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后汉书

李恂

后汉书·列传·李陈庞陈桥列传

  李恂 陈禅 庞参 陈龟 桥玄

  李恂字叔英,安定临泾人也。少习《韩诗》,教授诸生常数百人。太守颍川李鸿请署功曹,未及到,而州辟为从事。会鸿卒,恂不应州命,而送鸿丧还乡里。既葬,留起冢坟,持丧三年。

  辟司徒桓虞府。后拜侍御史,持节使幽州,宣布恩泽,慰抚北狄,所过皆图写山川、屯田、聚落百余卷,悉封奏上,肃宗嘉之。拜兗州刺史。以清约率下,常席羊皮,服布被。迁张掖太守,有威重名。时大将军窦宪将兵屯武威,天下州郡远近莫不修礼遗,恂奉公不阿,为宪所奏免。

  后复征拜谒者,使持节领西域副校尉。西域殷富,多珍宝,诸国侍子及督使贾胡数遗恂奴婢、宛马、金银、香罽之属,一无所受。北匈奴数断西域车师、伊吾,陇沙以西使命不得通,恂设购赏,遂斩虏帅,悬首军门。自是道路夷清,威恩并行。

  迁武威太守。后坐事免,步归乡里,潜居山泽,结草为庐,独与诸生织席自给。会西羌反畔,恂到田舍,为所执获。羌素闻其名,放遣之。恂因诣洛阳谢。时岁荒,司空张敏、司徒鲁恭等各遣子馈粮,悉无所受。徙居新安关下,拾橡实以自资。年九十六卒。

  陈禅字纪山,巴郡安汉人也。仕郡功曹,举善黜恶,为邦内所畏。察孝廉,州辟治中从事。时刺史为人所上受纳臧赂,禅当传考,无它所赍,但持丧敛之具而已。及至,笞掠无算,五毒毕加,禅神意自若,辞对无变,事遂散释。车骑将军邓骘闻其名而辟焉,举茂才。时汉中蛮夷反畔,以禅为汉中太守。夷贼素闻其声,即时降服。迁左冯翊,入拜谏议大夫。

  永宁元年,西南夷掸国王献乐及幻人,能吐火,自支解,易牛马头。明年元会,作之于庭,安帝与群臣共观,大奇之。禅独离席举手大言曰:“昔齐、鲁为夹谷之会,齐作侏儒之乐,仲尼诛之。又曰:‘放郑声,远佞人。’帝王之庭,不宜设夷狄之技。”尚书陈忠劾奏禅曰:“古者合欢之乐舞于堂,四夷之乐陈于门,故《诗》云‘以《雅》以《南》,《韎》、《任》、《朱离》’。今掸国越流沙,逾县度,万里贡献,非郑、卫之声,佞人之比,而禅廷讪朝政,请劾禅下狱。”有诏勿收,左转为玄菟候城障尉,诏“敢不之官,上妻子从者名”。禅既行,朝廷多讼之。会北匈奴入辽东,追拜禅辽东太守。胡惮其威强,退还数百里。禅不加兵,但使吏卒往晓慰之,单于随使还郡。禅于学行礼,为说道义以感化之。单于怀服,遗以胡中珍货而去。

  及邓骘诛废,禅以故吏免。复为车骑将军阎显长史。顺帝即位,迁司隶校尉。明年,卒于官。

  子澄,有清名,官至汉中太守。

  禅曾孙宝,亦刚壮有禅风,为州别驾从事,显名州里。

  庞参字仲达,河南缑氏人也。初仕郡,未知名,河南尹庞奋见而奇之,举为孝廉,拜左校令。坐法输作若卢。

  永初元年,凉州先零种羌反畔,遣车骑将军邓骘讨之。参于徒中使其子俊上书曰:

  方今西州流民扰动,而征发不绝,水潦不休,地力不复。重之以大军,疲之以远戍,农功消于转运,资财竭于征发。田畴不得垦辞,禾稼不得收入,搏手困穷,无望来秋。百姓力屈,不复堪命。臣愚以为万里运粮,远就羌戎,不若总兵养众,以待其疲。车骑将军骘宜且振旅,留征西校尉任尚使督凉州士民,转居三辅。休徭役以助其时,止烦赋以益其财,令男得耕种,女得织纴,然后畜精锐,乘懈沮,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则边人之仇报,奔北之耻雪矣。

  书奏,会御史中丞樊准上疏荐参曰:

  臣闻鸷鸟累百,不如一鹗。昔孝文皇帝悟冯唐之言,而赦魏尚之罪,使为边守,匈奴不敢南向。夫以一臣之身,折方面之难者,选用得也。臣伏见故左校令河南庞参,勇谋不测,卓尔奇伟,高才武略,有魏尚之风。前坐微法,输作经时。今羌戎为患,大军西屯,臣以为如参之人,宜在行伍。惟明诏采前世之举,观魏尚之功,免赦参刑,以为军锋,必有成效,宣助国威。

