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后汉书

千乘贞王伉

后汉书·列传·章帝八王列传

  千乘贞王伉 平春悼王全 清河孝王庆 济北惠王寿 河閒孝王开 城阳怀王淑 广宗殇王万岁 平原怀王胜和帝子

  孝章皇帝八子:宋贵人生清河孝王庆,梁贵人生和帝,申贵人生济北惠王寿、河间孝王开,四王不载母氏。

  千乘贞王伉,建初四年封。和帝即位,以伉长兄,甚见尊礼立十五年薨。

  子宠嗣,一名伏胡。永元七年,改国名乐安。立二十八年薨,是为夷王。父子薨于京师,皆葬洛阳。

  子鸿嗣,安帝崩,始就国。鸿生质帝,质帝立,梁太后下诏,以乐安国土卑湿,租委鲜薄,改封鸿勃海王。立二十六年薨,是为孝王。

  无子,太后立桓帝弟蠡吾侯悝为勃海王,奉鸿祀。延熹八年,悝谋为不道,有司请废之。帝不忍,乃贬为B07E陶王,食一县。

  悝后因中常侍王甫求复国,许谢钱五千万。帝临崩,遗诏复为勃海王。悝知非甫功,不肯还谢钱。甫怒,阴求其过。初,迎立灵帝,道路流言悝恨不得立,欲抄征书,而中常侍郑飒、中黄门董腾并任侠通剽轻,数与悝交通。王甫司察,以为有奸,密告司隶校尉段颎。熹平元年,遂收飒送北寺狱。使尚书令廉忠诬奏飒等谋迎立悝,大逆不道。遂招冀州刺史收悝考实,又遣大鸿胪持节与宗正、廷尉之勃海,迫责悝。悝自杀。妃妾十一人,子女七十人,伎女二十四人,皆死狱中。傅、相以下,以辅导王不忠,悉伏诛。悝立二十五年国除。众庶莫不怜之。

  平春悼王全,以建初四年封。其年薨,葬于京师。无子,国除。

  清河孝王庆,母宋贵人。贵人,宋昌八世孙,扶风平陵人也。父杨,以恭孝称于乡闾,不应州郡之命。杨姑即明德马后之外祖母也。马后闻杨二女皆有才色,迎而训之。永平末,选入太子宫,甚有宠。肃宗即位,并为贵人。建初三年,大贵人生庆,明年立为皇太子,征杨为议郎,褒赐甚渥。贵人长于人事,供奉长乐宫,身执馈馔,太后怜之。太后崩后,窦皇后宠盛,以贵人姊妹并幸,庆为太子,心内恶之,与母比阳主谋陷宋氏。外令兄弟求其纤过,内使御者侦伺得失。后于掖庭门邀遮得贵人书,云“病思生菟,令家求之”,因诬言欲作蛊道祝诅,以菟为厌胜之术,日夜毁谮,贵人母子遂渐见疏。

  庆出居承禄观,数月,窦后讽掖庭令诬奏前事,请加验实。七年,帝遂废太子庆而立皇太子B32C。B32C,梁贵人子也。乃下诏曰:“皇太子有失惑无常之性,爰自孩乳,至今益章,恐袭其母凶恶之风,不可以奉宗庙,为天下主。大义灭亲,况降退乎!今废庆为清河王。皇子B32C保育皇后,承训怀衽,导达善性,将成其器。盖庶子慈母,尚有终身之恩,岂若嫡后事正义明哉!今以B32C为皇太子。”遂出贵人姊妹置丙舍,使小黄门蔡伦考实之,皆承讽旨傅致其事,乃载送暴室。二贵人同时饮药自杀。帝犹伤之,敕掖庭令葬于樊濯聚。于是免杨归本郡。郡县因事复捕系之,杨友人前怀令山阳张峻、左冯翊沛国刘均等奔走解释,得以免罪。杨失志憔悴,卒于家。庆时虽幼,而知避嫌畏祸,言不敢及宋氏,帝更怜之,敕皇后令衣服与太子齐等。太子特亲爱庆,入则共室,出则同舆。及太子即位,是为和帝,待庆尤渥,诸王莫得为比,常共议私事。

  后庆以长,别居丙舍。永元四年,帝移幸北宫章德殿,讲于白虎观,庆得入省宿止。帝将诛窦氏,欲得《外戚传》,惧左右不敢使,乃令庆私从千乘王求,夜独内之;又令庆传语中常侍郑众求索故事。及大将军窦宪诛,庆出居邸,赐奴婢三百人。舆马、钱帛、帷帐、珍宝、玩好充仞其第,又赐中傅以下至左右钱帛各有差。

