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后汉书

王昌

后汉书·列传·王刘张李彭卢列传

  王昌 刘永 庞萌 张步 王闳 李宪 彭宠 卢芳

  王昌一名郎,赵国邯郸人也。素为卜相工,明星历,常以为河北有天子气。时赵缪王子林好奇数,任侠于赵、魏间,多通豪猾,而郎与之亲善。初,王莽篡位,长安中或自称成帝子子舆者,莽杀之。郎缘是诈称真子舆,云“母故成帝讴者,尝下殿卒僵,须臾有黄气从上下,半日乃解,遂妊身就馆。赵后欲害之,伪易他人子,以故得全。子舆年十二,识命者郎中李曼卿,与俱至蜀;十七,到丹阳;二十,还长安;展转中山,来往燕、赵,以须天时”。林等愈动疑惑,乃与赵国大豪李育、张参等通谋,规共立郎。会人间传赤眉将度河,林等因此宣言赤眉当至,立刘子舆以观众心,百姓多信之。

  更始元年十二月,林等遂率车骑数百,晨入邯郸城,止于王宫,立郎为天子。林为丞相,李育为大司马,张参为大将军。分遣将帅,徇下幽、冀。移檄州郡曰:“制诏部刺史、郡太守:朕,孝成皇帝子子舆者也。昔遭赵氏之祸,因以王莽篡杀,赖知命者将护朕躬,解形河滨,削迹赵、魏。王莽窃位,获罪于天,天命佑汉,故使东郡太守翟义、严乡侯刘信,拥兵征讨,出入胡、汉。普天率土,知朕隐在人间。南岳诸刘,为其先驱。朕仰观天文,乃兴于斯,以今月壬辰即位赵宫。休气熏蒸,应时获雨。盖闻为国,子之袭父,古今不易。刘圣公未知朕,故且持帝号。诸兴义兵,咸以助朕,皆当裂土享祚子孙。已诏圣公及翟太守,亟与功臣诣行在所。疑刺史、二千石皆圣公所置,未睹朕之沉滞,或不识去就,强者负力,弱者惶惑。今元元创痍,已过半矣,朕甚悼焉,故遣使者班下诏书。”郎以百姓思汉,既多言翟义不死,故祚称之,以从人望。于是赵国以北,辽东以西,皆从风而靡。

  明年,光武自蓟得郎檄,南走信都,发兵徇帝县,遂攻柏人,不下。议者以为守柏人不如定巨鹿,光武乃引兵东北围巨鹿。郎太守王饶据城,数十日连攻不克。耿纯说曰:“久守王饶,士众疲敝,不如及大兵精锐,进攻邯郸。若王郎已诛,王饶不战自服矣。”光武善其计,乃留将军邓满守巨鹿,而进军邯郸,屯其郭北门。

  郎数出战不利,乃使其谏议大夫杜威持节请降。威雅称郎实成帝遗体。光武曰:“设使成帝复生,天下不可得,况诈子舆者乎!”威请求万户侯。光武曰:“顾得全身可矣。”威曰:“邯郸虽鄙,并力固守,尚旷日月,终不君臣相率但全身而已。”遂辞而去。因急攻之,二十余日,郎少傅李立为反间,开门内汉兵,遂拔邯郸。郎夜亡走,道死,追斩之。

  刘永者,梁郡睢阳人,梁孝王八世孙也。传国至父立。元始中,立与平帝外家卫氏交通,为王莽所诛。

  更始即位,永先诣洛阳,绍封为梁王,都睢阳。永闻更始政乱,遂据国起兵,以弟防为辅国大将军,防弟少公御史大夫,封鲁王。遂招诸豪杰沛人周建等,并署为将帅,攻下齐阴、山阴、沛、楚、淮阳、汝南,凡得二十八城。又遣使拜西防贼帅山阳佼彊为横行将军。是时,东海人董宪起兵据其郡,而张步亦定齐地。永遣使拜宪翼汉大将军、步辅汉大将军,与共连兵,遂专据东方。及更始败,永自称天子。

  建武二年夏,光武遣虎牙大将军盖延等伐永。初,陈留人苏茂为更始讨难将军,与朱鲔等守洛阳。鲔既降汉,茂亦归命,光武因使茂与盖延俱攻永。军中不相能,茂遂反,杀淮阳太守,掠得数县。据广乐而臣于永。永以茂为大司马、淮阳王。盖延遂围睢阳,数月,拔之,永将家属走虞。虞人反,杀其母及妻子,永与麾下数十人奔谯。苏茂。佼彊、周建合军救永,为盖延所败,茂奔还广乐,彊、建从永走保湖陵。

  三年春,永遣使立张步为齐王,董宪为海西王。于是遣大司马吴汉等围苏茂于广乐,周建率众救茂,茂、建战败,弃城复还湖陵,而睢阳人反城迎永。吴汉与盖延等合军围之,城中食尽,永与茂、建走酂。诸将追急,永将庆吾斩永首降,封吾为列侯。苏茂、周建奔垂惠,共立永子纡为梁王。佼彊还保西防。

  四年秋,遣捕虏将军马武、骑都尉王霸围纡、建于垂惠,苏茂将五校兵救之,纡、建亦出兵与武等战,不克,而建兄子诵反,闭城门拒之。建、茂、纡等皆走,建于道死,茂奔下邳与董宪合,纡奔佼彊。五年,遣骠骑大将军杜茂攻佼彊于西防,彊与刘纡奔董宪。

  时,平狄将军庞萌反叛,遂袭破盖延,引兵与董宪连和,自号东平王,屯桃乡之北。

  庞萌,山阳人。初亡命在下江兵中。更始立,以为冀州牧,将兵属尚书令谢躬,共破王郎。及躬败,萌乃归降,光武即位,以为侍中。萌为人逊顺,甚见信爱。帝常称曰:“可以托六尺之孤,寄百里之命者,庞萌是也。”拜为平狄将军,与盖延共击董宪。

