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汉书

魏豹

汉书·传·魏豹田儋韩王信传

  魏豹,故魏诸公子也。其兄魏咎,故魏时封为宁陵君,秦灭魏,为庶人。陈胜之王也,咎往从之。胜使魏人周市徇魏地,魏地已下,欲立周市为魏王。市曰:“天下昏乱,忠臣乃见。今天下共畔秦,其谊必立魏王后乃可。”齐、赵使车各五十乘,立市为王。市不受,迎魏咎于陈,五反,陈王乃遣立咎为魏王。

  章邯已破陈王,进兵击魏王于临济。魏王使周市请救齐、楚。齐、楚遣项它、田巴将兵,随市救魏。章邯遂击破杀周市等军,围临济。咎为其民约降。约降定,咎自杀。魏豹亡走楚。楚怀王予豹数千人,复徇魏地。项羽已破秦兵,降章邯,豹下魏二十余城,立为魏王。豹引精兵从项羽入关。羽封诸侯,欲有梁地,乃徙豹于河东,都平阳,为西魏王。

  汉王还定三秦,渡临晋,豹以国属焉,遂从击楚于彭城。汉王败,还至荥阳,豹请视亲病,至国,则绝河津畔汉。汉王谓郦生曰:“缓颊往说之。”郦生往,豹谢曰:“人生一世间,如白驹过隙。今汉王嫚侮人,骂詈诸侯群臣如奴耳,非有上下礼节,吾不忍复见也。”汉王遣韩信击豹,遂虏之,传豹诣荥阳,以其地为河东、太原、上党郡。汉王令豹守荥阳。楚围之急,周苛曰:“反国之王,难与共守。”遂杀豹。

  田儋,狄人也,故齐王田氏之族也。儋从弟荣,荣弟横,皆豪桀,宗强,能得人。陈涉使周市略地,北至狄,狄城守。儋阳为缚其奴,从少年之廷,欲谒杀奴。见狄令,因击杀令,而召豪吏子弟曰:“诸侯皆反秦自立,齐,古之建国,儋,田氏,当王。”遂自立为齐王,发兵击周市。市军还去,儋因率兵东略定齐地。

  秦将章邯围魏王咎于临济,急。魏王请救于齐,儋将兵救魏。章邯夜衔枚击,大破齐、楚军,杀儋于临济下。儋从弟荣收儋余兵东走东阿。齐人闻儋死,乃立故齐王建之弟田假为王,田角为相,田闲为将,以距诸侯。

  荣之走东阿,章邯追围之。项梁闻荣急,乃引兵击破章邯东阿下。章邯走而西,项梁因追之。而荣怒齐之立假,乃引兵归,击逐假。假亡走楚。相角亡走赵。角弟闲前救赵。因不敢归。荣乃立儋市为王,荣相之,横为将,平齐地。

  项梁既追章邯,章邯兵益盛,项梁使使趣齐兵共击章邯。荣曰:“楚杀田假,赵杀角、闲,乃出兵。”楚怀王曰:“田假与国之王,穷而归我,杀之不谊。”赵亦不杀田角、田闲以市于齐。齐王曰:“蝮蠚手则斩手,蠚足则斩足。何者?为害于身也。田假、田角、田闲于楚、赵,非手足戚,何故不杀?且秦复得志于天下,则齮龁首用事者坟墓矣。”楚、赵不听齐,齐亦怒,终不肯出兵。章邯果败杀项梁,破楚兵。楚兵东走,而章邯渡河围赵于巨鹿。项羽由此怨荣。

  羽既存赵,降章邯,西灭秦,立诸侯王,乃徙齐王市更王胶东,治即墨。齐将田都从共救赵,因入关,故立都为齐王,治临菑。故齐王建孙田安,项羽方渡河救赵,安下济北数城,引兵降项羽,羽立安为济北王,治博阳。

