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新唐书

崔杨窦宗祝王

新唐书·列传·卷三十四

  崔杨窦宗祝王

  崔义玄,贝州武城人。隋大业乱,往见李密,密不用。河内贼黄君汉为密守柏 崖,义玄见群鼠度河,槊刃有华文,曰:“此王敦亡兆也。”因说君汉以城归,乃 拜君汉怀州刺史、行军总管,以义玄为司马。王世充将高毘寇河内,义玄击走之, 多下屯堡。君汉以所掠子女金帛分之,拒不受。以功封清丘县公。太宗讨世充,数 用其谋。东都平,转隰州都督府长史。贞观初,历左司郎中,兼韩王府长史,与王 友孟神庆志趣不同,而俱以介直任。

  永徽中,累迁婺州刺史。时睦州女子陈硕真举兵反。始,硕真自言仙去,与乡 邻辞诀,或告其诈,已而捕得,诏释不问。于是姻家章叔胤妄言硕真自天还,化为 男子,能役使鬼物,转相荧惑,用是能幻众。自称文佳皇帝,以叔胤为仆射,破睦 州,攻歙,残之,分遣其党围婺州。义玄发兵拒之,其徒争言硕真有神灵,犯其兵 辄灭宗,众凶惧不肯用。司功参军崔玄籍曰:“仗顺起兵,犹无成;此乃妖人,势 不持久。”义玄乃署玄籍先锋,而自统众继之。至下淮戍,擒其谍数十人。有星坠 贼营,义玄曰:“贼必亡。”诘朝奋击,左右有以盾鄣者,义玄曰:“刺史而有避 邪,谁肯死?”敕去之。由是众为用,斩首数百级,降其众万余。贼平,拜御史大 夫。

  义玄有章句学,先儒疑缪,或音故不通者,辄采诸家,条分节解,能是正之。 高宗诏与博士讨论《五经》义。

  武氏为皇后,义玄赞帝决,又以后旨按长孙无忌等诛之。终蒲州刺史,年七十 一。赠幽州都督,谥曰贞。后持政,赠扬州大都督,赐其家实封户二百。

  子神基袭爵。神基,长寿中,为司宾卿、同凤阁鸾台平章事。为酷吏所构,流 岭南。中宗初,稍用为大理卿。

  弟神庆,举明经,武后时,累迁莱州刺史。入朝,待制亿岁殿,奏事称旨。后 以历官有佳政,且其父于己有功,擢拜并州长史,谓曰:“并州,朕乡里,宿兵多, 前长史皆尚书为之,今授卿,宜知所以委重者。”乃亲为按行图,谋日而遣。神庆 始至,有诏改钱币法,州县布下,俄而物价踊昂,百贾惊扰,神庆质其非于朝,果 豪猾妄为之。后喜,下制褒美。初,州隔汾为东、西二城,神庆跨水联堞,合而一 之,省防御兵岁数千。神基既下狱,驰赴都告变,得召见,后出具狱示之,神庆为 申理,得减死,然用是贬歙州司马。

  长安中,累转礼部侍郎,数上疏陈时政。转太子右庶子,封魏县子。是时,突 厥使者入见,皇太子应朝,有司移文东宫召太子。神庆谏曰:“五品以上佩龟者, 盖防征召之诈,内出龟以合之,况太子乎?古者召太子用玉契,此诚重慎防萌之意, 不可不察。凡虑事于未萌之前,故长无悔吝之咎。今太子与陛下异宫,非朝朔望而 别唤者,请降墨敕玉契。”诏可。寻诏与詹事祝钦明更日侍读东宫。历司刑卿,劾 张昌宗狱,颇阔略不尽。神龙初,昌宗伏诛,坐流钦州,卒。五王得罪,缘昌宗被 流者皆诏原雪,赠神庆幽州都督。

  神庆子琳,明政事,开元中,与高仲舒同为中书舍人。侍中宋璟亲礼之,每所 访逮,尝曰:“古事问仲舒,今事问琳,尚何疑?”累迁太子少保。天宝二年卒, 秘书监潘肃闻之,泫然曰:“古遗爱也!”琳长子俨,谏议大夫。

