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汉书

五行志中之下

汉书·志·五行志中之下

  传曰:“视之不明,是谓不哲,厥咎舒,厥罚恒奥,厥极疾。时则有草妖,时则有蠃虫之孽,时则有羊祸,时则有目疴,时则有赤眚赤祥。惟水沴火。”

  “视之不明,是谓不哲”,哲,知也。《诗》云:“尔德不明,以亡陪亡卿;不明尔德,以亡背亡仄。”言上不明,暗昧蔽惑,则不能知善恶,亲近匀,长同类,亡功者受赏,有罪者不杀,百官废乱,失在舒缓,故其咎舒也。盛夏日长,暑以养物,政弛缓,故其罚常奥也。奥则冬温,春夏不和,伤病民人,故极疾也。诛不行则霜不杀草,繇臣下则杀不以时,故有草妖。凡妖,貌则以服,言则以诗,听则以声。视则以色者,五色物之大分也,在于眚祥,故圣人以为草妖,失秉之明者也。温奥生虫,故有蠃虫之孽,谓螟B06D之类当死不死,未当生而生,或多于故而为灾也。刘歆以为属思心不容。于《易》,刚而包柔为“离”,“离”为火为目。羊上角下蹄,刚而包柔,羊大目而为精明,视气毁故有羊祸。一曰,暑岁羊多疫死,及为怪,亦是也。及人,则多病目者,故有目疴。火色赤,故有赤眚赤祥。凡视伤者病火气,火气伤则水沴之。其极疾者,顺之,其福曰寿。刘歆视传曰有羽虫之孽,鸡祸。说以为于天文南方喙为鸟星,故为羽虫;祸亦从羽,故为鸡;鸡于《易》自在“巽”。说非是。庶征之恒奥,刘向以为《春秋》亡冰也。小奥不书,无冰然后书,举其大者也。京房《易传》曰:“禄不遂行兹谓欺,厥咎奥,雨雪四至而温。臣安禄乐逸兹谓乱,奥而生虫。知罪不诛兹谓舒,其奥,夏则暑杀人。冬则物华实。重过不诛,兹谓亡征,其咎当寒而奥六日也。”

  桓公十五年“春,亡冰”。刘向以为周春,今冬也。先是,连兵邻国,三战而再败也,内失百姓,外失诸侯,不敢行诛罚,郑伯突篡兄而立,公与相亲,长养同类,不明善恶之罚也。董仲舒以为象夫人不正,阴失节也。

  成公元年“二月,无冰”。董仲舒以为方有宣公之丧,君臣无悲哀之心,而炕阳,作丘甲。刘向以为时公幼弱,政舒缓也。

  襄公二十八年“春,无冰”。刘向以为先是公作三军,有侵陵用武之意,于是邻国不和,伐其三鄙,被兵十有余年,因之以饥馑,百姓怨望,臣下心离,公惧而弛缓,不敢行诛罚,楚有夷狄行,公有从楚心,不明善恶之应。董仲舒指略同。一曰,水旱之灾,寒暑之变,天下皆同,故曰“无冰”,天下异也。桓公杀兄弑君,外成宋乱,与郑易邑,背畔周室。成公时,楚横行中国,王札子杀召伯、毛伯,晋败天子之师之贸戎,天子皆不能讨。襄公时,天下诸侯之大夫皆执国权,君不能制。渐将日甚,善恶不明,诛罚不行,周失之舒,秦失之急,故周衰亡寒岁,秦灭亡奥年。

  武帝元狩六年冬,亡冰。先是,比年遣大将军卫青、霍去病攻祁连,绝大幕,穷追单于,斩首十余万级,还,大行庆赏。乃闵海内勤劳,是岁遣博士褚大等六人持节巡行天下,存赐鳏寡,假与乏困,举遗逸独行君子诣行在所。郡国有以为便宜者,上丞相、御史以闻。天下咸喜。

  昭帝始元二年冬,亡冰。是时上年九岁,大将军霍光秉政,始行宽缓,欲以说下。

  僖公三十三年“十二月,陨霜不杀草”。刘歆以为草妖也。刘向以为今十月,周十二月。于《易》,五为天位,君位,九月阴气至,五通于天位,其卦为“剥”,剥落万物,始大杀矣,明阴从阳命,臣受君令而后杀也。今十月陨霜而不能杀草,此君诛不行,舒缓之应也。是时,公子遂颛权,三桓始世官,天戒若曰,自此之后,将皆为乱矣。文公不寤,其后遂杀子赤,三家逐昭公。董仲舒指略同。京房《易传》曰:“臣有缓兹谓不顺,厥异霜不杀也。”

  《书序》曰:“伊陟相太戊,亳有祥桑穀共生。”传曰:“俱生乎朝,七日而大拱。伊陟戒以修德,而木枯。”刘向以为殷道既衰,高宗承敝而起,尽凉阴之哀,天下应之,既获显荣,怠于政事,国将危亡,故桑穀之异见。桑犹丧也,穀犹生也,杀生之秉失而在下,近草妖也。一曰,野木生朝而暴长,小人将暴在大臣之位,危亡国家,象朝将为虚之应也。