  时,诏书独下延而不及萌,萌以为延谮己,自疑,遂反。帝闻之,大怒,乃自将讨萌。与诸将书曰:“吾常以庞萌社稷之臣,将军得无笑其言乎?老贼当族。其各厉兵马,会睢阳!”宪闻帝自讨庞萌,乃与刘纡、苏茂、佼彊去下邳,还兰陵,使茂、彊助萌,合兵三万,急围桃城。

  帝时幸蒙,闻之,乃留辎重,自将轻骑三千,步卒数万,晨夜驰赴,师次任城,去桃乡六十里。旦日,诸将请进,贼亦勒兵挑战,帝不听,乃休士养锐,以挫其锋。城中闻车驾至,众心益固。时吴汉等在东郡,驰使召之。萌等乃悉兵攻城,二十余日,众疲困而不能下。及吴汉与诸将到,乃率众军进桃战,而帝亲自搏战,大破之。萌、茂、彊夜弃辎重逃奔,董宪乃与刘纡悉其兵数万人屯昌虑,自将锐卒拒新阳。帝先遣吴汉击破之,宪走还昌虑。汉进守之,宪恐,乃招诱五校余贼步骑数千人屯建阳,去昌虑三十里。

  帝王蕃,去宪所百余里。诸将请进,帝不听,知五校乏食当退,敕各坚壁以待其敝。顷之,五校粮尽,果引去。帝乃亲临,四面攻宪,三日,复大破之,众皆奔散。遣吴汉追击之,佼彊将其众降,苏茂奔张步,宪及庞萌走入缯山。数日,吏士闻宪尚在,复往往相聚,得数百骑,迎宪入郯城。吴汉等复攻拔郯,宪与庞萌走保朐。刘纡不知所归,军士高扈斩其首降,梁地悉平。

  吴汉进围朐。明年,城中谷尽,宪、萌潜出,袭取赣榆,琅邪太守陈俊攻之,宪、萌走泽中。会吴汉下朐城,进尽获其妻子。宪乃流涕谢其将士曰:“妻子皆已得矣。嗟乎!久苦诸卿。”乃将数十骑夜去,欲从间道归降,而吴汉校尉韩湛追斩宪于方与,方与人黔陵亦斩萌,皆传首洛阳。封韩湛为列侯,黔陵关内侯。

  张步字文公,琅邪不其人也。汉兵之起,步亦聚众数千,转攻傍县,下数城,自为五威将军,遂据本郡。

  更始遣魏郡王闳为琅邪太守,步拒之,不得进。闳为檄,晓喻吏人降,得赣榆等六县,收兵数千人,与步战,不胜。时梁王刘永自以更始所立,贪步兵强,承制拜步辅汉大将军、忠节侯,督青、徐二州,使征不从命者。步贪其爵号,遂受之。乃理兵于剧,以弟弘为卫将军,弘弟蓝玄武大将军,蓝弟寿高密太守。遣将徇太山、东莱、城阳、胶东、北海、济南、齐诸郡,皆下之。

  步拓地浸广,兵甲日盛。王闳惧其众散,乃诣步相见,欲诱以义方。步大陈兵引闳,怒曰:“步有何过,君前见攻之甚乎!”闳按剑曰:“太守奉朝命,而文公拥兵相距,闳攻贼耳,何谓甚邪!”步嘿然,良久,离席跪谢,乃陈乐献酒,待以上宾之礼,令闳关掌郡事。

  建武三年,光武遣光禄大夫伏隆持节使齐,拜步为东莱太守。刘永闻隆至剧,乃驰遣立步为齐王,步即杀隆而受永命。

  是时,帝方北忧渔阳,南事梁、楚,故步得专集齐地,据郡十二,及刘永死,步等欲立永子纡为天子,自为定汉公,置百官。王闳谏曰:“梁王以奉本朝之故,是以山东颇能归之。今尊立其子,将疑众心。且齐人多诈,宜且详之。”步乃止。五年,步闻帝将攻之,以其将费邑为济南王,屯历下。冬,建威大将军耿弇破斩费邑,进拔临淄。步以弇兵少远客,可一举而取,乃悉将其众攻弇于临淄。步兵大败,还奔剧。帝自幸剧。步退保平寿,苏茂将万余人来救之。茂让步曰:“以南阳兵精,延岑善战,而耿弇走之。大王奈何就攻其营?既呼茂,不能待邪?”步曰:“负负,无可言者。”帝乃遣使告步、茂,能相斩降者,封为列侯。步遂斩茂,使使奉其首降。步三弟各自系所在狱,皆赦之。封步为安丘侯,后与家属居洛阳。王闳亦诣剧降。

  八年夏,步将妻子逃奔临淮,与弟弘、蓝欲招其故众,乘船入海,琅邪太守陈俊追击斩之。

  王闳者,王莽叔父平阿侯谭之子也,哀帝时为中常侍。时幸臣董贤为大司马,宠爱贵盛,闳屡谏,忤旨。哀帝临崩,以玺绶付贤曰:“无妄以与人。”时国无嗣主,内外恇惧,闳白元后,请夺之;即带剑至宣德后闼,举手叱贤曰:“宫车晏驾,国嗣未立,公受恩深重,当俯伏号泣,何事久持玺绶以待祸至邪!”贤知闳必死,不敢拒之,乃跪授玺绶。闳持上太后,朝廷壮之。及王莽篡位,僭忌闳,乃出为东郡太守。闳惧诛,常系药手内。莽败,汉兵起,闳独完全东郡三十余万户,归降更始。

  李宪者,颍川许昌人也。王莽时为庐江属令。莽末,江贼王州公等起众十余万,攻掠郡县,莽以宪为偏将军、庐江连率,击破州公。莽败,宪据郡自守。更始元年,自称淮南王。建武三年,遂自立为天子,置公卿百官,拥九城,众十余万。