  荣以负项梁,不肯助楚攻秦,故不得王。赵将陈馀亦失职,不得王。二人俱怨项羽。荣使人将兵助陈馀,令反赵地,而荣亦发兵以距击田都,都亡走楚。荣留齐王市毋之胶东。市左右曰:“项王强暴,王小就国,必危。”市惧,乃亡就国。荣怒,追击杀市于即墨,还攻杀济北王安,自立为王,尽并三齐之地。

  项王闻之,大怒,乃北伐齐。荣发兵距之城阳。荣兵败,走平原,平原民杀荣。项羽遂烧夷齐城郭,所过尽屠破。齐人相聚畔之。荣弟横收齐散兵,得数万人,反击项羽于城阳。而汉王帅诸侯败楚,入彭城。项羽闻之,乃释齐而归击汉于彭城,因连与汉战,相距荥阳。以故横复收齐城邑,立荣子广为王,而横相之,政事无巨细皆断于横。

  定齐三年,闻汉将韩信引兵且东击齐,齐使华毋伤、田解军历下以距汉。会汉使郦食其往说王广及相横,与连和。横然之,乃罢历下守备,纵酒,且遣使与汉平。韩信乃渡平原。袭破齐历下军,因入临菑。王广、相横以郦生为卖己而亨之。广东走高密,横走博,守相田光走城阳,将军田既军于胶东。楚使龙且救齐,齐王与合军高密。汉将韩信、曹参破杀龙且,虏齐王广。汉将灌婴追得守相光,至博。而横闻王死,自立为王,还击婴,婴败横军于赢下。横亡走梁,归彭越。越时居梁地,中立,且为汉,且为楚。韩信已杀龙且,因进兵破杀田既于胶东,灌婴破杀齐将田吸于千乘,遂平齐地。

  汉灭项籍,汉王立为皇帝,彭越为梁王。横惧诛,而与其徒属五百余人入海,居隝中。高帝闻之,以横兄弟本定齐,齐人贤者多附焉,今在海中不收,后恐有乱,乃使使赦横罪而召之。横谢曰:“臣亨陛下之使郦食其,今闻其弟商为汉将而贤,臣恐惧,不敢奉诏,请为庶人,守海隝中。”使还报,高帝乃诏卫尉郦商曰:“齐王横即至,人马从者敢动摇者致族夷!”乃复使使持节具告以诏意,曰:“横来,大者王,小者乃侯耳;不来,且发兵加诛。”横乃与其客二人乘传诣雒阳。

  至尸乡厩置,横谢使者曰:“人臣见天子,当洗沐。”止留。谓其客曰:“横始与汉王俱南面称孤,今汉王为天子,而横乃为亡虏,北面事之,其愧固已甚矣。又吾亨人之兄,与其弟并肩而事主,纵彼畏天子之诏,不敢动摇,我独不愧于心乎?且陛下所以欲见我,不过欲壹见我面貌耳。陛下在雒阳,今斩吾头,驰三十里间,形容尚未能败,犹可知也。”遂自刭,令客奉其头,从使者驰奏之高帝。高帝曰:“嗟乎,有以!起布衣,兄弟三人更王,岂非贤哉!”为之流涕,而拜其二客为都尉,发卒二千,以王者礼葬横。

  既葬,二客穿其冢旁,皆自刭从之。高帝闻而大惊,以横之客皆贤者,吾闻其余尚五百人在海中,使使召至,闻横死,亦皆自杀。于是乃知田横兄弟能得士也。

  韩王信,故韩襄王孽孙也,长八尺五寸。项梁立楚怀王,燕、齐、赵、魏皆已前王,唯韩无有后,故立韩公子横阳君成为韩王,欲以抚定韩地。项梁死定陶,成奔怀王。沛公引兵击阳城,使张良以韩司徒徇韩地,得信,以为韩将,将其兵从入武关。

  沛公为汉王,信从入汉中,乃说汉王曰:“项王王诸将,王独居此,迁也。士卒皆山东人,竦而望归,及其蜂东乡,可以争天下。”汉王还定三秦,乃许王信,先拜为韩太尉,将兵略韩地。