  其群从数十人,自兴宁里谒大明宫,冠盖驺哄相望。每岁时宴于家,以一榻置 笏,犹重积其上。琳与弟太子詹事珪、光禄卿瑶俱列棨戟,世号“三戟崔家”。开 元、天宝间,中外宗属无缌麻丧。初,玄宗每命相,皆先书其名,一日书琳等名, 覆以金瓯,会太子入,帝谓曰:“此宰相名,若自意之,谁乎?即中,且赐酒。” 太子曰:“非崔琳、卢从愿乎?”帝曰:“然。”赐太子酒。时两人有宰相望,帝 欲相之数矣,以族大,恐附离者众,卒不用。

  杨再思,郑州原武人,第明经,为人佞而智。初,调玄武尉,使至京师,舍逆 旅,有盗窃其衣囊,再思遇之,盗窘谢。再思曰:“而苦贫,故至此。囊中檄无所 事,幸留,它物可持去。””初不为人言,但假贷以还。累迁天官员外郎,历左肃 政御史中丞。延载初,擢鸾台侍郎、同凤阁鸾台平章事,加兼左肃政御史大夫,封 郑县侯,迁内史。

  居宰相十余年,阿匼取容,无所荐达。人主所不喜,毁之;所善,誉之。畏慎 足恭,未尝忤物。或曰:“公位尊,何自屈折?”答曰:“世路孔艰,直者先祸。 不尔,岂全吾躯?”于时水沴,闭坊门以禳。再思入朝,有车陷于泞,叱牛不前, 恚曰:“痴宰相不能和阴阳,而闭坊门,遣我艰于行!”再思遣吏谓曰:“汝牛自 弱,不得独责宰相。”

  张昌宗坐事,司刑少卿桓彦范劾免其官,昌宗诉诸朝,武后意申释之,问宰相: “昌宗于国有功乎?”再思曰:“昌宗为陛下治丹,饵而愈,此为有功。”后悦, 昌宗还官。自是天下贵彦范,贱再思。左补阙戴令言赋“两脚狐”以讥之,再思怒, 谪令言为长社令,士愈蚩噪。

  易之兄司礼少卿同休,请公卿宴其寺,酒酣,戏曰:“公面似高丽。”再思欣 然,翦谷缀巾上,反披紫袍,为高丽舞,举动合节,满坐鄙笑。昌宗以姿貌亻幸, 再思每曰:“人言六郎似莲华,非也;正谓莲华似六郎耳。”其巧谀无耻类如此。 俄检校右庶子。

  中宗立,拜户部尚书、同中书门下三品、京师留守,封弘农郡公,加兼扬州长 史,检校中书令。改侍中,郑国公,赐实封户三百,为顺天皇后奉册使。武三思诬 陷王同晈,再思与李峤、韦巨源按狱,希意抵同晈死,众以为冤。复拜中书令,监 修国史。迁尚书右仆射,仍同三品。卒,赠特进、并州大都督,陪葬乾陵,谥曰恭。

  弟季昭,中茂才第,为殿中侍御史。武后诛驸马都尉薛绍,绍兄顗为齐州刺史, 命季昭按之,不得反状,后怒,放于沙州。赦还,为怀州司马。

  窦怀贞,字从一,左相德玄子。少诡激,衣服羸俭,不为舆马豪侈事。仕累清 河令,有治状。后迁越州都督、扬州长史。

  神龙中,进左御史大夫兼检校雍州长史。会岁除,中宗夜宴近臣,谓曰:“闻 卿丧妻,今欲继室可乎?”怀贞唯唯。俄而禁中宝扇鄣卫,有衣翟衣出者,已乃韦 后乳媪王,所谓莒国夫人者,故蛮婢也。怀贞纳之不辞。又避后先讳,而以字称。 世谓媪婿为阿赩,怀贞每谒见奏请,辄自署“皇后阿赩”,而人或谓为“国赩”, 轩然不诉,以自媚于后。时政令多门,赤尉由墨制授御史者众,或戏曰:“尉入台 多,而县办否?”对曰:“办于异日。”问其故,答曰:“佳吏在,侥幸去,故办。” 闻者皆笑。又附宗楚客、安乐公主等以取贵位,为素议所斥,名称尽矣。韦后败, 斩妻献其首,贬濠州司马,再徙益州长史,乃复故名。