  四年秋,光武幸寿春,遣扬武将军马成等击宪,围舒。至六年正月,拔之。宪亡走,其军士帛意,追斩宪而降,宪妻子皆伏诛。封帛意渔侯。

  后宪余党淳于临等犹聚众数千人,屯EF69山,攻杀安风令。杨州牧欧阳歙遣兵不能克,帝议欲讨之。庐江人陈众为从事,白歙请得喻降临;于是乘单车,驾白马,往说而降之。EF69山人共生为立祠,号“白马陈从事”云。

  彭宠字伯通,南阳宛人也。父宏,哀帝时为渔阳太守,伟容貌,能饮饭,有威于边。王莽居摄,诛不附己者,宏与何武、鲍宣并遇害。

  宠少为郡吏,地皇中,为大司空士,从王邑东拒汉军。到洛阳,闻同产弟在汉兵中,惧诛,即与乡人吴汉亡至渔阳,抵父时吏。更始立,使谒者韩鸿持节徇北州,承制得专拜二千石已下。鸿至蓟,以宠、汉并乡闾故人,相见欢甚,即拜宠偏将军,行渔阳太守事,汉安乐令。

  及光武镇慰河北,至蓟,以书招宠。宠具牛、酒,将上谒。会王郎诈立,传檄燕、赵,遣将徇渔阳、上谷,急发其兵,北州众多疑惑,欲从之。吴汉说宠从光武,语在《汉传》。会上谷太守耿况亦使功曹寇恂诣宠,结谋共归光武。宠乃发步骑三千人,以吴汉行长史,及都尉严宣、护军盖延、狐奴令王梁,与上谷军合而南,及光武于广阿。光武承制封宠建忠侯,赐号大将军。遂围邯郸,宠转粮食,前后不绝。

  及王郎死,光武追铜马,北至蓟。宠上谒,自负其功,意望甚高,光武接之不能满,以此怀不平。光武知之,以问幽州牧朱浮。浮对曰:“前吴汉北发兵时,大王遗宠以所服剑,又倚以为北道主人。宠谓至当迎B22B握手,交欢并坐。今既不然,所以失望。”浮因曰:“王莽为宰衡时,甄丰旦夕入谋议,时人语曰:‘夜半客,甄长伯。’及莽篡位后,丰意不平,卒以诛死。”光武大笑,以为不至于此。及即位,吴汉、王梁,宠之所遣,并为三公,而宠独无所加,愈怏怏不得志。叹曰:“我功当为王;但尔者,陛下忘我邪?”

  是时,北州破散,而渔阳差完,有旧盐铁官,宠转以贸谷,积珍宝,益富强,朱浮与宠不相能,浮数谮构之。建武二年春,诏征宠,宠意浮卖己,上疏愿与浮俱征。又与吴汉、盖延等书,盛言浮枉状,固求同征。帝不许,益以自疑。而其妻素刚,不堪抑屈,固劝无受召。宠又与常所亲信吏计议,皆怀怨于浮,莫有劝行者。帝遣宠从弟子后兰卿喻之,宠因留子后兰卿,遂发兵反,拜署将帅,自将二万余人攻朱浮于蓟,分兵徇广阳、上谷、右北平。又自与耿况俱有重功,而恩赏并薄,数遣使要诱况。况不受,辄斩其使。

  秋,帝使游击将军邓隆救蓟。隆军潞南,浮军雍奴,遣吏奏状。帝读檄,怒谓使吏曰:“营相去百里,其势岂可得相及?比若还,北军必败矣。”宠果盛兵临河以拒隆,又别发轻骑三千袭其后,大破隆军。浮远,遂不能救,引而去。明年春,宠遂拔右北平、上谷数县。遣使以美女缯彩赂遗匈奴,要结和亲。单于使左南将军七八千骑,往来为游兵以助宠。又南结张步及富平获索诸豪杰,皆与交质连衡。遂攻拔蓟城,自立为燕王。

  其妻数恶梦,又多见怪变,卜筮及望气者皆言兵当从中起。宠疑子后兰卿质汉归,故不信之,使将兵居外,无亲于中。五年春,宠斋,独在便室。苍头子密等三人因宠卧寐,共缚着床,告外吏云:“大王斋禁,皆使吏休。”伪称宠命教,收缚奴婢,各置一处。又以宠命呼其妻。妻入,大惊。宠急呼曰:“趣为诸将军办装。”于是两奴将妻入取宝物,留一奴守宠。宠谓守奴曰:“若小兒,我素爱也,今为子密所迫劫耳。解我缚,当以女珠妻汝,家中财物皆与若。”小奴意欲解之,视户外,见子密听其语,遂不敢解。于是收金玉衣物,至宠所装之,被马六匹,使妻缝两缣囊。昏夜后,解宠手,令作记告城门将军云:“今遣子密等至子后兰卿所,速开门出,勿稽留之。”书成,即斩宠及妻头,置囊中,便持记驰出城,因以诣阙。封为不义侯。明旦,B22B门不开,官属逾墙而入,见宠尸,惊怖。其尚书韩立等共立宠子午为王,以子后兰卿为将军。国师韩利斩午首,诣征虏将军祭遵降。夷其宗族。

  卢芳字君期,安定三水人入,居左谷中。王莽时,天下咸思汉德,芳由是诈自称武帝曾孙刘文伯。曾祖母匈奴谷蠡浑邪王之姊为武帝皇后,生三子。遭江充之乱,太子诛,皇后坐死,中子次卿亡之长陵,小子回卿逃于左谷。霍将军立次卿,迎回卿。回卿不出,因居左谷,生子孙卿,孙卿生文伯。常以是言诳惑安定间。王莽末,乃与三水属国羌胡起兵。更始至长安,征芳为骑都尉,使镇抚安定以西。

  更始败,三水豪杰共计议,以芳刘氏子孙,宜承宗庙,乃共立芳为上将军、西平王,使使与西羌、匈奴结和亲。单于曰:“匈怒本与汉约为兄弟。后匈奴中衰,呼韩邪单于归汉,汉为发兵拥护,世世称臣。今汉亦中绝,刘氏来归我,亦当立之,令尊事我。”乃使句林王将数千骑迎芳,芳与兄禽、弟程俱入匈奴。单于遂立芳为汉帝。以程为中郎将,将胡骑还入安定。

