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后汉书

刘玄

后汉书·列传·刘玄刘盆子列传

  刘玄 刘盆子

  刘玄字圣公,光武族兄也。弟为人所杀,圣公结客欲报之。客犯法,圣公避吏于平林。吏系圣公父子张。圣公诈死,使人持丧归舂陵,吏乃出子张,圣公因自逃匿。

  王莽末,南方饥馑,人庶群入野泽,掘凫茈而食之,更相侵夺。新市人王匡、王凤为平理诤讼,遂推为渠帅,众数百人。于是诸亡命马武、王常、成丹等往从之;共攻离乡聚,臧于绿林中,数月间至七八千人。地皇二年,荆州牧某发奔命二万人攻之,匡等相率迎击于云杜,大破牧军,杀数千人,尽获辎重,遂攻拔竟陵。转击云杜、安陆,多略妇女,还入绿林中,至有五万余口,州郡不能制。

  三年,大疾疫,死者且半,乃各分散引去。王常、成丹西入南郡,号下江兵;王匡、王凤、马武及其支常朱鲔、张B421等北入南阳,号新市兵:皆自称将军。七月,匡等进攻随,未能下。平林人陈牧、廖湛复聚众千余人,号平林兵,以应之。圣公因往从牧等,为其军安集掾。

  是时,光武及兄伯升亦起舂陵,与诸部合兵而进。四年正月,破王莽前队大夫甄阜、属正梁丘赐,斩之,号圣公为更始将军。众虽多而无所统一,诸将遂共议立更始为天子。二月辛巳,设坛场于BF73水上沙中,陈兵大会。更始即帝位,南面立,朝群臣。素懦弱,羞愧流汗,举手不能言。于是大赦天下,建元曰更始元年。悉拜置诸将,以族父良为国三老、王匡为定国上公、王凤成国上公、朱鲔大司马、伯升大司徒、陈牧大司空,余皆九卿、将军。五朋,伯升拔宛。六月,更始入都宛城,尽封宗室及诸将,为列侯者百余人。

  更始忌伯升威名,遂诛之,以光禄勋刘赐为大司徒。前钟武侯刘望起兵,略有汝南。时王莽纳言将军严尤、秩宗将军陈藏既败于昆阳,往归之。八月,望遂自立为天子,以尤为大司马、茂为丞相。王莽使太师王匡、国将哀章守洛阳。更始遣定国上公王匡攻洛阳,西屏大将军申屠建、丞相司值李松攻武关,三辅震动。是时海内豪桀翕然响应,皆杀其牧守,自称将军,用汉年号,以待诏命,旬月之间,遍于天下。

  长安中起兵攻未央官。九月,东海人公宾就斩王莽于渐台,收玺绶,传首诣宛。更始时在便坐黄堂,取视之,喜曰:“莽不如是,当与霍光等。”宠姬韩夫人笑曰:“若不如是,帝焉得之乎?”更始悦,乃悬莽首于宛城市。是月,拔洛阳,生缚王匡、哀章,至,皆斩之。十月,使奋威大将军刘信击杀刘望于汝南,并诛严尤、陈茂。更始遂北都洛阳,以刘赐为丞相。申屠建、李松自长安传送乘舆服御,又遣中黄门从官奉迎迁都。二年二月,更始自洛阳而西。初发,李松奉引,马惊奔,触北宫铁柱门,三马皆死。

  初,王莽败,唯未央宫被焚而已,其余宫馆一无所毁。宫女数千,备列后庭,自钟鼓、帷帐、舆辇、器服、太仓、武库、官府、市里,不改于旧。更始既至,居长乐宫,升前殿,郎吏以次列庭中。更始羞怍,俯首刮席不敢视。诸将后至者,更始问虏掠得几何,左右侍官皆宫省久吏,各惊相视。

  李松与棘阳人赵萌说更始,宜悉王诸功臣。朱鲔争之,以为高祖约,非刘氏不王。更始乃先封宗室太常将军刘祉为定陶王、刘赐为宛王、刘庆为燕王、刘歙为元氏王、大将军刘嘉为汉中王、刘信为汝阴王,后遂立王匡为比阳王、王凤为宜城王、朱鲔为胶东王、卫尉大将军张B421为淮阳王、廷尉大将军王常为邓王,执金吾大将军廖湛为穰王、申屠建为平氏王、尚书胡殷为随王、柱天大将军李通为西平王、五威中郎将李轶为舞阴王、水衡大将军成丹为襄邑王、大司空陈牧为阴平王、骠骑大将军宋佻为颍阴王、尹尊为郾王。唯朱鲔辞曰:“臣非刘宗,不敢干典。”遂让不受。乃徙鲔为左大司马,刘赐为前大司马,使与李轶、李通、王常等镇抚关东。以李松为丞相,赵萌为右大司马,共秉内任。

  更始纳赵萌女为夫人,有宠,遂委政于萌,日夜与妇人饮宴后庭。群臣欲言事,辄醉不能见,时不得已,乃令侍中坐帷内与语。诸将识非更始声,出皆怨曰:“成败未可知,遽自纵放若此!”韩夫人尤嗜酒,每侍饮,见常侍奏事,辄怒曰:“帝方对我饮,正用此时持事来乎!”起,抵破书案,赵萌专权,威福自己。郎吏有说萌放纵者,更始怒,拔剑击之。自是无复敢言。萌私忿侍中,引下斩之,更始救请,不从。时李轶、朱鲔擅命山东,王匡、张B421横暴三辅。其所授官爵者,皆群小贾竖,或有膳夫庖人,多着绣面衣、锦裤、EB7CB25D、诸于,骂詈道中。长安为之语曰:“灶下养,中郎将。烂羊胃,骑都尉。烂羊头,关内侯。”

  军帅将军豫章李淑上书谏曰:

  方今贼寇始诛,王化未行,百官有司宜慎其任。夫三公上应台宿,九卿下括河海,故天工人其代之。陛下定业,虽因下江、平林之势,斯盖临时济用,不可施之既安。宜厘改制度,更延英俊,因才授爵,以匡王国。今公卿大位莫非戎陈,尚书显官皆出庸伍,资亭长、贼捕之用,而当辅佐纲维之任。唯名与器,圣人所重。今以所重加非其人,望其毘益万分,兴化致理,譬犹缘木求鱼,升山采珠。海内望此,有以窥度汉祚。臣非有憎疾以求进也,但为陛下惜此举厝。败材伤锦,所宜至虑。惟割既往廖妄之失,思隆周文济济之美。

