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新唐书

刘钟崔二王

新唐书·列传·卷四十六

  刘钟崔二王

  刘幽求,冀州武强人。圣历中,举制科中第。调阆中尉,刺史不礼,弃官去。 久之,授朝邑尉。桓彦范等诛张易之、昌宗,而不杀武三思,幽求谓彦范曰:“公 等无葬地矣。不早计,后且噬脐。”不从。既,五王皆为三思构死。

  临淄王入诛韦庶人,预参大策,是夜号令诏敕一出其手。以功授中书舍人,参 知机务,爵中山县男,实封二百户,授二子五品官,二代俱赠刺史。睿宗立,进尚 书右丞、徐国公,增封户至五百,赐物千段、奴婢二十人、第一区、良田千亩、金 银杂物称是。

  景云二年,以户部尚书罢政事。不旬月,迁吏部,拜侍中。玺诏曰:“顷王室 不造,中宗厌代,戚孽专乱,将陨社稷,朕与王公皆几于难。幽求处危思奋,翊赞 圣储,协和义士,震殄元恶。国家之复存,系幽求是赖,厥庸茂焉,朕用嘉之。虽 胙以土宇,而赋入未广。昔西汉行封,更择多户;东京定赏,复增大邑。宜加赐实 封二百户,子子孙孙传国无绝,特免十死,铭诸铁券,以传其功。”先天元年,为 尚书右仆射、同中书门下三品,监修国史。

  幽求自谓有劳于国,在诸臣右,意望未满,而窦怀贞为左仆射,崔湜为中书令, 殊不平,见於言面。已而湜等附太平公主,有逆计。幽求与右羽林将军张定计, 使说玄宗曰:“湜等皆太平党与,日夜阴计,若不早图,且产大害,太上不得高 枕矣。臣请督羽林兵除之。”帝许之。未发也,而漏言於侍御史邓光宾,帝惧, 即列其状。睿宗以幽求等属吏,劾奏以疏间亲,罪应死。帝密申右之,乃流幽求於 封州、於峰州、光宾於绣州。明年,太平公主诛,即日召复旧官,知军国事,还 封户,赐锦衣一袭。

  开元初,进尚书左丞相,兼黄门监,俄以太子少保罢。姚崇素忌之,奏幽求郁 怏散职,有怨言。诏有司鞫治,宰相卢怀慎等奏言:“幽求轻肆不恭,失大臣礼, 乖崖分之节。”翌日,贬睦州刺史,削实封户六百。迁杭、郴二州,恚愤卒于道, 年六十一。赠礼部尚书,谥曰文献。六年,诏与苏环配享睿宗庙廷。建中中,追赠 司徒。

  钟绍京,虔州赣人。初为司农录事,以善书直凤阁。武后时署诸宫殿、明堂及 铭九鼎,皆其笔也。景龙中,为苑总监,会讨韦氏难,绍京帅户奴、丁夫从。事平, 夜拜中书侍郎,参知机务。明日,进中书令、越国公,实封五百户,赉赐与刘幽求 等。既当路,以赏罚自肆,当时恶之。因上疏让官,睿宗用薛稷谋,进户部尚书, 出为彭州刺史。

  玄宗即位,复拜户部尚书,增实封,改太子詹事。不为姚祟所喜,与幽求并以 怨望得罪,贬果州刺史,赐封邑百户。后坐它事,贬怀恩尉,悉夺阶封,再迁温州 别驾。十五年入朝,见帝泣曰:“陛下忘畴日事邪,忍使弃死草莽!且同时立功者, 今骨已朽,而独臣在,陛下不垂愍乎?”帝恻然,即日授太子右谕德。久之,迁少 詹事。年逾八十,以官寿卒。绍京嗜书画,如王义之、献之、褚遂良真迹,藏家者 至数十百卷。建中中,追赠太子太傅。

  崔日用,滑州灵昌人。擢进士第,为芮城尉。大足元年,武后幸长安,陕州刺 史宗楚客委以顿峙,馈献丰甘,称过宾使者。楚客叹其能,亟荐之,擢为新丰尉, 迁监宗御史。阴附安乐公主,得稍迁。神龙中,郑普思纳女后宫,日用劾奏,中宗 初不省,廷争切至,普思由是得罪。时诸武若三思、延秀及楚客等权宠交煽,日用 多所结纳,骤拜兵部侍郎。宴内殿,酒酣,起为《回波舞》,求学士,即诏兼脩文 馆学士。

  帝崩,韦后专制,畏祸及,更因僧普润、道士王晔私谒临淄王以自托,且密赞 大计。王曰:“谋非计身,直纾亲难尔。”日用曰:“至孝动天,举无不克。然利 先发,不则有后忧。”及韦氏平,夜诏权雍州长史,以功授黄门侍郎,参知机务, 封齐国公,赐实户二百。坐与薛稷相忿竞,罢政事,为婺州长史。历扬、汴、允三 州刺史。