  庆多被病,或时不安,帝朝夕问讯,进膳药,所以垂意甚备。庆小心恭孝,自以废黜,尤畏事慎法。每朝谒陵庙,常夜分严装,衣冠待明;约敕官属,不得与诸王车骑竞驱。常以贵人葬礼有阙,每窃感恨,至四节伏腊,辄祭于私室。窦氏诛后,始使乳母于城北遥祠。及窦太后崩,庆求上冢致哀,帝许之,诏太官四时给祭具。庆垂涕曰:“生虽不获供养,终得奉祭祀,私愿足矣。”欲求作祠堂,恐有自同恭怀梁后之嫌,遂不敢言。常泣向左右,以为没齿之恨。后上言外祖母王年老,遭忧病,下土B14B药,愿乞诣洛阳疗疾。于是诏宋氏悉归京师,除庆舅衍、俊、盖、暹等皆为郎。

  十五年,有司以日食阴盛,奏遣诸王侯就国。诏曰:“甲子之异,责由一人。诸王幼稚,早离顾复,弱冠相育,常有《蓼莪》、《凯风》之哀。选懦之恩,知非国典,且复须留。”至冬,从祠章陵,诏假诸王羽林骑各四十人。后中傅卫私为臧盗千余万,诏使案理之,并责庆不举之状。庆曰:“以师傅之尊,选自圣朝,臣愚唯知言从事听,不甚有所纠察。”帝嘉其对,悉以臧财赐庆。及帝崩,庆号泣前殿,呕血数升,因以发病。

  明年,诸王就国,邓太后特听清河王置中尉、内史,赐什物皆取乘舆上御,以宋衍等并为清河中大夫。庆到国,下令:“寡人生于深宫,长于朝廷,仰恃明主,垂拱受成。既以薄祐,早离顾复,属遭大忧,悲怀感伤。蒙恩大国,职惟籓辅,新去京师,忧心茕茕,夙夜屏营,未知所立。盖闻智不独理,必须明贤。今官属并居爵任,失得是均,庶望上遵策戒,下免悔咎。其纠督非枉,明察典禁,无令孤获怠慢之罪焉。”

  邓太后以殇帝襁抱,远虑不虞,留庆长子祐与嫡母耿姬居清河邸。至秋,帝崩,立祐为嗣,是为安帝。太后使中黄门送耿姬归国。

  帝所生母左姬,字小娥,小娥姊字大娥,犍为人也。初,伯父圣坐妖言伏诛,家属没官,二娥数岁入掖庭,及长,并有才色。小娥善《史书》,喜辞赋。和帝赐诸王宫人,因入清河第。庆初闻其美,赏傅母以求之。及后幸爱极盛,姬妾莫比。姊妹皆卒,葬于京师。

  庆立凡二十五年,乃归国。其年病笃,谓宋衍等曰:“清河埤薄,欲乞骸骨于贵人冢傍下棺而已。朝廷大恩,犹当应有祠室,庶母子并食,魂灵有所依庇,死复何恨?”乃上书太后曰:“臣国土下湿,愿乞骸骨,下从贵人于樊濯,虽殁且不朽矣。及今口目尚能言视,冒昧干请。命在呼吸,愿蒙哀怜。”遂薨,年二十九。遣司空持节与宗正奉吊祭;又使长乐谒者仆射、中谒者二人副护丧事;赐龙旂九旒,虎贲百人,仪比东海恭王。太后使掖庭丞送左姬丧,与王合葬广丘。

  子愍王虎威嗣。永初元年,太后封宋衍为盛乡侯,分清河为二国,封庆少子常保为广川王,子女十一人皆为乡公主,食邑奉。明年,常保薨,无子,国除。

  虎威立三年薨,亦无子。邓太后复立乐安王宠子延平为清河王,是为恭王。

  太后崩,有司上言:“清河孝王至德淳懿,载育明圣,承天奉祚,为郊庙主。汉兴,高皇帝尊父为太上皇,宣帝号父为皇考,序昭穆,置园邑。大宗之义,旧章不忘。宜上尊号曰孝德皇,皇妣左氏曰孝德后,孝德皇母宋贵人追谥曰敬隐后。”乃告祠高庙,使司徒持节与大鸿胪奉策书玺绶之清河,追上遵号;又遣中常侍奉太牢祠典,护礼仪侍中刘珍等及宗室列侯皆往会事。尊陵曰甘陵,庙曰昭庙,置令、丞,设兵车周卫,比章陵。复以广川益清河国。尊耿姬为甘陵大贵人。又封女弟侍男为涅阳长公主,别得为舞阴长公主,久长为濮阳长公主,直得为平氏长公主。余七主并早卒,故不及进爵,追赠敬隐后女弟小贵人印绶,追封谥宋杨为当阳穆侯。杨四子皆为列侯,食邑各五千户。宋氏为卿、校、侍中、大夫、谒者、郎吏十余人。孝德后异母弟次及达生二人,诸子九人,皆为清河国郎中。耿贵人者,牟平侯舒之孙也。贵人兄宝,袭封牟平侯。帝以宝嫡舅,宠遇甚渥,位至大将军,事已见《耿舒传》。

