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汉书

樊哙

汉书·传·樊郦滕灌傅靳周传

  樊哙,沛人也,以屠狗为事。后与高祖俱隐于芒砀山泽间。

  陈胜初起,萧何、曹参使哙求迎高祖,立为沛公。哙以舍人从攻胡陵、方与,还守丰,击泗水临丰下,破之。复东定沛,破泗水守薛西。与司马<尸二>战砀东,却敌,斩首十五级,赐爵国大夫。常从,沛公击章邯军濮阳,攻城先登,斩首二十三级,赐爵列大夫。从攻城阳,先登。下户牖,破李由军,斩首十六级,赐上闻爵。后攻圉都尉、东郡守尉于成武,却敌,斩首十四级,捕虏十六人,赐爵五大夫。从攻秦军,出亳南。河间守军于杠里,破之。击破赵贲军开封北,以却敌先登,斩候一人,首六十八级,捕虏二十六人,赐爵卿。从攻破扬熊于曲遇。攻宛陵,先登,斩首八级,捕虏四十四人,赐爵封号贤成君。从攻长社、轘辕,绝河津,东攻秦军尸乡,南攻秦军于犨。破南阳守齮于阳城。东攻宛城,先登。西至郦,以却敌,斩首十四级,捕虏四十人,赐重封。攻武关,至霸上,斩都尉一人,首十级,捕虏百四十六人,降卒二千九百人。

  项羽在戏下,欲攻沛公。沛公从百余骑因项伯面见项羽,谢无有闭关事。项羽既飨军士,中酒,亚父谋欲杀沛公,令项庄拔剑舞坐中,欲击沛公,项伯常屏蔽之。时,独沛公与张良得入坐,樊哙居营外,闻事急,乃持盾入。初入营,营卫止哙,哙直撞入,立帐下。项羽目之,问为谁。张良曰:“沛公参乘樊哙也。”项羽曰:“壮士!”赐之卮酒彘肩。哙既饮酒,拔剑切肉食之。项羽曰:“能复饮乎?”哙曰:“臣死且不辞,岂特卮酒乎!且沛公先人定咸阳,暴师霸上,以待大王。大王今日至,听小人之言,与沛公有隙,臣恐天下解心疑大王也!”项羽默然。沛公如厕,麾哙去。既出,沛公留车骑,独骑马,哙等四人步从,从山下走归霸上军,而使张良谢项羽。羽亦因遂已,无诛沛公之心。是日微樊哙奔入营谯让项羽,沛公几殆。

  后数日,项羽入屠咸阳,立沛公为汉王。汉王赐哙爵为列侯,号临武侯。迁为郎中,从入汉中。

  还定三秦,别击西丞白水北,雍轻车骑雍南,破之。从攻雍、斄城,先登。击章平军好畤,攻城,先登陷阵,斩县令丞各一人,首十一级,虏二十人,迁为郎中骑将。从击秦车骑壤东,却敌,迁为将军。攻赵贲,下郿、槐里、柳中、咸阳;灌废丘,最。至栎阳,赐食邑杜之樊乡。从攻项籍,屠煮枣,击破王武、程处军于外黄。攻邹、鲁、瑕丘、薛。项羽败汉王于彭城,尽复取鲁、梁地。哙还至荥阳,益食平阴二千户,以将军守广武一岁。项羽引东,从高祖击项籍,下阳夏,虏楚周将军卒四千人。围项籍陈,大破之。屠胡陵。

  项籍死,汉王即皇帝位,以哙有功,益食邑八百户。其秋,燕王臧荼反,哙从攻虏荼,定燕地。楚王韩信反,哙从至陈,取信,定楚。更赐爵列侯,与剖符,世世勿绝,食舞阳,号为舞阳侯,除前所食。以将军从攻反者韩王信于代。自霍人以往至云中,与绛侯等共定之,益食千五百户。因击陈豨与曼丘臣军,战襄国,破柏人,先登,降定清河、常山凡二十七县,残东垣,迁为左丞相。破得綦母卯、尹潘军于无终、广昌。破豨别将胡人王黄军代南,因击韩信军参合。军所将卒斩韩信,击豨胡骑横谷,斩将军赵既,虏代丞相冯梁、守孙奋、大将王黄、将军一人、太仆解福等十人。与诸将共定代乡邑七十三。后燕王卢绾反,哙以相国击绾,破其丞相抵蓟南,定燕县十八、乡邑五十一。益食千三百户,定食舞阳五千四百户。从,斩首百七十六级,虏二百八十七人。别,破军七,下城五,定郡六、县五十二,得丞相一人,将军十三人,二千石以下至三百石十二人。

  哙以吕后弟吕须为妇,生子伉,故其比诸将最亲。先黥布反时,高帝尝病,恶见人,卧禁中,诏户者无得入群臣。群臣绛、灌等莫敢人。十余日,哙乃排闼直入,大臣随之。上独枕一宦者卧。哙等见上,流涕曰:“始,陛下与臣等起丰沛,定天下,何其壮也!今天下已定,又何惫也!且陛下病甚,大臣震恐,不见臣等计事,顾独与一宦者绝乎?且陛下独不见赵高之事乎?”高帝笑而起。

  其后卢绾反,高帝使哙以相国击燕。是时,高帝病甚,人有恶哙党于吕氏,即上一日宫车晏驾,则哙欲以兵尽诛戚氏、赵王如意之属。高帝大怒,乃使陈平载绛侯代将。而即军中斩哙。陈平畏吕后,执哙诣长安。至则高帝已崩,吕后释哙,得复爵邑。

  孝惠六年,哙薨,谥曰武侯,子伉嗣。而伉母吕须亦为临光侯,高后时用事颛权,大臣尽畏之。高后崩,大臣诛吕须等,因诛伉,舞阳侯中绝数月。孝文帝立,乃复封哙庶子市人为侯,复故邑。薨,谥曰荒侯。子佗广嗣。六岁,其舍人上书言:“荒侯市人病不能为人,令其夫人与其弟乱而生佗广,佗广实非荒侯子。”下吏,免。平帝元始二年,继绝世,封哙玄孙之子章为舞阳侯,邑千户。

