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新唐书

苏尹毕李郑王许潘倪席齐

新唐书·列传·卷五十三

  苏尹毕李郑王许潘倪席齐

  苏珦,雍州蓝田人。中明经第,调鄠尉。时李义琰为雍州长史,鄠多讼,日至 长史府,恦裁决明办,自是无诉者。义琰异之,顾听事曰:“此公坐也,恨吾齿晚, 不及见。”

  垂拱初,为监察御史。武后杀韩、鲁诸王,付珦密牒按讯,珦推之无状。或言 珦助韩、鲁者,后诘之,挺议无所挠,后不悦曰:“卿,大雅士,此狱不足诿卿。” 即诏监军河西。五迁右司郎中。御史王弘义附来俊臣为酷,世畏疾,莫敢触其锋。 会督伐材于虢,笞督过程,人多死,珦按奏,弘义坐免。迁给事中,进左肃政台御 史大夫。后营大像白司马坂,糜用亿计,珦上疏切谏,见纳。

  中宗将斩韦月将,珦执据时令不可以大戮,忤三思意,改右台,俄出为岐州刺 史。复为右台大夫。会节愍太子败,诏株索支党。时睿宗居籓,为狱辞牵逮,珦密 启保辩,亦会宰相开陈,帝感悟,多所含贷。擢户部尚书,封河内郡公。以检校太 子詹事致仕。卒,年八十一,赠兗州都督,谥曰文。

  子晋,数岁知为文,作《八卦论》,吏部侍郎房颍叔、秘书少监王绍宗叹曰: “后来之王粲也。举进士及大礼科,皆上第。先天中,为中书舍人。玄宗监国,所 下制命,多晋及贾曾稿。屡献谠言,天子嘉允。出为泗州刺史,以珦老,请解职奉 养。珦卒,历户部侍郎,袭爵,迁吏部。时宋璟兼尚书事,晋与齐浣更典二都选, 既糊名校判,而晋独事赏拔,当时誉之。及裴光庭知尚书,有过官被却者,就籍以 硃点头而已。晋因榜选院曰“门下点头者更拟”,光庭以为侮己,出晋汝州刺史。 迁魏州,终太子左庶子。

  始,晋与洛人张循之、仲之兄弟善,而二人以学显。循之上书忤武后,见杀。 仲之神龙中谋去武三思,为宋之愻等所发,死,晋厚抚其子渐,为营婚宦。晋卒, 渐丧之若诸父云。

  尹思贞,京兆长安人。弱冠以明经第,调隆州参军事。属邑豪蒲氏骜肆不法, 州檄思贞按之,擿其奸赃万计,卒论死,部人称庆,刻石叹颂。迁明堂令,以善政 闻。擢殿中少监,检校洛州刺史。会契丹孙万荣乱,朔方震惊,思贞循抚境内,独 无扰。武后玺书褒慰。

  长安中,迁秋官侍郎,忤张昌宗意,出为定州刺史。召授司府少卿。时卿侯知 一亦厉威严,吏为语曰:“不畏侯卿杖,祗畏尹卿笔。”加银青光禄大夫。其家坎 地,获古戟十二,俄而门树戟,时人异焉。

  神龙初,擢大理卿。雍人韦月将告武三思大逆,中宗命斩之,思贞以方发生月, 固奏不可,乃决杖,流岭南。三思讽所司加法杀之,复固争,御中大夫李承嘉助三 思,而以他事劾思贞,不得谒。思贞谓承嘉曰“公为天子执法,乃擅威福,慢宪度, 谀附奸臣图不轨,今将除忠良以自恣邪?”承嘉惭怒,劾思贞,为青州刺史。或问 曰:“公敏行,何与承嘉辩?”答曰:“石非能言者,而或有言。承嘉恃权而侮吾, 义不辱,亦不知言何从而至。”治州有绩,蚕至岁四熟,黜陟使路敬潜至部,叹曰: “是非善政致祥乎!”表言之。