  更始怒,系淑诏狱。自是,关中离心,四方怨叛。诸将出征,各自专置牧守,州郡交错,不知所从。

  十二月,赤眉西入关。

  三年正月,平陵人方望立前孺子刘婴为天子。初,望见更始政乱,度其必败,谓安陵人弓林等曰:“前定安公婴,平帝之嗣,虽王莽篡夺,而尝为汉主。今皆云刘氏真人,当更受命,欲共定大功,何如?”林等然之,乃于长安求得婴,将至临泾立之。聚党数千人,望为丞相,林为大司马。更始遣李松与讨难将军苏茂等击破,皆斩之。又使苏茂拒赤眉于弘农,茂军败,死者千余人。

  三月,遣李松会朱鲔与赤眉战于{艹务}乡,松等大败,弃军走,死者三万余人。

  时王匡、张B421守河东,为邓禹所破,还奔长安。B421与诸将议曰:“赤眉近在郑、华阴间,旦暮且至。今独有长安,见灭不久,不如勒兵掠城中以自富,转攻所在,东归南阳,收宛王等兵。事若不集,复入湖池中为盗耳。”申屠建、廖湛等皆以为然,共人说更始。更始怒不应,莫敢复言。及赤眉立刘盆子,更始使王匡、陈牧、成丹、赵萌屯新丰,李松军C37D,以拒之。

  张B421、廖湛、胡殷、申屠建等与御史大夫隗嚣合谋,欲以立秋日貙膢时共劫更始,俱成前计。侍中刘能卿知其谋,以告之。更始托病不出,召张B421等。B421等皆入,将悉诛之,唯隗嚣不至。更始狐疑,使 B421 等四人且待于外庐。B421与湛、殷疑有变,遂突出,独申屠建在,更始斩之。B421与湛、殷遂勒兵掠东西市。昏时,烧门入,战于宫中,更始大败。明旦,将妻子车骑百余,东奔越萌于新丰。

  更始复疑王匡、陈牧、成丹与张B421等同谋,乃并召入。牧、丹先至,即斩之。王匡惧,将兵入长安,与张B421等合。李松还从更始,与赵萌共攻匡、B421于城内。连战月余,匡等败走,更始徙居长信宫。赤眉至高陵,匡等迎降之,遂共连兵而进。更始守城,使李松出战,败,死者二千余人,赤眉生得松。时松弟B02A为城门校尉,赤眉使使谓之曰:“开城门,活汝兄。”B02A即开门。九月,赤眉入城。更始单骑走,从厨城门出,诸妇女从后连呼曰:“陛下,当下谢城!”更始即下拜,复上马去。

  初,侍中刘恭以赤眉立其弟盆子,自系诏狱:闻更始败,乃出,步从至高陵,止传舍。右辅都尉严本恐失更始为赤眉所诛,将兵在外,号为屯卫而实囚之。赤眉下书曰:“圣公降者,封长沙王。过二十日,勿受。”更始遣刘恭请降,赤眉使其将谢禄往受之。

  十月,更始遂随禄肉袒诣长乐宫,上玺绶于盆子。赤眉坐更始,置庭中,将杀之。刘恭、谢禄为请,不能得,遂引更始出。刘恭追呼曰:“臣诚力极,请得先死。”拔剑欲自刎,赤眉帅樊崇等遽共救止之,乃赦更始,封为畏威侯。刘恭复为固请,竟得封长沙王。更始常依谢禄居,刘恭亦拥护之。

  三辅苦赤眉暴虐,皆怜更始,而张B421等以为虑,谓禄曰:“今诸营长多欲篡圣公者。一旦失之,合兵攻公,自灭之道也。”于是禄使从兵与更始共牧马于郊下,因令缢杀之。刘恭夜往收臧其尸。光武闻而伤焉。诏大司徒邓禹葬之于霸陵。

  有三子;求,歆,鲤。明年夏,求兄弟与母东诣洛阳,帝封求为襄邑侯,奉更始祀;歆为穀孰侯,鲤为寿光侯。求后徙封成阳侯。求卒, 子巡嗣, 复徙封B324泽侯。巡卒,子姚嗣。

  论曰:周武王观兵孟津,退而还师,以为纣未可伐,斯时有未至者也。汉起,驱轻黠乌合之众,不当天下万分之一,而旌旃之所捴及,书文之所通被,莫不折戈顿颡,争受职命。非唯汉人余思,固亦几运之会也。夫为权首,鲜或不及。陈、项且犹未兴,况庸庸者乎!

  刘盆子者,太山式人,城阳景王章之后也。祖父宪,元帝时封为式侯,父萌嗣。王莽篡位,国除,因为式人焉。

  天凤元年,琅邪海曲有吕母者,子为县吏,犯小罪,宰论杀之。吕母怨宰,密聚客,规以报仇。母家素丰,资产数百万,乃益酿醇酒,买刀剑衣服。少年来酤者,皆赊与之,视其乏者,辄假衣裳,不问多少。数年,财用稍尽,少年欲相与偿之。吕母垂泣曰:“所以厚诸君者,非欲求利,徒以县宰不道,枉杀吾子,欲为报怨耳。诸君宁肯哀之乎!”少年壮其意,又素受恩,皆许诺。其中勇士自号猛虎,遂相聚得数十百人,因与吕母入海中,招合亡命,众至数千。吕母自称将军,引兵还攻破海曲,执县宰。诸吏叩头为宰请。母曰:“吾子犯小罪,不当死,而为宰所杀。杀人当死,又何请乎?”遂斩之,以其首祭子冢,复还海中。

  后数岁,琅邪人樊崇起兵于莒,众百余人,转入太山,自号三老。时青、徐大饥,寇贼蜂起,众盗以崇勇猛,皆附之,一岁间至万余人。崇同郡人逄安,东海人徐宣、谢禄、杨音,各起兵,合数万人,复引从崇。共还攻莒,不能下,转掠至姑幕,因击王莽探汤侯田况,大破之,杀万余人,遂北入青州,所过虏掠。还至太山,留屯南城。初,崇等以困穷为冠,无攻城徇地之计。众既浸盛,乃相与为约:杀人者死,伤人者偿创。以言辞为约束,无文书、旌旗、部曲、号令。其中最尊者号三老,次从事,次卒史,泛相称曰巨人。王莽遣平均公廉丹、太师王匡击之。崇等欲战,恐其众与莽兵乱,乃皆朱其眉以相识别,由是号曰赤眉。赤眉遂大破丹、匡军,杀万余人,追至无盐,廉丹战死,王匡走。崇又引其兵十余万,复还围莒,数月。或说崇曰:“莒,父母之国,奈何攻之?”乃解去。时吕母病死,其众分入赤眉、青犊、铜马中。赤眉遂寇东海,与王莽沂平大尹战,败,死者数千人,乃引去,掠楚、沛、汝南、颍川,还人陈留,攻拔鲁城,转至濮阳。

