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新唐书

诸帝公主

新唐书·列传·卷八

  诸帝公主

  世祖一女。

  同安公主,高祖同母媦也。下嫁隋州刺史王裕。贞观时,以属尊进大长公主。 尝有疾,太宗躬省视,赐缣五百,姆侍皆有赉予。永徽初,赐实户三百。薨年八十 六。裕,隋司徒柬之子,终开府仪同三司。

  高祖十九女。

  长沙公主,下嫁冯少师。

  襄阳公主,下嫁窦诞。

  平阳昭公主,太穆皇后所生,下嫁柴绍。初,高祖兵兴,主居长安,绍曰: “尊公将以兵清京师,我欲往,恐不能偕,奈何?”主曰:“公行矣,我自为计。” 绍诡道走并州,主奔鄠,发家赀招南山亡命,得数百人以应帝。于是,名贼何潘仁 壁司竹园,杀行人,称总管,主遣家奴马三宝喻降之,共攻鄠阝。别部贼李仲文、 向善志、丘师利等各持所领会戏下,因略地盩厔、武功、始平,下之。乃申法誓众, 禁剽夺,远近咸附,勒兵七万,威振关中。帝度河,绍以数百骑并南山来迎,主引 精兵万人与秦王会渭北。绍及主对置幕府,分定京师,号“娘子军”。帝即位,以 功给赉不涯。武德六年薨,葬加前后部羽葆、鼓吹、大路、麾幢、虎贲、甲卒、班 剑。太常议:“妇人葬,古无鼓吹。”帝不从,曰:“鼓吹,军乐也。往者主身执 金鼓,参佐命,于古有邪?宜用之。”

  高密公主,下嫁长孙孝政,又嫁段纶。纶,隋兵部尚书文振子,为工部尚书、 杞国公。永徽六年主薨,遗命:“吾葬必令墓东向,以望献陵,冀不忘孝也。”

  长广公主,始封桂阳。下嫁赵慈景。慈景,陇西人,帝美其姿制,故妻之。帝 起兵,或劝亡去,对曰:“母以我为命,且安往?”吏捕系于狱。帝平京师,引拜 开化郡公,为相国府文学。进兵部侍郎。为华州刺史。讨尧君素战死、赠秦州刺史, 谥曰忠。公主更嫁杨师道。聪悟有思,工为诗,豪侈自肆,晚稍折节,以寿薨。

  长沙公主,始封万春。下嫁豆卢宽子怀让。

  房陵公主,始封永嘉。下嫁窦奉节,又嫁贺兰僧伽。

  九江公主,下嫁执失思力。

  庐陵公主,下嫁乔师望,为同州刺史。

  南昌公主,下嫁苏勖。

  安平公主,下嫁杨思敬。

  淮南公主,下嫁封道言。

  真定公主,下嫁崔恭礼。

  衡阳公主,下嫁阿史那社尔。

  丹阳公主,下嫁薛万彻。万彻蠢甚,公主羞,不与同席者数月。太宗闻,笑焉, 为置酒,悉召它婿与万彻从容语,握槊赌所佩刀,阳不胜,遂解赐之。主喜,命同 载以归。

  临海公主,下嫁裴律师。

  馆陶公主,下嫁崔宣庆。

  安定公主,始封千金。下嫁温挺。挺死,又嫁郑敬玄。

  常乐公主,下嫁赵瑰。生女,为周王妃,武后杀之。逐瑰括州刺史,徙寿州。 越王贞将举兵,遗瑰书假道,瑰将应之。主进使者曰:“为我谢王,与其进,不与 其退,。若诸王皆丈夫,不应掩久至是。我闻杨氏篡周,尉迟迥乃周出,犹能连突 厥,使天下响震,况诸王国懿亲,宗社所托,不舍生取义,尚何须邪?人臣同国患 为忠,不同为逆,王等勉之。”王败,周兴劾瑰与主连谋,皆被杀。

  太宗二十一女。

  襄城公主,下嫁萧锐。性孝睦,动循矩法,帝敕诸公主视为师式。有司告营别 第,辞曰:“妇事舅姑如父母,异宫则定省阙。”止葺故第,门列双戟而已。锐卒, 更嫁姜简。永徽二年薨,高宗举哀于命妇朝堂,遣工部侍郎丘行淹驰驿吊祭,陪葬 昭陵。丧次故城,帝登楼望哭以送柩。

  汝南公主,蚤薨。

  南平公主,下嫁王敬直,以累斥岭南,更嫁刘玄意。

  遂安公主,下嫁窦逵。逵死,又嫁王大礼。

  长乐公主,下嫁长孙冲。帝以长孙皇后所生,故敕有司装赍视长公主而倍之。 魏徵曰:“昔汉明帝封诸王曰:‘朕子安得同先帝子乎?’然则长公主者,尊公主 矣。制有等差,渠可越也?”帝以语后,后曰:“尝闻陛下厚礼徵而未知也,今闻 其言,乃纳主于义,社稷臣也。妾于陛下,夫妇之重,有所言,犹候颜色,况臣下 情隔礼殊,而敢犯严颜陈忠言哉!愿许之,与天下为公。”帝大悦,因请赍帛四十 匹、钱四十万即徵家赐之。

  豫章公主,下嫁唐义识。

  北景公主,始封巴陵。下嫁柴令武,坐与房遗爱谋反,同主赐死。显庆中追赠, 立庙于墓,四时祭以少牢。

  普安公主,下嫁史仁表。

  东阳公主,下嫁高履行。高宗即位,进为大长公主。韦正矩之诛,主坐婚家, 斥徙集州。又坐章怀太子累,夺邑封。以长孙无忌舅族也,故武后恶之,垂拱中, 并二子徙置巫州。

  临川公主,韦贵妃所生。下嫁周道务。主工籀隶,能属文。高宗立,上《孝德 颂》,帝下诏褒答。永徽初,进长公主,恩赏卓异。永淳初薨。道务,殿中大监、 谯郡公范之子。初,道务孺褓时,以功臣子养宫中。范卒,还第,毁瘠如成人。复 内之,年十四乃得出。历营州都督,检校右骁卫将军。谥曰襄。

