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新唐书

刘斐

新唐书·列传·卷十三

  刘斐

  刘文静字肇仁,自言系出彭城,世居京兆武功。父韶,仕隋战死,赠上仪同三 司。文静以死难子,袭仪同。侗傥有器略。大业末,为晋阳令,与晋阳宫监裴寂善。 寂夜见逻堞传烽,吒曰:“天下方乱,吾将安舍?”文静笑曰:“如君言,豪英所 资也。吾二人者可终■贱乎?”

  高祖为唐公,镇太原,文静察有大志,深自结。既又见秦王,谓寂曰:“唐公 子,非常人也,豁达神武,汉高祖、魏太祖之徒欤!殆天启之也。”寂未谓然。文 静俄坐李密姻属系狱,秦王顾它无可与计者,私入视之。文静喜,挑言曰:“丧乱 方剡,非汤、武、高、光不能定。”王曰:“安知无其人哉?今过此,非儿女子姁 姁相忧者。世道将革,直欲共大计,试为我言之。”文静曰:“上南幸,兵填河、 洛,盗贼蜉结,大连州县,小阻山泽,以万数,须真主取而用之。诚能投天会机, 奋礻艺大呼,则四海不足定也。今汾、晋避盗者皆在,文静素知其豪杰,一朝号召, 十万众可得也。加公府兵数万,一下令,谁不愿从?鼓而入关,以震天下,王业成 矣。”王笑曰:“君言正与我意合。”乃阴部署宾客。

  将发,恐唐公不从,文静谋因裴寂开说,于是介寂以交王,遂得进议。及突厥 败高君雅兵,唐公被劾,王遣文静、寂共说曰:“公据嫌疑之地,势不图全。今部 将败,方以罪见收,事急矣,尚不为计乎?晋阳兵精马强,宫库饶丰,大事可举也。 今关中空虚,代王弱,贤豪并兴,未有适归,愿公引兵西,诛暴除乱。乃受单使囚 乎?”唐公私可,会得释而止。

  王教文静伪为诏“发太原、西河、雁门、马邑男子年二十至五十悉为兵,期岁 尽集涿郡以伐辽。”繇是人心愁扰,益思乱。文静谓寂曰:“公闻先发制人,后发 制于人乎?唐公名载图谶,闻天下,尚可怗怗以待祸哉?”又胁寂曰:“公为监, 以宫人侍客,公死何憾,奈何累唐公?”寂惧,乃劝起兵。秦王即委文静、长孙顺 德等募士,声讨刘武周。文静与寂作符敕,发宫监库物佐军兴。会王威、高君雅猜 贰,文静与刘政会为急变书,诣留守告二人反,候唐公与威、君雅视事,文静进曰: “有密牒言反者。”公目威等省牒,政会不肯,曰:“所告乃副留守,唯唐公得观。” 公惊曰:“讵有是乎?”读已,语威曰:“人告公等,信乎?”君雅诟曰:“反人 欲杀我耳。文静叱左右执之,由是举兵。

  唐公乃开大将军府,以文静为司马。文静劝改旗帜,彰特兴,又请与突厥连和, 唐公从之。遣文静使始毕可汗,始毕曰:“唐公兵何事而起?”文静曰:“先帝废 冢嗣以授后主,故大乱。唐公,国近戚,惧毁王室,起兵黜不当立者。愿与突厥共 定京师,金币、子女尽以归可汗。”始毕大喜,即遣二千骑随文静至,又献马千匹。 公喜曰:“非君何以致之?”寻拒屈突通于潼关,与其将桑显和苦斗,死者数千。 文静度显和军怠,以奇兵从后掩之,显和败绩。通兵尚数万,欲引而东,文静命将 追执之,徇新安以西,皆下。转大丞相府司马,进光禄大夫、鲁国公。

  唐公践天子位,擢纳言。时多引贵臣共榻,文静谏曰:“今率土莫不臣,而延 见群下,言尚称名。帝坐严尊,屈与臣子均席,此王导所谓太阳俯同万物者也。” 帝曰:“我虽应天受命,宿昔之好何可忘?公其无嫌。”薛举寇泾州,以元帅府长 史与司马殷开山出战,大败,奔还京师,坐除名。与讨仁杲,平之,复爵邑,授民 部尚书、陕东道行台左仆射。从秦王镇长春宫。

