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新唐书

唐张徐

新唐书·列传·卷三十八

  唐张徐

  唐临,字本德,京兆长安人。周内史瑾之孙。其先自北海内徙。武德初,隐太 子讨王世充,临以策进说,太子引直典书坊,授右卫率府铠曹参军。太子废,出为 万泉丞。有轻囚久系,方春,农事兴,临说令可且出囚,使就畎亩。不许。临曰: “有所疑,丞执其罪。”令移疾,临悉纵归,与之约,囚如期还。

  再迁侍御史。大夫韦挺责著位不肃,明日,挺越次与江夏王道宗语,临进曰: “王乱班。”道宗曰:“与大夫语,何至尔!”临曰:“大夫亦乱班。”挺失色, 众皆悚伏。俄持节按狱交州,出冤系三千人。累迁大理卿。高宗尝录囚,临占对无 不尽,帝喜曰:“为国之要在用法,刻则人残,宽则失有罪,惟是折中,以称朕意。” 它日复讯,余司断者辄纷诉不已,独临所讯无一言。帝问故,答曰:“唐卿断囚不 冤,所以绝意。”帝叹曰:“为狱者固当若是。”乃自述其考曰“形如死灰,心若 铁石”云。

  永徽元年,拜御史大夫。萧龄之尝任广州都督,受赇当死,诏群臣议,请论如 法,诏戮于朝堂。临建言:“群臣不知天子所以议之之意。在律有八。王族戮于隐, 议亲也;刑不上大夫,议贵也。今龄之贪赃狼扈,死有余咎。陛下以异于它囚,故 议之有司,又令入死,非尧、舜所以用刑者,不可为后世法。”帝然之。龄之,齐 高帝五世孙,由是免死。

  临累迁吏部尚书。初,来济谪台州,李义府谪普州,临奏许祎为江南巡察使, 张伦剑南巡察使。祎与济善,而伦与义府有隙。武后常右义府,察知之,谓临遣所 私督其过,坐免官。起为潮州刺史,卒,年六十。

  临俭薄寡欲,不好治第宅。性旁通,专务掩人过。见妻子,必正衣冠。

  兄皎,武德初,为秦王府记室,从王征讨,掌书檄。贞观中,官吏部侍郎。先 是,选集四时补拟,不为限。皎请以冬初集,尽季春止,后遂为法。终益州长史, 赠太常卿。

  子之奇,给事中。坐章怀太子属徙边。后除括苍令,与徐敬业起兵,诛。

  临孙绍绍,神龙时为太常博士。迁左台侍御史、度支员外郎,常兼博士。韦庶 人请妃、公主、命妇以上葬给鼓吹,诏可。绍曰:“鼓吹本军容,黄帝战涿鹿,以 为警卫,故曲有《灵夔吼》、《雕鹗争》、《石坠崖》、《壮士怒》之类。惟功臣 诏葬,得兼用之。男子有四方功,所以加宠。虽郊祀天地,不参设,容得接闺阃哉? 在令,五品官昏葬,无给鼓吹者,唯京官五品则假四品,盖班秩在夫若子。请置前 诏,用旧典。”不省。

  中宗始郊,国子祭酒祝钦明等知韦后能制天子,欲迎谄之,即奏以皇后亚献, 安乐公主终献,又四时及列帝诞日,遣使者诣陵如事生。绍以为非礼,引正谊固争。 帝又诏武氏陵及诸武墓皆置守户,绍谓:“昊、顺二陵守户五百,与昭陵同。在令, 先世帝王陵户二十,今虽崇奉外家,宜准附常典。又亲王墓户十,梁、鲁乃追赠, 不可逾真王。褒德卫卒,至逾宗庙,不可明甚,请罢之。”又言:“比群臣务厚葬, 以俑人象骖眩耀相矜,下逮众庶,流宕成俗。愿按令切敕裁损,凡明器不许列衢路, 惟陈墓所。昏家盛设障车,拥道为戏乐,邀货捐赀动万计,甚伤化紊礼,不可示天 下。”事虽不从,议者美叹。