  景云初,以殿中监召,阅月迁左御史大夫、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封中山县公。 再迁侍中。方太平公主干政,怀贞倾己附离,日视事退,辄诣主第,刺取所欲。睿 宗为金仙、玉真二公主营观,费钜万,谏者交疏不止,唯怀贞劝成之,躬护役作。 族弟维鍌谏曰:“公位上衮,当思献可替否辅天子,而计校瓦木,杂厕工匠间,使 海内何所瞻仰乎?”不答,督缮益急。时语曰:“前作后国赩,后为主邑丞。”言 事公主如邑官属也。在位半岁,无所事,帝引见承天门,切责之。俄与李日知、郭 元振、张说皆罢。为左御史大夫。于时,岁犯左执法,术家又言怀贞且有祸,大惧, 表请为安国寺奴,不许。逾年,复同中书门下三品,兼太子詹事,监修国史。又以 尚书右仆射兼御史大夫,军国重事宜共平章。玄宗受内禅,进左仆射,封魏国公。 与太平公主谋逆,既败,投水死,追戮其尸,改姓毒氏。然生平所得俸禄,悉散亲 族无留蓄,败时,家惟粗米数石而已。

  性谄诈,善谐结权贵,宦者用事,尤所畏奉,或见无须者,误为之礼。监察御 史魏传弓嫉中人辅信义,欲劾奏其奸,怀贞曰:“是安乐所信任者,奈何绳之?” 传弓曰:“王纲坏矣,正坐此属。今日杀之,明日诛,无所悔!”怀贞犹固止之。 传弓者,钜鹿人,忠謇士也,终司农丞。

  怀贞从子兢,字思慎,举明经,为英王府参军、尚乘直长。调郪令,修邮舍道 路,设冠婚丧纪法,百姓德之。

  宗楚客,字叔敖,其先南阳人。曾祖丕,后梁南弘农太守,梁亡入隋,居河东 之汾阴,故为蒲州人。父岌,仕魏王泰府,与谢偃等撰《括地志》。

  楚客,武后从姊子,长六尺八寸,明皙美须髯。及进士第,累迁户部侍郎。兄 秦客,垂拱中,劝武后革命,进为内史,而弟晋卿典羽林兵。后兄弟并坐奸赃流岭 外。岁余,秦客死,而楚客等还。俄检校夏官侍郎、同凤阁鸾台平章事。与武懿宗 不协,会赐将作材营第,僭侈过度,为懿宗所劾,自文昌左丞贬播州司马,晋卿流 峰州。稍为豫州长史,迁少府少监、岐陕二州刺史。久之,复以夏官侍郎同凤阁鸾 台平章事。坐聘邵王妓,贬原州都督。

  神龙初,为太仆卿、郢国公。武三思引为兵部尚书,以晋卿为将作大匠。节愍 太子败,逃于鄠,被杀,殊其首祭三思等柩,楚客请之也。俄同中书门下三品。韦 后、安乐公主亲赖之,与纪处讷为党,世号“宗纪”。

  景龙二年,诏突厥娑葛为金河郡王,而其部阙啜忠节赂楚客等罢之,娑葛怨, 将兵患边。监察御史崔琬廷奏:“楚客、处讷专威福,有无君心,纳境外交,为国 取怨;晋卿专徇赃私,骄恣跋扈。并请收付狱,三司推鞫。”故事,大臣为御史对 仗弹劾,必趋出,立朝堂待罪。楚客乃厉色大言:“性忠鲠,为琬诬诋。”中宗不 能穷也,诏琬与楚客、处讷约兄弟两解之,故世谓帝为“和事天子”。寻迁中书令。 韦氏败,与晋卿同诛。

  楚客性明达。武后时,降突厥沓实力吐敦者,部落在平夏。会边书至,言吐敦 反,楚客为兵部员外郎,后召问方略,对曰:“吐敦者,臣昔与之言,其为人忠义 和厚,且国家与有恩必不反。其兄之子默子者,狡悍,与吐敦不和,今言叛,疑默 子为之,然无能为。”俄而夏州表默子劫部落北奔,为州兵及吐敦所擒。后张仁亶 请筑三城,议者或不同,独楚客言:“万世利也。”然冒于权利,尝讽右补阙赵廷 禧陈符命以媚帝,曰:“唐有天下,当百世继周,陛下承母禅,周、唐一统,其符 兆有八:天皇再以陛下为周王,是在唐兴周,则天立陛下为皇太子,是在周兴唐, 一也;天后立文王庙,二也;唐同泰《洛水图》云:‘永昌帝业’,三也;谶曰: ‘百代不移宗’,四也;孔子曰:‘百世继周’,五也;《桑条韦歌》,应二圣在 位九十八年,而子孙相承九十八世,六也;乃二月庆云五色,天应以和,七也;去 六月九日,内出瑞蒜,八也。起则天为一世,圣朝为二世,后子孙相承九十八,其 数正满百世,唐之历乃三千余年。”帝大喜,擢延禧谏议大夫。识者以楚客等欺神 诬君,且有大咎。又尝密语其党曰:“始,吾在卑位,尤爱宰相;及居之,又思天 子,南面一日足矣。”虽外附韦氏,而内畜逆谋,故卒以败。