  文静自以材能过裴寂远甚,又屡有军功,而寂独用故旧恩居其上,意不平。每 论政多戾驳,遂有隙。尝与弟散骑常侍文起饮酣,有怨言,拔刀击柱曰:“当斩寂!” 会家数有怪,文起忧,召巫夜被发衔刀为禳厌。文静妾失爱,告其兄上变,遂下吏。 帝遣裴寂、萧瑀讯状,对曰:“昔在大将军府,司马与长史略等。今寂已仆射,居 甲第,宠赉不赀。臣官赏等众人,家无赢,诚不能无少望。”帝曰:“文静此言, 反明甚。”李纲、萧瑀明其不反;秦王亦以文静首决非常计,事成乃告寂,今任遇 弗等,故怨望,非敢反,宜赐全宥。帝素疏忌之,寂又言:“文静多权诡,而性猜 险,忿不顾难,丑言怪节已暴验,今天下未靖,恐为后忧。”帝遂杀之,年五十二。 文起亦死,籍其家。文静临刑,抚膺曰:“高鸟尽,良弓藏,果不妄。”贞观三年, 追复官爵,以子树义袭鲁国公,诏尚主。然怨父不得死,谋反,诛。

  裴寂,字玄真,蒲州桑泉人。幼孤,兄鞠之。年十四,补郡主簿。及长,伟容 貌,涉知书传。隋开皇中,调左亲卫。家贫,徙步走京师,过华山祠,祈神自卜, 夜梦老人谓曰:“君年逾四十当贵。”

  大业中,为齐州司户参军,历侍御史,晋阳宫副监。唐公雅与厚,及留守太原, 契分愈密,至蒲酒通昼夜。秦王与刘文静方建大计,未敢白公,以寂最厚善,乃同 私钱数百万饷龙山令高斌廉,俾与寂博,阳不胜,寂得进多,大喜,日滋昵。太宗 以情告之,许诺。寂尝以宫人侍唐公,恐事发诛,闲饮酣,乃白秦王将举兵状,因 言:“今盗遍天下,城阖外即战场,虽徇小节,犹不脱死。若举义师,不特免祸, 且就大功。”唐公然所计。兵起,寂进宫女五百,米九百万斛,杂彩五万段,铠四 十万首。

  大将军府建,为长史。下临汾,封闻喜县公。至河东,屈突通未下,而三辅豪 杰多归者。唐公欲先取京师,恐通掎其后,犹豫未决,寂说曰:“今通据蒲关,未 下而西,我腹背支敌,败之符也。不若破通而后趋京师。”秦王曰:“不然。兵尚 权,权利于速。今乘机度河以夺其心。且关中群盗处处屯结,疑力相杖,易以招怀, 抚而有之,众附兵强,何向不克。通自守贼耳,庸能患我?一失其机,胜负未可计 也。”唐公两从之,留兵围蒲,而遣秦王入关。长安平,赐寂田千顷、甲第一区, 物四万段,迁大丞相府长史,进魏国公,邑三百户。

  隋帝禅位,公固让,寂开陈符命以劝,又督太常具仪、撰日。唐公即位,曰: “使我至此者,公也。”拜尚书右仆射,赐服玩不赀,诏尚食日给御膳,视朝必引 与同坐,入閤则延卧内,言无不从,呼为裴监,不名也,贵震当世。

  武德二年,刘武周寇太原,守将数困,寂请行,授晋州道行军总管讨贼,以便 宜决事。贼将宋金刚据介州,寂屯度索原,贼埭水上流,寂徙屯,为贼所搏,兵大 溃,死亡略尽。寂昼夜驰抵平阳,镇戍皆没。上书谢罪,高祖薄其过,下诏慰谕, 俾留抚河东。寂无它才,惟飞檄郡县,促入屯垒相保赘,焚积聚,人益惴骇思乱。 夏人吕崇茂杀其令,反,为贼守,寂攻之,复为所败。召还,帝责让良久,以属吏, 俄释之,遇待如初。

  帝每巡幸,必委以居守。麟州刺史韦云起告寂反,按讯无状,帝谓曰:“朕有 天下,公推毂成之也,容有贰哉?所以讯吏,欲天下人信公不反耳。”诏三贵妃赍 玉食宝器宴其家,经宿去。帝尝从容夸语曰:“前王多兴细微,间关行阵而后成功。 我家陇西旧族,世姻娅帝室,一呼倡义,不三月有天下,公复华胄,职宦光显,非 刘季亭长、萧曹刀笔吏比也。我与公无愧焉。”四年,改铸钱,赐一炉得自铸。又 聘其女为赵王元景妃。迁左仆射。帝置酒含章殿,欢甚,寂顿首曰:“始陛下发太 原,约天下已定,许上印绶。今四海妥安,愿赐骸骨归田里。”帝泣下曰:“未也, 要当相与老尔。公为宗臣,我为太上皇,逍遥晚岁,不亦善乎!”九年,册拜司空, 遣尚书员外郎日一人直第。贞观初,太宗亲郊,命寂与长孙无忌升金辂,寂辞,帝 曰:“公有佐命勋,无忌宣力王室,非二人谁可参乘者?”遂同载归。

