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后汉书

鲜卑

后汉书·列传·乌桓鲜卑列传

  乌桓 鲜卑

  乌桓者,本东胡也。汉初,匈奴冒顿灭其国,余类保乌桓山,因以为号焉。俗善骑射,弋猎禽兽为事。随水草放牧,居无常处。以穹庐为舍,东开向日。食肉饮酪,以毛毳为衣。贵少而贱老,其性悍塞。怒则杀父兄,而终不害其母,以母有族类,父兄无相仇报敌也。有勇健能理决斗讼者,推为大人,无世业相继。邑落各有小帅,数百千落自为一部。大人有所召呼,时刻木为信,虽无文字,而部众不敢违犯。氏姓无常,以大人健者名字为姓。大人以下,各自蓄牧营产,不相徭役。其嫁娶则先略女通情,或半岁百日,然后送牛、马、羊畜,以为娉币。婿随妻还家,妻家无尊卑,旦旦拜之,而不拜其父母。为妻家仆役,一二年间,妻家乃厚遣送女,居处财物一皆为办。其俗妻后母,报寡嫂,死则归其故夫。计谋从用妇人,唯斗战之事乃自决之。父子男女,相对踞蹲。以髡头为轻便。妇人至嫁时乃养发,分为髻,著句决,饰以金碧,犹中国有B378步摇。妇人能刺韦作文绣,织氀<曷毛>。男子能作弓矢鞍勒,锻金铁为兵器。其土地宜E04C及东墙。东墙似蓬草,实如E04C子,至十月而熟。见鸟兽孕乳,以别四节。

  俗贵兵死,敛尸以棺,有哭泣之哀,至葬则歌舞相送。肥养一犬,以彩绳缨牵,并取死者所乘马衣物,皆烧而送之,言以属累犬,使护死者神灵归赤山。赤山在辽东西北数千里,如中国人死者魂神归贷山也。敬鬼神,祠天地、日月、星辰、山川及先大人有健名者。祠用牛、羊,毕皆烧之。其约法:违大人言者,罪至死;若相贼杀者,令部落自相报,不止,诣大人告之,听出马、牛、羊以赎死;其自杀父兄则无罪;若亡畔为大人所捕者,邑落不得受之,皆徙逐于雍狂之地,沙漠之中。其土多蝮蛇,在于令西南,乌孙东北焉。

  乌桓自为冒顿所破,众遂孤弱,常臣伏匈奴,岁输牛、马、羊皮,过时不具,辄没其妻子。及武帝遣骠骑将军霍去病击破匈奴左地,因徙乌桓于上谷、渔阳、右北平、辽西、辽东五郡塞外,为汉侦察匈奴动静。其大人岁一朝见,于是始置护乌桓校尉,秩二千石,拥节监领之,使不得与匈奴交通。

  昭帝时,乌桓渐强,乃发匈奴单于冢墓,以报冒顿之怨。匈奴大怒,乃东击破乌桓。大将军霍光闻之,因遣度辽将军范明友将二万骑出辽东邀匈奴,而虏已引去。明友乘乌桓新败,遂进击之,斩首六千余级,获其三王首而还。由是乌桓复寇幽州,明友辄破之。宣帝时,乃稍保塞降附。

  及王莽篡位,欲击匈奴,兴十二部军,使东域将严尤领乌桓、丁令兵屯代郡,皆质其妻子于郡县。乌桓不便水土,惧久屯不休,数求谒去。莽不肯遣,遂自亡畔,还为抄盗,而诸郡尽杀其质,由是结怨于莽。匈奴因诱其豪帅以为吏,余者皆羁縻属之。

  光武初,乌桓与匈奴连兵为寇,代郡以东尤被其害。居止近塞,朝发穹庐,暮至城郭,五郡民庶,家受其辜,至于郡县损坏,百姓流亡。其在上谷塞外白山者,最为强富。

  建武二十一年,遣伏波将军马援将三千骑出五阮关掩击之。乌桓逆知,悉相率逃走,追斩百级而还。乌桓复尾击援后,援遂晨夜奔归,比入塞,马死者千余匹。

  二十二年,匈奴国乱,乌桓乘弱击破之,匈奴转北徙数千里,漠南地空,帝乃以币帛赂乌桓。二十五年,辽西乌桓大人赦旦等九百二十二人率众向化,诣阙朝贡,献奴婢、牛、马及弓、虎豹貂皮。

  是时,四夷朝贺,络驿而至,天子乃命大会劳飨,赐以珍宝。乌桓或愿留宿卫,于是封其渠帅为侯王君长者八十一人,皆居塞内,布于缘边诸郡,令招来种人,给其衣食,遂为汉侦候,助击匈奴、鲜卑。时,司徒掾班彪上言:“乌桓天性轻黠,好为寇贼,若久放纵而无总领者,必复侵掠居人,但委主降掾史,恐非所能制。臣愚以为宜复置乌桓校尉,诚有益于附集,省国家之边虑。”帝从之,于是始复置校尉于上谷宁城,开营府,并领鲜卑,赏赐质子,岁时互市焉。

  及明、章、和三世,皆保塞无事。安帝永初三年夏,渔龙乌桓与右北平胡千余寇代郡、上谷。秋,雁门乌桓率众王无何,与鲜卑大人丘伦等,及南匈奴骨都侯,合七千骑寇五原,与太守战于九原高渠谷。汉兵大败,杀郡长吏。乃遣车骑将军何熙、度辽将军梁D454等击,大破之。无何乞降,鲜卑走还塞外。是后乌桓稍复亲附,拜其大人戎朱CE5D为亲汉都尉。

  顺帝阳嘉四年冬,乌桓寇云中,遮截道上商贾车牛千余两,度辽将军耿晔率二千余人追击,不利,又战于沙南,斩首五百级。乌桓遂围晔于兰池城,于是发积射士二千人,度辽营千人,配上郡屯,以讨乌桓,乌桓乃退。永和五年,乌桓大人阿坚、羌渠等与南匈奴左部句龙吾斯反畔,中郎将张耽击破斩之,余众悉降。桓帝永寿中,朔方乌桓与休著屠各并畔,中郎将张奂击平之。延熹九年夏,乌桓复与鲜卑及南匈奴寇缘边九郡,俱反,张奂讨之,皆出塞去。