  晋卿髭貌雄伟,声如钟。虽不学,然性倜傥。垂拱后,武后任之,宫苑、闲厩、 内外众作无不总。开中岳,造明堂,铸九鼎,有力焉。

  纪处讷者,秦州上邽人。为人魁岸,髭长数尺。其妻武三思妇之姊,纵使通三 思,繇是款昵,进为太府卿。神龙元年夏,大旱,谷价腾踊,中宗召问所以救人者。 三思知之,阴讽太史迦叶志忠奏“是夜摄提入太微,近帝坐,此天子与大臣接,有 纳忠之符”。帝信之,下诏褒美,赐处讷衣一副、彩六十段。与楚客并同三品,进 侍中。后伏诛。

  祝钦明字文思,京兆始平人。父綝,字叔良,少通经,颇著书质诸家疑异;门 人张后胤既显宦,荐于朝,诏对策高第,终无极尉。

  钦明擢明经,为东台典仪。永淳、天授间,又中英才杰出、业奥《六经》等科, 拜著作郎,为太子率更令。中宗在东宫,钦明兼侍读,授太子经,兼弘文馆学士。 中宗复位,擢国子祭酒、同中书门下三品。进礼部尚书,封鲁国公,食实封户三百。 桓彦范、崔玄、袁恕巳,敬晖等皆从受《周官》大义,朝廷尊之。以匿亲忌日, 为御史中丞萧至忠所劾,贬申州刺史。入为国子祭酒。

  景龙三年,天子将郊,钦明与国子司业郭山恽阴迎韦后意,谬立议曰:

  《周官》天神曰祀,地祗曰祭,宗庙曰享。《大宗伯》曰:“祀大神,祭大祗, 享大鬼,王有故不预,则摄而荐。追师掌后首服,以待祭祀。内司服掌后六服,祭 祀则供。又九嫔,凡大祭祀,后裸献则赞瑶爵。然则后当助天子祀天神、祭地只。 郑玄称:阙狄,后助王祭群小祀服。小祀尚助,况天地哉?阙狄之上,祎、礻俞、 狄,三服皆以助祭,知祎衣助大祀也。王之祭服二:曰先王兗冕,先公冕。故后助 祭,亦以祎衣祭先王,礻俞狄祭先公。不言助祭天地,举此以明彼,反三隅也。 《春秋外传》:禘郊,天子亲射其牛,王后亲春其粢。”世妇诏后之礼事,不专主 宗庙。《祭统》曰:“祭也者,必夫妇亲之,所以备内外之官。”哀公问孔子曰: “冕而亲迎,不已重乎?”答曰:“合二姓之好,以继先圣之后,以为天地宗庙社 稷主,君何谓已重焉?”则知后宜助祭。臣请因经谊,制仪典。

  帝虽不睿,犹疑之,召礼官质问。于是太常博士唐绍、蒋钦绪对:“钦明所引, 皆宗庙礼,非祭天地者。周、隋而上,无皇后助祭事。”帝令宰相参订,绍、钦绪 又引博士彭景直共议曰:

  《周官》所云祀、祭、享,皆互言。《典瑞》:“两圭以祀地。”《司几筵》: “设祀先王昨席。”《内宗》:“掌宗庙祭祀。传曰:“圣人为能飨帝。”“春秋 祭祀,以时思之。”此祀天称享,享庙称祭也。礼家凡称大祭祀,不独主天。《爵 人》:“大祭祀,与量人受举斝之卒爵。”祭天不祼,则九嫔赞瑶爵,容庙称大祭 祀也。钦明据《大宗伯》之职,以谓后有祭天地之礼。按经:“凡祀大神、祭大祗、 享大鬼,帅执事而卜宿,视涤濯,涖玉鬯,省牲镬,奉玉盥,制大号。若王不与祭 祀,则摄位。”自凡而推,兼言王祭天地宗庙也。下言:“凡大祭祀,王后不与, 则摄而荐。”直王后祭庙一凡耳。若当助祭天地,应不列重凡。且内宗、外宗所掌, 皆佐王后庙荐,无佐祭天地语。有如助祭天地,谁当赞佐者?是则摄荐为宗庙明甚。 内司服掌后祭服,无祭天服。礼家说曰:“后不助祭天地五岳,故无具服。”又言: “后有五辂,以重翟从祭先王先公,以厌翟从飨诸侯,以安车朝夕见王,以翟车采 桑,以辇车游宴。”按此,后无祭天车明甚。然后助王祭天地,古无闻焉。

  时左仆射韦巨源助后掎掣帝,夺政事,即传钦明议,帝果用其言,以皇后为亚 献。取大臣李峤等女为斋娘,奉豆笾。礼成,诏斋娘有夫者悉进官。

  初,后属婚,上食禁中,帝与群臣宴,钦明自言能《八风舞》,帝许之。钦明 体肥丑,据地摇头睆目,左右顾眄,帝大笑。吏部侍郎卢藏用叹曰:“是举《五经》 扫地矣!”景云初,侍御史倪若水劾奏:“钦明、山恽等腐儒无行,以谄佞乱常改 作,百王所传,一朝惰放。今圣德中兴,不宜使小人在朝,请斥远之,以肃具臣。” 乃贬钦明饶州刺史,山恽括州刺史。钦明于《五经》为该淹,自见坐不孝免,无以 澡祓,乃阿附韦氏,图再用,又坐是见逐,诸儒共羞之。后徙洪州都督,入为崇文 馆学士,卒。

  赞曰:“钦明以经授中宗,为朝大儒,乃诡圣僻说,引艳妻郊见上帝,腥德播 闻,享胙不终。盖与少正卯顺非而泽,庄周以诗书破冢者同科。独保腰领死家箦, 宁不幸邪!后之托儒为奸者,可少戒云。

  山恽者,河东人。善治《礼》。景龙中,累迁国子司业。帝昵宴近臣及修文学 士,诏遍为伎。工部尚书张锡为《谈容娘舞》,将作大匠宗晋卿为《浑脱舞》,左 卫将军张洽为《黄麞舞》,给事中李行言歌《贺车西河曲》,余臣各有所陈,皆鄙 黩;而出恽奏:“我所习,惟知诵诗。”乃诵《鹿鸣》、《蟋蟀》二篇,未毕,中 书令李峤以其近规讽,止之。帝嘉其直,下诏褒咨,赐服一称。其后与钦明僻论阿 世,不能终其守。久之,复拜国子司业。

  王玙者,方庆六世孙,少为礼家学。玄宗在位久,推崇老子道,好神仙事,广 修祠祭,靡神不祈。玙上言,请筑坛东郊祀青帝,天子入其言,擢太常博士、侍御 史,为祠祭使。玙专以祠解中帝意,有所禳祓,大抵类巫觋。汉以来葬丧皆有瘗钱, 后世里俗稍以纸寓钱为鬼事,至是玙乃用之。

  肃宗立,累迁太常卿,又以祠祷见宠。乾元三年,拜蒲同绛等州节度使,俄以 中书侍郎同中书门下平章事。时大兵后,天下愿治,玙望轻,无它才,不为士议谐 可,既骤得政,中外怅骇。乃奏置太一坛,劝帝身见九宫祠。帝由是专意,它议不 能夺。帝尝不豫,太卜建言祟在山川。玙遣女巫乘传分祷天下名山大川,巫皆盛服, 中人护领,所至干托州县,赂遗狼藉。时有一巫美而蛊,以恶少年数十自随,尤憸 狡不法。驰入黄州,刺史左震晨至馆请事,门鐍不启。震怒,破鐍入,取巫斩廷下, 悉诛所从少年,籍其赃得十余万,因遣还中人。既以闻,玙不能诘,帝亦不加罪。 明年,罢玙为刑部尚书,又出为淮南节度使,犹兼祠祭使,徙浙东。召入,再迁太 子少师。卒,赠开府仪同三司,谥曰简怀。