  郦商,高阳人也。陈胜起,商聚少年得数千人。沛公略地六月余,商以所将四千人属沛公于岐。从攻长社,先登,赐爵封信成君。从攻缑氏,绝河津,破秦军雒阳东。从下宛、穰,定十七县。别将攻旬关,西定汉中。

  沛公为汉王,赐商爵信成侯,以将军为陇西都尉。别定北地郡,破章邯别将于乌氏、栒邑、泥阳,赐食邑武城六千户。从击项籍军,与钟离眛战,受梁相国印,益食四千户。从击项羽二岁,攻胡陵。

  汉王即帝位,燕王臧荼反,商以将军从击荼,战龙脱,先登陷阵,破荼军易下,却敌,迁为右丞相,赐爵列侯,与剖符,世世勿绝,食邑涿郡五千户。别定上谷,因攻代,受赵相国印。与绛侯等定代郡、雁门,得代丞相程纵、守相郭同、将军以下至六百石十九人。还,以将军将太上皇卫一岁。十月,以右丞相击陈豨,残东垣。又从击黥布,攻其前垣,陷两阵,得以破布军,更封为曲周侯,食邑五千一百户,除前所食。凡别破军三,降定郡六,县七十三,得丞相、守相、大将各一人,小将二人,二千石以下至六百石十九人。

  商事孝惠帝、吕后。吕后崩,商疾不治事。其子寄,字况,与吕禄善。及高后崩,大臣欲诛诸吕,吕禄为将军,军于北军,太尉勃不得入北军,于是乃使人劫商,令其子寄绐吕禄。吕禄信之,与出游,而太尉勃乃得入据北军,遂以诛诸吕。商是岁薨,谥曰景侯。子寄嗣。天下称郦况卖友。

  孝景时,吴、楚、齐、赵反,上以寄为将军,围赵城,七月不能下,栾布自平齐来,乃灭赵。孝景中二年,寄欲取平原君为夫人,景帝怒,下寄吏,免。上乃封商它子坚为缪侯,奉商后。传至玄孙终根,武帝时为太常,坐巫蛊诛,国除。元始中,赐高祖时功臣自郦商以下子孙爵皆关内侯,食邑凡百余人。

  夏侯婴,沛人也。为沛厩司御,每送使客,还过泗上亭,与高祖语,未尝不移日也。婴已而试补县吏,与高祖相爱。高祖戏而伤婴,人有告高祖。高祖时为亭长,重坐伤人,告故不伤婴,婴证之。移狱复,婴坐高祖系岁余,掠笞数百,终脱高祖。

  高祖之初与徒属欲攻沛也,婴时以县令史为高祖使。上降沛一日,高祖为沛公,赐爵七大夫,以婴为太仆,常奉车。从攻胡陵,婴与萧何降泗水监平,平以胡陵降,赐婴爵五大夫。从击秦军砀东,攻济阳,下户牖,破李由军雍丘,以兵车趣攻战疾,破之,赐爵执帛。从击章邯军东阿、濮阳下,以兵车趣攻战疾,破之,赐爵执圭。从击赵贲军开封,杨熊军曲遇。婴从捕虏六十八人,降卒八百五十人,得印一匮。又击秦军雒阳东,以兵车趣攻战疾,赐爵封,转为膝令。因奉车从攻定南阳,战于蓝田、芷阳,至霸上。沛公为汉王,赐婴爵列侯,号昭平侯,复为太仆,从入蜀汉。

  还定三秦,从击项籍。至鼓城,项羽大破汉军。汉王不利,驰去。见孝惠、鲁元,载之。汉王急,马罢,虏在后,常跋两儿弃之,婴常收载行,面雍树驰。汉王怒,欲斩婴者十余,卒得脱,而致孝惠、鲁元于丰。汉王既至荥阳,收散兵,复振,赐婴食邑沂阳。击项籍下邑,追至陈,卒定楚。至鲁,益食兹氏。

  汉王即帝位,燕王臧荼反,婴从击荼。明年,从至陈,取楚王信。更食汝阴,剖符,世世勿绝。从击代,至武泉、云中,益食千户。因从击韩信军胡骑晋阳旁,大破之。追北至平城,为胡所围,七日不得通。高帝使使厚遗阏氏,冒顿乃开其围一角。高帝出欲驰,婴固徐行,弩皆持满外乡,卒以得脱。益食婴细阳千户。从击胡骑句注北,大破之。击胡骑平城南,三陷陈,功为多,赐所夺邑五百户。从击陈豨、黥布军,陷陈却敌,益千户,定食汝阴六千九百户,降前所食。

  婴自上初起沛,常为太仆从,竟高祖崩。以太仆事惠帝。惠帝及高后德婴之脱孝惠、鲁元于下邑间也,乃赐婴北第第一,曰“近我”,以尊异之。惠帝崩,以太仆事高后。高后崩,代王之来,婴以太仆与东牟侯入清宫,废少帝,以天子法驾迎代王代邸,与大臣共立文帝,复为太仆。八岁薨,谥曰文侯。传至曾孙颇,尚平阳公主,坐与父御婢奸。自杀,国除。

  初,婴为藤令奉车,故号滕公。及曾孙颇尚主,主随外家姓,号孙公主,故滕公子孙更为孙氏。

  灌婴,睢阳贩缯者也。高祖为沛公,略地至雍丘,章邯杀项梁,而沛公还军于砀,婴以中涓从,击破东郡尉于成武及秦军于杠里,疾斗,赐爵七大夫。又从攻秦军亳南、开封、曲遇,战疾力,赐爵执帛,号宣陵君。从攻阳武以西至雒阳,破秦军尸北。北绝河津,南破南阳守齮阳城东,遂定南阳郡。西入武关,战于蓝田,疾力,至霸上,赐爵执圭,号昌文君。

  沛公为汉王,拜婴为郎中,从入汉中,十月,拜为中谒者。从还定三秦,下栎阳,降塞王。还围章邯废丘,未拔。从东出临晋关,击降殷王,定其地。击项羽将龙且、魏相项佗军定陶南,疾战,破之。赐婴爵列侯,号昌文侯。