  会更始都洛阳,遣使降崇。崇等闻汉室复兴,即留其兵,自将渠帅二十余人,随使者至洛阳降更始,皆封为列侯。崇等既未有国邑,而留众稍有离叛,乃遂亡归其营,将兵入颍川,分其众为二部,崇与逄安为一部,徐宣、谢禄、杨音为一部。崇、安攻拔长社,南击宛,斩县令;而宣、禄等亦拔阳翟,引之梁,击杀河南太守。赤眉众虽数战胜,而疲敝厌兵,皆日夜愁泣,思欲东归。崇等计议,虑众东向必散,不如西攻长安。更始二年冬,崇、安自武关,宣等从陆浑关,两道俱入。三年正月,俱至弘农,与更始诸将连战克胜,众遂大集。乃分万人为一营,凡三十营,营置三老、从事各一人。进至华阴。

  军中常有齐巫鼓舞祠城阳景王,以求福助。巫狂言景王大怒,曰:“当为县官,何故为贼?”有笑巫者辄病,军中惊动。时方望弟阳怨更始杀其兄,乃逆说崇等曰:“更始荒乱,政令不行,故使将军得至于此。今将军拥百万之众,西向帝城,而无称号,名为群贼,不可以久。不如立宗室,挟义诛伐。以此号令,谁敢不服?”崇等以为然,而巫言益盛,前及郑,乃相与议曰:“今迫近长安,而鬼神如此,当求刘氏共尊立之。”六月,遂立盆子为帝,自号建世元年。

  初,赤眉过式,掠盆子及二兄恭、茂,皆在军中。恭少习《尚书》,略通大义。及随崇等降更始,即封为式侯。以明经数言事,拜侍中,从更始在长安。盆子与茂留军中,属右校卒史刘侠卿,主刍牧牛,号曰牛吏。及崇等欲立帝,求军中景王后者,得七十余人,唯盆子与茂及前西安侯刘孝最为近属。崇等议曰:“闻古天子将兵称上将军。”乃书札为符曰“上将军”,又以两空札置笥中,遂于郑北设坛场,祠城阳景王。诸三老、从事皆大会陛下,列盆子等三人居中立,以年次探札。盆子最幼,后探得符,诸将乃皆称臣拜。盆子时年十五,被发徒跣,敝衣赭汗,见众拜,恐畏欲啼。茂谓曰:“善藏符。”盆子即啮折弃之,复还依侠卿。侠卿为制绛单衣、半头赤帻、直綦履,乘轩车大马,赤屏泥,绛EB7C络,而犹从牧兒遨。

  崇虽起勇力而为众所宗,然不知书数。徐宣故县狱吏,能通《易经》。遂共推宣为丞相、崇御史大夫、逄安左大司马、谢禄右大司马,自杨音以下皆为列卿。

  军及高陵,与更始叛将张B421等连和,遂攻东都门,入长安城,更始来降。

  盆子居长东宫,诸将日会论功,争言F446呼,拔剑击柱,不能相一。三辅郡县营长遣使贡献,兵士辄剽夺之。又数虏暴吏民,百姓保壁,由是皆复固守。至腊日,崇等乃设乐大会,盆子坐正殿,中黄门持兵在后,公卿皆列坐殿上。酒未行,其中一人也刀笔书谒欲贺,其余不知书者请起之,各各屯聚,更相背向。大司农杨音按剑骂曰:“诸卿皆老佣也!今日设君臣之礼,反更CA36乱,兒戏尚不如此,皆可格杀!”更相辩斗,而兵众遂各逾宫斩关,入掠酒肉,互相杀伤。卫尉诸葛稚闻之,勒兵人,格杀百余人,乃定。盆子惶恐,日夜啼泣,独与中黄门共卧起,唯得上观阁而不闻外事。

  时掖庭中宫女犹有数百千人,自更始败后,幽闭殿内,掘庭中芦菔根,捕池鱼而食之,死者因相埋于宫中。有故祠甘泉乐人,尚共击鼓歌舞,衣服鲜明,见盆子叩头言饥。盆子使中黄门禀之米,人数斗。后盆子去,皆饿死不出。

  刘恭见赤眉众乱,知其必败,自恐兄弟俱祸,密教盆子归玺绶,习为辞让之言。建武二年正朔,崇等大会,刘恭先曰:“诸君共立恭弟为帝,德诚深厚。立且一年,肴乱日甚,诚不足以相成。恐死而无所益,愿得退为庶人,更求贤知,唯诸君省察。”崇等谢曰:“此皆崇等罪也。”恭复固请。或曰:“此宁式侯事邪!”恭惶恐起去。盆子乃下床解玺绶,叩头曰:“今设置县官而为贼如故。吏人贡献,辄见剽劫,流闻四方,莫不怨恨,不复信向。此皆立非其人所致,愿乞骸骨,避贤圣。必欲杀盆子以塞责者,无所离死。诚冀诸君肯哀怜之耳!”因涕泣嘘唏。崇等及会者数百人,莫不哀怜之,乃皆避席顿首曰;“臣无状,负陛下。请自今已后,不敢复放纵。”因共抱持盆子,带以玺绶。盆子号呼不得已。既罢出,各闭营自守,三辅翕然,称天子聪明。百姓争还长安,市里且满。

  后二十余日,赤眉贪财物,复出大掠。城中粮食尽,遂收载珍宝,因大纵火烧宫室,引兵而西。过祠南郊,车甲兵马最为猛盛,众号百万。盆子乘王车,驾三马,从数百骑。乃自南山转掠城邑,与更始将军严春战于CD37,破春,杀之,遂入安定、北地。至阳城、番须中,逢大雪,坑谷皆满,士多冻死,乃复还,发掘诸陵,取其宝货,遂污辱吕后尸,凡贼所发,有玉匣殓者率皆如生,故赤眉得多行淫秽。大司徒邓禹时在长安,遣兵击之于郁夷,反为所败,禹乃出之云阳。九月,赤眉复入长安,止桂宫。