  灵帝初,乌桓大人上谷有难楼者,众九千余落,辽西有丘力居者,众五千余落,皆自称王;又辽东苏仆延,众千余落,自称峭王;右北平乌延,众人百余落,自称汗鲁王;并勇健而多计策。中平四年,前中山太守张纯畔,入丘力居众中,自号弥天安定王,遂为诸郡乌桓元帅,寇掠青、徐、幽、冀四州。五年,以刘虞为幽州牧,虞购募斩纯首,北州乃定。

  献定初平中,丘力居死,子楼班年少,从子蹋顿有武略,代立,总摄三部,众皆从其号令。建安初,冀州牧袁绍与前将军公孙瓚相持不决,蹋顿遣使诣绍求和亲,遂遣兵助击瓚,破之。绍矫制赐蹋顿、难楼、苏仆延、乌延等,皆以单于印绶。后难楼、苏仆延率其部众奉楼班为单于,蹋顿为王,然蹋顿犹秉计策。广阳人阎柔,少没乌桓、鲜卑中,为其种人所归信,柔乃因鲜卑众,杀乌桓校尉邢举而代之。袁绍因宠慰柔,以安北边。及绍子尚败,奔蹋顿。时,幽、冀吏人奔乌桓者十万余户,尚欲凭其兵力,复图中国。会曹操平河北,阎柔率鲜卑、乌桓归附,操即以柔为校尉。建安十二年,曹操自征乌桓,大破蹋顿于柳城,斩之,首虏二十余万人。袁尚与楼班、乌延等皆走辽东,辽东太守公孙康并斩送之。其余众万余落,悉徙居中国云。

  鲜卑者,亦东胡之支也,别依鲜卑山,故因号焉。其言语习俗与乌桓同。唯婚姻先髡头,以季春月大会于饶乐水上,饮晏毕,然后配合。又禽盖异于中国者,野马、原羊、角端牛,以角为弓,俗谓之角端弓者。又有貂、C733、鼲子,皮毛柔蠕,故天下以为名裘。

  汉初,亦为冒顿所破,远窜辽东塞外,与乌桓相接,未常通中国焉。光武初,匈奴强盛,率鲜卑与乌桓寇抄北边,杀略吏人,无有宁岁。建武二十一年,鲜卑与匈奴入辽东,辽东太守祭肜击破之,斩获殆尽,事已具《肜传》,由是震怖。及南单于附汉,北虏孤弱,二十五年,鲜卑始通驿使。

  其后都护偏何等诣祭肜求自效功,因令击北匈奴左伊育訾部,斩首二千余级。其后偏何连岁出兵击北虏,还辄持首级诣辽东受赏赐。三十年,鲜卑大人於仇贲、满头等率种人诣阙朝贺,慕义内属。帝封於仇贲为王,满头为侯。时渔阳赤山乌桓歆志贲等数寇上谷。永平元年,祭肜复赂偏何击歆志贲,破斩之,于是鲜卑大人皆来归附,并诣辽东受赏赐,青、徐二州给钱岁二亿七千万为常。明、章二世,保塞无事。

  和帝永元中,大将军窦宪遣右校尉耿夔击破匈奴,北单于逃走,鲜卑因此转徙据其地。匈奴余种留者尚有十余万落,皆自号鲜卑,鲜卑由此渐盛。九年,辽东鲜卑攻肥如县,太守祭参坐沮败,下狱死。十三年,辽东鲜卑寇右北平,因入渔阳,渔阳太守击破之。延平元年,鲜卑复寇渔阳,太守张显率数百人出塞追之。兵马掾严授谏曰:“前道险阻,贼势难量,宜且结营,先令轻骑侦视之。”显意甚锐,怒欲斩之。因复进兵,遇虏伏发,士卒悉走,唯授力战,身被十创,手杀数人而死。显中流矢,主簿卫福、功曹徐咸皆自投赴显,俱殁于阵。邓太后策书褒叹,赐显钱六十万,以家二人为郎,授、福、咸各钱十万,除一子为郎。

  安帝永初中,鲜卑大人燕荔阳诣阙朝贺,邓太后赐燕荔阳王印绶,赤车参驾,令止乌桓校尉所居宁城下,通胡市,因筑南北两部质馆。鲜卑邑落百二十部,各遣入质。是后或降或畔,与匈奴、乌桓更相攻击。

  元初二年秋,辽东鲜卑围无虑县,州郡合兵,固保清野,鲜卑无所得。复攻扶黎营,杀长吏。四年,辽西鲜卑连休等遂烧塞门,寇百姓。乌桓大人於秩居等与连休有宿怨,共郡兵奔击,大破之,斩首千三百级,悉获其生口、牛、马、财物。五年秋,代郡鲜卑万余骑遂穿塞入寇,分攻城邑,烧官寺,杀长吏而生。乃发缘边甲卒、黎阳营兵,屯上谷以备之。冬、鲜卑入上谷,攻居庸关,复发缘边诸郡、黎阳营兵、积射士步骑二万人,屯列冲要。六年秋,鲜卑入马城塞,杀长吏。度辽将军邓遵发积射士三千人,及中郎将马续率南单于,与辽西、右北平兵马会,出塞追击鲜卑,大破之,获生口及牛、羊、财物甚众。又发积射士三千人,马三千匹,诣度辽营屯守。

  永宁元年,辽西鲜卑大人乌伦、其至鞬率众诣邓遵降,奉贡献。诏封乌伦为率众王,其至鞬为率众侯,赐彩缯各有差。

  建光元年秋,其至鞬复畔,寇居庸,云中太守成严击之,兵败,功曹杨穆以身捍严,与俱战殁。鲜卑于是围乌桓校尉徐常于马城。度辽将军耿夔与幽州刺史庞参发广阳、渔阳、涿郡甲卒,分为两道救之;常夜得潜出,与夔等并力并进,攻贼围,解之。鲜卑既累杀郡守,胆意转盛,控弦数万骑。延光元年冬,复寇雁门、定襄,遂攻太原,掠杀百姓。二年冬,其至鞬自将万余骑入东领候,分为数道,攻南匈奴于曼柏,薁鞬日逐王战死,杀千余人。三年秋,复寇高柳,击破南匈奴,杀渐将王。