  浮屠法雅坐妖言,辞连寂,坐免官,削封邑半,归故郡。寂请留京师,帝让曰: “公勋不称位,徙以恩泽居第一。武德之政,间或弛紊,职公为之。今归扫坟墓, 尚何辞?”寂遂归。未几,汾阴狂男子谓寂奴曰:“公有天分。”监奴白寂,寂惶 惧不敢闻,遣监奴杀所言者。奴盗寂封邑钱百万,寂捕急,遂上变。帝怒曰:“寂 有死罪四:为三公,与妖人游,一也;既免官,乃恚称国家之兴皆其所谋,二也; 匿妖人言不奏,三也;专杀以灭口,四也。我戮之非无辞。”议者多请贷,乃放静 州。会山羌反,或言劫寂为主。帝曰:“国家于寂有恩,必不尔。”既而寂率家僮 破贼。帝念寂功,诏入朝,会卒,年六十。赠相州刺史、工部尚书、河东郡公。子 律师嗣,尚临海长公主,终汴州刺史。律师子承先,武后时为殿中监,酷吏杀之。

  始,高祖论太原首功,诏尚书令秦王、尚书左仆射裴寂、纳言刘文静恕二死; 左骁卫大将军长孙顺德、右骁卫大将军刘弘基、右屯卫大将军窦琮、左翊卫大将军 柴绍、内史侍郎唐俭、吏部侍郎殷开山、鸿胪卿刘世龙、卫尉少卿刘政会、都水监 赵文恪、库部郎中武士〓骠骑将军张平高、李思行、李高迁、左屯卫府长史许世绪 等十四人恕一死。

  武德九年十月,太宗又定功臣封户,时文静已死,乃自寂而下差功大小第之, 总四十三人。寂户千五百,长孙无忌、王君廓、尉迟敬德、房玄龄、杜如晦户千三 百,长孙顺德、柴绍、罗艺、赵郡王孝恭户千二百,侯君集、张公谨、刘师立户千, 李勣、刘弘基户九百,高士廉、宇文士及、秦叔宝、程知节户七百,安兴贵、安修 仁、唐俭、窦轨、屈突通、萧瑀、封德彝、刘义节户六百,钱九陇、樊兴、公孙武 达、李孟尝、段志玄、庞卿恽、张亮、李药师、杜淹、元仲文户四百,张长逊、张 平高、李安远、李子和、秦行师、马三宝户三百。寂等三十人已见于传。自赵文恪 等十八人功不甚显,然参附义始事,班班见当世。今次第其名,总出左方云。

  赵文恪,并州人。为隋鹰扬府司马。义兵起,授右三统军。武德二年,擢都水 监,封新兴郡公。时中国经大乱,马耗,会突厥讲和,诏文恪至并州,与齐王诱市 边马以备军。刘武周寇太原,属城尽没,李仲文守浩州,兵力孤绝,齐王使文恪率 步骑千余助守。会太原陷,遂弃城遁,诏下狱死。

  李思行,赵州人,避仇太原。唐公将起,使觇讠冋长安,还,具论机策,以赞 大议授左三统军。从破霍邑,平京师,擢累嘉州刺史、乐安郡公。卒,赠洪州都督, 谥曰襄。

  李高迁,岐州人,客太原,唐公引致左右。执高君雅等有功,以右三统军从下 霍邑,围长安,力战。迁左武卫大将军、江夏郡公、检校西麟州刺史。突厥寇马邑, 高满政请救,诏高迁督兵助守。贼盛,乃夜斩关走,所将皆没,坐除名徙边。后历 资州刺史,卒,赠凉州都督。

  姜宝谊,秦州上邽人。父远,仁周为秦州刺史、朝邑县公。宝谊游太学,受书, 业不进,去为左翊卫,以积劳迁鹰扬郎将,领府兵,从高祖督盗太原。及起兵,授 左统军,下西河、霍邑,以多,爵累永安县公,历右武卫大将军。刘武周使黄子英 数盗雀鼠谷,帝遣宝谊击之。贼轻甲挑师,战接而三遁,逐之,伏发,宝谊为贼执, 俄亡归。与裴寂拒宋金刚,战汾州,兵合,寂弃军走,宝谊复为所禽。帝闻为泣下 曰:“彼烈士,必不下贼,死矣!“赐其家物千段,米三百斛。果谋还,被害。且 死,西向大呼曰:“臣无状,负陛下。”贼平,诏迎其柩,赠左卫大将军、幽州总 管,谥曰刚。子协,字寿,善篆籀。历燕然都护、夏州都督,封成纪县侯,谥曰威。