  项籍之封诸王皆就国,韩王成以不从无功,不遣之国,更封为穰侯,后又杀之。闻汉遣信略韩地,乃令故籍游吴时令郑昌为韩王距汉。汉二年,信略定韩地十余城。汉王至河南,信急击韩王昌,昌降汉。汉乃立信为韩王,常将韩兵从。汉王使信与周苛等守荥阳,楚拔之,信降楚。已得亡归汉,汉复以为韩王,竟从击破项籍。五年春,与信剖符,王颖川。

  六年春,上以为信壮武,北近巩、雒,南迫宛、叶,东有淮阳,皆天下劲兵处也,乃更以太原郡为韩国,徙信以备胡,都晋阳。信上书曰:“国被边,匈奴数入,晋阳去塞远,请治马邑。”上许之。秋,匈奴冒顿大入围信,信数使使胡求和解。汉发兵救之,疑信数间使,有二心。上赐信书责让之曰:“专死不勇,专生不任,寇攻马邑,君王力不足以坚守乎?安危丰亡之地,此二者朕所以责于君王。”信得书,恐诛,因与匈奴约共攻汉,以马邑降胡,击太原。

  七年冬,上自往击破信军铜鞮,斩其将王喜。信亡走匈奴其将白土人曼丘臣、王黄立赵苗裔赵利为王,复收信散兵,而与信及冒顿谋攻汉。匈奴使左右贤王将万余骑与王黄等屯广武以南,至晋阳,与汉兵战,汉兵大破之,追至于离石,复破之。匈奴复聚兵楼烦西北。汉令车骑击匈奴,常败走,汉乘胜追北。闻冒顿居代谷,上居晋阳,使人视冒顿,还报曰“可击”。上遂至平城,上白登。匈奴骑围上,上乃使人厚遗阏氏。阏氏说冒顿曰:“今得汉地,犹不能居,且两主不相厄。”居七日,胡骑稍稍引去。天雾,汉使人往来,胡不觉。护军中尉陈平言上曰:“胡者全兵,请令强弩傅两矢外乡,徐行出围。”入平城,汉救兵亦至,胡骑遂解去,汉亦罢兵归。信为匈奴将兵往来击边,令王黄等说误陈豨。

  十一年春,信复与胡骑入居参合。汉使柴将军击之,遗信书曰:“陛下宽仁,诸侯虽有叛亡,而后归,辄复故位号,不诛也。大王所知。今王以败亡走胡,非有大罪,急自归。”信报曰:“陛下擢仆闾巷,南面称孤,此仆之幸也。荥阳之事,仆不能死,囚于项籍,此一罪也。寇攻马邑,仆不能坚守,以城降之,此二罪也。今为反寇,将兵与将军争一旦之命,此三罪也。夫种、蠡无一罪,身死亡;仆有三罪,而欲求活,此伍子胥所以偾于吴世也。今仆亡匿山谷间,旦暮乞貣蛮夷,仆之思归,如痿人不忘起,盲者不忘视,势不可耳。”遂战。柴将军屠参合,斩信。

  信之入匈奴,与太子俱,及至穨当城,生子,因名曰穨当。韩太子亦生子婴”至孝文时,穨当及婴率其众降。汉封穨当为弓高侯,婴为襄城侯。吴、楚反时,弓高侯功冠诸将。传子至孙,孙无子,国绝。婴孙以不敬失侯。穨当孽孙嫣,贵幸,名显当世。嫣弟说,以校尉击匈奴,封龙额侯。后坐酎金失侯,复以待诏为横海将军,击破东越,封按道侯。太初中,为游击将军屯五原外列城,还为光禄勋,掘蛊太子宫,为太子所杀。子兴嗣,坐巫蛊诛。上曰:“游击将军死事,无论坐者。”乃复封兴弟增为龙额侯。增少为郎,诸曹、侍中、光禄大夫,昭帝时至前将军,与大将军霍光定策立宣帝,益封千户。本始二年,五将征匈奴,增将三万骑出云中,斩首百余级,至期而还。神爵元年,代张安世为大司马车骑将军,领尚书事。增世贵,幼为忠臣,事三主,重于朝廷。为人宽和自守,以温颜逊辞承上接下,无所失意,保身固宠,不能有所建明。五凤二年薨,谥曰安侯。子宝嗣,亡子,国除。成帝时,继功臣后,封增兄子岑为龙额侯,薨,子持弓嗣。王莽败,乃绝。