  《书序》又曰:“高宗祭成汤,有蜚雉登鼎耳而雊。”祖己曰:“惟先假王,正厥事。”刘向以为雉雊鸣者雄也,以赤色为主。于《易》,“离”为雉,雉,南方,近赤祥也。刘歆以为羽虫之孽。《易》有“鼎卦”,鼎,宗庙之器,主器奉宗庙者长子也。野鸟自外来,入为宗庙器主,是继嗣将易也。一曰,鼎三足,三公象,而以耳行。野鸟居鼎耳,小人将居公位,败宗庙这祀。野木生朝,野鸟入庙,败亡之异也。武丁恐骇,谋于忠贤,修德而正事,内举傅说,授以国政,外伐鬼方,以安诸夏,故能攘木、鸟之妖,致百年之寿,所谓“六沴作见,若是共御,五福乃降,用章于下”者也。一曰,金沴木曰木不曲直。

  僖公三十三年“十二月,李梅实”。刘向以为周十二月,今十月也,李梅当剥落,今反华实,近草妖也。先华而后实,不书华,举重者也。阴成阳事,象臣颛君作威福。一日,冬当杀,反生,象骄臣当诛,不行其罚也。故冬华者,象臣邪谋有端而不成,至于实,则成矣。是时僖公死,公子遂颛权,文公不寤,后有子赤之变。一曰,君舒缓甚,奥气不臧,则华实复生。董仲舒以为李梅实,臣下强也。记曰:“不当华而华,易大夫;不当实而实,易相室。”冬,水王,木相,故象大臣。刘歆以为庶征皆以虫为孽,思心蠃虫孽也。李梅实,属草妖。

  惠帝五年十月,桃李华,枣实。昭帝时,上林苑中大柳树断仆地,一朝起立,生枝叶,有虫食其叶,成文字,曰“公孙病已立”。又,昌邑王国社有枯树复生枝叶。眭孟以为,木阴类,下民象,当有故废之家公孙氏从民间受命为天子者。昭帝富于春秋,霍光秉政,以孟妖言,诛之。后昭帝崩,无子,征昌邑王贺嗣位,狂乱失道,光废之,更立昭帝兄卫太子之孙,是为宣帝。宣帝本名病已。京房《易传》曰:“枯杨生CB4C,枯木复生,人君亡子。”

  元帝初元四年,皇后曾祖父济南东平陵王伯墓门梓柱卒生枝叶,上出屋。刘向以为王氏贵盛,将代汉家之象也。后王莽篡位,自说之曰:“初元四年,莽生之岁也,当汉九世火德之厄,而有此祥兴于高祖考之门。门为开通,梓犹子也,言王氏当有贤子开通祖统,起于柱石大臣之位,受命而王之符也。”

  建昭五年,兗州刺史浩赏禁民私所自立社。山阳橐茅乡社有大槐树,吏伐断之,其夜树复立其故处。成帝永始元年二月,河南街邮樗树生支如人头,眉、目、须皆具亡发、耳。哀帝建平三年十月,汝南西平遂阳乡柱仆地,生支如人形,身青黄色,面白,头有须发,稍长大,凡长六寸一分。京房《易传》曰:“王德衰,下人将起,则有木生为人状。”

  哀帝建平三年,零陵有树僵地,围丈六尺,长十丈七尺。民断其本,长九尺余,皆枯。三月,树卒自立故处。京房《易传》曰:“弃正作淫,厥妖木断自属。妃后有颛,木仆反立,断枯复生。天辟恶之。”

  光帝永光二年八月,天雨草,而叶相D469结,大如弹丸。平帝元始三年正月,天雨草,状如永光时,京房《易传》曰:“君吝于禄,信衰贤去,厥妖天雨草。”

  昭公二十五年“夏,有雊鹆来巢”。刘歆以为,羽虫之孽‘其色黑,又黑祥也,视不明、听不聪之罚也。刘向以为,有蜚有蜮不言来者,气所生,所谓眚也;雊鹆言来者,气所致,所谓祥也。雊鹆,夷狄穴藏之禽,来至中国,不穴而巢,阴居阳位,象季氏将逐昭公,去宫室而居外野也。雊鹆白羽,旱之祥也;穴居而好水,黑色,为主急之应也。天戒若曰,既失众,不可急暴;急暴,阴将持节阳以逐尔,去宫室而居外野矣。昭不寤,而举兵围季氏,为季氏所败,出奔于齐,遂死于外野。董仲舒指略同。

  景帝三年十一月,有白颈乌与黑乌群斗楚国吕县,白颈不胜,堕泗水中,死者数千。刘向以为近白黑祥也。时楚王戊暴逆无道,刑辱申公,与吴王谋反。乌群斗者,师战之象也。白颈者小,明小者败也。堕于水者,将死水地。王戊不寤,遂举兵应吴,与汉大战,兵败而走,至于丹徒,为越人所斩,堕死于水之效也。京房《易传》曰:“逆亲亲,厥妖白黑乌斗于国。”

  昭帝元凤元年,有乌与鹊斗燕王宫中池上,乌堕池死,近黑祥也。时燕王旦谋为乱,遂不改寤,伏辜而死。楚、燕皆骨肉籓臣,以骄怨而谋逆,俱有乌鹊斗死之祥,行同而占合,此天人之明表也。燕一乌鹊斗于宫中而黑者死,楚以万数斗于野外而白者死,象燕阴谋未发,独王自杀于宫,故一乌水色者死,楚炕阳举兵,军师大败于野,故众乌金色者死,天道精微之效也。京房《易传》曰:“专征劫杀,厥妖乌鹊斗。”