  时,汉中贼延岑出散关,屯杜陵,逄安将十余万人击之。邓禹以逄安精兵在外,唯盆子与羸弱居城中,乃自往攻之。会谢禄救至,夜战槀街中,禹兵败走。延岑及更始将军李宝合兵数万人,与逄安战于杜陵。岑等大败,死者万余人,宝遂降安,而延岑收散卒走。宝乃密使人谓岑曰:“子努力还战,吾当于内反之,表里合势,可大破也。”岑即还挑战,安等空营击之,宝从后悉拔赤眉旌帜,更立己幡旗。安等战疲还营,见旗帜皆白,大惊乱走,自投川谷,死者十余万,逄安与数千人脱归长安。时三辅大乱,人相食,城郭皆空,白骨蔽野,遗人往往聚为营保,各坚守不下。赤眉虏掠无所得,十二月,乃引而东归,众尚二十余万,随道复散。

  光武乃遣破奸将军侯进等屯新安,建威大将军耿弇等屯宜阳,分为二道,以要其还路。敕诸将曰:“贼若东走,可引宜阳兵会新安;贼若南走,可引新安兵会宜阳。”明年正月,邓禹自河北度,击赤眉于湖,禹复败走,赤眉遂出关南向。征西大将军冯异破之于崤底。帝闻,乃自将幸宜阳,盛兵以邀其走路。

  赤眉忽遇大军,惊震不知所为,乃遣刘恭乞降,曰:“盆子将百万众降,陛下何以待之?”帝曰:“待汝以不死耳。”樊崇乃将盆子及丞相徐宣以下三十余人肉袒降。上所得传国玺绶,更始七尺宝敛及玉璧各一。积兵甲宜阳城西,与熊耳山齐。帝令县厨赐食,众积困餧,十余万人皆得饱饫。明旦,大陈兵马临洛水,令盆子君臣列而观之。谓盆子曰:“自知当死不?”对曰:“罪当应死,犹幸上怜赦之耳。”帝笑曰:“兒大黠,宗室无蚩者。”又谓崇等曰;“得无悔降乎?朕今遣卿归营勒兵,鸣鼓相攻,决其胜负,不欲强相服也。”徐宣等叩头曰:“臣等出长安东都门,君臣计议,归命圣德。百姓可与乐成,难与图始,故不告众耳。今日得降,犹去虎口归慈母,诚欢诚喜,无所恨也。帝曰:“卿所谓铁中铮铮,庸中佼佼者也。”又曰:“诸卿大为无道,所过皆夷灭老弱,溺社稷,污井灶。然犹有三善:攻破城邑,周遍天下,本故妻妇无所改易,是一善也;立君能用宗室,是二善也;余贼立君,迫急皆持其首降,自以为功,诸卿独完全以付朕,是三善也。”乃令各与妻子居洛阳,赐宅人一区,田二顷。

  其夏,樊崇、逄安谋反,诛死。杨音在长安时,遇赵王良有恩,赐爵关内侯,与徐宣俱归乡里,卒于家。刘恭为更始报杀谢禄,自系狱,赦不诛。

  帝怜盆子,赏赐甚厚,以为赵王郎中。后病失明,赐荥阳均输官地,以为列肆,使食其税终身。

  赞曰:圣公靡闻,假我风云,始顺归历,终然崩分。赤眉阻乱,盆子探符。虽盗皇器,乃食均输。

【译文】

  (刘玄 刘盆子 )

  ◆刘玄传

  刘玄字圣公,光武帝的族兄。他的弟弟被人杀害,他就结交宾客,想为弟弟报仇。宾客犯了法,他避开官府捕捉逃到了平林。官府把他的父亲刘子张捉去。刘玄假装死了,派人将灵柩送回舂陵,官府于是释放了刘子张,刘玄因此自己在外逃匿。王莽末年,南方发生饥荒,百姓成群拥入野泽之中,挖掘荸荠吃,而且还互相抢夺。新市人王匡、王凤为他们评理争讼,被推举为大帅,拥有数百人。于是诸多亡命之徒马武、王常、成丹等也投奔他们;共同攻打离乡聚,藏于绿林山中,数月间发展到七八千人。

  地皇二年(21),荆州牧某派遣快速部队两万人去攻打,王匡等率军与官兵迎战于云杜,大破官军,杀官军数千人,并缴获了全部辎重,于是乘胜攻取了竟陵。又转攻云杜、安陆,多掠取妇女,回到绿林中,发展到五万多人,州郡不能制服。

  地皇三年(22),发生了大病疫,死者几乎达半数,于是各部分散引去。王常、成丹西入南郡,号为下江兵;王匡、王凤、马武及其支党朱鲔、张..等北入南阳,号为新市兵;都自称将军。七月,王匡等进攻随,没有攻下。平林人陈牧、廖湛又聚众千余人,号为平林兵,以为响应。刘玄就往投陈牧等,做了陈牧手下的安集掾。这时光武和他的哥哥伯升也在舂陵起兵,与各部合兵而进。

  地皇四年(23)正月,破王莽前队大夫甄阜、属正梁丘赐,并把他们斩了,称刘玄为更始将军。这时军众虽多但没有统一的指挥,各将领就共同商议立更始为天子。二月初一,在縮水边的沙滩上设立坛场,陈列军队、举行大会。更始即皇帝位,南面而立,接受群臣朝拜。更始向来懦弱,见到这种场面,羞愧流汗,举着手连话都说不出来了。于是大赦天下,建年号为更始元年。悉数拜置诸将,以族父刘良为国三老,王匡为定国上公,王凤为成国上公,朱鲔为大司马,伯升为大司徒,陈牧为大司空,其余都拜为九卿或将军。五月,伯升攻下宛城。六月,更始入都宛城,尽封宗室及诸将为列侯的达一百多人。更始嫉妒伯升威名,把伯升杀了,以光禄勋刘赐为大司徒。前钟武侯刘望起兵,占领了汝南。当时王莽的纳言将军严尤、秩宗将军陈茂既在昆阳被打败,就往归刘望。八月,刘望就自己立为天子,以严尤为大司马,陈茂为丞相。王莽派太师王匡、国将哀章守洛阳。更始派遣定国上公王匡攻洛阳,派西屏大将军申屠建、丞相司直李松攻武关,三辅震动。这时海内豪杰纷纷起来响应,都把牧守杀了,自称将军,用汉年号,以等待汉帝的诏令,一个月之间,起义部队遍于全国。这时长安城中有人起兵攻打未央宫。九月,东海人公宾斩王莽于渐台,收了王莽的玺绶,将王莽的头送到宛城。更始当时正便坐黄堂,取王莽头看了,高兴地说“:如果王莽不窃取帝位,其功当与霍光一样哩。”宠姬韩夫人笑着说:“他如果不是这样,陛下怎能得到他头呢?”更始乐了,于是把王莽的头悬挂在宛城市。当月,攻下洛阳,活捉王匡、哀章,押到宛城,都把他们杀掉了。十月,使奋威大将军刘信击毙刘望于汝南,同时杀了严尤、陈茂。更始于是北都洛阳,以刘赐为丞相。申屠建、李松从长安送来帝王乘坐的车辆和穿用的衣服,又派遣中黄门从官奉迎更始迁都。