  复以中谒者从降下砀,以北至彭城。项羽击破汉王,汉王遁而西,婴从还,军于雍丘。王武、魏公申徒反,从击破之。攻下外黄,西收军于荥阳。楚骑来众,汉王乃择军中可为骑将者;皆推故秦骑士重泉人李必、骆甲习骑兵,今为校尉,可为骑将。汉王欲拜之,必、甲曰:“臣故秦民,恐军不信臣,臣愿得大王左右善骑者傅之。”婴虽少,然数力战,乃拜婴为中大夫,令李必、骆甲为左右校尉,将郎中骑兵击楚骑于荥阳东,大破之。受诏别击楚军后,绝其饷道,起阳武至襄邑。击项羽之将项冠于鲁下,破之,所将卒斩右司马、骑将各一人。击破柘公王武军燕西,所将卒斩楼烦将五人,连尹一人。击王武别将桓婴白马下,破之,所将卒斩都尉一人。以骑度河南,送汉王到雒阳,从北迎相国韩信军于邯郸。还至敖仓,婴迁为御史大夫。

  三年,以列侯食邑杜平乡。受诏将郎中骑兵东属相国韩信,击破齐军于历下,所将卒虏车骑将华毋伤及将吏四十六人。降下临淄,得相田光。追齐相田横至嬴、博,击破其骑,所将卒斩骑将一人,生得骑将四人。攻下嬴、博,破齐将军田吸于千乘,斩之。东从韩信攻龙且、留公于假密,卒斩龙且,生得右司马、连尹各一人,楼烦将十人,身生得亚将周兰。

  齐地已定,韩信自立为齐王,使婴别将击楚将公杲于鲁北,破之。转南,破薛郡长,身虏骑将一人。攻傅阳,前至下相以东南僮、取虑、徐。度淮,尽降其城邑,至广陵。项羽使项声、薛公、郯公复定淮北,婴度淮击破顶声、郯公下邳,斩薛公,下下邳、寿春。击破楚骑平阳,遂降彭城。虏柱国项佗,降留、薛、沛、酂、萧、相。攻苦、谯,复得亚将。与汉王会颐乡。从击项籍军陈下,破之。所将卒斩楼烦将二人,虏将八人。赐益食邑二千五百户。

  项籍败垓下去也,婴以御史大夫将车骑别追项籍至东城,破之。所将卒五人共斩项籍,皆赐爵列侯。降左右司马各一人,卒万二千人,尽得其军将吏。下东城、历阳。度江破吴郡长吴下,得吴守,遂定吴、豫章、会稽郡。还定淮北,凡五十二县。

  汉王即帝位,赐益婴邑三千户。以车骑将军从击燕王荼。明年,从至陈,取楚王信。还,剖符世世勿绝,食颍阴二千五百户。

  从击韩王信于代,至马邑,别降楼烦以北六县,斩代左将,破胡骑将于武泉北。复从击信胡骑晋阳下,所将卒斩胡白题将一人。又受诏将燕、赵、齐、梁、楚车骑,击破胡骑于硰石。至平城,为胡所困。

  从击陈豨,别攻豨丞相侯敞军曲逆下,破之,卒斩敞及特将五人。降曲逆、卢奴、上曲阳、安国、安平。攻下东垣。黥布反,以车骑将军先出,攻布别将于相,破之,斩亚将楼烦将三人。又进击破布上柱国及大司马军。又进破布别将肥铢。婴身生得左司马一人,所将卒斩其小将十人,追北至淮上。益食邑二千五百户。布已破,高帝归,定令婴食颍阴五千户,除前所食邑。

  凡从所得二千石二人,别破军十六,降城四十六,定国一、郡二、县五十二,得将军二人,柱国、相各一人,二千石十人。

  婴自破布归,高帝崩,以列侯事惠帝及吕后。吕后崩,吕禄等欲为乱。齐哀王闻之,举兵西,吕禄等以婴为大将军往击之。婴至荥阳,乃与绛侯等谋,因屯兵荥阳,风齐王以诛吕氏事,齐兵止不前。绛侯等既诛诸吕,齐王罢兵归。婴自荥阳还,与绛侯、陈平共立文帝。于是益封婴三千户,赐金千斤,为太尉。三岁,绛侯勃免相,婴为丞相,罢太尉官。

  是岁,匈奴大入北地,上令丞相婴将骑八万五千击匈奴。匈奴去,济北王反,诏罢婴兵。后岁余,以丞相薨,谥曰懿侯。传至孙强,有罪,绝。武帝复封婴孙贤为临汝侯,奉婴后,后有罪,国除。

  傅宽,以魏五大夫骑将从,为舍人,起横阳。从攻安阳、杠里,赵贲军于开封,及击杨熊曲遇、阳武、斩首十二级,赐爵卿。从至霸上。沛公为汉王,赐宽封号共德君。从入汉中,为右骑将。定三秦,赐食邑雕阴。从击项籍,待怀,赐爵通德侯。从击项冠、周兰、龙且,所将卒斩骑将一人敖下,益食邑。

  属淮阴,击破齐历下军,击田解。属相国参,残博,益食邑。因定齐地,剖符世世勿绝,封阳陵侯,二千六百户,除前所食。为齐右丞相,备齐。五岁,为齐相国。四月,击陈豨,属太尉勃,以相国代丞相哙击豨。一月,徙为代相国,将屯。二岁,为丞相,将屯。

  孝惠五年,薨,谥曰景侯。传至曾孙偃,谋反,诛,国除。

  靳歙,以中涓从,起宛朐。攻济阳。破李由军。击秦军开封东,斩骑千人将一人,首五十七级,捕虏七十三人,赐爵封临平君。又战蓝田北,斩车司马二人,骑长一人,首二十八级,捕虏五十七人。至霸上,沛公为汉王,赐歙爵建武侯,迁骑都尉。

  从定三秦。别西击章平军于陇西,破之,定陇西六县,所将卒斩车司马、候各四人,骑长十二人。从东击楚,至彭城。汉军败还,保雍丘,击反者王武等。略梁地,别西击邢说军菑南,破之,身得说都尉二人,司马、候十二人,降吏卒四千六百八十人。破楚军荥阳东。食邑四千二百户。