  许世绪,并州人。隋鹰扬府司马。知隋将亡,请唐公曰:“天辅德,人与能, 乘机不发,后必蹈悔。隋政不纲,天下摇乱,公姓名已著谣箓,今揽五郡之兵,据 四战之冲,苟无奇计,祸不反踵。若收取英俊,为天下倡,帝王业也。”公奇之, 顾倚亲密。兵起,授右一府司马。累除蔡州刺史、真定郡公,卒。弟洛仁,亦从起 晋阳,录功至冠军大将军。卒,赠代州都督,谥曰勇,陪葬昭陵。

  刘师立,宋州虞城人。始事王世充为亲将,洛阳平,当诛,秦王壮其才,释不 死,引为左亲卫。建成之衅,师立参奉密议,后与尉迟敬德、庞卿恽、李孟尝等九 人录功拜左卫率。迁左骁卫将军、襄武郡公,赐绢五千匹。有告师立姓在符谶欲反 者,太宗谓曰:“人言卿将反,果乎?”师立对曰:“臣为隋官,不过六品,材驽 下,不敢希富贵。今遭非常之会,位将军,顾巳极矣,何敢反?”帝笑曰:“朕知 妄耳!”赐束帛,召入卧内慰勉。罗艺反,京师震骇,诏师立检校右武候大将军, 勒兵备非常。艺平,有司劾党与,师立坐与善,除名。寻以籓邸旧,检校岐州都督。 上书请讨吐谷浑,未报,即遣使间谕部落,多降附者,列其地为开、桥二州。又党 项酋拓拔赤辞先附吐谷浑,倚险自守,亦遣说下之,诏赤辞为西戎州都督。师立以 母丧解,岐人表留,遂不得赴哀。时河西党项破丑氏尝苦边,又阻新附,师立讨之。 军未至,破丑惧,遁去,师立穷追之,抵恤于真山而还。又战吐谷浑于小莫门川, 破之。转始州刺史,卒,谥曰肃。

  刘义节,并州人。隋大业末,补晋阳乡长,富于财。裴寂荐之唐公,又与王威、 高君雅游,然于唐公为最厚。兵将起,威、君雅疑之,义节刺知其情,得先事禽威 等。从平京师,为鸿胪卿。时倾府库为军赏,帑财大乏。义节曰:“今京师屯兵多, 樵贵帛贱,若伐街苑树为薪,以易布帛,岁数十万可致。”又请轴舒藏内见缯,取 羡尺,补杂费,得十余万段,调度遂给。迁太府,封葛国公。义节本名世龙,或言 世龙子名凤昌,父子非人臣兆,高祖不听,更赐今名。贞观初,转少府监,坐贵入 贾人珠及故出署丞罪,废为民,徙岭南,终钦州别驾。从子思礼,武后时为箕州刺 史。少学相人于张憬藏,憬藏谓思礼历刺史,位至太师。万岁通天二年,授箕州, 益喜,以为太师位尊,非佐命不可得,乃结洛州录事参军綦连耀谋反,谓耀曰; “君体有龙气如大帝。”耀亦曰:“公金刀,当辅我。”阴约君臣。思礼因以术眩 众,见者必曰:“当三品”,使嗜进者充望,然后云:“綦连耀且受命,公等皆因 之。事败,武懿宗按之,阴弛思礼禁,使多逮引。思礼冀自脱,悉引素相忤者,将 刑犹不寤,与众人斩于市。其知名者,如李元素、孙元亨、石抱忠、王抃、抃兄勔、 路敬淳等三十余族,窜逐千余人。

  钱九陇,字永业,湖州长城人。父文强,为吴明彻裨将,与明彻俱败彭城。入 隋,以罪没为奴,故九陇事唐公。善骑射,常备左右。兵起,以功授金紫光禄大夫。 从战薛仁杲、刘武周,擢累为右武卫将军。从平洛阳,佐皇太子建成讨刘黑闼魏州, 力战破贼,以功最封郇国公,以本官为苑游将军。贞观初,为眉州刺史,改巢国。 卒,赠左武卫大将军、潭州都督,谥曰勇,陪葬献陵。

  樊兴,安州人。以罪为奴。从唐公平长安,授左监门将军。从秦王积战多,封 营国公,数赐黄金杂物。后坐事削爵。贞观六年,陵州獠反,命讨之,为左骁卫将 军。又从李靖击吐谷浑,为赤水道行军总管。后军期,士多死,亡失器仗,以勋减 死。后为左监门大将军、襄城郡公。太宗征辽,以兴忠谨,副房玄龄留守京师,检 校右武候将军。卒,赠左武候大将军、洪州都督,陪葬献陵。