  由荆州长史入奏计,因言:“太平公主逆节有萌,陛下往以宫府讨有罪,臣、 子势须谋与力,今据大位,一下制书定矣。”帝曰:“畏惊太上皇,奈何?”日用 曰:“庶人之孝,承顺颜色;天子之孝,惟安国家,定社稷。若令奸宄窃发,以亡 大业,可为孝乎?请先安北军而后捕逆党,於太上皇固无所惊。”帝纳之。及讨逆, 诏权检校雍州长史,以功益封二百户,进吏部尚书。

  会帝诞日,日用采《诗》《大》、《小雅》二十篇及司马相如《封禅书》献之, 借以讽谕,且劝告成事。有诏赐衣一副、物五十段,以示无言不酬之义。

  久之,坐兄累,出为常州刺史。后以例减封户三百,徙汝州。开元七年,诏曰: “唐元之际,日用实赞大谋,功多不宜减封,复食二百户。”徙并州长史,卒年五 十。并人怀其惠,吏民数百皆缟服送丧。赠吏部尚书,谥曰昭。再赠荆州大都督。

  日用才辩绝人,而敏于事,能乘机反祸取富贵。先天后,求复相,然亦不获也。 尝谓人曰“吾平生所事,皆适时制变,不专始谋。然每一反思,若芒刺在背”云。

  子宗之,袭封。亦好学,宽博有风检,与李白、杜甫以文相知者。

  日用从父兄日知,字子骏,少孤贫,力学,以明经进至兵部员外郎。与张说同 为魏元忠朔方判官,以健吏称。迁洛州司马,会谯王重福之变,官司逃,日知独率 吏卒助屯营击贼,以功加银青光禄大夫。迁殿中少监,建言“厩马多,请分牧陇右, 省关畿刍调”。授荆州长史,四迁京兆尹,封安平县侯。坐赃,为御史李如璧所劾, 贬歙县丞。后历殿中监,进中山郡公。说执政,荐为御史大夫,帝不许,遂为左羽 林大将军,而自用崔隐甫。隐甫繇是怨说。日知俄授太常卿。自以处朝廷久,每入 谒,必与尚书齿,时谓“尚书里行”。终潞州长史,谥曰襄。

  王琚,怀州河内人。少孤,敏悟有才略,明天文象纬。以从父隐客尝为凤阁侍 郎,故数与贵近交。时年甫冠,见驸马都尉王同皎,同皎器之。会谋刺武三思,琚 义其为,即与周璟、张仲之等共计。事泄亡命,自佣於扬州富商家,识非庸人,以 女嫁之,厚给以赀,琚亦赖以济。睿宗立,琚自言本末,主人厚赍使还长安。玄宗 为太子,间游猎韦、杜间,怠休树下,琚以儒服见,且请过家,太子许之。至所庐, 乃萧然窭陋。坐久,杀牛进酒殊丰厚,太子骇异。自是每到韦、杜,辄止其庐。

  初,太子在潞州,襄城张为铜鞮令,性豪殖,喜宾客弋猎事,厚奉太子,数 集其家。山东倡人赵元礼有女,善歌舞,得幸太子,止第,其后生子瑛者也。太 子已平内难,召,拜宫门郎,与姜皎、崔涤、李令问、王守一、薛伯阳等并侍左 右。令问累擢殿中少监,守一太仆少卿。此数人以东宫皆势重天下。

  琚是时方补诸暨县主簿,过谢东宫,至廷中,徐行高视,侍卫何止曰:“太子 在!”琚怒曰:“在外惟闻太平公主,不闻有太子。太子本有功於社稷,孝於君亲, 安得此声?”太子遽召见,琚曰:“韦氏躬行弑逆,天下动摇,人思李氏,故殿下 取之易也。今天下已定,太平专思立功,左右大臣多为其用,天子以元妹,能忍其 过,臣窃为殿下寒心。”太子命坐,且泣曰:“计将安便?”琚曰:“昔汉盖主供 养昭帝,其后与上官桀谋杀霍光,不及天子,而帝犹以大义去之。今太子功定天下, 公主乃敢妄图,大臣树党,有废立意。太子诚召张说、刘幽求、郭元振等计之,忧 可纾也。”太子曰:“先生何以自隐而日与寡人游?”琚曰:“臣善丹沙,且工谐 隐,愿比优人。”太子喜,恨相知晚。翌日授詹事府司直、内供奉,兼崇文学士。 日以诸王及姜皎等入侍,独琚常豫秘谋。不逾月,迁太子舍人,兼谏议大夫。太子 受内禅,擢中书侍郎。