  别之河内,击赵贲军朝歌,破之,所将卒得骑将二人,车马二百五十匹。从攻安阳以东,至棘蒲,下十县。别攻破赵军,得其将司马二人,候四人,降吏卒二千四百人。从降下邯郸。别下平阳,身斩守相,所将卒斩兵守、郡守各一人,降邺。从攻朝歌、邯郸,又别击破赵军,降邯郸郡六县。还军敖仓,破项籍军成皋南,击绝楚饷道,起荥阳至襄邑。破项冠鲁下。略地东至鄫、郯、下邳,南至蕲、竹邑。击项悍济阳下。还击项籍军陈下,破之。别定江陵,降柱国、大司马以下八人,身得江陵王,致雒阳,因定南郡。从至陈,取楚王信,剖符世世勿绝,定食四千六百户,为信武侯。

  以骑都尉从击代,攻韩信平城下,还军东垣。有功,迁为车骑将军,并将梁、赵、齐、燕、楚车骑,别击陈豨丞相敞,破之,因降曲逆。从击黥布有功,益封,定食邑五千三百户。

  凡斩首九十级,虏百四十二人,别破军十四,降城五十九,定郡、国各一,县二十三,得王、柱国各一人,二千石以下至五百石三十九人。

  高后五年,薨,谥曰肃侯。子亭嗣,有罪,国除。

  周緤,沛人也。以舍人从高祖起沛。至霸上,西入蜀汉,还定三秦,常为参乘,赐食邑池阳。从东击项羽荥阳,绝甬道,从出度平阴,遇韩信军襄国,战有利不利,终亡离上心。上以緤为信武侯,食邑三千三百户。

  上欲自击陈豨,緤泣曰:“始秦攻破天下,未曾自行,今上常自行,是亡人可使者乎?”上以为“爱我”,赐入殿门不趋。十二年,更封緤为崩阝城侯。

  孝文五年,薨,谥曰贞侯。子昌嗣,有罪,国除。景帝复封緤子应为郸侯,薨,谥曰康侯。子仲居嗣,坐为太常有罪,国除。

  赞曰:仲尼称“犁牛之子骍且角,虽欲勿用,山川其舍诸?”言士不系于世类也。语曰“虽有兹基,不如逢时”,信矣!樊哙、夏侯婴、灌婴之徒,方其鼓刀、仆御、贩缯之时,岂自知附骥之尾,勒功帝籍,庆流子孙哉?当孝文时,天下以郦寄为卖友。夫卖友者,谓见利而忘义也。若寄,父为功臣而又执劫,虽催吕禄,以安社稷,谊存君亲,可也。

【译文】

  樊啥,沛县人,以宰狗为职业。后来曾因避官和汉高祖一起躲藏到芒山和赐山一带。

  陈胜起义时,萧何、曹参让樊啥寻找迎回汉高祖,做了沛公。樊啥作为舍人从攻胡陵、方与,回军驻守丰邑,在丰邑一带进攻泅水郡监的军队,并击败他们。又向东平定沛县,在薛县西面打败泗水郡守的军队。在赐县束面跟司马虐作战,打退敌人,斩敌首十五个,沛公赐给他国大夫的爵位。樊啥经常跟随沛公,沛公在濮阳攻打章邯的军队,攻城时樊呛最先登上去,斩敌首二十三个,沛公赐给他列大夫的爵位。又跟着进攻城阳,最先登城,占领户牖,打垮李由的军队,斩敌首十六个,沛公赐给他上闻爵位。后来又跟随沛公在成武攻打束郡郡守和圉县都尉,将敌人打退,斩敌首十四个,俘虏十六人,沛公赐给他五大夫的爵位。跟随沛公攻打秦军,出军亳邑以南。河间郡守的军队驻扎在杠里,樊啥打败了他们。在开封北面打败趟贲的军队,樊啥因为打退敌军,最先登城,斩杀军候一人,斩敌首六十八级,俘虏二十六人,沛公赐给他卿的爵位。又跟随沛公在曲遇打败了扬熊的军队。攻打宛陵,樊呛首先登城,斩敌首八个,俘虏四十四人,沛公赐给他贤成君的封号。跟随沛公进攻长社、辗辕,封锁黄河渡口,向东到尸乡进攻秦军,又向南到辇邑进攻秦军。在阳城打败了南阳郡守龄。向东攻打宛城,樊呛首先登城。向西到郦县,樊啥因为打退了敌军,斩敌首十四个,俘虏四十人,沛公给他增加封赏。进攻武关,来到霸上,斩杀都尉一人,斩敌首十个,俘虏一百四十六人,收降士兵二千九百人。

  项羽驻军在戏下,准备攻打沛公。沛公带领一百多骑兵,通过项伯来面见项羽,向项羽谢罪,说明没有封锁关口的事。项羽用酒肉款待沛公将士,酒喝得正畅快时,亚父想杀沛公,让项庄在席前舞剑,想趁机击杀沛公,项伯常掩护沛公。这时衹有沛公和张良得以进入营帐坐下,樊啥在营门外听说事情紧急,就带剑盾来到军门。刚要进入营门,守门的卫士挡住樊啥,樊啥径直闯入,站在帐幕下。项羽看着他,问是什么人。张良说: “是沛公的陪乘樊啥。”项羽说: “壮士!”并赐给他一杯酒和一条猪腿。樊啥喝完酒,拔出剑切肉吃。项羽说: “能再喝酒吗?”樊啥说: “我死尚且不推辞,难道还怕喝一杯酒吗?再说沛公首先进入平定咸阳,露营霸上,以等待大王。大王今天一到,就听信坏人的渔言,跟沛公有了隔阂。我担心天下分裂,人们心裹会怀疑大王呢。”项羽沉默不语。沛公去厕所,召樊啥出去。出来后,沛公留下车马,衹骑了一匹马,樊啥等四人步行跟随,从山下跑回霸上军营,而让张良致谢项羽。项羽也就此罢了,已没有诛杀沛公的念头。这天如果没有樊啥闯入营帐谴责项羽,沛公的事业几乎失败。

