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汉书

乌孙国

汉书·传·西域传下

  乌孙国,大昆弥治赤谷城,去长安八千九百里。户十二万,口六十三万,胜兵十八万八千八百人。相,大禄,左右大将二人,侯三人,大将、都尉各一人,大监二人,大吏一人,舍中大吏二人,骑君一人。东至都护治所千七百二十一里,西至康居蕃内地五千里。地莽平。多雨,寒。山多松樠。不田作种树,随畜逐水草,与匈奴同俗。国多马,富人至四五千匹。民刚恶,贪狼无信,多寇盗,最为强国。故服匈奴,后盛大,取羁属,不肯往朝会。东与匈奴、西北与康居、西与大宛、南与城郭诸国相接。本塞地也,大月氏西破走塞王,塞王南越县度。大月氏居其地。后乌孙昆莫击破大月氏,大月氏徙西臣大夏,而乌孙昆莫居之,故乌孙民有塞种、大月氏种云。

  始张骞言乌孙本与大月氏共在敦煌间,今乌孙虽强大,可厚赂招,令东居故地,妻以公主,与为昆弟,以制匈奴。语在《张骞传》。武帝即位,令骞赍金币住。昆莫见骞如单于礼,骞大惭,谓曰:“天子致赐,王不拜,则还赐。”昆莫起拜,其它如故。

  初,昆莫有十余子,中子大禄强,善将,将众万余骑别居。大禄兄太子,太子有子曰岑陬。太子蚤死,谓昆莫曰:“必以岑陬为太子。”昆莫哀许之。大禄怒,乃收其昆弟,将众畔,谋攻岑陬。昆莫与芩陬万余骑,令别居,昆莫亦自有万余骑以自备。国分为三,大总羁属昆莫。骞既致赐,谕指曰:“乌孙能东居故地,则汉遣公主为夫人,结为昆弟,共距匈奴,不足破也。”乌孙远汉,未知其大小,又近匈奴,服属日久,其大臣皆不欲徙。昆莫年老国分,不能专制,乃发使送骞,因献马数十匹报谢。其使见汉人众富厚,归其国,其国后乃益重汉。

  匈奴闻其与汉通,怒欲击之。又汉使乌孙,乃出其南,抵大宛、月氏,相属不绝。乌孙于是恐,使使献马,愿得尚汉公主,为昆弟。天子问群臣,议许,曰:“必先内聘,然后遣女。”乌孙以马千匹聘。汉元封中,遣江都王建女细君为公主,以妻焉。赐乘舆服御物,为备官属宦官侍御数百人,赠送甚盛。乌孙昆莫以为右夫人。匈奴亦遣女妻昆莫,昆莫以为左夫人。

  公主至其国,自治宫室居,岁时一再与昆莫会,置酒饮食,以币、帛赐王左右贵人。昆莫年老,言语不通,公主悲愁,自为作歌曰:“吾家嫁我兮天一方,远托异国兮乌孙王。穹庐为室兮旃为墙,以肉为食兮酪为浆。居常土思兮心内伤,愿为黄鹄兮归故乡。”天子闻而怜之,间岁遣使者持帷帐锦绣给遗焉。

  昆莫年老,欲使其孙岑陬尚公主。公主不听,上书言状,天子报曰:“从其国俗,欲与乌孙共灭胡。”岑陬遂妻公主。昆莫死,岑陬代立。岑陬者,官号也,名军须靡。昆莫,王号也,名猎骄靡。后书“昆弥”云。岑陬尚江都公主,生一女少夫。公主死,汉复以楚王戊之孙解忧为公主,妻岑陬。岑陬胡妇子泥靡尚小,岑陬且死,以国与季父大禄子翁归靡,曰:“泥靡大,以国归之。”

  翁归靡既立,号肥王,复尚楚主解忧,生三男两女:长男曰元贵靡;次曰万年,为莎车王;次曰大乐,为左大将;长女弟史为龟兹王绛宾妻;小女素光为若呼翕侯妻。

  昭帝时,公主上书,言:“匈奴发骑田车师,车师与匈奴为一,共侵乌孙,唯天子幸救之!”汉养士马,议欲击匈奴。会昭帝崩,宣帝初即位,公主及昆弥皆遣使上书,言:“匈奴复连发大兵侵兵乌孙,取车延、恶师地,收人民去,使使谓乌孙趣持公主来,欲隔绝汉。昆弥愿发国半精兵,自给人马五万骑,尽力击匈奴。唯天子出兵以救公主、昆弥。”汉兵大发十五万骑,五将军分道并出。语在《匈奴传》。遣校尉常惠使持节护乌孙兵,昆弥自将翕侯以下五万骑从西方人,至右谷蠡王庭,获单于父行及嫂、居次、名王、犁氵于都尉、千长、骑将以下四万级,马、牛、羊、驴、橐驼七十余万头,乌孙皆自取所虏获。还,封惠为长罗侯。是岁,本始三年也。汉遣惠持金币赐乌孙贵人有功者。

  元康二年,乌孙昆弥因惠上书:“愿以汉外孙元贵靡为嗣,得令复尚汉公主,结婚重亲,畔绝匈奴,原聘马、骡各千匹。”诏下公卿议,大鸿胪萧望之以为:“乌孙绝域,变故难保,不可许。”上美乌孙新立大功,又重绝故业,遣使者至乌孙,先迎取聘。昆弥及太子、左右大将、都尉皆遣使,凡三百余人,入汉迎取少主。上乃以乌孙主解忧弟子相夫为公主,置官属侍御百余人,舍上林中,学乌孙言。天子自临平乐观,会匈奴使者、外国君长大角抵,设乐而遣之。使长罗侯光禄大夫惠为副,凡持节者四人,送少主至郭煌。未出塞,闻乌孙昆弥翁归靡死,乌孙贵人共从本约,立岑陬子泥靡代为昆靡,号狂王。惠上书:“愿留少主郭煌,惠驰至乌孙责让不立元贵靡为昆靡,还迎少主。”事下公卿,望之复以为:“乌孙持两端,难约结。前公主在乌孙四十余年,恩爱不亲密,边竟未得安,此已事已验也。令少主以元贵靡不立而还,信无负于夷狄,中国之福也。少主不止,徭役将兴,其原起此。”天子从之,征还少主。

  狂王复尚楚主解忧,生一男鸱靡,不与主和,又暴恶失众。汉使卫司马魏和意、副侯任昌送侍子,公主言狂王为乌孙所患苦,易诛也。遂谋置酒会,罢,使士拔剑击之。剑旁下,狂王伤,上马驰去。其子细沈瘦会兵围和意、昌及公主于赤谷城。数月,都护郑吉发诸国兵救之,乃解去。汉遣中郎将张遵持医药治狂王,赐金二十斤,采缯。因收和意、昌系锁,从尉犁槛车至长安,斩之。车骑将军长史张翁留验公主与使者谋杀狂王状,主不服,叩头谢,张翁捽主头骂詈。主上书,翁还,坐死。副使季都别将医养视狂王,狂王从十余骑送之。都还,坐知狂王当诛,见便不发,下蚕室。

  初,肥王翁归靡胡妇子乌就屠,狂五伤时惊,与诸翕侯俱去,居北山中,扬言母家匈奴兵来,故众归之。后遂袭杀狂王,自立为昆弥。汉遣破羌将军辛武贤将兵万五千人至郭煌,遣使者案行表,穿卑鞮侯井以西,欲通渠转谷,积居庐仓以讨之。

  初,楚主侍者冯嫽能史书,习事,尝持汉书为公主使,行赏赐于城郭诸国,敬信之,号曰冯夫人。为乌孙右大将妻,右大将与乌就屠相爱,都护郑吉使冯夫人说乌就屠,以汉兵方出,必见灭,不如降。乌就屠恐,曰:“愿得小号。”宣帝征冯夫人,自问状。遣谒者竺次、期门甘延寿为副,送冯夫人。冯夫人锦车持节,诏乌就屠诣长罗侯赤谷城,立元贵靡为大昆弥,乌就屠为小昆弥,皆赐印绶。破羌将军不出塞还。后乌就屠不尽归诸翕侯民众,汉复遣长罗侯惠将三校屯赤谷,因为分别其人民地界,大昆弥户六万余,小昆弥户四万余,然众心皆附小昆弥。

  元贵靡、鸱靡皆病死,公主上书言年老土思,愿得归骸骨,葬汉地。天子闵而迎之,公主与乌孙男女三人俱来至京师。是岁,甘露三年也。时年且七十,赐以公主田宅、奴婢,奉养甚厚,朝见仪比公主。后二岁卒,三孙因留守坟墓云。

  元贵靡子星靡代为大昆弥,弱,冯夫人上书,愿使乌孙镇抚星靡。汉遣之,卒百人送焉。都护韩宣奏,乌孙大吏、大禄、大监皆可以赐金印紫绶,以尊辅大昆弥,汉许之。后都护韩宣复奏,星靡怯弱,可免,更以季父左大将乐代为昆弥,汉不许。后段会宗为都护,招还亡畔,安定之。