  邓太后纳其言,即擢参于徒中,召拜竭者,使西督三辅诸军屯,而征邓骘还。

  四年,羌寇转盛,兵费日广,且连年不登,谷石万余。参奏记于邓骘曰:

  比年羌寇特困陇右,供徭赋役为损日滋,官负人责数十亿万。今复募发百姓,调取谷帛,衒卖什物,以应吏求。外伤羌虏,内困征赋。遂乃千里转粮,远给武都西郡。涂路倾阻,难劳百端,疾行则抄暴为害,迟进则谷食稍损,运粮散于旷野,牛马死于山泽。县官不足,辄贷于民。民已穷矣,将从谁求?名救金城,而实困三辅。三辅既困,还复为金城之祸矣。参前数言宜弃西域,乃为西州士大夫所笑。今苟贪不毛之地,营恤不使之民,暴军伊吾之野,以虑三族之外,果破凉州,祸乱至今。夫拓境不宁,无益于强;多田不耕,何救饥敝!故善为国者,务怀其内,不求外利;务富其民,不贪广土。三辅山原旷远,民庶稀疏,故县丘城,可居者多。今宜徙边郡不能自存者,入居诸陵,田戍故县。孤城绝郡,以权徙之;转运远费,聚而近之;徭役烦数,休而息之。此善之善者也。

  骘及公卿以国用不足,欲从参议,众多不同,乃止。

  拜参为汉阳太守。郡人任棠者,有奇节,隐居教授。参到,先候之,棠不与言,但以薤一大本,水一盂,置户屏前,自抱孙兒伏于户下。主簿白以为倨。参思其微意良久,曰:“棠是欲晓太守也。水者,欲吾清也。拔大本薤者,欲吾击强宗也。抱兒当户,欲吾开门恤孤也。”于是叹息而还。参在职,果能抑强助弱,以惠政得民。

  元初元年,迁护羌校尉,畔羌怀其恩信。明年,烧当羌种号多等皆降,始复得还都令居,通河西路。时,先零羌豪僭号北地,诏参将降羌及湟中义从胡七千人,与行征西将军司马钧期会北地击之。参于道为羌所败。既已失期,乃称病引兵还,坐以诈疾征下狱。校书郎中马融上书请之曰:

  伏见西戎反畔,寇抄五州,陛下愍百姓之伤痍,哀黎元之失业,单竭府库以奉军师。昔周宣猃狁侵镐及方,孝文匈奴亦略上郡,而宣王立中兴之功,文帝建太宗之号。非惟两主有明睿之姿,抑亦扞城有虓虎之助,是以南仲赫赫,列在《周诗》,亚夫赳赳,载于汉策。窃见前护羌校尉庞参,文武昭备,智略弘远,既有义勇果毅之节,兼以博雅深谋之姿。又度辽将军粱D454,前统西域,勤苦数年,还留三辅,攻效克立,间在北边,单于降服。今皆幽囚,陷于法网。昔荀林父败绩于邲晋侯使复其位;孟明视丧师于崤,秦伯不替其官。故晋景并赤狄之土,秦穆遂霸西戎。宜远览二君,使参、D454得在宽宥之科,诚有益于折冲,毘佐于圣化。

  书奏,赦参等。

  后以参为辽东太守。永建元年,迁度辽将军。四年,入为大鸿胪。尚书仆射虞诩荐参有宰相器能,以为太尉,录尚书事。是时三公之中,参名忠直,数为左右所陷毁,以所举用忤帝旨,司隶承风案之。时当会茂才孝廉,参以被奏,称疾不得会。上计掾广汉段恭因会上疏曰:“伏见道路行人,农夫织妇,皆曰‘太尉庞参,竭忠尽节,徒以直道不能曲心,孤立郡邪之间,自处中伤之地’。臣犹冀在陛下之世,当蒙安全,而复以谗佞伤毁忠正,此天地之大禁,人主之至诫。昔白起赐死,诸侯酌酒相贺;季子来归,鲁人喜其纾难。夫国以贤化,君以忠安。今天下咸欣陛下有此忠贤,愿卒宠任,以安社稷。”书奏,诏即遣小黄门视参疾,太医致羊、酒。

  后参夫人疾前妻子,投于井而杀之。参素与洛阳令祝良不平,良闻之,率吏卒入太尉府案实其事,乃上参罪,遂因灾异策免。有司以良不先闻奏,辄折辱宰相,坐系诏狱。良能得百姓心,洛阳吏人守阙请代其罪者,日有数千万人,诏乃原刑。