  睿宗立,召授将作大匠,封天水郡公。仆射窦怀贞护作金仙、玉真观,广调夫 匠,思贞数有损节。怀贞让之,答曰:“公,辅臣也,不能宣赞王化,而土木是兴, 以媚上害下,又听小人谮以廷辱士,今不可事公矣。”乃拂衣去,阖门待罪。帝知 之,特诏令视事。怀贞诛,拜御史大夫,累迁工部尚书。请致仕,许之。开元四年 卒,年七十七,赠黄门监,谥曰简。思贞前后为刺史十三郡,其政皆以清最闻。

  毕构,字隆择,河南偃师人。六岁能为文。及冠,擢进士第,补金水尉,迁九 陇主簿。居亲丧,毁棘甚,已除,犹屏处丘园。武后召为左拾遗。神龙初,迁中书 舍人。敬晖等表诸武不宜为王,构当读表,抗声析句,左右皆晓知。三思疾之,出 为润州刺史,政有惠爱。徙卫、同、陕三州,迁益州府长史。

  景龙末,召为左御史大夫。会平诸韦,治其党,衣冠多坐,构详比重轻,皆得 其情。时李杰为河南尹,与构皆一时选,世谓“毕李”。封魏县男。复为益州长史, 按察剑南,振弊柅私,号为清严。睿宗嘉构脩罝独行,有古人风,其治术又为诸使 最,乃赐玺书、袍带。再迁吏部尚书,并遥领益州长史,徙广州都督。

  玄宗立,授河南尹,进户部尚书。久之,移疾,帝手疏医方赐之。当时以户部 为凶官,遽改太子詹事,冀其愈。会卒,赠黄门监,谥曰景。

  始,构丧继母,而二妹襁褓,身鞠养至成人。妹为构服三年。弟栩,以太府主 簿留司东都,闻疾驰归,哀毁如大丧,虽变服未尝笑,天下称其友悌。终荆州司马。

  构子炕,天宝末为广平太守,拒安禄山,城陷,覆其家。赠户部尚书。炕生坰, 始四岁,与弟增以细弱得不杀,为赏口。河北平,宗人宏以财赎出之。后举明经, 为临涣尉。徐州节度使张建封高炕节,闻坰笃行,表署幕府,摄符离令。后调王屋 尉,以谨廉闻。喜宾客,家未尝以有无计。及殁,无赀以治丧云。

  李杰,本名务光,相州釜阳人。后魏并州刺史宝之裔孙。少以孝友著。擢明经 第,解褐齐州参军事,迁累天官员外郎。为吏详敏,有治誉。以采访使行山南,时 户口逋荡,细弱下户为豪力所兼,杰为设科条区处,检防亡匿,复业者十七八。神 龙中,为河东巡察黜陟使,课最诸道。先天中,进陕州刺史、水陆发运使。置使自 杰始。改河南尹。

  杰既精听断,虽行坐食饮,省治不少废,繇是府无淹事,人吏爱之。寡妇有告 其子不孝者,杰物色非是,谓妇曰:“子法当死,无悔乎?”答曰:“子无状,宁 其悔!”乃命市棺还敛之,使人迹妇出,与一道士语,顷持棺至,杰令捕道士按问, 乃与妇私不得逞。杰杀道士,内于棺。河、汴之交旧有梁公埭,废不治,南方漕弗 通,杰调汴、郑丁男复作之,不费而利。

  入代宋璟为御史大夫。尚衣奉御长孙昕素恶杰,遇于道,内恃玄宗娅婿,与所 亲杨仙玉共殴辱之。杰诉曰:“败发肤,痛在身;辱衣冠,耻在国。”帝怒,诏斩 昕等朝堂。左散骑常侍马怀素建言:“阳和月,不可以殊死。”乃敕杖杀之,谢百 官,降书慰杰。

  以护作桥陵,封武威县子。初,杰引侍御史王旭为护陵判官,旭贪赃,杰将绳 之,未及发,反为所构,出衢州刺史。迁扬州大都督府长史,复为御史劾免。开元 六年卒,帝悼之,特赠户部尚书。

  郑惟忠,宋州宋城人。第进士,补井陉尉。天授中,以制举召见廷中,武后问 举者,何所事为忠,对皆不合旨。惟忠曰:“外扬君之美,内正君之恶。”后曰: “善。”擢左司御胄曹参军事,迁水部员外郎。后还长安,复以待制召。后曰: “非尝于东都对忠臣者乎?朕今不忘。”迁凤阁舍人。