  清河公主名敬,字德贤,下嫁程怀亮,薨麟德时,陪葬昭陵。怀亮,知节子也, 终宁远将军。

  兰陵公主名淑,字丽贞,下嫁窦怀悊,薨显庆时。怀悊官兗州都督,太穆皇后 之族子。

  晋安公主,下嫁韦思安,又嫁杨仁辂。

  安康公主,下嫁独孤谋。

  新兴公主,下嫁长孙曦。

  城阳公主,下嫁杜荷,坐太子承乾事诛,又嫁薛瓘。初,主之婚,帝使卜之, 繇曰:“二火皆食,始同荣,末同戚,请昼昏则吉。”马周谏曰:“朝谒以朝,思 相戒也;讲习以昼,思相成也;燕饮以昃,思相欢也;婚合以夜,思相亲也。故上 下有成,内外有亲,动息有时,吉凶有仪。今先乱其始,不可为也。夫卜所以决疑, 若黩礼慢先,圣人所不用。”帝乃止。麟德初,瓘历左奉宸卫将军。主坐巫蛊,斥 瓘房州刺史,主从之官。咸亨中,主薨而瓘卒,双柩还京师。子顗,封河东县侯、 济州刺史。琅邪王冲起兵,顗与弟绍以所部庸、调作兵募士,且应之。冲败,杀都 吏以灭口。事泄,下狱俱死。

  合浦公主,始封高阳。下嫁房玄龄子遗爱。主,帝所爱,故礼异它婿。主负所 爱而骄。房遗直以嫡当拜银青光禄大夫,让弟遗爱,帝不许。玄龄卒,主导遗爱异 赀,既而反谮之,遗直自言,帝痛让主,乃免。自是稍疏外,主怏怏。会御史劾盗, 得浮屠辩机金宝神枕,自言主所赐。初,浮屠庐主之封地,会主与遗爱猎,见而悦 之,具帐其庐,与之乱,更以二女子从遗爱,私饷亿计。至是,浮屠殊死,杀奴婢 十余。主益望,帝崩无哀容。又浮屠智勖迎占祸福,惠弘能视鬼,道士李晃高医, 皆私侍主。主使掖廷令陈玄运伺宫省禨祥,步星次。永徽中,与遗爱谋反,赐死。 显庆时追赠。

  金山公主,蚤薨。

  晋阳公主字明达,幼字兕子,文德皇后所生。未尝见喜愠色。帝有所怒责,必 伺颜徐徐辩解,故省中多蒙其惠,莫不誉爱。后崩,时主始孩,不之识;及五岁, 经后所游地,哀不自胜。帝诸子,唯晋王及主最少,故亲畜之。王每出閤,主送至 虔化门;泣而别。王胜衣,班于朝,主泣曰:“兄今与群臣同列,不得在内乎?” 帝亦为流涕。主临帝飞白书,下不能辨。薨年十二。帝阅三旬不常膳,日数十哀, 因以癯羸。群臣进勉,帝曰:“朕渠不知悲爱无益?而不能已,我亦不知其所以然。” 因诏有司簿主汤沐余赀,营佛祠墓侧。

  常山公主,未及下嫁,薨显庆时。

  新城公主,晋阳母弟也。下嫁长孙诠,诠以罪徙巂州。更嫁韦正矩,为奉冕大 夫,遇主不以礼。俄而主暴薨,高宗诏三司杂治,正矩不能辩,伏诛。以皇后礼葬 昭陵旁。

  高宗三女。

  义阳公主,萧淑妃所生,下嫁权毅。

  高安公主,义阳母弟也。始封宣城。下嫁颍州刺史王勖。天授中,勖为武后所 诛。神龙初,进册长公主,实封千户,开府置官属。睿宗立,增户千。薨开元时, 玄宗哭于晖政门,遣大鸿胪持节赴吊,京兆尹摄鸿胪护丧事。

  太平公主,则天皇后所生,后爱之倾诸女。荣国夫人死,后丐主为道士,以幸 冥福。仪凤中,吐蕃请主下嫁,后不欲弃之夷,乃真筑宫,如方士薰戒,以拒和亲 事。久之,主衣紫袍玉带,折上巾,具纷砺,歌舞帝前。帝及后大笑曰:“儿不为 武官,何遽尔?”主曰:“以赐驸马可乎?”帝识其意,择薛绍尚之。假万年县为 婚馆,门隘不能容翟车,有司毁垣以入,自兴安门设燎相属,道樾为枯。绍死,更 嫁武承嗣,会承嗣小疾,罢昏。后杀武攸暨妻,以配主。主方额广颐,多阴谋,后 常谓“类我”。而主内与谋,外检畏,终后世无它訾。

  永淳之前,亲王食实户八百,增至千辄止;公主不过三百,而主独加户五十。 及圣历时,进及三千户。预诛二张功,增号镇国,与相王均封五千,而薛、武二家 女皆食实封。主与相王卫王成王、长宁安乐二公主给卫士,环第十步一区,持兵呵 卫,僭肖宫省。神龙时,与长宁、安乐、宜城、新都、定安、金城凡七公主,皆开 府置官属,视亲王。安乐户至三千,长宁二千五百,府不置长史。宜城、定安非韦 后所生,户止二千。主三子:崇简、崇敏、崇行,皆拜三品。

  韦后、上官昭容用事,自以谋出主下远甚,惮之。主亦自以轧而可胜,故益横。 于是推进天下士,谓儒者多窭狭,厚持金帛谢之,以动大议,远近翕然响之。

  玄宗将诛韦氏,主与秘计,遣子崇简从。事定,将立相王,未有以发其端者。 主顾温王乃儿子,可劫以为功,乃入见王曰:“天下事归相王,此非儿所坐。”乃 掖王下,取乘舆服进睿宗。睿宗即位,主权由此震天下,加实封至万户,三子封王, 余皆祭酒、九卿。主每奏事,漏数徙乃得退,所言皆从。有所论荐,或自寒冗躐进 至侍从,旋踵将相。朝廷大政事非关决不下,闻不朝,则宰相就第咨判,天子殆画 可而已。主侍武后久,善策人主微指,先事逢合,无不中。田园遍近甸,皆上腴。 吴、蜀、岭峤市作器用,州县护送,道相望也。天下珍滋谲怪充于家,供帐声伎与 天子等。侍儿曳纨谷者数百,奴伯妪监千人,陇右牧马至万匹。