  赞曰:周室既坏,至春秋末,诸侯耗尽,而炎、黄、唐、虞之苗裔尚犹颇有存者。秦灭六国,而上古遗烈扫地尽矣。楚、汉之际,豪桀相王,唯魏豹、韩信、田儋兄弟为旧国之后,然皆及身而绝。横之志节,宾客慕义,犹不能自立,岂非天虖!韩氏自弓高后贵显,盖周烈近与!

【译文】

  魏豹是六国时魏国的公子。他的哥哥魏咎在当时被封为宁陵君,秦灭魏国后,把他废为庶人。陈胜起义称王后,魏咎便去投效。陈胜派魏人周市率兵攻占魏地,占领后,想立周市作魏王。周市说: “天下混乱的时候,方能看出忠臣的节义。现在天下都背叛了秦,照理应该立魏王之后才对。”齐国、趟国各派兵车五十辆相助,支持立周市为王。周市拒绝接受,派人到陈县去迎接魏咎,往返了五次,陈王才答应立魏咎为魏王。

  章邯打败陈王,又举兵向临济进攻魏王。魏王派周市到齐国、楚国请求援兵。齐国、楚国派项它、田巴带领军队同周市一起去救助魏国。章邯又把他们打败,杀了周市等人,把临济包围了起来。魏咎为了保全城里的百姓,向秦军约定投降。约定讲好后,魏咎自杀而死。

  魏豹逃到了楚国。楚怀王派给魏豹几千人的军队,又去夺回魏国土地。这时项羽已经打败秦军,抓获章邯,魏豹攻克了二十多个城邑,被项羽立为魏王。魏豹率领军队跟随项羽入关。汉元年,项羽分封诸侯,自己想占大梁这个地方,就迁魏豹到河东,建都平阳,号西魏王。

  汉王乎定三秦,从临晋渡过黄河,魏王魏豹举国归附汉王,跟随汉王在彭城进攻楚军。汉王失败,退回到荣阳。魏豹请求回去探望母亲的病情,回到魏国后,便封锁了黄河渡El,背叛汉王。汉王对郦生说:“你去说服魏豹归顺。”郦生到了魏。魏豹婉辞拒绝说:“人生一世非常短暂。汉王对人随意侮骂,叱骂诸侯群臣就像对奴仆一样,一点都不讲上下之礼,我不愿忍气再去见他了。”于是汉王派韩信攻打魏豹,并俘获了他,押送到荣阳,把魏豹原有的国土分割成河东、太原、上党三郡。汉王让魏豹驻守荣阳。当时楚军正进攻荣阳,形势紧迫,周苛说:“不可与背叛国家的入一起防守。”便杀死了魏豹。

  田儋,狄县人,是六国时齐王田氏的族人。田儋的堂弟田荣,田荣的弟弟田横,都是豪杰,他们的宗族强大,又很受人尊敬。陈涉派周市攻占魏地,北边打到狄县,却最终没能攻克。田儋假装要杀他的家奴,带着年轻的手下,绑了奴仆来拜见狄县县令,见到县令时就趁机把他杀了。然后召集豪吏子弟说: “各路诸侯都自立为王,反抗秦国,齐国是古代分封的国家,我田儋是齐王田氏的族人,应当称王。”于是田儋自立为王,派军队攻打周市。周市军队败退,田儋趁机向东扩展平定了齐国的地方。

