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新唐书

温皇甫二李姜崔

新唐书·列传·卷十六

  温皇甫二李姜崔

  温大雅,字彦弘,并州祁人。父君攸,北齐文林馆学士,入隋为泗州司马,见 朝政不纲,谢病归。大雅性至孝,与弟彦博、大有皆知名,薛道衡见之,叹曰: “三人者,皆卿相才也。”初为东宫学士、长安尉,以父丧解,会天下乱,不复仕。

  高祖镇太原,厚礼之。兵兴,引为大将军府记室参军,主文檄。帝受禅,与窦 威、陈叔达讨定仪典,迁黄门侍郎,而彦博亦为中书侍郎,对管华近。帝尝从容谓 曰:“我起晋阳,为卿一门耳。”进工部侍郎、陕东道大行台尚书。隐太子图乱, 秦王表大雅镇洛阳须变,数陈秘画,多所嘉纳。王即位,转礼部,封黎国公。改葬 其祖,卜人占其地,曰:“弟则吉,不利于君,若何?”大雅曰:“如子言,我含 笑入地矣。”岁余卒,谥曰孝。永徽五年,赠尚书右仆射。

  彦博字大临,通书记,警悟而辩。开皇末,对策高策,授文林郎,直内史省。 隋乱,幽州总管罗艺引为司马。艺以州降,彦博与有谋,授总管府长史,封西河郡 公。召入为中书舍人,迁侍郎。高丽贡方物,高祖欲让而不臣,彦博执不可,曰: “辽东本周箕子国,汉玄菟郡,不使北面,则四夷何所瞻仰?”帝纳而止。

  突厥入寇,彦博以并州道行军长史战太谷,王师败绩,被执。突厥知近臣,数 问唐兵多少及国虚实,彦博不肯对,囚阴山苦寒地。太宗立,突厥归款,得还。授 雍州治中,寻检校吏部侍郎。彦博欲汰择士类,寡术不能厌众,讼牒满廷,时讥其 烦碎。复为中书侍郎,迁御史大夫,检校中书侍郎事。贞观四年,迁中书令,封虞 国公。突厥降,诏议所以安边者,彦博请如汉置降匈奴五原塞,以为捍蔽,与魏徵 廷争,徵不胜其辩,天子卒从之。其后突利可汗弟结社谋反,帝始悔云。

  彦博善辞令,每问四方风俗,胪布诰命,若成诵然;进止详华,人皆拭目观。 高祖尝宴近臣,遣秦王谕旨,既而顾左右曰:“何如温彦博?”十年,迁尚书右仆 射,明年卒,年六十三。

  彦博性周慎,既掌机务,谢宾客不通,进见必陈政事利害。卒后,帝叹曰: “彦博以忧国故,耗思殚神,我见其不逮再期矣,恨不许少闲以究其寿。”家贫无 正寝,殡别室,帝命有司为构寝。赠特进,谥曰恭,陪葬昭陵。

  子振、挺。振历太子舍人,居丧以毁卒。挺尚千金公主,官延州刺史。彦博曾 孙曦,尚凉国长公主。

  大有,字彦将。隋仁寿中,李纲荐之,授羽林骑尉。高祖举兵,引为太原令。 从秦王徇西河,将行,高祖曰:“士马单少,要须经略,以君参军事,事之济否, 卜是行也。”西河下,摄大将军府记室,与兄大雅同掌机近,不自安,请徙它职。 帝曰:“我虚心待卿,何所自疑?”武德初,累迁中书侍郎,封清河郡公。卒,赠 鸿胪卿,谥曰敬。初,颜氏、温氏在隋最盛,思鲁与大雅俱事东宫,愍楚、彦博同 直内史省,游秦、大有典校秘阁,颜以学业优,而温以职位显于唐云。

  大雅四世孙佶,字辅国,以字行。安禄山乱,往见平原太守颜真卿,助为守计。 李光弼厚遇之。后居鄴,薛嵩荐之朝,授太常丞,一谢嵩即去,屏处郊野,世推其 高节。

  子造。造,字简舆,姿表瑰杰,性嗜书,然盛气,少所降屈。不喜为吏,隐王 屋山,人号其居曰“处士墅”。寿州刺史张建封闻其名,书币招礼,造欣然曰: “可人也!”往从之。建封虽咨谋,而不敢縻以职事。及节度徐州,造谢归下邳, 慨然有高世心。建封恐失造,因妻以兄子。