  长安浮屠慧范畜赀千万,谐结权近,本善张易之。及易之诛,或言其豫谋者, 于是封上庸郡公,月给奉稍。主乳媪与通,奏擢三品御史大夫。御史魏传弓劾其奸 赃四十万,请论死。中宗欲赦之,进曰:“刑赏,国大事,陛下赏已妄加矣,又欲 废刑,天下其谓何?”帝不得已,削银青阶。大夫薛谦光劾慧范不法,不可贷,主 为申理,故谦光等反得罪。

  玄宗以太子监国,使宋王、岐王总禁兵。主恚权分,乘辇至光范门,召宰相白 废太子。于是宋璟、姚元之不悦,请出主东都,帝不许,诏主居蒲州。主大望,太 子惧,奏斥璟、元之以销戢怨嫌。监察御史慕容珣复劾慧范事,帝疑珣离间骨肉, 贬密州司马。主居外四月,太子表追还京师。

  时宰相七人,五出主门下。又左羽林大将军常元楷、知羽林军李慈皆私谒主。 主内忌太子明,又宰相皆其党,乃有逆谋。先天二年,与尚书左仆射窦怀贞、侍中 岑羲、中书令萧至忠崔湜、太子少保薛稷、雍州长史李晋、右散骑常侍昭文馆学士 贾膺福、鸿胪卿唐晙及元楷、慈、慧范等谋废太子,使元楷、慈举羽林兵入武德殿 杀太子,怀贞、羲、至忠举兵南衙为应。既有日矣,太子得其奸,召岐王、薛王、 兵部尚书郭元振、将军王毛仲、殿中少监姜晈、中书侍郎王琚、吏部侍郎崔日用定 策。前一日,因毛仲取内闲马三百,率太仆少卿李令问王守一、内侍高力士、果毅 李守德叩虔化门,枭元楷、慈于北阙下,缚膺福内客省,执羲、至忠至朝堂,斩之, 因大赦天下。主闻变,亡入南山,三日不出,赐死于第。诸子及党与死者数十人。 簿其田赀,瑰宝若山,督子贷,凡三年不能尽。崇简素知主谋,苦谏,主怒,榜掠 尤楚,至是复官爵,赐氏李。始,主作观池乐游原,以为盛集,既败,赐宁、申、 岐、薛四王,都人岁祓禊其地。

  中宗八女。

  新都公主,下嫁武延晖。

  宜城公主,始封义安郡主。下嫁裴巽。巽有嬖姝,主恚,刖耳劓鼻,且断巽发。 帝怒,斥为县主,巽左迁。久之,复故封。神龙元年,与长宁、新宁、义安、安乐、 新平五郡主皆进封。

  定安公主,始封新宁郡。下嫁王同皎。同皎得罪,神龙时,又嫁韦濯。濯即韦 皇后从祖弟,以卫尉少卿诛,更嫁太府卿崔铣。主薨,王同皎子请与父合葬,给事 中夏侯铦曰:“主义绝王庙,恩成崔室,逝者有知,同皎将拒诸泉。”铣或诉于帝, 乃止。铦坐是贬泸州都督。

  长宁公主,韦庶人所生,下嫁杨慎交。造第东都,使杨务廉营总。第成,府财 几竭,乃擢务廉将作大匠。又取西京高士廉第、左金吾卫故营合为宅,右属都城, 左頫大道,作三重楼以冯观,筑山浚池。帝及后数临幸,置酒赋诗。又并坊西隙地 广鞠场。东都废永昌县,主丐其治为府,以地濒洛,筑鄣之,崇台、蜚观相联属。 无虑费二十万。魏王泰故第,东西尽一坊,潴沼三百亩,泰薨,以与民。至是,主 丐得之,亭阁华诡捋西京。内倚母爱,宠倾一朝,与安乐宜城二主、后胃郕国崇 国夫人争任事,赇谒纷纭。东都第成,不及居,韦氏败,斥慎交绛州别驾,主偕往, 乃请以东都第为景云祠,而西京鬻第,评木石直,为钱二十亿万。开元十六年,慎 交死,主更嫁苏彦伯。务廉卒坐赃数十万,废终身。

  永寿公主,下嫁韦钅岁。蚤薨,长安初追赠。

  永泰公主,以郡主下嫁武延基。大足中,忤张易之,为武后所杀。帝追赠,以 礼改葬,号墓为陵。

  安乐公主,最幼女。帝迁房陵而主生,解衣以褓之,名曰裹儿。姝秀辩敏,后 尤爱之。下嫁武崇训。帝复位,光艳动天下,侯王柄臣多出其门。尝作诏,箝其前, 请帝署可,帝笑从之。又请为皇太女,左仆射魏元忠谏不可,主曰:“元忠,山东 木强,乌足论国事?阿武子尚为天子,天子女有不可乎?”与太平等七公主皆开府, 而主府官属尤滥,皆出屠贩,纳訾售官,降墨敕斜封授之,故号“斜封官”。主营 第及安乐佛庐,皆宪写宫省,而工緻过之。尝请昆明池为私沼,帝曰:“先帝未有 以与人者。”主不悦,自凿定昆池,延袤数里。定,言可抗订之也。司农卿赵履温 为缮治,累石肖华山,隥彴横邪,回渊九折,以石瀵水。又为宝炉,镂怪兽神禽, 间以璖贝珊瑚,不可涯计。崇训死,主素与武延秀乱,即嫁之。是日,假后车辂, 自宫送至第,帝与后为御安福门临观,诏雍州长史窦怀贞为礼会使,弘文学士为傧, 相王障车,捐赐金帛不赀。翌日,大会群臣太极殿,主被翠服出,向天子再拜,南 面拜公卿,公卿皆伏地稽首。武攸暨与太平公主偶舞为帝寿。赐群臣帛数十万。帝 御承天门,大赦,因赐民酺三日,内外官赐勋,缘礼官属兼阶、爵。夺临川长公主 宅以为第,旁彻民庐,怨声嚣然。第成,禁藏空殚,假万骑仗、内音乐送主还第, 天子亲幸,宴近臣。崇训子方数岁,拜太常卿,封镐国公,实封户五百。公主满孺 月,帝、后复幸第,大赦天下。时主与长宁、定安三家厮台掠民子女为奴婢,左台 侍御史袁从一缚送狱,主入诉,帝为手诏喻免。从一曰:“陛下纳主诉,纵奴驺掠 平民,何以治天下?臣知放奴则免祸,劾奴则得罪于主,然不忍屈陛下法,自偷生 也。”不纳。临淄王诛庶人,主方览镜作眉,闻乱,走至右延明门,兵及,斩其首。 追贬为“悖逆庶人”。睿宗即位,诏以二品礼葬之。赵履温谄事主,尝褫朝服,以 项挽车。庶人死,蹈舞承天门呼万岁,临淄王斩之,父子同刑。百姓疾其兴役,割 取肉去。

