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汉书

卫青

汉书·传·卫青霍去病传

  卫青字仲卿。其父郑季,河东平阳人也,以县吏给事侯家。平阳侯曹寿尚武帝姊阳信长公主。季与主家僮卫媪通,生青。青有同母兄卫长君及姊子夫,子夫自平阳公主家得幸武帝,故青冒姓为卫氏。卫媪长女君孺,次女少皃,次女则子夫。子夫男弟步广,皆冒卫氏。

  青为侯家人,少时归其父,父使牧羊。民母之子皆奴畜之,不以为兄弟数。青尝从人至甘泉居室,有一钳徒相青曰:“贵人也,官至封侯。”青笑曰:“人奴之生,得无笞骂即足矣,安得封侯事乎!”

  青壮,为侯家骑,从平阳主。建元二年春,青姊子夫得入宫幸上。皇后,大长公主女也,无子,妒。大长公主闻卫子夫幸,有身,妒之,乃使人捕青。青时给事建章,未知名。大长公主执囚青,欲杀之。其友骑郎公孙敖与壮士往篡之,故得不死。上闻,乃召青为建章监,侍中。及母昆弟贵,赏赐数日间累千金。君孺为太仆公孙贺妻。少皃故与陈掌通,上召贵掌。公孙敖由此益显。子夫为夫人。青为太中大夫。

  元光六年,拜为车骑将军,击匈奴,出上谷;公孙贺为轻年将军,出云中;太中大夫公孙敖为骑将军,出代郡;卫尉李广为骁骑将军,出雁门:军各万骑。青至笼城,斩首虏数百。骑将军敖亡七千骑,卫尉广为虏所得,得脱归,皆当斩,赎为庶人。贺亦无功。唯青赐爵关内侯。是后匈奴仍侵犯边。语在《匈奴传》。

  元朔元年春,卫夫人有男,立为皇后。其秋,青复将三万骑出雁门,李息出代郡。青斩首虏数千。明年,青复出云中,西至高阙,遂至于陇西,捕首虏数千,畜百余万,走白羊、楼烦王。遂取河南地为朔方郡。以三千八百户封青为长平侯。青校尉苏建为平陵侯,张次公为岸头侯。使建筑朔方城。上曰:“匈奴逆天理,乱人伦,暴长虐老,以盗窃为务,行诈诸蛮夷,造谋籍兵,数为边害。故兴师遗将,以征厥罪。《诗》不云乎?‘薄伐猃允,至于太原’;‘出车彭彭,城彼朔方’。今年骑将军青度西河至高阙,获首二千三百级,车辎畜产毕收为卤,已封为列侯,遂西定河南地,案榆溪旧塞,绝梓领,梁北河,讨薄泥,破符离,斩轻锐之卒,捕伏听者三千一十七级。执讯获丑,驱马牛羊百有余万,全甲兵而还,益封青三千八百户。”其后匈奴比岁入代郡、雁门、定襄、上郡、朔方,所杀略甚众。语在《匈奴传》。

  元朔五年春,令青将三万骑出高阙,卫尉苏建为游击将军,左内史李沮为强弩将军,太仆公孙贺为骑将军,代相李蔡为轻车将军,皆领属车骑将军,俱出朔方。大行李息、岸头侯张次公为将军,俱出右北平。匈奴右贤王当青等兵,以为汉兵不能至此,饮醉,汉兵夜至,围右贤王。右贤王惊,夜逃,独与其爱妾一人骑数百驰,溃围北去。汉轻骑校尉郭成等追数百里,弗得,得右贤裨王十余人,众男女万五千余人,畜数十百万,于是引兵而还。至塞,天子使使者持大将军印,即军中拜青为大将军,诸将皆以兵属,立号而归。上曰:“大将军青躬率戎士,师大捷,获匈奴王十有余人,益封青八千七百户。”而封青子伉为宜春侯,子不疑为阴安侯,子登为发干侯。青固谢曰:“臣幸得待罪行间,赖陛下神灵,军大捷,皆诸校力战之功也。陛下幸已益封臣青,臣青子在襁褓中,未有勤劳,上幸裂地封为三侯,非臣待罪行间所以劝士力战之意也。伉等三人何敢受封!”上曰:“我非忘诸校功也,今固且图之。”乃诏御史曰:“护军都尉公孙敖三从大将军击匈奴,常护军傅校获王,封敖为合骑侯。都尉韩说从大军出{穴真}浑,至匈奴右贤王庭,为戏下搏战获王,封说为龙额侯。骑将军贺从大将军获王,封贺为南窌侯。轻车将军李蔡再从大将军获王,封蔡为乐安侯。校尉李朔、赵不虞、公孙戎奴各三从大将军获王,封朔为陟轵侯,不虞为随成侯,戎奴为从平侯。将军李沮、李息及校尉豆如意、中郎将绾皆有功,赐爵关内侯。沮、息、如意食邑各三百户。”其秋,匈奴入代,杀都尉。

  明年春,大将军青出定襄,合骑侯敖为中将军,太仆贺为左将军,翕侯赵信为前将军,卫尉苏建为右将军,郎中令李广为后将军,左内史李沮为强弩将军,咸属大将军,斩首数千级而还。月余,悉复出定襄,斩首虏万余人。苏建、赵信并军三千余骑,独逢单于兵,与战一日余,汉兵且尽。信故胡人,降为翕侯,见急,匈奴诱之,遂将其余骑可八百奔降单于。苏建尽亡其军,独以身得亡去,自归青。青问其罪正闳、长史安、议郎周霸等:“建当云何?”霸曰:“自大将军出,未尝斩裨将,今建弃军,可斩,以明将军之威。”闳、安曰:“不然。兵法‘小敌之坚,大敌之禽也。’今建以数千当单于数万,力战一日余,士皆不敢有二心。自归而斩之,是示后无反意也。不当斩。”青曰:“青幸得以肺附待罪行间,不患无威,而霸说我以明威,甚失臣意。且使臣职虽当斩将,以臣之尊宠而不敢自擅专诛于境外,其归天子,天子自裁之,于以风为人臣不敢专权,不亦可乎?”官吏皆曰“善”。遂囚建行在所。