  星靡死,子雌栗靡代。小昆弥乌就屠死。子拊离代立,为弟日贰所杀。汉遣使者立拊离子安日为小昆弥。日贰亡,阻康居。汉徙已校屯姑墨,欲候便讨焉。安日使贵人姑莫匿等三人诈亡从日贰,刺杀之。都护廉褒赐姑莫匿等金人二十斤,缯三百匹。

  后安日为降民所杀,汉立其弟末振将代。时大昆弥雌栗靡健,翕侯皆畏服之,告民牧马畜无使人牧,国中大安和翁归靡时。小昆弥末振将恐为所并,使贵人乌日领诈降刺杀雌栗靡。汉欲以兵讨之而未能,遣中郎将段会宗持金币与都护图方略,立雌栗靡季父公主孙伊秩靡为大昆弥。汉没入小昆弥侍子在京师者。久之,大昆弥翕侯难栖杀末振将,末振将兄安日子安犁靡代为小昆弥。汉恨不自诛末振将,复使段会宗即斩其太子番丘。还,赐爵关内侯。是岁,元延二年也。

  会宗以翕侯难栖杀末振将,虽不指为汉,合于讨贼,奏以为坚守都尉。责大禄、大吏、大监以雌栗靡见杀状,夺金印紫绶,更与铜墨云。末振将弟卑爰疐本共谋杀大昆弥,将众八万余口北附康居,谋欲借兵兼并两昆弥。两昆弥畏之,亲倚都护。

  哀帝元寿二年,大昆弥伊秩靡与单于并入朝,汉以为荣。至元始中,卑爰疐杀乌日领以自效,汉封为归义侯。两昆弥皆弱,卑爰疐侵陵,都护孙建袭杀之。自乌孙分立两昆弥后,汉用忧劳,且无宁岁。

  姑墨国,王治南城,去长安八千一百五十里。户二千二百,口二万四千五百,胜兵四千五百人。姑墨侯、辅国侯、都尉、左右将、左右骑君各一人,译长二人。东至都护治所二千二十一里,南至于阗马行十五日,北与乌孙接。出铜、铁、雌黄。东通龟兹六百七十里。王莽时,姑墨王丞杀温宿王,并其国。

  温宿国,王治温宿城,去长安八千三百五十里,户二千二百,口八千四百,胜兵千五百人。辅国侯、左右将、左右都尉、左右骑君、译长各二人。东至都护治所二千三百八十里,西至尉头三百里,北至乌孙赤谷六百一十里。土地物类所有与鄯善诸国同。东通姑墨二百七十里。

  龟兹国,王治延城,去长安七千四百八十里。户六千九百七十,口八万一千三百一十七,胜兵二万一千七十六人。大都尉丞、辅国侯、安国侯、击胡侯、却胡都尉、击车师都尉、左右将、左右都尉、左右骑君、左右力辅君各一人,东西南北部千长各二人,却胡君三人,译长四人。南与精绝、东南与且末、西南与杅弥、北与乌孙、西与姑墨接。能铸冶,有铅。东至都护治所乌垒城三百五十里。

  乌垒,户百一十,口千二百,胜兵三百人。城都尉、译长各一人。与都护同治。其南三百三十里至渠犁。

  渠梨,城都尉一人,户百三十,口千四百八十,胜兵百五十人。东北与尉犁、东南与且末、南与精绝接。西有河,至龟兹五百八十里。

  自武帝初通西域、置校尉,屯田渠犁。是时,军旅连出,师行三十二年,海内虚耗。征和中,贰师将军李广利以军降匈奴。上既悔远征伐,而搜粟都尉桑弘羊与丞相御史奏言:“故轮台东捷枝、渠犁皆故国,地广,饶水草,有溉田五千顷以上,处温和,田美,可益通沟渠,种五谷,与中国同时孰。其旁国少锥刀,贵黄金采缯,可以易谷食,宜给足不乏。臣愚以为可遣屯田卒诣故轮台以东,置校尉三人分护,各举图地形,通利沟渠,务使以时益种五谷,张掖、酒泉遣骑假司马为斥候,属校尉,事有便宜,因骑置以闻。田一岁,有积谷,募民壮健有累重敢徙者诣田所,就畜积为本业,益垦溉田,稍筑列亭,连城而西,以威西国,辅乌孙,为便。臣谨遣征事臣昌分部行边,严敕太守、都尉明烽火,选士马,谨斥候,蓄茭草。愿陛下遣使使西国,以安其意。臣昧死请。”

  上乃下诏,深陈既往之悔,曰:

  前有司奏,欲益民赋三十助边用,是重困老弱孤独也。而今又请遣卒田轮台。轮台西于车师千余里,前开陵侯击车师时,危须、尉犁、楼兰六国子弟在京师者皆先归,发畜食迎汉军,又自发兵,凡数万人,王各自将,共围车师,降其王。诸国兵便罢,力不能复至道上食汉军。汉军破城,食至多,然士自载不足以竟师,强者尽食畜产,羸者道死数千人。朕发酒泉驴、橐驼负食,出玉门迎军。吏卒起张掖,不甚远,然尚厮留其众。曩者,朕之不明,以军候弘上书言“匈奴缚马前后足,置城下,驰言‘秦人,我匄若马’”,又汉使者久留不还,故兴遣贰师将军,欲以为使者威重也。古者卿大夫与谋,参以蓍龟,不吉不行。乃者以缚马书遍视丞相、御史、二千石、诸大夫、郎为文学者,乃至郡属国都尉成忠、赵破奴等,皆以“虏自缚其马,不祥甚哉!”或以为“欲以见强,夫不足者视人有余。”《易》之卦得《大过》,爻在九五,匈奴困败。公军方士、太史治星望气,及太卜龟蓍,皆以为吉,匈奴必破,时不可再得也。又曰:“北伐行将,于鬴山必克。”卦诸将,贰师最吉。故朕亲发贰师下鬴山,诏之必毋深入。今计谋卦兆皆反缪。重合侯得虏候者,言:“闻汉军当来,匈奴使巫埋羊牛所出诸道及水上以诅军。单于遗天子马裘,常使巫祝之。缚马者,诅军事也。”又卜“汉军一将不吉”。匈奴常言:“汉极大,然不能饥渴,失一狼,走千羊。”

  乃者贰师败,军士死略离散,悲痛常在朕心。今请远田轮台,欲起亭隧,是扰劳天下,非所以优民也。今朕不忍闻。大鸿胪等又议,欲募囚徒送匈奴使者,明封侯之赏以报忿,五伯所弗能为也。且匈奴得汉降者,常提掖搜索,问以所闻。今边塞未正,阑出不禁,障候长吏使卒猎兽,以皮肉为利,卒苦而烽火乏,失亦上集不得,后降者来,若捕生口虏,乃知之。当今务在禁苛暴,止擅赋,力本农,修马复令,以补缺,毋乏武备而已。郡国二千石各上进畜马方略补边状,与计对。

  由是不复出军。而封丞相车千秋为富民侯,以明休息,思富养民也。

  初,贰师将军李广利击大宛,还过杅弥,杅弥遣太子赖丹为质于龟兹。广利责电兹曰:“外国皆臣属于汉,龟兹何以得受杅弥质?”即将赖丹入至京师。昭帝乃用桑弘羊前议,以杅弥太子赖丹为校尉,将军田轮台,轮台与渠犁地皆相连也。龟兹贵人姑翼谓其王曰:“赖丹本臣属吾国,今佩汉印绶来,迫吾国而田,必为害。”王即杀赖丹,而上书谢汉,汉未能征。

  宣帝时,长罗侯常惠使乌孙还,便宜发诸国兵,合五万人攻龟兹,责以前杀校尉赖丹。龟兹王谢曰:“乃我先王时为贵人姑翼所误,我无罪。”执姑翼诣惠,惠斩之。时乌孙公主遣女来至京师学鼓琴,汉遣侍郎乐奉送主女,过龟兹。龟兹前遣人至乌孙求公主女,未还。会女过龟兹,龟兹王留不遣,复使使报公主,主许之。后公主上书,愿令女比宗室入朝,而龟兹王绛宾亦受其夫人,上书言得尚汉外孙为昆弟,愿与公主女俱入朝。元康元年,遂来朝贺。王及夫人皆赐印绶。夫人号称公主,赐以车骑旗鼓,歌吹数十人,绮绣杂缯琦珍凡数千万。留且一年,厚赠送之。后数来朝贺,乐汉衣服制度,归其国,治宫室,作檄道周卫,出入传呼,撞钟鼓,如汉家仪。外国胡人皆曰:“驴非驴,马非马,若龟兹王,所谓骡也。”绛宾死,其子丞德自谓汉外孙,成、哀帝时往来尤数,汉遇之亦甚亲密。

  东通尉犁六百五十里。

  尉犁国,王治尉犁城,去长安六千七百五十里。户千二百,口九千六百,胜兵二千人。尉犁侯、安世侯、左右将、左右都尉、击胡君各一人,译长二人。西至都护治所三百里,南与鄯善、且未接。

  危须国,王治危须城,去长安七千二百九十里。户七百,口四千九百,胜兵二千人。击胡侯、击胡都尉、左右将、左右都尉、左右骑君、击胡君、译长各一人。西至都护治所五百里,至焉耆百里。