  初,五原人李兴、随昱,朔方人田飒,代郡人石鲔、闵堪,各起兵自称将军。建武四年,单于遣无楼且渠王入五原塞,与李兴等和亲,告兴欲令芳还汉地为帝。五年,李兴、闵堪引兵至单于庭迎芳,与俱入塞,都九原县。掠有五原、朔方、云中、定襄、雁门五郡,并置守令,与胡通兵,侵苦北边。

  六年,芳将军贾览将胡骑击杀代郡太守刘兴。芳后以事诛其五原太守李兴兄弟,而其朔方太守田飒、云中太守桥扈恐惧,叛芳,举郡降,光武令领职如故。后大司马吴汉、骠骑大将军杜茂数击芳,并不克。十二年,芳与贾览共攻云中,久不下,其将随昱留守九原,欲胁芳降。芳知羽翼外附,心膂内离,遂弃辎重,与十余骑亡入匈奴,其众尽归随昱。昱乃随使者程恂诣阙。拜昱为五原太守,封镌胡侯,昱弟宪武进侯。

  十六年,芳复入居高柳,与闵堪兄林使使请降。乃立芳为代王,堪为代相,林为代太傅,赐缯二万匹,因使和集匈奴。芳上疏谢曰:“臣芳过托先帝遗体,弃在边陲。社稷遭王莽废绝,以是子孙之忧,所宜共诛,故遂西连羌戎,北怀匈奴。单于不忘旧德,权立救助,是时兵革并起,往往而在。臣非敢有所贪觊,期于奉承宗庙,兴立社稷,是以久僭号位,十有余年,罪宜万死。陛下圣德高明,躬率众贤,海内宾服,惠及殊俗。以BD4A附之故,赦臣芳罪,加以仁恩,封为代王,使备北籓。无以报塞重责,冀必欲和辑匈奴,不敢遗余力,负恩贷。谨奉天子玉玺,思望阙庭。”诏报芳朝明年正月。其冬,芳入朝,南及昌平,有诏止,令更朝明岁。芳自道还,忧恐,乃复背叛,遂反,与闵堪、闵林相攻连月。匈妈遣数百骑迎芳及妻子出塞。芳留匈奴中十余年,病死。

  初,安定属国胡与芳为寇,及芳败,胡人还乡里,积苦县官徭役。其中有驳马少伯者,素刚壮;二十一年,遂率种人反叛,与匈奴连和,屯聚青山。乃遗将兵长史陈讠斤,率三千骑击之,少伯乃降。徙于冀县。

  论曰:传称“盛德必百世祀”,孔子曰“宽则得众”。夫能得众心,则百世不忘矣。观更始之际,刘氏之遗恩余烈,英雄岂能抗之哉!然则知高祖、孝文之宽仁,结于人心深矣。周人之思邵公,爱其甘棠,又况其子孙哉!刘氏之再受命,盖以此乎!若数子者,岂有国之远图哉!因时扰攘,苟瓷纵而已耳,然犹以附假宗室,能掘强岁月之间。观其智略,固无足以惮汉祖,发其英灵者也。

  赞曰:天地闭革,野战群龙。昌、芳僭诈,梁、齐连锋。宠负强地,宪萦深江。实惟非律,代委神邦。

【译文】

  (王昌 刘永 张步 彭宠 卢芳)

  ◆王昌传

  王昌一名王郎,赵国邯郸人。本来是个占卜、看相的人,对天文历数有些研究,常以为河北有天子气。这时赵缪王的儿子刘林喜爱术数,任侠行义于赵魏间,与豪强不法之徒多有相通,而王昌与之相亲善。起初,王莽篡位时,长安中有自称是成帝的儿子刘子舆的人,王莽将他杀了。王郎缘着这条线索诈称自己是真子舆,说:“我母亲本是成帝的歌女,有次下殿时突然仆倒,很快有一道黄气从上下通过,过了半天才苏醒过来,就这样怀了孕住在馆舍中,生子后赵后想谋害她,就用别人的婴儿将他换了,因而保全了生命。子舆十二岁时,有一个识命的郎中叫李曼卿的将他带到蜀中;十七岁时,到了丹阳;二十岁时,回到长安;辗转往来于中山、燕赵之间,以等待天时的到来。”刘林等更加疑惑,就与赵国的大豪李育、张参等通谋,共同策划拥立王郎。正好人们传说赤眉将渡黄河,刘林等因此宣言赤眉当至,立刘子舆看众人的反应,百姓多相信了。

  更始元年(23)十二月,刘林等就率车骑数百,一早进入邯郸城,在王宫停下,立王郎为天子。刘林为丞相,李育为大司马,张参为大将军。分别派遣将帅,夺取幽州、冀州。移送檄文到州郡说:“诏令各州刺史、郡太守:我是孝成皇帝的儿子刘子舆。昔日遭赵氏的祸害,王莽篡汉后杀了假子舆,幸赖有知天命的人保护着我,得以从河滨脱身,销声匿迹于赵魏之间。王莽窃位,得罪于天,天命佑我汉室,所以派东郡太守翟义、严乡侯刘信拥兵证讨,出入于胡人、汉土之间。普天之下,率土之滨,知道我隐蔽在人间。南岳的诸刘,都是我的先驱。我仰观天文,知天意要我在这里兴起,于是以今月壬辰即位赵宫。祥气熏蒸,应时雨降。我听说为国主的,儿子继承父位,这是古今不变的法制。刘圣公不知我在,暂时做了皇帝。他们仗义兴兵,都是帮我,都应当分封土地使他们的子孙都能享福。我已下令圣公及翟太守,快点与功臣们都到我这里来。有人怀疑刺史、二千石都是圣公所设置的,没有看到我的沉滞和遭遇,有的不明去就,强壮者自恃其力,衰弱者惶恐疑惑。现在平民百姓饱经创痍,死伤恐怕已经过半了,我感到很悲痛,所以派遣使者颁下诏书。”王郎看到百姓思念汉朝,又有很多人说翟义还没有死,所以说了这些假话以顺从民望。于是赵国以北,辽东以西都望风披靡。