  公主谋益甚,幽求、谋先事诛之,侍御史邓光宾漏谋,不克,皆得罪。久之, 琚见事迫,请帝决策。先天二年七月,乃与岐王、薛王、姜皎、李令问、王毛仲、 王守一以铁骑至承天门。太上皇闻外哗噪,召郭元振升承天楼,闭关以拒,俄而侍 御史任知古召募数百人於朝堂,不得入。少选,琚从帝至楼下,诛萧至忠、岑义、 窦怀贞,斩常元楷李慈北阙下、贾膺福李猷於内客省。事平,琚进户部尚书、封赵 国公,皎工部尚书、楚国公,毛仲辅国大将军、霍国公,守一太常卿、晋国公,各 食实户五百;令问殿中监、宋国公,实户三百。琚、皎、令问辞不就,以旧官增户 二百。於是帝召燕内殿,赐金银杂皿皆一床、帛二千、第一区。

  帝於琚眷委特异,豫大政事,时号“内宰相”。每见閤中,视日薄乃得出。遇 休日,使者至第召之,而皇后亦使尚宫劳琚母,赐赉接足,群臣不能无望。或说帝 曰:“王琚、麻嗣宗皆谲诡纵横,可与履危,不可与共安。方天下已定,宜益求纯 朴经术士以自辅。”帝悟,稍疏之。俄拜御史大夫,持节巡天兵以北诸军。改紫微 侍郎,道未至,拜泽州刺史,削封户百。历九刺史,复封户。又改六州、二郡。

  琚自以立勋,至天宝时为旧臣,性豪侈,其处方面,去故就新,受馈遗至数百 万,侍儿数十,宝帐备具,阖门三百口。既失志,稍自放,不能遵法度。在州与官 属小史酋豪饮谑、摴博、藏钩为乐。每徙官,车马数里不绝。从宾客女伎驰弋,凡 四十年。李邕故与琚善,皆华首外迁,书疏往复,以谴谪留落为慊。右相李林甫恨 琚恃功使气,欲除之,使人劾发琚宿赃,削封阶,贬江华员外司马。又使罗希奭深 按其罪,琚惧,仰药,未及死,希奭缢之。时人哀其无罪。始,琚为中书侍郎,母 居洛阳,来京师,让琚曰:“尔家上世皆州县职,今汝无攻城野战劳,以诌佞取容, 海内切齿,吾恐汝家坟墓无人复扫除也。”琚卒不免。宝应元年,赠太子少保。

  太平之诛,张召还为大理卿,封邓国公,实封户三百,进京兆尹,入侍宴乐, 出主京邑,时人以为宠,然自以干治称。累迁太子詹事,判尚书左右丞,再为羽林 大将军,三至左金吾大将军,以年高加特进。子履冰、季良,弟晤,仕皆清近。 尝还乡上冢,帝赐诗及锦袍缯彩。乘驿就道,子弟车马联咽。使者赐赉,敕州县供 拟,居处尊显。天宝五载卒,年九十,赠开府仪同三司。履冰,历金吾将军,季良, 殿中监,俱列棨戟。

  王毛仲,高丽人。父坐事,没为官奴,生毛仲,故长事临淄王。王出潞州,有 李守德者,为人奴,善骑射,王市得之,并侍左右,而毛仲为明悟。景龙中,王还 长安,二人常负房{服}以从。王数引万骑帅长及豪俊,赐饮食金帛,得其欢心。 毛仲晓旨,亦布诚结纳,王嘉之。

  韦后称制,令韦播、高嵩为羽林将军,押万骑,以苛峭树威。果毅葛福顺、陈 玄礼诉於王,王方与刘幽求、薛宗简及利仁府折冲麻嗣宗谋举大计,幽求讽之,皆 愿效死,遂入讨韦氏。守德从帝止苑中,而毛仲匿不出,事定数日,乃还,不之责, 例擢将军。

  王为皇太子,以毛仲知东宫马驼鹰狗等坊。不旬岁,至大将军,阶三品。与诛 萧至忠等,以功进辅国大将军,检校内外闲厩,知监牧使,进封霍国公,实封户五 百。与诸王及姜皎等侍禁中,至连榻而坐。帝暂不见,惘惘若有失,见则释然。开 元九年,诏持节为朔方道防御讨击大使,与左领军大总管王晙、天兵军节度使张说、 幽州节度使裴伷先等数计事。