  焉耆国,王治员渠城,去长安七千三百里。户四千,口三万二千一百,胜兵六千人。击胡侯、却胡侯、辅国侯、左右将、左右都尉、击胡左右君、击车师君、归义车师君各一人,击胡都尉、击胡君各二人,译长三人。西南至都护治所四百里南至尉犁百里,北与乌孙接。近海水多鱼。

  乌贪訾离国,王治于娄谷,去长安万三百三十里。户四十一,口二百三十一,胜兵五十七人。辅国侯、左右都尉各一人。东与单桓、南与且弥、西与乌孙接。

  卑陆国,王治天山东乾当国,去长安八千六百八十里。户二百二十七,口千三百八十七,胜兵四百二十二人。辅国侯、左右将、左右都尉、左右译长各一人。西南至都护治所千二百八十七里。

  卑陆后国,王治番渠类谷,去长安八千七百一十里。户四百六十二,口千一百三十七,胜兵三百五十人。辅国侯、都尉、译长各一人,将二人。东与郁立师、北与匈奴、西与劫国、南与车师接。

  郁立师国,王治内咄谷,去长安八千八百三十里。户百九十,口千四百四十五,胜兵三百三十一人。辅国侯、左右都尉、译长各一人,东与车师后城长、西与卑陆、北与匈奴接。

  单桓国,王治单桓城,去长安八千八百七十里。户二十七,口百九十四,胜兵四十五人。辅国侯、将、左右都尉、译长各一人。

  蒲类国,王治天山西疏榆谷,去长安八千三百六十里。户三百二十五,口二千三十二,胜兵七百九十九人。辅国侯、左右将、左右都尉各一人。西南至都护治所千三百八十七里。

  蒲类后国,王去长安八千六百三十国。户百,口千七十,胜兵三百三十四人,辅国侯、将、左右都尉、译长各一人。

  西且弥国,王治天山东于大谷,去长安八千六百七十里。户三百三十二,口千九百二十六,胜兵七百三十八人。西且弥侯、左右将、左右骑君各一人。西南至都护治所千四百八十七里。

  东且弥国,王治天山东兑虚谷,去长安八千二百五十里。户百九十一,口千九百四十八,胜兵五百七十二人。东且弥侯、左右都尉各一人。西南至都护治所千五百八十七里。

  劫国,王治天山东丹渠谷,去长安八千五百七十里。户九十九,口五百,胜兵百一十五人。辅国侯、都尉、译长各一人。西南至都护治所千四百八十七里。

  狐胡国,王治车师柳谷,去长安八千二百里。户五十五,口二百六十四,胜兵四十五人。辅国侯、左右都尉各一人。西至都护治所千一百四十七里,至焉耆七百七十里。

  山国,王去长安七千一百七十里。户四百五十,口五千,胜兵千人。辅国侯、左右将、左右都尉、译长各一人。西至尉犁二百四十里,西北至焉耆百六十里,西至危须二百六十里,东南与鄯善、且末接。山出铁,民出居,寄田籴谷于焉耆、危须。

  车师前国,王治交河城。河水分流绕城下,故号交河。去长安八千一百五十里。户七百,口六千五十,胜兵千八百六十五人。辅国侯、安国侯、左右将、都尉、归汉都尉、车师君、通善君、乡善君各一人,译长二人。西南至都护治所千八百七里,至焉耆八百三十五里。

  车师后国,王治务涂谷,去长安八千九百五十里。户五百九十五,口四千七百七十四,胜兵千八百九十人。击胡侯、左右将、左右都尉、道民君、译长各一人。西南至都护治所千二百三十七里。

  车师都尉国,户四十,口三百三十三,胜兵八十四人。

  车师后城长国,户百五十四,口九百六十,胜兵二百六十人。

  武帝天汉二年,以匈奴降者介和王为开陵侯,将楼兰国兵始击车师,匈奴遣右贤王将数万骑救之,汉兵不利,引去。征和四年,遣重合侯马通将四万骑击匈奴,道过车师北,复遣开陵侯将楼兰、尉犁、危须凡六国兵别击车师,勿令得遮重合侯。诸国兵共围车师,车师王降服,臣属汉。

  昭帝时,匈奴复使四千骑田车师。宣帝即位,遣五将将兵击匈奴,车师田者惊去,车师复通于汉。匈奴怒,召其太子军宿,欲以为质。军宿,焉耆外孙,不欲质匈奴,亡走焉耆。车师王更立子乌贵为太子。及乌贵立为王,与匈奴结婚姻,教匈奴遮汉道通乌孙者。

  地节二年,汉遣侍郎郑吉、校尉司马憙将免刑罪人田渠犁,积谷,欲以攻车师。至秋收谷,吉、憙发城郭诸国兵万余人,自与所将田士千五百人共击车师,攻交河城,破之。王尚在其北石城中,未得,会军食尽,吉等且罢兵,归渠犁田。收秋毕,复发兵攻车师王于石城。王闻汉兵且至,北走匈奴求救,匈奴未为发兵。王来还,与贵人苏犹议欲降汉,恐不见信。苏犹教王击匈奴边国小蒲类,斩首,略其人民,以降吉。车师旁小金附国随汉军后盗车师,车师王复自请击破金附。

  匈奴闻车师降汉,发兵攻车师,吉、憙引兵北逢之,匈奴不敢前。吉、憙即留一候与卒二十人留守王,吉等引兵归渠犁。车师王恐匈奴兵复至而见杀也,乃轻骑奔乌孙,吉即迎其妻子置渠犁。东奏事,至酒泉,有诏还田渠犁及车师,益积谷以安西国,侵匈奴。吉还,传送车师王妻子诣长安,赏赐甚厚,每朝会四夷,常尊显以示之。于是吉始使吏卒三百人别田车师。得降者,言单于大臣皆曰:“车师地肥美,近匈奴,使汉得之,多田积谷,必害人国,不可不争也。”果遣骑来击田者,吉乃与校尉尽将渠犁田士千五百人往田,匈奴复益遣骑来,汉田卒少不能当,保车师城中。匈奴将即其城下谓吉曰:“单于必争此地,不可田也。”围城数日乃解。后常数千骑往来守车师,吉上书言:“车师去渠犁千余里,间以河山,北近匈奴,汉兵在渠犁者势不能相救,愿益田卒。”公卿议以为道远烦费,可且罢车师田者。诏遣长罗侯将张掖、酒泉骑出车师北千余里,扬威武车师旁。胡骑引去,吉乃得出,归渠犁,凡三校尉屯田。

  车师王之走乌孙也,乌孙留不遣,遣使上书,愿留车师王,备国有急,可从西道以击匈奴。汉许之。于是汉召故车师太子军宿在焉耆者,立以为王,尽徙车师国民令居渠犁,遂以车师故地与匈奴。车师王得近汉田官,与匈奴绝,亦安乐亲汉。后汉使侍郎殷广德责乌孙,求车师王乌贵,将诣阙,赐第与其妻子居。是岁,元康四年也。其后置戍己校尉屯田,居车师故地。

  元始中,车师后王国有新道,出五船北,通玉门关,往来差近,戊己校尉徐普欲开以省道里半,避白龙堆之厄。车师后王姑句以道当为拄置,心不便也。地又颇与匈奴南将军地接,曾欲分明其界然后奏之,召姑句使证之,不肯,系之。姑句数以牛羊赇吏,求出不得。姑句家矛端生火,其妻股紫陬谓姑句曰:“矛端生火,此兵气也,利以用兵。前车师前王为都护司马所杀,今久系必死,不如降匈奴。”即驰突出高昌壁,入匈奴。

  又去胡来王唐兜,国比大种赤水羌,数相冠,不胜,告急都护。都护但钦不以时救助,唐兜困急,怨钦,东守玉门关。玉门关不内,即将妻子人民千余人亡降匈奴。匈奴受之,而遣使上书言状。是时,新都侯王莽秉政,遣中郎将王昌等使匈奴,告单于西域内属,不当得受。单于谢属。执二王以付使者。莽使中郎王萌待西域恶都奴界上逢受。单于遣使送,因请其罪。使者以闻,莽不听,诏下会西域诸国王,陈军斩姑句、唐兜以示之。

  至莽篡位,建国二年,以广新公甄丰为右伯,当出西域。车师后王须置离闻之,与其右将股鞮、左将尸泥支谋曰:“闻甄公为西域太伯,当出,故事给使者牛、羊、谷、刍茭,导译,前五威将过,所给使尚未能备。今太伯复出,国益贫,恐不能称。”欲亡入匈奴。戊己校尉刀护闻之,召置离验问,辞服,乃械致都护但钦在所埒娄城。置离人民知其不还,皆哭而送之。至,钦则斩置离。置离兄辅国侯狐兰支将置离众二千余人,驱畜产,举国亡降匈奴。