  阳嘉四年,复以参为太尉。永和元年,以久病罢,卒于家。

  陈龟字叔珍,上党泫氏人也。家世边将,便习弓马,雄于北州。

  龟少有志气。永建中,举孝廉,五迁五原太守。永和五年,拜使匈奴中郎将。时南匈奴左部反乱,龟以单于不能制下,外顺内畔,促令自杀,坐征下狱免。后再迁,拜京兆尹。时三辅强豪之族,多侵枉小民。龟到,厉威严,悉平理其怨屈者,郡内大悦。

  会羌胡寇边,杀长吏,驱略百姓,桓帝以龟世谙边俗,拜为度辽将军。龟临行,上疏曰:

  臣龟蒙恩累世,驰聘边垂,虽展鹰犬之用,顿毙胡虏之庭,魂骸不返,荐享狐狸,犹无以塞厚责,答万分也。臣至顽驽,器无铅刀一割之用,过受国恩,荣秩兼优,生年死日,永惧不报。臣闻三辰不轨,擢士为相;蛮夷不恭,拔卒为将。臣无文武之才,而忝鹰扬之任,上惭圣明,下惧素餐,虽殁躯体,无所云补。今西州边鄙,土地CE2CB326,鞍马为居,射猎为业,男寡耕稼之利,女乏机杼之饶,守塞候望,悬命锋镝,闻急长驱,去不图反。自顷年以来,匈奴数攻营郡,残杀长吏,侮略良细。战夫身膏沙漠,居人首系马鞍。或举国掩户,尽种灰灭,孤兒寡妇,号哭空城,野无青草,室如悬罄。虽含生气,实同枯朽。往岁并州水雨,灾螟互生,稼穑荒耗,租更空阙。老者虑不终年,少壮惧于困厄。陛下以百姓为子,品庶以陛下为父,焉可不日昊劳神,垂抚循之恩哉!唐尧亲舍其子以禅虞舜者,是欲民遭圣君,不令遇恶主也。故古公杖策,其民五倍;文王西伯,天下归之。岂复舆金辇宝,以为民惠乎!近孝文皇帝感一女子之言,除肉刑之法,体德行仁,为汉贤主。陛下继中兴之统,承光武之业,临朝听政,而未留圣意。且牧守不良,或出中官,惧逆上旨,取过目前。呼嗟之声,招致灾害,胡虏凶悍,因衰缘隙。而令仓库单于豺狼之口,功业无铢两之效,皆由将帅不忠,聚奸所致。前凉州刺史祝良,初除到州,多所纠罚,太守令长,贬黜将半,政未逾时,功效卓然。实应赏异,以劝功能,改任牧守,去斥奸残。又宜更选匈奴乌桓护羌中郎将校尉,简练文武,授之法令,除并、凉二州今年租更,宽赦罪隶,扫除更始。则善吏知奉公之祐,恶者觉营私之祸,胡马可不窥长城,塞下无候望之患矣。

  帝觉悟,乃更选幽、并刺史,自营郡太守都尉以下,多所革易,下诏“为陈将军除并、凉一年租赋,以赐吏民”。龟既到职,州郡重足震栗,鲜卑不敢近塞,省息经用,岁以亿计。

  大将军梁冀与龟素有隙,谮其沮毁国威,挑取功誉,不为胡虏所畏。坐征还,遂乞骸骨归田里。复征为尚书。冀暴虐日甚,龟上疏言其罪状,请诛之。帝不省。自知必为冀所害,不食七日而死。西域胡夷,并、凉民庶,咸为举哀,吊祭其墓。

  桥玄字公祖,梁国睢阳人也。七世祖仁,从同郡戴德学,著《礼记章句》四十九篇,号曰“桥君学”。成帝时为大鸿胪。祖父基,广陵太守。父肃,东莱太守。

  玄少为县功曹。时豫州刺史周景行部到梁国,玄谒景,因伏地言陈相羊昌罪恶,乞为部陈从事,穷案其奸。景壮玄意,署而遣之。玄到,悉收昌宾客,具考臧罪。昌素为大将军梁冀所厚,冀为驰檄救之。景承旨召玄,玄还檄不发,案之益急。昌坐槛车征,玄由是著名。

  举孝廉,补洛阳左尉。时梁不疑为河南尹,玄以公事当诣府受对,耻为所辱,弃官还乡里。后四迁为齐相,坐事为城旦。刑竟,征,再迁上谷太守,又为汉阳太守。时上BD 6A令皇甫祯有臧罪,玄收考髡笞,死于冀市,一境皆震。 郡人上BD6A姜岐,守道隐居,名闻西州。玄召以为吏,称疾不就。玄怒,敕督邮尹益逼致之,曰:“岐若不至,趣嫁其母。”益固争不能得,遽晓譬岐。岐坚卧不起。郡内士大夫亦竞往谏,玄乃止。时颇以为讥。后谢病免,复公车征为司徒长史,拜将作大匠。