  昭帝时有鹈鹕或曰秃鹙,集昌邑王殿下,王使人射杀之。刘向以为,水鸟色青,青祥也,时,王驰骋无度,慢侮大臣,不敬至尊、有服妖之象,故青祥见也。野鸟入处,宫室将空。王不悟,卒以亡。京房《易传》曰:“辟退有德,厥咎狂,厥妖水鸟集于国中。”

  成帝河平元年二月庚子,泰山山桑谷有B06E焚其巢。男子孙通等闻山中群鸟B06E鹊声,往视,见巢然,尽堕地中,有三B06EF071烧死。树大四围,巢去地五丈五尺。太守平以闻。B06E色黑,近黑祥,贪虐之类也。《易》曰:“鸟焚其巢,旅人先笑后号BA43。”泰山,岱宗,五岳之长,王者易姓告代之处也。天戒若曰,勿近贪虐之人,听其贼谋,将生焚巢自害其子绝世易姓之祸。其后,赵蜚燕得幸,立为皇后,弟为昭仪,姊妹专宠,闻后宫许美人,曹伟能生皇子也,昭仪大怒,令上夺取而杀之,皆并杀其母。成帝崩,昭仪自杀,事乃发觉,赵后坐诛。此焚巢杀子后号BA43之应也。一曰,王莽贪虐而任社稷之重,卒成易姓之祸云。京房《易传》曰:“人君暴虐,鸟焚其舍。”

  鸿嘉二年三月,博士行大射礼,有飞雉集于庭,历阶登堂而雊。后雉又集太常、宗正、丞相、御史大夫、大司马车骑将军之府,又集未央宫承明殿屋上。时大司马车骑将军王音、待诏宠等上言:“天地之气,以类相应,谴告人君,甚微而著。雉者听察,先闻雷声,故《月令》以纪气。经载高宗雊雉之异,以明转祸为福之验。今雉以博士行礼之日大众聚会,飞集于庭,历阶登堂,万众睢睢,惊怪连日。径历三公之府,太常宗正典宗庙骨肉之官,然后入宫。其宿留告晓人,具备深切,虽人道相戒,何以过是!”后帝使中常侍晁闳诏音曰:“闻捕得雉,毛羽颇摧折,类拘执者,得无人为之?”音复对曰:“陛下安得亡国之语?不知谁主为佞谄之计,诬乱圣德如此者!左右阿谀甚众,不待臣音复谄而足。公卿以下,保位自守,莫有正言。如令陛下觉寤,惧大祸且至身,深责臣下,绳以圣法,臣音当先受诛,岂有以自解哉!今即位十五年,继嗣不立,日日驾车而出,失行流闻,海内传之,甚于京师。外有微行之害,内有疾病之忧,皇天数见灾异,欲人变更,终已不改。天尚不能感动陛下,臣子何望?独有极言待死,命在朝暮而已。如有不然,老母安得处所,尚何皇太后之有!高祖天下当以谁属乎!宜谋于贤知,克己复礼,以求天意,继嗣可立,灾变尚可销也。”

  成帝绥和二年三月,天水平襄有燕生爵,哺食至大,俱飞去。京房《易传》曰:“贼臣在国,厥咎燕生爵,诸侯销。”一曰,生非其类,子不嗣世。

  史记鲁定公时,季桓子穿井,得土缶,中得虫若羊,近羊祸也。羊者,地上之物,幽于土中,象定公不用孔子而听季氏,暗昧不明之应也。一曰,羊去野外而拘土缶者,象鲁君失其所而拘于季氏,季氏亦将拘于家臣也。是岁,季氏家臣阳虎囚季桓子。后三年,阳虎劫公伐孟氏,兵败,窃宝玉大弓而出亡。

  《左氏传》鲁襄公时,宋有生女子赤而毛,弃之堤下,宋平公母共姬之御者见而收之,因名曰弃。长而美好,纳之平公,生子曰佐。后宋臣伊戾谗太子痤而杀之。先是,大夫华元出奔晋,华弱奔鲁,华臣奔陈,华合比奔卫。刘向以为时则火灾赤眚之明应也。京房《易传》曰:“尊卑不别,厥妖女生赤毛。”

  惠帝二年,天雨血于宜阳,一顷所,刘向以为赤眚也。时又冬雷,桃李华,常奥之罚也。是时,政舒缓,诸吕用事,谗口妄行,杀三皇子,建立非嗣,及不当立之王,退王陵、赵尧、周昌。吕太后崩,大臣共诛灭诸吕,僵尸流血。京房《易传》曰:“归狱不解,兹谓追非,厥咎天雨血;兹谓不亲,民有怨心,不出三年,无其宗人。”又曰:“佞人禄,功臣B126,天雨血。”

  哀帝建平四年四月,山阳湖陵雨血,广三尺。长五尺,大者如钱,小者如麻子。后二年,帝崩。王莽擅朝,诛贵戚丁、傅,大臣董贤等皆放徙远方,与诸吕同象,诛死者少,雨血亦少。