  更始二年(24)二月,更始自洛阳向西而进。刚刚出发,李松奉引在前,马突然惊奔,触撞在北宫的铁柱门上,三匹马都撞死了。当初,王莽失败,只有未央宫被烧毁,其他的宫馆都没有受到毁坏。宫女数千,都列于后庭,所有钟鼓、帷帐、舆辇、器服、太仓、武库、官府、市里,都和从前一样。更始既到长安,居住在长乐宫,登前殿,郎吏依次排列在庭中。更始羞愧,头埋得挨着席子,不敢仰视。诸将后到的,更始问他们抢到了多少东西,左右的侍从官都是长期在皇宫中担任职务的,听了个个惊讶相视。李松与棘阳人赵萌向更始建议,所有功臣都应当封王。朱鲔争辩,以为高祖刘邦有约,不是刘氏宗室不能封王。更始就先封宗室,太常将军刘祉为定陶王,刘赐为宛王,刘庆为燕王,刘歙为元氏王,大将军刘嘉为汉中王,刘信为汝阴王;然后就立王匡为比阳王,王凤为宜城王,朱鲔为胶东王,卫尉大将军张..为淮阳王,廷尉大将军王常为邓王,执金吾大将军廖湛为穰王,申屠建为平氏王,尚书胡殷为随王,柱天大将军李通为西平王,五威中郎将李轶为舞阴王,水衡大将军成丹为襄邑王,大司空陈牧为阴平王,骠骑大将军宋佻为颍阴王,尹尊为郾王。只有朱鲔推辞说:“臣不是刘氏宗室,不敢违犯王制。”推让不肯接受。于是改任朱鲔为左大司马,刘赐为前大司马,使他们与李轶、李通、王常等镇抚关东。又任李松为丞相,赵萌为右大司马,共同主持内政。更始纳赵萌女儿为夫人,很宠爱,于是把政事委托赵萌办理,自己日夜与妇人在后庭饮酒取乐。群臣有事想上奏于他,更始常常因喝醉了酒而不能接见,有时不得已,就命令侍中坐在帷帐内答话。诸将听出来答话的不是更始的声音,出来后都抱怨说:“现在成败还不可知,为何放纵成这个样子!”韩夫人尤其嗜好喝酒,每侍奉更始饮酒,见到常侍奏事,时常发怒说:“帝正和我饮酒,你为什么偏偏拣这个时候来奏事呢?”起身,把书案都捶破了。赵萌专权,作威作福。郎吏有的直言赵萌放纵的,更始怒,拔剑相击。自此以后没有人敢再讲话。赵萌仇恨侍中,带出来将他杀害,更始出面救他,赵萌不从。这时李轶、朱鲔专制于山东,王匡、张..在三辅横蛮暴虐。所封授的官爵,都是一些小人商人,还有伙夫厨师之流,许多人穿着绣面衣、锦缎裤子、短衣,或者穿着妇女的大襟上衣,在路上嬉笑怒骂。长安城有歌讽刺说:“灶下养,中郎将。烂羊胃,骑都尉。烂羊头,关内侯。”军帅将军豫章李淑上书规劝说“:现在贼寇刚刚抹掉,王化还远没有实行,百官和执掌职事的官吏都应当小心谨慎行使自己的职责。那三公的官是上应天上的台宿,九卿的官是下法地上的河海,这都是用人来代替天的职守。陛下定帝业,虽是由于下江、平林的盛势,但那只是临时起作用的因素,天下既定就不可再用了。现在亟宜整理和改革制度,广泛延揽天下的英雄豪杰,按才授爵封官,以匡救王国。现在公卿大位无一不被官军霸占,尚书显官都出身庸伍,把那些只能当个亭长、贼捕之用的庸才,重用为辅佐帝王以治国兴邦的大任。要知道名与器,是圣人最重视的,今以圣人所重视的加在庸人身上,指望他们能裨益于万分,兴王化致理义,就等于是缘着木头去求鱼,上到深山去采珠一样完全办不到的。海内看到这种情况,就有人窥度汉朝的江山了。臣并不是嫉妒憎恶自己想升官,实在为陛下的这种举措感到惋惜。败坏良材,损坏锦绣,这是应当仔细考虑的。只有抛弃以前的荒谬错误,以兴隆周文王人才济济的美德。”更始怒,下令将李淑逮捕入狱。自此以后关中离心,四方纷纷怨恨叛变。诸将出征,各自安置自己的亲信来担任州牧郡守,这样州郡交错,不知所从。十二月,赤眉西进入关。