  时李希烈反,攻陷城邑,天下兵镇阴相撼,逐主帅自立,德宗患之。以刘济方 纳忠于朝,密诏建封择纵横士往说济,佐其必。建封强署造节度参谋,使幽州。造 与济语未讫,济俯伏流涕曰:“僻陋不知天子神圣,大臣尽忠,愿率先诸侯效死节。” 造还,建封以闻,诏驰驲入奏。天子爱其才,问造家世及年,对曰:“臣五世祖大 雅,外五世祖李勣,臣犬马之齿三十有二。”帝奇之。将用为谏官,以语泄乃止。 复去,隐东都。乌重胤奏致幕府。

  长庆初,以京兆司录为太原幽镇宣谕使,召见,辞曰:“臣,府县吏也,不宜 行,恐四方易朝廷。”穆宗曰:“朕东宫时闻刘总,比年上书请觐,使问行期,乃 不报。卿为我行喻意,毋多让。”因赐绯衣。至范阳,总橐鞬郊迎。造为开示祸福, 总惧,矍然若兵在颈,繇是籍所部九州入朝。还,迁殿中侍御史。田弘正遇害,以 起居舍人复宣慰镇州行营。

  顷之,李景俭以酒得过宰相,造坐与饮,出为朗州刺史。开后乡渠百里,溉田 二千顷,民获其利,号“右史渠”。召授侍御史,知弹奏。请复硃衣豸冠示外庑, 不听。夏州节度使李祐拜大金吾,违诏进马,造正衙抨劾。祐曰:’吾夜入蔡州擒 吴元济,未尝心动,今日胆落于温御史。”迁左司郎中,知御史杂事,进中丞。

  大和二年,内昭德寺火,延禁中“野狐落”,野狐落者,宫人所居也,死者数 百人。是日,宰相、两省官、京兆尹、中尉、枢密皆集日华门,督神策兵救火所及, 独御史府不至。造自劾曰:“台系贼,恐人缘以构奸,申警备,乃得入。臣请入三 十直,崔蠡、姚合二十直,自赎。”宰相劾造不待罪于朝,而自许轻比,不可听。 有诏皆夺一月俸。

  造性刚急,人或忤己,虽贵势,亦以气出其上。道遇左补阙李虞,恚不避,捕 从者笞辱。左拾遗舒元褒等建言:“故事,供奉官惟宰相外无屈避。造弃蔑典礼, 无所畏,辱天子侍臣。凡事小而关分理者,不可失;失之,则乱所由生。遗、补虽 卑,侍臣也,中丞虽高,法吏也;侍臣见陵则恭不广,法吏自恣则法坏。闻元和、 长庆时,中丞呵止不半坊,今乃至两坊,谓之笼街。造擅自尊大,忽僭拟之嫌,请 得论罪。”帝乃诏台官、供奉官共道路,听先后行,相值则揖。中丞传呼不得过三 百步。造弹击无所回畏,威望隐然,发南曹伪官九十人,主史皆论死。迁尚书右丞, 封祁县子。

  兴元军乱,杀李绛,众谓造可夷其乱,文宗亦以为能,乃授检校右散骑常侍、 山南西道节度使,许以便宜从事。帝虑其劳费,造曰:“臣计诸道戍蛮之兵方还, 愿得密诏受约束,用此足矣。”许之。命神策将董仲质、河中将温德彝、郃阳将刘 士和从造。而兴元将卫志忠、张丕、李少直自蜀还,造喻以意,皆曰:“不敢二。” 乃用八百人自从,五百人为前军。既入,前军呵护诸门。造至,欲大宴,视听事, 曰:“此隘狭,不足飨士。”更徙牙门。坐定,将卒罗拜,徐曰:“吾欲闻新军去 主意,可悉前,旧军无得进。”劳问毕,就坐,酒行,从兵合,卒有觉者,欲引去, 造传言叱之,乃不敢动。即问军中杀绛状,志忠、丕夹阶立,拔剑传呼曰:“悉杀 之!”围兵争奋,皆斩首,凡八百余人。亲杀绛者,醢之;号令者,殊死。取百级 祭绛,三十级祭死事官王景延等,余悉投之汉江。监军杨叔元拥造靴祈哀,造以兵 卫出之。诏流康州。叔元,始激兵乱者也,人以造不戮为恨。以功加检校礼部尚书, 赐万缣赏其兵。

  入为兵部侍郎,以病自言,出东都留守。俄节度河阳。奏复怀州古秦渠枋口堰, 以溉济源、河内、温、武陟四县田五千顷。召为御史大夫。方倚以相,会疾,不能 朝,改礼部尚书。卒,年七十,赠尚书右仆射。