  公孙武达,京兆栎阳人。以豪侠称,为隋骁果。兵兴,武达至长春宫上谒。从 秦王讨刘武周,苦战功多,累迁秦府右三军骠骑,封清水县公。贞观初,为肃州刺 史。突厥骑数千、辎重万余入寇,谋南趋吐谷浑,武达以精兵二千人与战,虏稍却, 复殊死斗,薄之张掖河,潜命上流度兵,虏已半济,乃两岸夹击,斩溺略尽。玺书 劳之,迁左监门将军。盐州突厥叛,诏武达趋灵州,追及贼,贼方度河,乃据南涯 阵,武达击之,斩其帅可逻拔扈,进封东莱郡公。终右武卫大将军,赠荆州都督, 陪葬昭陵,谥曰壮。

  庞卿恽,并州人。从讨隐太子有功,拜右骁卫将军、邾国公。卒,追改濮国。 子同善,右金吾大将军。同善子承宗,开元初,仕至太子宾客。

  张长逊,京兆栎阳人。精驰射,在隋为里长。以平陈功,擢上开府,累迁五原 郡通守。遭乱,附突厥,突厥号为割利特勒。义兵起,以郡降,即拜五原太守、安 化郡公,徙封范阳。时梁师都、薛举请突厥兵南度河,长逊矫作诏与莫贺咄设,以 伐其谋,会唐使亦至,突厥兵不出。武德元年,诏右武候骠骑将军高世静聘始毕可 汗,至丰州而始毕死,诏留金币不遣。突厥怒,引兵南至河。长逊遣世静出塞劳之, 且若专致赙赐者,虏引还。授总管,改杨国公。及讨薛举,不待命辄引兵会,赐锦 袍金甲。或谮长逊居丰久,恐与突厥为脣齿,乃请入朝,授右武候将军,徙息国公, 加赐宫人、彩千段。属有疾,高祖亲问之。后窦轨率巴、蜀兵击王世充,以长逊检 校益州行台左仆射。历遂、夔二总管,政以惠称。贞观十一年卒。

  张平高,绥州人。为隋鹰扬府校尉,戍太原,遂预谋议。从唐公平京城,累授 左领军将军,封萧国公。贞观初,为丹州刺史,坐事,以右光禄大夫还第。卒,追 封罗国,赠潭州都督。

  李安远,夏州人。父彻,隋上柱国、云州刺史。世为将家,以财雄。安远少无 检,与博徙游,至破产。晚乃折节向书,从士大夫,苟胜己,必倾心交之。袭爵城 阳公。与王珪最善,珪坐王颇得罪,当流,安远为营护免。后补正平令。兵起,攻 绛州,安远与通守陈叔达婴城拒。唐公素与安远善,及拔绛,抚慰其家,引与同食, 授右翊卫统军、正平县公。后从破屈突通,进上柱国、右武卫大将军。数从秦王征 讨,积功,累封至广德郡公。奉使吐谷浑,安远与约和,吐谷浑乃请为互市,边场 利之。隐太子将乱,阴使诱动,安远介无贰志,秦王益亲重。贞观初,尝命统逻骑 都下,督盗贼。历潞州都督、怀州刺史,皆以干用显,然急刻少恩,由是损名。卒, 赠凉州都督,谥曰安,追封遂安郡公。

  马三宝,性敏狯。事柴绍,为家僮。绍尚平阳公主,高祖兵起,绍间道走太原。 三宝奉公主遁司竹园,说贼何潘仁与连和。潘仁入谒,以百兵为主卫。三宝自称总 管,抚接群盗,兵至数万。唐公济河,授三宝左光禄大夫。秦王至竹林宫,三宝以 兵诣军门谒,遂从平京师,拜太子监门率。别击叛胡刘拔真于北山,破之。从平薛 仁杲。与柴绍击吐谷浑于岷州,先锋陷阵,斩名王,俘执数千,以功封新兴县男。 后高祖幸司竹园,顾谓曰:“汝兴兵处邪?卫青大不恶。”贞观初,拜左骁卫大将 军,进爵为公,卒谥曰忠。

  李孟尝,赵州人。终右威卫大将军、汉东郡公。

  元仲文,洛州人。终右监门将军、河南县公。

  秦行师,并州人。终右监门将军、清水郡公。

  赞曰:应龙之翔,云雾滃然而从,震风薄怒,万空不约而号,物有自然相动耳。 观二子非有踔越之姿,当高祖受命,赫然利见于世,故能或翼或从,尸天之功云。 文静数履军陷阵,以才自进,而寂专用串昵显。外者易乘,迩者难疏,故文静先被 躁望诛,寂后坐訞言斥,诚异夫萧何、曹参云!