  桓帝末,鲜卑、南匈奴及高句骊嗣子伯固并畔,为寇抄,四府举玄为度辽将军,假黄钺。玄至镇,休兵养士,然后督诸将守讨击胡虏及伯固等,皆破散退走。在职三年,边境安静。

  灵帝初,征入为河南尹,转少府、大鸿胪。建宁三年,迁司空,转司徒。素与南阳太守陈球有隙,及在公位,而荐球为廷尉。玄以国家方弱,自度力无所用,乃称疾上疏,引众灾以自劾。遂策罢。岁余,拜尚书令。时太中大夫盖升与帝有旧恩,前为南阳太守,臧数亿以上。玄奏免升禁锢,没入财贿。帝不从,而迁升侍中。玄托病免,拜光禄大夫。光和元年,迁太尉。数月,复以疾罢,拜太中大夫,就医里舍。

  玄少子十岁,独游门次,卒有三人持杖劫执之,入舍登楼,就玄求货,玄不与。有顷,司隶校尉阳球率河南尹、洛阳令围守玄家。球等恐并杀其子,未欲迫之。玄B256目呼曰:“奸人无状,玄岂以一子之命而纵国贼乎!”促令兵进。于是攻之,玄子亦死。玄乃诣阙谢罪,乞下天下:“凡有劫质,皆并杀之,不得赎以财宝,开张奸路。”诏书下其章。初自安帝以后,法禁稍B327,京师劫质,不避豪贵,自是遂绝。

  玄以光和六年卒,时年七十五。玄性刚急无大体,然谦俭下士,子弟亲宗无在大官者。及卒,家无居业,丧无所殡,当时称之。

  初,曹操微时,人莫知者。尝往候玄,玄见而异焉。谓曰:“今天下将乱,安生民者其在君乎!”操常感其知己。及后经过玄墓,辄凄怆致祭。自为其文曰:“故太尉桥公,懿德高轨,泛爱博容。国念明训,士思令谟。幽灵潜翳,B328哉缅矣!操以幼年,逮升堂室,特以顽质,见纳君子。增荣益观,皆由奖助,犹仲尼称不如颜渊,李生厚叹贾复。士死知己,怀此无忘。又承从容约誓之言:‘徂没之后,路有经由,不以斗酒只鸡过相沃酹,车过三步,腹痛勿怨。’虽临时戏笑之言,非至亲之笃好,胡肯为此辞哉?怀旧惟顾,念之凄怆。奉命东征,屯次乡里,北望贵土,乃心陵墓。裁致薄奠,公其享之!”

  玄子羽,官至任城相。

  论曰:任棠、姜岐,世著其清。结甕牖而辞三命,殆汉阳之幽人乎?庞参躬求贤之礼,故民悦其政;桥玄厉邦君之威,而众失其情。夫岂力不足欤?将有道在焉。如令其道可忘,则强梁胜矣。语曰:“三军可夺帅,匹夫不可夺志。”子贡曰:“宁丧千金,不失士心。”昔段干木逾墙而避文侯之命,泄柳闭门不纳穆公之请。贵必有所屈,贱亦有所申矣。

  赞曰:李叟勤身,甘饥辞馈。禅为君隐,之死靡贰。龟习边功,参起徒中。桥公识运,先觉时雄。

【译文】

  (李恂、陈禅、庞参、陈龟、桥玄)

  ◆李恂传,李恂字叔英,安定临泾人。少学《韩诗》,教授诸生常数百人。太守颍川李鸿请署李恂为功曹,没有到职,而州里召他做从事。恰逢李鸿死去,李恂不应州之命,而送李鸿之丧回故里。已经葬了,留起冢坟,持丧三年。

  后来李恂被召入司徒桓虞府。后又升为侍御史,持节出使幽州,宣布皇上的恩泽,慰抚北狄,所过之处都描写山川图,以及屯田、聚落等情况,共百余卷,全部封奏上,肃宗嘉奖他,拜他做兖州刺史。他以清约做表率,常以羊皮为席,盖布被。升为张掖太守,有威重之名。当时大将军窦宪率领兵士驻扎在武威,天下州郡无论远近没有不修礼馈送财物,李恂奉公不阿,被窦宪所奏而免职。后来又征召做谒者,使持节领西域校尉。西域殷实富足,多珍宝,诸国侍子及督使和胡之商贾数次送给李恂以奴婢、宛马、金银、香轭..之类的东西,李恂一样也不接受。