  睿宗即位,数言政损益,再迁给事中,兼太常少卿。先天二年,玄宗讲武骊山, 绍以典仪坐失军容,当斩。帝怒甚,执纛下,左右犹冀少贷,金吾将军李邈遽传诏 斩之。时深咎邈,帝亦悔,俄诏罢邈官,摈死于家。

  张文瓘,字稚圭,贝州武城人。隋大业末,徙家魏州之昌乐。幼孤,事母、兄 以孝友闻。贞观初,第明经,补并州参军。时李勣为长史,尝叹曰:“稚圭,今之 管、萧,吾所不及。”勣入朝,文瓘与属僚二人皆饯,勣赠二人以佩刀、玉带,而 不及文瓘。文瓘以疑请,勣曰:“子无为嫌。若某,■豫少决,故赠以刀,欲其果 于断;某放诞少检,故赠以带,俾其守约束。若子才,无施不可,焉用赠?”因极 推引。再迁水部员外郎。时兄文琮为户部侍郎,于制,兄弟不并台阁,出为云阳令。 累授东西台舍人,参知政事。乾封二年,迁东台侍郎、同东西台三品,遂与勣同为 宰相。俄知左史事。

  时高宗造蓬莱、上阳、合璧等宫,复征讨四夷,京师养厩马万匹,帑瓘浸虚。 文瓘谏曰:“王者养民,逸则富以康,劳则怨以叛。秦、汉广事四夷,造宫室,至 二世土崩,武帝末年户口减半。夫制治于未乱,保邦于未危。人罔常怀,怀于有仁。 臣愿抚之,无使劳而生怨。隋监未远,不可不察。”帝善其言,赐缯锦百段,为减 厩马数千。

  改黄门侍郎,兼太子右庶子,又兼大理卿。不旬日,断疑狱四百,抵罪者无怨 言。尝有小疾,囚相与斋祷,愿亟视事。时以执法平恕方戴胄。后拜侍中,兼太子 宾客。诸囚闻其迁,皆垂泣,其得人心如此。性严正,未尝回容,诸司奏议,悉心 纠驳,故帝委之。或时移疾,他宰相奏事,帝必问与文瓘议未。若不者,曰:“往 共筹之。”或曰:“已议。”即皆报可。

  新罗叛,帝将出兵讨之。时文瓘病卧家,自力请见,曰:“吐蕃盗边,兵屯境 未解,新罗复叛,议者欲出师,二虏俱事,臣恐人不堪弊,请息兵修德,以怀异俗。” 诏可。

  初,同列以堂馔丰余,欲少损。文瓘曰:“此天子所以重枢务、待贤才也,吾 等若不任职,当自引避,不宜节减,以自取名。”众乃止。卒,年七十三,赠幽州 都督,谥曰懿。以尝事孝敬皇帝,诏陪葬恭陵。

  四子:潜,为魏州刺史;沛,同州刺史;洽,卫尉卿;涉,殿中监。父子皆至 三品,时谓“万石张家”。韦温诛,涉为乱兵所杀。

  文琮,好自写书,笔不释手。子弟谏止,曰:“吾好此,不为倦。”贞观中, 为治书侍御史,迁亳州刺史。永徽初,献《文皇帝颂》,优制褒美,拜户部侍郎。 坐房遗爱从母弟,出为建州刺史。州尚淫祀,不立社稷,文琮下教曰:“春秋二社 本于农,今此州废不立,尚何观?比岁田亩卒荒,或未之思乎!神在于敬,可以致 福。”于是始建祀场,民悦从之。卒于官。

  子锡,久视初,为凤阁侍郎、同凤阁鸾台平章事,代其甥李峤为宰相。请还庐 陵王,不为张易之所右。与郑杲俱知选,坐泄禁中语,又赇谢钜万,时苏味道亦坐 事,同被讯,系凤阁,俄徙司刑三品院。锡按辔专道,神气不慑,日膳丰鲜,无损 贬。味道徒步赴逮,席地菜食。武后闻之,释味道,将斩锡,既而流循州。神龙中, 累迁工部尚书,兼修国史,东都留守。韦后临朝,诏同中书门下三品,旬日,出为 绛州刺史。累封平原郡公,卒。