  延平立三十五年薨,子蒜嗣。冲帝崩,征蒜诣京师,将议为嗣。会大将军梁冀与梁太后立质帝,罢归国。

  蒜为人严重,动止有度,朝臣太尉李固等莫不归心焉。初,中常侍曹腾谒蒜,蒜不为礼,宦者由此恶之。及帝崩,公卿皆正议立蒜,而曹腾说梁冀不听,遂立桓帝。语在《李固传》。蒜由此得罪。

  建和元年,甘陵人刘文与南郡妖贼刘鲔交通,讹言清河王当统天下,欲共立蒜。事发觉,文等遂劫清河相谢暠,将至王宫司马门,曰:“当立王为天子,暠为公。”暠不听,骂之,文因刺杀暠。于是捕文、鲔诛之。有司因劾奏蒜,坐贬爵为尉氏侯,徙桂阳,自杀。立三年,国绝。

  梁冀恶清河名,明年,乃改为甘陵。梁太后立安平孝王子经侯理为甘陵王,奉孝德皇祀,是为威王。

  理立二十五年薨,子贞王定嗣。

  定立四年薨,子献王忠嗣。黄巾贼起,忠为国人所执,既而释之。灵帝以亲亲故,诏复忠国。忠立十三年薨,嗣子为黄巾所害,建安十一年,以无后,国除。

  济北惠王寿,母申贵人,颍川人也,世吏二千石。贵人年十三,入掖庭。寿以永元二年封,分太山郡为国。和帝遵肃宗故事,兄弟皆留京师,恩宠笃密。有司请遣诸王归籓,不忍许之,及帝崩,乃就国。永初元年,邓太后封寿舅申转为新亭侯。寿立三十一年薨,自永初己后,戎狄叛乱,国用不足,始封王薨,减赙钱为千万,布万区;嗣王薨五百万,布五千匹。时,唯寿最尊亲,特赙钱三千万,布三万匹。

  子节王登嗣。永宁元年,封登弟五人为乡侯,皆别食太山邑。

  登立十五年薨,子哀王多嗣。

  多立三年薨,无子。永和四年,立战乡侯安国为济北王,是为B341王。

  安国立七年薨,子孝王次嗣。本初元年,封次弟猛为亭侯。次九岁丧父,至孝。建和元年,梁太后下诏曰:“济北王次以幼年守籓,躬履孝道,父没哀恸,焦毁过礼,草庐土席,衰杖在身,头不批沐,体生疮肿。谅暗已来二十八月,自诸国有忧,未之闻也,朝廷甚嘉焉。《书》不云乎:‘用德章厥善。’《诗》云:‘孝子不匮,永锡尔类。’今增次封五千户,广其土字,以尉孝子恻隐之劳。”

  次立十七年薨,子鸾嗣。鸾薨,子政嗣。政薨,无子,建安十一年,国除。

  河间孝王开,以永元二年封,分乐成、勃海、涿郡为国。延平元年就国。开奉遵法度,吏人敬之。永宁元年,邓太后封开子翼为平原王,奉怀王胜祀;子德为安平王,奉乐成王党祀。

  开立四十二年薨,子惠王政嗣。政傲B72E,不奉法宪,顺帝以侍御史吴郡沈景有强能称,故擢为河间相。景到国谒王,王不正服,箕踞殿上。侍郎赞拜,景峙不为礼。问王所在,虎贲曰:“是非王邪?”景曰:“王不服,常人何别!今相谒王,岂谒无礼者邪!”王惭而更服,景然后拜。出住宫门外,请王傅责之曰:“前发京师,陛下见受诏,以王不恭,使相检督。诸君空受爵禄,而无训导之义。”因奏治罪,诏书让政而诘责傅。景因捕诸奸人上案其罪,杀戮尤恶者数十人,出冤狱百余人。政遂为改节,悔过自修。阳嘉元年,封政弟十三人皆为亭侯。

  政立十年薨,子贞王建嗣。建立十年薨,子安王利嗣。利立二十八年薨,子陔嗣。陔立四十一年,魏受禅,以为崇德侯。

  蠡吾侯翼,元初六年邓太后征济北、河间王诸子诣京师,奇翼美仪容,故以为平原怀王后焉。留在京师。岁余,太后崩。安帝乳母王圣与中常侍江京等谮邓骘兄弟及翼,云与中大夫赵王谋图不轨,窥觎神器,怀大逆心。贬为都乡侯,遣归河间。翼于是谢宾客,闭门自处。永建五年,父开上书,愿分蠡吾县以封翼,顺帝从之。