  传曰:“听之不聪,是谓不谋,厥咎急,厥罚恒寒,厥极贫。时则有鼓妖,时则有鱼孽,时则有豕祸,时则有耳疴,时则有黑眚黑祥。惟火沴水。”

  “听之不聪,是谓不谋”,言上偏听不聪,下情隔塞,则不能谋虑利害,失在严急,故其咎急也。盛冬日短,寒以杀物,政促迫,故其罚常寒也。寒则不生百谷,上下俱贫,故其极贫也。君严猛而闭下,臣战栗而塞耳,则妄闻之气发于音声,故有鼓妖。寒气动,故有鱼孽。雨以龟以孽,龟能陆处,非极阴也;鱼去水而死,极阴之孽也。于《易》,“坎”为豕,豕大耳而不聪察,听气毁,故有豕祸也,一曰,寒岁豕多死,及为怪,亦是也。及人,则多病耳者,故有耳疴。水色黑,故有黑眚黑祥。凡听伤者病水气,水气病则火疴之。其极贫者,顺之,其福曰富。刘歆听传曰有介虫孽也,庶征之恒寒。刘向以为春秋无其应,周之末世舒缓微弱,政在臣下,奥暖而已,故籍秦以为验。秦始皇即位尚幼,委政太后,太后淫于吕不韦及D424毒,封毒为长信侯,以太原郡为毒国,宫室苑囿自恣,政事断焉。故天冬雷,以见阳不禁闭,以涉危害,舒奥迫近之变也。始皇即冠,毒惧诛作乱,始皇诛之,斩首数百级,大臣二十人,皆车裂以徇,夷灭其宗,迁四千余家于房陵。是岁四月,寒,民有冻死者。数年之间,缓急如此,寒奥辄应,此其效也。刘歆以为大雨雪,及未当雨雪而雨雪,及大雨雹,陨霜杀叔草,皆常寒之罚也。刘向以为常雨属貌不恭。京房《易传》曰:“有德遭险,兹谓逆命,厥异寒。诛过深,当奥而寒,尽六日,亦为雹,害正不诛,兹谓养贼,寒七十二日,杀蜚禽。道人始去兹谓伤,其寒物无霜而死,涌水出。战不量敌,兹谓辱命,其寒虽雨物不茂。闻善不予,厥咎聋。”

  桓公八年“十月,雨雪”。周十月,今八月也,未可以雪,刘向以为时夫人有淫齐之行,而桓有妒C842之心,夫人将杀,其象见也。桓不觉寤,后与夫人俱如齐而杀死。凡雨,阴也,雪又雨之阴也,出非其时,迫近象也。董仲舒以为象夫人专恣,阴气盛也。

  釐公十年“冬,大雨雪”。刘向以为,先是釐公立妾为夫人,阴居阳位,阴气盛也。《公羊经》曰“大雨雹”。董仲舒以为,公胁于齐桓公,立妾为夫人,不敢进群妾,故专一之象见诸雹,皆为有所渐胁也,行专一之政云。

  昭公四年“正月,大雨雪”。刘向以为,昭取于吴而为同姓,谓之吴孟子。君行于上,臣非于下。又三家已强,皆贱公行,慢侮之心生。董仲舒以为季孙宿任政,阴气盛也。

  文帝四年六月,大雨雪。后三岁,淮南王长谋反,发觉,迁,道死。京房《易传》曰:“夏雨雪,戒臣为乱。”

  景帝中六年三月,雨雪。其六月,匈奴入上郡取苑马,吏卒战死者二千余人。明年,条侯周亚夫下狱死。

  武帝元狩元年十二月,大雨雪,民多冻死。是岁,淮南、衡山王谋反,发觉,皆自杀。使者行郡国,治党与,坐死者数万人。

  元鼎二年三月,雪,平地厚五尺。是岁,御史大夫张汤有罪自杀,丞相严青翟坐与三长史谋陷汤,青翟自杀,三长史皆弃市。

  元鼎三年三月水冰,四月雨雪,关东十余郡人相食。是岁,民不占缗线有告者,以半畀之。

  元帝建昭二年十一月,齐、楚地大雪,深五尺。是岁,魏郡太守京房为石显所告,坐与妻父淮阳王舅张博、博弟光劝视淮阳王以不义。博要斩,光、房弃市,御史大夫郑弘坐免为庶人。成帝即位,显伏辜,淮阳王上书冤博,辞语增加,家属徙者复得还。

  建昭四年三月,雨雪,燕多死。谷永对曰:“皇后桑蚕以治祭服,共事天地宗庙,正以是日疾风自西北,大寒雨雪,坏败其功,以章不乡。宜斋戒辟寝,以深自责,请皇后就宫,鬲闭门户,毋得擅上。且令众妾人人更进,以时博施。皇天说喜,庶几可以得贤明之嗣。即不行臣言,灾异俞甚,天变成形,臣民欲复捐身关策,不及事已。”其后许后坐祝诅废。