  中宗立,擢黄门侍郎。时议禁岭南酋户不得畜兵,惟忠曰:“善为政者因其俗。 且吴人所谓家鹤膝、户犀渠,此民风也,禁之得无扰乎?”遂止。进大理卿。节愍 太子败,守卫诖误皆流,已决,诸韦党请悉诛之,帝欲改推。惟忠奏:“大狱始判, 复改讯,恐反侧者不自安,且失信天下。”有诏百司参议,卒论如前,所全贷为多。 俄授御史大夫,持节赈给河北道,且许黜陟守宰。还奏称旨,封荥阳县男,迁太子 宾客。卒,赠太子少保。

  王志愔,博州聊城人。擢进士第。中宗神龙中,为左台侍御史,以刚鸷为治, 所居人吏畏詟,呼为“皁雕”。迁大理正,尝奏言:“法令者,人之堤防,不立则 无所制。今大理多不奉法,以纵罪为仁,持文为苛,臣执刑典,恐且得谤。”遂上 所著《应正论》以见志,因规帝失。大抵以《易萃》之六二曰“引吉无咎”,谓处 萃之时,己独居正,异操而聚,独正者危,未能以远害。惟九五应之,乃履正迎吉, 由己居下位而中正是托,期于上应之,不括囊以守禄也。又言:“刑赏二柄,惟人 主操之。故曰:‘以力役法者,百姓也;以死守法者,有司也;以道变法者,君上 也。’魏游肇为廷尉,帝私敕肇有所降恕,肇执不从,曰:‘陛下自能恕之,岂可 令臣曲笔也。’”又言:“为国当以严致平,非以宽致平。严者,非凝网重罚,在 人不易犯而防难越也。故舍衔策于奔是,则王良不能御駻;停药石于肤腠,则俞 附不能攻疾。”又言:“汉武帝甥昭平君杀人,以公主子,廷尉上请,帝垂涕曰: ‘法令者,先帝之所造也,用亲故诬先帝法,吾何面目入高庙乎?’卒可其奏。隋 文帝子秦王俊为并州总管,以奢纵免官。杨素曰:‘王,陛下爱子,请赦之。’帝 曰:‘法不可违,若如公意,我乃五儿之父,非兆人之父,何不别制天子子律乎?’ 故天子操法有不变之义。”凡数千言,帝嘉之。

  景云初,以左御史中丞迁大理少卿。时诏用汉故事,设刺史监郡,于天下剧州 置都督,选素威重者授之。遂拜志愔齐州都督,事中格,复授齐州刺史、河南道按 察使。徙汴州,封北海县男。太极元年,兼御史中丞内供奉,实封百户。出为魏州 刺史,改扬州长史。所至破碎奸猾,令行禁信,境内肃然。

  开元九年,帝幸东都,诏留守京师。京兆人权梁山妄称襄王子,与左右屯营官 谋反,自称光帝,夜犯长乐门,入宫城,将杀志愔,志愔逾垣走,而屯营兵悔,更 斩梁山等自归,志愔惭悸卒。

  许景先,常州义兴人。曾祖绪,武德时以佐命功,历左散骑常侍,封真定公, 遂家洛阳。景先由进士第释褐夏阳尉。神龙初,东都造服慈阁,景先献赋,李迥秀 见其文,畏叹曰:“是宜付太史!”擢左拾遗,以论事切直,外补滑州司士参军。 举手笔俊拔、茂才异等连中,进扬州兵曹参军。还为左补阙。宋璟、苏颋择殿中侍 御史,久不补,以授景先,时议佥惬。抨按不避近强。与齐浣、王丘、韩休、张九 龄更知制诰,以雅厚称。张说曰:“许舍人之文,虽乏峻峰激流,然词旨丰美,得 中和之气。”

  开元十年,伊、汝溢,坏庐舍甚众,景先见侍中源乾曜曰:“灾眚所降,王者 宜修德应之,因遣大臣存问失职,罪己引咎,以答天谴。公在元弼,庸可默乎?” 乾曜悟,遽白玄宗,遣陆象先持节赈赡。