  是岁也,霍去病始侯。

  霍去病,大将军青姊少皃子也。其父霍仲孺先与少皃通,生去病。及卫皇后尊,少皃更为詹事陈掌妻。去病以皇后姊子,年十八为侍中。善骑射,再从大将军。大将军受诏,予壮士,为票姚校尉,与轻勇骑八百直弃大军数百里赴利,斩捕首虏过当。于是上曰:“票姚校尉去病斩首捕虏二千二十八级,得相国、当户,斩单于大父行籍若侯产,捕季父罗姑比,再冠军,以二千五百户封去病为冠军侯。上谷太守郝贤四从大将军,捕首虏千三百级,封贤为终利侯。骑干孟已有功,赐爵关内侯,邑二百户。”

  是岁失两将军,亡翕侯,功不多,故青不益封。苏建至,上弗诛,赎为庶人。青赐千金。是时王夫人方幸于上,甯乘说青曰:“将军所以功未甚多,身食万户,三子皆为侯者,以皇后故也。今王夫人幸而家族未富贵,愿将军奉所赐千金为王夫人亲寿。”青以五百金为王夫人亲寿。上闻,问青,青以实对。上乃拜甯乘为东海都尉。

  校尉张赛从大将军,以尝使大夏,留匈奴中久,道军,知善水草处,军得以无饥渴,因前使绝国功,封骞为博望侯。

  去病侯三岁,元狩二年春为票骑将军,将万骑出陇西,有功。上曰:“票骑将军率戎士逾乌盭,讨脩濮,涉狐奴,历五王国,辎重人众摄詟者弗取,几获单于子。转战六日,过焉支山千有余里,合短兵,鏖皋兰下,杀折兰王,斩卢侯王,锐悍者诛,全甲获丑,执浑邪王子及相国、都尉,捷首虏八千九百六十级,收休屠祭天金人,师率减什七,益封去病二千二百户。”

  其夏,去病与合骑侯敖俱出北地,异道。博望侯张赛、郎中令李广俱出右北平,异道。广将四千骑先至,骞将万骑后。匈奴左贤王将数万骑围广,广与战二日,死者过半,所杀亦过当。骞至,匈奴引兵去。骞坐行留,当斩,赎为庶人。而去病出北地,遂深入,合骑侯失道,不相得。去病至祁连山,捕首虏甚多。上曰:“票骑将军涉钧耆,济居延,遂臻小月氏,攻祁连山,扬武乎鱳得,得单于单桓、酋涂王,及相国、都尉以众降下者二千五百人,可谓能舍服知成而止矣。捷首虏三万二百,获五王,王母、单于阏氏、王子五十九人,相国、将军、当户、都尉六十三人,师大率减什三,益封去病五千四百户。赐校尉从至小月氏者爵左庶长。鹰击司马破奴再从票骑将军斩脩濮王,捕稽且王,右千骑将得王、王母各一人,王子以下四十一人,捕虏三千三百三十人,前行捕虏千四百人,封破奴为从票侯。校尉高不识从票骑将军捕呼于耆王王子以下十一人,捕虏千七百六十八人,封不识为宜冠侯。校尉仆多有功,封为煇渠侯。”合骑侯敖坐行留不与票骑将军会,当斩,赎为庶人。诸宿将所将士马兵亦不如去病,去病所将常选,然亦敢深入,常与壮骑先其大军,军亦有天幸,未尝困绝也。然而诸宿将常留落不耦。由此去病日以亲贵,比大将军。

  其后,单于怒浑邪王居西方数为汉所破,亡数万人,以票骑之兵也,欲召诛浑邪王。浑邪王与休屠王等谋欲降汉,使人先要道边。是时,大行李息将城河上,得浑邪王使,即驰传以闻。上恐其以诈降而袭边,乃令去病将兵往迎之。去病既渡河,与浑邪众相望。浑邪裨王将见汉军而多欲不降者,颇遁去。去病乃驰入,得与浑邪王相见,斩其欲亡者八千人,遂独遗浑邪王乘传先诣行在所,尽将其众渡河,降者数万人,号称十万。

  既至长安,天子所以赏赐数十巨万。封浑邪王万户,为漯阴侯。封其裨王呼毒尼为下摩侯,雁疪为煇渠侯,禽黎为河綦侯,大当户调虽为常乐侯。于是上嘉去病之功,曰:“票骑将军去病率师征匈奴,西域王浑邪王及厥众萌咸奔于率,以军粮接食,并将控弦万有余人,诛獟悍,捷者虏八千余级,降异国之王三十二。战士不离伤,十万之众毕怀集服。仍兴之劳,爰及河塞,庶几亡患,以千七百户益封票骑将军。减陇西、北地、上郡戍卒之半,以宽天下繇役。”乃分处降者干边五郡故塞外,而皆在河南,因其故俗为属国。其明年,匈奴入右北平、定襄、杀略汉千余人。

  其明年,上与诸将议曰:“翕侯赵信为单于画计,常以为汉兵不能度幕轻留,今大发卒,其势必得所欲。”是岁元狩四年也。春,上令大将军青、票骑将军去病各五万骑,步兵转者踵军数十万,而敢力战深入之士皆属去病。去病始为出定襄,当单于。捕虏,虏言单于东,乃更令去病出代郡,令青出定襄。郎中令李广为前将军,太仆公孙贺为左将军,主爵赵食其为右将军,平阳侯襄为后将军,皆属大将军。赵信为单于谋曰:“汉兵即度幕,人马罢,匈奴可坐收虏耳。”乃悉远北其辎重,皆以精兵待幕北。而适直青军出塞千余里,见单于兵陈而待,于是青令武刚车自环为营,而纵五千骑往当匈奴,匈奴亦纵万骑。会日且人,而大风起,沙砾击面,两军不相见,汉益纵左右翼绕单于。单于视汉兵多,而士马尚强,战而匈奴不利,薄莫,单于遂乘六骡,壮骑可数百,直冒汉围西北驰去。昏,汉匈奴相纷挐,杀伤大当。汉军左校捕虏,言单于未昏而去,汉军因发轻骑夜追之,青因随其后。匈奴兵亦散走。会明,行二百余里,不得单于,颇捕斩首虏万余级,遂至窴颜山赵信城,得匈奴积粟食军。军留一日而还,悉烧其城余粟以归。