  阳朔四年四月,雨雪,燕雀死。后十二年,许皇后自杀。

  定公元年“十月,陨霜杀菽”。刘向以为,周十月,今八月也。消卦为“观”,阴气未至君位而杀,诛罚不由君出,在臣下之象也。是时,季氏逐昭公,公死于外,定公得立,故天见灾以视公也。釐公二年“十月,陨霜不杀草”,为嗣君微,失秉事之象也。其后卒在臣下,则灾为之生矣。异故言草,灾故言菽,重杀谷。一曰菽,草之难杀者也,言杀菽,知草皆死也;言不杀草,知菽亦不死也。董仲舒以为,菽,草之强者,天戒若曰,加诛于强臣。言菽,以微见季氏之罚也。

  武帝元光四年四月,陨霜杀草木。先是二年,遣五将军三十万众伏马邑下,欲袭单于,单于觉之而去。自是始征伐四夷,师出三十余年,天下户口减半。京房《易传》曰:“兴兵妄诛,兹谓亡法,厥灾霜,夏杀五谷,冬杀麦。诛不原情,兹谓不仁,其霜,夏先大雷风,冬先雨,乃陨霜,有芒角。贤圣遭害,其霜附木不下地。佞人依刑,兹谓私贼,其霜在草根土隙间。不教而诛兹谓虐,其霜反在草下。”

  元帝永兴元年三月,陨霜杀桑;九月二日,陨霜杀稼,天下大饥。是时,中书令石显用事专权,与《春秋》定公时陨霜同应。成帝即位,显坐作威福诛。

  釐公二十九年“秋,大雨雹”。刘向以为,盛阳雨水,温暖而汤热,阴气胁之不相入,则转而为雹;盛阴雨雪,凝滞而冰寒,阳气薄之不相入,则散而为霰。故沸汤之在闭器,而湛于寒泉,则为冰,及雪之销,亦冰解而散,此其验也。故雹者阴胁阳也,霰者阳胁阴也,《春秋》不书霰者,犹月食也。釐公末年信用公子遂,遂专权自恣,将至于杀君,故阴胁阳之象见。釐公不寤,遂终专权,后二年杀子赤,立宣公。《左氏传》曰:“圣人在上无雹,虽有不为灾。”说曰:“凡物不为灾不书,书大,言为灾也。凡雹,皆冬之愆阳,夏之伏阴也。”

  昭公三年,“大雨雹”。是时季氏专权,胁君之象见。昭公不寤,后季氏卒逐昭公。

  元封三年十二月,雷雨雹,大如马头。宣帝地节四年五月,山阳济阴雨雹如鸡子,深二尺五寸,杀二十人,蜚鸟皆死。其十月,大司马霍禹宗族谋反,诛,霍皇后废。

  成帝河平二年四月,楚国雨雹,大如斧,蜚鸟死。

  《左传》曰釐公三十二年十二月己卯,“晋文公卒,庚辰,将殡于曲沃,出绛,柩有声如牛”。刘向以为近鼓妖也。丧,凶事;声如牛,怒象也。将有急怒之谋,以生兵革之祸。是时,秦穆公遣兵袭郑而不假道,还,晋大夫先轸谓襄公曰,秦师过不假涂,请击之。遂要崤厄,以败秦师,匹马觭轮无反者,操之急矣。晋不惟旧,而听虐谋,结怨强国,四被秦寇,祸流数世,凶恶之效也。

  哀帝建平二年四月乙亥朔,御史大夫朱博为丞相,少府赵玄为御史大夫,临延登受策,有大声如钟鸣,殿中郎吏陛者皆闻焉。上以问黄门侍郎杨雄、李灵,寻对曰:“《洪范》所谓鼓妖者也。师法以为人君不聪,为众所惑,空名得进,则有声无形,不知所从生。其传曰岁月日之中,则正卿受之。今以四月日加辰巳有异,是为中焉。正卿谓执政大臣也。宜退丞相、御史,以应天变。然虽不退,不出期年,其人自蒙其咎。”杨雄亦以为鼓妖,听失之象也。失博为人强毅多权谋,宜将不宜相,恐有凶恶亟疾之怒。八月,博、玄坐为奸谋,博自杀,玄减死论。京房《易传》曰:“今不修本,下不安,金毋故自动,若有音。”

  史记秦二世元年,天无云而雷。刘向以为,雷当托于云,犹君托于臣,阴阳之合也。二世不恤天下,万民有怨畔之心。是岁,陈胜起,天下畔,赵高作乱,秦遂以亡。一曰,《易》,“震”为雷,为貌不恭也。

  史记秦始皇八年,河鱼大上。刘向以为近鱼孽也。是岁,始皇弟长安君将兵击赵,反、死屯留,军吏皆斩,迁其民于临E4AC。明年,有D424毒之诛。鱼阴类,民之象,逆流而上者,民将不从君令为逆行也。其在天文,鱼星中河而处,车骑满野。至于二世,暴虐愈甚,终用急亡。京房《易传》曰:“众逆同志,厥妖河鱼逆流上。”

  武帝元鼎五年秋,蛙与虾蟆群斗。是岁,四将军众十万征南越,开九郡。

  成帝鸿嘉四年秋,雨鱼于信都,长五寸以下。成帝永始元年春,北海出大鱼,长六丈,高一丈,四枚。哀帝建平三年,东莱平度出大鱼,长八丈,高丈一尺,七枚,皆死。京房《易传》曰:“海数见巨鱼,邪人进,贤人疏。”