【译文】

  刘文静字肇仁,他自称远祖是彭城人,而世代居住于京兆府武功县。其父刘韶,任隋官时战死,赠予仪同三司之爵。刘文静因是死难官员之子,承袭其父仪同三司之爵。他为人倜傥而有权谋。大业末年,担任晋阳县令,和晋阳宫监裴寂相友善。裴寂夜见城上巡逻的士卒燃举烽火,感叹说:“天下将乱,我们将去何处安身啊?”刘文静笑着回答说“:您所说的话,有英雄豪杰气概,我们俩难道会贫贱终身吗?”

  高祖皇帝封为唐公,镇守太原,刘文静察其胸有大志,于是深相结纳。不久又见到秦王李世民,对裴寂说:“唐公之子不是平庸之辈,豁达大度,神武雄豪,是汉高帝、魏太祖之类的人物,实为天纵之圣啊!”裴寂不以为然。不久刘文静坐与李密联姻之罪逮入牢狱,秦王认为别的人不足以商议大计,便私自入狱探视。

  刘文静很高兴,用话打动他说:“方今天下丧亡离乱,非得出现商汤、周武王、汉高祖、光武帝一类的人物才能平定。”秦王说“:怎能说没有呢?今天来此看望,并非因儿女情长,故而宽解排忧,实因世道将变,打算与您共议大计,请您为我筹划此事。”刘文静说:“皇上南下江都,兵马充斥河洛地区,盗贼盘结,大者连接州县,小者保阻山泽,人数之多以万计,只须真命天子驾取而用之。如能顺应天命,抓住时机,奋臂大呼,那么天下就可平定。现在汾州、晋州一带百姓避乱者皆在城内,文静平时就知其豪杰,一旦号召起义,十万之众可得。加上唐公府兵数万,一声令下,谁敢不从!然后鼓行入关,威震天下,帝业即可成就。”秦王笑着说“:您的话正与我意相合。”于是暗自分派宾客,准备起兵。又怕唐公不同意,刘文静打算利用裴寂加以开解,便介绍裴寂与秦王交结,也参与谋议之事。

  不久突厥打败高君雅的兵马,唐公也遭弹劾,秦王派遣刘文静与裴寂一道开说“:您处于嫌疑之地,其势不能图全。

  现在部将战败,将因坐罪被逮,事已迫急,还不举大计吗?晋阳士马精强,宫库财物盈满,据此举大事可成。现在关中空虚,代王幼弱,豪杰并起,无所适从,希望您率兵西进,平息暴乱。怎能接受单使之令而就囚呢?”唐公同意起事,但不久因得到宽释而止。

  秦王指派刘文静假造隋炀帝诏令,调发太原、西河、雁门、马邑等郡男子年二十至五十者悉数为兵,定以年底会集涿郡,征讨辽东。由于这个缘故,人心愁忧,愈益思乱。刘文静对裴寂说:“您没听说先动手可制服人,后动手就为人所制的话吗?唐公名字合应图谶,闻于天下,怎能坐失良机以待大祸降临呢?”又恐吓裴寂说:“您为宫监官,而让宫人侍候宾客,您犯死罪便行了,为何连累唐公呢?”裴寂感到害怕,便规劝唐公起兵。

  秦王随即委派刘文静、长孙顺德等人招募士卒,声讨刘武周。刘文静还与裴寂假造符敕,调拨宫监仓库物资以助起兵。

  时逢王威、高郡雅怀猜贰之意,刘文静便与刘政会做急变之书,前往留守处告二人谋反。等唐公与王威、高君雅共同视事时,刘文静上前说:“有密信上告谋反者。”唐公示意让王威等人看信,刘政会不肯给,并说:“所告正是副留守,只有唐公才能看信。”唐公惊奇地说“:难道有这种事吗?”读完信,对王威说:“有人告你等谋反,有这事吗?”高君雅骂道:“这是谋反的人想杀我等啊!”刘文静喝令左右逮住他们,于是起兵。

  唐公随即置大将军府,任命刘文静为司马。刘文静劝唐公更改旗帜,彰明特地兴兵之举,还建议与突厥连兵,唐公接受这个意见,并派刘文静出使始毕可汗。始毕可汗说“:唐公兵马为何缘故而起?”刘文静说:“先帝废弃嫡子,传位于后主,导致天下大乱。唐公是国之近戚,担心王室之业毁坏,起兵废黜不应即位者。故愿与突厥共同平定京师,金银财宝及子女全都归可汗所有。”始毕可汗闻言大喜,随即派遣二千精骑随文静抵达,还献马一千匹。唐公高兴地说:“不是你,谁能办成此事?”