  几天以后,项羽进入咸阳,大肆烧杀,封沛公为汉王。汉王封樊啥为列侯,称为临武侯。后樊啥被提升为郎中,跟随汉王进入漠中。

  汉王回军平定三秦,樊啥另率领一支部队在白水北面攻打西县县丞的军队,在雍县南面攻打雍王的轻快车骑部队,击败敌人。跟随汉王进攻雍县和藤城,首先登城。在好峙攻打章平的军队,攻城时,樊啥首先登城,斩杀县令、县丞各一人,斩敌首十一个,俘虏二十人,被提升为郎中骑将。跟随汉王在壤乡束面攻打秦军的车骑部队,打退敌军,被提升为将军。进攻趟贲,占领郡、槐里、柳中、咸阳;引水灌废丘,樊啥的功劳最大。到达滦阳,汉王把杜县的樊乡赐作食邑。跟随汉王攻打项羽,屠煮枣邑,在外黄县打败王武、程处的军队。接着进攻邹县、鲁县、瑕丘和薛县。项羽在彭城打败汉王,再次全部取得鲁、梁地区。樊啥回到荣阳,汉王又给他增加平阴二千户作为食邑,让他以将军的身份驻守广武山一年,项羽领兵束去,他又跟随汉王攻击项羽,占领阳夏县,俘虏楚的周将军士兵四千人。在陈县包围项羽,打败他并血洗胡陵。

  项羽死后,汉王做皇帝,因为樊啥作战有功,加封食邑八百户。这年秋天,燕王臧荼反叛,樊啥跟随汉高祖攻打他,并俘虏臧荼,平定燕地。楚王韩信谋反,樊啥跟随漠高祖到陈县,逮捕韩信,平定楚地。汉高祖改赐樊啥列侯爵位,并剖符定封,世代相传,赐给舞阳作食邑,称为舞阳侯,免除以前所封的食邑。以后,樊啥以将军身份跟随高祖去代地攻打反叛的韩王信。从霍人邑一直打到云中县,和绛侯等人共同平定了代地,增加食邑一千五百户。因为攻打陈稀和曼丘臣的军队,战于襄国,攻破柏人县,樊啥首先登城,降服平定清河、常山两郡共二十七个县,摧毁束垣县,被提升为左丞相。在无终县、广昌县一带打垮綦母印和尹潘的军队。在代地南部打败陈稀偏将匈奴人王黄的军队,趁势到参合县攻打韩信的军队。樊啥的部下斩杀韩信,在横谷县打垮陈稀的匈奴骑兵,斩杀将军赵既,俘虏代国丞相冯梁、郡守孙奋、大将王黄、将军一人、太仆解福等十人。樊啥和将领们共同平定代地七十二县邑。以后燕王卢绾反叛,樊啥以相国身份攻打卢绾,打败他的丞相,到达蓟县以南,平定燕地十八县、五十一乡邑。高祖给樊啥增加食邑一千三百户,把舞阳的五千四百户确定为樊啥的食邑。樊啥跟随汉高祖作战,斩敌首一百七十六个,俘虏二百八十七人,他另外领兵作战,打垮七支敌军,占领五座城池,平定六郡、五十二县,俘获丞相一人,将军十三人,二千石以下至三百石的官十二人。

  樊啥娶吕后的妹妹吕须为妻,生子名樊伉,因此他跟其他将领相比与皇上最亲近。

  先前黥布反叛时,汉高祖曾病得很厉害,不愿见人,住在内宫,命令门卫不得让大臣们进去。大臣绛侯、灌婴等没人敢进去。过了十几天,樊啥竟推开宫门径直闯进去,大臣们跟随着他。皇上独自枕着一个宦官躺着。樊啥等看见皇上流着泪说:“当初陛下带领我们在沛县丰邑起兵,平定天下,何等雄壮啊!如今天下已经安定,又是何等疲惫啊!再说陛下病势严重,大臣震惊恐惧,陛下不召见我们商议国事,衹是独自跟一个宦官诀别吗?况且陛下难道没看到赵高的事情吗?”高祖笑着起身。

  以后卢绾反叛,漠高祖派樊啥以相国身份攻打燕国。这时高祖病得很厉害,有人诽谤樊啥勾结吕氏,说皇上一旦逝世,樊啥就会用兵力把戚夫人和赵王如意等人全部杀光。汉高祖听到这些话大为生气,就派陈平乘车送周勃代替樊啥统率军队,并将樊啥就地斩首。陈平畏惧吕后,逮捕樊啥来到长安。到达时漠高祖已经逝世,吕后释放樊啥,给他恢复爵位和食邑。

  孝惠六年,樊啥去世,谧号为武侯,儿子樊伉继承为侯。樊伉的母亲吕须也被封为临光侯,吕后时期,独揽大权,大臣们都畏惧她。吕后逝世后,大臣们杀死了吕须等人,也就诛杀樊伉,舞阳侯的爵位中断了几个月。孝文帝登位后,才又封樊啥的庶子樊市人为舞阳侯,恢复原来的爵位和食邑。樊市人死后,谧号为荒侯。儿子樊佗广继承爵位。六年后,舞阳侯家中的舍人上书说:“荒侯樊市人有病不能生育,让他的妻子和他的弟弟淫乱,生下了樊佗广,樊佗广实际上不是荒侯的儿子。”皇上下令交给官吏处置,罢免爵位。平帝元始二年,继承被断绝的爵位,封樊啥的玄孙的儿子樊章为舞阳侯,食邑一千户。

  郦商,高阳县人。陈胜起义时他聚集了数千名少年。沛公攻占一些区域的六个多月后,郦商在岐地率领他的兵将四千人归属沛公,并跟随沛公攻打长社,他率先登城,沛公赐给他爵位并封为信成君。又跟随沛公攻打缑氏县,封绝了黄河渡船,在雒阳以束击灭秦军。又跟随攻下宛、穣,平定十七个县。又与主力军配合作战攻下旬关,向西平定了汉中。