  桓公五年“秋,螽”。刘歆以为贪虐取民则螽,介虫之孽也,与鱼同占。刘向以为介虫之孽属言不从。是岁,公获二国之聘,取鼎易邑,兴役起城。诸螽略皆从董仲舒说云。

  严公二十九年“有蜚”。刘歆以为负F02F也,性不食谷,食谷为灾,介虫之孽。刘向以为蜚色青,近青眚也,非中国所有。南越盛暑,男女同川泽,淫风所生,为虫臭恶。是时,严公取齐淫女为夫人,既入,淫于两叔,故蜚至。天戒若曰,今诛绝之尚及,不将生臭恶,闻于四方。严不寤,其后夫人与两叔作乱,一嗣以杀,卒皆被辜。董仲舒指略同。

  釐公十五年“八月,螽”。刘向以为,先是釐有咸之会,后城缘陵,是岁,复以兵车为牡丘会,使公孙敖帅师,及诸侯大夫救徐,丘比三年在外。

  文公三年“秋,雨螽于宋”。刘向以为,先是宋杀大夫而无罪。有暴虐赋敛之应。《穀梁传》曰上下皆合,言甚。董仲舒以为宋三世内取,大夫专恣,杀生不中,故螽先死而至。刘歆以为,螽为谷灾,卒遇贼阴,坠而死也。

  八年“十月,螽”。时公伐邾取须朐,城C237。

  宣公六年“八月,螽”。刘向以为,先是时宣伐莒向,后比再如齐,谋伐莱。

  十三年“秋,螽”。公孙归父会齐伐莒。

  十五年“秋,螽”。宣亡熟岁,数有军旅。

  襄公七年“八月,螽”。刘向以为,先是襄兴师救陈,滕子、郯子、小邾子皆来朝。夏,城费。

  哀公十二年“十二月,螽”。是时,哀用田赋。刘向以为春用田赋,冬而螽。

  十三年“九月,螽;十二月,螽”。比三螽,虐取于民之效也。刘歆以为,周十二月,夏十月也,火星既伏,蛰虫皆毕,天之见变,因物类之宜,不得以螽,是岁,再失闰矣。周九月,夏七月,故传曰:“火犹西流,司历过也”。

  宣公十五年“冬,蝝生”。刘歆以为,蝝,蚍蜉之有翼者,食谷为灾,黑眚也。董仲舒、刘向以为,蝝,螟始生也,一曰蝗始生。是时,民患上力役,解于公田。宣是时初税亩。税亩,就民田亩择美者税者什一,乱先王制而为贪利,故应是而蝝生,属蠃虫之孽。

  景帝中三年秋,蝗。先是,匈奴寇边,中尉不害将车骑材官士屯代高柳。

  武帝元光五年秋,螟;六年夏,蝗。先是,五将军众三十万伏马邑,欲袭单于也。是岁,四将军征匈奴。

  元鼎五年秋,蝗。是岁,四将军征南越及西南夷,开十余郡。

  元封六年秋,蝗。先是,两将军征朝鲜,开三郡。

  太初元年夏,蝗从东方蜚至敦煌;三年秋,复蝗。元年,贰师将军征大宛,天下奉其役连年。

  征和三年秋,蝗;四年夏,蝗。先是一年,三将军众十余万征匈奴。征和三年,贰师七万人没不还。

  平帝元始二年秋,蝗,遍天下。是时,王莽秉政。

  《左氏传》曰严公八年齐襄公田于贝丘,见豕。从者曰:“公子彭生也。”公怒曰:“射之!”豕人立而啼,公惧,坠车,伤足丧屦。刘向以为近豕祸也。先是,齐襄淫于妹鲁桓公夫人,使公子彭生杀桓公,又杀彭生以谢鲁。公孙无知有宠于先君,襄公绌之,无知帅怨恨之徒攻襄于田所,襄匿其户间,足见于户下,遂杀之。伤足丧屦,卒死于足,虐急之效也。

  昭帝元凤元年,燕王宫永巷中豕出BE4A,坏都灶,衔其鬴六、七枚置殿前。刘向以为近豕祸也。是时,燕王旦与长公主、左将军谋为大逆,诛杀谏者,暴急无道。灶者,生养之本,豕而败灶,陈鬴于庭,鬴灶将不用,宫室将废辱也。燕王不改,卒伏其辜。京房《易传》曰:“众心不安君政,厥妖豕人居室。”

  史记鲁襄公二十三年,穀、洛水斗,将毁王宫。刘向以为近火沴水也。周灵王将拥之,有司谏曰:“不可。长民者不崇薮,不堕山,不防川,不窦泽。今吾执政毋乃有所辞,而滑夫二川之神,使至于争明,以防王宫室,王而饰之,毋乃不可乎!惧及子孙,王室愈卑。”王卒拥之。以传推之,以四渎比诸侯,穀、洛其次,卿大夫之象也,为卿大夫将分争以危乱王室也。是时,世卿专权,儋括将有篡杀之谋,如灵王觉寤,匡其失政,惧以承戒,则灾祸除矣。不听谏谋,简慢大异,任其私心,塞埤拥下,以逆水势而害鬼神。后数年有黑如日者五。是岁蚤霜,灵王崩。景王立二年,儋括欲杀王,而立王弟佞夫。佞夫不知,景王并诛佞夫。及景王死,五大夫争权,或立子猛,或立子朝,王室大乱。京房《易传》曰:“天子弱,诸侯力政,厥异水斗。”