  是时,莽易单于玺,单于恨怒,遂受狐兰支降,遣兵与共冠击车师,杀后城长,伤都护司马,及狐兰兵复还入匈奴。时戊己校尉刀护病,遣史陈良屯桓且谷备匈奴寇。史终带取粮食,司马丞韩玄领诸壁,右曲候任商领诸垒,相与谋曰:“西域诸国颇背叛,匈奴欲大侵。要死。可杀校尉,将人众降匈奴。”即将数千骑至校尉府,胁诸亭令燔积薪,分告诸壁曰:“匈奴十万骑来人,吏士皆持兵,后者斩!”得三四百人,去校尉府数里止,晨火然。校尉开门击鼓收吏士,良等随人,遂杀校尉刀护及子男四人、诸昆弟子男,独遗妇女小儿。止留戊己校尉城,遣人与匈奴南将军相闻,南将军以二千骑迎良等。良等尽胁略戊己校尉吏士男女二千余人入匈奴。单于以良、带为乌贲都尉。

  后三岁,单于死,弟乌累单于咸立,复与莽和亲。莽遣使者多赍金币赂单于,购求陈良、终带等。单于尽收四人及手杀刀护者芝音妻子以下二十七人,皆械槛车付使者。到长安,莽皆烧杀之。其后莽复欺诈单于,和亲遂绝。匈奴大击北边,而西域瓦解。焉耆国近匈奴,先叛,杀都护但钦,莽不能讨。

  天凤三年,乃遣五威将王骏、西域都护李崇将戊己校尉出西域,诸国皆郊迎,送兵谷,焉耆诈降而聚兵自备。骏等将莎车、龟慈兵七千余人,分为数部入焉耆,焉耆伏兵要遮骏。及姑墨、尉犁、危须国兵为反间,还共袭击骏等,皆杀之。唯戊己校尉郭钦别将兵,后至焉耆。焉耆兵未还,钦击杀其老弱,引兵还。莽封钦为剼胡子。李崇收余士,还保龟兹。数年莽死,崇遂没,西域因绝。

  最凡国五十。自译长、城长、君、监、吏、大禄、百工、千长、都尉、且渠、当户、将、相至侯、王,皆佩汉印绶,凡三百七十六人。而康居、大月氏、安息、罽宾、乌弋之属,皆以绝远不在数中,其来贡献则相与报,不督录总领也。

  赞曰:孝武之世,图制匈奴,患者兼从西国,结党南羌,乃表河西,列四郡,开玉门,通四域,以断匈奴右臂,隔绝南羌、月氏。单于失援,由是远遁,而幕南无王庭。

  遭值文、景玄默,养民五世,天下殷富,财力有余,士马强盛。故能睹犀布、玳瑁则建珠崖七郡,感枸酱、竹杖则开牂柯、越巂,闻天马、蒲陶则通大宛、安息。自是之后,明珠、文甲、通犀、翠羽之珍盈于后宫,薄梢、龙文、鱼目、汗血之马充于黄门,巨象、师子、猛犬、大雀之群食于外囿。殊方异物,四面而至。于是广开上林,穿昆明池,营千门万户之宫,立神明通天之台,兴造甲乙之帐,落以随珠和璧,天子负黼依,袭翠被,冯玉几,而处其中。设酒池肉林以飨四夷之客,作《巴俞》都卢、海中《砀极》、漫衍鱼龙、角抵之戏以观视之。及赂遗赠送,万里相奉,师旅之费,不可胜计。至于用度不足,乃榷酒酤,管盐铁,铸白金,造皮币,算至车船,租及六畜。民力屈,财力竭,因之以凶年,寇盗并起,道路不通,直指之使始出,衣绣杖斧,断斩于郡国,然后胜之。是以末年遂弃轮台之地,而下哀痛之诏,岂非仁圣之所悔哉!且通西域,近有龙堆,远则葱岭,身热、头痛、县度之厄。淮南、杜钦、扬雄之论,皆以为此天地所以界别区域,绝外内也。《书》曰“西戎即序”,禹即就而序之,非上威服致其贡物也。

  西域诸国,各有君长,兵众分弱,无所统一,虽属匈奴,不相亲附。匈奴能得其马畜旃罽,而不能统率与之进退。与汉隔绝,道里又远,得之不为益,弃之不为损。盛德在我,无取于彼。故自建武以来,西域思汉威德,咸乐内属。唯其小邑鄯善、车师,界迫匈奴,尚为所拘。而其大国莎车、于阗之属,数遣使置质于汉,愿请属都护。圣上远览古今,因时之宜,羁縻不绝,辞而未许。虽大禹之序西戎,周公之让白雉,太宗之却走马,义兼之矣,亦何以尚兹!

【译文】

  乌孙国,大昆弥治赤谷城,束到长安八千九百里。有户十二万,人口六十三万,军队十八万八千八百人。有相,大禄,左右大将二人,侯三人,大将、都尉各一人,大监二人,大吏一人,舍中大吏二人,骑君一人。束到西域都护治所乌垒城一千七百二十一里,西到康居蕃内地五千里。土地草莽平坦,多雨,气候寒冷。山上多松椭。居民不种田植树,随牲畜逐水草而居,和匈奴的风俗相同。国内多产马,富有的人有马多达四五千匹。民性刚强,贪财,不讲信义,有很多盗贼,是一个强大的国家。以前曾臣服于匈奴,后来强盛,对匈奴采取羁縻态度,不肯去朝拜。东与匈奴、西北与康居、西与大宛、南与城郭诸国相接。造裹本来是塞人的土地,大月氏向西击破并赶走了塞王,塞王迁到县度以南,大月氏就占据了塞人的土地。后来乌孙昆莫击破大月氏,大月氏西迁,臣服大夏,乌孙昆莫占据了原大月氏地,所以乌孙的居民中有塞人、大月氏人。

  开始退画说!逊本来与大旦旦一起在敦煌一带,如今昼钟虽然强大了,还是可以送些厚礼,招他们东归故地;再将公主嫁给昆莫,与!皇亟约为兄弟之国,用这样的办法制约匈奴。此事记在《张骞传》中。汉武帝即位,命张骞带着金币财宝到乌孙。昆莫以匈奴单于的态度与张骞相见,张骞很羞怒,对昆莫说: “天子赐给你的礼物,你不拜谢,那就把礼物归还我们。”昆莫起而拜谢,其他方面还是那个样子。

  当初,昆莫有十几个儿子,中子大禄很强,善于带兵,率领一万余骑兵住在别处。大禄之兄是太子,太子有个儿子叫岑陬。太子早死,死前对昆莫说:“一定要以岑陬为太子。”昆莫很难过就同意了。大禄对这件事很生气,就把其他兄弟都捉了起来,率领士卒反叛,准备进攻岑陬。昆莫给了岑陬一万余骑兵,命他屯驻别处,自己也有一万余骑兵用以自卫。这时国家分为三部分,都归昆莫节制。张骞将汉朝赐给昆莫的礼物送交以后,对昆莫说: “乌孙如能束归故地,汉朝就遣送公主作为昆莫的夫人,两国结为兄弟之国,一同抗拒匈奴,匈奴一定能打败。”但是乌孙远离汉朝,不知汉朝大小,乌孙自己靠近匈奴,服从匈奴已很久,大臣们都不愿东迁。昆莫年老,国家分裂,权力不能集中。于是派使者送张骞回长安,同时献马数十匹作为报谢。使者见汉朝人口众多,物产丰富,归国后,乌孙越来越尊重汉朝。

  匈奴听说乌孙与汉往来,很生气,要进攻乌孙。又汉朝使者经乌孙之南到大宛、月氏的,不绝于路。乌孙很惶恐,就派使者献马给汉朝,并愿娶漠公主,两国结为兄弟。皇帝问群臣的意见,朝议同意。决定: “必须先纳聘礼,然后遣送公主。”乌孙以一千匹马为聘礼。汉朝在元封年间,派江都王刘建之女细君作为公主嫁给昆莫,皇帝赐给车马和皇室用的器物,还为她配备官吏、宦官、宫女、役者数百人,赠送礼品极丰盛。乌孙昆莫以捆君为右夫人。匈奴也派女子嫁给昆莫,昆莫以匈奴女为左夫人。

  公主到乌孙后,自己建造宫室居住,在一年中几次与昆莫聚会,喝酒吃饭,还用财物、丝织品等赏给昆莫左右的贵人。昆莫年老,语言不通,公主很悲伤,自己作歌说:“吾家嫁我兮天一方,远托异国兮乌王延。穹庐为室兮旃为墙,以肉为食兮酪为浆。居常土思兮心内伤,愿为黄鹄兮归故乡。”皇帝听说后很怜悯她,每隔一年就派使者送去帷帐、锦绣等物。

  昆莫年老,想使孙子岑陬娶公主。公主不同意,上书给皇帝说明了此事,皇帝回信说:“随从乌孙国风俗,漠想要与乌孙联合灭匈奴。”岑陬就娶了公主。昆莫死,岑陬代立为王。岑陬,是官号,他的名字叫军须靡。昆莫,是王号,他的名字叫猎骄靡。后来称王号为“昆弥”。岑陬娶江都公主,生一女,名叫少夫。公主死后,汉朝又派楚王刘戊之孙女解忧为公主嫁给岑陬。岑陬的匈奴妻生的儿子泥靡还小,岑陬将要死时,把王位传给了叔父大禄的儿子翁归靡,他说:“等泥靡长大了,再把王位归还泥靡。”

  翁归靡即位,号肥王,又娶解忧为妻,生了三个儿子、两个女儿:长子名元贵靡;次子名万年,为莎车王;三子名大乐,为左大将;长女名弟史,为龟兹王绛宾之妻;小女名素光,为若呼翎侯之妻。