  兄邈,弟逊。邈,长庆、大和中,累以拾遗、补阙召,不应。逊尝为邑宰,解 印绶去。

  造子璋。璋以父廕累官大理丞。阴平吏盗官物,而焚其帑,璋刺得其情,擢侍 御史,赐绯衣。迁婺州刺史,以政有绩,赐金紫。徙庐、宋二州刺史。宣州逐郑薰 也,崔弦调淮南兵讨之,以璋为宣州刺史。事平,就拜观察使,擢武宁节度使。银 刀军骄横,累将姑息,而璋政严明,惧之,相率逐璋,诏徙邠宁节度,历京兆尹。 璋素强干,鉏宿弊,豪右慑服,加检校吏部尚书。同昌公主薨,懿宗诛医无状者, 系亲属三百余人。璋与刘瞻极谏,贬振州司马,叹曰:“生不逢时,死乌足惜!” 仰药死。

  彦博裔孙廷筠,少敏悟,工为辞章,与李商隐皆有名,号“温李”。然薄于行, 无检幅。又多作侧辞艳曲,与贵胄裴諴、令狐滈等蒲饮狎昵。数举进士不中第。思 神速,多为人作文。大中末,试有司,廉视尤谨,廷筠不乐,上书千余言,然私占 授者已八人,执政鄙其为,授方山尉。徐商镇襄阳,署巡官,不得志,去归江东。 令狐綯方镇淮南,廷筠怨居中时不为助力,过府不肯谒。丐钱扬子院,夜醉,为逻 卒击折其齿,诉于綯。綯为劾吏,吏具道其汙行,綯两置之。事闻京师,廷筠遍见 公卿,言为吏诬染。俄而徐商执政,颇右之,欲白用。会商罢,杨收疾之,遂废卒。 本名岐,字飞卿。

  弟廷皓,咸通中,署徐州观察使崔彦曾幕府。庞勋反,以刃胁廷皓,使为表求 节度使,廷皓绐曰:“表闻天子,当为公信宿思之。”勋喜。归与妻子决,明日复 见,勋索表,倨答曰:“我岂以笔砚事汝邪?其速杀我。”勋熟视笑曰:“儒生有 胆邪,吾动众百万,无一人操檄乎!”囚之,更使周重草表。彦曾遇害,廷皓亦死, 诏赠兵部郎中。

  皇甫无逸,字仁俭,京兆万年人。父诞,隋并州总管府司马,汉王谅反,逼之 不从,见杀。无逸在长安,闻变即号恸,人问故,对曰:“吾父生平重节义,必无 苟免者。顷讣至,果然。时五等废,炀帝嘉诞忠,特封无逸平舆侯,而赠诞柱国、 弘义郡公。

  无逸历淯阳太守,治为天下最,再迁右武卫将军。帝幸江都,诏居守洛阳。帝 被杀,乃与段达、元文都立越王侗。及王世充篡,弃母妻,斩关自归。追骑及,无 逸顾曰:“吾有死,终不能同尔为逆。”解金带投之地,曰:“以与尔,无相困。” 骑争下取,由是获免。

  高祖以无逸本隋勋旧,尊遇之,拜刑部尚书,封滑国公。历陕东道行台民部尚 书,迁御史大夫。时蜀新定,吏多横恣,人不聊,诏无逸持节巡抚,得承制除吏。 既至,黜贪暴,用廉善,法令严明,蜀人以安。

  皇甫希仁,憸人也,诬告无逸为母故阴交世充,帝判其诈,斩希仁,遣给事中 李公昌驰谕。又有告无逸交通萧铣者,时无逸与行台仆射窦璡不协,因表自陈,并 上璡罪。有诏刘世龙、温彦博按之,无状,遂斩告者而黜璡。及还,帝劳曰:“比 多谮毁,但以正直为佞人憎尔。”无逸顿首谢,帝曰:“卿无负,何所谢?”

  拜民部尚书,出为同州刺史,徙益州大都督府长史。所至辄闭閤不通宾客,左 右无敢出入者;所须皆市易它境。尝按部,宿民家,镫炷尽,主人将续进,无逸抽 佩刀断带为炷,其廉介类如此。然过自畏慎,每上表疏,读数十犹惧未审,使者上 道,追省再三乃得遣。母在长安疾笃,太宗命驰驿召还承问,忧悸不能食,道病卒。 赠礼部尚书,谥曰孝。王珪驳曰:“无逸入蜀,不能与母俱,留卒京师,子道未足 称,不可谓孝。”乃更谥良。

