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新唐书

食货一

新唐书·志·卷四十一

  食货一

  古之善治其国而爱养斯民者,必立经常简易之法,使上爱物以养其下,下勉力 以事其上,上足而下不困。故量人之力而授之田,量地之产而取以给公上,量其入 而出之以为用度之数。是三者常相须以济而不可失,失其一则不能守其二。及暴君 庸主,纵其佚欲,而苟且之吏从之,变制合时以取宠于其上。故用于上者无节,而 取于下者无限,民竭其力而不能供,由是上愈不足而下愈困,则财利之说兴,而聚 敛之臣用。《记》曰:“宁畜盗臣。”盗臣诚可恶,然一人之害尔。聚敛之臣用, 则经常之法坏,而下不胜其弊焉。

  唐之始时,授人以口分、世业田,而取之以租、庸、调之法,其用之也有节。 盖其畜兵以府卫之制,故兵虽多而无所损;设官有常员之数,故官不滥而易禄。虽 不及三代之盛时,然亦可以为经常之法也。及其弊也,兵冗官滥,为之大蠹。自天 宝以来,大盗屡起,方镇数叛,兵革之兴,累世不息,而用度之数,不能节矣。加 以骄君昏主,奸吏邪臣,取济一时,屡更其制,而经常之法,荡然尽矣。由是财利 之说兴,聚敛之臣进。盖口分、世业之田坏而为兼并,租、庸、调之法坏而为两税。 至于盐铁、转运、屯田、和籴、铸钱、括苗、榷利、借商、进奉、献助,无所不为 矣。盖愈烦而愈弊,以至于亡焉。

  唐制:度田以步,其阔一步,其长二百四十步为亩,百亩为顷。凡民始生为黄, 四岁为小,十六为中,二十一为丁,六十为老。授田之制,丁及男年十八以上者, 人一顷,其八十亩为口分,二十亩为永业;老及笃疾、废疾者,人四十亩,寡妻妾 三十亩,当户者增二十亩,皆以二十亩为永业,其余为口分。永业之田,树以榆、 枣、桑及所宜之木,皆有数。田多可以足其人者为宽乡,少者为狭乡。狭乡授田, 减宽乡之半。其地有薄厚,岁一易者,倍受之。宽乡三易者,不倍授。工商者,宽 乡减半,狭乡不给。凡庶人徙乡及贫无以葬者,得卖世业田。自狭乡而徙宽乡者, 得并卖口分田。已卖者,不复授。死者收之,以授无田者。凡收授皆以岁十月。授 田先贫及有课役者。凡田,乡有余以给比乡,县有余以给比县,州有余以给近州。

  凡授田者,丁岁输粟二斛,稻三斛,谓之租。丁随乡所出,岁输绢二匹,绫、 絁二丈,布加五之一,绵三两,麻三斤,非蚕乡则输银十四两,谓之调。用人之力, 岁二十日,闰加二日,不役者日为绢三尺,谓之庸。有事而加役二十五日者免调, 三十日者租、调皆免。通正役不过五十日。

  自王公以下,皆有永业田。太皇太后、皇太后、皇后缌麻以上亲,内命妇一品 以上亲,郡王及五品以上祖父兄弟,职事、勋官三品以上有封者若县男父子,国子、 太学、四门学生、俊士,孝子、顺孙、义夫、节妇同籍者,皆免课役。凡主户内有 课口者为课户。若老及男废疾、笃疾、寡妻妾、部曲、客女、奴婢及视九品以上官, 不课。

  凡里有手实,岁终具民之年与地之阔狭,为乡帐。乡成于县,县成于州,州成 于户部。又有计帐,具来岁课役以报度支。国有所须,先奏而敛。凡税敛之数,书 于县门、村坊,与众知之。水、旱、霜、蝗耗十四者,免其租;桑麻尽者,免其调; 田耗十之六者,免租调;耗七者,课、役皆免。凡新附之户,春以三月免役,夏以 六月免课,秋以九月课、役皆免。徙宽乡者,县覆于州,出境则覆于户部,官以闲 月达之。自畿内徙畿外,自京县徙余县,皆有禁。四夷降户,附以宽乡,给复十年。 奴婢纵为良人,给复三年。没外蕃人,一年还者给复三年,二年者给复四年,三年 者给复五年。浮民、部曲、客女、奴婢纵为良者附宽乡。