  第二年,光武从蓟县得到王郎的檄书,连忙赶到信都,发兵攻旁县,又转攻柏人,没攻下。议论的人们以为围攻柏人不如平定巨鹿,光武于是引兵到东北围攻巨鹿。王郎太守王饶据城坚守,连攻数十日不克。耿纯建议说:“久围王饶,士众疲敝,不如以大兵精锐,进攻邯郸。如杀了王郎,王饶就可以不战而降了。”光武以为此计甚好,就留将军邓满围巨鹿,自率大军进攻邯郸,屯兵于城郭北门。王郎数次出兵都失利,于是派遣其谏议大夫杜威持着符节向光武请降。杜威假称王郎实在是成帝的亲生子。光武说“:即使成帝复生,天下也不可得,何况是冒称子舆的人呢!”杜威请求封其为万户侯。光武说:“能顾全他的生命就行了。”杜威说:“邯郸虽然鄙小,但尽力固守,还可以坚持相当时日,总不能君臣相率保全生命而已。”于是辞去。光武急攻,二十余日,王郎少傅李立做了反间,打开城门迎接汉兵,于是攻拔邯郸。王郎乘夜逃亡,走上了绝路,被追兵杀死。

  ◆刘永传

  刘永,梁郡睢阳人,梁孝王第八代孙。传封爵到刘永的父亲刘立。元始中,刘立与平帝外家卫氏有往来,被王莽杀害。更始即位,刘永先到洛阳,被继封为梁王,定都睢阳,刘永听说更始政治混乱,于是据封邑起兵,以弟刘防为辅国大将军,刘防弟刘少公为御史大夫,封鲁王。于是招集诸豪杰沛人周建等,同时代为将帅,攻下济阴、山阳、沛、楚、淮阳、汝南,共得二十八城。又派遣使者拜西防贼帅山阳佼强为横行将军。这时东海人董宪起兵占据了东海郡,而张步也平定了齐地。刘永遣使拜董宪为翼汉大将军,拜张步为辅汉大将军,与他们共同连兵,于是就割据了东方。后来更始失败,刘永就自称为天子。

  建武二年(26)夏,光武派遣虎牙大将军盖延等讨伐刘永。起初,陈留人苏茂为更始讨难将军,与朱鲔等守洛阳。朱鲔既降了汉,苏茂也归命光武,光武就派苏茂与盖延共同攻刘永,军中不和睦,苏茂就造**,杀了淮阳太守,掠得了几个县,占据广乐而向刘永称臣。刘永以苏茂为大司马、淮阳王。盖延于是围攻睢阳,数月,攻下睢阳,刘永带着家属逃走虞县。虞人造**,杀了刘永的母亲及妻子儿女,刘永与部下数十人逃奔谯县。苏茂、佼强、周建合军救刘永,被盖延打败,苏茂奔还广乐,佼强、周建跟从刘永走保湖陵。建武三年春季,刘永遣使立张步为齐王、董宪为海西王。光武于是派遣大司马吴汉等围苏茂于广乐,周建率部众救苏茂,苏茂、周建都被打败,弃广乐城再返回湖陵,而睢阳人又反过来举城迎接刘永。吴汉与盖延等合军围住睢阳,城中粮尽,刘永与苏茂、周建逃到赞阝县。诸将追得急,刘永将庆吾斩刘永首级投降,庆吾被封为列侯。苏茂、周建逃奔垂惠,共立刘永儿子刘纡为梁王。佼强逃回西防自保。

  建武四年(28)秋,光武派遣捕虏将军马武、骑都尉王霸包围刘纡、周建于垂惠,苏茂率五校兵往救,刘纡、周建也出兵与马武等交战,不胜,而周建的侄子周诵造**,关闭城门抵抗。苏茂、周建、刘纡都逃走,周建在路上死了,苏茂逃奔到下邳与董宪合并,刘纡奔佼强。

  建武五年,光武派遣骠骑大将军杜茂攻佼强于西防,佼强与刘纡逃奔董宪。这时平狄将军庞萌反叛,于是攻破盖延,引兵与董宪联和,自号东平王,屯兵在桃乡的北面。庞萌,山阳人。起初亡命在下江兵中。更始即位,以他为冀州牧,令他率军在尚书令谢躬的统帅下,共破王郎。谢躬失败后,庞萌归降。光武即位,以他为侍中。庞萌为人谦逊和顺,甚得光武信爱。光武时常称赞说“:可以托未成年的孤儿,寄一方使命的人,就是庞萌啊。”拜他为平狄将军,与盖延共同攻击董宪。