  文琮从父弟文收,终太子率更令。善音律,著《新乐书》十余篇。

  徐有功,名弘敏,避孝敬皇帝讳,以字行,国子博士文远孙也。举明经,累补 蒲州司法参军,袭封东莞县男。为政仁,不忍杖罚,民服其恩,更相约曰:“犯徐 参军杖者,必斥之。”讫代不辱一人。累迁司刑丞。时武后僭位,畏唐大臣谋己。 于是周兴、来俊臣、丘神绩、王弘义等揣识后指,置总监牧院诸狱,捕将相,俾相 钩逮,掩搦护送,楚掠凝惨。又污引天下豪亻桀,驰使者即按,一切以反论。吏争 以周内穷诋相高,后辄劝以官赏,于是以急变相告言者无虚日。朝野震恐,莫敢正 言,独有功数犯颜争枉直,后厉语折抑,有功争益牢。时博州刺史琅邪王冲,责息 钱于贵乡,遣家奴督敛,与尉颜余庆相闻知,奴自市弓矢还。会冲坐逆诛,魏州人 告余庆豫冲谋,后令俊臣鞫治,以反状闻。有司议:“余庆更永昌赦,法当流。” 侍御史魏元忠谓:“余庆为冲督偿、通书,合谋明甚,非曰支党,请殊死,籍其家。” 诏可。有功曰:“永昌赦令:‘与虺贞同恶,魁首已伏诛,支党未发者原之。’ 《书》曰:‘歼厥渠魁’,律以‘造意为首’,寻赦已伏语,则魁首无遗。余庆赦 后被言,是谓支党。今以支为首,是以生入死。赦而复罪,不如勿赦;生而复杀, 不如勿生。窃谓朝廷不当尔。”后怒曰:“何谓魁首?”答曰:“魁者,大帅;首 者,元谋。”后曰:“余庆安得不为魁首?”答曰:“若魁首者,虺贞是已。既已 伏诛,余庆今方论罪,非支党何?”后意解,乃曰:“公更思之。”遂免死。当此 时,左右及卫仗在廷陛者数百人,皆缩项不敢息,而有功气定言详,闉然不桡。

  有韩纪孝者,受徐敬业伪官,前已物故,推事使顾仲琰籍其家,诏已报可。有 功追议曰:“律,谋反者斩。身亡即无斩法,无斩法则不得相缘。所缘之人亡,则 所因之罪减。”诏从之,皆以更赦免,如此获宥者数十百姓。

  累转秋官郎中。凤阁侍郎任知古、冬官尚书裴行本等七人被诬当死,后谓宰相 曰:“古人以杀止杀,我今以恩止杀,就群公丐知古等,赐以再生,可乎?”俊臣、 张知默固请如法,后不许。俊臣独引行本更验前罪。有功奏曰:“俊臣违陛下再生 之赐,不可以示信。”于是悉免死。

  道州刺史李仁褒兄弟为人诬构,有功争不能得。秋官侍郎周兴劾之曰:“汉法, 附下罔上者斩,面欺者亦斩。在古,析言破律者杀。有功故出反囚,罪当诛,请按 之。”后不许,犹坐史官。

  俄起为左肃政台侍御史,辞曰:“臣闻鹿走山林而命系庖厨者,势固自然。陛 下以法官用臣,臣守正行法,必坐此死矣。”后固授之。天下闻有功复进,洒然相 贺。时有诏:“公坐流、私坐徒以上会赦免,逾百日不首者,复论。”有功奏曰: “陛下宽殊死罪,已发者原之,是通改过之心、自新之路。故律,告赦前事,以其 罪坐之。若无告言,所犯终不自发;如告言赦前事,则与律乖。今赦前之罪,不自 言者,还以法论,即恩虽布天下,而一罪不能贷,臣窃为陛下不取。”后更诏五品 以上议可。