  顺帝永建元年秋,鲜卑其至鞬寇代郡,太守李超战死。明年春,中郎将张国遣从事将南单于兵步骑万余人出塞,击破之,获其资重二千余种。时,辽东鲜卑六千余骑亦寇辽东玄菟,乌桓校尉耿晔发缘边诸郡兵及乌桓率众王出塞击之,斩首数百级,大获其生口、牛、马、什物,鲜卑乃率种众三万人诣辽东乞降。三年,四年,鲜卑频寇渔阳、朔方。六年秋,耿晔遣司马将胡兵数千人,出塞击破之。冬,渔阳太守又遣乌桓兵击之,斩首八百级,获牛、马、生口。乌桓豪人扶漱官勇健,每与鲜卑战,辄陷敌,诏赐号“率众君”。

  阳嘉元年冬,耿晔遣乌桓亲汉都尉戎朱CE5D率众王侯咄归等,出塞抄击鲜卑,大斩获而还,赐咄归等已下为率众王、侯、长,赐彩缯各有差。鲜卑后寇辽东属国,于是耿晔乃移屯辽东无虑城拒之。二年春,匈奴中郎将赵稠遣从事将南匈奴骨都侯夫沈等,出塞击鲜卑,破之,斩获甚众,诏赐夫沈金印紫绶及缣彩各有差。秋,鲜卑穿塞入马城,代郡太守击之,不能克。后其至鞬死,鲜卑抄盗差稀。

  桓帝时,鲜卑檀石槐者,其父投鹿侯,初从匈奴军三年,其妻在家生子。投鹿侯归,怪欲杀之。妻言尝昼行,闻雷震,仰天视而雹入其口,因吞之,遂{ 任女}身,十月而产,此子必有奇异,且宜长视。投鹿侯不听,遂弃之。 妻私语家令收养焉,名檀石槐。年十四五,勇健有智略。异部大人抄取其外家牛、羊,檀石槐单骑追击之,所向无前,悉还得所亡者,由是部落畏服。乃施法禁,平曲直,无敢犯者,遂推以为大人。檀石槐乃立庭于弹汗山EA76仇水上,去高柳北三百余里,兵马甚盛,东西部大人皆归焉。因南抄缘边,北拒丁零,东却夫馀,西击乌孙,尽据匈奴故地,东西万四千余里,南北七千余里,网罗山川水泽盐池。

  永寿二年秋,檀石槐遂将三四千骑寇云中。延熹元年,鲜卑寇北边。冬,使匈奴中郎将张奂率南单于出塞击之,斩首二百级。二年,复入雁门,杀数百人,大抄掠而去。六年夏,千余骑寇辽东属国。九年夏,遂分骑数万人入缘边九郡,并杀掠吏人。于是复遣张奂击之,鲜卑乃出塞去。朝廷积患之而不能制,遂遣使持印绶封檀石槐为王,欲与和亲。檀石槐不肯受,而寇抄滋甚。乃自分其地为三部:从右北平以东至辽东,接夫余、濊貊二十余邑为东部,从右北平以西至上谷十余邑为中部,从上谷以西至敦煌、乌孙二十余邑为西部。各置大人主领之,皆属檀石槐。

  灵帝立,幽、并、凉三州缘边诸郡无岁不被鲜卑寇抄,杀略不可胜数。熹平三年冬,鲜卑入北地,太守夏育率休著屠各追击破之。迁育为护乌桓校尉。五年,鲜卑寇幽州。六年夏,鲜卑寇三边。秋,夏育上言:“鲜卑寇边,自春以来,三十余发,请征幽州诸郡兵出塞击之,一冬二春,必能禽灭。”朝廷未许。先是,护羌校尉田晏坐事论刑被原,欲立功自效,乃请中常侍王甫求得为将,甫因此议遣兵,与育并力讨贼。帝乃拜晏为破鲜卑中郎将。大臣多有不同,乃召百官议朝堂。议郎蔡邕议曰:

  《书》戒猾夏,《易》伐鬼方,周有猃狁、蛮荆之师,汉有阗颜、瀚海之事。征讨殊类,所由尚矣。然而时有同异,势有可否,故谋有得失,事有成败,不可齐也。

  武帝情存远略,志辟四方,南诛百越,北讨强胡,西伐大宛,东并朝鲜。因文、景之蓄,借天下之饶,数十年间,官民俱匮。乃兴盐铁酒榷之利,设告缗重税之令。民不堪命,起为盗贼,关东纷扰,道路不通。绣衣直指之使,奋鈇钺而并出。既而觉悟,乃息兵罢役,封丞相为富民侯。故主父偃曰:“夫务战胜,穷武事,未有不悔者也。”夫以世宗神武,将相良猛,财赋充实,所拓广远,犹有悔焉。况今人财并乏,事劣昔时乎!

  自匈奴遁逃,鲜卑强盛,据其故地,称兵十万,才力劲健,意智益生。加以关塞不严,禁网多漏,精金良铁,皆为贼有;汉人逋逃,为之谋主,兵利马疾,过于匈奴。昔段B379良将,习兵善战,有事西羌,犹十余年。今育、晏才策,未必过B379,鲜卑种众,不弱于曩时。而虚计二载,自许有成,若祸结兵连,岂得中休?当复征发众人,转运无已,是为耗竭诸夏,并力蛮夷。夫边垂之患,手足之蚧搔;中国之困,胸背之瘭疽。方今郡县盗贼尚不能禁,况此丑虏而可伏乎!

  昔高祖忍平城之耻,吕后弃慢书之诟,方之于今,何者为甚?

  天设山河,秦筑长城,汉起塞垣,所以别内外,异殊俗也。苟无B37A国内侮之患则可矣,岂与虫蚁狡寇计争往来哉!虽或破之,岂可殄尽,而方令本朝为之旰食乎!

  夫专胜者未必克,挟疑者未必败。众所谓危,圣人不任,朝议不嫌,明主不行也。昔淮南王安谏伐越曰:“天子之兵,有征无战。言其莫敢校也。如使越人蒙死以逆执事厮舆之卒,有一不备而归者,虽得越王之首,而犹为大汉羞之。”而欲以齐民易丑虏,皇威辱外夷,就如其言,犹已危矣,况乎得失不可量邪!昔珠崖郡反,孝元皇帝纳贾捐之言,而下诏曰:“珠崖背畔,今议者或曰可讨,或曰弃之。朕日夜惟思,羞威不行,则欲诛之;通于时变,复忧万民。夫万民之饥与远蛮之不可讨,何者为大?宗庙之祭,凶年犹有不备,况避不嫌之辱哉!今关东大困,无以相赡,又当动兵,非但劳民而已。其罢珠崖郡。”此元帝所以发德音也。夫恤民救急,虽成郡列县,尚犹充之,况障塞之外,未尝为民居者乎!守边之术,李牧善其略;保塞之论,严尤申其要。遗业犹在,文章具存。循二子之策,守先帝之规,臣曰可矣。