  李袭志,字重光。其先本陇西狄道人,五世祖避地,更为金州安康人。仕隋始 安郡丞。大业末,盗贼起,袭志倾私产募士,得三千人,乘城拒盗,萧铣、林士弘 屡攻之不下。闻炀帝丧,乃与士民缟素三日临,或说曰:“公临郡久,士大夫悦向, 蛮夷畏威,虽曰隋臣,实君长也。今四海分裂,自王者非一姓,宜遂据岭表,取百 粤,岂遽不若尉佗乎?”袭志曰:“吾世隋臣,今江都虽沦,宗社尚有奉,诸君当 相与戮力刷仇耻,岂怙乱图不义哉?吾宁蹈忠死,不逆节以生,尉佗不足为吾法也。” 欲斩说者,众谏,乃止。遂固守凡二年,力穷援绝,为铣所陷,伪署工部尚书、桂 州总管。

  武德初,高祖赐书,命其子玄嗣召之。袭志约岭南酋永平郡守李光度潜图归国。 帝复以书谕曰:“公朕之宗,不可与异姓比,宜及子弟并豫宗正属籍。”乃铣平, 岭南六十余州皆送款,袭志诱而致云。赵郡王孝恭承制授桂州总管。五年来朝,进 柱国,封始安郡公、江州都督。后讨辅公祏,为水军总管,转桂州都督。袭志守桂 二十八年,政尚清省,南荒便之。表请入朝,以光禄大夫、汾州刺史致仕,卒。

  弟袭誉,字茂实,通敏有识度。仕隋为冠军府司兵。阴世师辅代王守京师也, 三辅盗螘聚,袭誉请以兵据永丰仓,发粟赈穷乏,出库物赏战士,驰檄郡县,共逐 捕贼。世师不从。乃求出募山南兵,至汉中,高祖已定长安,召授太府少卿、安康 郡公。

  伐王世充也,拜潞州总管。时突厥已和亲,又通使世充,袭誉捕斩之。诏委典 运,以饟东军。擢累扬州大都督府长史、江南巡察大使,多所黜陟。扬州,江、吴 大都会,俗喜商贾,不事农;袭誉为引雷陂水,筑句城塘,溉田八百顷,以尽地利, 民多归本。召为太府卿。

  为人严悫,以威肃闻。居家俭,厚于宗亲,禄禀随多少散之。以余资写书,罢 扬州,书遂数事载。尝谓子孙曰:“吾性不喜财,遂至窭乏。然负京有赐田十顷, 能耕之,足以食;河内千树桑,事之可以衣;江都书,力读可进求宦。吾殁后,能 勤此,无资于人矣。”迁凉州都督,改同州刺史。坐在凉州以私憾杖杀番禾丞刘武, 当死,废为民,流泉州,卒。

  姜谟,秦州上邽人。隋大业末,为晋阳长。高祖在太原,谟前识之,谓所亲曰: “隋政乱将亡,必有圣人受之。唐公负王霸资度,其必拨乱得天下。”乃深自结。 及大将军府建,引为司功参军,从平霍邑、绛郡,兵遂度河,谟部勒一夕济,高祖 叹其略。进平长安,除相国胄曹参军、长道县公。

  薛举寇秦州,以谟山西豪望,诏安抚陇外,委以便宜。将行,请曰:“公天人 之望已属,宜膺图纬,光有神器。谟老矣,恐先朝露,幸一见践阼,死不恨。”高 祖嘉纳。乃与窦轨出散关,下河池、汉阳,遇薛举,与战,轨败,召谟还朝,为员 外散骑常侍。后仁杲平,擢秦州刺史。帝曰:“昔人称衣锦故乡,今以本州相授, 所以偿功。凉州荒梗,宜有以靖之。”谟至,抚边俗以恩信,盗贼衰止。人喜曰: “不意复见太平官府。”改守陇州,以老去职。贞观元年卒,赠岷州都督,谥曰安。

  子确。确,字行本,以字显。贞观中,为将作少匠,护作九成、洛阳宫及诸苑 御,以干力称,多所赉尝,游幸无不从,迁宣威将军。太宗选趫才,衣五色袍,乘 六闲马,直屯营,宿卫仗内,号曰“飞骑”,每出幸,即以从,拜行本左屯卫将军, 分典之。高昌之役,为行军副总管,出伊州,距柳谷百里,依山造攻械,增损旧法, 械益精。其处有汉班超纪功碑,行本磨去古刻,更刊颂陈国威灵。遂与侯君集进平 高昌,战有功,玺书尉劳。还,为金城郡公,赐奴婢七十人,帛百五十段。帝将征 高丽,行本谏未宜轻用师,不从。至盖牟城,中流矢,卒。帝赋诗悼之,赠左卫大 将军、郕国公,谥曰襄,陪葬昭陵。子简嗣。行本性恪敏。所居官,虽祈寒烈暑无 懈容,加有巧思,凡朝之营缮,所司必谘而后行。魏徵见其倚昵,恐浸启侈端,劝 帝斥之,帝赖其强济,不斥也。