  这时诏书只下达给了盖延而未下达给庞萌,庞萌以为是盖延说了他的坏话,自己怀疑,于是造**。光武听了,大怒,就亲自率军讨伐庞萌。光武写信给诸将说“:我常以为庞萌是可以信赖的忠臣,将军们不会笑我这句话吗?庞萌这个老贼应当灭族。你们各自秣马厉兵,会师睢阳!”董宪听说光武自讨庞萌,就与刘纡、苏茂、佼强去下邳,回兰陵,使苏茂、佼强助庞萌,合兵三万,急围桃城。帝这时到了蒙,听到消息,就把辎重留下,亲自率领轻骑三千,步兵数万,星夜兼程驰赴,队伍驻在任城,离桃乡六十里。一早,诸将请求进军,贼也率军挑战,帝不听,于是休养士卒养精蓄锐,以挫敌之锋芒。城中听说帝到了,大家心情更加稳固。这时吴汉等在东郡,帝派人驰召之。庞萌等于是全军攻城,二十多天,部众疲困而不能攻下,等到吴汉与诸将到来,就率众军进桃城,光武帝亲自搏战,大破庞萌军。庞萌、苏茂、佼强乘夜弃辎重逃奔,董宪就与刘纡将所有的兵数万人驻扎在昌虑,自己率精锐队伍拒守新阳。帝先派遣吴汉将他击破,董宪逃回昌虑。吴汉进兵追击,董宪恐惧,于是招诱五校余贼步骑数千人驻守建阳,离昌虑三十里。帝到蕃,离董宪所在百余里。诸将请求进兵,帝不听,知道五校缺粮当退,命令各部坚壁以待其毙。不久,五校粮尽,果然退走。帝亲临,四面进攻董宪,三天,再次大破宪军,众兵都奔散。帝遣吴汉追击,佼强率众投降,苏茂奔张步,董宪及庞萌走入缯山县。数日后,董宪的吏士听说宪还在,又逐渐聚合起来,得数百骑,迎董宪进入郯城。吴汉等再攻下郯城,董宪与庞萌逃到朐县。刘纡不知逃归何处,军士高扈斩其首投降,梁地全部平定。吴汉进围朐县。明年,城中粮尽,董宪、庞萌逃出,袭取赣榆。琅笽太守陈俊进攻,董宪、庞萌逃入水泽之中。吴汉攻下朐城,其妻子儿女,尽被俘获。董宪于是流涕向其将士们致谢说“:妻子儿女都被俘虏。唉!久苦诸卿了。”只率领数十骑乘夜逃走,想从小道归降,而吴汉校尉韩湛追斩董宪于方舆,方舆人黔陵也斩了庞萌,都将首级送到洛阳。封韩湛为列侯,黔陵为关内侯。

  ◆张步传

  张步字文公,琅笽郡不其县人。汉兵起来后,张步也聚众数千,转攻附近县城,攻下了几个城,自称五威将军,于是占据了琅笽郡。更始派遣魏郡王闳为琅笽太守,张步拒之,不得进。王闳发檄文,晓谕官吏众人投降,得到赣榆等六个县,收了数千士兵,与张步交战,不胜。这时梁王刘永自以为是更始所立,贪张步兵强,秉承更始旨意拜张步为辅汉大将军、忠节侯,督察青州、徐州,让他征伐那些不服从命令的人。张步贪其爵号,就接受了。就治理军事于剧县,以弟张弘为卫将军,以弘弟张兰为玄武大将军,以兰弟张寿为高密太守。派遣将领攻夺太山、东莱、城阳、胶东、北海、济南、齐各郡,都攻下了。张步拓地渐广,兵甲日盛。王闳害怕他的部下分散,于是到张步处相见,想以义理来诱导他。张步陈列大军引见王闳,发怒说:“我张步有什么过错,你以前为什么攻我那么厉害!”王闳按剑说“:太守奉朝廷命令,而你拥兵相拒,我攻讨贼人而已,有什么厉害呢!”张步默然良久,离位跪拜谢罪,于是陈上音乐献上美酒,待以上宾礼节。令王闳通掌郡事。

  建武三年(27),光武遣光禄大夫伏隆持符节到齐,拜张步为东莱太守。刘永听说伏隆到了剧县,就从驰道立张步为齐王,张步就杀了伏隆而接受刘永任命。这时帝正忧虑北面的渔阳,南与梁、楚从事,所以张步得以专心集中力量于齐地,占据了十二个郡。等到刘永死,张步想立刘永儿子刘纡为天子,自己为定汉公,设置百官。王闳劝谏说:“梁王因奉更始,所以山东多能归顺于他。现在立他儿子为帝,大家就会产生怀疑。而且齐人多诈,应当详细计议。”张步才停止。

  建武五年,张步听说帝将攻他,就以其将费邑为济南王,屯兵历下。冬,建威大将军耿..攻破并斩了费邑,进军攻拔临淄。张步以为耿..兵少且远道而来,可以一举而取胜,就率领他全部兵力攻耿..于临淄。张步兵大败,逃奔回剧县。帝亲自到剧县。张步退保平寿,苏茂率领万余人来救。苏茂批评张步说“:以南阳那样的兵精,延岑那样善战,而耿..却将他打败赶走。大王怎么就攻他的营呢?既呼我来,为什么不等我呢?”张步说“:对不起,没什么话可说。”帝于是派遣使者告张步、苏茂,谁能斩对方来投降,就封谁为侯。张步于是斩苏茂,派使者奉苏茂首级投降。张步的三个弟弟各自缚到监狱请罪,都受到赦免。封张步为安丘侯,后来与家属居往洛阳。王闳也到剧县投降。建武八年(32)夏,张步携妻子逃奔临淮,与弟张弘、张兰想招集他的旧部,乘船入海,琅笽太守陈俊追击并斩了他。王闳,是王莽叔父平阿侯王谭的儿子,哀帝时为中常侍。当时受到宠幸的董贤为大司马,宠爱贵盛,王闳屡次劝谏,违反旨意。哀帝临死前,以玺绶付给董贤说“:不要随便给人。”当时国家没有嗣主,内外恐惧,王闳向元后说明,请夺董贤玺绶;即带剑至宣德后宫中门,举手叱董贤说“:皇上崩驾,新君未立,你受厚恩,当俯伏悲号哭泣,为什么久持玺绶以等待祸事到来呢!”董贤知不交玺绶必死,不敢抗拒,于是跪着把玺绶交授给王闳。王闳将玺绶呈献太后,朝廷对此甚为赞赏。后来王莽篡位,对王闳僭越疑忌,就外出为东郡太守。王闳害怕遭杀害,时常手里带着毒药。王莽失败,汉兵兴起,王闳独完完整整以东郡三十余万户,归降更始。

  ◆李宪传

  李宪,颍川许昌人。王莽时为庐江属令。王莽末年,江贼王州公等起兵十余万,攻掠郡县,王莽以李宪为偏将军,庐江连率,击破王州公。王莽失败,李宪据郡自守。更始元年,李宪自称淮南王。

