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新唐书

二李马路

新唐书·列传·卷六十三

  二李马路

  李嗣业,字嗣业,京兆高陵人。长七尺,膂力绝众。开元中,从安西都护来曜 讨十姓苏禄,先登捕虏,累功署昭武校尉。后应募安西,军中初用陌刀,而嗣业尤 善,每战必为先锋,所向摧北。马灵察为节度,出战必与俱。高仙芝讨勃律,署嗣 业及中郎将田珍为左右陌刀将。时吐蕃兵十万屯娑勒城,据山濒水,联木作郛,以 扼王师。仙芝潜军夜济信图河,令曰:“及午破贼,不者皆死。”嗣业提步士升山, 颓石四面以击贼,又树大旗先走险,诸将从之。虏不虞军至,因大溃,投崖谷死者 十八。鼓而驱至勃律,禽其主,平之。授右威卫将军。从平石国及突骑施,以跳荡 先锋加特进。虏号为“神通大将”。

  初,仙芝特以计袭取石,其子出奔,因构诸胡共怨之,以告大食,连兵攻四镇。 仙芝率兵二万深入,为大食所败,残卒数千。事急,嗣业谋曰:“将军深履贼境, 后援既绝,而大食乘胜,诸胡锐于斗,我与将军俱前死,尚谁报朝廷者?不如守白 石岭以为后计。”仙芝曰:“吾方收合馀尽,明日复战。”嗣业曰:“事去矣,不 可坐须菹醢。”即驰守白石,路既隘,步骑鱼贯而前。会拔汗那还兵,辎饷塞道不 可骋,嗣业惧追及,手梃鏖击,人马毙仆者数十百,虏骇走,仙芝乃得还。表嗣业 功,进右金吾大将军,留为疏勒镇使。城一隅阤,屡筑辄坏,嗣业祝之,有白龙见, 因其处蕝祠以祭,城遂不坏,汉耿恭故井久涸,祷已,泉复出。初讨勃律也,通道 葱领,有大石塞隘,以足蹶之,抵穹壑,识者以为至诚所感云。

  天宝十二载,加骠骑大将军。入朝,赐酒玄宗前,醉起舞,帝宠之,赐彩百、 金皿五十物、钱十万,曰:“为解酲具。”

  安禄山反,肃宗追之,诏至,即引道,与诸将割臂盟曰:“所过郡县,秋毫不 可犯。”至凤翔,上谒,帝喜曰:“今日卿至,贤于数万众。事之济否,固在卿辈。” 乃诏与郭子仪、仆固怀恩掎角。常为先锋,以巨咅笞斗,贼值,类崩溃。进四镇、 伊西、北庭行军兵马使。广平王收长安,嗣业统前军,阵于香积祠北。贼酋李归仁 拥精骑薄战,王师注矢逐之,走未及营,贼大出,掩追骑,还蹂王师,于是乱不能 阵。嗣业谓子仪曰:“今日不蹈万死取一生,则军无类矣。”即袒持长刀,大呼出 阵前,杀数十人,阵复整。步卒二千以陌刀、长柯斧堵进,所向无前。归仁匿兵营 左,觇军势,王分回纥锐兵击其伏,嗣业出贼背合攻之,自日中至昃,斩首六万级, 填涧壑死几半,贼东走,遂平长安。进收东都,嗣业战多。乃与张镐、鲁炅、来瑱、 嗣吴王祗、李奂略定诸州。兼卫尉卿,封虢国公,实封户二百。兼怀州刺史、北庭 行营节度使。

  与子仪等围相州,师耄,诸将无功,独嗣业被坚数奋,为诸军冠。中流矢,卧 帐中,方愈,忽闻金鼓声,知与贼战,大呼,创溃,血流数升卒。谥曰忠勇,赠武 威郡王,给灵舆护还在所。葬日,使中人临吊,中朝臣祖泣,茔给扫除十户。嗣业 忠毅忧国,不计居产,有宛马十疋,前后赏赐,皆上于官以助军云。

  子佐国,袭爵,历丹王府长史。卒,推嗣业功,赠宋州刺史。

  马璘,岐州扶风人。少孤,流荡无业所。年二十,读汉马援传,至“丈夫当死 边野,以马革裹尸而归”,慨然曰:“使吾祖勋业坠于地乎?”开元末,挟策从安 西节度府,以奇劳,累迁金吾卫将军。