  青之与单于会也,而前将军广、右将军食其军别从东道,或失道。大将军引还,过幕南,乃相逢。青欲使使归报,令长史簿责广,广自杀。食其赎为庶人。青军入塞,凡斩首虏万九千级。

  是时,匈奴众失单于十余日,右谷蠡王自立为单于。单于后得其众,右王乃去单于之号。

  去病骑兵车重与大将军军等,而亡裨将。悉以李敢等为大校,当裨将,出代、右北平二千余里,直左方兵,所斩捕功已多于青。

  既皆还,上曰:“票骑将军去病率师躬将所获荤允之士,约轻赍,绝大幕,涉获单于章渠,以诛北车耆,转击左大将双,获旗鼓,历度难侯,济弓卢,获屯头王、韩王等三人,将军、相国、当户、都尉八十三人,封狼居胥山,禅于姑衍,登临翰海,执讯获丑七万有四百四十三级,师率减什二,取食于敌,卓行殊远而粮不绝。以五千八百户益封票骑将军。右北平太守路博德属票骑将军,会兴城,不失期,从至梼余山,斩首捕虏二千八百级,封博德为邳离侯。北地都尉卫山从票骑将军获王,封王为义阳侯。故归义侯因淳王复陆友、楼剸王伊即靬皆从票骑将军有功,封复陆支为杜侯,伊即靬为众利侯。从票侯破奴、昌武侯安稽从票骑有功,益封各三百户。渔阳太守解、校尉敢皆获鼓旗,赐爵关内侯,解食邑三百户,敢二百户。校尉自为爵左庶长。”军吏卒为官,赏赐甚多。而青不得益封,吏卒无封者。唯西河太守常惠、云中太守遂成受赏,遂成秩诸侯相,赐食邑二百户,黄金百斤,惠爵关内侯。

  两军之出塞,塞阅官及私马凡十四万匹,而后入塞者不满三万匹。乃置大司马位,大将军、票骑将军皆为大司马。定令,令票骑将军秩禄与大将军等。自是后,青日衰而去病日益贵。青故人门下多去,事去病,辄得官爵,唯独任安不肯去。

  去病为人少言不泄,有气敢往。上尝欲教之吴、孙兵法,对曰:“顾方略何如耳,不至学古兵法。”上为治第,令视之,对曰:“匈奴不灭,无以家为也。”由此上益重爱之。然少而侍中,贵不省士。其从军,上为遣太官赍数十乘,既还,重车余弃粱肉,而士有饥者。其在塞外,卒乏粮,或不能自振,而去病尚穿域躢鞠也。事多此类。青仁,喜士退让,以和柔自媚于上,然于天下未有称也。

  去病自四年军后三岁,元狩六年薨。上悼之,发属国玄甲,军陈自长安至茂陵,为冢象祁连山。谥之并武与广地日景桓侯。子嬗嗣。嬗字子侯,上爱之,幸其壮而将之。为奉车都尉,从封泰山而薨。无子,国除。

  自去病死后,青长子宜春侯伉坐法失侯。后五岁,伉弟二人,阴安侯不疑、发干侯登,皆坐酎金失侯。后二岁,冠军侯国绝。后四年,元封五年,青薨,谥曰烈侯。子伉嗣,六年坐法免。

  自青围单于后十四岁而卒,竟不复击匈奴者,以汉马少,又方南诛两越,东伐朝鲜,击羌、西南夷,以故久不伐胡。

  初,青既尊贵,而平阳侯曹寿有恶疾就国,长公主问:“列侯谁贤者?”左右皆言大将军。主笑曰:“此出吾家,常骑从我,奈何?”左右曰:“于今尊贵无比。”于是长公主风白皇后,皇后言之,上乃诏青尚平阳主。与主合葬,起冢象卢山云。

  最大将军青凡七出击匈奴,斩捕首虏五万余级。一与单于战,收河南地,置朔方郡。再益封,凡万六千三百户;封三子为侯,侯千三百户,并之二万二百户。其裨将及校尉侯者九人,为特将者十五人,李广、张骞、公孙贺、李蔡、曹襄、韩说、苏建皆自有传。

  李息,郁郅人也,事景帝。至武帝立八岁,为材官将军,军马邑;后六岁,为将军,出代;后三岁,为将军,从大将军出朔方:皆无功。凡三为将军,其后常为大行。

  公孙敖,义渠人,以郎事景帝。至武帝立十二岁,为骑将军,出代,亡卒七千人,当斩,赎为庶人。后五岁,以校尉从大将军,封合骑侯。后一岁,以中将军从大将军再出定襄,无功。后二岁,以将军出北地,后票骑期,当斩,赎为庶人。后二岁,以校尉从大将军,无功。后十四岁,以因杅将军筑受降城。七岁,复以因杅将军再出击匈奴,至余吾,亡士多,下吏,当斩,诈死,亡居民间五、六岁。后觉,复系。坐妻为巫蛊,族。凡四为将军。