  北匈奴数次截断西域车师、伊吾,陇沙以西地区使命不得通,李恂设购赏,于是斩了虏帅,悬首在军门。从此道路清平,恩威并行。后来迁武威太守。因事免职,步行回乡里,隐居山泽之间,结草为茅屋,独自与诸生织席以自给。碰上西羌反叛,李恂到田舍,被羌人抓住。羌人素闻恂之名,放遣他。恂就到洛阳谢恩。当时年岁饥荒,司空张敏、司徒鲁恭等各派儿子送粮食给恂,恂全部不受。迁居新安关下,拾橡实饱肚子。年九十六岁而死。

  ◆陈禅传,陈禅字纪山,巴郡安汉人。做郡里的功曹,举善罚恶,被邦内人所怕。察孝廉,州里辟他做治中从事。当时刺史被人检举受纳赃赂,陈禅应当逮捕考查,没有什么财物,只是一些丧殓之具罢了。到了后,笞掠无算,五毒全部用上,禅神意自如,口供不变,案情便散释了。车骑将军邓骘听到他的名声而召他,举为茂才。当时汉中蛮夷反叛,以陈禅为汉中太守。夷贼素来听到他的名声,立即降服。陈禅升为左冯翊,入朝拜为谏议大夫。

  永宁元年(120),西南夷掸国王献乐及幻人,能够吐火,自己肢解身体,为牛马换头。第二年元会,在庭中表演,安帝与群臣共同观赏,很觉奇怪。陈禅独自离席举手大声说“:从前齐鲁两国为夹谷之会,齐国作侏儒之乐,孔子摄相事,认为有侮诸侯,于是斩了侏儒。又说:‘放郑声,远佞人。’帝王之庭,不宜设夷狄之技。”尚书陈忠劾奏陈禅道“:古时合欢之乐舞于堂,四夷之乐陈于门,所以《诗经》说‘:以雅以南,韦末任朱离。’(注:韦未音昧,东方之乐名。)今掸国经过流沙河,越过县度山,万里前来贡献,不是郑卫之声,佞人可比,可陈禅在朝廷讥讪朝政,请劾陈禅下狱。”有诏书,不许收捕,降职为玄菟侯城障尉,诏书说:“胆敢不去上任,把妻子从者的名姓报上来。”陈禅已经出发,朝廷多控告他。碰上北匈奴进犯辽东,追拜陈禅为了辽东太守。胡人怕他威强,退回去数百里。陈禅不加兵追赶,只派吏卒前去晓喻慰劳他们,单于随使者回到郡里。陈禅于学行礼,讲说道义以感化他们。单于心服,送一些胡地珍宝而去。后来邓骘被杀,陈禅因为是邓之故吏而免官。又做了车骑将军阎显的长史。顺帝即位,升为司隶校尉。

  第二年,死于官府。儿子陈澄,有清名,官做到汉中太守。

  ◆庞参传,庞参字仲达,河南缑氏人。开始在那里做官,不知名,河南尹庞奋看见了认为很奇特,举为孝廉,拜为左校令。犯了法关进了若卢狱。永初元年(107),凉州先零钟羌人反叛,朝廷派车骑将军邓骘讨伐他们。庞参在流放中使他的儿子庞俊上书道“:当今西州流民扰动,而征兵不绝,水潦不止,地力不恢复。加上大军出动,远戍很疲劳,农功忙于转运,资财尽于征发。田亩不能开垦,庄稼不得收割,两手无计,来秋没有希望。百姓力竭,不堪承受。臣愚认为万里运粮,远就羌戎,不如总兵养众,等到人家疲劳。车骑将军邓骘应该带兵出征,留下征西校尉任尚让他督凉州士民,转居在三辅。让徭役休息以助其时,停止繁赋以增其财,使男的能够耕种,女的能够织布,然后养精蓄锐,乘懈狙击,出其不意,攻其不备,那么边民的仇能报,奔北之耻可雪了。”书奏上去,碰上御史中丞樊准上疏荐庞参道“:臣听说鸷鸟上百只,不如一只鹗。从前孝文皇帝领悟了冯唐的话,而赦了魏尚之罪,使他做了边守,匈奴不敢向南一步。用一个臣子之身,解一方之难,选用得人哩。臣看见故左校令庞参,有勇有谋,与众不同,高才武略,有魏尚的风度。前因犯了微法,输作很长时间。现在羌戎为患,大军西屯,臣认为像庞参这种人,应在行伍之列。希望明诏采前世的举措,观魏尚之功劳,免赦庞参之刑,用作军锋,必有成效,宣助国威。”邓太后采纳了他的话,立即从德徒中提拔庞参,拜为谒者,使他向西督三辅诸军屯,而召邓骘回来。