  又上疏曰:“天下员有定,比选者日多,选曹诿嘱公行,嚣谤满路。唐季人多 逆节,鞫讯结断,刑惨狱严,革命岁久,其流弗改。事表生情,法外构理,而刻薄 吏驱扇成奸。虽朝堂进表,列匦内牒,叫阍弗听,叩鼓弗闻,使申其冤,正增其枉。 诚令天官铨注有所不平、法司推断舞法深诋、三司理匦受所上章拥塞不白者皆许臣 按验劾发,夺禄贬劳,不越月逾时,可致刑措。”后纳之。

  窦孝谌妻庞为其奴怖以妖祟,教为夜解,因告以厌诅。给事中薛季昶鞫之,庞 当死。子希瑊讼冤,有功明其枉。季昶劾有功党恶逆,当弃市。有功方视事,令史 泣以告。有功曰:“岂吾独死,而诸人长不死邪?”安步去。后召诘曰:“公比断 狱多失出,何耶?”对曰:“失出,臣小过;好生,陛下大德。”后默然。庞得减 死,有功免为民。

  起拜左司郎中,转司刑少卿。与皇甫文备同按狱,诬有功纵逆党。久之,文备 坐事下狱,有功出之。或曰:“彼尝陷君于死,今生之,何也?”对曰:“尔所言 者私忿,我所守者公法,不可以私害公。”

  尝谓所亲曰:“大理,人命所系,不可阿旨诡辞,以求苟免。”故有功为狱, 常持平守正,以执据冤罔,凡三坐大辟,将死,泰然不忧,赦之,亦不喜,后以此 重之。所全活甚众,酷吏为少衰,然疾之如仇矣。改司仆少卿。卒,年六十八,赠 司刑卿。中宗即位,加赠越州都督,遣使就第吊祭,赐物百段,授一子官。开元初, 窦希瑊等请以己官让有功子惀,以报旧德,由是自大理司直迁恭陵令。会昌中,追 谥忠正。

  初,鹿城主簿潘好礼慕有功为人,论之曰:“昔称张释之为廷尉,天下无冤人, 今有功断狱,亦天下无冤人。然释之当汉文帝时,中外无事,守法而已。有功居革 命之际,周兴、来俊臣等掩义隐贼,崇饰恶言,以诬盛德,有功守死明道,身滨殆 者数矣,此其贤于释之明甚。”或称有功仁恕过汉于、张。起居舍人卢若虚曰: “徐公当雷霆之震,而能全仁恕,虽千载未见其比。”五世孙商。

  赞曰:“徐有功不以唐、周贰其心,惟一于法,身蹈死以救人之死,故能处猜 后、酷吏之间,以恕自将,内挫虐焰,不使天下残于燎,可谓仁人也哉!议者谓过 汉于、张,渠不信夫!

  商,字义声,或字秋卿,客新郑再世,因为新郑人。幼隐中条山。擢进士第。 大中时,擢累尚书左丞。宣宗诏为巡边使,使有指,拜河中节度使。突厥残种保特 峨山,以千帐度河自归,诏商绥定。商表处山东宽乡,置备征军,凡千人,襞纸为 铠,劲矢不能洞。徙节山南东道,襄多山棚,为票贼,商取材卒为捕盗将,别为屯 营,寇所发,辄迹捕,捕必得,遂为精兵。江西都将反,韦宙乘传抵山南发兵,商 命部将韩季友以捕盗营士往。贼平,宙表留季友所部为纲纪。咸通初,以刑部尚书 为诸道盐铁转运使,封东莞县子。四年,进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出为荆南节度使。 累进太子太保,卒。

  子彦若,事僖宗为中书舍人。昭宗立,再用为御史中丞。张浚师败太原,以彦 若为户部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俄代李茂贞为凤翔节度使,不得入,还为御史 大夫。乾宁初,复当国,进位太保、齐国公。崔胤专政,以彦若位己右,不悦,以 平章事为清海军节度使,卒于镇,而行军司马刘隐因主留务。方时多难,彦若最见 信于帝,有以事自陈者,帝曰:“汝当问彦若。”其所倚任如此。