  毛仲始见饰擢,颇持法,不避权贵为可喜事。两营万骑及闲厩官吏惮之无敢犯, 虽官田草莱,樵敛不敢欺。于牧事尤力,娩息不訾。初监马二十四万,后乃至四十 三万,牛羊皆数倍。莳茼麦、苜蓿千九百顷以御冬。市死畜,售绢八万。募严道僰 僮千口为牧圉。检勒刍菽无漏隐,岁赢数万石。从帝东封,取牧马数万匹,每色一 队,相间如锦绣,天子才之。还,加开府仪同三司,自开元后,唯王仁皎、姚崇、 宋璟及毛仲得之。

  然资小人,志既满,不能无骄,遂求为兵部尚书,帝不悦,毛仲鞅鞅。及与葛 福顺为姻家,而守德及左监门将军卢龙子唐地文、左右威卫将军王景耀高广济数十 人与毛仲相倚杖为奸。毛仲恃旧,最不法。中使至其家称诏,毛仲不甚恭,位卑者, 或踞见,迕意即侮谇,以气凌之,直出其上。高力士、杨思勖等衔之。毛仲有两妻, 其一上所赐,皆有国色。尝生子,帝命力士就赐,仍授子五品官,还,问曰:“毛 仲喜乎?”力士奏:“毛仲熟视臣曰:‘是子亦何辱三品官?’”帝怒曰:“前毛 仲负我,未尝为意,今以婴儿顾云云。”力士等知帝怒,它日,从容曰:“北门奴 官皆毛仲所与,不除之,必起大患。”后毛仲移书太原索甲仗,少尹严挺之以闻, 帝恐毛仲遂乱,匿其状。十九年,有诏贬瀼州,福顺壁州,守德严州,卢龙子唐地 文振州,王景耀党州,高广济道州,并为别驾员外置。毛仲四子悉夺官,贬恶地, 缘坐数十人。有诏缢毛仲於零陵。

  守德本名宜得,立功乃改今名,位武卫将军。尝遇故主於道,主走避,守德命 左右迎之至第,亲上食奉酒,主流汗不敢当。数日,入奏曰:“臣蒙国恩过分,而 故主无寸禄,请解官授之。”帝嘉其志,擢为郎将。

  陈玄礼宿卫宫禁,以淳笃自检。帝尝欲幸虢国夫人第,谏曰:“未宣敕,不可 轻去就。”帝为止。后在华清宫,正月望夜,帝将出游,复谏曰:“宫外旷野无备 豫,陛下必出游,愿归城阙。”帝不能夺。安禄山反,谋诛杨国忠阙下,不克,至 马嵬,卒诛之。从入蜀。还,封祭国公。及李辅国迁帝西内,玄礼以老卒。

  赞曰:幽求之谋,绍京之果,日用之智,琚之辩,皆足济危纾难,方多故时, 必资以成功者也。雄迈之才,不用其奇则厌然不满,诚不可与共治平哉!姚崇劝不 用功臣,宜矣。然待幽求等恨太薄云。毛仲小人,志得而骄,不足论已。

【译文】

  刘幽求,冀州武强人。圣历年间,参加科试得中。任官阆中县尉,刺史对他不礼貌,他弃官而去。很久以后,委任他为朝邑县尉。桓彦范等人诛杀张易之、张昌宗,而不杀武三思,刘幽求对桓彦范说“:公等将会死无葬身之地的,不早做打算,将来后悔都来不及的。”桓彦范不以为然。后来,桓彦范、张柬之、崔玄日韦、袁恕己、敬晖等五王都被武三思诬陷致死。

  临淄王入宫诛杀韦后的事,从参与计划到那晚的号令诏敕一百多道,全都出于刘幽求之手。论功任刘幽求为中书舍人,参知国家政务。封爵中山县男,实封二百户,给两个儿子五品官,父、祖两代均追赠刺史。睿宗立,升任尚书右丞、徐国公,增加实封户到五百,赐物千段、奴婢二十人、住宅一区、良田千亩、金银杂物甚多。

  景云二年(711),以户部尚书身份罢知政事。不到一个月,转为吏部尚书,升任侍中。皇帝下玺诏给他“:日前王室不幸,中宗驾崩,外戚专权作乱,社稷几乎倾覆,我与王公们几乎蒙难。幽求能处危不乱,奋力帮助太子,激励义士,诛灭元凶。我国家的复安,实有赖于幽求。

  幽求之功甚大,我衷心嘉许。现虽以封土报答之,但实际赋入并不多。以前西汉封赏,都择多户之地;东京定赏,也增加大邑。现宜加赐实封二百户,子子孙孙均可承袭不断;特免十死,铭刻于铁券,以传其功。”先天元年(712),任尚书右仆射、同中书门下三品,监修国史。