  翼卒,子志嗣,为大将军梁冀所立,是为桓帝。梁太后诏追尊河间孝王为孝穆皇,夫人赵氏曰孝穆后,庙曰清庙,陵曰乐成陵;蠡吾先侯曰孝崇皇,庙曰列庙,陵曰博陵。皆置令、丞,使司徒持节奉策书、玺绶,祠以太牢。建和二年,更封帝弟都乡侯硕为平原王,留博陵,奉翼后。尊翼夫人马氏为孝崇博园贵人,以涿郡之良乡、故安,河间之蠡吾三县为汤沐邑。硕嗜酒,多过失,帝令马贵人领王家事。建安十一年,国除。

  解渎亭侯淑,以河间孝王子封。淑卒,子B32E嗣。B32E卒,子宏嗣,为大将军窦武所立,是为灵帝。建宁元年,窦太后诏追遵皇祖淑为孝元皇,夫人夏氏曰孝元后,陵曰敦陵,庙曰靖庙;皇考B32E为孝仁皇,夫人董氏为慎园贵人,陵曰慎陵,庙曰奂庙。皆置令、丞,使司徒持节之河间奉策书、玺绶,祠以太守,常以岁时遣中常侍持节之河间奉祠。

  熹平三年,使使拜河间安王利子康为济南王,奉孝仁皇祀。

  康薨,子EC34嗣,建安十二年,为黄巾贼所害。子开嗣,立十三年,魏受禅,以为崇德侯。

  城阳怀王淑,以永元二年分济阴为国。立五年薨,葬于京师,无子,国除,还并济阴。

  广宗殇王万岁,以永元五年封,分巨鹿为国。其年薨,葬于京师。无子,国除,并还巨鹿。

  平原怀王胜,和帝长子也。不载母氏。少有痼疾,延平元年封。立八年薨,葬于京师。无子,邓太后立乐安夷王宠子得为平原王,奉胜后,是为哀王。

  得立六年薨,无子,永宁元年,太后又立河间王开子都乡侯翼为平原王嗣。安帝废之。国除。

  论曰:传称吴子夷昧,甚德而度,有吴国者,必其子孙。章帝长者,事从敦厚,继祀汉室,咸其苗裔,古人之言信哉!

  赞曰:章祚不已,本枝流祉。质惟伉孙,安亦庆子。河间多福,桓、灵承祀。济北无骄,皇恩宠饶。平原抱痼,三王薨朝。振振子孙,或秀或苗。

【译文】

  (刘庆、刘肇、刘寿、刘开、刘伉、刘全、刘淑、刘万岁)

  ◆章帝八王传,孝章皇帝八个儿子:宋贵人生清河孝王刘庆,梁贵人生和帝刘肇,申贵人生济北惠王刘寿、河间孝王刘开。其余四王不记母氏姓名。

  千乘贞王刘伉,建初四年(79)封。和帝即位,因为刘伉是长兄,对他非常尊重,待之以礼。立十五年逝世。子刘宠继承王位。刘宠一名伏胡。

  永元七年(95),改国名乐安。立二十八年逝世,是为夷王。父子都死在京师,皆葬于洛阳。子刘鸿继承王位。安帝刘祜逝世,才去就国。刘鸿生质帝刘瓒。质帝立,梁太后下诏,认为乐安国土卑湿,租赋输送太少,改封刘鸿勃海王。立二十六年逝世,是为孝王。孝王无子,太后立桓帝刘志弟蠡吾侯刘悝为渤海王,侍奉刘鸿的祭祀。

  延熹八年(165),刘悝阴谋不轨,有关官吏请废刘悝,质帝不忍心把他废掉,于是贬谪他为瘿陶王,食一县赋税。刘悝后来想依靠中常侍王甫恢复他的封国,答应以五千万钱作为感谢他的礼物。质帝临死,下诏恢复刘悝的勃海王。刘悝知道不是王甫的功劳,不肯给王甫谢钱。王甫发怒,暗中搜集刘悝的罪过。起先,迎立灵帝刘弘,道路流言,说刘悝没有立为帝,怀恨在心,想强夺征召的文书,中常侍郑飒、中黄门董腾都负气使义与强悍轻捷之徒来往,多次与刘悝勾结。王甫侦察,以为其中必有奸谋,秘密报告了司隶校尉段赹。