  始,玙托鬼神致位将相,当时以左道进者纷纷出焉。李国祯者,以术士显,广 德初,建言“唐家仙系,宜崇表福区,招致神灵,请度昭应南山作天华上宫、露台、 大地婆父祠,并三皇、道君、太古天皇、中古伏羲、女娲等各为堂皇,给百户扫除”。 又即义扶谷故湫祠龙,置房宇。有诏从之,乃除地课工,方岁饥,人不堪命。昭应 令梁镇上疏切谏,以为有七不可:“天地之神,推之尊极者,扫地可祭,精意可享。 今废先王之典,为人祈福,福未至而人已困。又违神虐人,何从而致福邪?宗庙月 无三祭,此不宜然。婆父之鄙语,不经见,若为地建祖庙,上天必贻向背之责。夫 湫者,龙所托耳,今湫竭已久,龙安所存?不宜崇去龙之穴,破生人之产。若三皇、 五帝、道君等,两京及所都各有宫庙,春秋彝飨,此复营造,是谓渎神。夫休咎丰 凶本于五事,不在山川百神明矣。”即劾国祯等“动众则得人,兴工则获利,祭祀 则受胙,主执则市权,营罔天听,负抱粢糈,道路相望,无时而息,人神胥怨,灾 孽并至。臣昨受命,有所安辑,陛下许以权宜,今所兴造臣谨以便宜悉停”。帝从 之。镇忼慨有名士也,仕至司门郎中。玙曾孙抟,别传。

【译文】

  祝钦明别名文思,京兆始平人。父亲名綝,别名叔良,年轻时通晓先秦史籍,写了不少文章对诸子百家提出疑问和不同观点;他的学生张后胤做了高官后,向朝廷举荐了他,诏令论述政治、经义方面的问题,以优秀成绩被录用,在无极县尉的任上去世。

  祝钦明参加明经科考试中选,任东台典仪。高宗永淳至武则天天授年间,又先后参加英才杰出、业奥“六经”等科考试中选,授予著作郎,任太子率更令。

  中宗李显退位当皇太子时,祝钦明兼任侍读,给太子讲授儒家经典,兼任弘文馆学士。中宗复位后,提拔为国子祭酒、同中书门下三品。后来升任礼部尚书,封为鲁国公,得到收纳三百户租税的实封。

  桓彦范、崔玄日韦、袁恕己、敬晖等人都跟着他学习《周礼》的主要内容,朝廷敬重他。因为隐瞒父母去世的日期,被御史中丞萧至忠弹劾,贬为申州刺史。后来调回朝廷任国子祭酒。

  景龙三年(709),中宗准备到京城南郊祭祀天地,祝钦明和国子司业郭山恽暗中迎合韦皇后的心意,错误地建议说:“《周礼》把敬天神叫作祀,敬地神叫作祭,敬祖先叫作享。《大宗伯》篇说:祀天神,祭地..,享祖先,君主有缘故不亲自参加,就派人代理祭献。追师掌管王后的礼帽,准备参加祭祀。内司服掌管王后的..衣、衤俞狄、阙狄、鞠衣、展衣、缘衣这六种礼服,祭祀时就供她穿戴。还有宫中女官,凡有大祭祀活动,王后用酒祭奠祖先时她们就帮忙递送酒杯。这样看来,王后就应当协助君主祀天神、祭地..。郑玄声称:阙狄,这是王后协助君主举行小祭祀的礼服。小祭祀尚且需要王后助祭,何况是祭祀天地呢?阙狄以上,..衣、衤俞狄,这三种礼服都是用来协助祭祀的,可见..衣是用来协助大祭祀的。

  君主的祭服有两种:叫作先王衮冕,先公..冕。所以王后协助祭祀,也穿..衣祭先王,穿衤俞狄祭先公。这里没谈协助祭祀天地,是举个例子来说明全部规章制度,叫作举一反三。《春秋外传》说:‘郊外祭祀,天子亲自射所用的牛,王后亲自舂所用的稷。’女官王后参与祭礼,不只是主持祭祀祖先。《祭统》说:‘祭祀,必须夫妻亲自参加,以便警戒宫廷内外的官员。’鲁哀公询问孔子说‘:君主亲自迎亲,不是太隆重了吗?’孔子回答说:‘男女结婚,为先王传宗接代,永远当国家朝廷的主宰,您怎么说这样太隆重了呢?’由此可知皇后应当协助祭祀。我们请求按照经书的义理,制定礼仪规章。”