  成安公主,字季姜。始封新平。下嫁韦捷。捷以韦后从子诛,主后薨。

  睿宗十一女。

  寿昌公主,下嫁崔真。

  安兴昭怀公主,蚤薨。

  荆山公主,下嫁薛伯阳。

  淮阳公主,下嫁王承庆。

  代国公主名华,字华婉,刘皇后所生。下嫁郑万钧。

  凉国公主字华庄,始封仙源。下嫁薛伯阳。

  薛国公主,始封清阳。下嫁王守一。守一诛,更嫁裴巽。

  鄎国公主,崔贵妃所生。三岁而妃薨,哭泣不食三日,如成人。始封荆山。下 嫁薛儆,又嫁郑孝义。开元初,封邑至千四百户。

  金仙公主,始封西城县主。景云初进封。太极元年,与玉真公主皆为道士,筑 观京师,又方士史崇玄为师。崇玄本寒人,事太平公主,得出入禁中,拜鸿胪卿, 声势光重。观始兴,诏崇玄护作,日万人。群浮屠疾之,以钱数十万赂狂人段谦冒 入承天门,升太极殿,自称天子。有司执之,辞曰:“崇玄使我来。”诏流岭南, 且敕浮屠、方士无两竞。太平败,崇玄伏诛。

  玉真公主字持盈,始封崇昌县主。俄进号上清玄都大洞三景师。天宝三载,上 言曰:“先帝许妾舍家,今仍叨主第,食租赋,诚愿去公主号,罢邑司,归之王府。” 玄宗不许。又言:“妾,高宗之孙,睿宗之女,陛下之女弟,于天下不为贱,何必 名系主号、资汤沐,然后为贵、?请入数百家之产,延十年之命。”帝知至意,乃 许之。薨宝应时。

  霍国公主,下嫁裴虚己。

  玄宗二十九女。

  永穆公主,下嫁王繇。

  常芬公主,下嫁张去奢。

  孝昌公主,蚤薨。

  唐昌公主,下嫁薛锈。

  灵昌公主,蚤薨。

  常山公主,下嫁薛谭,又嫁窦泽。

  万安公主,天宝时为道士。

  开元新制:长公主封户二千,帝妹户千,率以三丁为限;皇子王户二千,主半 之。左右以为薄。帝曰:“百姓租赋非我有,士出万死,赏不过束帛,女何功而享 多户邪?使知俭啬,不亦可乎?”于是,公主所禀殆不给车服。后咸宜以母爱益封 至千户,诸主皆增,自是著于令。主不下嫁,亦封千户,有司给奴婢如令。