  李沮,云中人,事景帝。武帝立十七岁,以左内史为强弩将军。后一岁,复为强弩将军。

  张次公,河东人,以校尉从大将军,封岸头侯。其后太后崩,为将军,军北军。后一岁,复从大将军。凡再为将军,后坐法失侯。

  赵信,以匈奴相国降,为侯,武帝立十八岁,为前将军,与匈奴战,败,降匈奴。

  赵食其,礻殳祤人。武帝立十八年,以主爵都尉从大将军,斩首六百六十级。元狩三年,赐爵关内侯,黄金百斤。明年,为右将军,从大将军出定襄,迷失道,当斩,赎为庶人。

  郭昌,云中人,以校尉从大将军。元封四年,以太中大夫为拔胡将军,屯朔方。还击昆明,无功,夺印。

  荀彘,太原广武人,以御见,侍中,用校尉数从大将军。元封三年,为左将军击朝鲜,无功,坐捕楼船将军诛。

  最票骑将军去病凡六出击匈奴,其四出以将军,斩首虏十一万余级。浑邪王以众降数万,开河西酒泉之地,西方益少胡寇。四益封,凡万七千七百户。其校尉吏有功侯者六人,为将军者二人。

  路博德,西河平州人,以右北平太守从票骑将军,封邳离侯。票骑死后,博德以卫尉为伏波将军,伐破南越,益封。其后坐法失侯。为强弩都尉,屯居延,卒。

  赵破奴,太原人。尝亡入匈奴,已而归汉,为票骑将军司马。出北地,封从票侯,坐酎金失侯。后一岁,为匈河将军,攻胡至匈河水,无功。后一岁,击虏楼兰王,后为浞野侯。后六岁,以浚稽将军将二万骑击匈奴左王。左王与战,兵八万骑围破奴,破奴为虏所得,遂没其军。居匈奴中十岁,复与其太子安国亡入汉。后坐巫蛊,族。

  自卫氏兴,大将军青首封,其后支属五人为侯。凡二十四岁而五侯皆夺国。征和中,戾太子败,卫氏遂灭。而霍去病弟光贵盛,自有传。

  赞曰:苏建尝说责:“大将军至尊重,而天下之贤士大夫无称焉,愿将军观古名将所招选者,勉之哉!”青谢曰:“自魏其、武安之厚宾客,天子常切齿。彼亲待士大夫,招贤黜不肖者,人主之柄也。人臣奉法遵职而已,何与招士!”票骑亦方此意,为将如此。

【译文】

  卫青,字仲卿。他的父亲郑季,是河东平阳人,担任县吏,在平阳侯家裹当差。平阳侯曹寿娶了漠武帝的姐姐阳信长公主。郑季与主人家奴婢卫媪私通,生卫青。卫青有同胞哥哥卫长君及姐姐卫子夫,卫子夫在平阳公主家得到武帝宠幸,所以卫青冒姓卫氏。卫媪长女君孺,次女少儿,三女就是卫子夫。卫子夫的弟弟步广,都冒姓卫氏。

  卫青算做平阳侯家裹人,小时候回到他父亲家中。他父亲让他放羊,嫡母的儿子们都把他当做奴仆看待,不算入兄弟之数。卫青曾经跟着人去到甘泉宫囚犯居室,有个受钳刑的犯人给他相面说:“你是贵人,做官可到封侯。”卫青笑着说:“奴婢生的儿子,能不挨打受骂就满足了,怎么会有封侯那样的美事呢!”

  卫青长大后,当平阳侯家的骑士,随从平阳公主。建元二年春天,卫青的姐姐卫子夫入宫得到皇上宠爱。陈皇后是大长公主的女儿,没生儿子,嫉妒别人。大长公主听说卫子夫得宠并已怀孕,嫉妒她,便派人抓卫青。卫青当时在建章宫当差,还不出名。大长公主抓到卫青,把他关押起来,想要杀掉他。卫青的朋友骑郎公孙敖和壮士前去把他抢出来,卫青因此得免一死。皇上听说此事,便召见卫青,让他做建章宫监,任侍中。到他的同母兄弟都显贵时,几天裹赏赐达千金之多。君孺嫁给了太仆公孙贺作妻子。卫少儿原先跟陈掌私通,皇上召见陈掌让他当官。公孙敖由此更加显贵。卫子夫作了皇帝夫人。卫青当上了太中大夫。

  元光六年,卫青担任车骑将军,攻打匈奴,出兵上谷郡;公孙贺担任轻车将军,出云中郡;太中大夫公孙敖担任骑将军,出代郡;卫尉李广担任骁骑将军,出雁门郡。每路军队各有一骑兵。卫青进军到笼城,歼灭敌军几百人。骑将军公孙敖损失七千骑兵,卫尉李广被敌人活捉,幸得逃回。他们两个都判为死刑,赎罪作了平民。公孙贺也无战功。衹有卫青赐爵关内侯。此后,匈奴继续侵犯边界。事情记载在《匈奴传》。

  元朔元年春天,卫夫人生了个男孩,她被立为皇后。这年秋天,卫青又率领三万骑兵攻打匈奴,出兵雁门关,李息出兵代郡。卫青歼灭敌军几千人。第二年,卫青又出兵云中郡,西到高阙,直到陇西,歼灭敌军几千人,获牲口百余万头,赶跑了白羊王和楼烦王。汉朝就把河南地区设为朔方郡。划三千八百户封卫青为长平侯。卫青部下校尉苏建被封为平陵侯,张次公封为岸头侯。派苏建筑朔方城。天子说:“匈奴违背天理,悖乱人伦,欺凌尊长,虐待老人,以盗窃为职业,欺诈各部蛮夷,策划阴谋,仗恃武力,屡次侵害边境,所以朝廷派兵遣将,征讨它的罪恶。《诗经》裹不是说过吗,‘攻伐狈狁,达到太原’;‘战车隆隆在那北方筑城’。现在车骑将军卫青渡过西河,直到高阙,歼灭敌军二千三百人,把他们的物资牲VI都缴获为战利品,已受封为列侯,于是西进平定河南地区,巡行榆溪旧塞,横越梓岭,架桥北河,讨平蒲泥,打败符离,斩杀精锐敌兵,捕获隐蔽伏听之兵三千零一十七人。捉问俘虏,知敌所在,俘获卒众,赶回马牛羊一百多万头,全师而还。增封卫青食邑三千八百户。”以后,匈奴连年侵入代郡、雁门、定襄、上郡、朔方,杀掠甚多。事情记载在《匈奴传》。