  十三年,帝自择刺史,景先由吏部侍郎为刺史治虢州,大理卿源光裕郑州,兵 部侍郎寇泚宋州,礼部侍郎郑温琦邠州,大理少卿袁仁敬杭州,鸿胪少卿崔志廉襄 州,卫尉少卿李升期邢州,太仆少卿郑放定州,国子司业蒋挺湖州,左卫将军裴观 沧州,卫率崔诚遂州,凡十一人。治行,诏宰相、诸王、御史以上祖道洛滨,盛具, 奏太常乐,帛舫水嬉,命高力士赐诗,帝亲书,且给笔纸令自赋,赉绢三千遣之。 后徙岐州,入为吏部侍郎,卒。

  潘好礼,贝州宗城人。第明经,累迁上蔡令,治在最,擢监察御史。坐小累, 下除芮城令,拜侍御史,徙岐王府司马。居后母丧,诏夺服,固辞不出。开元初, 为邠王府长史。王为滑州刺史,好礼兼府司马、知州事。王御下不能肃,有诏好礼 检督王家,至过失皆上闻。王每游观,好礼必谏谕禁切。农月,王出猎,家奴罗{辶 列},好礼遮道谏,王初不许,乃卧马下呼曰:“今农在田,王何得非时暴禾稼,以 损下人?要先践杀司马,然后听所为!”王惭,为还。

  迁豫州刺史。勤力于治,清廉无所私,然喜察细事,下厌其苛。子请举明经, 好礼曰:“经不明,不可妄进。”乃自试之,不能通,怒笞之,械而徇于门。复以 公累,徙温州别驾,卒。

  好礼博学,能论议,节行修整,一意无所倾附。未尝自列阶勋,居室服用粗苟 至终身,世谓近名。

  倪若水,字子泉,恒州藁城人。擢进士第,累迁右台监察御史。黜陟剑南道, 绳举严允,课第一。开元初,为中书舍人、尚书右丞,出为汴州刺史,政清净。增 修孔子庙,兴州县学庐,劝生徒,身为教诲,风化兴行。

  玄宗遣中人捕帟、溪沴南方,若水上言:“农方田,妇方蚕,以此时捕奇禽 怪羽为园御之玩,自江、岭而南,达京师,水舟陆赍,所饲鱼虫、稻粱,道路之言, 不以贱人贵鸟望陛下邪?”帝手诏褒答,悉放所玩,谪使人过取罪,而赐若水帛四 十段。

  时天下久平,朝廷尊荣,人皆重内任,虽自冗官擢方面,皆自谓下迁。班景倩 自扬州采访使入为大理少卿,过州,若水饯于郊,顾左右曰:“班公是行若登仙, 吾恨不得为驺仆。”未几,入为户部侍郎,复拜右丞,卒。

  席豫,字建侯,襄州襄阳人。后周昌州刺史固七世孙,后徙河南。长安中,举 学兼流略、词擅文场科,擢上第,时年十六,以父丧罢。复举手笔俊拔科,中之。 补襄邑尉,奏事阙下,会节愍太子难,安乐公主请为皇太女,豫曰:“昔梅福上书 讥后族,彼何人哉!”乃上疏请立皇太子,语深切,人为寒惧。太平公主闻其名, 将表为谏官,豫耻污诐谒,遁去。俄举贤良方正异等,为阳翟尉。

  开元初,观察使荐豫贤,迁监察御史,出为乐寿令。前令以亲丧解,而豫母病, 诉诸朝,改怀州司仓参军。复举超拔群类科。会母丧去。服除,授大理丞,迁考功 员外郎,进绌清明。为中书舍人,与韩休、许景先、徐安贞、孙逖名相甲乙。出郑 州刺史。韩休辅政,举代己,入拜吏部侍郎。玄宗曰:“卿前日考功职详事允,故 有今授。”豫典选六年,拔寒远士多至台阁,当时推知人,号席公云。天宝六载, 进礼部尚书,累封襄阳县子。凡四以使者按行江南、江东、淮南、河北。南方俗死 不葬,暴骨中野,豫教以埋敛,明列科防,俗为之改。