  秦国将领章邯的军队把魏王魏咎包围在临济,情况紧急。魏王向齐国求救,齐王田儋亲自率军队来援救魏王。章邯派兵夜裹街枚偷袭,打败了齐、楚军队,在临济城下杀死了田儋。田儋的堂弟田荣收拾齐国的残兵向东逃往东阿。  齐国人听说田儋战死,就立以前齐王田建的弟弟田假为齐王,田角任丞相,田闲做将帅,来抗拒诸侯。

  田荣败逃束阿,章邯又追赶并包围了他。项梁听到田荣告急的消息,就率兵在东阿城下打败了章邯军队。章邯向西边逃跑,项梁趁势追击。田荣得知齐国立田假为王非常气愤,率军回到齐国,打败齐王田假。田假逃往楚国,丞相田角逃到赵国。田角的弟弟田闲在此之前到赵国请求援兵,因此留在赵国不敢回来。于是田荣立田儋的儿子田市为齐王,田荣辅佐他,田横做将帅,平定了齐国。

  项梁追击章邯,但章邯的军队却曰益强大,项梁派使者敦促齐国出兵与楚军合击章邯。田荣说:“衹有楚国杀死田假,趟国杀死田角、田闲才肯出兵。”楚怀王说: “田假是我盟国的君王,无路可走才归附于我,把他杀了不合道义。”趟国也不愿杀田角、田闲以讨好齐国。齐王说:“蝮蛇咬伤了手,就砍去手;咬伤了脚就砍掉脚。为什么呢?因为不这样做就会祸及全身。田假、田角、田闲对楚国、趟国来说都不是手足之戚,为什么不杀掉他们呢?况且秦国如果再能统治天下的话,对那些首先起兵而称王的人不但要身受其侮,而且死后还要被挖坟呢。”楚国、趟国没有听从齐国的建议,齐国也很恼怒,始终不肯出兵。章邯果然打败楚军、杀了项梁。楚军向东逃走,章邯则渡河在钜鹿把赵国包围了起来。项羽也因此而怨恨田荣。

  项羽既已保住了赵国,降服了章邯,西入咸阳消灭了秦国,封侯立王,他把齐王田市改封为胶东王,建都即墨。齐国将领田都因参与救助赵国,使项羽得以入关,所以立田都为齐王,定都临苗。原六国时齐王田建的孙子田安,因在项羽渡河援救赵时,攻克了济北的几个城邑,并带领军队投奔项羽,故项羽立田安为济北王,定都博阳。田荣因背负项梁,不肯出兵帮助楚军进攻秦军,所以没有封王。赵国将领陈余也因有失职守,没有封王。这二人心裹都怨恨项羽。

  田荣派人带兵去帮助陈余,让他进攻赵国,田荣自己也派兵攻打田都,田都逃到楚国。田荣扣留齐王田市,不让他到胶束去。田市的亲信说:“项王强悍暴躁,你如不去胶束赴任,肯定会有灾难。”田市害怕,就偷偷地逃到胶束去就任。田荣大怒,在即墨追上田市并杀了他,回头又进攻济北王田安。于是田荣自立为齐王,吞并了三齐的领地。

  项羽听说了遣件事,大怒,出兵北伐齐国。田荣派兵在城阳抵御项羽。田荣战败,逃到平原,被当地的百姓所杀。项羽烧平了齐国的城郭,所到之处大肆屠杀。于是齐国人聚集起来反抗他。田荣的弟弟田横收拾齐国的残兵,得到好几万人,在城阳攻击项羽军队。这时汉王刘邦带领各路诸侯打败了楚军,进入彭城。项羽得到消息,就放过齐国,回兵彭城攻打汉军,因此连连与漠作战,双方在荣阳一带相持不下。于是田横又恢复了齐国的城邑,拥立田荣的儿子田广做齐王,田横来辅佐他,齐国的政事无论大小全都由田横决定。