  建武三年(27),李宪更自立为天子,设置公卿百官,拥有九城,众十余万。

  建武四年(28)秋,光武到寿春,派遣扬武将军马成等击李宪,围住庐江舒县,到建武六年(30)正月,攻下舒县。李宪逃走,其军士帛意,追斩李宪而降,李宪的妻子都被杀。封帛意为渔浦侯。后来李宪的余党谆于临等还聚众数千人,屯..山,攻杀安风县令。扬州牧欧阳歙派兵攻打不能胜,帝商议准备前去讨伐。庐江人陈众为从事,告诉欧阳歙请求前去晓喻淳于临来投降;陈众于是乘单车,驾白马,前往说服淳于临终于归降。..山人在陈众生前就为他立了祠庙,称呼他为“白马陈从事”。

  ◆彭宠传

  彭宠字伯通,南阳郡宛县人。父亲彭宏,哀帝时是渔阳太守,容貌英伟,善饮能饭,在边界上有威名。王莽居摄时,诛杀不归附于他的人,彭宏与何武、鲍宣一起遇害。彭宠年少时是郡吏,王莽地皇年间,为大司空士,跟随王邑到东抵拒汉军。到了洛阳,听说同母弟在汉军中,害怕要杀他,就与乡人吴汉逃亡到渔阳,归于父亲时的旧吏。更始立,派近侍韩鸿持符节到北州宣示,承帝令可以专行拜封二千石以下官职。韩鸣到蓟,以彭宠、吴汉都是同乡故旧,相见后很欢喜,随即拜彭宠为偏将军。代行渔阳太守职事,汉安乐县县令。光武镇慰河北,到了蓟,以书信招宠。宠准备好了牛酒,准备上谒。恰好王郎诈立,传檄燕、赵,派遣将领掠取渔阳、上谷,急速发兵,北州的群众多感疑惑,准备从王郎。吴汉建议彭宠归从光武,语在《吴汉传》。恰好上谷太守耿况也派功曹寇恂到彭宠处,共同谋划归从光武。彭宠就发步骑三千人,以吴汉行长史,及都尉严宣、护军盖延、狐奴县令王梁,与上谷军合军向南,跟及光武于广阿。光武承帝令封彭宠为建忠侯,赐号大将军。于是围邯郸,彭宠转运粮食,前后不绝。王郎死,光武追击铜马,北至蓟。彭宠上谒,自以为功劳大,期望甚高,光武接见他不能满足要求,因此心怀不平。光武知道后,以此问幽州牧朱浮。朱浮回答说“:以前吴汉北发兵时,大王赐彭宠以所佩剑,又倚重他为北道主人。彭宠以为他来时你当在小门握手迎他,与他交欢并坐。现在不是这样,所以他失望了。”朱浮因而说:“王莽为宰衡时,甄丰旦夕进府谋议,当时的人说:‘夜半客,甄长伯’。王莽篡位后,甄丰意不平,终被诛死。”光武大笑,以为不至于到这种地步。光武即位后,吴汉、王梁,都是彭宠派去的人,都位列三公,而彭宠独没有加升,更加怏怏不得志。叹道:“我的功劳应当封王,现在却成这样,陛下忘了我吗?”这时北州破散,而渔阳略为完好,有旧日的盐铁官,彭宠转而从事粮食贸易,积聚了不少珍宝,更加富强了。朱浮与宠不睦,多次诬陷构害于他。

  建武二年(26)春,帝下诏征召彭宠,彭宠意识到朱浮出卖了他,上书愿与朱浮同时受征。又与吴汉、盖延等书信,极言朱浮怎样诬枉了他,坚决要求同征。帝不许,彭宠更加自疑。而他的妻素来刚强,不堪抑制屈服,坚决劝彭宠不接受征召。彭宠又与平常所亲信的官吏计议,都怀怨朱浮,没有一个劝他应召而去的。帝派遣彭宠堂弟子后兰卿晓喻他,彭宠扣留了子后兰卿,于是发兵造**,拜任了将帅,自己率领了两万人攻朱浮于蓟,分兵掠取广阳、上谷、右北平。又自以为与耿况都有重功,而恩赏都微薄,几次派遣使者去诱说耿况,耿况不接受,经常斩其使者。秋天,帝派游击将军邓隆救蓟。邓隆屯兵潞南,朱浮屯兵雍奴,派遣官吏奏明情况。帝读檄书,怒对使吏说:“两营相距百里,其势怎么能够来得及救援?等到你回去,北军必然失败了。”彭宠果然以大军临河以拒邓隆,又另发轻骑三千袭击其后,大破邓隆军。朱浮离得远,来不及援救,引军退去。第二年春,彭宠就攻拔右北平、上谷数县。派遣使者以美女和带彩的丝织品贿赂匈奴,要与匈奴结好和亲。匈奴单于使左南将军七八千骑,往来为游兵以援助彭宠。又南结交张步及富平获索各豪杰,都与他们相交为质互相联合。于是攻拔蓟城,自立为燕王。彭宠的妻子几次做恶梦,又多见怪变,卜筮及观望气数的人都说兵变当从内部发生。