  刘幽求自认为有功于国,虽已位于诸臣之上,但尚有不满足之意。当窦怀贞任左仆射,崔..任中书令时,心中格外不平,常常形之于脸色及言语。后来崔..等人依附太平公主,图谋叛逆。刘幽求与右羽林将军张日韦商量,让张日韦去劝说玄宗:“崔..等人都是太平公主的党羽,正在日夜策划,假若不及早处理,将会发生大祸,太上皇不能高枕而卧了。

  臣请求督促羽林兵除掉他们。”皇帝允许。还没动手,张日韦将这计划泄露给侍御史邓光宾。皇帝害怕有不利,即刻让御史台揭发他们。睿宗以刘幽求等人策划用计离间皇室骨肉,罪该死。玄宗秘密为他要求宽宥,于是刘幽求流放封州,张日韦流放峰州,邓光宾流放绣州。第二年,太平公主被诛,当即召回他们,恢复旧职,执掌军国大事,发还封户,又赐锦衣一袭。

  开元初年,刘幽求任尚书左丞相,兼黄门监,不久,任太子少保,罢去政职。

  宰相姚崇一向妒嫉他,于是向皇帝奏言说刘幽求终日郁郁,怠慢职守,且时有怨言。皇帝令有司审查,宰相卢怀慎等人上奏“:刘幽求行为轻慢不恭,有失大臣之礼,有违职分之节。”第二天,贬刘幽求为睦州刺史,削减实封户六百。后调杭州、郴州,幽求心中忧愤,死于途中,终年六十一岁。追赠礼部尚书,赐谥为“文献”。开元六年(718),诏赐与苏耡一同配享睿宗庙廷。建中年间,追赠司徒。

  崔日用,是滑州灵昌人,参加科试考中进士,任芮城尉。大足元年(701),武后临幸长安,路过陕州,陕州刺史宗楚客将供应膳食之事交给崔日用,崔日用供应极为丰厚,且说奉宗楚客之命,遍馈随从。宗楚客知道后大加赞赏,极力荐举他,得以提升为新丰尉,不久,又升为监察御史。暗中依附安乐公主,得到迁升。

  神龙年间,秘书监郑普思将女儿送进后宫,崔日用揭发他送女的阴谋。中宗起初不相信,崔日用在廷上恳切争辩,郑普思终究被判罪。当时武家人如武三思、武延秀及宗楚客互相勾结,权宠极盛,崔日用也对他们讨好巴结,很快就升任兵部侍郎。一次在内殿参与宴饮,饮到兴浓时,崔日用起身跳《回波舞》佐酒。舞后向皇帝求任学士职,当即得诏书兼修文馆学士。

  皇帝驾崩,韦后专政。崔日用害怕祸患会牵连到自己头上,就借僧人普润、道士王晔的引见,私下去谒见临淄王(后来的玄宗)投靠,且参与商议大事。临淄王说“:如今打算举大事,不是为我自己,而是为了解除我亲人的灾祸。”崔日用说“:此举您的孝心感动天地,一定能成功。望能出其不意,先发制人,否则,可能生变。”及至讨平了韦氏,当天晚上就使崔日用暂时主持雍州长史的事。后来论功授官银青光禄大夫、黄门侍郎,参与研究军国大事,封爵齐国公,赐实封户二百。后来,与中书侍郎薛稷相互争吵,停止他参政,出任婺州长史。后来,历任扬州、汴州、兖州刺史。

  又任荆州长史,入奏献计:“太平公主阴谋叛逆,已露出迹象。陛下以往在东宫府时,想要声讨有罪,还是身为子、为臣,需要与有力者合计。现在已经据有大位,只要下一道制书,就能定大事了。”皇帝说:“事实虽然如此,但怕惊动太上皇,怎么办?”崔日用说:“臣听说天子之孝与百姓之孝是不同的。百姓的孝,只要恭顺地听命父母;天子之孝,那就在于安定国家,发展社稷。假若听任奸邪之人发难而使大业亡弃,还能实行天子之孝吗?恳请先安定北军,然后收捕逆党。这样就不会惊动太上皇。”皇帝听从了他的建议。到讨伐逆贼时,诏令崔日用暂任检校雍州长史。后因功加封二百户,升任吏部尚书。

  皇帝过生日,崔日用选择《毛诗·大雅·小雅》二十篇,及司马相如的《封禅书》献给皇帝,借这些诗文表达自己劝告之心。皇帝下诏书并赐衣裳一副,物五十段,以表示答谢。

  后来,因哥哥犯罪而受连累,出任常州刺史。按例减削实封三百户,转任汝州刺史。开元七年(719),有诏令:“唐复国之时,崔日用参与了大事,功劳很大,不宜减封。恢复原实封二百户。”调任并州长史。不久死去,终年五十岁。并州人怀念他的恩惠,官吏百姓几百人都穿素服送丧。追赠吏部尚书,赐谥为“昭”。