  熹平元年(172),逮捕郑飒送北寺狱。使尚书令廉忠上奏诬蔑郑飒等阴谋迎立刘悝,大逆不道。于是诏令冀州刺史逮捕刘悝考问落实,又遣大鸿胪持节与宗正、廷尉去勃海,逼迫谴责刘悝,刘悝自杀。妃妾十一人,子女七十人,伎女二十四人,都死在监狱中。傅、相以下,按辅导勃海王刘悝不忠罪,统统处死。刘悝立二十五年,封国被撤除。百姓没有不同情他的。

  平春悼王刘全,以建初四年(79)封,这年逝世,葬于京师。无子,封国撤除。

  清河孝王刘庆,母亲是宋贵人。贵人,宋昌八世孙,扶风郡平陵县人。父亲宋扬,以恭谨孝顺为乡里称赞,不应州郡征召。宋扬的姑姑就是明德马皇后的外祖母。马后听说宋杨的两个闺女都有才有色,接去培养教训。永平末,两个闺女都被选入太子宫,太子非常喜欢她俩。肃宗即位,都为贵人。

  建初三年(78),大贵人生刘庆,第二年立为皇太子,征召宋杨为议郎,褒奖赏赐很厚。大贵人会做人,供奉长乐宫,亲自担任炊事工作,太后喜欢她。太后逝世之后,窦皇后很得肃宗的宠爱,因贵人姊妹两个都有宠于皇帝,刘庆又为太子,内心嫉妒她们,同她的母亲比阳主阴谋陷害宋氏。在外,让她的兄弟搜集她的过错,虽小过失也不遗漏;在内,使她左右的侍从女官侦探她的得失。后来在掖庭门截获得贵人的书信,说:“病了想要些生菟,要家人找找。”因此诬蔑她说想作蛊道求鬼神降祸于窦皇后,把菟作为制胜之术,日夜诽谤诬陷,贵人母子就渐渐地见疏于皇上了。刘庆出居承禄观,数月,窦后暗示掖庭令以贵人求生菟事上奏诬陷贵人,请加考验落实。

  七年(82),帝就废太子刘庆而立皇太子刘肇。刘肇是梁贵人的儿子。于是下诏说“:皇太子有迷惑无常的本性,起自孩时,到现在更加明显了。恐怕继承了他母亲凶恶的作风,不能奉祀宗庙,不能作天下主。大义灭亲,何况只是降退呢?现在废刘庆皇太子为清河王。皇太子刘肇由皇后保育长大,小时受母亲的教育,诱导他有了很好的性格,可望成为大器。大抵庶子以慈母(妾)为母,还有终身之恩,难道能与嫡后事正义明相比吗?现在以肇为皇太子。”于是出贵人姊妹居丙..,使小黄门蔡伦考问落实,都是秉承上面暗示的旨意,附会罗致事实,于是车送暴室。二贵人同时饮药自杀。帝还是哀伤她俩,令掖庭令葬于樊濯泉。免去宋扬的官职回归本郡。郡县又因事逮捕了他。宋扬的朋友前怀县令张峻、左冯翊沛国刘均等奔走解释,得以免于罪。宋扬失志憔悴忧郁,死在家里。刘庆当时虽然年纪还小,也知道避嫌疑,害怕惹祸,说话不敢说到宋氏,帝更怜悯他,令皇后给刘庆的衣服与太子一样。太子对刘庆特别亲爱,在宫里同室,出宫同一辆车子。等到太子即位,是为和帝,对待刘庆更为优厚,诸王没有能比的,经常在一起讨论私事。后来刘庆长大,另居丙..。

  永元四年(92),帝移幸北宫章德殿,讲习于白虎观,刘庆可以进宫住宿。帝将诛杀窦氏,求得《外戚传》,怕左右的侍从不敢去找,于是令刘庆私下里向千乘王求取,晚上一个人拿了送给帝;又令刘庆传话给中常侍郑众搜求文帝诛薄昭、武帝诛窦婴的历史档案。等到大将军窦宪被诛,刘庆出居府第,赐奴婢三百人,舆马、钱帛、帷帐、珍宝、玩好,充满了府第,又赐中傅以下至左右钱帛不等。刘庆多病,有时不安,帝早晚问讯,送饭送药,关心备至。刘庆小心恭谨孝顺,自己认为是废黜之人,更加谨慎,怕触犯法禁。每次朝谒陵庙,经常是半夜起床,整齐装束,等待天明;约束自己的部属,不得与诸王车骑并驾齐驱。常以贵人葬礼不全,每每为之感叹遗恨,到了四时节气,伏日、腊日,就在家里私室祭祀。窦氏诛杀以后,才使乳母在城北遥遥祭祀。等到窦太后死了,刘庆请求上冢致哀,帝答应了他。诏令太官四时给祭具。刘庆流着眼泪说“:在生虽然得不到供养,死了能够奉祭祀,我的志愿满足了。”想要求作祠堂,恐有同于恭怀梁后的嫌疑,于是不敢说。常向左右之人哭泣,认为是终生的恨事。

