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汉书

西域三十六国

汉书·传·西域传上

  西域以孝武时始通,本三十六国,其后稍分至五十余,皆在匈奴之西,乌孙之南。南北有大山,中央有河,东西六千余里,南北千余里。东则接汉,厄以玉门、阳关,西则限以葱岭。其南山,东出金城,与汉南山属焉。其河有两原:一出葱岭出,一出于阗。于阗在南山下,其河北流,与葱岭河合,东注蒲昌海。蒲昌海,一名盐泽者也,去玉门、阳关三百余里,广袤三四百里。其水亭居,冬夏不增减,皆以为潜行地下,南出于积石,为中国河云。

  自玉门、阳关出西域有两道:从鄯善傍南山北,波河西行至莎车,为南道,南道西逾葱岭则出大月氏、安息。自车师前王廷随北山,波河西行至疏勒,为北道,北道西逾葱岭则出大宛、康居、奄蔡焉。

  西域诸国大率土著,有城郭田畜,与匈奴、乌孙异俗,故皆役属匈奴。匈奴西边日逐王置僮仆都尉,使领西域,常居焉耆、危须、尉黎间,赋税诸国,取富给焉。

  自周衰,戎狄错居泾渭之北。及秦始皇攘却戎狄,筑长城,界中国,然西不过临洮。

  汉兴至于孝武,事征四夷,广威德,而张骞始开西域之迹。其后骠骑将军击破匈奴右地,降浑邪、休屠王,遂空其地,始筑令居以西,初置酒泉郡,后稍发徙民充实之,分置武威、张掖、敦煌,列四郡,据两关焉。自贰师将军伐大宛之后,西域震惧,多遣使来贡献。汉使西域者益得职。于是自敦煌西至盐泽,往往起亭,而轮台、渠犁皆有田卒数百人,置使者校尉领护,以给使外国者。

  至宣帝时,遣卫司马使护鄯善以西数国。及破姑师,未尽殄,分以为车师前后王及山北六国。时汉独护南道,未能尽并北道也。然匈奴不自安矣。其后日逐王畔单于,将众来降,护鄯善以西使者郑吉迎之。既至汉,封日逐王为归德侯,吉为安远侯。是岁,神爵二年也。乃因使吉并护北道,故号曰都护。都护之起,自吉置矣。僮仆都尉由此罢,匈奴益弱,不得近西域。于是徙屯田,田于北胥鞬,披莎车之地,屯田校尉始属都护。都护督察乌孙、康居诸外国,动静有变以闻。可安辑,安辑之;可击,击之。都护治乌垒城,去阳关二千七百三十八里,与渠犁田官相近,土地肥饶,于西域为中,故都护治焉。

  至元帝时,复置戊己校尉,屯田车师前王庭。是时,匈奴东蒲类王兹力支将人众千七百余人降都护,都护分车师后王之西为乌贪訾离地以处之。

  自宣、元后,单于称藩臣,西域服从。其土地山川、王侯户数、道里远近,翔实矣。

  出阳关,自近者始,曰婼羌。婼羌国王号去胡来王。去阳关千八百里,去长安六千三百里,辟在西南,不当孔道。户四百五十,口千七百五十,胜兵者五百人。西与且末接。随畜逐不草,不田作,仰鄯善、且末谷。山有铁,自作兵,后有弓、矛、服刀、剑、甲。西北至鄯善,乃当道云。

  鄯善国,本名楼兰,王治扞泥城,去阳关千六百里,去长安六千一百里。户千五百七十,口万四千一百,胜兵二千九百十二人。辅国侯、却胡侯、鄯善都尉、击车师都尉、左右且渠、击车师君各一人,译长二人。西北去都护治所千七百八十五里,至墨山国千三百六十五里,西北至车师千八百九十里。地沙卤,少田,寄田仰谷旁国。国出玉,多葭苇、柽柳、胡桐、白草。民随率牧逐水草,有驴马,多橐它。能作兵,与婼羌同。

  初,武帝咸张骞之言,甘心欲通大宛诸国,使者相望于道,一岁中多至十余辈。楼兰、姑师当道,苦之,攻劫汉使王恢等,又数为匈奴耳目,令其兵遮汉使。汉使多言其国有城邑,兵弱易击。于是武帝遣从票侯赵破奴将属国骑及郡兵数万击姑师。王恢数为楼兰所苦,上令恢佐破奴将兵。破奴与轻骑七百人先至,虏楼兰王遂破姑师,因暴兵威以动乌孙、大宛之属。还,封破奴为浞野侯,恢为浩侯。于是汉列亭障至玉门矣。

  楼兰既降服贡献,匈奴闻,发兵击之。于是楼兰遣一子质匈奴,一子质汉。后贰师军击大宛,匈奴欲遮之,贰师兵盛不敢当,即遣骑因楼兰候汉使后过者,欲绝勿通。时汉军正任文将兵屯玉门关,为贰师后距,捕得生口,知状以闻。上诏文便道引兵捕楼兰王。将指阙,簿责王,对曰:“小国在大国间,不两属无以自安。愿徙国入居汉地。”上直其言,遣归国,亦因使候司匈奴。匈奴自是不甚亲信楼兰。

  征和元年,楼兰王死,国人来请质子在汉者,欲立之。质子常坐汉法,下蚕室宫刑,故不遣。报曰:“侍子,天子爱之,不能遣。其更立其次当立者。”楼兰更立王,汉复责其质子,亦遣一子质匈奴。后王又死,匈奴先闻之,遣质子归,得立为王。汉遣使诏新王,令入朝,天子将加厚赏。楼兰王后妻,故继母也,谓王曰:“先王遣两子质汉皆不还,奈何欲往朝乎?”王用其计,谢使曰:“新立,国未定,愿待后年入见天子。”然楼兰国最在东垂,近汉,当白龙堆,乏水草,常主发导,负水儋粮,送迎汉使,又数为吏卒所寇,惩艾不便与汉通。后复为匈奴后间,数遮杀汉使。其弟尉屠耆降汉,具言状。

  元凤四年,大将军霍光白遣平乐监傅介子往刺其王。介子轻将勇敢士,赍金币,扬言以赐外国为名。既至楼兰,诈其王欲赐之,王喜,与介子饮,醉,将其王屏语,壮士二人从后刺杀之,贵人左右皆散走。介子告谕以:“王负汉罪,天子遣我诛王,当更立王弟尉屠耆在汉者。汉兵方至,毋敢动,自令灭国矣!”介子遂斩王尝归首,驰传诣阙,悬首北阙下。封介子为义阳侯。乃立尉屠耆为王,更名其国为鄯善,为刻印章,赐以宫女为夫人,备车骑辎重,丞相将军率百官送至横门外,祖而遣之。王自请天子曰:“身在汉久,今归,单弱,而前王有子在,恐为所杀。国中有伊循城,其地肥美,愿汉遣一将屯田积谷,令臣得依其威重。”于是汉遣司马一人、吏士四十人,田伊循以填抚之。其后更置都尉。伊循官置始此矣。