  三年(25)正月,平陵人方望立前孺子刘婴为天子。起先,方望看到更始政治混乱,揣度他必败,对安陵人弓林等说“:前定安公刘婴,是平帝的后代,虽王莽篡夺了帝位,但刘婴曾经为汉主。现在人们都说刘氏的嫡传应当受命为帝,我想和你们共同来建立大功,你们看如何?”弓林等表示同意。于是在长安找到刘婴,将他带到临泾正式立为天子。聚合党羽数千人,方望为丞相,弓林为大司马。更始派遣李松与讨难将军苏茂将方望等击破,把几个人都杀了。又使苏茂拒赤眉于弘农,苏茂军败,死者一千多人。三月,遣李松会合朱鲔与赤眉战于踼乡,李松等大败,弃军逃走,死者三万余人。这时王匡、张..驻守河东,被邓禹打败,奔回长安。张..与诸将商议说:“赤眉近在郑、华阴间,旦夕就将到此。现在只有长安,眼看就会被消灭,倒不如统帅军队掠取城中财物发财,从这里转而进攻沿途经过的地方,东归南阳,把宛王等人的兵收集过来。如果事情不成,就再入湖池中做强盗去算了。”申屠建、廖湛等都赞成,就一起去说服更始。更始听后大怒,不答应,张..等不敢再说。等到赤眉立刘盆子为帝,更始派遣王匡、陈牧、成月、赵萌屯兵新丰,李松屯兵扌取城,以抵抗他们。张..、廖湛、胡殷、申屠建等与御史大夫隗嚣合谋,准备在立秋那天乘更始祭祀时用武力劫持更始,以完成前面提出的计划。侍中刘能卿知道了他们的阴谋,禀报了更始。更始假托有病不出宫,召见张..等。张..等进来,更始准备把他们全都杀掉,只有隗嚣不到。更始怀疑,令张..等四人暂到外边房子里等候。张..、廖湛、胡殷怀疑有变故,急忙冲出去,只有申屠建在,更始将他杀了。张..、廖湛、胡殷于是率军掠夺东西二市。天黑时,烧门而入,在宫中混战,更始大败。次日一早,就率妻子车骑百余辆,东奔到新丰赵萌那里去了。更始又怀疑王匡、陈牧、成丹与张..同谋,就同时召见他们。陈牧、成丹先到,即被斩首。王匡吓不过,率军到长安,与张..等会合。李松回到更始身边,与赵萌共同攻王匡、张..于城内。连战一个多月,王匡等败走,更始迁居到长信宫。赤眉到高陵,王匡等向赤眉投降,于是与赤眉连兵而进。更始守城,派遣李松出战,失败,死两千多人,赤眉活捉了李松。这时李松弟弟李泛为城门校尉,赤眉派使者对李泛说:“打开城门,饶你老兄的。”李泛就开了门。九月,赤眉入城。更始单骑逃走,从厨城门出。许多妇女从后面连连呼喊说“:陛下应当下马谢城!”更始即下马拜谢,然后再上马逃走了。当初,侍中刘恭因赤眉立了他弟弟刘盆子为帝,就自缚了到监狱去请罪;听说更始失败了,于是出狱。步行追随更始到高陵,在驿站住下。右辅都尉严本怕放跑了更始后赤眉不会放过他,就率军驻扎在外面,名为屯兵保卫更始而实际上是囚禁他。赤眉传下书信说“:如圣公肯降,就封他为长沙王。但二十天后,就不接受了。”更始派遣刘恭去向赤眉请降,赤眉派遣其将领谢禄前往受降。十月,更始就随谢禄赤膊到长乐宫,将皇帝的印绶奉献给刘盆子。赤眉罪责更始,置于庭中,准备杀掉。刘恭、谢禄为更始说情,赤眉没有答应,于是把更始带去。刘恭追呼说:“我是极力护卫圣公的,请让我死在圣公前面。”拔剑要自杀,赤眉统帅樊崇等连忙共同把他救了,于是赦免更始,封为畏威侯。刘恭再次为更始求情,竟然封了更始为长沙王。更始常依谢禄居住,刘恭也加以卫护。三辅苦于赤眉暴虐,都怜悯更始,而张..等深以为虑,对谢禄说:“现在各营统帅多想夺取圣公,一旦失去了圣公,大家合兵向你进攻,你就是自取灭亡了。”于是谢禄派亲兵与更始一起到郊外去牧马,密令亲兵把更始绞杀了。刘恭夜晚去收藏更始尸体。光武听到消息很是悲伤,下诏令大司徒邓禹将更始葬于霸陵。更始有三子:刘求、刘歆、刘鲤。第二年夏天,刘求兄弟与母亲东到洛阳,帝封求为襄邑侯,奉更始祭祀;刘歆为..孰侯,刘鲤为寿光侯。刘求后来迁封为咸阳侯。求死后,儿子刘巡嗣封,再迁封..泽侯。刘巡死后,其子刘姚嗣封。史官评论道:周武王阅兵于孟津,后来退师而还,是认为殷纣不可伐,伐纣的时机没有到来呢。汉代兴起,更始驱使轻锐狡黠乌合之众,人数还不到天下万分之一,而旌旗所到之处,书文传达的地方,莫不放下武器顿首归降,争着接受职命的。这不但是人们有怀念汉朝的思想,也是由于时机命运所促成的。首先发难的人很少不受害的。陈胜、项羽尚且没有成就帝业,何况庸庸碌碌之辈呢!

  ◆刘盆子传

  刘盆子,是太山郡式县人,城阳景王刘章的后代。祖父刘宪,元帝时封为式侯,父亲刘萌嗣位。王莽篡位后封国被除去,因而成了式县人。

  天凤元年(14),琅笽郡海曲县有一个吕母,她儿子是县吏,犯了一点小罪,县宰把他杀了。吕母怨恨县宰,秘密纠集宾客,策划为儿子报仇。吕母家素来富有,家产数百万,于是更酿醇酒,购买了刀剑衣服。年轻人来买酒的,吕母都赊给他们,看到贫乏的,还常借给他们衣裳,不问多少。几年过去,家财渐渐花完了,年轻人都准备向她还债。吕母垂泪哭泣说“:我之所以优待诸位,不是想求利,只是因为县宰不讲理,枉杀了我的儿子,我要为儿子报仇罢了。你们宁愿哀怜我吗?”少年们都觉得她忠气壮烈,平时又受了许多恩惠,都答应了她。年轻人中有勇士自称猛虎的,于是互相集聚得数十百人,与吕母一起到了海上,招合亡命之徒,人数到达数千人。吕母自称将军,带兵回来攻破了海曲县,活捉县宰。县吏们叩头为县宰说情。吕母说:“我儿子犯了一点小罪,本不当死,却被县宰枉杀了。杀人者死,有什么情可说呢?”于是杀了县宰,拿县宰的头去祭儿子的墓,复回到海上。数年后,琅笽郡人樊崇起兵于莒,有众百余人,转战到太山,自号三老。这时青、徐二州闹大饥荒,盗贼蜂起,强盗们认为樊崇勇猛,都归附于他,一年之间扩大到万余人。樊崇同郡人逄安,东海郡人徐宣、谢禄杨音,也各起兵,合起来达数万人,都引兵归樊崇。一起回攻莒县,攻不下,转掠到姑幕县,因而击王莽探汤侯田况,大胜,杀万余人,于是北入青州,所过之地都进行虏掠。回到太山,驻扎南城县,起初,樊崇等因穷困而为盗寇,没有攻城略地的打算。后来队伍渐渐扩大,就互相约定:杀人者处死,伤人者偿创伤。以言辞为约束,没有文书、旌旗、编制、号令。其中职位最高的号为三老,其次为从事,再次为卒吏,一般的泛称为“巨人”。王莽遣平均公廉丹、太师王匡发动进攻。樊崇等准备迎战,但耽心自己部下与王莽兵混淆不清,于是令自己部下都把眉毛涂红以相识别,从此号称赤眉。赤眉大破廉丹、王匡军,杀万余人,追到无盐,廉丹战死,王匡逃命而走。樊崇又引其兵十多万,再次回兵包围莒县,数月。有人对崇说:“莒,是我们的父母之乡,为什么要攻它呢?”樊崇乃解围而去。这时吕母病死,她的部下分别加入到赤眉、青犊、铜马各部中。赤眉军就侵入东海郡,与王莽沂平郡大尹作战,失败,死数千人,于是离开东海,攻掠楚、沛、汝南、颍川,返回陈留,攻拔鲁城,转到濮阳。正好更始定都洛阳,派使者劝樊崇归降。樊崇等听说汉室复兴了,就将兵留下,亲自率大帅二十多人随使者到洛阳投降更始,都被封为列侯。樊崇等既没有自己的封地,留守的部众慢慢开始离叛,樊崇等于是离开洛阳返归其兵营,率军入颍川郡,分其部众为二部,樊崇与逄安为一部,徐宣、谢禄、杨音为一部。樊崇和逄安攻拔长社县,南击宛城,斩县令;而徐宣、谢禄等也攻拔阳翟县引部到梁县,击杀河南太守。赤眉部众虽多次打胜仗,但疲敝厌战,都日夜愁泣,想要东归。樊崇等商议,考虑到一旦东归,部众势必散伙,不如西攻长安。