  沛公作了汉王,封郦商信成君,赐给爵位,任命他为陇西都尉。他又平定北地郡,还打败章邯的副将于乌氏、拘邑、泥阳,汉王赐给他武城六千户作为食邑。他跟从汉王攻打项籍的军队,与钟离昧激战,获胜而被授给梁国的相国印,增加了四千户食邑。跟从汉王攻打项羽二年,又去攻打胡陵。

  汉王称帝后,燕王臧荼谋反,郦商作为汉的将军跟随皇帝攻击臧荼,在龙脱作战,冲锋陷阵,在易下击败臧荼军,打退敌人,升迁为右丞相,赐给列侯的爵位,皇帝给他剖符作为世代不绝的凭证,获得涿郡五千户的食邑。又率兵攻取上谷,乘胜夺取代地,皇帝授给赵相国印。和绛侯等将军平定代郡、雁门,俘获代国丞相程纵、代理丞相郭同、将军以下至六百石共十九人。凯旋而归,作为将军统率太上皇卫军一年。十月,作为右丞相攻打陈稀的叛军,摧毁束垣壁垒。又随从攻打黥布叛军,击破叛军前方壁垒,攻陷两阵,得以歼灭黥布军队。于是改封为曲周侯,食邑为五千一百户,废除以前的食邑。总其军功,郦商率军攻破三个叛军,平定六个郡,七十三个县,俘获丞相、代理丞相、大将军各一人,小将军二人,俸禄在二千石以下至六百石共十九人。

  郦商辅佐孝惠帝、吕后。吕后死后,郦商病重而不能理事。他的儿子郦寄,字况,和吕禄交往很好。等到吕后死后,大臣们要诛杀吕氏家族,吕禄当时为将军,统率北军。太尉周勃因此而不能指挥北军,于是便派人胁持郦商,命令他的儿子郦寄诱骗吕禄。吕禄信任郦寄,和他出游,太尉周勃趁机进入北军降服了他们,于是便诛杀了吕氏家族。郦商于这年去世,谧号为景侯。其子郦寄继承爵位,天下人皆称郦况出卖朋友。

  孝景帝时,吴、楚、齐、趟谋反,皇上命郦寄为将军,围攻趟城,七个月仍不能攻下。乐布从平齐来才攻下趟城,于是消灭了赵国。孝景帝中元二年,郦寄想娶平原君为夫人,景帝大怒,将郦寄逮捕,免去爵位。皇上封郦商的另一个儿子郦坚为缪侯,为郦商的后代。爵位直传到玄孙$塑,选武查时任命为太常,因巫蛊之事牵连获罪被杀,废除其封国。二始年间,赐连直担时的功臣,白丽适以下的子孙爵位都为关内侯,食邑共百余人。

  夏侯婴是沛县人。他在沛县掌管养马驾车,每次送客回来经过泗上亭,都和高祖交谈,经常谈论很久。夏侯婴后来试用充任为县吏,和高祖相友好。高祖戏谚而伤了夏侯婴,于是有人高祖犯法。高祖当时作为亭长,要加重判处伤人罪,但高祖告诉说根本没有伤害夏侯婴,夏侯婴为高祖作证无此事。后翻案覆审,夏侯婴犯了伪证罪而被关押一年多,鞭打数百下,最后还是开脱了高祖。

  高祖起兵之初和属下想攻沛县,夏侯婴当时作为县衙掌文书的小官为高祖所指使。高祖攻下沛县的第一天,高祖作了沛公,赐夏侯婴第七级爵公大夫,成为掌管车马的太仆。跟从高祖攻打胡陵,夏侯婴和萧何降服泅水郡监平,平献出胡陵归降,于是赐夏侯婴第九级爵五大夫。又在旸东攻打秦军,攻下济阳,夺取户牖,在雍丘大破李由军队,用兵车急攻,战斗激烈,打败敌人,赐给爵位执帛。跟从高祖在束阿、濮阳下攻打章邯军队,用兵车急攻猛打,攻破秦军,赐爵位执圭。跟从高祖在开封攻打趟贲的军队,在曲遇攻打杨熊的军队。夏侯婴捕虏六十八人,投降的士兵八百五十人,得官印一柜。又在雒阳东追击秦军,仍用兵车急攻,赐封爵并任命为滕县县令。因此常奉车跟从高祖出战,乎定南阳,战于蓝田、芷阳,直至霸上。沛公做汉王,赐夏侯婴爵列侯,号昭平侯,又为太仆,跟从汉王到蜀汉。

  汉王还定三秦,夏侯婴跟从皇上攻打项籍。到彭城。项羽大败汉军。汉王见战势不利,迅速撤退,遇见孝惠帝和鲁元公主,夏侯婴均让他们上车一起走。汉王心急,马疲,敌人追赶在后,于是几次将两个孩子蹬下车来抛弃他们,夏侯婴总是载着他们,紧抱奔驰。汉王大怒,十多次想斩杀了夏侯婴,最后终于逃脱,将孝惠帝和鲁元公主送到丰地。

  汉王到了荣阳后,收集散乱的士兵,重振军队,赐给夏侯婴沂阳作食邑。在下邑攻打项籍,一直追击到陈,最终平定了楚。到鲁城,给他增加了兹氏县作为食邑。

  汉王称帝后,燕王臧荼谋反,夏侯婴跟从高帝击臧荼。第二年,又跟从到陈县,获楚王韩信。改封汝阴侯,剖符为证,世代相传。跟随高帝攻打代国,到武泉、云中,增加食邑一千户。就跟从高祖在晋阳附近攻打韩信军队胡骑,大败敌军。向北追击至平城,被匈奴军包围,七天不能通音信。高帝派使者送给匈奴丰厚的物品,冒顿才打开包围圈的一角放行。高帝想驱

  急驰,而夏侯婴则坚持让部队严整地从匈奴所开的缺口慢慢退出,士卒都将兵器弓箭向外,终于得以脱险。高帝又给夏侯婴增加细阳一千户作为食邑。跟随高帝在句注北面攻打匈奴骑兵,大破敌军。在平城以南攻打匈奴骑兵,三次冲锋陷阵,军功很多,于是高帝赐其所夺取的五百户作为食邑。跟从高帝攻打陈猪、黥布军队,冲锋陷阵,勇退敌军,增加一千户食邑,额定夏侯婴在汝阴食邑六千九百户,撤销以前所封食邑。