  上仙公主,蚤薨。

  怀思公主,蚤薨,葬筑台,号登真。

  晋国公主,始封高都。下嫁崔惠童。贞元元年,与卫、楚、宋、齐、宿、萧、 邓、纪、郜国九公主同徙封。

  新昌公主,下嫁萧衡。

  临晋公主,皇甫淑妃所生。下嫁郭潜曜。薨大历时。

  卫国公主,始封建平。下嫁豆卢建,又嫁杨说。薨贞元时。

  真阳公主,下嫁源清,又嫁苏震。

  信成公主,下嫁独孤明。

  楚国公主,始封寿春。下嫁吴澄江。上皇居西宫,独主得入侍。兴元元年,请 为道士,诏可,赐名上善。

  普康公主,蚤薨。咸通九年追封。

  昌乐公主,高才人所生。下嫁窦锷。薨大历时。

  永宁公主,下嫁裴齐丘。

  宋国公主,始封平昌。下嫁温西华,又嫁杨徽。薨元和时。

  齐国公主,始封兴信,徙封宁亲。下嫁张垍,又嫁裴颍,末嫁杨敷。薨贞元时。

  咸直公主,贞顺皇后所生。下嫁杨洄,又嫁崔嵩。薨兴元时。

  宜春公主,蚤薨。

  广宁公主,董芳仪所生。下嫁程昌胤,又嫁苏克贞。薨大历时。

  万春公主,杜美人所生。下嫁杨朏,又嫁杨锜。薨大历时。

  太华公主,贞顺皇后所生。下嫁杨锜。薨天宝时。

  寿光公主,下嫁郭液。

  乐城公主,下嫁薛履谦,坐嗣岐王珍事诛。

  新平公主,常才人所生。幼智敏,习知图训,帝贤之。下嫁裴玪,又嫁姜庆初。 庆初得罪,主幽禁中。薨大历时。

  寿安公主,曹野那姬所生。孕九月而育,帝恶之,诏衣羽人服。代宗以广平王 入谒,帝字呼主曰:“虫娘,汝后可与名王在灵州请封。”下嫁苏发。

  肃宗七女。

  宿国公主,始封长乐。下嫁豆卢湛。

  萧国公主,始封宁国。下嫁郑巽,又嫁薛康衡。乾元元年,降回纥英武威远可 汗,乃置府。二年,还朝。贞元中,让府属,更置邑司。

  和政公主,章敬太后所生。生三岁,后崩,养于韦妃。性敏惠,事妃有孝称。 下嫁柳潭。安禄山陷京师,宁国公主方嫠居,主弃三子,夺潭马以载宁国,身与潭 步,日百里,潭躬水薪,主射爨,以奉宁国。初,潭兄澄之妻,杨贵妃姊也,势幸 倾朝,公主未尝干以私;及死,抚其子如所生。从玄宗至蜀,始封,迁潭驸马都尉。 郭千仞反,玄宗御玄英楼谕降之,不听。潭率折冲张义童等殊死斗,主彀弓授潭, 潭手斩贼五十级,平之。肃宗有疾,主侍左右勤劳,诏赐田,以女弟宝章主未有赐, 固让不敢当。阿布思之妻隶掖廷,帝宴,使衣绿衣为倡。主谏曰:“布思诚逆人, 妻不容近至尊;无罪,不可与群倡处。”帝为免出之。自兵兴,财用耗,主以贸易 取奇赢千万澹军。及帝山陵,又进邑入千万。代宗初立,屡陈人间利病、国家盛衰 事,天子乡纳。吐蕃犯京师,主避地南奔,次商于,遇群盗,主谕以祸福,皆稽颡 愿为奴。代宗以主贫,诏诸节度饷亿,主一不取。亲纫绽裳衣,诸子不服纨絺。广 德时,吐蕃再入寇,主方妊,入语备边计,潭固止,主曰:“君独无兄乎?”入见 内殿。翌日,免乳而薨。

  郯国公主,始封大宁。下嫁张清。薨贞元时。

  纪国公主,始封宜宁。下嫁郑沛。薨元和时。

  永和公主,韦妃所生。始封宝章。下嫁王诠。薨大历时。

  郜国公主,始封延光。下嫁裴徽,又嫁萧升。升卒,主与彭州司马李万乱,而 蜀州别驾萧鼎、澧阳令韦恽、太子詹事李皆私侍主家。久之,奸闻。德宗怒,幽主 它第,杖杀万,斥鼎、恽、弁岭表。贞元四年,又以厌蛊废。六年薨。子位,坐为 蛊祝,囚端州,佩、儒、偲囚房州,前生子驸马都尉裴液囚锦州。主女为皇太子妃, 帝畏妃怨望,将杀之,未发,会主薨,太子属疾,乃杀妃以厌灾,谥曰惠。

  代宗十八女。

  灵仙公主,蚤薨,追封。

  真定公主,蚤薨,追封。

  永清公主,下嫁裴仿。

  齐国昭懿公主,崔贵妃所生。始封升平。下嫁郭暧。大历末,寰内民诉泾水为 硙壅不得溉田,京兆尹黎干以请,诏撤硙以水与民。时主及暧家皆有硙,丐留,帝 曰:“吾为苍生,若可为诸戚唱!”即日毁,由是废者八十所。宪宗即位,献女伎, 帝曰:“太上皇不受献,朕何敢违?”还之。薨元和时,赠号国,赐谥。穆宗立, 复赠封。

  华阳公主,贞懿皇后所生。韶悟过人,帝爱之。视帝所喜,必善遇;所恶,曲 全之。大历七年,以病丐为道士,号琼华真人。病甚,啮帝指伤。薨,追封。

  玉清公主,蚤薨,追封。

  嘉丰公主,下嫁高怡。与普宁公主同降,有司具册礼光顺门,以雨不克,罢。 薨建中时。

  长林公主,下嫁卫尉少卿沈明。贞元二年具册礼,德宗不御正殿,不设乐,遂 为故事。薨元和时。

  太和公主,蚤薨,追封。

  赵国庄懿公主,始封武清。贞元元年,徙封嘉诚。下嫁魏博节度使田绪,德宗 幸望春亭临饯。厌翟敝不可乘,以金根代之。公主出降,乘金根车,自主始。薨元 和时,赠封及谥。

  玉虚公主,蚤薨。

  普宁公主,下嫁吴士广。

  晋阳公主,下嫁太常少卿裴液。薨大和时。

  义清公主,下嫁秘书少监柳杲。

  寿昌公主,下嫁光禄少卿窦克良。薨贞元时。

  新都公主,贞元十二年下嫁田华,具礼光顺门,五礼由是废。

  西平公主,蚤薨。

  章宁公主,蚤薨。

  德宗十一女。

  韩国贞穆公主,昭德皇后所生。幼谨孝,帝爱之。始封唐安。将下嫁秘书少监 韦宥,未克而硃泚乱,从至城固薨,加封谥。

  魏国宪穆公主,始封义阳。下嫁王士平。主恣横不法,帝幽之禁中;锢士平于 第,久之,拜安州刺史,坐交中人贬贺州司户参军。门下客蔡南史、独孤申叔为主 作《团雪散雪辞》状离旷意。帝闻,怒,捕南史等逐之,几废时士科。薨,追封及 谥。

  郑国庄穆公主,始封义章。下嫁张孝忠子茂宗。薨,加赠及谥。

  临真公主,下嫁秘书少监薛钊。薨元和时。

  永阳公主,下嫁殿中少监崔諲。

  普宁公主,蚤薨。

  文安公主,丐为道士。薨大和时。

  燕国襄穆公主,始封咸安。下降回纥武义成功可汗,置府。薨元和时,追封及 谥。

  义川公主,蚤薨。

  宜都公主,下嫁殿中少监柳昱。薨贞元时。

  晋平公主,蚤薨。

  顺宗十一女。

  汉阳公主名畅,庄宪皇后所生。始封德阳郡主。下嫁郭鏦。辞归第,涕泣不自 胜,德宗曰:“儿有不足邪?”对曰:“思相离,无他恨也。”帝亦泣,顾太子曰: “真而子也。”

  永贞元年,与诸公主皆进封。时戚近争为奢诩事,主独以俭,常用铁簪画壁, 记田租所入。文宗尤恶世流侈,因主入,问曰:“姑所服,何年法也?今之弊,何 代而然?”对曰:“妾自贞元时辞宫,所服皆当时赐,未尝改变。元和后,数用兵, 悉出禁藏纤丽物赏战士,由是散于人间,内外相矜,忸以成风。若陛下示所好于下, 谁敢不变?”帝悦,诏宫人视主衣制广狭,遍谕诸主,且敕京兆尹禁切浮靡。主尝 诲诸女曰:“先姑有言,吾与若皆帝子,骄盈贵侈,可戒不可恃。”开成五年薨。