  贞观中,初税草以给诸闲,而驿马有牧田。

  太宗方锐意于治,官吏考课,以鳏寡少者进考,如增户法;失劝导者以减户论。 配租以敛穫早晚、险易、远近为差。庸、调输以八月,发以九月。同时输者先远民。 皆自概量。州府岁市土所出为贡,其价视绢之上下,无过五十匹。异物、滋味、口 马、鹰犬,非有诏不献。有加配,则以代租赋。其凶荒则有社仓赈给,不足则徙民 就食诸州。尚书左丞戴胄建议:“自王公以下,计垦田,秋熟,所在为义仓,岁凶 以给民。”太宗善之,乃诏:“亩税二升,粟、麦、秔、稻,随土地所宜。宽乡敛 以所种,狭乡据青苗簿而督之。田耗十四者免其半,耗十七者皆免之。商贾无田者, 以其户为九等,出粟自五石至于五斗为差。下下户及夷獠不取焉。岁不登,则以赈 民;或贷为种子,则至秋而偿。”其后洛、相、幽、徐、齐、并、秦、蒲州又置常 平仓,粟藏九年,米藏五年,下湿之地,粟藏五年,米藏三年,皆著于令。

  贞观初,户不及三百万,绢一匹易米一斗。至四年,米斗四五钱,外户不闭者 数月,马牛被野,人行数千里不赍粮,民物蕃息,四夷降附者百二十万人。是岁, 天下断狱,死罪者二十九人,号称太平。此高祖、太宗致治之大略,及其成效如此。

  高宗承之,海内艾安。太尉长孙无忌等辅政,天下未见失德。数引刺史入閤, 问民疾苦。即位之岁,增户十五万。及中书令李义府、侍中许敬宗既用事,役费并 起。永淳以后,给用益不足。加以武后之乱,纪纲大坏,民不胜其毒。

  玄宗初立求治,蠲徭役者给蠲符,以流外及九品京官为蠲使,岁再遣之。开元 八年,颁庸调法于天下,好不过精,恶不至滥,阔者一尺八寸,长者四丈。然是时 天下户未尝升降。临察御史宇文融献策:括籍外羡田、逃户,自占者给复五年,每 丁税钱千五百,以摄御史分行括实。阳翟尉皇甫憬上书言其不可。玄宗方任用融, 乃贬憬为盈川尉。诸道所括得客户八十余万,田亦称是。州县希旨张虚数,以正田 为羡,编户为客,岁终,籍钱数百万缗。

  十六年,乃诏每三岁以九等定籍。而庸调折租所取华好,州县长宫劝织,中书 门下察滥恶以贬官吏,精者褒赏之。二十二年,诏男十五、女十三以上得嫁娶。州 县岁上户口登耗,采访使覆实之,刺史、县令以为课最。

  初,永徽中禁买卖世业、口分田。其后豪富兼并,贫者失业,于是诏买者还地 而罚之。

  先是杨州租、调以钱,岭南以米,安南以丝,益州以罗、、绫、绢供春彩。 因诏江南亦以布代租。

  中书令李林甫以租庸、丁防、和籴、春彩、税草无定法,岁为旨符,遣使一告, 费纸五十余万。条目既多,覆问逾年,乃与采访朝集使议革之,为长行旨,以授朝 集使及送旨符使,岁有所支,进画附驿以达,每州不过二纸。

  凡庸、调、租、资课,皆任土所宜,州县长官涖定粗良,具上中下三物之样输 京都。有滥恶,督中物之直。二十五年,以江、淮输运有河、洛之艰,而关中蚕桑 少,菽粟常贱,乃命庸、调、资课皆以米,凶年乐输布绢者亦从之。河南、北不通 运州,租皆为绢,代关中庸、课,诏度支减转运。