  至德初,王室多难,统精甲三千,自二庭赴凤翔。肃宗奇之,委以东讨。初战 卫南,以百骑破贼五千众。从李光弼攻洛阳,史朝义众十万阵北邙山,旗铠照日, 诸■疑,未敢击。璘率部士五百,薄贼屯,出入三反,众披靡,乘之,贼遂溃。光 弼曰:“吾用兵三十年,未见以少击众,雄捷如马将军者!”迁试太常卿。

  明年,吐蕃寇边,诏璘移军援河西。怀恩之叛,璘引还,间关转斗至凤翔,虏 围已合,节度使孙志直婴城守。璘令士持满外向,突入县门,不解甲出战,背城阵。 虏溃,率轻骑追之,斩数千级,漂血丹渠。帝引见尉劳,擢兼御史大夫。

  永泰初,拜四镇行营节度、南道和蕃使。俄检校工部尚书,北庭行营、邠宁节 度使。元日,有卒犯盗,或曰宜赦,璘曰:“赦之,则人将伺其日为盗。”遂戮之。 天大旱,里巷为土龙聚巫以祷,璘曰:“旱由政不修。”即命撤之。明日雨,是岁 大穰。未几,徙泾原,权知凤翔、陇右节度副使,四镇、北庭如旧,复以郑、颍二 州隶之。

  大历八年,吐蕃内寇,浑瑊战宜禄,不利。璘设伏潘原,与瑊合击破之,俘级 数万。进检校尚书右仆射。明年,入朝,求宰相,以检校左仆射知省事,进抚风郡 王。十一年,卒于军,年五十六。赠司徒,谥曰武。

  璘少学术,而武干绝伦。遭时屯棘,以忠力奋。在泾八年,缮屯壁,为战守具, 令肃不残,人乐为用,虏不敢犯,为中兴锐将。初,泾军乏财,帝讽李抱玉让郑、 颍,璘因得裒积,且前后赐赉无算,家富不赀。治第京师,侈甚,其寝堂无虑费钱 二十万缗。方璘在军,守者覆以油幔。及丧归,都人争入观,假称故吏入赴吊者日 数百。德宗在东宫闻之,不喜。及即位,乃禁第舍不得逾制,诏毁璘中寝及宦人刘 忠翼第。璘家惧,悉籍亭馆入之官。其后赐群臣宴,多在璘山池。而子弟无行,财 亦寻尽。

  李抱玉,本安兴贵曾孙,世居河西,善养马。始名重璋,闲骑射,少从军。其 为人沈毅有谋,尤忠谨,李光弼引为裨校。天宝末,玄宗以其战河西有功,为改今 名。禄山乱,守南阳,斩贼使。至德二载,上言:“世占凉州,耻与逆臣共宗。” 有诏赐之姓,因徙籍京兆,举族以李为氏。进至右羽林大将军,知军事,擢陈郑颍 亳节度使。史思明已破东都,凶焰勃然,鼓而行,自谓无前。光弼壁河阳拒之,使 抱玉守南城。贼急攻,抱玉纵奇兵出,表里俘杀甚众。贼乃舍去,从光弼战,大败, 因不能西。差功第一,封栾城县公。代宗立,兼泽潞节度使,统相、卫、仪、邢十 一州兵。以功授司空,兼兵部尚书,武威郡王。恳辞王爵,徙凉国公,进司徒。

  广德中,吐蕃入寇,帝次陕,群盗遍南山五谷间,东距虢,西抵岐,椎剽不胜 计。诏太子宾客薛景仙为南山五溪谷防御使,引兵招捕,久不克。更诏抱玉讨贼。 抱玉尽得贼株柢蹊隧,分兵守诸谷,使牙将李崇客精骑四百,自桃林、虢川袭之。 贼帅高玉脱身走城固,山南西道张献诚禽以献,悉索支党斩之。不阅旬,五谷平。 即诏抱玉权凤翔、陇右节度,抱玉恳让司徒,故以尚书左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河西、陇右副元帅。又让仆射,故还为兵部尚书。

  大历二年,来朝。久之,加山南西道副元帅兼节度使,屯鹔厔。抱玉兼三节度、 三副元帅,位望隆赫。乃上言:“陇坻达扶、文,绵地二千里,虏孔道不一,梁、 岷重则关辅轻。愿择能臣,帅西道当一面,臣得专事关、陇。”帝多其让,许之。 抱玉在镇十馀年,虽无破虏功,而禁暴安人,为将臣之良。卒,年七十四,赠太保, 谥曰昭武。