  梁国恭靖公主,与汉阳同生。始封咸宁郡主,徙普安。下嫁郑何。薨,追封及 谥。

  东阳公主,始封信安郡主。下嫁崔杞。

  西河公主,始封武陵郡主。下嫁沈翚。薨咸通时。

  云安公主,亦汉阳同生。下嫁刘士泾。

  襄阳公主,始封晋康县主。下嫁张孝忠子克礼。主纵恣,常微行市里。有薛枢、 薛浑、李元本皆得私侍,而浑尤爱,至谒浑母如姑。有司欲致诘,多与金,使不得 发。克礼以闻,穆宗幽主禁中。元本乃功臣惟简子,故贷死,流象州,枢、浑崖州。

  浔阳公主,崔昭仪所生。大和三年,与平恩、邵阳二公主并为道士,岁赐封物 七百匹。

  临汝公主,崔昭训所生。蚤薨。

  虢国公主,始封清源郡主,徙阳安。下嫁王承系。薨,追封。

  平恩公主,蚤薨。

  邵阳公主,蚤薨。

  宪宗十八女。

  梁国惠康公主,始封普宁。帝特爱之。下嫁于季友。元和中,徙永昌。薨,诏 追封及谥。将葬,度支奏义阳、义章公主葬用钱四千万,有诏减千万。

  永嘉公主,为道士。

  衡阳公主,蚤薨。

  宣城公主,下嫁沈。

  郑国温仪公主,始封汾阳。下嫁韦让。薨,追封及谥。

  岐阳庄淑公主,懿安皇后所生。下嫁杜悰,帝为御正殿临遣,繇西朝堂出,复 御延喜门,止主车,大赐宾从金钱。开第昌化里,疏龙首池为沼。后家上尚父大通 里亭为主别馆。贵震当世。然主事舅姑以礼闻,所赐奴婢偃蹇,皆上还,丐直自市。 悰为澧州刺史,主与偕,从者不二十婢,乘驴,不肉食,州县供具,拒不受。姑寝 疾,主不解衣,药糜不尝不进。开成中,悰自忠武入朝,主疾侵,曰:“愿朝兴庆 宫,虽死于道,不恨。”道薨。

  陈留公主,下嫁裴损。损为太子谕德。

  真宁公主,下嫁薛翃。

  南康公主,下嫁沈汾。薨咸通时。

  临真公主,始封襄城。下嫁卫洙。薨咸通时。

  普康公主,蚤薨。

  真源公主,始封安陵。下嫁杜中立。

  永顺公主,下嫁刘弘景。

  安平公主,下嫁刘异。宣宗即位,宰相以异为平卢节度使,帝曰:“朕唯一妹, 欲时见之。”乃止。后随异居外,岁时辄乘驲入朝。薨乾符时。

  永安公主,长庆初,许下嫁回鹘保义可汗,会可汗死,止不行。太和中,丐为 道士,诏赐邑印,如寻阳公主故事,且归婚赀。

  义宁公主,未及下嫁薨。

  定安公主,始封太和。下嫁回鹘崇德可汗。会昌三年来归,诏宗正卿李仍叔、 秘书监李践方等告景陵。主次太原,诏使劳问系涂,以黠戛斯所献白貂皮、玉指环 往赐。至京师,诏百官迎谒再拜。故事:邑司官承命答拜,有司议:“邑司官卑, 不可当。”群臣请以主左右上媵戴鬓帛承拜,两裆持命。又诏神策军四百具卤簿, 群臣班迓。主乘辂谒宪、穆二室,欷歔流涕,退诣光顺门易服、褫冠钅奠待罪,自 言和亲无状。帝使中人劳慰,复冠钅奠乃入,群臣贺天子。又诣兴庆宫。明日,主 谒太皇太后。进封长公主,遂废太和府。主始至,宣城以下七主不出迎,武宗怒。 差夺封绢赎罪。宰相建言:“礼始中壶,行天下,王化之美也,请载于史,示后世。” 诏可。

  贵乡公主,蚤薨。

  穆宗八女。

  义丰公主,武贵妃所生。下嫁韦处仁。薨咸通时。

  淮阳公主,张昭仪所生。下嫁柳正元。

  延安公主,下嫁窦浣。

  金堂公主,始封晋陵。下嫁郭仲恭。薨乾符时。

  清源公主,薨太和时。

  饶阳公主,下嫁郭仲词。

  义昌公主,为道士。薨咸通时。

  安康公主,为道士。乾符四年,以主在外颇扰人,诏与永兴、天长、宁国、兴 唐四主还南内。

  敬宗三女。

  永兴公主。

  天长公主。

  宁国公主,薨广明时。

  文宗四女。

  兴唐公主。

  西平公主。

  郎宁公主,薨咸通时。

  光化公主,薨广明时。

  武宗七女。

  昌乐公主。

  寿春公主。

  长宁公主,薨大中时。

  延庆公主。

  静乐公主,薨咸通时。

  乐温公主。

  永清公主,薨咸通时。

  宣宗十一女。

  万寿公主,下嫁郑颢。主,帝所爱,前此下诏:“先王制礼,贵贱共之。万寿 公主奉舅姑,宜从士人法。”旧制:车舆以镣金釦饰。帝曰:“我以俭率天下,宜 自近始,易以铜。”主每进见,帝必谆勉笃诲,曰:“无鄙夫家,无干时事。”又 曰:“太平、安乐之祸,不可不戒!”故诸主祗畏,争为可喜事。帝遂诏:“夫妇, 教化之端。其公主、县主有子而寡,不得复嫁。”

  永福公主。

  齐国恭怀公主,始封西华。下嫁严祁。祁为刑部侍郎。主薨大中时,追赠及谥。

  广德公主,下嫁于琮。初,琮尚永福公主,主与帝食,怒折匕箸,帝曰:“此 可为士人妻乎?”更许琮尚主。琮为黄巢所害,主泣曰:“今日谊不独存,贼宜杀 我!”巢不许,乃缢室中。主治家有礼法,尝从琮贬韶州,侍者才数人,却州县馈 遗。凡内外冠、婚、丧、祭,主皆身答劳,疏戚咸得其心,为世闻妇。