  田横平定齐国已经三年,忽听说汉王的将领韩信率兵向东来攻打齐国。齐国派华毋伤、田解领军驻守历下抗击汉军。正巧汉王使者郦食其来齐国劝说齐王田广、丞相田横和汉王联合攻楚。田横答应了,于是解除了历下的防守,兵士放纵饮酒。正要派使者和汉王媾和,这时韩信已渡过平原,打败了齐国驻守在历下的军队,进入临苗。齐王田广、丞相田横认为郦生与韩信同谋,就把郦生烹煮了。田广向东逃到高密,田横逃到博县,守相田光逃到城阳,将军田既驻军在胶东。楚国派龙且来救助齐国,齐王和龙且的军队在高密会合。汉朝将领韩信、曹参打败楚军,杀了龙且,抓住了齐王田广。汉将灌婴追擒齐国守相田光,来到博县。田横听说齐王已死,便自立为王,返回来攻打灌婴,灌婴在赢下打败了田横军队。田横逃到梁地,归附彭越。这时彭越驻守在梁地,他对漠、楚两面讨好,保持中立。韩信杀了龙且之后,接着进军胶东,杀死了田既。灌婴打败了齐将田吸,并在千乘杀死了田吸,于是韩信平定了齐国。

  汉灭了项籍,汉王自立为皇帝,彭越被封为梁王。田横害怕被杀,就和他的部属五百多人逃往海中,住在岛上。漠高祖刘邦听说了这个消息,认为田横兄弟本来已平定了齐国,齐国的贤士许多人都归附于他,如今他住在海上若不收揽,恐怕以后会有变乱,于是派使者赦免田横的罪而召见他。田横婉辞谢绝说: “我烹煮了陛下的使者郦食其,听说他的弟弟郦商现在为汉军将领而且贤能,我很担忧,因此不敢奉诏,我期望做个寻常百姓,住在海岛上。”使者回来报告了皇上。高祖召见卫尉郦商,对他说:“齐王田横将来,谁敢动他的人马部属,就会招致灭族之罪!”于是又派使者拿着符节把高祖给郦商的命令告诉了田横,又说: “田横来后,大者封王,小者封侯;如果不来,就派兵去讨伐。”田横于是带着两位门客乘传车往雒阳而来。

  走到尸乡备马传驿的地方,田横对使者说:“作为臣子拜见天子,应该沐浴净身。”于是停了下来。田横对他的门客说: “起初我和汉王一样都是面南而称王的人物,如今汉王做了天子。而我则成了亡国的俘虏,要北面称臣降服于他,实在是令人羞愧难当啊。况且我又煮了别人的兄长,却要和那个人的弟弟一起为同一个主人效力,即使是他害怕天子的诏令不敢动我,难道我心裹就不感到惭愧吗?而且陛下之所以召见我,衹不过是想看看我的面貌而已。陛下在洛阳,现在把我的头砍下来奔跑三十里,容貌还不至于腐败,还可以看看我是什么样子。”说完自杀,让门客捧着他的头,跟随使者尽快给高帝上奏。高帝说: “唉,不简单啊!以平民的身份起家,兄弟三个人相继称王,实在是贤能啊!”为此流下了眼泪,并且赐拜田横的两个门客做都尉,派兵二千人,用侯王的礼节来安葬田横。  安葬完后,两个门客在田横墓边挖了个洞,都自杀而死。高帝听了大为惊异,认为田横的门客都很贤能,听说还有五百门客在海中岛上,派使者韶令他们到洛阳,门客们听说田横已死,也都自杀而亡。由此可知田横兄弟的确是能得到贤士拥戴的人。

  韩王信是原来韩襄王的庶孙,他身高八尺五寸。项梁立楚怀王时,燕、齐、趟、魏都在此之前称王,衹有韩国没有后代,因而立韩国公子横阳君成做韩王,想以此来安抚稳定韩国。项梁死在定陶后,韩王成投奔楚怀王。沛公带兵攻打阳城,派张良以韩国司徒的身份去占领韩国,发现了信,让信统率韩国的兵马,率领军队跟随沛公到武关。