  更始二年(24)冬,樊崇、逄安到武关,徐宣等从陆浑关,两路并进。三年正月,都到达弘农县,与更始诸将连战都获胜,部队就大发展。于是分一万人为一营,共建三十营,每营设三老、从事各一人;进到华阴。军中常有齐巫击鼓跳舞祭祀城阳景王以求福衤止。巫者胡说,景王大怒说:“当为天子,何故为贼?”嘲笑巫者的人就得病,军中为之惊恐。这时方望的弟弟方阳怨恨更始杀了他哥哥,就上书劝樊崇等说“:更始荒乱,政令不行,故使将军到达这种地步。现在将军拥有百万之众,西向帝京长安,而无称号,叫做群贼,这是不能持久的。不如立刘氏宗室,打着正义的旗号以进行诛杀讨伐。以此号令,谁敢不服?”樊崇等以为这样很好。樊崇向前挺进到郑县,就与诸将共议说:“现在我军迫近长安,而鬼神这样显灵,应当求刘氏宗室共立为帝。”六月,就立刘盆子为帝,自号建世元年。当初,赤眉经过式县,虏掠了刘盆子及他的两个哥哥刘恭、刘茂,都留在军中。刘恭从小学习《尚书》,懂得书中的一些大义。后来随樊崇等投降了更始,即被封为式侯。因通晓经术多次上书议事,拜为侍中,从更始在长安。刘盆子与刘茂留在赤眉军中,归属于右校卒吏刘侠卿,负责割草喂牛的工作,号称“牛吏”。后来樊崇等想立皇帝,查找在军中的城阳景王后裔,共得七十多人,只有刘盆子与刘茂及前西安侯刘孝最为近属。樊崇等商议说“:听说古代天子带兵称上将军。”于是就用木片写了一个“上将军”的标记,另外又把两个一样大小的空白木片放在箧中,于是在郑北设了一个坛场,祭祀城阳景王。三老、从事都大会于台阶之下,刘盆子、刘茂、刘孝三人站于正中,按年龄大小依次去摸取木片。刘盆子最幼,最后一个去摸,刚好摸中“上将军”木片,坛下诸将于是都向刘盆子称臣拜贺。刘盆子这时年仅十五岁,披着头发光着脚,穿着破衣,脸红流汗看到大家向他跪拜,吓得要哭。刘茂对他说:“把木片藏好。”刘盆子却立即把木片咬断丢掉,复回到刘侠卿身边。刘侠卿就替刘盆子制了大红色的单衣、空顶的红帽帻、直线花纹的鞋子,让他乘坐高车大马,车轼前边是赤色的屏泥,车身围着红色帷屏,但刘盆子还是和牧牛伢儿在一起玩。樊崇虽然起于勇士而为大家所崇仰,但没有文化不知术数。徐宣做过县衙的狱吏,懂得《易经》。于是大家共推徐宣为丞相,樊崇为御史大夫,逄安为左大司马,谢禄为右大司马,自杨音以下都为列卿。大军到达高陵,与更始叛将张..等联合,于是攻东都门,进入长安城,更始来投降。刘盆子住在长乐宫,诸将每天集会讨论谁的功劳大,争言呼叫,拔剑击柱,不能取得一致。三辅郡县营长派使者来呈献贡品,兵士动辄把贡品抢走了。又多次掳掠暴虐官吏百姓,百姓从此保壁坚守。到了腊祭那天,樊崇等设乐举行大会,刘盆子坐在正殿,中黄门带兵站在后面,公卿都列坐于殿上,酒还没有开饮,其中一人拿着刀笔写了名帖准备庆贺,其余不会写字的人都站起来请人代写,一堆一堆地屯聚在一起,互相背靠背,大司农杨音按剑骂道:“各位公卿都是老佣人!今天设君臣之礼,反而更加混乱,儿戏也不会乱成这样,都可击杀。”互相争吵打斗,而兵众们也各越过宫殿、斩断关卡,闯进宫殿抢夺酒肉,互相杀伤。卫尉诸葛稚听到消息,立即带兵而入,击杀百余人,才安定下来。刘盆子惊惶恐惧,日夜啼哭,单独与中黄门同起同卧,只能上观阁而不闻外面的事。这时住在皇宫旁舍的宫女还有数百上千人,自从更始失败后,被幽闭在殿内,掘庭中芦根萝卜捕捉池鱼来充饥,死了就掩埋在宫中。有些过去在甘泉祭神的乐师,还在一起击鼓歌舞,穿着鲜明的衣服,见到刘盆子叩头说肚子饿。刘盆子派中黄门送米给他们,每人得数斗。后来刘盆子走了,都饿死在里面出不来。刘恭见赤眉部队乱得不成样子,知道他们必败,自己唯恐兄弟都遭到横祸,暗中教刘盆子把皇帝的玺绶交出,学说辞去帝位的话。