【译文】

  徐有功名弘敏,为避高宗天皇大圣大弘孝皇帝李治谥号的讳,所以别名有功更有影响,他是国子博士徐文远的孙子。参加明经科考试,连续委任到蒲州司法参军,继承祖父东莞县男的封号。

  他以仁爱治理政务,不忍心使用体罚,百姓感激他的恩德,递相约定说:“谁在徐参军任上犯杖刑以上的罪行,我们就一定要斥责他。”直到任满,他没有处罚一个人。接连提升到司刑丞。当时武则天皇后超越本份登位称帝,害怕唐朝的大臣们算计自己。在这时,周兴、来俊臣、丘神责力、王弘义等人揣测到了则天皇后的心思,设立了总监、牧院等监狱,拘捕文武官员,使得他们互相牵连从而追捕,秘密拘禁监视遣送,拷打严厉狠毒。还牵连天下的杰出人物,凡有交往的就进行审查,一概以造反判罪。官吏们靠罗织罪名极力诬陷来争夺高下,则天皇后总是用官爵赏赐进行鼓励,因此告发重大紧急情况的不空一天。朝廷内外震惊恐惧,没有谁敢劝谏,惟独徐有功多次冒犯威严争辩是非曲直,则天皇后用严厉的言词进行压制,徐有功却越争越坚决。

  当时博州刺史、琅笽王李冲,向贵乡县索取放债的利息,派遣奴仆督促收款,跟贵乡县尉颜余庆互相联系,奴仆自己购买弓箭回去了。碰上李冲因叛逆获罪被杀,魏州的人告发颜余庆参与了李冲的谋反活动,则天皇后命令来俊臣审讯处理,汇报了他参与谋反的情况。有关主管官吏建议“:颜余庆应该更改永昌年间的赦令,依法判处流放。”侍御史魏元忠讲“:颜余庆替李冲催讨债务,互通书信,合伙谋反清楚得很,不能叫作从犯,请处斩刑,没收他的家人财产。”则天皇后下令说行。徐有功说“:永昌年间的赦令写着‘:与虺贞狼狈为奸的,魁首已处死刑,尚未直接参与行动的从犯给予赦免。’《尚书·胤征》说‘歼灭罪魁祸首,胁从不予治罪’,法律规定‘率先倡议的叫作魁首’,刚刚颁发赦令说魁首已处死刑,那么魁首没有遗漏的了。颜余庆在颁发赦令之后被告发,这就是从犯。如果把从犯当作魁首,就是把不该判死刑的人推向死亡。赦免了又判罪,不如不赦免;放生了又要杀,不如不放生。我私下认为朝廷不应当那样。”则天皇后恼怒地问:“什么叫作魁首?”徐有功回答说:“魁,就是主帅;首,就是主谋。”则天皇后说“:颜余庆怎么不算魁首?”回答说“:要说魁首,这就是虺贞。魁首已经被处死刑之后,颜余庆现在才被追究,不是从犯又是什么?”则天皇后怒气消失了,才说:“这事您再考虑一下。”就免去了颜余庆的死刑。当时,在殿上的朝臣和保卫、仪仗人员几百人,都缩起脖子不敢呼吸,但是徐有功神情镇定,说话从容,屹立不屈。

  有个叫韩纪孝的人,接受过徐敬业委任的官职,在徐敬业失败之前就已死去,推事使顾仲琰没收他的家人财产,则天皇后已下诏答复说行。徐有功补救建议说:“按照法律,谋反的处以斩刑。本人死了就没有斩刑的规定,没有这个规定就不能追究。牵涉的人死了,那他犯下的罪过就要从轻处理。”下诏采纳了他的建议,因而都改判赦免,像这样获得赦免的有几十上百家。

  多次调任到秋官郎中。凤阁侍郎任知古、冬官尚书裴行本等七人遭受诬陷判处死刑,则天皇后对宰相们说:“古人用死刑来制止罪犯杀人,我现在要用恩德制止罪犯杀人,同意您诸位替任知古等人请求免去死刑,给他们第二次生命,行吗?”来俊臣、张知默坚持请求依法处死,则天皇后不同意。来俊臣独自提审裴行本重新验证原来的罪行。徐有功禀奏说“:来俊臣违抗陛下给人第二次生命的恩赐,不能够表明陛下言而有信。”于是全都免去死刑。