  豫清直亡欲,当官不为势权所撼。性谨畏,与子弟、属吏书,不作草字。或曰: “此细事耳,何留虑?”答曰:“细不谨,况大事邪?”及疾笃,遗令:“三日敛, 敛已即葬,勿久留以黩公私;赀不足,可卖居宅以终事。”卒,年六十九,赠江陵 大都督,谥曰文。

  帝尝登朝元阁赋诗,群臣属和,帝以豫诗最工,诏曰:“诗人之冠冕也。”

  弟晋,亦以文名当时。

  齐澣,字洗心,定州义丰人。少开敏,年十四,见特进李峤,峤称有王佐才。

  中宗在庐陵,澣上言请抑诸武,迎太子东宫,不报。及太子还,武后召氵幹宴 同明殿,谕曰:“朕母子如初,卿豫有力焉,方不次待尔。”澣辞母老不忍远离, 赏而罢。圣历初,及进士第,以拔萃调蒲州司法参军。有父子连坐论死者,澣曰: “条落则本枯,奈何俱死?”议贷其父,太守不听,固争,卒原。景云初,姚崇取 为监察御史。凡劾奏,常先风教,号善职。睿宗将祠太庙,刑部尚书裴谈摄太尉, 先告。澣奏:“孝享摄事,稽首而拜,恭明神也,而谈慢媟不恭。”并劾谈“神昏 形滓,挟邪以罔上。神龙时,事武三思,陷敬晖,没其家以获进。妻外淫,男女不 得姓氏。夫告神慢,事主不忠,家不治,有是三罪,不可不置之法。”谈由是下除 汾州刺史。

  开元初,姚崇复相,用为给事中、中书舍人。论驳及诰诏皆援准古谊,朝廷大 政必咨之,时号“解事舍人”。数讽崇年老宜避位。时宋璟在广州,因劝崇举自代, 崇用其谋。璟为相,它日问曰:“吾不敢冀房、杜,比尔日诸公云何?”澣曰: “不如。”璟请故,答曰:“前时近郊户三百以为困,今不百户,是以知之。”马 怀素等绪次四库书,表澣为副,改秘书少监。

  出为汴州刺史,地当舟车凑集,事浩繁,前刺史数不称职,唯倪若水与澣以清 毅闻,吏民颂美。玄宗封太山,历汴、宋、许,车骑数万,王公妃主四夷君长马、 橐驼亦数万,所顿弥数十里。澣列长棚,帟幕联亘,上食凡千舆,纳筦钥,身进膳, 帝以为知礼,喜甚,为留三日,赐帛二千匹。澣以淮至徐城险急,凿渠十八里,入 青水,人便其漕。

  中书令张说择丞辖,以王丘为左,澣为右。李元纮、杜暹当国,表宋璟为吏部 尚书,澣及苏晋为侍郎,世谓台选。尝奏事,帝指政事堂曰:“非卿尚谁居者。”

  是时,开府王毛仲宠甚,与龙武将军葛福顺相婚嫁,毛仲请奏无不从。澣乘间 曰:“福顺典兵马,与毛仲为婚家,小人宠极则奸生,不预图,且有后患。高力士 小心谨畏,加宦人可备禁中驱使,腹心所委,何必毛仲哉?”又言:“君不密失臣, 臣不密失身,惟陛下密此言。”帝嘉纳,且劳曰:“卿第出,我徐计其宜。”会大 理丞麻察坐事,出为兴州别驾,澣往饯,因道谏语。察素奸佻,遽言状。帝怒,召 澣入殿中曰:“卿向疑朕不密,而反告察,谓何?且察轻躁无行,常游太平门者, 讵不知邪?”澣免冠顿首谢,贬高州良德丞,察再贬皇化尉,其党齐敷、郭禀皆流 放。

  久之,澣徙索卢丞、郴州长史、濠常二州刺史。迁润州,州北距瓜步沙尾,纡 汇六十里,舟多败溺。澣徙漕路繇京口埭,治伊娄渠以达扬子,岁无覆舟,减运钱 数十万。又立伊娄埭,官征其入;招还流人五百户,置明州以安辑之。复徙汴州。