  从父弟抱真。抱真字太玄,沈虑而断。抱玉属以军事,授汾州别驾。仆固怀恩 反,陷焉,挺身归京师。代宗以怀恩倚回纥,所将朔方兵精,忧之,召抱真问状, 答曰:“郭子仪尝领朔方军,人多德之。怀恩欺其下曰,‘子仪为朝恩所杀。’今 起而用,是伐其谋,兵可不战解也。”既而怀恩败,如抱真策。迁殿中少监、陈郑 泽潞节度留后。既谢,因言:“百姓劳逸在牧守,愿得一州以自试。”更授泽州刺 史,兼泽潞节度副使。徙怀州,仍为怀泽潞观察留后,凡八年。

  抱真策山东有变,泽、潞兵所走集,乘战伐后,赋重人困,军伍雕刓,乃籍户 三丁择一,蠲其徭租,给弓矢,令闲月得曹偶习射,岁终大校,亲按籍第能否赏责。 比三年,皆为精兵,举所部得成卒二万,既不禀于官,而府库实。乃曰:“军可用 矣。”缮甲淬兵,遂雄山东,天下称昭义步兵为诸军冠。久之,为泽潞节度行军司 马。会昭义节度李承昭病,诏抱真权磁邢兵马留后。德宗嗣位,检校工部尚书,领 昭义节度使。

  建中中,田悦反,围邢及临洺,诏抱真与河东马燧合神策兵救之,败悦于双冈, 斩其将杨朝光,又破之临洺,遂解临洺、邢之围。以功检校兵部尚书。复与悦战洹 水,走之。进围魏,悦战城下,大败。进检校尚书右仆射。会硃滔、王武俊反,救 悦,抱真退保魏。帝苍卒狩奉天,闻问,诸将皆哭,各引麾下还屯。于时,李希烈 陷汴,李纳反郓,李怀光相次反河中,抱真独以数州截然横绝溃叛中,离沮其奸, 为群盗所惮。

  兴元初,检校左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繇倪国公进义阳郡王。硃滔悉幽蓟 兵与回纥围贝州,以应硃泚。而希烈既窃名号,则欲臣制诸叛,众稍离。天子下罪 己诏,并赦群盗。抱真乃遣客贾林以大义说武俊,使合从击滔,武俊许诺,而内犹 豫。抱真将自造其壁,诿军事于司马卢玄卿曰:“吾此行,系时安危,使遂不还, 部勒以听天子命,惟子;励兵东向,雪吾之耻,亦唯子。”即以数骑驰入见武俊, 曰:“泚、希烈争窃帝号,滔攻贝州,此其志皆欲自肆于天下。足下既不能与竞长 雄,舍九叶天子而臣反虏乎?且诏书罪己,禹、汤之心也。方上暴露播越,公能自 安乎?”因持武俊,涕下交颐,武俊亦感泣,左右皆泣。退卧帐中,甘寝久之。武 俊感其不疑,乃益恭,指心誓天曰:“此身已许公死矣!”食讫,约为昆弟而别。 旦日合战,大破滔经城。进检校司空,实封六百户。贞元初,朝京师,诏还所镇。

  抱真喜士,闻世贤者,必欲与之游,虽小善,皆卑礼厚币数千里邀致之,至无 可录,徐徐以礼谢。会天下稍无事,乃饰台沼以自娱。好方士,谓不死可致。有孙 季长者为治丹,且曰:“服此当仙去。”抱真表署幕府。尝语左右曰:“秦、汉君 不偶此,我乃得之,后升天,不复见公等矣。”夜梦驾鹤,寤而刻寓鹤,衣羽服, 习乘之。后益惑厌胜,因疾,请降官,七让司空,还为左仆射。饵丹二万丸,不能 食,且死,医以彘肪谷漆下之。疾少间,季长曰:“危得仙,何自弃也?”益服三 千丸,卒,年六十二。

  其子殿中侍御史缄匿丧,与其属卢会昌元仲经谋,会诸将,仲经诡抱真令曰: “吾疾不任事,令缄典军,勉佐之。”副使李说及诸校俯首,皆呒曰;“诺。”缄 盛服出,众拜之,悉发府库劳军。会昌即为抱真表,翌日,令诸将署章,请以节付 缄。天子已闻抱真丧,遣使者驰入军,诏以事属大将王延贵。缄谩若抱真疾,请诘 朝见,凡三日,缄乃出见使者,陈兵甚严。使者曰:“朝廷已知公薨,诏以兵属延 贵,君速归发丧。”缄愕然,谓诸将曰:“诏不许,若何?”众不对。乃遽以印钥 上监军,始发丧。使者趣延贵视事,护缄赴东都,仲经逃诸外,捕杀之,会昌得不 坐。始,缄遣将陈荣以书抵武俊,假其财。武俊怒曰;“吾与乃公善者,恭王命, 非同恶也。今闻已亡,谁诈其子使不俟朝制邪?”囚荣而让缄焉。诏赠抱真太保。