  彭宠怀疑子后兰卿是从汉归来的人质,所以不相信,使他带兵住在外面,不让他与里面的人亲近。

  建武五年(29)春,彭宠斋戒,一人独居便室。苍头子密等三人因彭宠睡着了,就将他共同缚住在床上,通告外面的官吏说:“大王斋禁,所有官吏都去休息。”又诈称彭宠命令,教把奴婢都收拾绑缚起来,各置一处。又以彭宠之命呼其妻。妻入见,大惊。彭宠急忙呼叫说“:赶快为这几位将军办理装饰宝物。”于是两家奴随宠妻到内室收取宝物,留下一家奴看守彭宠。彭宠对守奴说:“你这个小孩,我向来是很喜爱的,你是被子密所胁迫的。你解开我的绳索,我当把女儿彭珠嫁给你为妻,家中财物都给你。”小奴心想解救他,看户外,见子密听到了彭宠的话,就不敢解其绳索。于是收拾金玉衣物,到彭宠的住所装好,备马六匹,使妻缝两个包裹。昏夜后,解开彭宠的手,命令他用亲笔字条告诉城门将军说“:现派遣子密等到子后兰卿住所,快开门放他们出去,切莫稽留。”写好后即斩彭宠及其妻的头,放置在囊中,立即持字条出城,因而拜谒光武。被封为不义侯。第二天清晨,..门紧闭不开,官属们爬墙而入,看到彭宠尸体,大惊恐怖。其尚书韩立等共立彭宠儿子彭午为王,以子后兰卿为将军。国师韩利斩彭午首携带到征虏将军祭遵处投降。彭宠的宗族都被夷灭。

  ◆卢芳传

  卢芳字君期,安定郡三水县人,住在左谷中。王莽时,天下都思念汉德,卢芳于是诈称自己是武帝的曾孙刘文伯。说曾祖母匈奴谷蠡浑邪王之姊为武帝皇后,生了三个儿子。遭了江充之乱,太子被杀,皇后获罪死,中子次卿逃亡到长陵,小子回卿逃到了左谷。霍将军立了次卿,迎回回卿。回卿不出,因此住在左谷,生子孙卿,孙卿生子文伯。卢芳常用这些话欺骗迷惑安定之间。王莽末,就与三水属国羌胡起兵。更始到长安,征卢芳为骑都尉,使他镇定安抚安定以西。更始失败后,三水的豪杰们共同计议,以卢芳是刘氏子孙,应当继承宗庙,于是共立卢芳为上将军、西平王,派遣使者与西羌、匈奴结交和亲。单于说:“匈奴本与汉约为兄弟。后来匈奴衰弱了,呼韩邪单于归顺于汉,汉为其发兵加以保护,单于世世称臣。现在汉祚也中绝了,刘氏来归我,我也当立他,让他尊事我。”于是使句林王率领数千骑迎接卢芳,卢芳与兄卢禽、弟卢程都到了匈奴。单于就立卢芳为汉帝。以卢程为中郎将,率领匈奴骑兵回到安定。起初,五原人李兴、随昱,朔方人田飒,代郡人石鲔、闵堪,各起兵自称将军。

  建武四年,单于派遣无楼且渠王入五原塞,与李兴等和亲,告李兴想立卢芳回汉地为汉帝。

  建武五年(29),李兴、闵堪引兵到单于庭院迎接卢芳,一起入塞,定都九原县。掠取了五原、朔方、云中、定襄、雁门五个郡。都设置了郡守县令,与匈奴通兵,北部边疆受到侵掠和苦难。

  建武六年(30),卢芳的将军贾览率领胡骑击杀代郡太守刘兴。卢芳后来以事诛杀了五原太守李兴兄弟,这样朔方太守田飒、云中太守桥扈恐惧,叛离卢芳,率全郡归降,光武令他们仍为原郡太守如故。后来大司马吴汉、骠骑大将军杜茂几次攻击卢芳,都没有攻克。

  建武十二年(36),卢芳与贾览共攻云中,久攻不下,其将领随昱留守九原,想胁迫卢芳投降。卢芳知道他下面的人外附汉室,心腹从内部离叛,于是抛弃辎重,与十多骑逃亡到匈奴,其部下都归附于随昱。随昱于是与使者程恂入京,光武帝拜随昱为五原太守,封镌胡侯,随弟随宪为武进侯。

  建武十六年(40),卢芳再入居高柳县,与闵堪兄闵林遣使请归降。帝就立卢芳为代王,闵堪为代相,闵林为代太傅,赐缯二万匹,令他与匈奴和平相处。卢芳上疏谢恩说:“臣卢芳托为先帝遗体,被弃在边陲,汉朝社稷遭到王莽废绝,这是刘氏子孙的忧虑,应当奋起共诛国贼,所以我西连羌戎,北怀匈奴。单于不忘旧德,权且立我以相救助。那时兵革并起,到处都是。臣非敢有所贪婪觊觎,只望能奉承宗庙,兴立社稷,因而十多年来久僭汉帝号位,这是罪该万死。陛下圣德高明,亲自统率群贤,海内归服,恩惠及于远方。以亲属之故,赦免我的罪过,加以仁恩,封我为代王,令我守备北部边疆。无以报答重责,希望必定能与匈奴和睦相处,以不辜负圣恩。谨奉献天子玉玺,望到阙庭朝拜。”诏报卢芳于明年正月进朝。这年冬天,卢芳入朝,南到昌平县,有诏书止其行,令他明年再来。卢芳只得就地返回,忧郁恐惧,就再次背叛,与闵堪、闵林相攻连月。匈奴遣数百骑迎接卢芳及其妻子出塞。卢芳留在匈奴中十多年,病死。

  史官评论说:传称“有盛德者百代不绝”,孔子说“:宽仁就得人心”,能得人心就百世不会被遗忘啊。我们看到在更始的时代,刘氏的遗恩余烈,英雄谁能抗拒得了呢!这样就可以知道高祖、孝文的宽仁结于人心是何等的深了。周朝人思念邵公,因为邵公曾经听论于甘棠之下,对甘棠也不剪不伐,更何况是他的子孙呢?刘氏的得以中兴,大概就是这个缘故啊。如王、刘、张、李、彭、卢之流,难道有为国者之深谋远虑吗?他们不过是乘时扰攘,胡乱妄为而已,但正是附假刘氏宗室之名,能够逞强时日,看他们的智略,本不足以使汉高祖生畏而奋发他的英灵啊!



相关评论
精彩推荐
阅读排行
百度 淘宝网 同程旅行 京东商城 瓷器 爱之谷
关于本站  网址提交  网址导航  甘公网安备62112602000021号  陇ICP备16001066号  ALEX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