  元朔五年春天,汉朝命令车骑将军卫青统率三万骑兵出高阙,卫尉苏建担任游击将军,左内史李沮担任强弩将军,太仆公孙贺担任骑将军,代国相李蔡担任轻车将军,都归车骑将军节制,都出兵朔方。大行令李息、岸头侯张次公担任将军,都出兵右北平郡。匈奴右贤王面对卫青等部,以为汉军不能到他那裹,喝醉了酒。汉兵夜间赶到,包围了右贤王,右贤王惊恐,连夜逃走,仅带着他的一个爱妾和几百个精壮骑兵飞跑,冲破汉军包围圈北去。汉朝轻骑校尉郭成等追了几百里,没有追上,俘虏右贤王属下小王十多人、男女人众一万五千多人、牲口数十上百万头。于是卫青率军回来。军到边塞,天子派使者捧着大将军印,就在军中任命车骑将军卫青担任大将军,诸将都把部队归大将军统率,大将军建立官号而归。天子说: “大将军卫青亲率战士征战,出师大捷,捉获匈奴王十余人,增封卫青食邑八千七百户。”又封卫青的儿子卫伉为宜春侯、卫不疑为阴安侯、卫登为发干侯。卫青坚决推辞说:“我有幸能够在部队裹任职,仰赖陛下神圣威灵,我军大捷,都是各位校尉力战的功劳。陛下已经垂恩增封我的食邑,而我的儿子们还是小娃娃没有功劳,又蒙皇上裂地封为三个列侯,这不是罪臣在部队裹勉励将士努力作战的本意。卫伉等兄弟三人怎么敢领受封爵!”天子说:“我不是忘记了各位校尉的功劳,现在本要办这件事的。”于是命令御史道:“护军都尉公孙敖三次跟随大将军出击匈奴,经常调节各部,团结将校,俘获匈奴王,封公孙敖为合骑侯。都尉韩说跟随大军出资浑,打到匈奴右贤王王庭,迫近敌人帅旗之下搏斗拼杀,俘获小王,封韩说为龙额侯。骑将军公孙贺跟随大将军俘获匈奴王,封公孙贺为南峁侯。轻车将军李蔡两次跟随大将军俘获匈奴王,封李蔡为乐安侯。校尉李朔、赵不虞、公孙戎奴各三次跟随大将军,都曾俘获匈奴王,封李朔为陟轵侯,封赵不虞为随成侯,封公孙戎奴为从平侯。将军李沮、李息和校尉豆如意、中郎将绾都有战功,赐封关内侯爵位,李沮、李息、如意食邑各三百户。”遣年秋天,匈奴侵入代郡,杀死都尉。

  第二年春天,大将军卫青出定襄郡,合骑侯公孙敖担任中将军,太仆公孙贺担任左将军。翕侯趟信担任前将军,卫尉苏建担任右将军,郎中令李广担任后将军,左内史李沮担任强弩将军,都归大将军统率,歼灭敌军几千人而还。一个多月后,全都再出定襄郡攻打匈奴,歼灭敌军一万多人。右将军苏建和前将军趟信两军合并计有骑兵三千多人,独遇单于大军,跟他们交战一天多,汉军将尽。前将军赵信原是匈奴人,投降汉朝后被封为翕侯,这时他看到情况危急,匈奴又来引诱他,便率领他的残余骑兵约八百人奔降单于。右将军苏建全军覆灭,只身逃脱,回到大将军大营。大将军就苏建所犯罪行询问军正闳、长史安和议郎周霸等人说:“苏建该当何罪?”周霸说: “从大将军出兵以来,还没有杀过副将,现在苏建丢弃部队,可以杀掉他,以显示将军的威严。”闳和安说:“不对!兵法说: ‘小部队战斗力再强,也要被强大的敌人打败。,现在苏建拿几千人抵挡单于几万人,力战一天多,士兵都不敢有二心。他自己回来请罪却要杀他,这种做法等于告诉后来者作战失败后不要再回来。苏建不当杀。”大将军说:“我有幸以皇上的亲戚在部队裹任职,不怕没有威信。而周霸却拿树立威信劝我,很失为臣之意。即使为臣有权斩将,但以位高受宠的大臣而不敢擅权专杀于国境之外,而回去向天子汇报,让天子自己去处理,以此表明做臣子的不敢专权,不也是很好吗?”军官们都说“好”。于是把苏建装进囚车,送到皇帝的巡行所在处。

  这一年,霍去病开始封侯。

  霍去病,是大将军卫青姐姐卫少儿的儿子。他的父亲霍仲孺以前与卫少儿私通,生霍去病。到了卫皇后尊宠之时,卫少儿嫁与詹事陈掌为妻。霍去病因是皇后的姐姐的儿子,十八岁便为侍中。因他善于骑马射箭,两次跟随大将军卫青出征匈奴。大将军根据皇帝的命令,拨给他一批精壮士卒,让他担任票姚校尉。他带领八百名轻骑勇士远离卫青所率的大军几百里,去夺取战功,捕杀敌人极多。这时武帝说: “票姚校尉霍去病歼敌二千零二十八人,活捉相国、当户,杀死单于祖父辈的藉若侯产,生擒单于叔父罗姑等人,功劳两次勇冠全军,以二千五百户封霍去病为冠军侯。上谷太守郝贤四次跟随大将军出征,捕杀敌人一千三百,封他为终利侯。骑士孟已也有战功,赐给爵位为关内侯,封食邑二百户。”

  这一年,汉朝损失苏建、趟信所率的两支部队,翕侯赵信投降匈奴,军功不多,所以卫青没能增封。右将军苏建回到朝廷,天子没有杀他,衹是让他花钱赎罪为民。天子赐给卫青千金。此时王夫人正受武帝的宠爱,宁乘劝卫青说:“将军之所以功劳不是很大而能享受万户封邑,三个儿子都封为列侯,是因为有卫皇后的缘故。现在王夫人受皇上宠幸而她的亲属却没有富贵,希望你能将皇上赐你的千金献给王夫人的母亲作为寿礼。”于是卫青便用五百金为王夫人的母亲祝寿。武帝听说了这件事,便询问卫青,卫青照实说了,武帝就任命宁乘为束海郡都尉。