  帝不从,遂遣夏育出高柳,田晏出云中,匈奴中郎将臧旻率南单于出雁门,各将万骑,三道出塞二千余里。檀石槐命三部大人各帅众逆战,育等大败,丧其节传辎重,各将数十骑奔还,死者十七八。三将槛车征下狱,赎为庶人。冬,鲜卑寇辽西。光和元年冬,又寇酒泉,缘边莫不被毒。种众日多,田畜射猎不足给食,檀石槐乃自徇行,见乌集秦水广从数百里,水停不流,其中有鱼,不能得之。闻倭人善网捕,于是东击倭人国,得千余家,徙置秦水上。令捕鱼以助粮食。

  光和中,檀石槐死,时年四十五,子和连代立。和连才力不及父,亦数为寇抄,性贪淫,断法不平,众畔者半。后出攻北地,廉人善弩射者射中和连,即死。其子骞曼年小,兄子魁头立。后骞曼长大,与魁头争国,众遂离散。魁头死,弟步度根立。自檀石槐后,诸大人遂世相传袭。

  论曰:四夷之暴,其势互强矣。匈奴炽于隆汉,西羌猛于中兴。而灵、献之间,二虏迭盛。石槐骁猛,尽有单于之地;蹋顿凶桀,公据辽西之土。其陵跨中国,结患生人者,靡世而宁焉。然制御上略,历世无闻;周、汉之策,仅得中下。将天之冥数,以至于是乎?

  赞曰:二虏首施,鲠我北垂。道暢则驯,时薄先离。

【译文】

  乌桓,原是东胡族。汉朝初期,匈奴冒顿减掉了东胡,剩下的人守保乌桓山,就以乌桓作为部族称号。乌桓习俗是擅长骑马射箭,乌桓人主要从事射猎飞禽走兽。乌桓人逐水草放牧,没有固定的住处。他们用毡帐作为房屋,门向东开朝着太阳。他们吃肉食,喝奶酪,用鸟兽的毛制作衣服。他们重视年轻人,轻视年老的人,性情强悍而不豁达。发怒时就杀死父亲兄弟,然而始终不杀害母亲,因为母亲有自己的部族,而父亲兄弟没有人报仇的缘故。谁勇猛强健,能够处理决断格斗争讼事情的人,就被推选为部族首领,首领没有世代继承的。每个邑落各有自己的小首领,几百几千个邑落各自结成一个部落。部落首领有事情呼唤,就刻木作为符信,虽然没有文字,但部众不敢违犯。乌桓人没有固定的姓氏,以首领中强健的人的名字作为姓氏。自首领以下的人,各自放养牲畜,经营产业,彼此之间不相互役使。在婚嫁方面他们先抢来女子同居,有时过了半年上百天,而后给女方送去牛、马、羊等牲畜,作为聘礼。女婿跟着妻子回娘家,对妻子家中的人不管尊长卑下,天天向他们行拜礼,但不拜妻子的父母。在妻子家做仆人做的事情,过上一两年,妻子家中这才送给他们很多东西打发女儿走,日常生活用品和财物全部为他们置办齐备。乌桓人的习俗是娶后母为妻,与守寡的嫂子私通,但后母和嫂子死后则和原来的丈夫合葬。在计谋方面他们听从妇女的意见,衹有格斗打仗的时候才自己作决断。父子之间、男女之间面对面蹲坐。他们认为剃去头发简便。妇女到出嫁的时候才蓄发,分开盘在头顶两边,以句决做头饰,上面用金玉作装饰,就好像中原的个步摇。妇女能够在皮革上刺绣,编织毛织品。男的能够制作弓箭、马鞍和马络头,冶炼铜铁做成兵器。!镗的土地适合种植标子和束婶。束藉像蓬草,果实像襟米,过十个月就成熟。乌桓人见到飞乌走兽怀孕生育,就以此区分四季。

  乌桓的习俗是推崇战死,他们用棺木收殓尸体,有悲哀哭泣的仪式,但到下葬的时候用歌舞相送。他们养一只肥肥的狗,用彩色的绳子牵着,而且取来死者所骑的马和衣服物品,都用火焚烧,用以送走死者,意思是托付狗,要狗护送死者的魂灵返回赤山。赤山在辽东的西北方向,有几千里远,就像中原的人死去以后魂灵返回泰山一样。他们尊敬神鬼,祭祀天地、日月、星辰、山川I和先代首领中有强健名声的人。他们用牛羊祭祀,祭祀结束将牛羊全部烧死。乌桓人规定:违背部落首领的话,其罪处死;要是互相侵犯杀害的人,让部落自己互相报仇,如果报仇没完没了,就去禀告部落首领,听任仇家拿出马、牛、羊来赎性命;如果自己杀死父亲兄弟,没有罪;如果逃走背叛而被部落首领追捕的人,任何村落不得收留,将这些人一概放逐到闭塞荒远的地方,或者沙漠中。乌桓地多蝮蛇,位于丁令的西南和乌孙的东北方向。

  乌桓自从被冒顿打败,部众就孤单弱小,经常向匈奴臣服,每年送去牛、马、羊的皮,超过期限没准备好,妻子孩子经常被抓走。到武帝派骠骑将军霍去病攻取匈奴左部地区,就将乌桓人迁徙到上谷、渔阳、右北平、辽西、辽东五个郡的塞外,为汉侦察匈奴的动静。乌桓部族首领每年向天子朝拜一次,这时候开始设置护乌桓校尉,俸禄为二千石,持天子符节监察统管乌桓,不让乌桓与匈奴往来。

  昭帝时,乌桓逐渐强盛,就掘开了匈奴单于的坟墓,以报复对冒顿的仇恨。匈奴人大怒,于是向东击败了乌桓。大将军霍光得知后,就派度辽将军范明友率领两万骑兵从辽东出发拦截匈奴,但敌虏已经退去。范明友趁着乌桓刚刚战败,就进兵攻打乌桓,杀了六千多乌桓人,获得旦担三位侯王的首级回来。自此以后蛊桓又进攻盥姐,总是被明友打败。宣帝的时候,乌桓人才渐渐投降归顺,守保边关。