  义和公主。

  饶安公主。

  盛唐公主。

  平原公主,薨咸通时,已而追封。

  唐阳公主。

  许昌庄肃公主,下嫁柳陟。薨中和时。

  丰阳公主。

  懿宗八女。

  卫国文懿公主,郭淑妃所生。始封同昌。下嫁韦保衡。咸通十年薨。帝既素所 爱,自制挽歌,群臣毕和。又许百官祭以金贝、寓车、廞服,火之,民争取煨以汰 宝。及葬,帝与妃坐延兴门,哭以过柩,仗卫弥数十里,冶金为俑,怪宝千计实墓 中,与乳保同葬。追封及谥。

  安化公主。

  普康公主。

  昌元公主,薨咸通时。

  昌宁公主。

  金华公主。

  仁寿公主。

  永寿公主。

  僖宗二女。

  唐兴公主。

  永平公主。

  昭宗十一女。

  新安公主。

  平原公主,积善皇后所生。帝在凤翔,以主下嫁李茂贞子继

  偘,后谓不可。帝曰:“不尔,我无安所!”是日,宴内殿,茂贞坐帝东南, 主拜殿上。继偘族兄弟皆西向立,主遍拜之。及帝还,硃全忠移茂贞书,取主还京 师。

  信都公主。

  益昌公主。

  唐兴公主。

  德清公主。

  太康公主。

  永明公主,蚤薨。

  新兴公主。

  普安公主。

  乐平公主。

  赞曰:妇人内夫家,虽天姬之贵,史官犹外而不详。又僖、昭之乱,典策埃灭, 故诸帝公主降日、薨年,粗得其概,亡者阙而不书。

【译文】

  太平公主,为则天皇后所生,则天皇后喜爱她超过了别的公主。荣国夫人死后,武后将太平公主舍为女道士,以求冥福。仪凤年间,吐蕃请求将公主下嫁给其赞普,武后不欲将她弃于夷狄,便真的修筑宫观,如同方士薰沐斋戒,以拒绝和亲之事。过后不久,公主穿紫袍系玉带,折叠上巾,披挂打扮,歌舞于帝、后面前。

  高宗与武后大笑道:“女儿又不当武官,为何这样打扮?”公主说“:赐给驸马不行吗?”高宗明白她的意思,选择薛绍作为驸马。借万年县衙门作为婚馆,因门狭窄不能容纳翟车,有关官员拆毁院墙让车进入,从兴安门设置燎烛相连,路旁大树为此枯焦。薛绍被杀之后,改嫁给武承嗣,恰逢承嗣生病,便取消婚约。武后便杀掉武攸暨之妻,将公主改嫁给攸暨。

  太平公主额头方,脸颊宽,足智多谋,武后常说与自己相似。而公主内虽善谋,外则检点畏惧,在整个武后当政的时代未出差错。

  永淳年间以前,亲王享受实封八百户,增至一千就停止了;公主封邑不超三百户,而太平公主额外再加五十。到圣历年间时,增至三千户。因参预诛除二张立功,进号为镇国太平公主,与相王一样增封至五千户,而公主所生的薛、武两家之女全都享受实封户邑。太平公主与相王、卫王、成王、长宁公主、安乐公主并给卫士,环宅每十步设一哨所,持兵器巡逻警卫,僭拟宫禁之制。神龙年间,太平与长宁、安乐、宜城、新都、定安、金城总共七位公主,全都开建府署设置官属,视同亲王。安乐公主封户达到三千,长宁公主封户二千五百,其府不设长史。宜城、定安二公主非韦后所生,只封二千户。太平公主的三个儿子崇简、崇敏、崇行,全都授予三品官衔。

  当时韦后与上官昭容擅权于禁中,都认为自己的智谋比太平公主差得太远,很畏惧她。公主也自认为可以倾轧而取胜,因此日益豪横。于是推举进用天下之士。她认为儒生文人往往贫寒困窘,便厚送金帛以资助,由此以取美名,远近士人交口称颂。

  玄宗准备诛除韦氏时,太平公主参与密谋,还派其子崇简随从玄宗。事定之后,准备拥立相王为帝,但不好下手。

  太平公主认为温王不过是个小孩子,可以劫持他建立大功,便入见温王说:“天下事权已归相王,此位非儿所坐。”便抱温王下座,取乘舆服用之物进奉睿宗。

  睿宗即位,太平公主的权势由此而震动天下,增加实封达到万户,三个儿子封为异姓王,其余尽为祭酒、九卿。太平公主每次入朝奏事,计时漏壶数换方才退下,所说之话尽都听从。所荐举之人,有的从寒冗之位骤升至侍从清职,不久接连拜将为相。朝廷政事,非她参预不可,有时不入朝,那么宰相就上门商议政事可否,天子只须画押而已。太平公主侍奉武后很长时间,由此善于观察君主微意,先事逢迎,无不中意。其家田园遍布近郊,全是上等好田。往吴、蜀、岭表地区买造器物,州县派人护送,道路相望不绝。天下奇珍异宝充斥于家。供应之物、歌舞之乐与天子相等。侍儿披服绸缎者数百人,奴伯监妪上千人,陇右牧马上万匹。

  长安僧人慧范资财上千万,善于结交权贵。本与张易之友善,易之被诛杀之后,有人上言说慧范参与过谋议,由此被封为上庸郡公,每月给俸禄供应。公主的奶妈与他相通,便上奏提升为三品官衔的御史大夫。御史魏传弓弹劾慧范奸赃四十万,奏请处以死刑。中宗想赦免他,魏传弓上前说:“刑赏是国家大事,陛下之赏已妄加其人身上,又想为他废刑,天下人将会说什么呢?”中宗不得已,只好下令削夺其银青光禄大夫的官爵。