  后来上书说外祖母王年纪老了,遭忧病,边远地方无医药,请求到洛阳来治病。于是诏令宋氏一家都回到京师来,授刘庆舅舅宋衍、宋俊、宋盖、宋暹等都为郎。

  十五年(103),官吏认为日食阴盛,上奏请遣诸王侯就国。帝下诏说“:甲子之异,责任在我一个人。诸王幼小,很早就离开了父母,互相扶助而至弱冠,常有《蓼莪》、《凯风》思念父母之哀。恩加怯懦,知道不是国家制度,暂且再留京师。”到了冬天,诸王从帝祭祀章陵。诏令给诸王羽林骑各四十人。后来中傅卫讠斤私自贪赃千余万,诏令考问审理,并责备刘庆不揭发检举,刘庆说:“卫讠斤身为师傅,是朝廷选派,我只知道听他的话,照他的指示做,不能有什么纠察。”帝表扬刘庆的对答,把卫讠斤贪污的全部财物给刘庆。帝逝世,刘庆号泣前殿,呕血数升,因此生了病。第二年,诸王到国,邓太后特许清河王置中尉、内史,赐什物都是皇上所用的东西,宋衍等都为清河中大夫。刘庆到国,下令说:“我生于深宫,在朝廷里长大,上依赖明主,无为受成。又因福薄,很早就离开了父母,近来皇上逝世,遭此大忧,不胜悲伤。受恩赐大国,我的职责是做朝廷的屏藩辅佐,新近就要离开京师,孤独一人,忧心如焚。日夜惶恐,不晓得怎么自处。我听说即使是明智之士,也不能独自治理,一定要有贤明的人辅助。现在官属各在其位,要斟酌得失,庶几可以上遵皇上的训戒,不免罪咎。要纠察督责错误与邪恶,明察典章制度之所禁,莫使我犯怠慢之罪为要。”邓太后以殇帝刘隆幼小,深怕发生意外,把刘庆的长子刘..与嫡母耿姬留居清河府第。到秋天,殇帝逝世,立刘..继位,是为安帝。太后派中黄门送耿姬归封国。帝生母左姬,字小娥,小娥姊字大娥,犍为人。起先,伯父左圣因妖言获罪伏诛,家属没收入官,二娥才几岁就入掖庭,等到长大,都有才有色。小娥通晓史书,喜欢辞赋。和帝赐诸王宫人,因得以入清河府第。

  刘庆开始听说二娥长得漂亮,赏赐保母为他求得二娥。后来幸爱非常,其他姬妾不能相比。姊妹俩死后,葬于京师。刘庆立为王共二十五年,才往封国。同年病重,对宋衍等说:“清河低湿土薄,想请求死后在贵人冢旁埋葬。朝廷大恩,还应当立个祠室,庶几母子同食,魂灵有所依庇,死了就再没有什么遗憾了。”于是上书太后说:“我的国土低湿,想死后请求下从贵人于樊濯,虽死也不朽啊!趁现在口还能说,目还能看,大着胆子请求。命在一呼一吸之间,希望得到哀怜。”死时年二十九。朝廷派司空持节与宗正侍候吊祭,又使长乐谒者仆射、中谒者二人帮助护理丧事;赐龙..九旒,虎贲百人,礼仪同乐海恭王一样。太后使掖庭丞送左姬丧,与王合葬广丘。子愍王虎威继王位。

  永初元年(107),太后封宋衍为盛乡侯,分清河为二国,封刘庆少子常保为广川王,子女十一人皆为乡公主,食邑俸禄。

  第二年,常保逝世,无子,封国撤除。虎威立三年逝世,也无子。邓太后再立乐安王刘宠的儿子延平为清河王,是为恭王。太后逝世,官吏上言:“清河孝王大德纯粹懿美,生育圣明,受天命继承皇位,为国家主。汉朝建立,高祖皇帝尊父亲为太上皇,宣帝名父亲为皇考,左昭右穆,按秩序排列,还设置园邑,守护陵寝,大宗继嗣之义,过去的典章不能忘却。应当上尊号叫孝德皇,皇妣左氏叫孝德后,孝德皇母宋贵人追谥叫敬隐后。”于是祭祀高庙,使司徒持节与大鸿胪奉策书玺绶去清河,追上尊号;又遣中常侍奉持太牢祀的典仪,护礼仪侍中刘珍等及宗室列侯都去参加。尊陵叫甘陵,庙叫昭庙,设置令、丞,设兵车保卫,章陵一样。又把广川并入清河国。尊耿姬为甘陵大贵人。又封女弟侍男为涅阳长公主,别得为舞阳长公主,久长为濮阳长公主,直得为平氏长公主。其余七公主都死得早,所以没有进爵。追赠敬隐后女弟小贵人印绶,追封谥宋扬为当阳穆侯。宋扬四个儿子都为列侯,食邑各五千户。宋氏为卿、校、侍中、大夫、谒者、郎吏十余人。孝德后异母弟宋次及宋达生二人,诸子九人,都是清河国郎中。耿贵人是牟平侯耿舒的孙子,贵人兄耿宝,袭封为牟平侯。帝因耿宝是嫡舅,宠爱待遇很厚,位至大将军,事已载在《耿舒传》中。