  到王莽篡位时,王莽想进攻匈奴,征调十二部的军队,派束域将严尤统领乌桓、丁令的部队驻守代郡,将他们的妻子孩子全部留在郡县做人质。乌桓人不服水土,害怕长期驻守没有尽头,多次请求让他们走。王莽不肯让他们走,乌桓人就自己逃走反叛,而且反过来抄掠财物,各郡又将乌桓的人质全部杀死,由此乌桓同王莽结下仇恨。匈奴趁机引诱乌桓的酋豪首领担任官员,对其他人都加以笼络使其归附。

  光武初期,乌桓与匈奴联合出兵入侵边界,代郡以束的地区受害尤其严重。乌桓人住的地方靠近边界,早晨从毡帐出发,天黑就到了城下。五个郡的老百姓,家家全都受到侵害。造成郡县被毁坏,百姓流离失所。在上谷边塞外的白山乌桓,最为强盛富有。

  建武二十一年,朝廷派伏波将军马援率领三千骑兵从五阮关出境袭击乌桓。乌桓事先得知消息,全部相继逃走了,马援追赶,杀了一百多乌桓人回军。乌桓人又尾随马援的后面进攻,结果马援昼夜兼程逃回,等到进入边塞,已死了一千多马匹。

  二十二年,匈奴国内动乱,乌桓趁着匈奴衰弱,击败了匈奴,匈奴向北迁移了几千里,沙漠以南的地区全空了,皇帝于是用钱和布帛贿赂乌桓。二十五年,辽西的乌桓首领郝旦等九百二十二人率领部众归服漠,到朝廷朝拜进贡,献上奴婢、牛马、弓箭和虎、豹、貂的皮。

  遣时,四方的少数民族都来朝拜庆贺,络绎不绝,天子于是下令举行盛大宴会慰问他们,赏给他们珍宝。有的乌桓人愿意留下来做警卫,皇帝于是封了八十一个乌桓的首领为侯王君长,让他们住在塞内,分布在边境的各郡,要他们招来自己部族的人,给他们衣服粮食,乌桓人于是替汉侦察敌人动静,帮助漠进攻匈奴、鲜卑。当时司徒掾班彪上奏说:“乌桓人天性轻佻狡猾,喜欢做贼寇,若是长期放纵他们而没有人管辖使其归附聚集,他们必定还会入侵抄掠住在那儿的百姓,仅是交给接受投降者的佐吏负责,恐怕不能控制他们。臣愚意认为最好重新设置乌桓校尉,这对于使乌桓人归附聚集诚然有益处,减少国家对边境的忧虑。”皇帝采纳了这个建议。于是在上谷的蜜城开始再次设立乌桓校尉,开设武将府,同时统领鲜卑。又赏赐当人质的乌桓人的儿子,每年四季和他们互通贸易。

  到明帝、章帝、和帝三代,乌桓人都守保边塞,没发生什么事情。安帝永初三年夏天,渔阳的乌桓人和右北平的胡人有一千多人,进犯代郡、上谷。这年秋天,雁门的乌桓率众王无何,与鲜卑首领丘伦等人以及南匈奴的骨都侯,合起来有七千多骑兵进犯五原,与五原太守在九原的高渠谷交战,汉军大败,郡县官吏遭到杀害。朝廷于是派车骑将军何熙、度辽将军梁懂等人攻打无何,大败无何。无何乞求投降,鲜卑人逃还边塞以外。自此以后乌桓人又逐渐亲近归附汉,朝廷授乌桓的部族首领戎朱魔为亲汉都尉。

  顺帝阳嘉四年冬,乌桓入侵云中,拦截路上商人的牛车达一千多辆,度辽将军耿晔率领二千多人追击乌桓人,战况不利,又在沙南交战,消灭了五百人。乌桓人接着在兰池城包围了耿晔,朝廷于是征调二千寻迹而射的士兵和度辽军营的一千士兵,配合上郡的驻守部队,征讨乌桓,乌桓人造才撤退。永和五年,乌桓的部族首领阿坚、羌渠等人和南匈奴左部的句龙吾斯反叛,中部将张耽击败并杀死了他们,其余的人全部投降。桓帝永寿年间,朔方的乌桓人与休着屠各一同反叛,中郎将张奂攻打并平定了敌人。延熹九年的夏天,乌桓又同鲜卑以及南匈奴侵犯沿边的九个郡,他们同时反叛,张奂征讨敌人,他们都出边塞离去。

  灵帝初年,上谷有个叫难楼的部族首领,拥有九千多个邑落的部众,辽西有个叫丘力居的首领,拥有五千多个邑落的部众,他们都自称为王。另外,辽东的苏仆延,拥有一千多个邑落的部众,自称为峭王;右北平的乌延,拥有八百多个邑落的部众,自称为汗鲁王:他们都勇猛强健,又有很多的计谋。虫垩四年,原虫山太守强堑反叛,他进了丘力居的部族,自称为弥天安定王,接着当上各郡乌桓人的元帅,入侵抄掠青州、徐州、幽州、冀州四个州。五年,朝廷任命刘虞为幽州牧,刘虞悬赏招募人割下了张纯的脑袋,北方各州这才平定。

  献帝初平年间,丘力居死了,他的儿子楼班年纪小,侄子蹋顿会用兵有谋略,取代楼班继位,总管三个郡的乌桓人,部众都听从他的号令。建安初年,冀州牧袁绍与前将军公孙瓒相持不下,蹋顿派使者来见袁绍,请求和亲,接着派军队帮助袁绍攻打公孙瓒,打败了公孙瓒。袁绍假托朝廷名义,赐给蹋顿、难楼、苏仆延、乌延等人全是单于印绶。后来难楼、苏仆延率领部众拥戴楼班为单于,蹋顿为王,然而蹋顿仍然负责出谋划策。广阳人间柔, 自小失陷在乌桓、鲜卑,为乌桓人、鲜卑人所归附和信任,阎柔于是利用鲜卑部众,杀死了乌桓校尉邢举,取而代之。袁绍因此宠信安慰阎柔,藉以安定北部边境。到袁绍的儿子袁尚失败时,投奔蹋顿。逭时幽州、冀州的官吏百姓投奔乌桓的有十多万户,袁尚想凭藉蹋顿的兵力,重新图谋夺取中原。赶上曹操平定黄河以北,阎柔率领鲜卑、乌桓人归附,曹操随即任命阎柔为校尉。建安十二年,曹操亲自征讨乌桓,在柳城大败蹋顿,杀了蹋顿,杀死俘获的敌虏有二十多万。袁尚舆楼班、乌延等人都逃往辽东,辽东太守公孙康一并杀了他们,将他们的首级送给曹操。其他剩下的一万多邑落,全都迁入中原居住。