  汉昭帝时,解忧公主上书皇帝,说“匈奴发骑兵在车师种田,车师与匈奴联合,一同侵略乌孙,希望皇帝救援。”汉朝准备了士卒、战马,将进击匈奴。正遇上昭帝去世,宣帝刚即位,解忧公主和昆弥都派使者上书,说“匈奴又连续发大兵侵略袭击乌孙,攻取车延、恶师等地,将当地居民都掠走了。还派使者告诉乌孙赶快将公主送给匈奴,想破坏乌孙舆汉的关系。昆弥愿发全国一半精兵,自备五万骑兵,全力打击匈奴。希望皇帝赶快出兵救公主、昆弥。”汉朝发大兵十五万骑,由五位将军率领分道出发。这件事记在《匈奴传》中。汉又派校尉常惠为使者持节护乌孙兵,昆弥亲自率翕侯以下共五万骑士从西面进击匈奴。打到匈奴右谷蠡王庭,俘虏单于父辈和嫂、居次、名王、犁污都尉、千长、骑将以下四万人,马牛羊驴骆驼七十余万头,乌孙都将这些战利品取走。汉军回国,宣帝封常惠为长罗侯。这年是本始三年。汉朝又派常惠带着贵重财物和丝织品赐给乌孙贵人中有战功的。

  元康二年,乌孙昆弥通过常惠上书宣帝说:“愿以汉朝的外孙元贵靡为王位继承人,让他也娶汉公主,结两重姻亲,断绝与匈奴的关系。愿用马骡各一千匹作为聘礼。”宣帝命大臣们讨论此事,大鸿胪萧望之认为: “乌孙地处极远,难保不发生变化,不要答应他们的要求。”宣帝很赞赏乌孙新近所立大功,很难断绝已建立的婚亲关系,就遣使者到乌孙,先迎取聘礼。昆弥和太子、左右大将、都尉都派出入组成三百余人的使团,到汉朝迎接少公主。宣帝就以解忧公主的侄女相夫为公主,设置官属、宫女等一百余人,住在上林苑中,学乌孙语。宣帝亲自到平乐观,会见匈奴使者和外国君长,大演角抵之戏和音乐、歌舞,然后遣送相夫公主西嫁,使长罗侯光禄大夫常惠辅佐,持节为使的有四人,送少公主到敦煌。还未出边塞,就听说乌孙昆弥翁归靡已死,乌孙贵人按照岑陬生前之约,立岑陬之子泥靡为昆弥,号狂王。常惠上书宣帝说: “想要留少公主暂驻敦煌,常惠赶到乌孙,责备不立元贵靡为昆弥之事,回头再接少公主回长安。”此事由大臣们讨论,萧望之又说:“乌孙首鼠两端,难与立约。解忧公主在乌孙四十余年,两国关系不亲密,边境未得安宁,造就是证明。今天少公主因元贵靡不得立而回长安,并没有对不起乌孙的地方,也是汉朝的福气。如果少公主不停止去乌孙,徭役将要大兴,根源由此而起。”宣帝接受了这个意见,就接少公主回长安。

  狂王又娶解忧公主,生一子名鸥靡。狂王与公主不和,又暴虐,失掉民心。汉朝派卫司马魏和意、副候任昌送侍子到乌孙,公主说了狂王为乌孙人所不满之事,并说容易诛除掉。于是,他们设谋在酒会上使人用剑击杀狂王。剑未砍准,狂王受伤,上马逃走。他的儿子捆沈瘦率兵将魏和意、任昌和解忧公主包围在赤谷城中。几个月后,西域都护郑吉征发附近各国之兵前往救援,捆沈瘦退走。汉朝廷派中郎将张遵带着医药去给狂王治伤,还赐给狂王黄金二十斤及各色丝织品。并逮捕了魏和意、任昌,从尉犁用囚车解到长安后斩首。车骑将军长史张翁留在赤谷调查解忧公主与魏和意、任昌谋杀狂王的情况。公主不服,向张翁叩头,拒绝认罪。张翁摔着公主的头发大骂。公主上书宣帝,张翁回到长安,被处死。汉副使季都另外率人医治养护狂王的伤。在回长安时,狂王率十余骑士送他。季都回到长安,因知道狂王有罪应当斩首,但未能就便除掉狂王,受宫刑。

  在狂王受伤的时候,肥王翁归靡的匈奴妻生的儿子乌就屠与诸翕侯都逃到北山中,扬言说他的外婆家匈奴的兵快来了,所以很多人都归服于他。后来他攻杀狂王,自立为昆弥。汉朝命破羌将军辛武贤率兵一万五千人到敦煌,派人测量地形,树立标记,开凿卑千侯井,向西通渠,准备运粮建仓,讨伐乌就屠。

  解忧公主原来有个侍者名冯缭,懂史书,熟悉西域事务,曾持汉朝之节作为公王之使到西域各国赏赐各国王贵人,很得各国尊敬信任,号称为冯夫人。后嫁给乌孙右大将为妻,右大将与乌就屠关系密切。这时,西域都护郑吉派冯夫人去劝说乌就屠,就说:汉朝正发大兵到西域,乌孙必被灭掉,不如早投降。乌就屠很害怕,说:“我衹愿保留个小昆弥之号就行了。”汉宣帝召冯夫人到长安,亲自询问乌孙的情况。后派遣谒者竺次、期门甘延寿为副使,送冯夫人回乌孙。冯夫人乘锦衣车、持节为汉正使,传达宣帝诏令,命乌就屠到赤谷城长罗侯常惠处,立元贵靡为大昆弥,乌就屠为小昆弥,都赐给印绶。破羌将军辛武贤未出塞就返回了长安。后来乌就屠不把诸翕侯的民众都归还原主,汉朝又派长罗侯常惠率三校在赤谷屯田,并划分乌孙内部的统治区,大昆弥为六万余户,小昆弥为四万余户,可是人心都倾向小昆弥。

  元贵靡、鹃靡都病死,公主上书宣帝,说自己年老思乡,希望老死在汉地。宣帝很怜悯她,派人迎接她和她的孙子孙女三人到长安。这一年是甘露三年,公主已将近七十岁了。宣帝赐给公主田地、宅第、奴婢等,奉养优厚,朝见皇帝的礼仪同皇帝亲生公主一样。两年后,解忧公主去世,二个孙儿孙女就留在长安看守坟墓。

  元贵靡之子星靡代为大昆弥,年纪幼小,冯夫人上书宣帝,希望出使乌孙辅佐星靡。宣帝派一百余人送冯夫人到乌孙。起初,西域都护韩宣上奏宣帝,建议对乌孙的大吏、大禄、大监都可以赐给金印紫绶,让他们辅佐大昆弥,宣帝同意。后来韩宣又上书星靡软弱,可以免去大昆弥,让他的叔父左大将乐代替他为大昆弥,宣帝不同意。以后段会宗为西域都护,招回乌孙叛亡的人口,社会得到安定。

  星靡死,儿子雌栗靡为大昆弥。小昆弥乌就屠死,儿子拊离为小昆弥。拊离为其弟日贰所杀。汉朝派使者至乌孙立拊离之子安日为小昆弥。日贰逃到康居。汉徙己校尉屯驻姑墨,伺机进讨日贰。安日派贵人姑莫匿等三人伪装叛逃者,投奔曰贰,将曰贰刺杀。西域都护廉褒赐给姑莫匿等人黄金二十斤,丝织品三百匹。

  后来安日被降民所杀,汉朝又立安日之弟末振将为小昆弥。这时大昆弥雌栗靡雄健,各翎侯都惧怕他,服从他。各翎侯告知民众牧马畜时,不要进入在昆弥的牧群区,以免混扰。国中很太平,和翁归靡时一样。小昆弥末振将害怕被大昆弥吞并,就派贵人乌日领诈降于雌栗靡,并把他刺杀。汉朝想发兵讨伐末振将,后未出兵,就派中郎将段会宗带着金宝丝绸到西域与都护策谋,立雌栗靡的叔父、解忧公主之孙伊秩靡为大昆弥。汉朝把小昆弥在长安的侍子没为官奴婢。很久以后,大昆弥的翕侯难栖杀掉末振将,原被杀之小昆弥安日之子安犁靡被立为小昆弥。汉朝以未能亲杀末振将为遗憾,就又命令段会宗杀掉末振将的太子番丘。段会宗回到长安,封为关内侯。这一年是成帝元延二年。

  段会宗认为翎侯难栖杀掉末振将虽不是为汉朝,但是符合汉诛讨末振将的目的,就奏请成帝封他为坚守都尉。汉责备大禄、大吏、大监等官对雌栗靡被杀负有责任,收夺了他们的金印紫绶,改换为铜印墨绶。末振将之弟卑爰禀本来参与谋杀大昆弥雌栗靡,后率八万余人北附于康居,想藉康居之兵兼并大、小雨昆弥。两个昆弥都怕卑爰直,就亲附都护。