  夏侯婴自从高帝起兵沛县,常作为太仆跟随高帝左右,直到高帝去世。以后又作为太仆服侍惠帝。惠帝和吕后感谢夏侯婴在下邑救出孝惠和鲁元公王,于是赐给他一座最靠近皇宫北阙的第一等住宅,吕后题名“近我”,表示一种特殊的优于群臣的尊礼。惠帝死后,又作为太仆听命于吕后。吕后死后,代王刘恒到来,夏侯婴作为太仆与柬牟侯刘兴居一起入宫逐吕后所立少帝,按照天子车驾仪式到代王府邸迎接代王刘恒,和大臣们共同拥立为皇帝,他仍作太仆。八年后死,谧号文侯。爵位传到曾孙夏侯颇,娶了汉武帝的姐姐乎阳公主,后因和父亲的婢女通奸犯罪而自杀,封国被废除。

  起初,夏侯婴因作滕县县令而号滕公,到他的曾孙夏侯颇时,因娶了平阳公主,平阳公主随外公家的孙姓,号孙公主,所以滕公的子孙也都改姓为孙氏。

  灌婴,睢阳县贩卖丝织品的商人出身。高祖作了沛公,带士卒到达雍丘。章邯杀死项梁后,沛公还军驻旸,灌婴作为中涓随从。在成武击破秦的束郡郡尉,在杠里打败秦军。因在战斗中很勇敢,被赐给七大夫的爵位。又跟从沛公在亳的南面及开封、曲遇攻打秦军,攻战迅猛,沛公赐给他爵位执帛,号宣陵君。跟从沛公攻打阳武以西至雒阳,在尸的北面大败秦军。向北跨过黄河渡口,向南击败南阳郡守骑于阳城东,于是平定了南阳郡。又向西进入武关,在蓝田作战,战斗中迅猛顽强,到霸上,沛公赐他执圭的爵位,号昌文君。

  沛公作了汉王,拜灌婴为郎中,跟随进入漠中,十月,又拜他为中谒者。跟从汉王平定三秦,攻下烁阳,降服塞王。在废丘围攻章邯军队,未能彻底歼灭敌人。跟从汉王向东出临晋关,击败招降殷王,平定了他的领地。攻打项羽的将领龙且、魏的丞相项佗的军队在定陶南,战斗勇猛,大败敌军。汉王赐灌婴为列侯,号昌文侯,食邑在杜县平乡。

  他仍以中谒者身份跟从汉王攻下赐,又向北攻至彭城。项羽在彭城打败汉王,汉王向西逃跑,灌婴跟从汉王归来,驻军在雍丘。王武、魏公申徒反汉,跟随汉王打败他们。又攻下外,

  向西到荣阳收整军队。由于楚军的骑兵人数多,汉王于是挑选军中可以作骑兵将领的人,大家一致推举原秦军的骑士重泉人李必、骆甲熟习骑兵,当时是校尉,可作骑军将领。汉王想拜任他们,李必、骆甲说:“我们是秦朝的臣民,恐怕汉军不信任我们,我们愿得到汉王左右的善于骑兵作战的人辅助我们。”灌婴虽年轻,然而已身经数战,于是拜灌婴为中大夫,命令李必、骆甲为左右校尉,率领郎中骑兵在荣阳以柬攻打楚骑兵,大破敌军。又受命另率大军攻打楚军后方,断绝他们的粮道,封锁阳武至襄邑。在鲁地攻打项羽的将领项冠,打败敌军,率领士兵斩杀了右司马、骑军将领各一人。在燕地以西击败柘公王武军队,率兵斩杀楼烦将五人,连尹一人。在皇屋打败玺M的偏将担婴,大败敌军,手下兵士斩杀都尉一人。率骑兵向南渡过黄河,护送汉王到昼困,向北在翅塑迎接相国整值的军队。还兵至敖仓,灌婴升迁为御史大夫。

  选三年,作为列侯封给他杜县平乡作食邑。他作为御史大夫受命率郎中骑兵向东归属相国韩值军队,在历下击败变军,率领士兵俘虏车骑将华毋伤和他的吏属四十六人。攻下临淄,抓获齐相田光。追击齐相田横到赢、博,击败他的骑军,率兵斩杀骑将一人,活捉骑将四人。攻下蛊、博,在千乘攻破齐将军田吸,杀了他。向东跟从韩信在堡适攻打垄旦、贸金,部下斩杀垄旦,活捉右司马、连尹各一人,楼烦的将领十人,亲自活捉敌副将周兰。

  齐地已经平定,韩信自立为齐王,派灌婴率领军队在鲁地北面攻打楚将公呆,大败敌军。转向南方,打败薛郡郡守,亲自俘获骑将一人。攻打傅阳,进军到下相东南的僮、取虑、徐。渡过2鲢,全部占领了这一带的城邑,到达广陵。项型派玺登、萨公、塑公又重定进回以北,违婴渡进回在工邳击败了玺登、垄升,斩杀整公,攻占工邳、画画。在王荡击破楚军的骑兵,于是平定彭城,俘虏了柱国项佗,占领了留、薛、沛、邓、芦、捣。攻打萱瑟、遮瑟,又抓获了一名副将。与汉王在颐乡会合,跟从汉王在陈地击败项篮。所率士兵斩杀了撞烦将二人,抓获将领八人。汉王增加他的食邑二千五百户。

  习蹬在毖工兵败逃跑,窿婴作为御史大夫率骑兵追击项籍至束城,大败敌军。手下的五名士兵一起斩杀了项籍,于是都赐给他们列侯爵位。俘虏左右司马各一人,敌兵一万二千人,敌军将领和士兵全部被俘获。攻下束城、历阳县。渡过旦丝,在昱打败呈塑郡长,抓住呈郡守,并平定了呈、§跶、会擅登。回军平定进回以北共五十二个县。

  汉王登基后,增加灌婴的食邑至三千户。作为车骑将军跟随皇上攻打燕王臧荼。第二年,跟从皇上到陈县,捉得楚王韩信。凯旋归来,皇上与他剖符为证,将颖阴二千五百户作食邑,世代相传。