  子柔远,美姿容,敷奏详辩。武后时,至左鹰扬卫将军,摄地官尚书通事舍人、 内供奉。子皎、晦。

  皎,长安中为尚衣奉御,玄宗在籓邸,皎识其有非常度,委心焉。及即位,自 润州长史召授殿中少监。出入卧内,陪燕私,诏许舍敬,坐与妃嫔连榻,间击球斗 鸡,呼之不名也。赐宫女、厩马及它珍物,前后不胜计。帝在殿廷玩一嘉树,皎盛 赞之,帝遽令徙植其家。

  后将诛窦怀贞等,皎与密议,以功进殿中监、楚国公,食封四百户。议者讥短 皎任遇太过,帝以其籓邸旧,思有以宣布之,乃下诏曰:“殿中监、楚国公皎,往 事朕于籓国,虽彭祖同书,子陵共学,不过也。朕尝游长杨、鄠、杜间,皎于时奉 侍,数谓朕曰:‘相王必登天位,王且储副。’朕叱而后止,复言于朕兄弟近戚。 语闻太上皇,太上皇奏之中宗,遣嗣虢王邕等鞫问,皎一意保护,罔或贰言。宗楚 客、纪处讷等请投皎炎荒,中宗特诏贬润州长史。专以忠力戴朕,谓天且有命,故 履危蹈艰而无变焉。朕既即位,又参诛奸臣,将厚以光宠,每所捴逊。造膝匪躬, 举多规益。而悠悠之谈,丑正恶直,天下之人,其未及识皎之功,何见之异也?昔 汉昭之任霍光,魏祖之明程昱,朕之不德,庶几于此。且否当其悔,则必灭乃宗; 泰至于亨,则所酬未补。岂流言之听,而厚德之忘哉?苟谋始有之,图终可也。” 寻迁太常卿,监修国史。弟晦又为吏部侍郎,有权宠,宋璟以为非久安策,请抑损 之。

  开元五年,下诏放归田里,使自娱。久之,复为秘书监。十年,坐泄禁中语, 为嗣濮王峤所劾,敕中书门下究状。峤亦王守一姻家,中书令张嘉贞阴希其意,傅 致皎狱。诏免殊死,杖之,流钦州。道病死,年五十。亲厚坐谪死者数人,世以为 冤。时源乾曜方侍中,不能正,为人所讥诋。帝后思皎旧勋,令递柩还,以礼葬之, 存问其家,追赠泽州刺史。后以子尚主,更赠吏部尚书,仍赐封二百户为祠享费。

  子庆初。庆初生方卒,帝许尚主,后沦谪二十余年。天宝初,皎甥李林甫为 宰相,为帝言之,始命以官,袭楚国公。十载,尚新平公主。新平故尝归裴玪,玪 卒,乃降庆初。主慧淑,闲文墨,帝贤之,历肃、代朝,恩礼加重,庆初亦得幸。 旧制,驸马都尉多不拜正官,特拜庆初太常卿。会脩植建陵,诏为之使,误毁连冈, 代宗怒,下吏论不恭,赐死,建陵使史忠烈等皆诛,裴玪子仿,亦削官。主幽禁中, 大历十年薨。

  故事,太常职奉陵庙。开元末,濮阳王彻为宗正卿,有宠,始请宗正奉陵。天 宝中,张垍以主婿任太常,故复旧。及庆初败,又以陵庙归宗正云。

  晦,起家蒲州参军,累为高陵令,治有声,迁长安令,人畏爱之。开元初,擢 御史中丞。先是,永徽、显庆时,御史不拜宰相,衔命使四方者,廷中揖见,后稍 屈下。至晦,独徇旧体,谓御史曰:“不如故事,且奏谴公等。”由是台仪复振。 转太常少卿。

  时国马乏,晦请以诏书市马六胡州,率得马三千,署游击将军,诏可。闲厩乃 稍备。除黄门侍郎,辞不拜,改兵部。满岁,为吏部侍郎,主选。曹史尝请托为奸, 前领选者周棘扈籓,检窒内外,犹不禁。至晦,悉除之,示无防限,然处事精明, 私相属诿,罪辄得,皆以为神。始,晦革旧示简,廷议恐必败,既而赃赇路塞,而 流品有叙,众乃伏。皎被放,晦亦左除宗正卿。贬春州司马,徙海州刺史,卒。