  哀帝元寿二年,大昆弥伊秩靡与匈奴单于都来长安朝见哀帝,汉朝以为光荣。到平帝元始年间,卑爰直杀乌曰领以投效汉朝,汉封他为归义侯。大、小两昆弥都很弱,卑爰霆不断侵凌两昆弥,都护孙建袭杀卑爰直。自乌孙分立了两个昆弥以后,汉朝时而安抚,时而镇压,没有一年太平。

  姑墨国,国王治南城,束到长安八千一百五十里。有户三千五百,人口二万四千五百,军队四千五百人。有姑墨侯、辅国侯、都尉、左右将、左右骑君各一人,译长二人。束到西域都护治所乌垒城二千零二十一里,南到于阗马行要十五天,北与乌孙相接。出产铜、铁、雌黄等矿产。柬到龟兹六百七十里。王莽统治时期,姑墨王丞杀温宿国王,吞并了温宿国。

  温宿国,国王治温宿城,东去长安八千三百五十里。有户二千二百,人口八千四百,军队一千五百人。有辅国侯、左右将、左右都尉、左右骑君、译长各二人。束到西域都护治所乌垒城二千三百八十里,西到尉头三百里,北到乌孙赤谷六百一十里,土地物产等都与鄯善诸国相同。束到姑墨二百七十里。

  龟兹国,国王治延城,东到长安七千四百八十里。有户六千九百七十,人口八万一千三百一十七,军队二万一千零七十六人。有大都尉丞、辅国侯、安国侯、击胡侯、却胡都尉、击车师都尉、左右将、左右都尉、左右骑君、左右力辅君各一人,东西南北部千长各二人,却胡君三人,译长四人。南与精绝、东南与且末、西南与杆弥、北与乌孙、西与姑墨相接。已有铸冶金简技,还产铅。束到西域都护治所乌垒城三百五十里。

  乌垒,有户一百一十,人口一千二百,军队三百人。有城都尉、译长各一人。与酉越都护同治乌垒越。向南三百三十里到渠犁。

  渠犁,有城都尉一人,户一百三十,人口一千四百八十,军队一百五十人。东北与尉犁、东南与且末、南与精绝相接。西有河,到龟兹五百八十里。

  从汉武帝开通西域时起,设置校尉,在渠犁屯田。这时汉朝连续出兵三十二年,国力虚耗严重。征和年间,贰师将军李广利率军投降匈奴。武帝很后悔远征之事。这时,搜粟都尉桑弘羊与丞相、御史对武帝说:“轮台以束捷枝、渠犁都是以前建国之地,土地广大,水草富饶。有灌溉田五千顷以上,气候温和,田地肥美,灌溉方便,种五谷和中原地区同时成熟。旁边的国家缺少锥刀等铁器,珍贵黄金彩缯,漠可用这类东西换取他们的谷物供给田卒,不愁缺粮。臣等认为漠可派士卒到原轮台以束屯田,设置三个校尉分部护领。让他们就各自辖区画出地图,开修灌溉沟渠,每年按照季节种五谷。张掖、酒泉二郡各派骑假司马率士卒为屯田者了望放哨。骑假司马属于屯田校尉节制。有重要情况,可利用驿马报告皇上。种田一年有存粮,就可招募身体壮健、甘愿迁徙的民众到屯田所,以存粮为老本,扩大灌溉田区,增修些亭候,城城相连,通向西方,以威镇西方的国家,对辅助乌孙国很有利。臣等可派征事臣昌分部巡行于西部边境地区,严令有关太守、都尉备好烽火,精选士马,谨慎警戒,蓄积粮草。希望陛下派使者到西方国家,让他们不要因畏惧匈奴而不安。臣等冒死请言此事。”

  武帝就颁下韶书,沉痛检讨了以往的失误。韶书说:“以前有关部门奏请,打算增加民赋每人三十钱,以供给边疆费用。这是加重老弱孤独人口的困苦。今天又请派士卒到轮台屯田。轮台在车师以西一千余里,以前开陵侯攻击车师时,危须、尉犁、楼兰等六国子弟在长安的都先回国,运发粮畜迎接汉军。各国又自发士卒数万人,都由国王亲自率领,共同包围车师,迫使车师王投降。西域各国兵已疲惫不堪,亦无力至大道上为汉军供应食粮。汉军攻破车师城时,粮食很多,但自己带粮,回不到长安就吃光了。身体强壮的吃牲畜,身体病弱的死于道路上多达几千人。我发酒泉郡的驴、骆驼运粮食出玉门关去迎接军队。又命张掖郡发吏卒接迎,路都不很远,但掉队离群滞留的很多。从前,我的头脑糊涂因军候弘上书说:‘匈奴人捆住马的前后蹄,放在长城脚下,骑着马叫喊: “秦人,我给你们分马。”又汉朝使者被匈奴扣留的很久不得归来。所以我就派贰师将军征伐,以增强汉使的威信。古时候卿大夫参与谋事,都参照占卜,不吉利不去做。当时我也曾把捆马书拿给丞相、御史大夫、二千石、诸大夫、郎为文学的都看了,甚至郡、属国都尉成忠、趟破奴等也看了,都说‘匈奴人自己捆马,很不吉祥啊!’也有人认为,匈奴人‘是要显示自己的强大,就像穷人假装富有一样。’我曾查阅《易经》,得《大遇》卦,爻为九五,预示匈奴将要困败。公车接来的方士、太史观看天象,和太卜占卦,都认为是吉象,匈奴必定要被打败,机会难得。又说: ‘率军北伐,硝山必克。,对诸将占卦,贰师将军最吉。所以我亲派贰师将军进攻黼山,命他不要深入。今天看来,这些计谋卦兆都与事情相反,实在谬误。重合侯俘虏了一个匈奴侦探,说: ‘听说汉军快来了,匈奴命巫师将羊牛埋在汉军必经的道路及河流处,以诅咒汉军。单于送给皇帝的马裘,都命巫师诅咒过。捆马前后蹄,是诅咒汉军必败的事。,又占卦,得‘汉军一将不吉’的话。匈奴常说‘汉朝极大,但是汉人不耐饥渴。失一狼。走干羊’。从前贰师将军失败,士卒死的死,被俘的被俘,逃散的逃散,我心中常感悲痛。今天又有人建议在遥远的轮台屯田,还要筑亭开道,这是扰乱劳累天下,不是使人民受到好处的作法。今天我不忍心听轮台屯田的话。大鸿胪等又商议,打算招募囚徒护送匈奴使者回去,明确告诉他封他为侯,让他刺杀单于。这种做法是春秋五霸都不肯干的。况且匈奴得到投降的汉人,都是进行搜身,盘问他们所知道的情况。现在边塞的管制不严,对擅自出境的不能禁止,障候的官长驱使士卒打猎,以野兽的皮肉谋利,士卒劳苦,烽火事很少有人过问,这些情况,都不上报。后有来投降的,或是捉到俘虏,才知这些情况。现在的主要任务是严禁官吏对人民苛刻残暴,停止官府擅增赋税,大力发展农业生产,实行马复令,以补充边防的需要,但足够边防需要就行了。各郡国的太守、王国相都要上报畜养马匹的方法及善补边防的计划。和上计吏同来京师讨论。”从这以后汉朝不再出兵打仗。同时封丞相车千秋为富民侯,以表明执行休养生息政策,是思富养民之意。

  当初,贰师将军李广利攻击大宛,经过杆弥,当时杆弥的太子赖丹在龟兹为质。李广利责备龟兹说:“外国都臣服于汉朝,龟兹为什么接受杆弥的质子?”就把赖丹带到长安。昭帝就用桑弘羊以前的建议,以赖丹为校尉,率军在轮台屯田,轮台与渠犁地相连接。龟兹贵人姑翼对龟兹王说:“赖丹本来臣属于我国,今天佩带着汉的印绶前来,靠近我国屯田,必有害于我国。”龟兹王就杀死赖丹,又上书给汉朝表示认罪。汉未能给予惩罚。

  宣帝时,长罗侯常惠出使乌孙,在回来的路上,乘机发诸国兵共五万人进攻龟兹,谴责以前杀害校尉赖丹之事。龟兹王认罪说:“是我先王在世时被贵人姑翼所误,我没有罪。”就捉姑翼送给常惠,常惠斩了姑翼。当时解忧公主派女儿到长安学鼓琴,汉派侍郎乐奉送公主女回乌孙,路过龟兹。龟兹王以前曾派人到乌孙要求娶公主女,还未回来。正巧公主女经过龟兹,龟兹王就留住公主女不让走,又派使者到乌孙报告公主,公主答应了。后来公主上书宣帝,希望她的女儿同于皇族入朝皇帝;龟兹王绛宾也很爱他的夫人,上书给宣帝,说自己得以娶汉的外孙女而为女婿,希望能与公主之女一起入朝。元康元年,龟兹王和夫人同来朝贺,都受赐印绶。夫人号称公主,宣帝赐给公主车马旗鼓,歌舞、作乐的数十人,丝绸珍宝共值数千万钱。留住了一年,又赠给大量的礼物送回龟兹。以后龟兹公主数次来长安朝贺。她喜欢汉朝的衣服和各种制度。归国后,修建宫室,设置禁道环卫,出入传呼,击钟鼓,如汉朝礼仪。外国的胡人都说:“驴不是驴,马不是马,就像龟兹王,是个骡子。”绛宾死,他的儿子丞德自称是漠的外孙,在成帝、哀帝时,往来于长安的次数更多,汉朝对待他也很亲密。