  明年,又诏民三岁以下为黄,十五以下为小,二十以下为中。又以民间户高丁 多者,率与父母别籍异居,以避征戍,乃诏十丁以上免二丁,五丁以上免一丁,侍 丁孝者免徭役。天宝三载,更民十八以上为中男,二十三以上成丁。五载,诏贫不 能自济者,每乡免三十丁租庸。男子七十五以上、妇人七十以上,中男一人为侍; 八十以上以令式从事。是时,海内富实,米斗之价钱十三,青、齐间斗才三钱,绢 一匹钱二百。道路列肆,具酒食以待行人,店有驿驴,行千里不持尺兵。天下岁入 之物,租钱二百余万缗,粟千九百八十余万斛,庸、调绢七百四十万匹,绵百八十 余万屯,布千三十五万余端。天子骄于佚乐而用不知节,大抵用物之数,常过其所 入。于是钱谷之臣,始事朘刻。太府卿杨崇礼句剥分铢,有欠折渍损者,州县督送, 历年不止。其子慎矜专知太府,次子慎名知京仓,亦以苛刻结主恩。王鉷为户口色 役使,岁进钱百亿万缗,非租庸正额者,积百宝大盈库,以供天子燕私。及安禄山 反,司空杨国忠以为正库物不可以给士,遣侍御史崔众至太原纳钱度僧尼道士,旬 日得百万缗而已。自两京陷没,民物耗弊,天下萧然。

  肃宗即位,遣御史郑叔清等籍江淮、蜀汉富商右族訾畜,十收其二,谓之率贷。 诸道亦税商贾以赡军,钱一千者有税。于是北海郡录事参军第五琦以钱谷得见,请 于江淮置租庸使,吴盐、蜀麻、铜冶皆有税,市轻货繇江陵、襄阳、上津路转至凤 翔。明年,郑叔清与宰相裴冕建议,以天下用度不充,诸道得召人纳钱,给空名告 身,授官勋邑号;度道士僧尼不可胜计;纳钱百千,赐明经出身;商贾助军者,给 复。及两京平,又于关辅诸州,纳钱度道士僧尼万人。而百姓残于兵盗,米斗至钱 七千,鬻籺为粮,民行乞食者属路。乃诏能赈贫乏者,宠以爵衤失。

  故事,天下财赋归左藏,而太府以时上其数,尚书比部覆其出入。是时,京师 豪将假取不能禁,第五琦为度支盐铁使,请皆归大盈库,供天子给赐,主以中官。 自是天下之财为人君私藏,有司不得程其多少。

  广德元年,诏一户三丁者免一丁,凡亩税二升,男子二十五为成丁,五十五为 老,以优民。而强寇未夷,民耗敛重。及吐蕃逼京师,近甸屯兵数万,百官进俸钱, 又率户以给军粮。至大历元年,诏流民还者,给复二年,田园尽,则授以逃田。天 下苗一亩税钱十五,市轻货给百官手力课。以国用急,不及秋,方苗青即征之,号 “青苗钱”又有“地头钱”,每亩二十,通名为青苗钱。又诏上都秋税分二等,上 等亩税一斗,下等六升,荒田亩税二升。五年,始定法:夏,上田亩税六升,下田 亩四升;秋,上田亩税五升,下田亩三升;荒田如故;青苗钱亩加一倍,而地头钱 不在焉。

  初,转运使掌外,度支使掌内。永泰二年,分天下财赋、铸钱、常平、转运、 盐铁,置二使。东都畿内、河南、淮南、江东西、湖南、荆南、山南东道,以转运 使刘晏领之;京畿、关内、河东、剑南、山南西道,以京兆尹、判度支第五琦领之。 及琦贬,以户部侍郎、判度支韩滉与晏分治。

  时回纥有助收西京功,代宗厚遇之,与中国婚姻,岁送马十万匹,酬以缣帛百 余万匹。而中国财力屈竭,岁负马价。河、湟六镇既陷,岁发防秋兵三万戍京西, 资粮百五十余万缗。而中官鱼朝恩方恃恩擅权,代宗与宰相元载日夜图之。及朝恩 诛,帝复与载贰,君臣猜间不协,边计兵食,置而不议者几十年。而诸镇擅地,结 为表里,日治兵缮垒,天子不能绳以法,颛留意祠祷、焚币玉、写浮屠书,度支禀 赐僧巫,岁以钜万计。然帝性俭约,身所御衣,必浣染至再三,欲以先天下。然生 日、端午,四方贡献至数千万者,加以恩泽,而诸道尚侈丽以自媚。朝多留事,经 岁不能遣,置客省以居,上封事不足采者、蕃夷贡献未报及失职未叙者,食度支数 千百人。德宗即位,用宰相崔祐甫,拘客省者出之,食度支者遣之,岁省费万计。



上一篇:
下一篇:食货二
百度 淘宝网 同程旅行 京东商城 瓷器 爱之谷 绿翠玉楼
联系本站  图说巴巴  甘公网安62112602000021号  陇ICP备16001066号  ALEX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