  澣中失势,益怅恨,素操浸衰。更倚力士助,得为两道采访使,兴利以中天子 意,裒货财遗谢贵幸。纳刘戒女为妾,不答其妻。李林甫恶其行,欲挤而废之。会 其幕府坐赃,事连澣,诏矜澣老,放归田里。天宝初,召为太子少詹事,留司东都。 严挺之亦为林甫所废,与澣家居,杖屦经过不缺日,林甫畏之,乃用澣为平阳太守, 离其谋。更以黄老清静为治,卒,年七十二。肃宗时,录林甫所陷者,皆褒洗,故 澣赠礼部尚书。

  澣尝称陈希烈、宋遥、苗晋卿、韦述之才,后皆大显。

  麻察者,河东人,由明经第五迁殿中侍御史。魏元忠子升死节愍太子难,而元 忠系大理,升妻郑父远,尝纳钱五百万,以女易官。武后重元忠旧臣,欲荣其姻对, 授远河内令,子洛州参军。元忠下狱,遣人绝婚,许之。明日,嫁其女。察劾远败 风教,请锢终身,远遂废。当时谓察为公,而终以憸险斥云。

  澣孙抗。抗字遐举,少值天宝乱,奉母夫人隐会稽。寿州刺史张镒辟署幕府。 抗吏事闲敏,有文雅,从镒镇江西。及以宰相领凤翔,奏署监察御史。李楚琳乱, 奔奉天,授侍御史,迁户部员外郎。萧复引为江淮宣慰判官。德宗自梁、洋还,财 用大屈,盐铁使元琇荐抗材,改仓部郎中,斡盐利。俄为水陆运副使,护漕江淮, 给京师。历谏议大夫,坐小累,为处州刺史。历苏州,徙潭州观察使,召为给事中, 迁河南尹,进太常卿,以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

  抗无远谋大略,虽用心至精,末乃滋彰苛刻。以病乞身,罢为太子宾客。卒, 年六十五,赠户部尚书,谥曰成。

  初,吏部岁考书言,以它官第上下,中书、门下遣官覆实,以为常。抗以尚书、 侍郎皆大臣选,今更覆核,非任人勿疑之道。礼部侍郎试贡士,其姻旧悉试考功, 谓之“别头”,皆奏罢之。又省州别驾、田曹司田官、判司双曹者,减中书吏员。 此其稍近治者云。

【译文】

  齐澣,字洗心,是定州义丰人。少年时就很聪颖。十四岁时去见到特进李峤,李峤称赞他有王佐之才。

  中宗在武后称帝时又成为庐陵王。

  那时,齐澣曾上言请稍抑制各武姓人的权势,将太子迎回东宫,武后不做回答。

  及至太子回京,武后召齐澣在同明殿宴饮,对齐澣说:“我母子能和好如初,你出了不少力。我不会亏待你。”齐澣以母亲年老不能远离为理由向武后辞谢,得了赏赐后回家。圣历初年,考中进士,因特别优秀,调任蒲州司法参军。有父子两人被牵连都判了死罪,齐澣说:“枝条都砍了,树根也就枯死了,怎么可以父子都判死呢?”建议宽恕父亲。太守不听,齐澣反复争论,终于赦免了父亲。景云初年,姚崇取他为监察御史。齐澣每有检举,常常风教在先,当时称之为善职。睿宗将祭祠太庙,刑部尚书裴谈代理太尉,先去告庙。齐澣上奏:“祭告宗庙,孝享之事,应该头至地稽首而拜,是为了对神明表示恭敬。而裴谈轻率不恭。”同时揭发裴谈“:昏庸污浊,挟邪而欺上。神龙年中,依附武三思,陷害敬晖,抄没敬晖的家以获取进身。其妻外有情夫。有告神时怠慢,事主不忠,治家不严三种罪状,不可不绳之以法。”裴谈因此下降为汾州刺史。

  开元初年,姚崇恢复宰相职位,用齐澣为给事中、中书舍人。他若撰文有所论驳或草拟诰诏,都要援引古法古义,朝廷大政都要问问他,当时称他为“解事舍人”。齐澣多次暗示姚崇年老了应该退位。那时,宋瞡在广州,于是劝姚崇推荐宋瞡接替自己,姚崇照他的话做了。宋瞡为宰相,有一天问齐澣:“我不敢自比房玄龄、杜如晦,但比近来的几位如何?”