  崔善为,贝州武城人。祖颙,为魏散骑侍郎。善为巧于历数,仕隋,调文林郎。 督工徒五百营仁寿宫,总监杨素索簿阅实,善为执板暗唱,无一差谬,素大惊。自 是四方有疑狱,悉令按讯,皆究其情。仁寿中,迁楼烦司户书佐,高祖为太守,尤 礼接。

  善为见隋政日紊,密劝高祖图天下。及兵起,署大将军府司户参军,封清河县 公。擢累尚书左丞,用清察称。诸曹史恶之,以其短而伛,嘲曰:“曲如钩,例封 侯。”欲沮罢所任。帝闻,勉之曰:“昔齐末奸吏歌斛律明月,而高纬暗不察,至 灭其家。朕虽不德,幸免是。”因下令购谤者,谤乃止。傅仁均撰《戊寅历》,李 淳风诋其疏,帝令善为考二家得失,多所裁正。

  贞观初,为陕州刺史。时议,户猥地狭者徙宽乡,善为奏:“畿内户众,而丁 壮悉籍府兵,若听徙,皆在关东,虚近实远,非经通计。”诏可。历大理、司农二 卿,坐与少卿不平,出为秦州刺史。卒,赠刑部尚书,谥曰忠。

  初,天下既定,群臣居丧者皆夺服,善为建言其敝。武德二年,始许终丧,然 犹时以权迫不能免,如房玄龄、褚遂良者众矣。

  李嗣真,字承胄,赵州柏人人。多艺数,举明经,中之,累调许州司功参军。 贺兰敏之修撰东台,表嗣真直弘文馆,与学士刘献臣、徐昭皆少有名,号“三少”。 高宗东封还,诏赠孔子太师,命有司为祝,司文郎中雷少颍文不称旨,更命嗣真, 成不淹顷,帝览称善,诏加两阶。敏之等倚恩自如,嗣真不喜,求补义乌令。敏之 败,学士多连坐,嗣真独免。

  调露中,为始平令,风化大行。时章怀太子作《宝庆曲》,阅于太清观,嗣真 谓道人刘概、辅俨曰:“宫不召商,君臣乖也;角与徵戾,父子疑也。死声多且哀, 若国家无事,太子任其咎。”俄而太子废,概等奏其言,擢太常丞,知五礼仪,封 常山县子。嗣真常曰:“隋乐府有《堂堂曲》,明唐再受命,比日有‘侧堂堂,桡 堂堂’之谣,侧,不正也,桡,危也。皇帝病日侵,事皆决中宫,持权与人,收之 不易。宗室虽众,居中制外,势且不敌。诸王殆为后所蹂践,吾见难作不久矣。” 太常缺黄钟,铸不能成,嗣真居崇业里,疑土中有之,弗得其所。道上逢一车,有 鐸声甚厉,嗣真曰:“宫声也。”市以归,振于空地,若有应者,掘之得钟,众乐 遂和。尝引工展器于廷,后奇其风度应对,召相王府参军阎玄静图之,吏部郎中杨 志诚为赞,秘书郎殷仲容书,时以为宠。

  永昌初,以右御史中丞知大夫事,请周、汉为二王后,诏可。命巡抚河东,荐 宋温瑾、袁嘉祚、李日知,拔州县职,皆至显官。来俊臣狱方炽,嗣真上书谏,以 为“昔陈平事汉祖,谋疏楚君臣,行反间,项羽遂亡。今殆有如平者谋陛下君臣, 恐为社稷祸”。不纳。出为潞州刺史。俊臣诬以反,流藤州,久得还。自筮死日, 豫具棺敛,如言卒桂阳。有诏州县护丧还乡里,赠济州刺史,谥曰昭。

  武后尝问嗣真储贰事,对曰:“程婴、杵臼存赵氏孤,古人嘉之。”后悟,中 宗乃安。神龙初,赠御史大夫。所撰述尤多。

  时雍州人裴知古亦善乐律,长安中,为太乐令。神龙元年正月,享太庙,乐作, 知古密语万年令元行冲曰:“金石谐婉,将有大庆,在唐室子孙乎!”是月,中宗 复位。人有乘马者,知古闻其嘶,乃曰:“马鸣哀,主必坠死。”见新婚者,闻佩 声,曰:“终必离。”访之,皆然。