  鄯善当汉道冲,西通且末七百二十里。自且末以往皆种五谷,土地草木,畜产作兵,略与汉同,有异乃记云。

  且末国,王治且末城,去长安六千八百二十里。户二百三十,口千六百一十,胜兵三百二十人。辅国侯、左右将、译长各一人。西北至都护治所二千二百五十八里,北接尉犁,南至小宛可三日行。有蒲陶诸果。西通精绝二千里。

  小宛国,王治扜零城,去长安七千二百一十里。户百五十,口千五十,胜兵二百人。辅国侯、左右都尉各一人。西北至都护治所二千五百五十八里,东与婼羌接,辟南不当道。

  精绝国,王治精绝城,去长安八千八百二十里。户四百八十,口三千三百六十,胜兵五百人。精绝都尉、左右将、译长各一人。北至都护治所二千七百二十三里南至戎卢国四日行,地厄狭,西通扜弥四百六十里。

  戎卢国,王治卑品城,去长安八千三百里。户二百四十,口千六百一十,胜兵三百人。东北至都护治所二千八百五十八里,东与小宛、南与婼羌、西与渠勒接,辟南不当道。

  扜弥国,王治扜弥城,去长安九千二百八十里。户三千三百四十,口二万四十,胜兵三千五百四十人。辅国侯、左右将、左右都尉、左右骑君各一人,译长二人。东北至都护治所三千五百五十三里,南与渠勒、东北与龟兹、西北与姑墨接,西通于阗三百九十里。今名宁弥。

  渠勒国,王治鞬都城,去长安九千九百五十里。户三百一十,口二千一百七十,胜兵三百人。东北至都护治所三千八百五十二里,东与戎卢、西与婼羌、北与扜弥接。

  于阗国,王治西城,去长安九千六百七十里。户三千三百,口万九千三百,胜兵二千四百人。辅国侯、左右将、左右骑君、东西城长、译长各一人。东北至都护治所三千九百四十七里,南与婼羌接,北与姑墨接。于阗之西,水皆西流,注西海;其东,水东流,注盐泽,河原出焉。多玉石。西通皮山三百八十里。

  皮山国,王治皮山城,去长安万五十里。户五百,口三千五百,胜兵五百人。左右将、左右都尉、骑君、译长各一人。东北至都护治所四千二百九十二里,西南至乌秅国千三百四十里,南与天笃接,北至姑墨千四百五十里,西南当罽宾、乌弋山离道,西北通莎车三百八十里。

  乌秅国,王治乌秅城,去长安九千九百五十里。户四百九十,口二千七百三十三,胜兵七百四十人。东北至都护治所四千八百九十二里,北与子合、蒲犁,西与难兜接。山居,田石间。有白草。累石为室。民接手饮。出小步马,有驴无牛。其西则有县度,去阳关五千八百八十八里,去都护治所五千二十里。县度者,石山也,溪谷不通,以绳索相引而度云。

  西夜国,王号子合王,治呼犍谷,去长安万二百五十里。户三百五十,口四千,胜兵千人。东北到都护治所五千四十六里,东与皮山、西南与乌秅、北与莎车、西与蒲犁接。蒲犁及依耐、无雷国皆西夜类也。西夜与胡异,其种类羌氐行国,随畜逐水草往来。而子合土地出玉石。

  蒲犁国,王治蒲犁谷,去长安九千五百五十里。户六百五十,口五千,胜兵二千人。东北至都护治所五千三百九十六里,东至莎车五百四十里,北至疏勒五百五十里,南与西夜子合接,西至无雷五百四十里。侯、都尉各一人。寄田莎车。种俗与子合同。

  依耐国,王治去长安万一百五十里。户一百二十五,口六百七十,胜兵三百五十人。东北至都护治所二千七百三十里,至莎车五百四十里,至无雷五百四十里,北至疏勒六百五十里,南与子合接,俗相与同。少谷,寄田疏勒、莎车。

  无雷国,王治无雷城,去长安九千九百五十里。户千,口七千,胜兵三千人。东北至都护治所二千四百六十五里,南至蒲犁五百四十里,南与乌秅、北与捐毒、西与大月氏接。衣服类乌孙,俗与子合同。

  难兜国,王治去长安万一百五十里。户五千,口三万一千,胜兵八千人。东北至都护治所二千八百五十里,南至无雷三百四十里,西南至罽宾三百三十里,南与婼羌、北与休循、西与大月氏接。种五谷、蒲陶诸果。有金、银、铜、铁,作兵与诸国同,属罽宾。

  罽宾国,王治循鲜城,去长安万二千二百里。不属都护。户口胜兵多,大国也。东北至都护治所六千八百四十里,东至乌秅国二千二百五十里,东北至难兜国九日行,西北与大月氏、西南与乌弋山离接。

  昔匈奴破大月氏,大月氏西君大夏,而塞王南君罽宾。塞种分散,往往为数国。自疏勒以西北,休循、捐毒之属,皆故塞种也。

  罽宾地平,温和,有目宿、杂草、奇木、檀、槐、梓、竹、漆。种五谷、蒲陶诸果,粪治园田。地下湿,生稻,冬食生菜。其民巧,雕文刻镂,治宫室,织罽,刺文绣,好酒食。有金、银、铜、锡,以为器。市列。以金银为钱,文为骑马,幕为人面。出封牛、水牛、象、大狗、沐猴、孔爵、珠玑、珊瑚、虏魄、璧流离。它畜与诸国同。

  自武帝始通罽宾,自以绝远,汉兵不能至,其王乌头劳数剽杀汉使。乌头劳死,子代立,遣使奉献。汉使关都尉文忠送其使。王复欲害忠,忠觉之,乃与容屈王子阴末赴共合谋,攻罽宾,杀其王,立阴末赴为罽宾王,授印绶。后军候赵德使罽宾,与阴末赴相失,阴末赴锁琅当德,杀副已下七十余人,遣使者上书谢。孝元帝以绝域不录,放其使者于县度,绝而不通。

  成帝时,复遣使献谢罪,汉欲遣使者报送其使,杜钦说大将军王凤曰:“前罽宾王阴末赴本汉所立,后卒畔逆。夫德莫大于有国子民,罪莫大于执杀使者,所以不报恩,不惧诛者,自知绝远,兵不至也。有求则卑辞,无欲则娇嫚,终不可怀服。凡中国所以通厚蛮夷,惬快其求者,为壤比而为寇也。今县度之厄,非罽宾所能越也。其乡慕,不足以安西域,虽不附,不能危城郭。前亲逆节,恶暴西城,故绝而不通;今悔过来,而无亲属贵人,奉献者皆行贾贱人,欲通货市买,以献为名,故烦使者送至县度,恐失实见欺。凡遣使送客者,欲为防护寇害也。起皮山南,更不属汉之国四五,斥候士百余人,五分夜击刀斗自守,尚时为所侵盗。驴畜负粮,须诸国禀食,得以自赡。国或贫小不能食,或桀黠不肯给,拥强汉之节,馁山谷之间,乞匄无所得,离一二旬则人畜弃捐旷野而不反。又历大头痛、小头痛之山,赤土、身热之阪,令人身热无色,头痛呕吐,驴畜尽然。又有三池、盘石阪,道狭者尺六七寸,长者径三十里。临峥嵘不测之深,行者骑步相持,绳索相引,二千余里乃到县度。畜队,未半坑谷尽靡碎;人堕,势不得相收视。险阻危害,不可胜言。圣王分九州,制五服,务盛内,不求外。今遣使者承至尊之命,送蛮夷之贾,劳吏士之众,涉危难之路,罢弊所恃以事无用,非久长计也。使者业已受节,可至皮山而还。”于是凤白从钦言。罽宾实利赏赐贾市,其使数年而一至云。