  大夫薛谦光劾奏慧范行为不轨,不可宽贷。太平公主为他申辩,以故谦光等人反倒获罪。

  后来玄宗以太子身份监国治政,派宋王、岐王总率禁兵。太平公主愤恨其权被夺,乘车至光范门,召集宰相商议废黜太子。由此宋瞡、姚元之不高兴,奏请让太平公主出居东都,睿宗不答应,下诏公主出居蒲州。公主大为不满,太子恐惧,上奏斥退宋瞡、姚元之以消除怨嫌。

  监察御史慕容繤再次劾奏慧范之事,睿宗怀疑慕容繤离间皇室骨肉,将他贬为密州司马。公主居外四个月后,太子上表追请公主返回京师。

  当时共有宰相七人,其中五人出自公主门下。另外,左羽林大将军常元楷、知羽林军李慈全都私自拜见公主。太平公主内忌太子英明,外见宰相多是其党徒,便着手策划叛逆阴谋。先天二年(713),与尚书左仆射窦怀贞、侍中岑羲、中书令萧至忠、崔..、太子少保薛稷、雍州长史李晋、右散骑常侍昭文馆学士贾膺福、鸿胪卿唐..以及常元楷、李慈、慧范等人谋议废黜太子,派常元楷、李慈率领羽林兵进入武德殿杀害太子,窦怀贞、岑羲、萧至忠起兵于南衙作为接应。既已定下日期,而太子已先掌握其奸谋,便召集歧王、薛王、兵部尚书郭元振、将军王毛仲、殿中少监姜皎、中书侍郎王琚、吏部侍郎崔日用商议决策。在太平公主准备动手的前一天,派毛仲取出内苑马匹三百,率领太仆少卿李令问、王守一、内侍高力士、果毅李守德往叩虔化门,枭示常元楷、李慈之首于北阙之下,绑缚贾膺福于内客省,抓获岑羲、萧至忠至朝堂之上,将他们斩杀,随后大赦天下。太平公主闻知事变,逃入终南山中,三天之后才出来,命她自尽于家。诸子以及党徒被处死者有数十人。没其田产资财,珍宝堆积如山,督其借贷,历时三年还不能征收完毕。崇简素知太平公主的逆谋,尽力苦谏,太平公主大怒,棍棒责打极为楚毒。到这时仍旧恢复他的官职,赐姓为李氏。

  起初,太平公主建造观池于乐游原上,作为盛大集会之用。既败之后,赐予宁、申、歧、薛四王,京都人士每年拔除不祥于其地。

  安乐公主是韦后所生的最小的女儿。中宗谪迁房陵时出生于路上,解下衣服用作襁褓,由此取名为裹儿。相貌秀美,聪明善辩,韦后特别喜爱她。下嫁给武崇训。中宗恢复帝位之后,安乐公主恃其宠爱权倾天下,侯王权臣多出其门。曾自做诏书,蒙住前面的内容,请中宗画押,中宗笑着答应其请。还奏请立为皇太女,左仆射魏元忠劝谏不可如此行事,安乐公主说:“元忠是山东愚顽倔强之人,怎能与他商议国事?阿武尚且当上皇帝,我本是皇帝的女儿,有何不可呢?”与太平等七公主全都开置府署,而安乐公主府属官员尤为浮滥,尽都出自屠贩之家,因是捐纳资财买得官职,批降墨敕斜封授职,以故被称之为“斜封官”。

  安乐公主营建居室及安乐佛庐,全都模拟宫禁,而工巧还要超出一头。她曾奏请将昆明池赐给她作为私家池沼,中宗说“:先帝从未将它给过别人。”安乐公主不高兴,便自己动手开凿定昆池,绵延数里之地。“定”的意思是可与之相抗衡的意思。司农卿赵履石为她家缮治,累砌石头以模仿华山,石阶石桥,纵横交错,溪水九折回旋,并造石泉喷水。还铸造宝炉,镂刻怪兽神鸟于其上,其间镶嵌王车王渠珊瑚不计其数。

  驸马武崇训死后,安乐公主因素与武延秀私通,便随即嫁给他。出嫁这天,借用皇后车驾,自宫中送至其家,中宗与韦后为之出临安福门观览,并下诏雍州长史窦怀贞为礼会使、弘文馆学士作为傧相,相王为之障车,捐赐金帛不计其数。第二天,大会群臣于太极殿,安乐公主披服翠衣以出,向天子叩头两次,又南面拜见公卿,公卿大夫全都伏地叩头。

  武攸暨与太平公主双舞于前为帝拜寿。

  赐予群臣绢帛数十万。中宗临御承天门,大赦天下,赏赐民众宴饮三天,内外官员普赐勋爵,缘礼官属兼赐官阶与爵号。夺取临川长公主的旧宅作为府第,广拆民房,怨声载道。宅第建成之后,禁中财物为之一空,还借用万骑仪仗、内府音乐护送公主还家,天子亲出临幸,宴飨近臣。崇训之子年仅数岁,就授职太常卿,封为镐国公,享受实封五百户。安乐公主生子满月,中宗与韦后再临其家,并大赦天下。

  当时安乐公主与长宁公主、定安公主三家家丁掠取平民子女作为奴婢,左台侍御史袁从一缚送下狱,公主入朝申诉,中宗为她下手诏,命令从一释放。从一说“:陛下接受公主的申诉,纵容奴仆掠取平民,凭什么治理天下?臣知道释放其奴就可免祸,劾治其奴就会得罪公主,但不忍亏屈陛下之法,以苟且偷生。”

  中宗对他的奏请不予接受。

  临淄王诛除韦庶人时,安乐公主正在揽镜画眉,闻知乱起,逃至右延明门,追兵赶到,斩其首级,追贬为“悖逆庶人”。睿宗即位之后,下诏按二品官的礼节予以安葬。

  赵履温谄事安乐公主,曾脱去朝服,以项颈亲挽其车。韦庶人死后,他在承天门前手舞足蹈高呼万岁,临淄王下令斩其首级,父子同被处死。百姓恨他兴起徭役害民,争割其肉而去。



上一篇:十一宗诸子
下一篇:李密
百度 淘宝网 同程旅行 京东商城 瓷器 爱之谷 绿翠玉楼
联系本站  图说巴巴  甘公网安62112602000021号  陇ICP备16001066号  ALEX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