  中宗虽然并不精明,还是疑惑不定,招见礼部官员咨询。这时太常博士唐绍、蒋钦绪回答说:“祝钦明引证的,都是祭祀祖先的礼仪,不是祭祀天地的规章。

  北周、隋朝以前,没有皇后协助祭祀天地的先例。”中宗叫宰相们评议论证,唐绍、蒋钦绪又引荐博士彭景直一起评议说:“《周礼》所讲的祀、祭、享,都是同义词。《典瑞》说‘:两次献酒来“祀”地神。’《司几筵》说:‘摆设“祀”先王的席位。’《内宗》说‘:掌管宗庙的祭“祀”。’书传里说‘:圣人才能“享”天神。’‘春季、秋季祭祀天地,按时思念神灵。’这里就是把祀天称为‘享’天,享庙称为‘祭’庙的例证。

  礼仪家凡是称作大祭祀的,不仅仅是祭祀天神。《郁人》说:‘大祭祀,主管祭器的官员郁人和掌管行政区划的官员量人担任祭祀副职。’祭天是不用献酒的,那么宫中女官帮忙递送酒器,祭祀祖先也叫大祭祀。祝钦明根据《大宗伯》的职责,来断定皇后应当参加祭天地的礼仪。

  据经典记载‘:凡是祀天神、祭地..、享祖先,带领办事人员占卜斋戒住所,检查洗涤祭品,督促洗涤祭器,察看烹煮牲畜的鼎锅,清点盛黍稷的玉器,拟订堂皇的名号。如果君主不参加祭祀活动,就派人代理他的职责。’从以上所举例证类推,是统称君主祭祀天地祖先。下边还讲:‘凡是大祭祀活动,王后不参加,就派人代理献酒。’只是王后祭祀祖先的一个例证而已。如果应当协助祭祀天地,就不会分述大祭、中祭、小祭。并且王族女儿、君主的外甥女儿主管的,都是帮忙王后祭祀祖先,没有帮助祭祀天地的说法。

  如果王后协助祭祀天地,谁当她的助手呢?那么这里说的代理献酒是指祭祀祖先就明确得很。内司服管理的王后祭服,并无祭天的礼服。礼仪家说明道:‘王后不参与祭祀天地五岳,所以没有祭祀天地五岳的礼服。’又说‘:王后有五种大车,坐重翟陪同祭祀先王先公,坐厌翟陪同款待诸侯,坐安车早晚拜见君主,坐翟车采摘桑叶,坐辇车游乐饮宴。’根据这段记载,王后没有祭天的大车明确得很。这样看来,皇后协助君主祭祀天地,自古以来都没有这种事。”

  当时左仆射韦巨源帮助韦皇后挟制中宗,夺取政权,就帮忙祝钦明讲话,中宗终于采纳了他们的建议,命令韦皇后主持第二轮进献仪式。叫来大臣李峤等人的女儿担任为韦皇后办祭祀事务的斋娘,帮助祭祀。郊祭结束后,诏令已婚斋娘的丈夫都提升官职。

  当初,韦皇后嫁给中宗当女官,到宫廷进献食物,中宗和朝臣们饮宴,祝钦明自己说会跳八风舞,中宗同意他跳。祝钦明身体肥胖丑陋,蹲在地上摇着脑袋,鼓大眼睛,左顾右盼,中宗大声欢笑。吏部侍郎卢藏用叹惜说:“这种行为将《五经》的声誉败坏无余了!”睿宗景云初年,侍御史倪若冰弹劾说:“祝钦明、郭山恽等人是迂腐无用的儒生,行为恶劣,凭着谄媚奸巧扰乱法制改变规章,历代君主的传统,一下子就破坏丢弃了。如今我朝再次振兴,不应让小人留在朝廷,请把他们赶得远远的,来警戒不称职的朝臣。”于是把祝钦明贬为饶州刺史,郭山恽贬为括州刺史。祝钦明对于《五经》精通渊博,自己却因不孝获罪而被罢官,无法洗清名声,就奉承巴结韦皇后,希望重新任用,又因而获罪被赶出朝廷,各儒生都为此感到羞愧。后来改任洪州都督,调回朝廷任崇文馆学士,才死去。



相关评论
百度 淘宝网 同程旅行 京东商城 瓷器 爱之谷
关于本站  网址提交  网址导航  甘公网安备62112602000021号  陇ICP备16001066号  ALEX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