  乌弋山离国,王去长安万二千二百里。不属都护。户口胜兵,大国也。东北至都护治所六十日行,东与罽宾、北与扑挑、西与犁靬、条支接。

  行可百余日,乃至条支。国临西海,暑湿,田稻。有大鸟,卵如瓮。人众甚多,往往有小君长,安息役属之,以为外国。善眩。安息长老传闻条支有弱水、西王母,亦未尝见也。自条支乘水西行,可百余日,近日所入云。

  乌戈地暑热莽平,其草木、畜产、五谷、果菜、食饮、宫室、市列、钱货、兵器、金珠之属皆与罽宾同,而有桃拔、师子、犀子。俗重妄杀。其钱独文为人头,幕为骑马。以金银饰杖。绝远,汉使希至。自玉门、阳关出南道,历鄯善而南行,至乌弋山离,南道极矣。转北而东得安息。

  安息国,王治番兜城,去长安万一千六百里。不属都护。北与康居、东与乌弋山离、西与条支接。土地风气,物类所有,民俗与乌弋、罽宾同。亦以银为钱,文独为王面,幕为夫人面。王死辄更铸钱。有大马爵。其属小大数百城,地方数千里,最大国也。临妫水,商贾车船行旁国。书草,旁行为书记。

  武帝始遣使至安息,王令将将二万骑迎于东界。东界去王都数千里,行比至,过数十城,人民相属。因发使随汉使者来观汉地,以大鸟卵及犁靬眩人献于汉,天子大说。安息东则大月氏。

  大月氏国,治监氏城,去长安万一千六百里。不属都护。户十万,口四十万,胜兵十万人。东至都护治所四千七百四十里,西至安息四十九日行,南与罽宾接。土地风气,物类所有,民俗钱货,与安息同。出一封橐驼。

  大月氏本行国也,随畜移徙,与匈奴同俗。控弦十余万,故强轻匈奴。本居敦煌、祁连间,至昌顿单于攻破月氏,而老上单于杀月氏,以其头为饮器,月氏乃远去,过大宛,西击大夏而臣之,都妫水北为王庭。其余小众不能去者,保南山羌,号小月氏。

  大夏本无大君长,城邑往往置小长,民弱畏战,故月氏徙来,皆臣畜之,共禀汉使者。有五翕侯:一曰休密翕侯,治和墨城,去都护二千八百四十一里,去阳关七千八百二里;二曰双靡翕侯,治双靡城,去都护三千七百四十一里,去阳关七千七百八十二里;三曰贵霜翕侯,治护澡城,去都护五千九百四十里,去阳关七千九百八十二里,四曰肸顿翕侯,治薄茅城,去都护五千九百六十二里,去阳关八千二百二里;五曰离附翕侯,治高附城,去都护六千四十一里,去阳关九千二百八十三里。凡五翕侯,皆属大月氏。

  康居国,王冬治乐越匿地。到卑阗城。去长安万二千三百里。不属都护。至越匿地马行七日,至王夏所居蕃内九千一百四里。户十二万,口六十万,胜兵十二万人。东至都护治所五千五百五十里。与大月氏同俗。东羁事匈奴。

  宣帝时,匈奴乖乱,五单于并争,汉拥立呼韩邪单于,而郅支单于怨望,杀汉使者,西阻康居。其后都护甘延寿、副校尉陈汤发戊己校尉西域诸国兵至康居,诛灭郅支单于,语在《甘延寿、陈汤传》。是岁,元帝建昭三年也。

  至成帝时,康居遣子侍汉,贡献,然自以绝远,独骄嫚,不肯与诸国相望。都护郭舜数上言:“本匈奴盛时,非以兼有乌孙、康居故也;及其称臣妾,非以失二国也。汉虽皆受其质子,然三国内相输遗,交通如故,亦相候司,见便则发;合不能相亲信,离不能相臣役。以今言之,结配乌孙竟未有益,反为中国生事。然乌孙既结在前,今与匈奴俱称臣,义不可距。而康居骄黠,讫不肯拜使者。都护吏至其国,坐之乌孙诸使下,王及贵人先饮食已,乃饮啖都护吏,故为无所省以夸旁国。以此度之,何故遣子入侍?其欲贾市为好,辞之诈也。匈奴百蛮大国,今事汉其备,闻康居不拜,且使单于有自下之意,宜归其侍子,绝勿复使,以章汉家不通无礼之国。敦煌、酒泉小郡及南道八国,给使者往来人、马、驴、橐驼食,皆苦之。空罢耗所过,送迎骄黠绝远之国,非至计也。”汉为其新通,重致远人。终羁縻而未绝。

  其康居西北可二千里,有奄蔡国。控弦者十余万人。与康居同俗。临大泽,无崖,盖北海云。

  康居有小王五:一曰苏■王,治苏■城,去都护五千七百七十六里,去阳关八千二十五里;二曰附墨王,治附墨城,去都护五千七百六十七里,去阳关八千二十五里;三曰窳匿王,治窳匿城,去都护五千二百六十六里,去阳关七千五百二十五里;四曰罽王,治罽城,去都护六千二百九十六里,去阳关八千五百五十五里;五曰奥鞬王,治奥鞬城,去都护六千九百六里,去阳关八千三百五十五里。凡五王,属康居。

  大宛国,王治贵山城,去长安万二千五百五十里。户六万,口三十万,胜兵六万人。副王、辅国王各一人。东至都护治所四千三十一里,北至康居卑阗城千五百一十里,西南至大月氏六百九十里。北与康居、南与大月氏接,土地风气物类民俗与大月氏、安息同。大宛左右以蒲陶为酒,富人藏酒至万余石,久者至数十岁不败。俗耆酒,马耆目宿。

  宛别邑七十余城,多善马。马汗血,言其先天马子也。

  张骞始为武帝言之,上遣使者持千金及金马,以请宛善马。宛王以汉绝远,大兵不能至,爱其宝马不肯与。汉使妄言,宛遂攻杀汉使,取其财物。于是天子遣贰师将军李广利将兵前后十余万人伐宛,连四年。宛人斩其王毋寡首,献马三千匹,汉军乃还,语在《张骞传》。贰师既斩宛王,更立贵人素遇汉善者名昧蔡为宛王。后岁余,宛贵人以为“昧蔡谄,使我国遇屠”,相与共杀昧蔡,立毋寡弟蝉封为王,遣子入侍,质于汉,汉因使使赂赐镇抚之。又发使十余辈,抵宛西诸国求奇物,因风谕以伐宛之威。宛王蝉封与汉约,岁献天马二匹。汉使采蒲陶、目宿种归。天子以天马多,又外国使来众,益种蒲陶、目宿离宫馆旁,极望焉。