  再次追赠荆州大都督。

  崔日用思维敏捷,口才超群。对于政事极为敏感,能把握时机,避祸取富贵。先天年后,又要求入朝为相,但未能成功。他曾对别人说:“我一生行事,都根据形势随时变动,不一定守住最初的想法。不过每次反思,都像芒刺在背一样地不安。”

  儿子崔宗子,承袭封爵,也好学,为人宽厚严谨,有风致。与李白、杜甫等人以文章交友。

  王琚,怀州河内人。小时就没了父亲,聪明有才略,精通天文。因为伯父王隐客曾经任风阁侍郎,所以多次与豪贵及近臣交往。二十岁时,去见驸马都尉王同皎,王同皎很器重他。那时正谋划诛杀武三思,王琚认为他们的行动是义举,就与周瞡、张仲之等人共同商讨计策。事情败露后逃走,到扬州一个富商家当佣人,主人看出他不是庸俗之辈,就把女儿嫁给他,并给他很多资金,王琚靠此生活。睿宗立,王琚向主人谈了自己的经历,主人给他很多财物,让他回长安。那时,临淄王身为太子,一天闲游狩猎在韦、杜之间,王琚身穿儒生的衣服来见太子,且请太子到他家里去。太子同意了。到了住所,原来是个非常简陋穷困的房子,坐了很久后,居然杀牛进酒,酒菜十分丰盛,使太子非常惊讶。从此,太子每到韦、杜,一定到王琚家去。

  以前,太子在潞州,襄城的张日韦其时任铜..令,他生性豪爽耿直,喜欢宾客满堂,喜欢郊游打猎,对太子极好,太子多次到他家去。山东一个戏子赵元礼有个女儿擅长歌舞,得到太子的宠幸,就留在张日韦家里。那个赵氏女,就是生李瑛的那个女人。太子平定内难之后,招张日韦入京,让他任宫门郎,与姜蛟、崔涤、李令问、王守一、薛伯阳等人一同在太子左右侍候。李令问多次升官,直至殿中少监,王守一后来也升任太仆少卿。这几个人都因为与太子李隆基的关系好而后来权势极盛。

  王琚这时刚刚任诸暨县的主簿,来长安东宫见太子,到了东宫廷中,他大摇大摆,傲视一切,旁若无人。侍卫拦住他,呵叱道:“放肆,太子在此!”王琚也故意怒气冲冲地说:“什么太子,我们在外面只听说有太平公主,从没听说过有什么太子。太子本该对国家社稷有功,对皇上恭顺行孝。今天哪里钻出个什么太子?”太子听见后,立刻召见他。王琚说:“韦氏亲手杀害中宗皇帝,天下都动荡不安。人民思念李家王朝,所以殿下要取回天下是十分容易的。现在天下已安定了,然而太平公主专想建立功业,天子左右的大臣大多数都听她指挥,天子因她是自己的妹妹,所以一直容忍她。若长此以往,臣私下为殿下的将来担心。”王琚的话触动太子的心事,于是命他坐下,流着泪说“:怎么办才好呢?”王琚说“:以前西汉时,盖长公主贵为昭帝的姐姐,一直照料昭帝,后来与上官桀一同谋杀霍光,扰乱社稷。昭帝立足大义,也下令除去。如今太子有定天下之功,公主竟敢有异谋,在大臣中树立党羽,有废除天子自立之意。太子召请张说、刘幽求、郭元振等人商议,一定能找到解忧的办法的。”太子说“:先生为什么隐居在野而又与我交游呢?”王琚说:“臣善炼丹沙,且擅长诙谐,愿意做一个喜剧演员。”太子很高兴,与王琚有相见恨晚之感。第二天,任王琚为詹事府司直、内供奉,兼崇文学士。以后,每日与诸王及姜皎等人入侍太子,只有王琚常参与密谋。不到一个月,升任太子舍人,兼谏议大夫。到太子接受睿宗的内禅后,升王琚为中书侍郎。

  太平公主的阴谋越来越明白紧迫了。刘幽求、张日韦打算先下手诛杀太平公主,侍御史邓光宾泄露了机密,事情未能成功,两人都被判有罪。后来,王琚见事情急迫,就请皇帝最后下决断。先天二年(713)七月,玄宗与岐王李范、薛王李业,还有姜皎、李令问、王毛仲、王守一带领骑兵来到承天门。太上皇听见外面喧哗声,召来郭元振,登上承天门楼,关闭城门。不一会儿,侍御史任知古召募了几百人到朝堂,但不得入内。又过了一会儿,王琚跟随皇帝来到楼下,诛杀了萧至忠、岑羲、窦怀贞,又在北阙下斩杀了常元楷、李慈,在内客省斩杀了贾膺福、李猷。事情很快就结束了,升王琚为户部尚书,封爵赵国公;升姜皎为工部尚书,封爵楚国公;升王毛仲为辅国大将军,封爵霍国公;升王守一为太常卿,封爵晋国公;以上各人赐实封户五百;升李令问为殿中监,封爵宋国公,赐实封户三百。王琚、姜蛟、李令问均辞谢不受,于是就以原官职增加实封二百户。皇帝在内殿召众人宴饮,赐每人金银各色器皿一床,帛两千段,住宅一区。