  齐澣回答“:比不上。”宋瞡问原因。齐澣说“:前些时近郊有三百户,尚且觉得困窘。现在不到一百户了,由此就可以得知。”马怀素等人来编次四库书,上表推荐齐澣任副职,乃改任秘书少监。

  出京任汴州刺史,汴州是交通要道,车船齐集,事情很多,以前的刺史好几任都不称职,只有倪若水与齐澣以清廉果毅闻名,吏民都称颂。玄宗封禅泰山时,历经汴州、宋州、许州,车骑有好几万,王公、嫔妃、公主、四夷君长的马、骆驼也有好几万。休息进餐时绵延几十里。齐澣建设长棚,帘幕相互连接。每次奉上食物要几千车,齐澣亲自奉进膳食。皇帝认为他知礼,很高兴,因而留下三天,赐帛二千匹。齐澣因为从淮到徐城一段湍流险急,乃凿渠十八里,汇入青水,漕运因此便利。

  中书令张说选择丞宰,以王丘为左丞,齐澣为右丞。李元..、杜暹执政时,表荐宋瞡为吏部尚书,齐澣及苏晋为侍郎,当时称之为“台选”。齐澣曾奏事,皇帝指着政事堂说:“这地方除了你,谁还有资格在里面?”

  那时,开府王毛仲甚为得宠,与龙武将军葛福顺相互婚嫁。王毛仲有什么奏请,没有不得到允许的。齐澣找机会奏说“:葛福顺主管兵马,与王毛仲结为姻亲。小人得宠多了就会生奸心,不做预防,会有后患的。高力士为人细心,严谨有礼,可以用作禁中的驱使者。心腹所能委托的,不一定是王毛仲。”又说:“君如果不能守秘将会失去臣子,臣不能守秘将会失身送命,希望陛下秘守今天的谈话。”皇帝接纳他的建议,且慰抚他说:“你只管放心出去,我会慢慢设法的。”正逢大理丞麻察犯了事,贬为兴州别驾,齐澣去与他饯别,提到对皇帝的劝谏。麻察一向奸诈狡猾,即刻将此事上告。皇帝大怒,把齐澣召到殿中,对他说“:你前时担心我不能保密,而你反而去告诉麻察,这是怎么说?何况麻察轻率无德,是常去太平门的人,你难道不知道吗?”齐澣摘下官帽谢罪,被贬为高州良德丞,麻察再贬为皇化尉,其党羽齐敷、郭禀都遭流放。

  很久以后,齐澣调为索卢丞、郴州长史、濠州常州二州的刺史。又迁到润州,州的北面是瓜步沙尾,有六十里迂回曲折处,船很多在那里倾覆。齐澣改变漕路,由京口埭,治理伊娄渠,直达扬子江,就再也没有翻船的事发生了,还节约了运费几十万。另设立伊娄埭,官征其税入;又招回流亡在外的人五百户,设置明州安顿他们。于是又调齐澣任汴州刺史。

  齐澣中年失势,心中惆怅而懈怠,自律放松,倚仗了高力士的帮助,才得任两道采访使,努力兴利使天子中意,又搜集财货送给高力士做酬谢。娶了刘戒的女儿为妾,不理睬妻子。李林甫厌恶其丑行,想排挤掉他。正好,他的幕府受贿被告发,案情牵连到齐澣。皇帝怜恤齐澣年老,诏令放他回归乡里。天宝初年,又招为太子少詹事,留司东都。严挺之也被李林甫排挤废官,与齐澣家居,每日来往。李林甫怕他们有什么,又用齐澣为平阳太守,把他们两人分开。齐澣复为官,以黄老之说以清静简政治理。死时年七十二岁。肃宗时,查检被李林甫陷害的人,都昭雪褒奖,所以追赠齐澣为礼部尚书。

  齐澣曾经称赞陈希烈、宋遥、苗晋卿、韦述等人有才。这些人后来都甚显赫。



上一篇:裴崔卢李王严
下一篇:张源裴
百度 淘宝网 同程旅行 京东商城 瓷器
联系本站  图说巴巴  甘公网安62112602000021号  陇ICP备16001066号  ALEX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