  自宛以西至安息国,虽颇异言,然大同,自相晓知也。其人皆深目,多须髯。善贾市,争分铢。贵女子,女子所言,丈夫乃决正。其地无丝漆,不知铸铁器。及汉使亡卒降,教铸作它兵器。得汉黄白金,辄以为器,不用为币。

  自乌孙以西至安息,近匈奴。匈奴尝困月氏,故匈奴使持单于一信到国,国传送食,不敢留苦。及至汉使,非出币物不得食,不市畜不得骑,所以然者,以远汉,而汉多财物,故必市乃得所欲。及呼韩邪单于朝汉,后咸尊汉矣。

  桃槐国,王去长安万一千八十里。户七百,口五千,胜兵千人。

  休循国,王治鸟飞谷,在葱岭西,去长安万二百一十里。户三百五十八,口千三十,胜兵四百八十人。东至都护治所三千一百二十一里,至捐毒衍敦谷二百六十里,西北至大宛国九百二十里,西至大月氏千六百一十里。民俗衣服类乌孙,因畜随水草,本故塞种也。

  捐毒国,王治衍敦谷,去长安九千八百六十里。户三百八十,口千一百,胜兵五百人。东至都护治所二千八百六十一里。至疏勒。南与葱岭属,无人民。西上葱领,则休循也。西北至大宛千三十里,北与乌孙接。衣服类乌孙,随水草,依葱领,本塞种也。

  莎车国,王治莎车城,去长安九千九百五十里。户二千三百三十九,口万六千三百七十三,胜兵三千四十九人。辅国侯、左右将、左右骑君、备西夜君各一人,都尉二人,译长四人。东北至都护治所四千七百四十六里,西至疏勒五百六十里,西南至蒲犁七百四十里。有铁山,出青玉。

  宣帝时,乌孙公主小子万年,莎车王爱之。莎车王无子,死,死时万年在汉。莎车国人计欲自托于汉,又欲得乌孙心,即上书请万年为莎车王。汉许之,遣使者奚充国送万年。万年初立,暴恶,国人不说。莎车王弟呼屠徵杀万年,并杀汉使者,自立为王,约诸国背汉。会卫候冯奉世使送大宛客,即以便宜发诸国兵击杀之,更立它昆弟子为莎车王。还,拜奉世为光禄大夫。是岁,元康元年也。

  疏勒国,王治疏勒城,去长安九千三百五十里。户千五百一十,口万八千六百四十七,胜兵二千人。疏勒侯、击胡侯、辅国侯、都尉、左右将、左右骑君、左右译长各一人。东至都护治所二千二百一十里,南至莎车五百六十里。有市列,西当大月氏、大宛、康居道也。

  尉头国,王治尉头谷,去长安八千六百五十里。户三百,口二千三百,胜兵八百人。左右都尉各一人,左右骑君各一人。东至都护治所千四百一十一里,南与疏勒接,山道不通,西至捐毒千三百一十四里,径道马行二日。田畜随水草,衣服类乌孙。

【译文】

  西域从汉武帝时开始与中原交通,那裹本来有三十六国。后来渐分为五十余国,都分布在匈奴以西,乌孙以南。西域南北有大山,中央有河流,东西宽六千余里,南北长一千余里。它的东面连接汉朝,以玉门关和阳关为险塞,西边以葱岭为界。它的南山,束面起于金城郡,与汉朝的南山相连。它的河有两个源头:一个发源于葱岭山,一个发源于于阗。于阗在南山下,河向北流,与葱岭河汇合后,向东注入蒲昌海。蒲昌海又名盐泽,束距玉门关和阳关三百余里,湖面长宽约三百里。湖水稳定,冬夏不增减,湖水在地下潜流,向南从积石山冒出,就是中原地区的黄回。

  从玉门关、阳关到西域有两条道路。从鄯善沿着南山北面,顺塔里木河西行至莎车,为南道;南道西越葱岭可到大月氏、安息。自车师前王廷沿着北山南面,顺塔里木河西行至疏勒,为北道:北道西越葱岭可到大宛、康居、奄蔡。

  西域各国大多过着定居生活,有城郭、田地、牲畜,和匈奴、乌孙的风俗不同,从前都受奴役并隶属于匈奴。匈奴西部的曰逐王设置僮仆都尉,管理西域,经常驻在焉耆、危须、尉黎等地,向各国征收赋税,很富足。

  白周朝衰落以后,戎、狄等族杂居在泾水、渭水以北。到了秦始皇时,赶走了戎、狄,修筑长城,为中原国家的边境,但秦的西边不超过临洮县。

  西汉建立到武帝时,经营四周民族地区,宣扬威德,于是张骞开始开通西域之路。以后骠骑将军霍去病击败匈奴右地,浑邪王、休屠王投降,右地遂无匈奴,汉开始在令居以西筑烽燧,开始设酒泉郡,稍后,征发民众来到这裹居住,又设置武威、张掖、敦煌,共四郡,并据守玉门、阳关二关。自从贰师将军李广利伐大宛以后,西域各国都很骇怕,多数国家派使者来长安进贡,汉朝到西域的使者越来越得到赏赐、升官。于是从敦煌西到盐泽,到处建立亭障,在轮台、渠犁都有屯田卒数百人,漠设使者校尉领导监护屯田事,并供应汉朝到外国的使者的生活。

  到宣帝时,派卫司马负责监护鄯善以西几个国家。到了打败姑师的时候,并未全部消灭他们,衹是将他们分为车师前王、车师后王和山北六国。当时汉朝衹监护南道,没有全部兼并北道,可是匈奴已经感到很不安了。以后,曰逐王背叛单于,率领部众来降汉朝,汉的护鄯善以西使者郑吉迎接日逐王。到了汉朝,汉封曰逐王为归德侯,郑吉为安远侯。这一年是神爵三年。汉就使郑吉并护北道,所以号称“都护”。都护之设置从郑吉开始。匈奴原设在西域的僮仆都尉从此罢掉,匈奴更弱了,不能靠近西域。于是汉迁徙百姓屯田在北胥鞑,分莎车之地,从此屯田校尉开始属于都护。都护侦察乌孙、康居等外国的情况,如有动静,立即报告皇帝。可以安抚的就安抚;需要打击的就打击。都护驻乌垒城,束到阳关二千七百三十八里,和渠犁的屯田官接近,土地肥沃,在西域的中央,所以都护驻在这裹。