  皇帝对于王琚特别信任,每有大事,都召他来商议,时人称王琚为“内宰相”。

  每次与皇帝在阁中相见,不到太阳落山是不会出来的。遇到休假日,也往往派使者到王琚家里去把他召来。皇后也常派尚宫(女官)去慰问王琚的母亲,赏赐礼遇,群臣不能不产生看法。有人对皇帝说“:王琚、麻嗣宗等一些人眼光锐利、能言善辩,可以与他们共患难,但不能和他们谋安定。现在天下已经太平,应该另求纯朴忠诚的经学士来辅助治国。”皇帝听后,有所觉悟,渐渐地疏远王琚了。

  不久,任王琚为御史大夫,持符节去巡视天兵以北的各军。后来改任紫微侍郎。

  回京途中,得到任他为泽州刺史的命令,削减实封一百户。以后,王琚历任九刺史,恢复实封户。后又改为六州、二郡。

  王琚自认为自己有大功勋,到天宝时已是旧臣,追求奢侈豪华,好去旧换新,接受馈赠多达几百万。家中侍儿都有几十人,珍宝帐幔,样样具备,全家上下有三百来口人。被疏远以后,渐渐自律放松,不能严遵法度。在州里与官府下属小吏酋纵酒玩乐,或投骰,或藏钩。

  每次调官,车马连绵几里路不断。四十年来,常与宾客女伎驰马射箭取乐。李邕以前与王琚很要好,都是老了外调。

  两人书信来往,都以被谴谪流落他乡为憾事。右相李林甫恨王琚恃功使性子,想除掉他。就派人揭发王琚以前受赃的事,结果削减了王琚的封阶,贬为江华员外司马。李林甫又派法曹罗希..穷追其罪。王琚害怕了,自服毒药,没有死,罗希..将他缢死。当时人都为他无罪而被诛感到难过。当初,王琚任中书侍郎,他的母亲住在洛阳,王琚将她接来京师。

  他的母亲曾责备他“:你家的上辈子都只任州县的小官,如今你并没有战场上攻城杀敌的功劳,只靠谄媚讨好当权,会遭海内人的怨恨的。我担心你王家的坟墓以后没人再来祭扫的了。”王琚终于被母亲说中了。宝应元年(762),追赠太子少保。

  太平公主诛杀后,张日韦召回来任大理卿,封为邓国公,实封二百户,后晋升为京兆尹,入宫侍奉宴乐,出宫主持京邑之事。时人以为他很得宠幸,不过他自己却要以办事干练自律。逐步升迁至太子詹事,判尚书左右丞,再为羽林大将军,第三次又任左金吾大将军,又因年高加封特进。他的儿子张履冰、张季良,他的弟弟张晤等人都任清贵之官。张日韦曾回乡筑墓,皇帝赐诗及锦袍缯彩,乘驿马上路,子弟的车马相连。一路上使者有赏赐,敕令州县供应所需,居处要尊显。

  天宝五年死,终年九十岁。追赠开府仪同三司。张履冰,历任金吾将军,张季良任殿中监,都有蓕戟为出入前列。

  王毛仲,高丽人。父亲因犯事被收为官奴,生了毛仲,所以毛仲长久以来就侍奉临淄王。临淄王去潞州时,有一个叫李守德的奴隶,擅长骑马射箭,临淄王把李守德买过来,让他与王毛仲一同在左右侍候。王毛仲比李守德更聪明伶俐些。景龙年间,临淄王回到长安,王、李二人常背着弓箭跟随在临淄王左右。临淄王多次邀集万骑的将帅们及一些豪杰俊士一道饮酒,并送他们财物,以此结纳他们。王毛仲领会临淄王的心思,也诚恳地与他们结交。临淄王很赏识他的机灵。

  韦后临朝称制,令韦播、高嵩为羽林将军,统辖万骑。他们以高压政策树立威信。果毅葛福顺、陈玄礼向临淄王诉苦。那时,临淄王正与刘幽求、薛崇简及利仁府折冲麻嗣宗商议举大事。刘幽求暗暗劝说,葛、陈两人都愿为临淄王效力,于是入宫讨伐韦氏。李守德跟随皇帝留在宫苑,而王毛仲却躲着不出来。