  校尉张骞跟随大将军卫青出征,因为他曾经出使大夏,在匈奴中居住了很久,这时担任部队的向导,知道哪些地方的水草肥美,所以部队没有遭受饥渴,又因为以前他曾出使远方异国有功,武帝就封他为博望侯。

  霍去病封侯的第三年,即元狩二年的春天,被任命为骠骑将军,率领一万名骑兵从陇西出发进击匈奴,立有战功。武帝下令说:“骠骑将军率领士卒越过乌整,讨伐匈奴邀濮部,渡过狐奴河,经历五个匈奴王国,辎重多,人马众,对降服者宽赦,几乎捉到匈奴单于的儿子。辗转战斗六天,越过焉支山一千余里,和敌人短兵相接,苦战于皋兰山下,杀折兰王,砍卢侯王,诛杀顽抗的敌人,其他全部捉获。俘虏浑邪王的儿子和相国、都尉,共杀敌和俘虏八千九百六十人,缴获休屠王的祭天金人。他的士卒伤亡约有十分之七。加封霍去病食邑二千二百户。”

  这年夏天,霍去病与合骑侯公孙敖一齐从北地郡分两路出兵。博望侯张骞、郎中令李广则一齐从右北平郡也分两路出兵。李广率四千骑兵先到目的地,张骞率领一万人马后到。匈奴左贤王带领数万骑兵包围了李广部,李广与敌人激战两天,伤亡过半,杀死的敌人则更多一些。直到张骞部赶到,匈奴才退走。张骞因为部队行动迟缓,应当斩首,赎罪为民。霍去病从北地出发后,深入匈奴地区,合骑侯公孙敖因走错了路缓,没能够与霍去病会师,霍去病率军到达祁连山,捕杀敌人很多。武帝下令说: “骠骑将军渡钩耆河和居延泽,到达小月氏,攻占祁连山,扬武于鲽得,俘虏单于手下的单桓王、酋涂王,还有相国、都尉率领部众投降的,共有二千五百人,真是可谓能宽大降服者,功成而知止的人。这次报捷斩首和俘虏三万零二百人,俘虏五个匈奴王以及王母、单于阙氏、王子等五十九人,相国、将军、当户、都尉六十三人。霍去病的士卒大约伤亡十分之三。加封霍去病五千四百户。赐予跟随到小月氏作战的校尉们以左庶长的爵位。鹰击司马赵破奴两次跟随骠骑将军杀邀濮王,俘获稽且王,右千骑将捉得匈奴王、王母各一人,王子以下四,一一人,俘敌三千三百三十人,上次捕敌一千四百人,封趟破奴为从票侯。校尉高不识跟随骠骑将军俘获呼于耆王王子以下十一人,俘敌一千七百六十八人,封高不识为宜冠侯。校尉仆多因立战功,封为辉渠侯。”合骑侯公孙敖因行军滞留未能够与骠骑将军会师,应当斩首,赎罪为民。许多老将率领的兵马也不如霍去病。霍去病率领的士卒常常选拔骁勇善战的人补充,他自己也敢深入敌区,常和精壮士卒奔驰在大军的前面。他的部队也是有天幸,从没遭遇过很大的危险。可是那些老将却常常落在后面,不能得到良好的战机。从此霍去病日益受到武帝的宠爱而显贵,地位与大将军卫青相等。

  这次战斗后,单于对浑邪王驻守西面而多次被漠军所败十分愤怒,浑邪王损失了几万士卒,都是遭到骠骑将军的打击,他想把浑邪王召来杀掉。浑邪王就和休屠王等商量投降汉朝,派先约汉方代表在边境上商谈。这时大行令李息正准备在黄河岸边修筑城堡,俘获浑邪王使者,立刻派人乘传车报告皇上。武帝担心匈奴是用诈降的手段乘机偷袭边境,就命令霍去病率军前去迎接。霍去病的部队渡过黄河,与浑邪王的军队遥遥相望,浑邪王下属的裨王、裨将看到汉军,很多人又不想投降,纷纷逃跑。霍去病立即飞马冲入匈奴军营,与浑邪王相见,杀死要逃的八千人,让浑邪王单独乘驿车先到皇帝巡行的住处,又率浑邪王的部众渡过黄河。投降的匈奴人有数万,号称十万。他们到了长安,天子用来作为赏赐的钱财货物价值数十万。封给浑邪王一万户的食邑,封漯阴侯。封他的裨王呼毒尼为下摩侯,雁疵为辉渠侯,禽黎为河綦侯,大当户调虽为常乐侯。这时武帝表彰霍去病的功劳,说:“骠骑将军霍去病率领部队征伐匈奴,西部地区的浑邪王部及其臣民都来投降,去病用军粮援助他们,并率领射手万余人,诛杀那些骁悍凶恶的敌人,杀敌八千多,降服异国之王三十二人。我军战士没受损伤,却使十万人诚心归服。由于骠骑将军屡次作战的功劳,使得黄河上的边塞地区几乎无忧患。用一千七百户加封骠骑将军。裁减陇西、北地、上郡守边士卒的一半,以减轻天下人民的徭役负担。”于是把投降的匈奴人分别安置在西北边五郡的关塞以外黄河以南的地方,让他们保持自己的风俗习惯,作为汉朝的属国。明年,匈奴入侵右北平和定襄郡,杀死和掳掠汉朝一千余人。