  四年(110),羌寇又卷土重来,兵费日广,且连年收成不好,谷每石需五万余钱。庞参报告邓骘道“:连年羌寇特别困扰陇右,供徭赋役开支甚大,官府负债达数十亿万。现在再向百姓,调取谷帛,..卖什物,以应官吏之需求。外伤羌虏,内困征赋。于是千里运粮,远给武都西郡。道路险阻,困难太多,走得快就钞暴为害,走得慢就粮食受损,运粮散于旷野,牛马死在山泽。县官不足,常向百姓借贷。百姓已经穷困了,将向谁去索取?名义上救金城,实际上困了三辅。三辅已经贫困,反转来又成为金城之祸了。参以前数次说过,应放弃西域,却被西州士大夫所笑。现在如果贪恋不毛之地,忧恤无用的百姓,让军队在伊吾之野受苦,替三族之外担心,如果破了凉州,祸乱至今不止。开拓之边境不得安宁,对国家之强大毫无益处;有许多田地不去耕种,怎能救得饥荒!所以会治国者,一定着眼国内,不求外利;让百姓富足,不贪广土。三辅山原旷远,民众稀少,故县空城,可住人之地方甚多。今应将边郡不能自存的,迁入诸陵,田戍故县。孤城绝郡,强迫迁去;转运远费,聚而近之;徭役太多,休而息之。这是好中之好计策哩。”邓骘及公卿们因国用不足,想听从庞参的建议,众多人不赞同,才停止了。后来拜庞参为汉阳太守。郡人任棠有奇节,隐居教授学徒。庞参到任,先去拜访他。任棠不和他说话,只把薤一大本、水一盂放在户屏之前,自己抱着孙子伏在户下。主簿报告,认为任棠倨傲。庞参想了一下他的用意,过了好久便说:“任棠是想告诉太守:水,是想我清白哩。拔一大本薤,想我打击强宗哩。抱儿当户,想我开门怜惜孤儿哩。”于是叹息而回。庞参在职时,果然能抑强助弱,用惠政赢得民心。

  元初元年(114),升为护羌校尉,叛羌怀念他的恩信。第二年,烧当羌种号多等都投降,才又得到还都令居,通河西之路。这时先零羌豪强在北地僭号,朝廷诏参率领降羌及湟中起义的胡兵七千人,与行征西将军司马钧约期会合于北地攻打他们。庞参在路上被羌人打败。已经失了期,于是称病带兵回来,犯了诈疾罪召而下狱。校书郎中马融上书请求道“:西戎反叛,寇抄五州,陛下同情百姓之疾苦,哀百姓之失业,用尽府库之财物以养军队。从前周宣王时,猃狁侵略镐和方,孝文帝时,匈奴也入侵上郡,而宣王立了中兴之功,文帝建太宗之号。不只是两个皇帝有明睿又的天资,也因为有虎将捍卫城池的帮助,所以‘南仲赫赫’,列在《周诗》‘,亚夫纠纠’,载在汉策。前护羌校尉庞参,文武全才,智略远大,既有义勇果毅的气节,兼有博雅深谋的天资。又度辽将军梁忄堇,前时统领西域,勤苦数年,回来留在三辅,能立功效,闲在北边,单于降服。现在都关起来,陷于法网。从前荀林父在必阝打了败仗,晋侯恢复了他的职位;孟明视在崤丧师,秦伯不废他的官。所以晋景并赤狄的土地,秦穆公于是称霸西戎。应该远看两君,使庞参、梁忄堇得到宽宥,的确对折冲有好处,对圣化有帮助。”书奏上,梁忄堇、庞参得到赦免。后来用庞参为辽东太守。

  永建元年(126),升为度辽将军。四年(129),进朝廷做了大鸿胪。尚书仆射虞诩荐参说他有宰相的器量和才干,顺帝时用他为太尉,录尚书事。这时三公之中,庞参名声忠直,多次被左右所陷害与毁谤,认为所举用的人有违帝旨,司隶承风案之。这时当会茂才孝廉,庞因被奏,称疾不得会。上计掾广汉段恭因会上疏道“:臣看到道路行人,农夫织妇,都说‘太尉庞参,谒忠尽节,徒因直道不能做违心之事,孤立在群邪之中,自处被中伤之地。’臣还希望在陛下之世,当蒙安全,而又因谗佞之人伤毁忠正之士,这是天地之大禁,人主之至诚。从前白起赐死,诸侯酌酒相贺;季子回来,鲁人喜其纾缓国难。国因贤臣而化君因忠臣而安。今天下都高兴陛下有这种忠贤之臣,愿卒宠任,以安天下。”书奏上,朝廷就派小黄门视庞参的病,派太医送羊酒。后来庞参恨前妻之子,把他投在井里杀掉。庞参素来与洛阳令祝良不平,祝良听说这事,带领吏卒进入太尉府查实其事,于是上报庞参之罪,便因灾异策免。有司认为祝良不先报告,就侮辱宰相,关进了牢狱。祝良能得百姓之心,洛阳吏人守在宫阙请求代受罪的,每天有几千万人,诏书便免刑。