  跟从皇上在代地攻打韩王信,至马邑,又率将攻占楼烦以北六个县,斩杀代地左将,在武泉以北大败匈奴骑兵。又跟从皇上在晋阳攻打韩值、包抠的骑兵,手下兵士斩杀了鲤抠人直墨的将军一人。又受皇上军令率领燕、赵、齐、梁、楚的兵力在碧石击破匈奴骑兵。到平城时,被匈奴军队围困。

  跟从皇上攻打陈稀,在曲逆率领军队打败陈稀的丞相侯敞的军队,斩侯敞和将军五人。攻降曲逆、卢奴、上曲阳、安国、安平等县。攻下东旦瑟。

  黥布反汉,灌婴以车骑将军首先出征,在相地攻击黥布的偏将,大破敌军,斩杀副将楼烦将领三人。又进军消灭了黥布的上柱国和大司马的军队。还打败了黥布的手下将领肥铢。灌婴自抓获左司马一人,他的士兵斩杀了小将十人,向前追击到淮河上游。皇上增加他的食邑二千五百户。黥布被消灭后,皇上归朝,决定让灌婴将颖阴五千户作为食邑,收回以前所封食邑。总其军功共抓获二千石俸禄的将领二人,率军灭敌十六次,占领城池四十六座,平定一个叛国、二个郡、五十二个县,抓获将军二人,柱国、相各一人,二千石俸禄的十人。

  灌婴打败黥布回军,高帝死,作为列侯辅佐惠帝和吕后。吕后死,吕禄等人想叛乱。齐哀王听到消息,率兵西进,吕禄等以灌婴为大将军迎击查军。整婴到茔肠,便与§继凰动等策,

  屯兵荣阳,劝说齐王要以诛减吕氏为重,齐兵停止进军。绛侯等诛减诸吕之后,齐王撤兵回国。灌婴从荣阳返回,与绛侯、陈平等大臣共同拥立文帝。于是增加了灌婴三千户食邑,赏赐黄金千斤,拜为太尉。

  汉文帝三年,绛侯周勃免去丞相,灌婴成为丞相,不再作太尉官。这一年匈奴大举入侵北地,皇上命令灌婴率骑军八万五千人迎战匈奴军。匈奴撤退,济北王谋反,皇上下韶书命令灌婴全军撤回。一年多后,灌婴在丞相任上去世。谧号整屋。爵位传到孙子:鳖彊,因犯罪,封国爵位断绝。汉武帝时又封逻婴孙濩资为临汝侯,奉为逻婴后代,后来又因犯罪而被收回食邑。

  傅宽作为魏国五大夫骑将跟随沛公征战,任舍人,起兵于横阳。跟从沛公攻取安阳、杠里,在开封击败赵贲军队,并在曲遇、阳武攻打杨熊军队,斩敌人十二个,沛公赐给公卿的爵位。跟从沛公到霸上。沛公作了汉王,赐傅宽共德君的封号。跟从汉王进入关中,作右骑将。平定三秦,赐给他雕阴作为食邑。跟从攻打项籍,在怀县跟从汉王,汉王赐给他通德侯的爵号。跟从攻打项冠、周兰、龙且,所率的士兵在敖下斩杀敌骑军将领一人,汉王增加他的食邑。

  在淮阴侯韩信的指挥下,打败齐在历的军队,进攻田解。在相国曹参的指挥下,摧毁博县,因功而增加食邑。因平定齐地有功,汉王与他剖符为证,爵位世代相传,封为阳陵侯,食邑二千六百户,免除以前所封食邑。作齐右丞相,在齐地驻守。五年后,为齐的相国。

  四月,攻打陈稀,归太尉周勃率领,以相国身份代替丞相樊呛去攻击陈稀。一月,迁为代的相国,率领守兵。二年后,任代国丞相,统率守兵。孝惠帝五年时,傅宽死,谧号景侯。爵位传至曾孙傅偃,因谋反被杀,封国被废除。

  靳歙,作为中涓追随高祖,起兵于宛朐。攻打济阳。打败李由的军队。在开封束面攻打秦军,斩骑千人将一人,杀敌五十七人,捕获俘虏七十三人,赐给临平君的封号和爵位。又在蓝田以北作战,杀死车司马二人,骑长一人,杀敌二十八人,捕获俘虏五十七人。到霸上。沛公作了汉王,赐给他爵位,封为建武侯,升迁为骑都尉。

  跟从汉王平定三秦,又向西去进攻章平的军队于陇西,获胜。占领陇西六个县,部下斩杀车司马、候各四人,骑长十二人。跟从汉王向东攻击楚军,战到彭城。汉军败而撤回,坚守雍丘,打败反叛的王武等人。略取梁地,向西在菌县南率军攻打邢说军队,获胜,亲自抓获邢说都尉二人,司马、候十二人,降服敌军四千六百八十人。在荣阳以束大败楚军。受封食邑四千二百户。

  独自率军开赴河内,在朝歌打败了趟贲的军队,部下抓获敌骑将二人,车马二百五十匹。跟从汉王攻打安阳以束,战至棘蒲,占领十个县。又另率军打败趟军,抓获敌军将司马二人,候四人,投降的吏卒有二千四百人。跟从汉王占领邯郸,又独自率军攻占了平阳,亲自斩杀了守相,部下又斩杀了敌军郡守一人,平定邺县。跟从汉王攻打朝歌、邯郸,又独率军队击破趟军,攻取邯郸郡的六个县。还军敖仓,在成皋南大破项籍,截断了楚军的粮饷之路,封锁了自荣阳至襄邑地区。在鲁地打败项冠军。占领土地束到郜、郯、下邳,南到蕲县和竹邑。在济阳攻打项悍。还军到陈地攻打项籍军队,获胜,又率军平定江陵。



相关评论
精彩推荐
阅读排行
百度 淘宝网 同程旅行 京东商城 瓷器 爱之谷
关于本站  网址提交  网址导航  甘公网安备62112602000021号  陇ICP备16001066号  ALEX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