  建武二年正月初一,樊崇等举行盛大集会,刘恭先说:“诸君共立我弟盆子为帝,拥立之德至为深厚。在位一年,混乱一天比一天严重,实在不足以成事。恐怕到死也无好处,愿意退位做一个老百姓,以更求贤明智慧之人为帝,请诸君审察。”樊崇等谢罪说:“这都是我们的罪啊。”刘恭再次固请。有的人说“:这难道是你式侯的事情吗!”刘恭惊惶害怕,起身而去。刘盆子于是下床解下玺绶,叩头说:“现在设置了天子而仍像过去一样做贼。吏民贡献物品,经常遭到抢劫,这种丑闻流传四方,莫不怨恨,因而不再信任和向往我们。这都是立的不得其人造成的后果,我乞求保全我这条性命,让位给贤圣的人。如果一定要杀我以塞责,我是无法逃避。诚心希望诸君能同情我可怜我。”因而泪流满面哀叹不止。樊崇等和与会者数百人,莫不为之哀怜,于是都离座叩头说:“臣等不成样,辜负了陛下,自今以后,不敢再放纵了。”因此一起把盆子扶抱起来,为他系上印绶带。刘盆子呼叫不得已。罢宴后,各闭营自守,三辅一致称天子英明。百姓争着返回长安,市里住满了人。

  后二十余天,赤眉贪财物,再次出去掠夺。城中的粮食完了,就收集装载珍宝,因此大肆纵火焚烧宫室,带兵向西。经过南郊祭天,车甲兵马最为猛盛,拥众号称百万。刘盆子乘坐王车,驾着三匹马,后面跟着数百骑。于是从终南山一直掠到大城小邑,与更始将军严春战于..县,打败严春并把他杀了,于是入安定、北地。到阳城、番须中,遇到大雪,坑谷都堆满了,士卒多冻死,于是返回,发掘诸陵坟墓,窃取墓中宝物,吕后的遗体也遭到污辱。赤眉发掘的墓,凡有玉匣装殓遗体的大都像活的一样,所以赤眉得以多行污秽。大司徒邓禹这时在长安,派遣军队击之于郁夷,反为赤眉所败,禹只得出云阳。九月,赤眉复入长安,住在桂宫。这时汉中贼延岑出兵散关,驻扎杜陵,逄安率十多万人击延岑。邓禹因逄安精兵在外,只有刘盆子和一些身体虚弱的人住在城里,于是自己率军进攻长安。恰好谢禄救兵赶到,在槁街上与邓禹军展开夜战,邓禹兵败逃走。延岑及更始将军李宝合军数万人,与逄安战于杜陵。延岑等大败,死万余人,李宝向逄安投降。延岑收集散兵后逃走,李宝派人密告延岑说:“你尽力打回来,我当从里面反过去,里外夹攻,可大破逄安。”延岑即返回挑战,逄安空营还击,李宝从后面拔掉所有赤眉军旗帜,换上自己的幡旗。逄安等战疲了还营,见到旗帜都换成了白旗,大惊乱奔,自投川谷之中,死者达十多万,逄安与数千人脱身回到长安。这时三辅闹大饥荒,人吃人,城郭都空了,野外堆满了白骨,留下来的人往往结营互保,各个坚守不退。赤眉抢不到东西,到了十二月,就带兵东归,还剩下二十多万人,沿途溃散。光武于是派遣破奸将军侯进等驻兵新安县,建威大将军耿..等驻兵宜阳,分兵两路,以拦截其归路。命令诸将说:“贼若东走,可以引宜阳兵会师新安;贼若南走,可以引新安兵会师宜阳。”第二年正月,邓禹自河北渡,击赤眉于湖县,邓禹再次败走,赤眉于是出关向南进军。征西大将军冯异在崤底打败赤眉军。光武闻讯,就亲自率军到宜阳,以强大军队拦阻他们的逃路。赤眉忽遇大军,惊震得不知如何是好,于是遣刘恭向光武乞降,说“:盆子将百万之众归降于陛下,陛下将怎样对待他们呢?”帝说“:不杀你们就是了。”樊崇就将刘盆子及丞相徐宣以下三十多人去衣露体向光武请降。光武得到了传国玺绶、更始的七尺宝剑及玉璧各一件。缴获的兵器堆积在宜阳城西,与熊耳山一般高。帝令县厨赐给赤眉军食物,众军士长时间又饿又困,十多万人得以饱餐一顿。次日一早,帝陈列兵马于洛水之旁,令刘盆子君臣列队观看。帝对盆子说“:你自知当死不?”盆子回答说“:罪应当死,还侥幸陛下见怜赦免了啊。”帝笑说“:你真是聪明,我们刘氏宗室没有痴呆儿。”又问樊崇等说:“是不是后悔了呢?我现在放你们回营去,你们可以再率领军队鸣鼓相攻,一决胜负,我并不想你们来勉强服从我哩。”徐宣等叩头说:“我们出长安东都门时,君臣商议,向圣上归降。百姓可以在事成之后与他们一同欢乐,但在开始时是很难同他图谋的,所以我们没有事先告诉群众。今日归降,好比是从虎口中逃出而归慈母,真是欢喜之至,没有什么悔恨的。”帝说:“你真不愧是那种铮铮的硬汉子,庸人中的优秀人才啊。”又说:“各位大为无道,所过之处,诛死老弱,对社稷撒尿把井水锅灶都污秽了。但还有三个好处:攻破城邑遍于天下,没有抛弃原来的妻妾,这是一个好处;立君主能用刘氏宗室,这是第二个好处;别的盗贼立了君,走投无路时往往拿着他的首级投降,自己以为立了功,你们却让盆子活着来降我,这是第三个好处。”于是令他们各与妻子住到洛阳,每人赐住宅一区,赐田二顷。

  这年夏天,樊崇、逄安谋反,被诛。杨音在长安时,对赵王刘良有恩情,赐爵关内侯,与徐宣都回乡下,死于家中。刘恭为更始杀了谢禄,自缚下狱请罪,被赦免不杀。光武帝怜爱盆子,赏赐他很多东西,以他为赵王的郎中。后来眼生病,眼睛瞎了,就赐他荥阳一带的均输官地,开设铺店,让他终身食用这里的税收。



相关评论
精彩推荐
阅读排行
百度 淘宝网 同程旅行 京东商城 瓷器 爱之谷 绿翠玉楼
关于本站 图说巴巴  甘公网安备62112602000021号  陇ICP备16001066号  ALEX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