  路嗣恭,字懿范,京兆三原人,始名剑客,以世廕为鄴尉。席豫黜陟河朔,表 为萧关令,连徙神乌、姑臧二县,考绩为天下最。玄宗以为可嗣汉鲁恭,因赐名。 转渭南令,主杜化、东阳二驿。时关畿用兵,使人系道,嗣恭储具有素,而民不扰。 后为郭子仪朔方节度留后,大将孙守亮拥重兵,骄蹇不受制,嗣恭因称疾,守亮至, 即杀之,一军皆震。永泰三年,检校刑部尚书,知省事。出为江西观察使,以善治 财赋称。有贾明观者,素事鱼朝恩,朝恩诛,当坐死,宰相元载纳其赂,遣效力江 西,将行,居民数万怀瓦石候击,载谕市吏禁止,乃得去。魏少游畏载,常回容之, 及嗣恭代少游,即日杖死。

  大历八年,岭南将哥舒晃杀节度使吕崇贲,五岭大扰。诏嗣恭兼岭南节度使, 封冀国公。嗣恭募勇敢士八千人,以流人孟瑶、敬冕为才,擢任之。使瑶督大军当 其冲,冕率轻兵由间道出不意,遂斩晃及支党万馀,筑尸为京观。俚洞魁宿为恶者, 皆族夷之。还为检校兵部尚书,复知省事。嗣恭起州县吏,以课治进至显官,及晃 事株戮舶商,没其财数百万私有之,代宗恶焉,故赏不酬功。德宗立,阴赇宰相杨 炎,炎录前效,更拜兵部尚书、东都留守。俄加怀郑汝陕河阳三城节度、东都畿观 察使。卒,年七十一,赠左仆射。子应、恕。

  应,字从众,以廕为著作郎。贞元初,出为虔州刺史,诏嗣父封。凿赣石梗嶮 以通舟道。德宗时,李泌为相,号得君。帝尝曰:“谁于卿有恩者,朕能报之。” 泌乃言:““曩为元载所疾,谪江西,路嗣恭与载厚,臣尝畏之。会与其子应并驱, 马啮其胫,臣惶恐不自安,应閟不言,勉起见父。臣常愧其长者,思有以报。”帝 曰:“善。”即日加应检校屯田郎中,服金紫。累迁宣歙池观察使,封襄阳郡王。 李锜反,应发乡兵救湖、常二州,以故锜不能拔。元和六年,以疾授左散骑常侍, 卒,谥曰靖。

  恕,字体仁。从嗣恭讨哥舒晃,授检校工部员外郎,得从便宜,擢降将伊慎用 之。贼平,恕功多。嗣恭节度河阳也,恕为怀州刺史,年才三十,杨炎用捍魏博, 为时嗤诋。累迁鄜坊、宣歙观察使。坐事贬吉州刺史。以右散骑常侍致仕,卒,赠 洪州都督。

【译文】

  李嗣业的字叫嗣业,京兆府高陵县人,身高七尺,力大超群。开元年间,跟随安西都护来曜征伐十姓苏禄,他首先登上城堡又抓获了俘虏,积累功劳被封为昭武校尉。后来被召募到安西,军队中开始使用长刀、李嗣业特别善于使用,每次战斗必定担任先锋,所向无敌。马灵鮞任节度,每次出兵都带他一起去。

  高仙芝征伐勃律国,任命李嗣业和中郎将田珍为左右陌刀将。当时吐蕃十万军队驻扎在娑勒城,靠山临河,用木材修成城寨,来抵御唐军。高仙芝夜里偷渡信图河,下命令说:“到中午打败敌人,不然都处死。”李嗣业率步兵登上高山,往下推石头砸死敌军,又扛着大旗带头冲向险路,众将都跟着他。敌军没料到唐军突然来了,因此大败,跳到山崖下摔死的有十分之八。他们乘胜进军到了勃律国,抓住了他们的国王,讨平了他们的国家。李嗣业被封为右威卫将军。后又跟着高仙芝讨平了石国和突骑施,任跳荡先锋加封特进官。敌军称他叫“神通大将”。

  先前,王仙芝靠用计偷袭攻占了石国,石国国王的儿子逃跑了,就挑拨各族都恨高仙芝,并告诉了大食国,他们联合军队来进攻四镇。高仙芝率两万军队深入进攻,被大食军打败,残兵只几千人。

  情况紧急,李嗣业对高仙芝谋划说:“您率兵深入敌境,后无援兵,大食军乘胜进攻,他们其他各族军队也将勇猛敢斗,我和您都前去战死了,谁来报效国家呢?

