,就劝皇帝说:“蜀地是国内地形封闭的地方,自从崔宁擅自统管,国家失去这一地区已经十四年了。现崔宁虽入京,但他的全部军队控制着蜀地,赋税交给皇上的和没有差不多。崔宁本来和诸将平级,单靠作乱得高官,不敢专权,靠恩惠怀柔,因此没有威信。现要他回去,必定不能建功,这是白派他回去了;如果他立了功,按道理不能夺他的权,那么因为蜀地闭塞,战败了当然就丢了,战胜了也不归朝廷拥有。请皇上深思。”皇帝说“:你有什么办法呢?”杨炎说“:请不要让崔宁回去。现朱氵此率领的范阳精兵在近郊防守,让他们和禁军一起去,战无不胜。利用这次作战把禁军派到了蜀地中心,那么蜀中将领就害怕不敢乱动,以后再换派别的人统率,来收回他们的权力,就得到了千里肥沃的土地,这叫作利用小灾得到大利。”皇帝说“:好。”于是罢免了崔宁的西川节度使,改为兼任京畿观察使,灵州大都督,单于、镇北大都护,朔方节度,..、坊、丹、延州都团练观察等使。假托用重臣镇抚北部边境,但每道都派留后官,让他们能自己报告情况,杜希全在灵州,王罖在振武,李建徽在..州,以及戴休颜、杜从政、吕希倩都是杨炎任命的,要他们窥探崔宁的过错。

  崔宁巡边到了夏州,和吕希倩一起招抚党项,很多人投降了。杨炎讨厌这事,就上奏说吕希倩没有安抚边境的才能,派神武将军时常春代替他。改封崔宁为尚书右仆射、知省事,仍任司空官。

  朱氵此反叛,皇帝逃到奉天,崔宁过几天来了,皇帝很高兴。崔宁对亲近的人说“:皇上聪明,从善如流,只是被卢杞等迷惑才到了这地步。”还因此流下了眼泪。卢杞听说了这事,想找机会在皇帝面前诬陷崔宁。王罖说逃出长安时,和崔宁一起出延平门西行,崔宁多次下马上厕所,时间都很长。王怕叛军追赶,就喊道:“已到这里来了,还想观望吗?”卢杞听说了,就示意王罖告诉皇帝。遇到朱氵此用反间计,任命柳浑为宰相,崔宁为中书令。当时崔宁的朔方掌书记官康湛任銩稨县县尉,王逼他伪造崔宁给朱氵此的信献上。卢杞于是上奏说:“崔宁起初就没有效忠皇帝的心,先前听说他已就任叛贼中书令,现果然后到,又查获了他给叛贼的信,反叛行为很清楚了。

  如叛贼从外进逼,奸臣在内响应,那么国家就完了。”他接着跪伏哭着说“:我承乏当宰相,在危急时不能扶助皇上,罪该处死。”皇上令侍从把他扶起来,就召唤崔宁到大堂上,说是要派他到江淮去任宣慰使。一会儿宦官把崔宁领到帷幕后边,命两位力士勒死了他,终年六十一岁。

  开始,命陆贽起草宣布崔宁罪状的诏令,陆贽要崔宁给朱氵此的信,想证实这事。卢杞又说“:信已丢失了。”崔宁死后,抄没了他的家产,朝廷内外都认为他冤枉。皇帝就赦免了崔宁的亲属,归还了他的家产。贞元十二年(796),崔宁的旧将夏、绥、银节度使韩潭请求用加封的礼部尚书官来昭雪崔宁的罪名,皇帝就下诏让崔宁家收尸改葬。

  先前,崔宁进京朝拜,留他弟弟崔宽守卫成都,杨子琳乘机从泸州起兵,率精锐骑兵几千人袭占了成都。崔宽抵敌战败,崔宁的妾任氏一贯勇敢果断,当即拿出十万家财招募勇士,招得了一千人,编成军队,自任将军进军。杨子琳很害怕,遇上粮食吃完了,而且又下大雨,就把船划到庭院里,乘船逃走了。杨子琳是泸南的盗贼首领,投降后,有诏命隶属剑南节度,驻扎在泸州。杜鸿渐上奏任命他为刺史。战败后,他率残兵沿江东下,各州刺史害怕他,准备饭菜给他们吃。经过黄草峡时,守捉使王守仙埋伏了五百名士兵,杨子琳前军到了,把他们都抓获,于是攻进夔州,杀死别驾张忠,据守城池请求治罪。朝廷因为他的用意基本是忠心的,就任命他为峡州刺史,又调任澧州镇遏使。后来回到朝廷,赐名叫杨猷。

  崔宁的小弟弟崔密、崔密的儿子崔绘,都以文章写得好出名。



相关评论
百度 淘宝网 同程旅行 京东商城 瓷器 爱之谷 绿翠玉楼
关于本站 图说巴巴  甘公网安62112602000021号  陇ICP备16001066号  ALEX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