  延平立三十五年逝世,儿子刘蒜继王位。冲帝刘炳逝世,征召刘蒜到京师,准备讨论继承帝位,而大将军梁冀与梁太后立了质帝刘瓒,刘蒜罢归国。刘蒜为人严谨,动静有规矩,朝臣太尉李固等没有不拥戴他的。起初,中常侍曹腾去拜谒刘蒜,刘蒜不以礼待之,宦官由此恶他。等到帝逝世,公卿都公议立刘蒜为帝,曹腾却说梁冀不准,于是立了桓帝。语在《李固传》。刘蒜因此获罪。

  建和元年(147),甘陵人刘文与南郡妖贼刘鲔勾结,造谣说,清河王当继统天下,想立刘蒜为帝。事情被发觉,刘文等就劫持清河相谢詗,带到王宫司马门,说“:当立王为天子,谢詗为公。”谢詗不听他们的,骂他们,刘文因此刺杀了谢詗。于是逮捕了刘文、刘鲔,并把他们杀了。官吏因上奏弹劾刘蒜,获罪贬爵为尉氏侯,迁徙到桂阳,自杀。立三年,封国废绝。梁冀厌恶清河这个名字,第二年,改为甘陵。梁太后立安平孝王子经侯理为甘陵王,侍奉孝德皇祭祀,是为威王。刘理立二十五年逝世,子贞王刘定继承王位。刘定立四年逝世,子献王刘忠继承王位。黄巾贼兴起,刘忠被国人所执,没有多久就释放了。灵帝认为应当亲所当亲,亲亲为大,诏令恢复刘忠的封国。刘忠立十三年逝世,儿子被黄巾军杀害,

  建安十一年(206),因为无后,封国撤除。济北惠王刘寿,母亲申贵人,颍川人。世世为吏二千石。贵人年十三,进入掖庭。

  刘寿是永元二年(90)封为王的。分太山郡为国。和帝遵守肃宗的老例,兄弟都留在京师,恩爱至为亲密。官吏请使诸王回封国,帝不忍他们离开,等到帝逝世,才回到封国去。

  永初元年(107),邓太后封刘寿舅舅申转为新亭侯。刘寿立三十一年逝世。自从永初以后,戎狄叛乱,国家的财用不够,刚刚封的王逝世,减少丧葬费为千万,布万匹;继承王位的王逝世,钱五百万,布五千匹。这时只有刘寿最为尊亲,特别送丧葬钱三千万,布三万匹。子节王刘登继王位。

  永宁元年(120),封刘登的弟弟五人为乡侯,都另食税太山邑。刘登立十五年逝世,子哀王刘多继承王位。刘多立三年逝世,没有儿子。

  永和四年(139)立战乡侯刘安国为济北王,是为厘王。刘安国立七年逝世,子孝王刘次继承王位。

  本初元年(146),封刘次的弟弟刘猛为亭侯。刘次九岁失去了父亲,性最孝。

  建和元年(147),梁太后下诏说:“济北王刘次以幼年守藩国,躬行孝道,父亲死了哀恸过度,居草庐,坐卧土席,丧杖不离身,头发不梳不洗,以至体生疮肿。居丧以来,二十八月,自从各封国有丧,没有听说像他这样的。朝廷认为这是难能可贵的。《书经》上不是说过吗:‘以道德明之,使大家竞相为善。’《诗经》说‘:孝子的孝行永远没有乏竭,长赐与你的族类,教道天下。’现在增加封刘次五千户,使他的地方宽大一些,用以慰劳孝子悲痛的心情。”刘次立七年逝世,子刘鸾继承王位。刘鸾逝世,子刘政继承王位,没有儿子,