  鲜卑,也是东胡的一支,鲜卑人另外依凭鲜卑山,所以就以此作为族号。鲜卑人的语言和习俗与乌桓相同。衹有结婚,他们先剃去头发,在春季最后一个月在饶乐水边大规模相会,吃喝结束后就男女交合。那裹的飞禽走兽与中原不同,有野马、螈羊、角端牛。用这种牛的角可以制作成弓,民间称之为角端弓。还有貂、铀、鼹子,它们的皮和毛很柔软,所以天下的人都用它们做成名贵的皮裘。

  汉初,鲜卑也被冒顿打败,远远逃到辽东的边塞外,与乌桓相邻,但未尝同汉有来往。;扯巳初年,鱼蛆强盛,率领盘卑和蛊桓入侵抄掠北部边境,杀害和掳掠官吏百姓。没有一年安定。建武二十一年,鲜卑与匈奴进入辽东,辽东太守祭肜击败了敌人,几乎将他们全都杀死或者俘虏,事情已经记载在《祭肜传》。鲜卑人自此震动恐惧。到南单于归顺漠,北部的敌虏孤立衰弱。二十五年,鲜卑这才和汉互通使者。

  自此以后,都护偏何等人来见祭肜,请求让自己出力建功,祭肜就要他们攻打北匈奴的左伊育訾部,杀了二千多人。以后偏何连年出兵进攻北方的敌虏,回军时总是拿了敌人的首级到辽东接受赏赐。三十年,鲜卑部族首领于仇责、满头等人率领部族到京城朝拜庆贺,仰慕汉之德义,归顺朝廷。皇帝封于仇贲为王,封满头为侯。当时,渔阳境内的赤山乌桓歆志贲等人多次入侵上谷。永平元年,祭肜再次贿赂偏何,进攻歆志贲,打败并杀死了歆志贲,这样,鲜卑的部族首领都来归顺,一起到辽东接受赏赐,青州、徐州两个州每年给他们钱二亿七千万,以此作为常例。明帝、章帝两代,鲜卑人守保边关,没发生什么事。

  和帝永元年间,大将军窦宪派右校尉耿夔击败匈奴,北单于逃走,鲜卑人因此搬迁占据了匈奴人居住的地盘。匈奴留下来的部族还有十多万个邑落,他们都自称鲜卑人,鲜卑由此逐渐强盛。九年,辽东的鲜卑人进攻肥如县,太守祭参因遭受挫败获罪,下在狱中而死。十三年,辽东的鲜卑人入侵右北平,接着进入渔阳,被渔阳太守打败。延平元年,鲜卑再次入侵渔阳,太守张显率领几百人出边塞追赶敌人,兵马掾严授劝阻说: “前面的道路艰险阻隔,敌人的力量很难估计,最好暂且构筑军营,先派轻装骑兵侦察敌人动静。”张显的意气非常强盛,他很恼怒,想杀掉严授。因此就进兵,结果遇到敌人的伏兵出击,士兵们全都逃走,祇有严授拼力死战,他身上受了十多处伤,亲手杀了好几个敌人而死。张显被流箭射中,主簿卫福、功曹徐咸都赶去救张显,一起牺牲在战场上。邓太后下策书称赞张显等人,赏给张显家中六十万钱,任命他家两个人担任郎;赏赐严授、卫福、徐咸每家各十万钱,每家任命一个儿子为郎。

  安帝永初年间,鲜卑部族首领燕荔阳到朝廷朝拜庆贺,邓太后赐给燕荔阳侯王印绶,三匹马拉的红色马车,要他住在乌桓校尉所住的蜜城城边,和胡人通贸易,并因此建造了南北两座接受投降者和送来的人质的馆舍。鲜卑的一百二十个部落,各自派人来做人质。在此以后,鲜卑人有时投降,有时反叛,与匈奴、乌桓互相攻打。

  元初二年秋天,辽东的鲜卑人包围了无虑县,州郡联合兵力坚守并转移人口、牲畜、粮食、财物,鲜卑人什么也没得到。他们又进攻扶黎营,杀害郡县官吏。四年,辽西的鲜卑连休等人竟烧毁塞关门,侵掠百姓。乌桓部族首领于秩居等人与连休一向有仇,就联合辽西郡的部队赶去进攻连休,大败连休,杀死一千三百人,活着的人V1和牛马财物全部为汉军所获。五年秋天,代郡的一万多鲜卑骑兵于是穿过边塞入侵,分兵攻打城邑,烧毁官府,杀害郡县官吏而去。于是朝廷微调沿边的部队、黎阳营的士兵,驻守上谷防备鲜卑。冬天,鲜卑进入上谷,进攻居庸关,朝廷再次征调边境各郡的部队、黎阳营的士兵、寻迹而射的士兵、步兵和骑兵共有二万人,把守各个要害地方。六年秋天,鲜卑人马进入马城边塞,杀害郡县官吏,度辽将军邓遵派出三千寻迹而射的士兵,和中郎将马续率领南单于的军队,与辽西、右北平的兵马会合,出边塞追击鲜卑人,大败鲜卑,获得了很多人口和牛羊、财物。朝廷又征调三千寻迹而射的士兵、三千匹马,派到度辽将军的军营驻守。

  永宁元年,辽西的鲜卑部族首领乌伦、其至鞑率领部众来向邓遵投降,献上贡品。天子下韶书封乌伦为率众王,封其至鞑为率众侯,赏给他们不同数目的彩色丝帛。

  建光元年秋天,其至鞑又反叛,入侵居庸,云中太守成严攻打其至鞑,结果战败,功曹杨穆用身体保卫成严,与成严一同战死。鲜卑人马因此包围了在马城的乌桓校尉徐常。度辽将军耿夔同幽州刺史庞参征调广阳、渔阳、涿郡的士兵,分两路救援;徐常在夜间悄悄出城,与耿夔等人合力进攻,攻打敌人的包围部队,解了围。鱼哩既然多次杀害郡守,胆量和志意变得更大,能作战的骑兵有几万人。延光元年冬天,鲜卑又入侵雁门、定襄,接着进攻太原,抄掠杀害百姓。二年冬天,其至鞑亲自率领一万多骑兵进入东领边境哨所,兵分几路,进攻在曼柏的南匈奴,奠犍曰逐王战死,被杀的有一千多人。三年秋天,其至鞑又入侵高柳,打败了南匈奴,杀害了渐将王。