  到元童时,又设置戊己校尉,屯田于吏面前王庭。这时,包扭东蒲类王兹力支率领部众一千七百余人投降都护,都护分车师后王西面的土地为乌贪訾离国,安排茎立支部居住。

  自宣查、五童以后,鲤塑单于向坠称藩臣,酉撼也服从龃目,酉球的土地、山川、王侯、户口、道里远近,都得以详实记载下来。

  出阳关向西,从近的开始,是姥羌。蜡羌国王名号为去胡来王。束到阳关一千八百里,到长安六千三百里,处在西南偏僻之地,不在大道上。有户四百五十,人LI一千七百五十,军队五百人。西与且末相接。随牲畜逐水草而居,不种田,靠鄯善、且末供给粮食。山上产铁,自己制造兵器,兵器有弓、矛、服刀、剑、甲。西北到鄯善,鄯善在大道上。

  鄯善国,原名楼兰,国王治扦泥城,东到阳关一千六百里,到长安六千一百里。有户一千五百七十,人口一万四千一百,军队二千九百一十二人。有辅国侯、却胡侯、鄯善都尉、击车师都尉、左且渠和右且渠、击车师君各一人,译长二人。西北到西域都护治所乌垒城一千七百八十五里,到山国一千三百六十五里,西北到车师一千八百九十里。地方多沙卤,少田地,在附近国家寄种田地、购买粮食。产玉石,多芦苇,樫柳、胡桐、白草。人民随牲畜逐水草而居,产驴马,多骆驼。能造兵器,与蜡羌相同。

  当初,汉武帝被张骞的话说动了,很愿意与大宛各国往来,派出的使者在路上可以彼此相互望见,使者之多,一年中可达十余批。楼兰、姑师位在大道上,对于供应使者深感劳苦,就攻劫了汉使王恢等人,又几次给匈奴做耳目,使匈奴兵截击汉使。汉朝使者多数人说姑师、楼兰有城邑,兵力薄弱,容易攻击。于是漠武帝就派遣从票侯赵破奴率属于汉的少数民族骑兵及郡中漠兵数万人进击姑师。王恢因几次为楼兰所攻击,武帝命他帮助趟破奴率兵。趟破奴给王恢轻骑七百人先到楼兰,俘虏了楼兰王,遂之击破姑师,因显扬兵威以振动乌孙、大宛等。他们回到长安,武帝封赵破奴为浞野侯,王恢为浩侯。于是汉朝修列亭障向西到玉门关了。

  楼兰已降于汉朝,并且纳贡,匈奴得知,就发兵进击。于是楼兰王就派了一个儿子到匈奴为质,一个儿子到汉朝为质。后来贰师将军进击大宛,匈奴想截击汉军。但汉军兵力强盛,匈奴不敢抵挡,就派骑士藉楼兰的帮助,等候汉使走在后边的,截之不让通过。当时汉军正任文率兵屯于玉门关,为贰师将军殿后,捕得俘虏,把得到的情况报告武帝。武帝命任文从小路率兵去逮捕了楼兰王。将楼兰王押到汉宫,按照文簿逐条责问,楼兰王说: “小国夹在大国之间,不采取两属的做法,就无法使自己得到安全。我希望让我国迁到汉朝境内居住。”武帝认为他的话很直爽,就送他回国,也使楼兰侦察匈奴的动静。匈奴从此不甚亲信楼兰。

  征和元年,楼兰王死,楼兰国人来请在汉朝的质子回国,要立他为王。质子常犯汉法,被下蚕室,处宫刑,所以不能送回。就答覆楼兰说:“侍子很受天子的喜爱,不能送他回国。你们可立下一个应当立的人。”楼兰另立了国王,汉朝又要楼兰王送质子,楼兰王也派了一个质子到匈奴。后来楼兰王又死了,匈奴先知此事,就派质子回去,得立为王。汉派使者命新楼兰王到长安朝见武帝,说武帝要给他厚赏。楼兰王的后妻是他原来的继母,告诉他说: “先王派了两个质子在汉朝,都没有回来,你为什么还要去朝见皇帝?”楼兰王用了她的计谋,对漠使推辞说:“我才立为国王,国内不安定,希望等到后年入朝天子。”然而楼兰国在西域的束边,靠近汉朝,正当白龙堆处,少水草,常为漠使派向导,背水担粮,送迎汉使,又多次被汉朝的吏卒抢劫,他们的教训是与汉往来没有好处。后又被匈奴施反问计,几次截杀汉使。后来楼兰王的弟弟尉屠耆投降汉朝,都说了有关的情况。

  元凤四年,大将军霍光在报告昭帝后,派平乐监傅介子前往刺杀楼兰王。傅介子轻装率领勇士,带着金宾、丝绸,扬言要赐给外国。到了楼兰,骗楼兰王说要赐给他。王很高兴,与傅介子一起喝酒,酒醉,傅介子与王单独谈话,两个壮士从后面将王刺杀,楼兰贵人、亲近等都逃跑了。傅介子宣告说: “楼兰王有辜负汉朝之罪,天子派我来杀他,应当另立在汉朝的王弟尉屠耆为王。汉兵将要到了,你们不要乱动,否则,自取灭亡了!”傅介子就斩下楼兰王尝归的头,用驿车送到长安朝廷,悬首于北阙下。汉封傅介子为义阳侯。立尉屠耆为楼兰王,改国名为鄯善,朝廷给他刻了印章,赐宫女为他的夫人,配备了车骑物资,由丞相率百官送至横门以外,祭祀了路神以后,送他回国。鄯善王亲自向武帝请求说:“我在汉朝时间长了,今天回去,力量单弱,前王有儿子还在,恐怕被他杀死。国内有个伊循城,土地肥沃,希望汉朝派一个将军在那裹屯田积谷,使我有个依靠。”于是汉派司马一人、吏士四十人,屯田于伊循,以镇慑安抚之。以后改置都尉。伊循设官从此开始。

  鄯善,正当汉朝通西域道路的要冲。西通且末,为七百二十里。自且末往西,都种五谷,土地、草木、畜产、兵器都与汉朝差不多。有不同的就记载下来。

  且末国,国王治且末城,东到长安六千八百二十里。有户二百三十,人口一千六百一十,军队三百二十人。有辅国侯、左右将、译长各一人。西北到西域都护治所乌垒城二千二百五十里,北接尉犁,南到小宛要走三天。产葡萄等水果。西到精绝二千里。

  少锢,国王治赶雪越,束到垦壁七千二百一十里。有户一百五十,人口一千零五十,军队二百人。有辅国侯、左右都尉各一人。西北到酉塑都护治所昼垒球二千五百五十八里,束与女眯相接,偏南,不在大道上。

  精绝国,国王治精绝城,束到长安八千八百二十里。有户四百八十,人口三千三百六十,军队五百人。有精绝都尉、左右将、译长各一人。北到西域都护治所乌垒城二千七百二十三里,南到戎卢国要走四天,地势险阻狭窄,西到扦弥四百六十里。

  我疱,国王治卑压越,东到旦壁八千三百里。有户二百四十,人El一千六百一十,军队三百人。束JI:N西域都护治所乌垒城二千八百五十八里,东与小宛、南与蜡羌、西与渠勒相接,偏南,不在大道上。