  不久,率兵抵御隋将屈突通于潼关,与其部将桑显和苦战,死者数千人。刘文静趁桑显和军懈怠之机,暗派奇兵从后掩袭,大败其众。屈突通兵士还有数万,想退归东都,刘文静派遣诸将将其擒获,并略定新安以西地区。转任大丞相府司马,进授光禄大夫、鲁国公。

  唐公登天子之位,升任纳言。当时高祖常引贵臣共席而食,刘文静进谏说:“现在天下莫不臣服,而陛下接见群臣,尚且自称其名。帝座尊严,而屈己与臣子同席,这就如同王导所说的太阳俯同万物了。”高祖说:“我虽说应天受命,昔日好友怎能忘怀?你就不要说了。”薛举进犯泾州,以元帅府长史之职与司马殷开山出军交战,大败亏输,奔还京师,坐罪除名。不久参与讨伐薛仁杲,将其平定,因功恢复爵邑,就任民部尚书、陕东道行台左仆射。随从秦王镇守长春宫。

  刘文静自以为才能超过裴寂很多,又多次立下军功,而裴寂偏偏因故旧之恩位居其上,意颇不平。每逢议论多所违驳,遂生嫌隙。文静曾与其弟散骑常侍文起酣饮,口出怨言,拔刀击柱说“:非斩裴寂不可!”时逢家中怪异数见,文起担忧,便招巫觋星夜披发衔刀做禳厌之法。而文静之妾因失宠,将其事告兄以上告朝廷,于是被逮入狱。高祖派遣裴寂、萧蠫讯问,回答说“:从前在大将军府时,司马与长史位望略同。现在裴寂官侍仆射,身居甲第,受宠赏赐无数。而臣官爵赏赐不异众人,家无赢余,确实不能不生怨望之心。”高祖说:“刘文静说此话,反状非常明白。”李纲、萧蠫都认为文静不反;秦王也认为文静首定非常之计,事成才告裴寂,现在待遇不等,因生怨望之心,不是谋反之人,应当格外宽宥。而高祖平素就疏忌他,裴寂还有话说:“文静擅长权谋,而性情猜忌粗陋,忿而思难,其恶言怪节已经暴露无遗,方今天下未定,恐会成为后日之忧。”高祖于是下令杀他,时年五十二岁。文起也被杀,其家遭籍没。文静临刑时,抚胸感叹说:“高鸟一飞尽,良弓就收藏起来,这话果真不假。”

  贞观三年(629),追复刘文静官爵,以其子刘树义袭封鲁国公,下诏娶公主为妻。但怨恨父亲不得其死,又因谋反之罪被杀。

  裴寂字玄真,蒲州桑泉县人。小时成为孤儿,由诸兄抚养。十四岁时,补任郡主簿。长大成人后,容貌魁伟,粗知书传。隋开皇年间,调赴左亲卫。因家贫,徒步前往京师,经过华岳祠庙,祈祷神灵,自卜其命。夜里梦见白发老人对他说“:你年过四十才能大富大贵。”

  大业年间,担任齐州司户参军,历任侍御史、晋阳宫副监。唐公素与交好,到留守太原时,交情愈密,以至博戏饮酒通宵达旦。秦王与刘文静商讨起兵大计,而不敢告知唐公,因裴寂与唐公最为厚善,于是拿出私房钱数百万给予龙山县令高斌廉,让他与裴寂赌博,假装不胜,裴寂得钱既多,大喜过望,日渐亲昵。秦王告以真情,裴寂答应照办。裴寂曾用宫人服侍唐公,恐事觉被诛,待饮酒酣畅时,才告知秦王即将起兵的情况,并且说“:当今盗寇遍天下,城门之外就是战场,虽守小节,仍不免一死。如举义兵,不仅能免祸患,而且能立大功,得天位。”

  唐公赞同其计。兵起时,裴寂进献宫女五百人、粮食九百万斛、杂彩五万段、铠甲四十万副。

  大将军府建置后任职长史。攻下临汾后,被封为闻喜县公。从至河东时,屈突通拒守未下,而三辅豪杰归义者多。

  唐公打算先取京师,又怕屈突通在后为患,因而犹豫不决。裴寂建议说:“如今屈突通占据蒲关,未攻下而西进,我军就会腹背受敌,这是失败的征兆。不如击破屈突通后再赴京师。”秦王说“:不是这样。用兵崇尚权变,权变在于神速。如今趁机渡河可以惊骇其心。况且关中群盗处处屯集,未有定主,容易招抚,统而有之,众附兵强,何向而不胜。屈突通不过自守之贼,怎能成为我军后患?万一坐失良机,胜败不可知啊!”唐公认为双方都有道理,于是留兵围攻蒲城,而派秦王率军入关。平定长安之后,赐予裴寂田地千顷、甲第一所、织品四万段,升任大丞相府长史,进封魏国公,食邑三百户。