  史记曰,秦武王三年渭水赤者三日,昭王三十四年渭水又赤三日。刘向以为近火沴水也。秦连相坐之法,弃灰于道者黥,罔密而刑虐,加以武伐横出,残贼邻国。至于变乱五行,气色谬乱。天戒若曰,勿为刻急,将致败亡。秦遂不改,至始皇灭六国,二世而亡。昔三代居三河,河洛出图书,秦居渭阳,而渭水数赤,瑞异应德之效也。京房《易传》曰:“君湎于酒,淫于色,贤人潜,国家危,厥异流水赤也”。

【译文】

  传上说: “眼光不明,这叫做不哲,其过错在于办事缓慢不振作,受到的惩罚就是常燠,其严重后果就是疾病流行。有时有草妖,有时有蠃虫之孽,有时则有羊祸,有时则有目痫,有时则有赤眚赤祥。水伤火。”

  “眼光不明,这叫做不哲”,哲,就是明智。《诗经》上说: “你为政不明智,就要失去辅佐,失去卿大夫;你为政极明智,就不会有背叛者或奸邪小人。”造就是说为君的若不明智,糊涂昏庸受蒙蔽,就不能分辨善恶,衹亲近亲幸的人,提拔重用同类之人,无功的受到奖赏,有罪的不杀,百官都废职乱行,因为萎靡不振,什么事都干不成,所以错就错在萎靡不振上。盛夏季节白天时间长,暑热利于生物滋长,所以为政弛缓无效,引发出的惩罚就是长期燠暖。燠暖就是冬天不冷,春夏不和,季节失调,人们的身体受到伤害,所以严重的后果就是疾病流行。该杀的不杀,就会有秋霜不能杀草的现象,把诛罚大权交给臣下就会刑罚误时,所以就出现草妖。凡是妖,都是用服饰表现其外貌,用诗歌抒发其言论,用声音让人听到它们。用颜色让人看到它们,是因为五色本来就是天地万物的分类大纲,如出现眚祥,圣人认为草妖,是大权旁落有失的明证。气温常暖就会生虫子,所以有赢虫之孽,这是指螟塍之类,该死不死,不该生的时候却生出来,或者是多于往常,从而造成灾害。刘歆认为这属于思虑同愿望不相包容而导致的灾害。在《易经》上,刚包含柔为《离》,《离》为火,为目。羊,头上长角,足下有蹄,可说是刚中有柔。羊长着大眼睛却不精明,所以如果是视觉不明,就有羊祸的出现。有一种说法认为,气温高的年度,羊多得疫病而死,以致出现怪异,也有道理。关系到人,就是好多人害眼病,所以有日疴。火是赤色的,所以有赤告赤祥。凡是视力受损的都是病于火气,火气伤那么水就来侵犯。严重了就致病。如火气得顺,就有福寿。刘歆对于传上所说的羽虫之孽就是鸡祸的解释是:在天文上,南方喙是乌星,所以叫羽虫;祸也从羽而言,所以叫鶸祸。其实鶸在《易经》上本在《巽》卦。刘歆的说法不对。多种征兆中的恒焕即常暖,刘向认为是《春秋》上说的无冰雪。小燠一般不记载。无冰雪才记,即衹记大的情况。京房《易传》中说:“俸禄不正常颁发叫做欺骗,其灾就是燠,四处下雪天气却温暖不冷。臣下要享福禄沉溺安逸玩乐,这叫做乱,就要引起天气温暖而虫子滋生。明知有罪却不加诛罚,这叫做办事不力,引起的燠灾,就是夏天热死人,冬天则植物开花结果。对重大的过错不施行诛罚,逭叫做亡征,由之导致的灾害就是应该寒冷却燠热六月。”

  桓公十五年“春天,无冰雪”。刘向认为周代的春天,相当于现今的冬天。在那年之前鲁国跟邻国接连打仗,三次战争,而一再失败。国内失去民心,国外失和于诸侯各国。不敢严格执行诛罚。郑伯突篡夺兄长的君位而自立,鲁桓公却与他亲善,助长同类入,不懂善恶的惩罚。无冰之灾就是对这些事的惩罚。董仲舒认为无冰是象征了夫人作风不正,阴气失节。

  成公元年“二月,无冰”。董仲舒认为,这是因为当时鲁宣公刚去世时,正在服丧之期,而成公君臣都无悲痛之情,反而张皇自大,制定按丘征收军赋的税法。刘向则认为是因为当时鲁成公年幼,朝政萎靡不振引发的。襄公二十八年“春季,无冰”。刘向认为,在此之前鲁襄公把军队扩建为三军,有对外侵略而好战的心意,从而与邻国发生矛盾,邻国从三个方向讨伐进入边境,战祸连接十几年,因而造成饥荒,百姓不满,臣下离心离德,鲁襄公恐慌而放松了朝政,不敢对有罪者施行诛罚。再者,楚国有夷狄族的野蛮行为,鲁襄公却有亲楚之意,善恶是非分辨不清。这些事情的天应就是春季无冰。董仲舒的说法与此大致相同。一种说法认为,水旱之灾,寒暑之变,天下各地都一样,所以说“无冰”,这是全天下的灾异。鲁桓公杀死哥哥而篡取君位,对外助成宋国政变,与郑国交换城邑,背叛了周室。成公之时,楚国横行中原,王札子杀了周大夫召伯和毛伯,晋国在贸戎打败周天子的军队,对这些事,周天子都无力讨伐。襄公之时,天下各诸侯国的大夫都掌握了国家大权,国君无力控制,情况日益严重,善恶不分,惩罚不行。周朝的失败在于萎靡不振,秦朝的失败在于急切苛暴。所以周朝衰败,而天气年年不冷;秦朝灭亡,则无冬暖之年。