  道州刺史李仁褒兄弟被人捏造罪名陷害,徐有功为他们争辩没有结果。秋官侍郎周兴弹劾他说:“汉朝的法律,迁就下属欺骗长上的处以斩刑,当面欺骗国君的也处斩刑。在古代,对法律断章取义的处以死刑。徐有功故意为造反的囚犯开脱罪责,应判死刑,请查办。”则天皇后不同意处以死刑,但还是获罪罢免了他的官职。

  不久起用他任左肃政台侍御史,他谢绝说“:我听说麋鹿在山林中奔跑但命运却操纵在厨师手里,客观存在本来就是这样。陛下给我的职责是当执法官员,我坚持正义执行法律,一定会因此获罪被杀。”则天皇后坚持任命了他。天下臣民听说徐有功复职提升了,高兴地一同庆贺。当时朝廷颁发诏书“:因犯法被判处流放以上徒刑而碰上大赦的官吏、百姓,超过一百天不来陈述罪行的,重新判罪。”徐有功禀奏说“:陛下宽恕了被判斩刑的罪犯,已经揭发的免了罪,这是帮他们唤醒改正罪过的良知、开辟弃旧图新的道路。按照原有法律,报告赦免前的罪行,就按他的罪行判处。如果没有什么可报告的,他犯的罪行终究不会自己揭发;如果报告赦免之前的罪行,又和赦令相违背。如果赦免以前的罪行,不是自己报告的,回头依法判罪,就是恩惠即使普布天下,但一条罪过都不能宽恕,我私下认为陛下不能采取这种做法。”则天皇后重新诏令五品以上的朝臣讨论,同意了徐有功的意见。

  徐有功还呈递奏疏说“:全国官吏名额有限,参加候选的人一天天增加,主管官吏公开说情嘱托,全国百姓纷纷谴责。

  唐朝末年人们大多背离节操,审理案子,刑罚狠毒监禁严厉,周朝建立好几年了,唐末的影响还没有改变,在事情表面生出枝节,在法律之外编造理由,苛酷的官吏煽动唆使为非作歹。虽然朝廷各有关部门呈递奏表,设置铜匦收集臣民上奏的书札,但是向朝廷申诉冤屈却没有人管,派人去申理冤屈,恰恰增加了冤屈。

  如果把选才任官不公正的吏部官员、审判案件徇私舞弊的刑部官员、管理投书铜匦收集上奏书札积压不报的朝堂三司理匦使都交给我审查揭发,罚扣薪俸降官免职,不超过三两个月,就能做到无人犯法。”则天皇后采纳了他的意见。

  窦孝谌的妻子庞氏被自己的奴仆用妖怪作祟的话吓住了,奴仆要她夜晚作法驱妖免灾,又乘机告发她祈求鬼神危害别人。给事中薛季昶审理这件案子,庞氏被判死刑。儿子窦希蠨告状申冤,徐有功弄明白了其中的冤枉。薛季昶弹劾徐有功偏袒谋杀亲人的罪犯,应该杀头示众。徐有功刚刚任职,一个令史哭泣着告诉了这事。徐有功说“:难道只是我一人会死,而人们永远不死吗?”从容地走了。则天皇后召见他责问“:您近来断案多数重罪轻判,为什么呢?”徐有功回答说“:重罪轻判,是我的小过失,爱惜生灵,是陛下的大恩德。”则天皇后无话可说。庞氏免去了死罪,徐有功罢官成了平民。

  后来又起用他任左司郎中,改任司刑少卿。和皇甫文备一起审理案子,皇甫文备诬告他放纵叛逆的党徒。过了很久,皇甫文备因事获罪进了监狱,徐有功救出了他。有人说:“他曾经诬陷你,把你置于死地,现在你救他的性命,是什么原因?”徐有功回答说“:你说的是个人恩怨,我坚持的是国家法律,不能用个人恩怨损害国家法律。”