  隋恭帝禅位,唐公一再推让,裴寂开说符命以劝进,还督促太常具办仪物,挑选吉日。唐公即帝位后说:“使我至此,靠的是你啊!”命为尚书右仆射,赏赐服玩无数,下诏尚食官每天赐与御膳,视朝时必定引裴寂同坐,入阁则延至卧内,言无不从,呼为裴监而不称名,贵盛震动一时。

  武德二年(619),刘武周进犯太原,守将与战不利,裴寂自请前往解围,授职晋州道行军总管以讨伐贼寇,得以权益行事。贼将宋金刚占据介州城,裴寂屯驻于度索原,贼军堵塞上游涧水,裴寂移营就水,为贼众所攻,全军大败,死亡殆尽。裴寂一日一夜驰至平阳,晋州以东城堡皆陷。裴寂上书自责,高祖不计其过,下诏慰谕,让他留镇河东。裴寂别无他才,仅只发使传书郡县,督促居民进入城堡防守,焚其积聚之物,人心愈益惶恐思乱。夏县人吕崇茂杀其县令反叛,为贼防守,裴寂攻城,又被击败。被招还朝,高祖斥责了好久,将他交吏下狱,不久就放出,待遇照旧。

  高祖每逢巡幸,必委任裴寂任居守之职。麟州刺史韦云起告发裴寂谋反,按讯无证,高祖对他说:“我取得天下,本是你促成的,岂有二心?所以交付吏议,是想让天下之人相信你不会谋反。”下诏三位贵妃携带美食宝器宴乐其家,达旦方休。高祖曾从容夸耀说“:前代帝王多起于寒微,苦斗于战阵而后取得成功。

  我家本是陇西旧族,世与帝室结姻,一呼举义,不满三月取得天下。你也是世族名家,历任光显之职,刘季亭长、萧何曹参刀笔之吏不能和我们相比。我与你,无愧前人了。”武德四年(621),改铸钱币,特赐一炉令自铸钱。特聘娶其女儿为赵王李元景之妃。升任左仆射。高祖置酒赐宴于含章殿,高祖极欢,裴寂叩头说“:当初陛下起兵太原,约好天下平定之后,允许辞职归田,现今四海太平,望赐骸骨回乡。”高祖为之下泪说“:不能这样,应当相与偕老才好。你为宗臣,我为太上皇,逍遥快活于晚年,不是很好吗?”

  武德九年(627),册封司空,派遣尚书员外郎每天一人于其居第轮值。贞观初年,太宗亲临郊祠,命裴寂与长孙无忌同乘金辂之车,裴寂辞让,太宗说“:你有佐命之功,无忌尽力于王室,除了你们俩谁能参乘呢?”于是同载而归。

  僧人法雅坐妖言获罪,辞连裴寂,坐此免官,削夺一半封邑,令返本乡。裴寂奏请留居京师,太宗斥责说:“你的功劳不称其位,仅以私恩位居第一。武德年间,政令松弛紊乱,是你的责任,如今回乡扫墓,还有什么话说?”裴寂于是返归乡里。不久,汾阴狂男子对裴寂奴仆说:“裴公有天份。”监奴告知裴寂,裴寂惊恐不敢奏闻,暗派监奴杀其知情者。监奴盗用裴寂封邑之钱百余万,因捕急而上告。太宗发怒说:“裴寂有死罪四条:身为三公,而与妖人交游,是其一;既已罢官,竟愤称国家之兴是其所谋,是其二;隐匿妖人之言不奏,是其三;专行杀戮以灭口,是其四。我杀他不是没有理由。”

  议者多请宽大处理,于是流放于静州。

  不久山羌造反,有人说他们劫持裴寂为主。太宗说:“国家对裴寂有恩德,肯定不会这样。”果然,不久就有奏报说裴寂率领家僮破贼。太宗思念裴寂有佐命之功,下诏征召入朝,而裴寂已经去世,时年六十。封赠相州刺史、工部尚书、河东郡公。

  其子裴律师嗣爵,娶临海长公主为妻,官至汴州刺史。律师之子裴承先,武后时任职殿中监,被酷吏杀害。



上一篇:屈实尉迟张秦唐段
下一篇:萧辅沈李梁
百度 淘宝网 同程旅行 京东商城 瓷器

声明:本站内容多半来自网络或用户上传,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立即删除!联系本站  

  甘公网安62112602000021号  陇ICP备160010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