  扦弥国,国王治扦弥城,东到长安九千二百八十里。有户三千三百四十,人121二万零四十,军队三千五百四十人。有辅国侯、左右将、左右都尉、左右骑君各一人,译长二人。东北到西域都护治所乌垒城三千五百五十三里,南与渠勒、东北与龟兹、西北与姑墨相接,西到于阗三百九十里。今名宁弥。

  基堇蝈,国王治盐越,束到垦塞九千九百五十里。有户三百一十,人口二千一百七十,军队三百人。东北到酉塑都护治所昼垦越三千八百五十二里,束与董遽、西与女送、北与扛迩相接。

  于阗国,国王治西城,东到长安九千六百七十里。有户三千三百,人口一万九千三百,军队二千四百人。有辅国侯、左右将、左右骑君、东西城长、译长各一人。东北到西域都护治所乌垒城三千九百四十七里,南与蜡羌相接,北与姑墨相接。于阗以西,河水都向西流,注入于西海;于阗以东,河水都向东流,注入于盐泽,黄河在这裹发源。这裹多产玉石。西到皮山三百八十里。

  皮山国,国王治皮山城,东到长安一万零五十里。有产五百,人口三千五百,军队五百人。有左右将、左右都尉、骑君、译长各一人。东北到西域都护治所乌垒城四千二百九十二里,西南到乌托国一千三百四十里,南与天笃相接,北到姑墨一千四百五十里,西南处在去局宾、乌弋山离的通道上,西北到莎车三百八十里。

  乌托国,国王治乌托城,束到长安九千九百五十里。有户四百九十,人口二千七百三十三,军队七百四十人。东北到西域都护治所乌垒城四千八百九十二里,北与子合、蒲犁,西与难兜相接。人居山区,田地散于山石间。长有白草。用石垒屋,自山溪引水而饮。有小马,善行走,有驴,无牛。向西有县度,束到阳关五千八百八十八里,东北到西域都护治所乌垒城五千零二十里。县度是石山,有大山谷不能通行,要用绳索吊桥引渡。

  西夜国,国王号子合王,治呼犍谷,东到长安一万零二百五十里。有户三百五十,人口四千,军队一千人。东北到西域都护治所乌垒城五千零四十六里,束与皮山、西南与乌托、北与莎车、西与蒲犁相接。蒲犁和依耐、无雷国都与西夜国属于同一种族。西夜人与胡人不同,与羌、氐等游牧民族相似,随牲畜逐水草而居。子合产玉石。

  蒲犁国,国王治蒲犁谷,东到长安九千五百五十里。有户六百五十,人口五千,军队二千人。东北到西域都护治所乌垒城五千三百九十六里,束到莎车五百四十里,北到疏勒五百五十里,南与西夜、子合相接,西到无雷五百四十里。有侯、都尉各一人。在莎车寄耕田地。人种风俗与子合国相同。

  依耐国,国王治依耐城,束到长安一万零一百五十里。有户一百二十五,人口六百七十,军队三百五十人。东北到西域都护治所乌垒城二千七百三十里,到莎车五百四十里,到无雷五百四十里,北到疏勒六百五十里,南与子合国相接,风俗也相同。粮食很少,在疏勒、莎车寄耕田地。

  面售厘,国王治卢越,束到垦蹇九千九百五十里。有户一千,人V1七千,军队三千人。东北到酉球都护治所乌垦墟二千四百六十五里,南到渣笙五百四十里,南与!谜、北与担童、西与左且医相接。衣服与!鳄人类似,风俗与王合人相同。

  难兜国,国王治所东到长安一万零一百五十里。有户五千,人IZl三万一千,军队八千人。束-ltN西域都护治所二千八百五十里,西到无雷三百四十里,西南到厨宾三百三十里,南与蜡羌、北与休循、西与大月氏相接。种植五谷和葡萄等,又产银、铜、铁,兵器和附近诸国相同,属于厨宾国。

  厨宾国,国王治循鲜城,东到长安一万二千二百里。不属于西域都护。户口、军队都很多,是个大国。东北到西域都护治所乌垒城六千八百四十里,东到乌托国二千二百五十里,东南到兜国九天的行程,西北与大月氏、西南与乌弋山离相接。

  从前匈奴打败大月氏,大月氏西迁大夏重建统治,大夏君主塞王则南迁到厨宾建国。塞人从此分散,建立了几个国家。自疏勒向西北,休循、捐毒等,都是从前塞人的后裔。

  厨宾地形宽平,气候温和,有苜蓿,杂草奇木有檀、槐、梓、竹、漆。种五谷、葡萄等果类,用粪肥施田。地势低湿,种稻,冬天吃生菜。其人民精巧,善于雕刻器物,建筑宫室,织毛织品,织刺文锈,喜欢做饭。产金、银、铜、锡,用作器具。有市场。用金、银铸钱币,正面作骑马纹,背面作人面纹。产封牛、水牛、象、大狗、弥猴、孔雀、珍珠、珊瑚、琥珀、璧流离。其他牲畜舆附近诸国相同。

  汉朝从漠武帝时才开始与触宾交通。当时局宾人以为与选相距非常远,选兵不能到来,屋宣王乌头劳几次劫杀汉朝使者。乌头劳死后,他的儿子继承王位,遣使者送礼物给汉朝皇帝。汉朝派关都尉文忠送局宾使者回国。扇宾王又想杀害文忠,文忠察觉了,就与容屈王子阴末赴合谋,杀死板宾王,立阴末赴为尔宾王,并授给印绶。后来军候赵德出使厨宾,与阴末赴的关系不好,阴末赴逮捕了赵德,杀死副使以下七十余人,又遣使者上书给汉朝皇帝认罪。汉元帝认为厨宾太远,不接受来使,阻止使者在县度,不让他到长安。