  他曾对亲近的人说:“司法官员,关系着人的生命,不能逢迎圣旨弄虚作假,以便苟且避免个人的祸患。”所以徐有功审理案子,一向坚持公平正直。因为执著地纠正冤假错案,先后三次被判死刑,面对死亡,坦荡安详无忧无悔,免去死刑,也不喜悦,则天皇后因此看重他。由他保全生命的人很多,酷吏因而稍有收敛,不过像对仇敌一样地恨他。后来改任司仆少卿。去世时,六十八岁,追认为司刑卿。中宗李显登上帝位,提升追认为越州都督,派遣使者登门吊唁祭祀,赏赐绢帛一百段,给他的一个儿子授予官职。玄宗开元初年,窦希蠨等人请求把自己的官职转授给徐有功的儿子徐忄仑,来报答昔日的恩德,徐忄仑因此由大理司直改任恭陵县令。武宗会昌年间,追赠谥号为“忠正”。

  当初,鹿城县主簿潘好礼仰慕徐有功的道德人品,评论说:“从前称赞汉朝的张释之担任廷尉,天下没有遭受冤屈的人,我朝徐有功断案,也是天下没有遭受冤屈的人。但是张释之身处汉文帝时代,朝廷内外平安无事,依法办事就行了。徐有功处在唐、周交替的时代,周兴、来俊臣等人压制正义包庇邪恶,喜爱讲颠倒是非的坏话,诬陷道德崇高的人,徐有功坚持到死申张正义,多次差点儿被杀,这些都胜过张释之是明显得很的。”有人认为徐有功仁爱宽容超过了汉朝的于定国、张释之。起居舍人卢若虚说“:徐公面对则天皇后雷霆般的威严,却能保全仁爱宽容,即使千年之内还不见有人赶得上他。”

  他第五代孙儿名徐商。

  徐商别名义声,还有个别名秋卿,在新郑县寄居了两代,所以算作新郑县人。

  年轻时隐居在中条山。参加进士科考试被录用。宣宗大中年间,提升为尚书左丞。宣宗李忱诏令他任巡边使。后完成特定使命,被任命为河中节度使。突厥余部依托特峨山,带领一千帐人众渡过黄河主动归附唐朝,诏令徐商去使他安定。徐商表请朝廷让他们在山东田多人少的地方安家,组织预备征讨的军队,共一千人,折纸当作铠甲,有力的箭也射不穿。调任山南东道节度使,襄州山里有许多猎户,是轻捷勇武的盗贼,徐商挑选勇武的士卒当捕盗将,单独组成部队,哪里有盗贼出现,就去追捕,只要动手,必然成功,于是成了精锐部队。番号为江西都的部队就要叛乱,韦宙乘坐驿站马车到南山派兵讨伐,徐商命令部将韩季友带领捕盗营的士卒前去。平定了江西都,韦宙呈递奏表留下韩季友带领的捕盗营当治安部队。懿宗咸通初年,徐商以刑部尚书的资格任诸道盐铁转运使,被封为东莞县子。咸通四年(863),提升为同中书门下平章事,离京任荆南节度使。接连升任太子太保,直到去世。

  儿子徐彦若,侍奉僖宗李儇任中书舍人。昭宗李晔登位,两次任命他为御史中丞。张浚的军队在太原吃了败仗后,任命徐彦若为户部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不久接替李茂贞任凤翔节度使,不合适,回朝廷任御史大夫。昭宗乾宁初年,重新主持国事,升为太子太保、齐国公。崔胤独揽朝政,认为徐彦若的官职爵位比自己高,不高兴,就让他以平章事资格任清海军节度使,在州城去世,行军司马刘隐接着主持留守事务。当时国家经常发生变故,徐彦若最受昭宗信赖,有向昭宗汇报公务的,昭宗就说“:你应当去请教徐彦若。”他被信赖到这种程度。



相关评论
百度 淘宝网 同程旅行 京东商城 瓷器 爱之谷
关于本站  网址提交  网址导航  甘公网安备62112602000021号  陇ICP备16001066号  ALEX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