  阳嘉四年(135),又用庞参为太尉。永和元年(136),因久病罢官,死在家中。

  ◆陈龟传,陈龟字叔珍,上党泫氏人。家世是边将,从小便习弓马,称雄于北州。陈龟年少即有志气。永建年间,举为孝廉,五次升迁,做了五原太守。

  永和五年(140),拜为出使匈奴的中郎将。当时南匈奴左部反乱,龟认为单于不能制服下面,外面恭顺,内心反叛,促使他自杀,犯罪召令下狱,免予执行。以后两次升迁,拜为京兆尹。这时三辅强豪之族,多次侵枉百姓。陈龟到任,厉行威严,全部审理那些受怨屈的人,郡内百姓非常高兴。碰上羌胡进犯边境,杀了长吏,驱赶掠夺百姓。桓帝认为陈龟世代熟悉边疆风俗,拜他为度辽将军。陈龟临行之时,上疏道“:臣龟代蒙受皇恩,驰骋在边陲,虽然展尽鹰犬的作用,死在胡虏之庭,魂骸不回汉室,用狐狸作祭品,还不能塞厚责,报答君恩万分之一。臣极顽驽,没有铅刀一割之用,过受国恩,荣誉官阶均受优等,生之年,死之日,永怕不能报效。臣听说三辰不轨,提拔士人为相;蛮夷不恭,选拔士卒为将。臣没有文武之才,而辱尽鹰扬之任,上愧圣明,下怕素餐,虽尽力而死,也无补益。今西州边鄙,土地瘠薄,百姓习于鞍马,以射猎为业,男的不会种田,女的不会织布,守塞候望,悬命于锋镝之上,听到紧急号令而长驱,去后即不想回来。近年以来,匈奴数次攻击营部,残杀官吏,侮掠百姓。战士身死沙漠,居民头悬马鞍。有的全国掩埋尸首,尽种灰飞烟灭,孤儿寡妇,号哭空城,野无青草,室如悬磬。即使还有性命,实在如同枯木朽株。往年并州雨水过多,灾螟为害,庄稼荒耗,租赋空缺。年老的担心活不到老,少壮的害怕困厄。陛下以百姓为子,庶民以陛下为父,怎可不日昃劳神,垂抚循的恩惠呢!唐尧帝舍其子把帝位让给虞舜,是想百姓遇到圣君,不叫他们碰上暴君哩。所以古公..父迁到岐山,百姓趋附的比从前增加五倍;文王西伯行仁政,天下百姓归附他。难道要舆金辇宝,给百姓施恩惠么!近来孝文皇帝被缇萦一女子的话所感动。废除肉刑之法,体德行仁,成为汉代的贤君。陛下继承中兴的传统,承光武帝的基业,临朝听政,而未留圣意。且牧守不良,或出中官,害怕违背旨意,取过目前。

  呼嗟之声,招来灾害,胡虏凶悍,趁衰乘隙。而使金库尽于豺狼之口,功业没有铢两的效果,都是由于将帅不忠,聚奸所致。前凉州刺史祝良,初到州郡,多所纠罚,太守令长,贬黜将近半数,政未过时,功效显著。实应受到赏赐,以劝勉有功之人,改任牧守,去斥奸残之徒。又应更选匈奴、乌桓护羌中郎将校尉,简练文武,授之法令,除并凉二州今年租更,宽赦罪隶,扫除更始。那么善吏知道奉公之..,恶者懂得营私的祸,胡马可不窥长城,塞下没有候望之患了。”帝觉悟了,于是更选幽州、并州刺史,自营郡太守都尉以下,多所革除更易,下诏“为陈将军减除并、凉二州一年的租赋,以赐给官吏百姓。”陈龟到职之后,州郡重足害怕,鲜卑不敢走近边塞,省息经费开支,每年以亿计。大将军梁冀与陈龟素有嫌隙,向君主谮言说陈龟沮毁国威,独取功誉,不被胡虏所畏。陈龟被召回,于是请求退职回到家乡。后来又拜为尚书。