  不如退守白石岭考虑退兵。”高仙芝说:“我正召集被打散的军队,明天再和他们交战。”李嗣业说:“大势已去,不能坐等杀头。”于是立即赶去扼守白石岭,路狭窄,步、骑兵一个跟着一个前进,遇上拔汗那先退兵,辎重车堵住了道路不能过,李嗣业怕被追上,手拿大棒打他们,士兵和马匹被打倒的有几十上百,拔汗那的异族军吓跑了,高仙芝才得以生还。高仙芝奏报了李嗣业的功劳,提升他为右金吾大将军,留任疏勒镇使。城墙有个角落崩塌了,多次修好后又塌了,李嗣业在那里祷告,有条白龙出现了,因此在那里建祠祭祀,城墙就不塌了。汉代耿恭的旧井长期干涸,他祈祷以后,泉水又有了。开始讨伐勃律国时,在葱岭上开路,有块大石头堵住了道路,他用脚一蹬,石头就滚到深谷里去了,记载这事的人认为是他的诚心使上天感动了。

  天宝二十年(753),加封骠骑大将军。进京朝拜时,唐玄宗当面赐酒给他喝,他因酒醉起身拜舞,皇帝为表示对他的宠信,赏给他一百匹绸缎、五十件金器、钱十万贯,说道“:这是给你解酒的。”

  安禄山反叛了,唐肃宗调他回来,诏书一到他就率军上路,并和众将割破手臂起誓说:“路过的地方,一草一木都不能动。”到达凤翔后,拜见了皇帝,皇帝高兴地说“:现在你来了,胜过几万军队,讨贼能否成功,全靠你们。”于是下诏命他和郭子仪、仆固怀恩配合。他常常担任先锋,用大棒挥击,叛军碰到了,都被打败了。又升任四镇、伊西、北庭行军兵马使。

  广平王收复长安的时候,李嗣业率前军,在香积祠北边列阵。叛军将领李归仁率精锐骑兵来挑战,唐军用箭射退他们后就派骑兵追赶他们,他们还没跑到敌军营地,敌军大举出击,掩杀追击的唐军骑兵,逃回的骑兵冲乱了唐军,因此军阵乱了。李嗣业对郭子仪说“:现在不拼死求生,全军就完了。”立刻脱掉衣服手持长刀,大喊着冲到阵前,杀死了几十名叛军,唐军军阵才又整顿好了。他率两千步兵持长刀、长柄斧并排前进,所向无敌,李归仁将军队埋伏在军营左边,窥测形势,广平王命回纥精兵进攻叛军的伏兵,李嗣业也从敌军背后夹攻,从中午战到太阳偏西,杀头六万颗,死在山涧山谷中的将近一半,叛军东逃,于是收复了长安。后又进兵收复洛阳,李嗣业作战最多。接着又和张镐、鲁炅、来調、嗣吴王李祗、李奂平定了各州。他被任命兼任卫尉卿,封为虢国公、食实封两百户。

  以后又兼任怀州刺史、北庭行营节度使。

  后来和郭子仪等围攻相州,军队疲倦了,众将都没能建功,只有李嗣业穿铠甲多次奋勇杀敌,在众军中数第一。后被流箭射中,躺在营帐里,伤快好了,突然听见了发令的钟鼓,他知道是在和叛军作战,就大喊杀敌,伤口又破开了,流了几升血后去世了。皇帝赐给他谥号叫忠勇,赠官武威郡王,派灵车护送回任所。下葬的那天,又派宦官去吊唁,朝中大臣哭着为他致哀,他的墓地安排十户人家常年清扫。据说李嗣业忠心为国,不置家财,只有大宛马十匹,先后赏给他的东西,他都交给官府来补充军费。

  他的儿子李佐国,继承了他的爵位,任官到丹王府长史。他儿子去世后,为嘉奖李嗣业的功绩,赠官为宋州刺史。



上一篇:房张李
下一篇:郭子仪
百度 淘宝网 同程旅行 京东商城 瓷器
联系本站  图说巴巴  甘公网安62112602000021号  陇ICP备16001066号  ALEX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