  汉成帝时,屁宾又遣使者到长安向汉朝皇帝献礼并认罪,汉朝想遣使者回报,并送回届宾使者,杜钦向大将军王凤建议说:“前厨宾王阴末赴本来是汉朝所立的,后来背叛汉朝。德行没有超过‘有国子民,的,罪过没有超过‘执杀使者,的,厨宾王所以对汉朝不报恩,又不怕诛杀,是自知汉朝距离他们非常远,汉兵来不了。他们有求于汉朝就低声下气地说好话,无求于汉朝就骄横做暧,永远不可能心向汉朝。大凡中原王朝所以厚待蛮夷各族,满足他们的要求,是因为他们与中原王朝的土地相连接,容易寇掠。今天的县度是险阻之地,不是尉宾所能越过的。周宾向慕汉朝,不足以帮助汉朝安定西域;就是不附汉朝,也不能够危害西域。以前国王亲自反汉,罪恶在西域暴露,所以朝廷与之断绝往来;今天又懊悔而派使前来,来的人中没有国王的亲属贵人,而是一些商贾贱人,以向皇帝献礼为名,实际是想做买卖。所以我们朝廷派使者护送他们回到县度,恐怕白白受骗。大凡中原王朝派使者送客人,都是为了防止客人遭受寇害。自皮山以南。有四、五个国并不属于汉朝。护卫士卒一百余人,分五批守夜,尚时时遭到侵盗。运粮的驴马,还需要沿途诸国供食。如果遇小国贫国不能供食,或是凶顽不肯给食,使者虽拿着强大的汉朝的符节,但却受饥饿于山谷之间,求乞什么也得不到,过一、二十天就要人和牲畜都死于旷野而不得返回长安。还要路过大头痛山、小头痛山,还有赤土、身热之阪,这些地方都会使人身体发热,没有人色,头痛呕吐,驴马牲畜都是这样。又有三池、盘石阪,道路狭窄之处衹有一尺六、七寸,长的有三十里。山险谷深,行路的人,骑马的和步行的相扶持,用绳索相连引,这样走二千多里才到县度。牲畜坠入山谷还未跌到底就粉碎了;人坠入山谷连尸首也收不回来。这些险阻危害多得说不完。圣王分天下为九州,又制定五服,主要是繁盛内地,不求于外。今天的使者是奉皇帝之命,护送蛮夷的商买,劳苦官吏士卒,跋涉于危难之路,中原疲惫不堪,所做都是无用的事,这不是长治久安的计策。现在使者已经接受了皇帝的派遣,可以送到皮山就回来。”王凤报告了王太后,接受了杜钦的建议。厨宾确实是贪于汉朝皇帝的赏赐和做买卖,所以他们的使者几年就派来一批。

  乌弋山离国,东到垦塞…万二千二百里。不属于酉球都护。从户El和军队看,是大国。东北到酉球都护治所乌垒球有六十天的行程,束与屉宾、北与挞逃、西与整扛、修立相接。

  自乌弋山离西行一百余天可到条支。条支西靠西海,气候暑热潮湿,种水稻。有驼乌,蛋和瓮罐一样。人口很多,分为许多小酋长,都属于安息,为外国。善于耍魔术。安息的老人传说条支有弱水、西王母,但不曾见过。从条支坐船向西,走一百余天,可到太阳落入的地方。

  乌弋地方暑热,地势平坦,草木茂盛。草木、畜产、五谷、果菜、食饮、宫室、市场、货币、兵器、金珠等等都和厨宾相同,又有桃拔、狮子、犀牛。风俗不许乱杀。钱币正面为人头像,背面为骑马纹。用金银装饰杖。距离汉朝非常远,汉使很少到这裹。白玉门关、阳关沿南道,经鄯善向南,到乌弋山离,就是南道的终点。转向北而东,可到安息。

  安息国,国王治番兜城,束到长安一万一千六百里。不属于西域都护。北与康居、束与乌弋山离、西与条支相接。土地、气候、物产、民俗,与乌弋、尉宾相同。也用银币,正面是国王头像,背面是夫人头像。国王死后就改铸钱。有驼鸟。国王属下有大小几百个城,疆域几千里,是一个很大的国家。临近嫣水,商买用车船到附近各国贸易。用皮纸书写,文字横书。

  汉武帝时开始派使者到安息国,当时国王命将军率二万骑兵到东部边界处迎接。东界距都城几千里,将军到束界要经过几十个城,人民跟从的很多。在汉使回国时,安息国也派使者陪汉使前来,到汉地观光,还向汉朝皇帝献驼乌蛋和犁轩耍魔术的人,皇帝很高兴。安息以东是大月氏。

  大月氏国,治监氏城,束到长安一万一千六百里。不属于西域都护。有户十万,人口四十万,军队十万人。束到西域都护治所乌垒城四千七百四十里,西至安息有四十九天的行程,南与扇宾相接。土地、气候、物产、民俗、钱币,与安息国相同。产一个峰的骆驼。

  大月氏本来是游牧的国家,随牲畜迁徙,与匈奴的风俗相同。有能射箭的战士十余万人,所以以为自己强大而轻视匈奴。原来居住在敦煌和祁连山之间。到匈奴冒顿单于时,大败月氏。冒顿之子老上单于又杀死月氏王,并以王头做碗,月氏人被迫西逃,过大宛,又西击并臣服大夏,在妈水以北建立国都。有一小部分月氏人没有离开,就依靠于南山羌族,称为小月氏。

  大夏人本来没有统一的国君,各城邑自立小酋长,人民软弱,害怕战斗。所以月氏人迁来,都降服了,大月氏和大夏都受汉朝的节度。大夏分为五部,各有翎侯:一为休密翎侯,治和墨城,束到西域都护治所乌垒城二千八百四十一里,到阳关七千八百零二里;二为双靡翎侯,治双靡城,束到都护治所三千七百四十一里,到阳关七千七百八十二里;三为贵霜翎侯,治护澡城,束到都护治所五千九百四十里,到阳关七丁九百八十二里;四为肝顿翎侯,治薄茅城,东到犯护治所五千九百六十二里,到阳关八千二百零二里;五为高附翎侯,治高附城,束到都护治所气千零四十一里,到阳关九千二百八十三里。共丘个翎侯,都属大月氏。

  康居国,国王冬天治乐越匿地。到卑阗城。耙到长安一万二千三百里。不属于西域都护。到临匿地要骑马行七天,到国王夏天所居的蕃内有九千一百零四里。有户十二万,人口六十万,军苯十二万人。东到西域都护治所乌垒城五千五百五十里。与大月氏的风俗相同。东面受到匈奴的牵制。

  汉宣帝时,匈奴内乱,五个单于并争,汉朝雍立呼韩邪单子,郅支单于对选不满,杀选使音,以尘昼的险阻与选对抗。后来玺域都护苴延蠢、副校尉速。荡发戊己校尉和酉越诸国兵到尘匿,诛杀郅支单于。此事记在《甘延寿传》、《陈汤传》中。这年是互童建昭三年。

  到成帝时,康居王派王子到长安侍奉皇帝,又贡献方物。然而白以为本国与汉相距极远,就骄横傲慢,不肯与其他国一样对汉。西域都护郭舜几次上书皇帝,说: “在匈奴强盛时,并不是因为兼有乌孙、康居而强盛;后来匈奴向漠称臣,也不是因为失掉乌孙、康居而称臣。汉朝虽都接受了这三国的质子,可是这三国背地裹仍互相往来,看到机会,便发端生事。这三国合也不会很亲密,离也不能相臣服。以今天的情况来说:我们与乌孙联合没有什么好处,反而会为我朝生事。可是乌孙在以前已与我们联合,今天又与匈奴一起向我朝称臣,从道义上说,是不能拒绝的。但康居则骄黠不驯,居然不肯礼拜汉朝的使者。都护派官吏到他们的国家,他们竞让我们的官吏坐在乌孙等国使者之下,国王和贵人们吃饭完了,才让都护的官吏吃饭,以故意不理汉使来向别国夸耀自己。从这些事上来推断,他们为什么派王子来侍奉皇帝?是想来做买卖,所说的好话都是骗人的。匈奴是百蛮中的大国,今天对汉的礼节很周到。他们听说康居不拜漠使,单子就感到自己事奉汉太低下了。应当让康居的侍子回去,并与康居不再通使,这样可表明我们汉朝不与无礼义之国相往来。敦煌、酒泉小郡和南道八国,要供给往来使者的人和马、驴、骆驼的饮食,都很困苦。这是耗费所过的地区,送迎骄横不驯而又极远的外国人,这不是高明策略。”可是朝廷以康居才来通使不久为理由,主张应重视招致远方来人的原则,就采用羁縻政策,没有与康居断绝关系。