  沛公做了汉王,信跟随他进入汉中,信劝汉王说: “项王分封诸将,你却单独驻守在这裹,换个地方吧。跟随你的士卒都是山东人,都盼望着回去,一旦东归的意愿强烈,你就可以藉此争夺天下了。”汉王回师平定了三秦的地方,答应以后立信为王,先拜他为韩国的太尉,带兵进占韩地。

  项籍分封的各诸侯王都回各自的封国。韩王成因未随军征战,没有立F功劳,因而不派他到韩国,改封为穣侯,后来又把他杀了。听说汉王派信来抢占韩地,于是任命他过去在吴县时的县令郑昌为韩王,以抗击汉王的军队。漠二年,信平定了韩的十多个城邑。汉王来到河南,信急攻韩王昌,韩王昌降汉。汉王刘邦立信为韩王,让他经常带着韩兵随侍左右。汉王让韩王信和周苛等人驻守荣阳,城池被楚军攻克,韩王信投降了楚军。不久他找机会又逃回了汉,汉王又封他为韩王,最后他跟随汉王打败了项籍。五年春天,汉王与他剖符,在颖jI!为韩王。

  六年春,皇上认为韩王信勇武,所分领地

  北面接近巩县和洛阳,南面邻近宛县和叶县,束边则有淮阳重镇,这些地方都由精锐的军队驻守,于是把太原郡也分给韩国,让韩王信抵御胡人,并迁都晋阳。韩王信上书说:“国土靠近边界,匈奴人多次入侵,而晋阳却距边塞遥远,请求定都马邑。”皇上答应了他的要求。造年秋天,匈奴首领冒顿带领大军围攻韩王信,韩王信多次派使者向胡人寻求和解。汉朝派援军救了韩王信,怀疑韩王信多次派使者私下向匈奴求和,有二心。皇上赐书信责备韩王信说:“作为将军,一心去战死算不得勇敢,一心求生不能胜任军事指挥,敌人围攻马邑,你的兵力难道不能坚守吗?虽处危亡之地,也要坚持忠实诚信,这是我要责备你的。”韩王信得到信,害怕被杀,因此和匈奴商定共同攻打漠,拱手把马邑送给胡人,投降了匈奴,出兵攻打太原。

  七年冬,皇上亲自率军在铜千打败了韩王信,杀死了他的将领王喜。韩王信逃到匈奴。他的部将曼丘臣、王黄是白土县人,他们立六国时趟的后裔趟利为王,又收拾韩王信的残兵,和韩王信、冒顿勾结,合谋攻汉。匈奴派左右贤王率领一万多骑兵和王黄等驻扎在广武南边,到晋阳同汉兵作战,被汉兵打败,一直追到离石,又一次被漠军打败。匈奴又聚集军队在楼烦西北。汉军又派战车战马攻打匈奴,经常把匈奴人打败,汉军则乘胜往北追击他们。听到冒顿住在代谷这个消息,皇上亲临晋阳,派人侦察冒顿,回报说: “可以攻打。”皇上于是来到平城,上了白登山。没想到皇上被匈奴骑兵包围,皇上派人给匈奴单子的妻子板氏送了很多贵重的礼物。阙氏劝冒顿说: “现在取得了汉地,还是不能居住,况且两主相遇,也不能相迫使陷于窘迫境地呀。”对峙了七天,胡人的骑兵才稍往后退了一点。天降大雾,汉军派人往来走动,胡人也觉察不出来。护军中尉陈平对皇上说: “胡人的兵器是弓矛,请让士兵在每个强弩上加上两个箭头,方向朝外,慢慢地移动,突出包围。”皇上跑入平城时,汉朝的援军也到了。匈奴骑兵于是散去,汉朝也收兵回师。此后,韩王信便带领匈奴兵往来边境,攻击汉军,还让王黄等人劝说陈稀。