  顺帝永建元年秋天,鲜卑其至鞑入侵代郡,太守李超战死。第二年春天,中郎将张国派从事率领南单于的一万多步兵和骑兵出边塞,击败了其至鞑,获得他们的辎重有二千多种。当时辽东的鲜卑有六千多骑兵也入侵辽东和玄菟,乌桓校尉耿晔征调沿边各郡的部队和乌桓率众王出边塞进攻鲜卑,杀了几百人,获得大量的人口、牛、马和各种器物。鲜卑首领这才率领三万部众到辽东乞求投降。永建三年和永建四年,鲜卑人多次入侵渔阳、朔方。六年秋天,耿晔派司马率领几千胡人士兵,出边塞打败了鲜卑人。冬天,渔阳太守又派乌桓军队进攻鲜卑,杀了八百人,获得牛、马和人口。乌桓的豪杰扶漱官英勇强健,每次同鲜卑作战,他总是深入敌阵,皇帝下诏书赐给他“率众君”的称号。

  阳嘉元年冬天,耿晔派乌桓亲漠都尉戎朱魔率领咄归等众位王侯,出边塞包抄进攻鲜卑,杀了很多敌人并获得很多东西回来。朝廷赐给咄归等以下的人为率众王、侯、长,赏给他们不同数目的彩色丝帛。鲜卑后来入侵辽东属国,于是耿晔就将驻营搬到辽东的无虑城以抵御鲜卑。二年春天,匈奴中郎将赵稠派从事率领南匈奴骨都侯夫沈等人,出边塞进攻鲜卑,打败了鲜卑人,杀了很多鲜卑人,获得的东西很多,天子下诏书赐给夫沈金印紫绶和不同数量的丝织品。秋天,鲜卑人穿过边塞进入马城,代郡太守攻打鲜卑人,未能取胜。后来其至犍死了,鲜卑人的抄掠入侵逐渐减少。

  桓帝时,鲜卑有个叫檀石槐的人,他的父亲叫投鹿侯,起初在匈奴从军三年,他的妻子在家中生了孩子。投鹿侯回来后,感到奇怪,想杀掉孩子。妻子说她曾经在大白天走路,听到雷响,就抬头朝天上看,刚好有冰雹掉进嘴裹,她就吞了下去,接着就怀了孕,十个月后生下孩子,这个孩子必定有过人的地方,最好暂且抚养他长大。投鹿侯不听,就将孩子丢掉了。妻子私下告诉娘家人,要他们收养,取名为檀石槐。檀石槐十四五岁时,英勇强健而有智谋。另外一个部族的首领掠夺走他外公家的牛羊,檀石槐只身骑马追去和他们交战,所向无敌,将被抢去的牛马全部追了回来。自此以后部落中的人对他都害怕服从。于是檀石槐颁布法律禁令,评判是非,没有人敢违犯,终于被推为部族首领。檀石槐于是在弹汗山歌仇水边建立了王庭,距高柳北边有三百多里。檀石槐的人马非常强盛,东部和西部的部族首领都归顺檀石槐。檀石槐趁此机会向南抄掠汉边境地区,北面抵御丁零,束面击退夫余,西面进攻乌孙,占领了匈奴原先的全部地盘,东西长达一万四千多里,南北宽七千多里,山川水泽和盐池都在其管辖范围。

  永寿二年秋天,檀石槐于是率领三四千骑兵入侵云中。延熹元年,鲜卑入侵北部边境。冬天,朝廷派匈奴中郎将张奂率领南单于出边界攻打鲜卑,杀了二百人。二年,鲜卑人又闯入雁门,杀死了几百个人,大肆抢掠而去。六年夏天,一千多鲜卑骑兵入侵辽东属国。九年夏天,鲜卑竟然分派几万骑兵进入沿边的九个郡,并且杀害掳掠官吏百姓,于是朝廷又派张奂进攻鲜卑入侵者,敌人造才出边塞离去。朝廷长期对鲜卑感到忧虑,但又没法制止,就派使者拿了印绶封檀石槐为王,想同他和亲。檀石槐不肯接受,而且入侵掠夺越来越严重。接着,檀石槐自己将地盘分为三部,从右北平以束到辽东,和夫余、减貊相连的二十多个城邑为束部,从右北平以西到上谷的十多个城邑为中部,从上谷以西到敦煌、乌孙的二十多个城邑为西部,各设一名首领管辖,他们都臣属于檀石槐。

  灵帝即位以后,幽州、并州、凉州三个州沿边各郡没有一年不遭到鲜卑的入侵抄掠,被杀害和掳掠的人没法计算。熹平三年冬天,鲜卑进入韭丝,太守夏直率领休着屠各追赶击败了叠圣皇军队。朝廷将李育调任为护乌桓校尉。五年,鲜卑入侵幽州。六年夏天,鲜卑侵犯三州边境。秋天,夏育上书说:“鲜卑入侵边境,自春天以来,发生三十多起,请微调幽州各郡的部队出边塞攻打鲜卑,用一个冬天和两个春天的时间,一定能够消灭敌人。”朝廷没有同意。在这以前护羌校尉田晏因事被判罪但被赦免,他想通过立功效力,就请求中常侍王甫帮忙而得以当上将领,王甫因此商议派兵与夏育合力征讨敌人,皇帝于是授田晏为破鲜卑中郎将。大臣中很多人不同意。皇帝于是召集大臣们在朝堂上商讨遣件事情。议郎蔡邕发表意见说:《尚书》告诫警惕蛮夷扰乱华夏,《周易》记载高宗征讨鬼方。周朝派军队攻打捡狁、蛮荆,汉有到阗颜山和瀚海的事情。征讨其他族类,由来已久了。然而时代有相同的地方也有不同的地方,形势有可以做的条件也有不可以做的条件,所以谋划有得有失,事情有成有败,不可一样看待。武帝心怀深远的谋略,立志要开拓四方的边境,南方征讨百越,北方讨伐强大的胡人,西方攻打大宛,东方吞并朝鲜。武帝凭藉文帝、景帝时候的积蓄,依靠全国的富足,几十年时间,官府百姓全都匮乏。于是实行国家专有卖盐、铸铁和卖酒的利益,颁布奖励告发富户隐瞒财产的人和增加税款的法令,老百姓没法承受,就起来反叛当盗贼,关东地区动荡不安,道路已经中断。身穿绣花衣服的直指使者,举着鈇娥同时出京。不久皇帝醒悟,这才停止战争,罢免劳役,封丞相为富民侯。所以主父偃说: “一心想着打胜仗,一味忙于战事,没有人不后悔。”凭着世宗神明英武,将相贤良勇猛,财物贡赋充实富足,所开拓的土地辽阔遥远,仍然感到后悔。何况现在人力财物两方面都不足,事情要比从前差远了呢?