  龟兹柬到尉犁六百五十里。

  尉犁国,国王治尉犁城,束到长安六千七百五十里。有户一千二百,人口九千六百,军队二千人。有尉犁侯、安世侯、左右将、左右都尉、击胡君各一人,译长二入。西到酉球都护治所旦垒球三百里,南与堑差、旦苤相接。

  危须田,国王治危须城,东到匡玄七千二百九十里。有户七百,人V1四千九百,军队二千人。有击胡侯、击胡都尉、左右将、左右都尉、左右骑君、击胡君、译长各一人。西到西域都护治所乌垦越五百里,到噩昼一百里。

  焉耆国,国王治员渠城,束到长安七千三百里。有户四千,人口三万二千一百,军队六千人。有击胡侯、却胡侯、辅国侯、左右将、左右都尉、击胡左右君、击车师君、归义车师君各一人,击胡都尉、击胡君各二人,译长三人。西南到都护治所四百里,南到尉犁一百里,北与乌孙相接。附近的海水中多鱼。

  乌贪訾离国,国王治于娄谷,东到长安一万零三百三十里。有户四十一,人口二百三十一,军队五十七入。有辅国侯、左右都尉各一人。束与单桓、南与且弥、西与乌孙相接。

  皇堕厘,国王治玉山东茎当厘,束到垦茬八千六百八十里。有户二百二十七,人口一千三百八十七,军队四百二十二人。有辅国侯、左右将、左右都尉、左右译长各一人。西南到都护治所一千二百八十七里。

  卑陆后国,国王治番渠类谷,东到长安八千七百一十里。有户四百六十二,人口一千一百三十七,军队三百五十人。有辅国侯、都尉、译长各一人,将二人。束与郁立师、北与匈奴、西与劫国、南与车师相接。

  郁立师国,国王治内旦鲢,束到星叁八千八百三十里。有户一百九十,人口一千四百四十五,军队三百三十一人。有辅国侯、左右都尉、译长各一人。束与车师后城长、西与皇陆、北与鲤躯相接。

  玺担厘,国王治玺担越,束到昼茬八千八百七十里。有户二十七,人口一百九十四,军队四十五人。有辅国侯、将、左右都尉、译长各一人。

  蒲类国,国王治天山西疏榆谷,束到长安八千三百六十里。有户三百二十五,人口二千零三十二,军队七百九十九人。有辅国侯、左右将、左右都尉各一人。西南到都护治所一千三百八十七里。

  蒲类后国,国王治地东到星窒八千六百三十里。有户一百,人口一千零七十,军队三百三十四人。有辅国侯、将、左右都尉、译长各一人。

  西且弥国,国王治玉山东王太谷,东到旦昼八干六百七十里。有户三百三十二,人口一千九百二十六,军队七百三十八人。有西且弥侯、左右将、左右骑君各一人。西南到都护治所一千四百八十七里。

  东且弥国,国王治玉山东旦卢谷,束到昼塞八千二百五十里。有户一百九十一,人口一千九百四十八,军队五百七十二人。有束且弥侯、左右都尉各一人。西南到都护治所一千五百八十七里。

  却国,国王治玉山东丹渠谷,东到长安八千五百七十里。有户九十九,人口五百,军队一百一十五人。有辅国侯、都尉、译长各一人。西南到都护治所一千四百八十七里。

  狐胡国,国王治车师柳谷,东到旦玄八千二百里。有户五十五,人口二百六十四,军队四十五人。有辅国侯、左右都尉各一人。西到都护治所一千一百四十七里,到聂昼七百七十里。

  山国,东到长安七千一百七十里。有户四百五十,人口五千,军队一千人。有辅国侯、左右将、左右都尉、译长各一人。西到尉犁二百四十里,西北到焉耆一百六十里,西到危须二百六十里,东南与鄯善、且末相接。有铁矿山,产铁,人民居山间,到焉耆、危须种田、买粮。

  车师前国,国王治交2巡,河水分支绕流城下,所以名奎回,束到旦昼八千一百五十里。有户七百,人口六千零五十,军队一千八百六十五人。有辅国侯、安国侯、左右将、都尉、归汉都尉、车师君、通善君、乡善君各一人,译长二人。西南到都护治所一千八百零七里,到噩董八百三十五里。

  车师后国,国王治务涂谷,束到垦玄八千九百五十里,有户五百九十五,人口四千七百七十四,军队一千八百九十人。有击胡侯、左右将、左右都尉、导民君、译长各一人。西南到都护治所一千二百三十七里。

  车师都尉国,有户四十,人口三百三十三,军队八十四人。

  车师后城长国,有户一百五十四,人口九百六十,军队二百六十人。

  武帝天汉二年,汉武帝封降于汉朝的匈奴介和王为开陵侯,命他率楼兰国兵开始进击车师,匈奴派右贤王率数万骑士救车师,漠兵作战失利,退走。征和四年,汉派重合侯马通率四万骑兵经车师北进击匈奴;又派开陵侯率楼兰、尉犁、危须等六国之兵攻击车师,以阻止车师截击重合侯军。六国之兵包围了车师,车师王投降,臣属于汉朝。

  昭帝时,匈奴又派四千骑士到车师屯田。宣帝继位,派遣五位将军率兵进击匈奴,在车师屯田的匈奴兵因害怕而逃走,车师又与汉恢复往来。匈奴单于很生气,要车师派太子军宿到匈奴,以为人质。军宿是焉耆国王的外孙,不愿到匈奴为质,就逃到焉耆;车师王立另一个儿子乌贵为太子。后来乌贵立为车师王,与匈奴结为婚姻关系,为匈奴截击汉朝到乌孙的使者提供情况。

  地节二年,汉朝派侍郎郑吉、校尉司马意率领免刑的罪人在渠犁屯田,积聚粮食,准备进攻车师。到了秋收之时,郑吉和司马意征发附近各国的军队一万余人,又与自己的屯田士卒一千五百人,共同进击车师,攻破交河城。当时,车师王在交河城北的石城中,未被抓获。这时,汉军粮尽,郑吉等撤兵回到渠犁,继续屯田。秋收完了,郑吉等又发兵攻打车师王于石城。车师王听说汉兵快到了,就北到匈奴求救,匈奴没有发救兵。车师王又回国,与车师贵人苏犹商量投降汉朝,又怕汉朝不相信。苏犹就建议车师王进击匈奴边境上的小蒲类国,杀小蒲类国王,掳掠其人民,再投降郑吉。车师旁的小金附国随汉军后盗掠车师,车师王请准于汉,亲自击破金附。

  匈奴听说车师投降汉朝,发兵进攻车师,碰上郑吉、司马憙率军北上,匈奴兵不敢前进。郑吉、司马意就留下一候和二十个士卒保卫车师王,郑吉等率军回渠犁。车师王怕匈奴兵再来,他将被杀死,就骑马逃向乌孙;郑吉就迎接车师王的妻子留在渠犁。郑吉东到酒泉,向宣帝报告情况。宣帝命他回渠犁和车师屯田,大量积聚粮食,使西域各国安心,并准备打击匈奴。郑吉回渠犁,用驿车送车师王的妻子到长安,宣帝对车师王妻子赏赐接待都很优厚,每次朝会各少数民族首领时,常常向他们显示汉对车师王妻子的厚待。于是郑吉派吏卒三百人在车师屯田。有匈奴人投降郑吉,说匈奴单于的大臣们都说:“车师土地肥美,靠近匈奴,如果使汉朝得到这块地方,就广开田地,积聚粮食,必然有害于别人的国家,因此不能不争这块地方。”果然匈奴派骑士来攻击汉的屯田吏卒,郑吉就与校尉把在渠犁屯田的吏卒一千五百人都带到车师屯田。但匈奴又增派骑士前来,汉屯田吏卒太少,不能抵挡匈奴的侵袭,就退保于车师城中。匈奴将军到城下对郑吉说:“匈奴单于一定要争夺这个地方,你们不要在这裹屯田了。”匈奴包围车师城数日才退走。以后汉常派数千骑兵往来保卫车师。郑吉上书宣帝说: “车师到渠犁一千余里,中间隔着河山,北边靠近匈奴,汉兵在渠犁的来不及援救。希望增加车师屯田卒。”汉朝大臣们讨论,认为车师的路途太远,花费太大,可以暂且撤走车师屯田吏卒。宣帝命长罗侯常惠率张掖、酒泉两郡骑兵到车师以北一千余里,宣扬威武。匈奴骑士退走,郑吉才得出车师城,回渠犁,用三个校尉屯田。

  车师王逃到乌孙国,乌孙留住车师王不让他回国,派使者上书宣帝,说愿意留下车师王,以备在匈奴进犯时,可从西道进击匈奴。宣帝准许。于是汉朝召已逃到焉耆的原车师太子军宿立为车师王,把车师国的民众都迁到渠犁,把车师原有土地让给匈奴。车师王靠近漠的田官,与匈奴隔绝,也很安乐,与汉亲密。后来汉派侍郎殷广德为使,责备乌孙,要出原车师王乌贵,一起到长安,宣帝赐给原车师王宅第,与妻广住在一起。这一年是元康四年。以后,设置戊己校尉屯田,居住在车师旧地。