  十一年春,韩王信又同胡人骑兵驻扎在参合县。汉朝派柴将军去攻打,柴将军先送给韩王信一封信说: “陛下宽厚仁爱,诸侯虽然有叛逃的,但归附后,立即又恢复过去的封号,不杀他。这你是知道的。如今你因兵败逃到胡人那儿,没有什么大的罪过,希望你赶快来归顺。”韩王信回报说: “陛下把我从间巷之中提拔起来,以至南面而称王,这是我的荣幸。荣阳之战,我没有战死,而做了项籍的囚徒,这是我的头一条罪状。胡寇攻击马邑,我没能坚守住,却把城作礼物投降了敌人,这是第二条罪状。现在我成了反叛之寇,带领军队和你拼死而战,这是第三条罪状。昔日的大夫文种和范蠡,什么罪过也没有,却一死一逃;我有三条罪状,而想求生,逭就是当年伍子胥得罪了夫差,而不知逃离,终于死在吴国的原因。现在我逃到山谷之中,日夜向蛮夷乞讨过活,我思归的愿望十分强烈,像瘫痪的人希望站立起来,瞎子渴望重新看见光明一样,衹不过是情形不允许我这么做而已。”于是双方交战。柴将军带兵洗劫参合,杀死了韩王信。

  韩王信逃往匈奴时,太子跟他在一起,到了颓当城,韩王信又生了一个儿子,取名叫颓当。韩太子也生了一个男孩,取名婴。到孝文皇帝时,颓当和韩婴率领部属投降了汉朝。汉朝封韩颓当为弓高侯,韩婴为襄城侯。吴国、楚国反叛时,弓高侯平叛功高,位于众将之首。他的爵位传给儿子、孙子,由于孙子没有后代,失去了封国。韩婴的孙子因不敬之罪也失去了侯位。颓当的庶孙韩嫣,受到宠幸,当时名声很大。韩嫣的弟弟韩悦,以校尉的身份率兵攻击匈奴,被封为龙领侯。后来因犯酎金份量不足之罪失去了侯位,又以待诏的身份被封为横海将军,率军打败束越,被封为按道侯。太初年间,作为游击将军驻兵在五原外的城邑中,回去后被任命为光禄勋,因在太子宫挖木偶人,被太子杀死。他的儿子韩兴继承侯位,犯巫蛊之罪被杀。皇上说:“游击将军死于国事,忠诚可悯。今韩兴虽以巫蛊见诛,其昆弟宗族应从坐者,可勿论之。”于是又封韩兴的弟弟韩增为龙额侯。韩增少年时为郎,做过各曹侍中光禄大夫,昭帝时做过前将军,因同大将军霍光定策拥立宣帝,又加封食邑千户。本始二年,五位将军征讨匈奴,韩增率三万骑兵从云中出发,杀死匈奴一百多人,如期回师。神爵元年,代替张安世作大司马车骑将军,兼任尚书。韩增世代尊贵,自幼便是忠臣,先后侍奉三主,有功于朝廷。他为人宽厚自守,对皇上、下属都是和颜谦辞,没有什么失误,以受宠保身,但没有什么建树。五凤二年去世,封谧号为安侯。他的儿子韩宝继承其位,韩宝没有儿子,失去了封国。成帝时,为使功臣后继有人,封韩增哥哥的儿子韩岑为龙额侯。死后,儿子持弓继位。王莽败后,就断了侯位。

  赞曰:周王室已经衰败,到春秋末年,诸侯已减少殆尽,但炎帝、黄帝、唐尧、虞舜的后代却大有人在。秦灭掉了六国,上古的遣业也都不复存在了。楚、汉战争之际,豪杰相继称王,衹有魏豹、韩王信、田儋兄弟是六国的后代,但到了他们这代也都绝迹了。田横的志节,宾客们追慕道义的精神,都不能使国家建立,这难道不是天意吗!韩氏从被封为弓高侯后又开始显贵,可能是因为皇巡作为固曲后裔,相距三伐最近了吧!



上一篇:韩信
下一篇:张耳
推荐
阅读排行
百度 淘宝网 同程旅行 京东商城 瓷器
联系本站  图说巴巴  甘公网安62112602000021号  陇ICP备16001066号  ALEX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