  建安十一年(206),封国撤除。

  河间孝王刘开,是永元二年(90)封的,分乐成、勃海、涿郡为国。

  延平元年(106)到国。刘开遵守法度,部属百姓都敬爱他。

  永宁元年(120),邓太后封刘开儿子刘翼为平原王,侍奉怀王刘胜的祭祀,子刘德为安平王,侍奉乐成王刘党的祭祀。刘开立四十二年逝世,子惠王刘政继承王位。刘政骄傲凶狠,不守国家法纪。顺帝因侍御史吴郡沈景以精明强干著称,所以升他为河间相。沈景到国拜谒王刘政,刘政衣冠不整,伸足坐殿上。侍郎宣读行礼仪,沈景立着不为礼,问司仪的人,王在何处?虎贲说:“这不是王吗?”沈景说:“王不着王服,与普通人有什么分别呢?现在相来拜谒王,难道可以拜谒无礼的人吗?”王惭愧,更换了衣服,沈景然后才拜。沈景出住宫门外,把刘政的师傅请来责问说:“前去京师,皇上诏我,因为王不恭谨,要我督察。你们白白地拿了国家的俸禄,没有尽到训导王的责任。”因上奏治罪。朝廷下诏责备刘政而诘问谴责师傅。沈景因此逮捕了不少奸人,奏请治他们的罪。杀罪大恶极的几十人,释放冤枉入狱的百多人。刘政乃改正所为,悔过自新。

  阳嘉元年(132),封刘政弟弟十三个人都为亭侯。刘政立十年逝世,子贞王刘建继承王位。刘建立十年逝世,子安王刘利继承王位。刘利立二十八年逝世,子刘陔继承王位,刘陔立四十一年,魏受汉朝禅让,以他为崇德侯。

  蠡吾侯刘翼,元初六年(119)邓太后征召济北、河间王诸子到京师,赞赏刘翼仪容美丽,故以他为平原怀王刘得的后代,留在京师。一年多,太后逝世。安帝乳母王圣与中常侍江京等诬陷邓骘兄弟及刘翼,说他们与中大夫赵王图谋不轨,想夺取帝位,心怀大逆不道。降为都乡侯,送归河间。刘翼于是谢绝宾客,不与往来,闭门自居。

  永建五年(130),父亲刘开上书,请分蠡吾县以封刘翼,顺帝答应了。刘翼死,子刘志继承。被大将军梁冀立为桓帝。梁太后追尊河间孝王为孝穆皇,夫人赵氏为孝穆后,庙叫清庙,陵叫乐成陵;蠡吾先侯叫孝崇皇,庙叫烈庙,陵叫博陵。都设置令、丞,使司徒持节奉策书、玺绶,祭用太牢。

  建和二年(148),改封帝弟都乡侯刘硕为平原王,留在博陵,侍奉刘翼的后裔。尊刘翼的夫人马氏为孝崇博园贵人,把涿郡的良乡、故安,河间的蠡吾三县为汤沐邑,把邑内的收入作沐浴之用。都乡侯刘硕好饮酒,多过失,帝使马贵人管理王的家务事。

  建安十一年(206),封国撤除。

  解渎亭侯刘淑,以河间孝王的儿子封。刘淑死,子刘苌继承。苌死,子刘宏继承,被大将军窦武立为灵帝。建宁元年(168),窦太后诏追尊皇祖刘淑为孝元皇,夫人夏氏叫孝元后,陵叫敦陵,庙叫靖庙;皇考刘苌为孝仁皇,夫人董氏为慎园贵人,陵叫慎陵,庙叫奂庙。都设置令、丞,使司徒持节在河间奉策书、玺绶,用太牢祭祀,常以岁时派中常侍持节去河间侍奉祭祀。

  熹平三年(174),使使拜河间安王刘利子刘康为济南王,侍奉孝仁皇祭祀。刘康逝世,子刘斌贝继承。建安十二年,被黄巾贼杀害。子刘开继承,立十三年,魏接受汉朝的让位,以他为崇德侯。

  城阳怀王刘淑,是永元二年(90)分济阴为国,立五年逝世,葬在京师。无子,封国撤除,仍并入济阴。

  广宗殇王刘万岁,是永元五年(93)封的,分巨鹿为国。这年逝世,葬于京师。无子,封国撤除。仍并入巨鹿。

  平原怀王刘胜,和帝长子。没有记载母氏姓名。年少时有难治的疾病,延平元年(106)封。立八年逝世,葬于京师。无子,邓太后立乐安夷王刘宠子刘得为平原王,作为刘胜的后裔,是为哀王。刘得立六年逝世,无子,永宁元年(120),太后又立河间王刘开子都乡侯刘翼为平原王的继承人,安帝把他废了,封国撤除。史官评论说:《左传》称吴子夷昧,甚有德行,气度也大。为吴国国王的,必定是他的子孙。章帝是个有修养的长者,处事敦实厚道,继承汉朝天下,都是他的子孙。古人的话真是可以相信的呀!



相关评论
精彩推荐
阅读排行
百度 淘宝网 同程旅行 京东商城 瓷器 爱之谷
关于本站  网址提交  网址导航  甘公网安备62112602000021号  陇ICP备16001066号  ALEX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