  元始中,车师后王国有一条新道,从五船以北,可通到玉门关,往来较近,戊己校尉徐普想要开此新道,可以省一半的路程,又可避开白龙堆的危险地区。车师后王姑句以为新道直贯本国,内心不高兴。新道所在地与匈奴南将军地连接,徐普想划明此界限以报告皇上,就召姑句,让他帮助证明。可是姑句不肯,徐普就把他逮捕了。姑句几次用牛羊贿赂汉宫,要求放他出去,都未获准。姑句家的矛头上冒火花,姑句之妻股紫陬对姑句说: “矛头上冒火花,这是兵气,有利于打仗。以前车师前王被都护司马杀死,今天你长时间被关押,必定也要死。不如投降匈奴。”于是就骑马逃出高昌壁,投降匈奴。

  又去胡来王唐兜的国家靠近大种赤水羌,几次被寇掠。唐兜不能取胜,就向都护告急。都护但钦没有及时前往救援,唐兜被困危急,怨恨但钦,就向东逃至玉门关。玉门关守将不让进,他就率领妻子、人民一千余人逃亡,降于匈奴。匈奴收容了之后,就派使者到汉向皇上报告了这一晴况。这时,新都侯王莽执掌朝政,派中郎将王昌等出使匈奴,告诉单于,说西域内属于汉,匈奴不应当接受唐兜来降。单于认罪,就逮捕了两个王交给汉使。王莽派中郎王萌到西域的恶都奴界上等候接受二王。单于派使送二王来,请汉免除二王之罪。使者报告王莽,王莽不同意,下令会集西域各国国王,摆开军阵,将姑句、唐兜二王斩首于众人之前。

  王莽篡位,建国二年,命广新公甄丰为右伯,将到西域去。车师后王须置离听说,和他的右将股鞑、左将尸泥支商量说:“听说甄丰将要为西域太伯,正要来了。旧例,我们要供给汉使者牛羊粮食和喂牲口的草料,还有向导、翻译。以前五威将王奇从这裹经过,应供给的东西尚且没有备齐。今天西域太伯又来,我们的国家就越发穷了,恐怕无力供应。”想逃到匈奴去。戊己校尉刀护听说此事,就把置离找来查问,置离招认了,就被押送到都护但钦的驻地埒娄城。置离的人民知道置离是不能回来了,都哭着送他。置离到埒娄城,但钦把他斩首。置离的哥哥辅国侯狐兰支率置离的民众二千余人,赶着牲畜,全国都逃奔投降了匈奴。

  这时,王莽将“匈奴单于玺”改为“新匈奴单于章”,单于对此事很怨恨,狐兰支来降,他就接受了,并派兵和狐兰支一起进攻车师,杀车师后城长,伤都护司马,狐兰支兵又退回匈奴。这时戊己校尉刀护生病,派史陈良率兵屯守于桓且谷,以防备匈奴侵犯;史终带运粮,司马丞韩玄管领各壁,右曲候任商管领各垒。陈良等商量说:“现在西域各国有很多已叛汉,匈奴又要大规模入侵,我们恐怕是要死了。我们不如杀掉校尉,率领人马投降匈奴。”于是率领数千骑兵前往校尉府,威胁诸亭点起烽火,分头告知诸壁垒,说:“匈奴十万骑来攻。官吏士卒都要拿起武器迎敌,落后的要斩首!”集合了三四百人,在距离校尉府数里时停止前进。天亮时,点燃烽火。校尉开城门击鼓集合官吏士卒,陈良等乘机而入,杀死校尉刀护和四个儿子及其兄弟子侄,衹剩下妇女和小孩未杀。陈良等留驻戊己校尉城,派人向匈奴南将军通报情况,南将军派二千骑士迎接陈良等,陈良等胁略戊己校尉官吏士卒男女共二千余人北投匈奴。匈奴单于任陈良、终带为乌贲都尉。

  又过三年,单于死,其弟乌弃单于咸立为单于,又与王莽和亲。王莽派使者带了很多金宝绸缎送给单于,要求交出陈良、终带等。单于逮捕了陈良、终带、韩玄、任商四人和亲手杀死刀护的芝音及他们的妻子等共二十七人,都押入囚车,交给汉使。到长安后,王莽把这些人都烧杀了。以后王莽又欺骗单于,匈奴与汉的和亲关系断绝。匈奴大举侵扰汉的北部边境,汉在西域的统治也瓦解了。焉耆国靠近匈奴,首先叛漠,杀死都护但钦,王莽不能出兵征讨。

  玉凰三年才派五威将王骏、西域都护李崇率戊己校尉郭钦到西域,西域各国都在郊外欢迎,供应粮食等。焉耆王也诈降汉,但却暗地调兵自备。王骏等率领莎车、龟兹等国兵七千余人,分为数部进入焉耆,焉耆设下埋伏截击王骏等,又蛄墨、显垦、鱼题等国兵暗通聂壹,共同袭击王坠等,全部杀掉王坠官兵。衹有戊己校尉郭钦另率一部军队后来才到焉耆。焉耆兵打仗还未回来,郭钦把他们城中的老弱都杀死,退兵回长室。王菱封堑趑为参0胡子。奎塞收拾残余的士卒,退守于龟兹。过了几年,王莽死去,李崇就流落西域,西域与中原王朝断绝了往来。

  总计有国家五十。自译长、城长、君、监、吏、大禄、百长、千长、都尉、且渠、当户、将、相至侯、王,都佩带汉朝发给的印绶的,共有三百七十六人。康居、大月氏、安息、扇宾、乌弋等国,都因距漠极远,不在五十国中。这些国如到长安来有所贡献,汉朝则以相当的财物回报,并不统辖他们。

  赞曰:汉武帝时,力图制服匈奴。但匈奴胁从西域各国,又联合南羌,构成汉朝的大患。汉武帝就设河西四郡,开玉门关,通于西域,以切断匈奴的右臂,隔开与南羌、月氏的联系。单于失去了西域各国和羌人的支援,从此向远方逃去,沙漠以南没有匈奴的王庭了。

  经历文景无为而治,休养生息五代,天下富庶,财力有余,兵马强盛。所以汉武帝能见到犀、象、玳瑁就开建了珠崖等七郡,有感于枸酱、竹杖就开设了烊柯、越隽等郡,听说天马、葡萄就打通了大宛、安息之路。从造以后,明珠、玳瑁、通犀、翠羽等珍宝积满了后宫,蒲梢、龙文、鱼目、汗血各种骏马充满了黄门,大象、狮子、猛犬、鸵鸟成群地游食于苑囿中。远方的珍奇异物自四面而来。于是汉武帝扩大上林苑,开掘昆明池,建千门万户之宫,筑神明通天之台,制甲乙之帐,系随珠和璧,武帝列彩绣之屏风,披翠羽之外衣,依玉饰之几案。武帝住在这裹,设酒池肉林招待四周少数民族客人;表演《巴俞》之舞,都卢、海中《肠极》,鱼龙幻术,化装角抵等戏。还有赏赐送礼,万里供给,军队花费,不计其数。财政不够使用,就国家专卖酒,专营盐铁,铸白金造皮币为钱,征收车船六畜之税。民力屈尽,财用枯竭,再加之荒年歉收,寇盗并起,道路不通,于是武帝命直指使者暴胜之等穿绣衣,持斧铁,到各郡国进行镇压,然后取得胜利。到武帝末年,放弃丫轮台屯田,下了沉痛诏书,这不是仁人圣者所悔悟的事吗!况且通西域的道路上,近的有白龙堆,远的有葱岭,还有身热、头痛、县度等险要地区。淮南王刘安、杜钦、扬雄的议论,都认为这是天地设置来划分区域的,以隔绝内外。《尚书》说“西戎即序”,是说禹在治洪水、划九州之后,把西戎各国划在一定的范围之内,不是靠皇上的威武来让他们进贡的。

  西域诸国,各有自己的君长,军队分散力弱,不能统一。虽曾属于匈奴,但与匈奴并不亲密。匈奴能得到他们的马畜毡厨,但不能统率他们进攻或退却。他们与汉朝隔绝,道路遥远,得到他们不算有益,抛弃他们不算损失。汉朝的盛德是我们自己创造的,并不依靠他们得来。所以自光武帝建武以来,西域各国思念汉朝的威德,都愿意内属。衹有小国如鄯善、车师地近匈奴,还受到匈奴的控制。其他大国如莎车、于阗等,数次派使者送质子来汉朝,并希望允准他们属于都护。光武帝考察古今历史,根据当时的形势,采取羁縻政策,不同意派出西域都护,亦遣回各国的质子。虽然大禹划定西戎之区域,周公不收越裳氏之白雉,汉文帝不收千里马,都是古圣贤之美事,但光武帝之所为都兼有此义,没有比遣一做法更高明的了。



上一篇:外戚传上
下一篇:西域三十六国
推荐
阅读排行
百度 淘宝网 同程旅行 京东商城 瓷器
联系本站  图说巴巴  甘公网安62112602000021号  陇ICP备16001066号  ALEX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