【译文】

  温大雅字彦弘,并州祁县人。父亲温君攸,是北齐文林馆学士,入隋后任泗州司马,因见隋朝政令不行,请病假告归。大雅性情极孝,与其弟彦博、大有都很知名。薛道衡见了他们,感叹地说:“兄弟三人都是卿相之才呀。”初任东宫学士、长安县尉,因父亲去世解职,时逢天下大乱,便不再出任官职。

  高祖镇守太原时,以厚礼相待。起兵后,授职为大将军府记室参军,主掌文书。高祖受禅后,大雅与窦威、陈叔达一道议定礼仪,后迁任黄门侍郎,当时彦博也任职为中书侍郎,对居近密。高祖曾从容对他说:“我起兵于晋阳,就是因为您一家的缘故。”不久升任工部侍郎、陕东道大行台尚书。隐太子图谋作乱之时,秦王上表派温大雅镇守洛阳以待变化,大雅多次陈献密策,多受秦王嘉赏。

  秦王即位后,转任礼部尚书,封为黎国公。大雅改葬其祖父,卜筮者占其墓地说“:对弟弟吉利,而不利于您,怎么办?”

  大雅说“:如真像您说的那样,我将含笑入地了。”一年后去世,谥号为孝。永徽五年(654),赠予尚书右仆射。

  温彦博字大临,通习书籍杂记,性警悟而有辩才。开皇末年,对策为高第,授职为文林郎,轮值于内史省。隋末大乱,幽州总管罗艺引用为司马。罗艺举州归降,彦博参与其谋议,授职总管府长史,封为西河郡公。不久征召入京任职为中书舍人,随即升任中书侍郎。高丽使进贡该国物产,高祖想谦让而不使其国臣服,彦博执意不从,并说“:高丽本是周代箕子的封国,汉代为玄菟郡,不使北面称臣,那么四夷将如何观瞻天颜?”高祖接受这个意见而不与其使抗礼相见。

  突厥率兵进犯,彦博以并州道行军长史身份与虏寇战于太谷,王师战败,彦博被擒。突厥闻知他是唐帝近臣,多次讯问唐兵多少及国家虚实情况,彦博不愿告诉他们,被他们囚禁于阴山苦寒之地。太宗即位后,突厥遣使交好,彦博得以返回。授职雍州治中,不久迁任检校吏部侍郎。彦博淘汰选任士人,因缺乏方法不能服众,争讼盈庭,时人讥讽他为政烦琐。后来重任中书侍郎,迁任御史大夫,检校中书侍郎事。贞观四年(630),升任中书令,封为虞国公。突厥归降后,下诏商议安定边防的办法。彦博奏请像汉代安置归降匈奴族人于五原塞那样,用他们守边作为国家的屏障,与魏征当廷争辩,魏征争辩不胜,天子最终接受了彦博的提议。其后突利可汗之弟结社率谋反作乱,太宗才感到后悔。

  彦博善于辞令,每逢问及四方风俗,宣布诰命,就像事先会背诵一样;进止雍容不迫,人们都拭目以观。高祖曾宴飨近臣,派遣秦王宣谕旨意,过后回顾左右说:“比起温彦博来如何?”贞观十年(636),迁任尚书右仆射,第二年去世,时年六十三岁。

  彦博性情周密谨慎,既已掌管国家机务,便谢绝宾客不与往来,进见皇上必定陈说政事利害。去世之后,太宗感叹地说“:彦博因忧国的缘故,耗尽心力,我见其精神不济已有两年,恨不让他稍有空闲以延其寿。”其家贫乏而无正寝,故停殡于别室,太宗下令有关官员为他营造正堂。赠予特进,谥号为恭,陪葬于昭陵。

  其子有温振、温挺。温振历任太子舍人,居丧时因哀毁去世。温挺娶千金公主为妻,任官至延州刺史。

  彦博曾孙温曦,娶凉国长公主为妻。

  温彦博的后世子孙温廷筠,少时聪慧灵敏,善为辞章,与李商隐都很知名,号为“温李”。然而行为有失检点,不修边幅。又多创作邪词艳曲,与贵族子弟裴讠咸、令狐氵高等人赌博饮酒戏耍。多次参加进士考试而不中第。行文构思神速,常为别人做文章。大中末年,受试于有关衙门,当时检视品行尤其谨慎,廷筠不高兴,便上书千余字以求中试,考官私自占授者已有八人,执政大臣鄙视其品行,授予廷筠官职为方山县尉。徐商镇守襄阳,委任巡查官吏,廷筠不得其志,离职返归江东。令狐..当时镇守淮南,廷筠埋怨他身居朝中时不助一臂之力,过其府第时不愿拜见他。廷筠借钱于扬子院,夜里醉酒被巡逻士卒打落牙齿,告于令狐..处。令狐..为此弹劾官吏,官吏揭露其不良行为,令狐..对双方都置之不问。此事闻于京师,廷筠遍拜公卿大臣,申诉被官吏诬陷。不久徐商执掌大权,颇为佑护,想告白朝廷任用廷筠。