  第二年,武帝和诸将商议说:“翕侯赵信为单于出谋划策,总认为汉朝的士卒不能横穿沙漠轻易停留,现在我们发大军出征,一定会取得胜利。”这一年是元狩四年。春天,武帝派大将军卫青、骠骑将军霍去病各率领五万骑兵,另有步兵和运输部队紧随其后有数十万人,那些敢于死战不怕深入敌阵的士卒都属于霍去病。霍去病开始准备从定襄出发,直指单于部。后捉到俘虏,俘虏说单于在束面,于是皇帝改令霍去病从代郡出发,令卫青从定襄出发。郎中令李广为前将军,太仆公孙贺为左将军,主爵趟食其为右将军,平阳侯曹襄为后将军,都属大将军卫青指挥。赵信为单于出计谋说:“汉朝军队就是度过大漠,兵马也很疲乏了,我们可以坐收俘虏。”于是单于把辎重都运送到北方很远的地方,衹将精兵布署在沙漠北面等待汉军。这时恰好卫青的部队出塞一千多里,看到单于率军在等待汉军,卫青即命士兵用武刚车环绕布成阵营,派出五千骑兵前去冲击匈奴军,匈奴也派一万余骑兵来攻。这时正是日落时分,刮起大风,沙砾扑面,两军互相看不见,汉军派出左右两侧部队包抄单子。单于看见漠兵众多,而且兵强马壮,打下去对匈奴不利,便趁着黄昏乘着六匹骡拉的车,带着几百名精壮骑兵冲破汉军的包围向西北逃去。这时天已昏黑,汉军和匈奴军相互混战,双方伤亡相当。汉军的左校捉到俘虏,供说单于已经在天未黑时逃离。汉军于是派轻骑兵连夜追击,卫青紧随在后面。匈奴兵四散逃跑。在天亮时,汉军追了二百多里,没有追上单于,捕杀敌人一万多,到达寅颜山赵信城,获得匈奴积蓄的军粮,用来供给部队食用。大军在这裹停留了一天才返回,行前将剩余的粮食全部烧毁。

  在卫青与单于会战的时候,前将军李广、右将军趟食其的部队另外从东面进军,有时走错了道路。在大将军卫青率军回来,到大漠以南,才碰到他们。卫青要派人到朝廷报告情况,令长史根据文书所列罪状去责问李广,李广自杀。趟食其赎罪为民。卫青回到边塞以内。卫青共杀敌一万九千多人。

  这时匈奴部众找不到单于已十余天了,右谷蠡王就自立为单于。单于后来找到他的部众,右谷蠡王才去掉单于的称号。

  霍去病所率领的骑兵和辎重与大将军卫青的相等,而没有副将。全都任用李敢等人为大校,当作副将。他从代和右北平郡出击两千余里,直指匈奴左贤王的军队,斩杀和俘虏敌人的功劳超过卫青。

  出征回来以后,皇上说: “骠骑将军霍去病率军出征,亲自带领俘获的匈奴兵,少带器物,深入大漠,过河活捉单于大臣章渠,诛杀北车耆王,又转攻左大将双,缴获敌人的军旗战鼓。又越过难侯山,渡过弓卢水,抓获屯头王、韩王等三人,将军、相国、当户、都尉等八十三人。在狼居胥山祭天,在姑衍山祭地。登山眺望翰海。抓获俘虏七万零四百四十三人,自己的士卒大约伤亡十分之二。又向敌人夺取军粮,行军极远而粮草不断。以五千八百户加封骠骑将军。右北平太守路博德作为骠骑将军的部下,在兴城会师,不误期,跟从骠骑将军打到梼余山,斩敌捕虏二千八百人。封路博德为邳离侯。北地都尉卫山跟从骠骑将军活捉匈奴王,封卫山为义阳侯。原来的归义侯因淳王复陆支、楼剥王伊即轩跟从骠骑将军作战有功,封复陆支为杜侯,伊即轩为众利侯。从票侯赵破奴、昌武侯赵安稽跟从骠骑将军立有战功,各加封三百户。渔阳太守解、校尉李敢都缴获敌人旗鼓,赐给爵位关内侯,解的食邑为二百户,李敢的食邑二百户。赐校尉徐自为爵左庶长。”霍去病部队的官兵升官和受赏的很多。而卫青没有得到加封,手下的官兵也没有受封的。衹有西河郡太守常惠、云中郡太守遂成受到奖赏。遂成的职位同于诸侯王国的相,赐给食邑二百户,黄金一百斤。赐给常惠爵关内侯。

  卫青、霍去病两支部队出征塞外时,边塞官吏检阅官马和私人的马共有十四万匹,而战后回到塞内的马不足三万匹。朝廷就设置大司马的职位,让卫青和霍去病都为大司马。制定这个法令,使骠骑将军的秩禄与大将军相等。从此以后,卫青的权势曰益衰落而霍去病则H益显贵。卫青的许多旧朋友和门下宾客多数去投靠霍去病,也多能得到官爵,衹有任安不肯离去。

  霍去病为人沉默寡言,有勇气,敢做敢为。武帝曾经要他学习吴起、孙武的兵法,他回答说:“打仗衹看谋略,不必学习古代的兵法。”武帝替他修建了一座宅第,让他去看看,他回答说:“匈奴不消灭,就无以为家。”因此汉武帝更加重视和宠爱他。但是霍去病很小就在皇帝身边任侍中,贵宠惯了,不大关心士兵。他率领部队出征时,皇帝还要专门派太官为他带数十车生活用品,回来时丢掉剩余的米和肉,而士兵却有挨饿的。在塞外作战时,士兵们缺乏军粮,有的人饿得爬不起来,而霍去病却还要开辟场地,踢球玩乐。此类事情很多。大将军卫青为人仁慈,热爱士兵,谦和礼让,靠和善柔顺来讨好皇上,但天下却没有称赞他的人。

  霍去病自元狩四年出兵以后的第三年,即元狩六年去世。武帝很悲伤,调发附属国穿黑衣的士兵,从长安列队直到茂陵。在茂陵园为他修筑坟墓,形状像祁连山。并为他定谧号,合并“武”和“广地”两层意义称为景桓侯。他的儿子霍嬗袭爵位,霍嬗字子侯,武帝喜爱他,希望他长大后再做将军。霍嬗后来任奉车都尉,在随皇上去祭泰山时死去。因为霍嬗没有儿子,封国被废除。