  事情了结后几天,王毛仲才回来。皇帝没有责备他,按例提升为将军。

  临淄王当了皇太子,因为王毛仲曾在东宫管理马、驼、鹰、狗等坊,不到一年,升官到大将军,官阶三品。后来王毛仲参与了诛杀萧至忠等人的事,以其功劳升任辅国大将军,检校宫内外闲厩,让他主管监牧使,封爵霍国公,赐实封五百户。与诸王及姜皎等人一同在禁中侍候。王毛仲与皇帝甚至连榻而坐。皇帝一时看不见,他就惘惘然若有所失,见到了,就开怀高兴。开元九年(721),诏令王毛仲持节为朔方道防御讨击大使,与左领军大总管王蛟、天兵军节度使张说、幽州节度使裴亻由先等人多次商量大事。

  王毛仲刚开始得到奖掖提拔,颇能持法行事,不避权贵。两营万骑及闲厩官吏都怕他,没一个敢马虎犯事的,虽然只管理田草牧场,但砍柴割草的都不敢不按规定办事。王毛仲对牧养牲畜尤为卖力,繁殖了不少。刚开始监马为二十四万,后来达到四十三万,牛羊也都增加了好几倍。他还种植茼麦、苜蓿一千九百顷,以备牲畜过冬。他将死牲畜卖掉,得钱买了绢八万段。他还招募严道的棘僮一千人做牧童。收检整理牧草饲料,不让有一点浪费或隐瞒,一年下来节省下几万石。皇帝东封泰山,王毛仲跟从也去,拿出几万匹牧马,每一队一种毛色马,相间而行,如同锦绣。天子非常赏识他的才能。封禅归来,升他开府仪同三司,这个官阶,开元以后,只有王仁皎、姚崇、宋瞡及王毛仲得此殊荣。

  然而,王毛仲本性是个小人,志得意满以后,就骄傲起来了,曾向皇帝要求任兵部尚书,皇帝不高兴了,王毛仲也郁郁不乐。后来,与葛福顺成了姻亲,李守德及左监门将军卢龙子、唐地文,左右威卫将军王景耀、高广济等几十人与王毛仲互相倚仗为非作歹。王毛仲仗着他是皇帝的旧人,最不守法规。中使到他家里来宣谕诏令,王毛仲总是不十分恭敬,若中使的地位比他低,甚至踞坐着见中使。

  如果冒犯了他的意思,当即辱骂,以盛气凌压对方。高力士、杨思曰助等中人十分恨他。王毛仲有两个妻子,其中一个是皇帝所赐,两人都极漂亮。曾有一人生了儿子,皇帝命高力士去赐物贺喜,并授那孩子五品官。高力士回来后,皇帝问:“毛仲得到赏赐高兴吗?”高力士说:“毛仲盯着臣说‘:这个孩子难道不能当个三品官吗?’”皇帝听了很生气,说“:以前讨韦氏之乱,毛仲就有负于我,我未尝在意。如今为一个区区婴儿,竟然说这样的话。”高力士等人知道皇帝生气了,过了几天,高力士从容地说:“北门的奴官,都是王毛仲的私党,若不早除,定生大患。”后来,王毛仲发文书到太原,索要兵器。太原少尹严挺之把此事报告皇帝。

  皇帝怕王毛仲突发叛乱,把事情压了下来。开元十九年(731),下诏贬王毛仲到氵襄州,贬葛福顺到壁州,贬李守德到严州,贬卢龙子、唐地文到振州,贬王景耀到党州,贬高广济到道州,都任别驾,员外置官。王毛仲的四个儿子的官职一律剥夺,贬到荒漠处。为此事而受牵连的人有几十个。后来,又有诏令将王毛仲在灵陵缢死。

  陈玄礼在宫禁宿卫,以朴质敦厚为自律要求。皇帝曾想到虢国夫人家里去,陈玄礼劝谏:“没有宣谕敕令,不可轻率地去。”皇帝乃作罢。后来在华清宫,正月十五夜,皇帝准备去游玩,陈玄礼又劝谏:“宫外旷野,毫无准备。陛下如果一定要出宫去玩,希望能在京都市内。”

  皇帝也无法改变他的观点。安禄山造反,陈玄礼原打算在京阙就诛杀杨国忠,没有成功。到马嵬,终于杀了杨国忠。

  随从皇帝入蜀。回京后,封爵蔡国公。

  到李辅国把玄宗皇帝逼迁到西内时,陈玄礼老死。



相关评论
百度 淘宝网 同程旅行 京东商城 瓷器 爱之谷
关于本站  网址提交  网址导航  甘公网安备62112602000021号  陇ICP备16001066号  ALEX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