  但不久徐商罢免,杨收嫉其为人,于是废弃于家直至去世。廷筠本名岐,字飞卿。

  李嗣真字承胄,赵州柏县人。博通技艺术数,应举明经科,中第,累迁至许州司功参军。贺兰敏之担任东台修撰之职,表奏李嗣真入直弘文馆,嗣真与学士刘献臣、徐昭都是少年出名,时人称他们为“三少”。高宗东封泰山返回,下诏封赠孔子太师之衔,命令有关官员准备祝祭,司文郎中雷少颖撰文不合旨意,改命嗣真撰文,顷刻而成,高宗阅后称善,下诏加官两阶。贺兰敏之等人倚仗恩宠随意行事,嗣真对此不满,要求补任为义乌县令。敏之败后,学士往往牵连坐罪,惟独嗣真脱免。

  调露年间,任职为始平县令,教化大行。当时章怀太子制作《宝庆曲》,演奏于太清观。嗣真对道士刘概、辅俨说:“宫声与商声不相应和,含有君臣乖隔之意;角声与徵声相违,含有父子相疑的意思。死声既多且含哀声,如果国家平安无事,太子就会遭殃。”不久太子果然被废黜,刘概等人将他的话上奏朝廷,由此提升为太常丞,掌管五类礼仪,封为常山县子。嗣真常说:“隋时乐府有《堂堂曲》,表明唐天子再度受命,近来有‘侧堂堂,桡堂堂’的歌谣。侧,是不正的意思;桡,有危险的意思。皇帝病热日渐加重,国事全由中宫裁决,将权柄授予他人,要想收回就不容易。宗室成员虽多,但皇后居中以制外,其势不相敌。宗室诸王即将被皇后所残害,我见祸乱之起为时不久了。”太常寺缺乏黄钟宫调的乐器,铸造也未成功,嗣真居住崇业里,怀疑土中藏有其钟,但不知其确切处所。他在路上遇到一辆车,其铎铃非常响亮,嗣真说“:这就是宫声啊!”买下铎铃归家,在空地之上摇动,似乎有其回应之声,掘其处果然得到乐钟,众乐方才得以和谐。

  嗣真曾带领乐工展示乐器于朝廷,武后赞赏他的风度及应答,征召相王府参军阎玄静画其图像,吏部郎中杨志诚撰写赞文,秘羽郎殷仲容书写其上,时人认为他很受恩宠。

  永昌初年,任职为右御史中丞知大夫事,奏请以周、汉为二王之后,下诏批准。不久受命巡抚河东,推荐宋温瑾、袁嘉祚、李日知,从州县之职提拔上来,全都达到朝廷显官之位。来俊臣大兴冤狱时,嗣真上书劝谏,认为“从前陈平侍奉汉高祖时,用计疏远楚霸王君臣关系,反间大行,项羽随即灭亡。如今大约也有类似陈平的人正在离间陛下君臣,恐怕会给国家带来祸患”。武后不接受他的意见。后来出任为潞州刺史。来俊臣诬陷他谋反,于是被流放到藤州,久后才得以返还。嗣真自己占筮出去世的日期,预先准备好棺材等物,后来果如其言死于桂阳。有诏书命州县护丧返回乡里,赠予济州刺史,谥为昭。

  武后曾问嗣真储君之事,嗣真回答说“:程婴、公孙杵臼保存赵氏孤儿,古人赞美其行为。”武后明白过来,中宗才得以安稳其位。神龙初年,赠予御史大夫。

  嗣真所撰述之作极多。

  当时雍州人裴知古也精通乐律,长安年间,任职为太乐令。神龙元年(705),正月,享祭于太庙,音乐奏起时,知古悄悄地对万年县令元行冲说“:金石之音谐和婉扬,将有大喜之事,定会应在唐室子孙身上!”这个月,中宗恢复帝位。

  有人乘马经过,知古闻其马鸣之声,便说“:马鸣之声含有哀音,主人必定坠地而死。”路见新婚之人,听其环佩之声,说“:最后必会分离。”访其人寻问结果,果然尽应其言。



百度 淘宝网 同程旅行 京东商城 瓷器
联系本站  图说巴巴  甘公网安62112602000021号  陇ICP备16001066号  ALEX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