  从康居向西北约二千里,有奄蔡国。能射箭的战士十余万人。与康居的风俗相同。临近大湖,没有湖边,就是北海。

  康居有五个小王:一为苏毹王,治苏饪城,束到西域都护治所乌垒城五千七百七十六里,列阳关八千零二十五里;二为附墨王,治附墨城,东到都护治所五千七百六十七里,到阳关八千零二十五里;三为窳匿王,治窳匿城,束到都护治所五千二百六十六里,到阳关七千五百:二十五里;四为屈王,治扇城,束到都护治所六千二百九十六里,到阳关八千五百五十五里;五为奥鞑王,治奥鞑城,束到都护治所六千九百零六里,到阳关八千三百五十五里。共五个王,都属康居。

  大宛国,国王治贵山城,束到长安一万二干五百五十里。有户六万,人口三十万,军队六万人。有副王、辅国王各一人。东到西域都护治所乌垒城四千零三十一里,北到康居卑阗城一千五百一十里,西南到大月氏六百九十里。北与康居、南与大月氏相接,上地、气候、物产、民俗与大月氏、安息相同。大宛人都以葡萄制酒,富庶人家有藏酒至一万余石的,时长至几十年不坏。人喜欢喝酒,马喜欢吃苜蓿。

  宛有别邑七十余城,有很多好马。马的汗冯血色,传说这马的祖先是天马之子。

  张骞才把大宛的情况报告给汉武帝,汉武帝就派使者带了千金和金马,到大宛请求好马。宛王以为汉朝极远,汉兵到不了大宛,心爱他的宝马,不肯给汉朝。漠使者辱骂宛王,大宛攻杀汉使,夺取了漠使的财物。汉武帝就派贰师将军李广利率兵前后十余万人讨伐大宛,连续攻打了四年。大宛人斩下宛王毋寡的头,献马三千匹,汉军才退回。此事记在《张骞传》中。贰师将军斩宛王后,另立宛贵族中亲汉的人名叫昧蔡的为宛王。一年后,宛贵族认为昧蔡巴结汉朝,使大宛遭屠戮,于是一起杀死昧蔡,另立毋寡之弟蝉封为王,派王子到长安为质子,汉朝也派使者赏赐宛王等,并加以安抚。汉又派十余批使者到大宛以西的各国,搜求珍奇财物,并炫耀讨伐大宛的兵威。宛王蝉封与汉朝相约,每年献给汉朝天马二匹。漠使采集了一些葡萄、苜蓿种子带回长安。皇帝因天马多,外国来的使者也多,就在离宫别馆旁边扩大种植葡萄、苜蓿,一眼望不到边。

  从大宛往西到安息国,沿途居民虽然语言有差异,但大同小异,彼此能通晓意思。这裹的人都眼睛深陷,多胡须。善于做买卖,分厘必争。尊贵女子;女子所说的,男人即照办。这裹有丝、漆,不知铸铁器。后来汉使逃跑的士卒流落本地的,教会了这裹的人铸造铁工具和铁兵器。他们得到汉朝的黄金、白银,都用作器具,不用作钱币。

  从乌孙往西到安息国,靠近匈奴。匈奴曾经给月氏制造困苦,所以匈奴衹要派人拿着单于的一封信来,月氏就赶快送吃的,不敢怠慢怕苦。但对前来的汉使,不给财物就不给食品,不买牲畜就没有马可骑,所以这样,就因为汉朝很远,又有很多财物,想要什么不买不成。到呼韩邪单于归顺汉朝以后,这些国家才都尊仰汉朝了。

  挑翅迩,束到垦塞一万一千零八!‘里。有产七百,人El五千,军队一千人。休循国,国王治鸟飞谷,在葱岭以西,束到长安一万零二百一十里。有户三百五十八,人口一千零三十,军队四百八十人。束到西域都护治所乌垒城三千一百二十一里,到捐毒衍敦谷二百六十里,西北到大宛国九百二十里,西到大月氏一千六百一十里。民俗衣服和乌孙相类似,随牲畜逐水草而居,原来也是塞人的后裔。

  捐毒国,国王治衍敦谷,东到长安九千八百六十里。有户三百八十,人口一千一百,军队五百人。束到西域都护治所乌垒城二千八百六十一里。到疏勒。南与葱岭相连,没有居民。西上葱岭就是休循。西北到大宛一千零三十里,北与乌孙相接。衣服和乌孙相类似,随牲畜水草而居,依附葱岭间,原来也是塞人的后裔。

  莎车国,国王治莎车城,束到长安九千九百五十里。有户二千三百三十九,人口一万六千三百七十三,军队三千零四十九人。有辅国侯、z。右将、左右骑君、备西夜君各一人,都尉二人,译长四人。东北到西域都护治所乌垒城四千七百四十六里,西到疏勒五百六十里,西南到蒲犁士百四十里。有铁矿山,产青玉石。

  汉宣帝时,乌孙公主的小儿子万年深受莎司!王的喜爱。莎车王无子,他死的时候,万年正在汉朝的长安。莎车国的人想依托于汉朝,又想徘到乌孙国的欢心,就上书给汉宣帝请求让万年当莎车国王。宣帝同意,就派遣使者奚充国送万年到莎车。万年刚当国王,很暴虐,莎车人很不喜欢。已故莎车王之弟呼屠征杀死万年,并杀死汉朝的使者,自立为国王,联合附近诸国背叛汉朝。适逢汉朝的卫候冯奉世作为使者送大宛客人,就以汉朝名义征发附近诸国兵击杀呼屠征,另立呼屠征的侄儿为莎车王。冯奉世回到长安,宣帝封他为光禄大夫。造一年是元康元年。

  疏勒国,,国王治疏勒国城,束到旦昼九千三百五十里。有户一千五百一十,人口一万八千六百四十七,军队二千人。有疏勒侯、击胡侯、辅国侯、都尉、左右将、左右骑君、左右译长各一人。束到西域都护治所乌垒城二千二百一十里,南到莎车五百六十里。有市场,西面处在去大月氏、大宛、康居的通道上。

  尉头国,国王治尉头谷,东到长安八千六百五十里。有户三百,人El二千三百,军队八百人。有左右都尉各一人,左右骑君各一人。束到西域都护治所一千四百一十一里,南与疏勒相接,山道不通,西到捐毒一千三百一十四里,通过小道骑马可二日到达。种田、畜牧,逐水草而居,衣服和乌孙相类似。



相关评论
精彩推荐
阅读排行
百度 淘宝网 同程旅行 京东商城 瓷器 爱之谷
关于本站  网址提交  网址导航  甘公网安备62112602000021号  陇ICP备16001066号  ALEX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