  霍去病死后,卫青长子宜春侯卫伉因犯法免去了侯位。五年后,卫伉的两个弟弟,阴安侯卫不疑、发干侯卫登二人都因进献祭祀黄金缺少份量而丢了侯位。二年后,冠军侯霍去病的封国断绝了继承人。四年后,元封五年,卫青去世,谧号烈侯。长子卫伉继承侯位,六年后犯法免侯。

  自卫青围歼单于后十四年而去世,这期间之所以没有再击匈奴,是由于汉朝军马少,又加上南伐两越,束讨朝鲜,西击羌,征西南夷,因此长期不击匈奴。

  当初,卫青显贵以后,平阳侯曹寿患恶疾回到封国,长公主问:“列侯当中谁最贤能?”左右人等都说大将军卫青。公主笑着说:“他从我家长大,常常骑马跟随我,他又怎么样呢?”左右人说:“现在可尊贵无比了。”于是长公主便向皇后讲了自己的意思,皇后又如实转告,皇上便下令让卫青娶了长公主,死后又合葬一处,修起的坟像庐山一样。

  大将军卫青总计七次出击匈奴,斩杀、俘获敌五万余人。与匈奴一战,便收复河套以南的地区,设置了朔方郡。再增加封赏,共计一万六千三百户;封三子为侯,每人一千三百户,共二万零二百户。副将及校尉封侯者九人,特别派遣的将军十五人,李广、张骞、公孙贺、李蔡、曹襄、韩说、苏建都自有传。

  李息,郁郅人,事奉景帝。到武帝继位八年,升任材官将军,驻军区旦;六年后,升任将军,率军从卫逊出击包抠;三年后,以将军身份随大将军出击塑立,都没有战功。共三次担任将军职务,后来常常担任外交官员。

  公孙敖,义渠人,以郎官身份事奉景帝。到武帝继位十二年时,任骑将军,从代郡出兵,因兵卒战死七千人,应依法斩首,赎罪后当了百姓。五年后,又以校尉身份随从大将军,封为合骑侯。一年后,以中将军身份随从大将军再次出击定襄,没有战功。二年后,以将军身份出击北地,落在骠骑将军后面,贻误战机,应当处斩,赎罪后为平民。二年后,以校尉身份随从大将军,无功。十四年以后,以因杆将军之职修筑受降城。七年后,又以因杆将军身份再次出击匈奴,到达余吾,因士卒伤亡过重,交官吏审判,当斩,装死逃跑,躲藏民间达五六年。发现后,又被关押。因妻子犯巫蛊罪受牵连,灭族。共四次任将军职务。

  李沮,云中人,事奉景帝。武帝继位十七年,以左内史官职担任强弩将军。一年后,又任强弩将军。

  张迭公,2眯人,以校尉职务随从大将军,封为岸头侯。其后太后去世,任将军,驻军北军。一年后,又随从大将军。共两次任将军,后犯法失去侯位。

  鱼缢,以鲤抠相国身份降选,封为侯。亘造继位十八年,任前将军,与包躯交战时,战败,又投降鲤躯。

  赵贪基,捏翅人。亘嘘继位十八年,以主爵都尉之职随从大将军,杀敌六百六十人。五猹三年,赐关内侯爵位,黄金百斤。第二年,任右将军,随从大将军出击宣塞,迷失道路,应当处斩,赎罪为平民。郭昌,云中人,以校尉随从大将军。元封四年,以太中大夫为拔胡将军,屯驻朔方。撤军后又出击垦塱,无功,夺去军权。

  苞鱼,基愿庐迷人,因善于驾车,任侍中,多次以校尉职务随从大将军。五堑三年,升任左将军率军击皇瞪,无功,因扣押楼船将军罪被处死。

  骠骑将军霍去病总计六次出击匈奴,其中有四次以将军官衔出征,斩杀、俘获敌十一万余人。浑邪王率众数万人降汉,开拓河西酒泉地区,西方匈奴入侵更加减少。去病四次受到封赏,总计一万七千七百户。部下校尉军官有功封侯的有六人,升为将军的二人。

  路垣擅,酉回垩业人,以右北平太守官职随从骠骑将军,封邳离侯。骠骑将军死后,博德从卫尉官职升任为伏波将军,击败直垫,增加封赏。其后犯法失侯位。后任强弩都尉,驻屯昼延,死在任所。

  趟破奴,太原人。曾逃亡到匈奴,不久又返回汉朝,任骠骑将军司马。出击北地,封从票侯,因献祭祀用的酎金斤两不足罪失侯位。一年后,任匈河将军,出击匈奴至匈河水,无功。一年后,俘获楼兰王,封为浞野侯。六年后,以浚稽将军率军二万出击匈奴左王。左王与他交战,以八万骑包围赵破奴,破奴被俘,全军覆没。居匈奴十年,又与其太子安国逃回汉朝。后犯巫蛊罪,减族。

  从I巡兴起,大将军堑贵首先受封为侯,后来子孙有五人为侯。二十四年后五侯都失去封国。延翅年间,卢太王失败,I眯遂即灭亡。而霍去病弟昼光显贵,另外有传。

  赞曰:基建曾经责备街贵说:“大将军十分尊贵,而天下贤能的士大夫没有人称赞您,愿将军观察古代名将招选贤士的办法,多加勉励自己!”卫青答谢说: “白魏其侯窦婴、武安侯田纷招募了众多宾客之后,皇上常常有切齿之恨。这种厚待士大夫、招徕贤者而槟弃不贤之人的做法,是入主的权力。人臣奉公守法尽职而已,何必去招士!”骠骑将军也仿照此意审慎约束自己,卫、霍两将军的为将之道就是如此。



相关评论
精彩推荐
阅读排行
百度 淘宝网 同程旅行 京东商城 瓷器 爱之谷
关于本站  网址提交  网址导航  甘公网安备62112602000021号  陇ICP备16001066号  ALEX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