  梁冀暴虐日甚一日,陈龟上疏言其罪状,请求诛杀之。皇帝不觉悟。陈龟自知必被梁冀所害,七天绝食而死。西域胡夷,并州、凉州百姓,都替他举哀,吊祭他的坟墓。

  ◆桥玄传,桥玄字公祖,梁国睢阳人。七世祖桥仁,从同郡戴德学习,著《礼记章句》四十九篇,号称“桥君学”。成帝时做了大鸿胪。祖父桥基,做过广陵太守。父亲严肃,做过东莱太守。桥玄年轻时做过县功曹。当时豫州刺史周景行部到梁国,桥玄谒见周景,于是伏地讲陈相羊昌的罪恶,请求做领陈从事,深入检查其罪行。周景认为桥玄很有胆量,就写上他的名字并派遣他。桥玄到达后,全部逮捕羊昌的宾客,具体考问臧罪。羊昌素来和大将军梁冀交情很深,梁冀替他快马草檄救援。周景奉了旨意召玄,桥玄还檄不发,追查更急。羊昌坐槛车应召,桥玄从此著了名。桥玄被举为孝廉,补洛阳左尉。这时梁不疑做了河南尹,桥玄因公事当诣府对,不想受这番耻辱,弃官回到乡里。后来四次升迁做了齐相,因事犯了罪罚为城旦。刑期已完,被征召,再升为上谷太守,又做了汉阳太守。这时上圭阝令皇甫祯有臧罪,桥玄逮捕并用髡笞等刑罚,死在冀县之市上,一境都被震动。郡人上圭阝姜岐,守道隐居,名声传遍西州。桥玄召他为吏,他称病不肯出来。桥玄发怒,勒令督邮尹益强迫他,并说“:姜岐如果不来,促嫁他的母亲。”尹益坚决争取不能得到,连忙开导姜岐。岐坚卧不起床。郡内士大夫也争往劝阻,桥玄才停止行动。当时人颇有些讥讽。后来谢病免职,又被用公车召为司徒长史,拜为将作大匠。桓帝末年,鲜卑、南匈奴及高勾骊嗣子伯固一起反叛,成为寇抄,四府举桥玄做度辽将军,假黄钺。桥玄到镇,休兵养士,然后督诸将守讨击胡虏及伯固等,都打败四散退走。在职三年,边境安静。灵帝初年,召入做河南令尹,转少府,做大鸿胪。

  建宁三年(170),升为司空,转为司徒。桥玄素来与南阳太守陈球有隙,等到自己在三公之位,便推荐陈球做廷尉。桥玄认为国家正弱,自己度量力无所用,于是称病上疏,引众灾以自责。于是策罢。年余后,拜为尚书令。当时太中大夫盖升与帝有旧恩,前做南阳太守,赃获数亿以上。桥玄奏请免去盖升之职并将他关起来,没收其财贿。皇帝不同意,而提拔盖升做侍中。桥玄托病免职,拜为光禄大夫。

  光和元年(178),升为太尉。数月后,又因病罢官,拜为太中大夫,就医里舍。桥玄的小儿子年十岁,独游门次,卒有三人持杖劫持他,入舍登楼,向桥玄索取财物,桥玄不给。不久,司隶校尉陈球率领河南尹、洛阳令围守桥玄之家。球等怕连他儿子一起杀掉,不想迫他。桥玄瞪着眼睛喊叫道:“奸人没有王法,我岂因一个儿子的性命而放掉国贼吗!”促令兵进。于是攻打起来,桥玄的儿子也死了。桥玄于是到朝廷谢罪,请求下令天下“:凡有抢劫人质,都一并杀掉,不得用财宝赎罪,开张奸路。”诏书写下这项奏章,起初从安帝以后,法禁稍有松弛,京师抢劫人质,不避豪贵之家,从此就再没有了。桥玄在光和六年(183)死去,时年七十五岁。桥玄的个性刚急不顾大体,然而谦恭俭约、礼贤下士,他的子弟亲宗没有做大官的。等他死后,家中没有什么产业,丧事没有殡殓,当时人称赞他。起初,曹操微贱之时,没有人知道,曾经到桥玄那里问候,桥玄见了觉得有些奇异,对他说:“现在天下将乱,安定百姓的人大概要靠你吧!”曹操常感激他是知己。后来经过桥玄之墓,就很悲伤地祭奠。自己写一篇祭文道:“故太尉桥公,美德高尚,泛爱博容。国念明训,士思令谟。幽灵仍在,美哉远隔。操在幼年,到君堂室,特因顽质,被君赏识。增加荣耀,都由奖励,等于孔子说自己不如颜渊,李生厚叹贾复。士为知己而死,怀此永不忘记。又承从容约誓的话‘:我死以后,你路过时,不用斗酒只鸡祭奠,车过三步之后,肚痛不怨。’虽是临时戏笑之话,不是至亲笃好,怎肯说这话呢?怀念旧情,心中难过。奉命东征,屯军乡里,北望贵土,心向陵墓。裁致薄奠,公其享之!”桥玄之子桥羽,官做到任城相。



相关评论
精彩推荐
阅读排行
百度 淘宝网 同程旅行 京东商城 瓷器 爱之谷
关于本站  网址提交  网址导航  甘公网安备62112602000021号  陇ICP备16001066号  ALEX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