  自从匈奴逃走以后,鲜卑强大兴盛,占领了匈奴原先的地方,号称有十万军队,财力强劲,越加生发心计。加上边关把守不严,法纲禁令多有疏漏,精良的铜铁,都为敌人所拥有;逃脱追捕的汉人,为他们当主要谋划人。鲜卑的武器锋利,马又速度快,这都超过匈奴。以前段颖是优秀的将领,他熟悉军事,善于作战,对西方羌人用兵,尚且打了十多年。现在夏育、田晏的才能谋略,未必超过段频,鲜卑种族部众,不比以往弱小。而他们凭空打算用两年时间,自以为能够成功,如果双方军队交战,结下灾难,怎么能够得到中止呢?一定又要征调许多人,无休无止地运送东西,这是耗尽中原的力量,给蛮夷增加实力。边境的灾难,好比手脚上的疥疮;中原的困乏,好比胸前和后背的毒疮。眼下郡县的盗贼尚且不能制止,何况这样的敌人难道能够制服吗?

  从前高祖忍着在平城所受的耻辱,吕后抛开匈奴的轻慢书信所给予的污辱,逭同现在相比,哪一个更严重呢?

  上天创设的山河,秦修筑长城,汉建造边关城墙,都是用来分开国内国外,区别不同的习俗。衹要是不出现使国家面临窘迫、受到侮辱的灾难就可以了,难道需要同蚁虫和狡猾的敌寇计较相争长短吗?虽然有时打败鲜卑,难道能将他们全部消灭吗?而且现在皇上忙得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呢?

  一心想获胜的人未必胜利,持怀疑态度的人未必失败。众人都认为危险,圣明的人不予采用;朝堂上的意见觉得旮猜疑的地方,贤明的君主不予实施。从前淮南王刘安劝阻征伐越国时说:“天子的军队,衹有征讨而没有交战,意思是说没有人敢对抗。如果越国人不顾生死来同天子对抗,那些出身微贱的士卒们万一没有防备战败而归,即使得到了越国王的脑袋,臣仍然为大汉感到耻辱。”而且打算以乎民百姓去换取众多的敌虏,拿皇上的声威去蒙受外夷的侮辱,就算像他们所说的那样,就已经危险了,何况成败没法估计呢?从前珠崖郡反叛,孝元皇壶采纳置扭的意见,而且下诏书说:“迭崖背叛,现在大家的意见有的主张可以征讨,有的认为放弃算了。朕日夜考虑,耻于威权不能推行,就想去征讨珠崖;根据时世变化作变通处理,又担心成千上万的百姓。天下百姓的饥饿同不去征讨远方的蛮夷相比,哪个重要?宗庙的祭祀,在灾荒年份尚且不能充分备列,何况回避算不上仇恨的侮辱呢?现在关东非常穷困,拿不出东西救济他们,又准备兴起战争,就不仅仅是劳动百姓了。所以撤销珠崖郡。”这是元帝发布的仁德之音。体恤百姓,救济急需,即使是完整的郡和许多县尚且放弃,何况边关外面从未成为百姓居住的地方呢!守卫边境的办法,李牧擅长这方面的谋略;守保边关的见解,严尤说出了其中关键。他们留下的业绩还在,文章都在,依照他们俩所说的策略,遵守先代皇帝的谋划,臣认为可以了。

  皇帝不予采纳,于是派夏育由高柳出发,田晏由云中出发,匈奴中郎将臧曼率领南单于由雁门出发,各自率领一万骑兵,分三路出边塞二千多里。檀石槐命令三部首领各自统率部众迎战,夏育等人大败,丧失了符节和辎重,各自带了几十个骑兵逃了回来,死的人达十之七八。三位将领被朝廷用囚车征召下狱,他们用钱将自己赎为一般百姓。冬天,鲜卑入侵邃西。光和元年冬天,鲜卑又进犯酒泉,沿边各地没有不遭受毒害的。鲜卑人口日益增多,农业、畜牧和射猎满足不了吃饭,檀石槐于是亲自巡视,他见到乌侯塞水有几百里宽阔,水不流动,水中有鱼,但没办法得到鱼。檀石槐听说倭国人善于用纲捕鱼,于是向东进攻倭国,获得一千多家的倭国人,将他们迁到秦水边居住,要他们捕鱼,以弥补粮食不足。

  光和年间,檀石槐死了,时年四十五岁,他的儿子和连继承职位。和连的能力比不上他父亲,他也多次入侵抄掠汉之边境,和连本性贪婪荒淫,判决诉讼不公正,背叛他的人有一半。后来他外出攻打北地,廉县有个擅长射箭的入射中了和连,当即被射死。和连的儿子骞曼年龄小,和连的侄子魁玺继位。后来画曼长大成人,与宴岖争夺国家,部众因此分裂溃散。皇妪死后,他的弟弟步度根继位。自檀石槐以后,各部首领就世代继承。

  论曰:四方夷人横暴,在力量上交互强盛。匈奴在漠兴旺时期强盛,西羌在中兴时期凶猛。但在灵帝、献帝之间,乌桓、鲜卑先后强大,檀石槐骁勇凶猛,占领了单于的全部地盘,蹋顿凶悍非常,公然占领辽西的土地。他们侵凌横跨中原,给人民造成灾祸,没有一个时期能够安宁。然而制服驾驭外族的上等策略,历代都没听说;周朝、汉朝的谋略,仅仅够得上中策和下策。难道是冥冥天数,造成这样的结果吗?

  赞曰:乌桓、鲜卑窥伺观望,为害我北部边境.朝廷道德畅达,他们就驯服;时世衰微,他们就背离。


相关评论
精彩推荐
阅读排行
百度 淘宝网 同程旅行 京东商城 瓷器 爱之谷 绿翠玉楼
关于本站 图说巴巴  甘公网安备62112602000021号  陇ICP备16001066号  ALEX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