  汉武帝元狩六年冬季,无冰冻。在此之前,连年派大将军卫青、霍去病进军祁连山,跨越大沙漠,穷追匈奴单于,斩首十余万级,回朝后,大行庆功封赏。后来体恤国内人民的勤苦辛劳,当年派博士褚大等六人奉持皇帝的符节巡视全国各地,慰问和赏赐孤老无家之人,赈贷贫困之户,举荐隐逸洁行的君子到天子出行所驻之地。地方上有什么可行的建议,上报丞相、御史转奏天子。这样,天下百姓都很高兴。昭帝始元二年冬季,无冰冻。当时皇帝刚九岁,大将军霍光执政,开始施行宽松缓和的政策,想以此取悦臣民。鲁僖公三十三年“十二月,下了霜雪而草没冻死”。刘歆认为这是草妖。刘向认为现在的十月是周朝时的十二月。在《易经》上,五是天位、君位,九月裹阴气来到,五通于天位,其卦是《剥》卦,剥即剥落万物,开始一片肃杀了,表明这是阴从阳命,即臣受君令而执行杀罚。现在到了十月,下了霜而不能使草木凋零枯死,这正是与君主诛罚之令不被执行,朝政舒缓不振的情况相应合。当时,公子遂专权,三桓开始父子相继为卿,天帝的告诫似乎在说,从此之后,将会出现普遍大乱了。文公不醒悟,这之后公子遂杀了子赤,季氏、叔孙、孟孙三家大夫驱逐了昭公。董仲舒的看法大致相同。京房的《易传》说:“臣下执行政令弛缓,这叫做不顺从,带来的灾异就是霜不杀草。”

  《书序》上说:“伊陟辅佐太戊,亳地出现妖异,桑与谷两种树长在一起。”《传》上说:“两树一起生在朝廷,七天后就长成两手合拱那么粗。伊陟告诫太戊必须修德治国。后来树就枯死了。”刘向认为,殷商的国运已经出现衰落,高宗在这种不好的情况下继位,三年处庐中不说话,真正做到了服丧的哀痛,天下臣民为他所感而相应,但获得大的荣耀之后,又怠于政事,国家将要走向危亡,所以有桑谷并生于朝的怪异出现。桑就是丧,谷如生命,这意味着生杀予夺的大权落到臣下手中。这一怪异近乎草妖。有一种说法认为,野树生在朝廷而迅速长大,预示着小人将要很快占居大臣之位而危害国家,这是象征朝廷将成废墟的预兆。

  《书序》上还说:“高宗祭祀成汤的时候,有飞来的雉鶸落到鼎耳上雊雊地呜叫。”祖己说:“这是说先要端正为王之道,做好为工之事。”刘向认为,雉鸡中雊雊而鸣的是雄的,以赤为主色。在《易经》上,《离》为雉,雉在南方,雉的出现近乎赤祥。刘歆认为这是羽虫之孽。《易经》上有《鼎》卦,鼎是宗庙中的礼器,主管礼器而奉祀宗庙的是长子。野乌从外边飞来,进来成为宗庙礼器之主,造意味着继位之人要改变。一种说法认为,鼎有三足,是三公之象,而提耳才能搬动。野乌落到鼎耳上,预示小人将要占居三公之位,败坏宗庙的祭祀。野树生在朝廷,野鸟飞入宗庙,这都是预示国家败亡的怪异。武丁很害怕,找忠贤之士商议,修养德行整顿国事,在内提拔傅说,让他执掌国政,对外征伐鬼方,使华夏各邦得以安定,所以才能攘除木鸟之妖祥,得以长寿百年,造就是所谓“六灾出现,如能这样恭治国事,五福就会降临,把这向天下宣扬”。一种说法,认为金克木是木不能曲直。

  僖公三十三年“十二月,李梅结果实”。刘向认为,周代的十二月是现在的十月,此时李梅到了花果剥落的时节,却反而开花结果,这近似草妖。本为先开花而后结果,不写花衹写果,这是捡重要的写。阴完成了本为阳气才能做到的事,这象征着臣子专了君的大权而作威作福。一种说法认为,冬天本为肃杀之季,反而使植物生长起来,象征着骄臣本应诛灭,却没有施行惩罚。所以冬天开花,象惩臣子奸计阴谋已有端倪衹是还没实现,到有了果实,那就成为现实了。当时鲁僖公死了,公子遂专权,鲁文公不醒悟,后来发生了子赤的变乱。一种说法是,君主太萎靡不振了,暖气藏不住了,于是花果又生出来。董仲舒认为李梅结果实,象征臣下强大。记上说:“不该开花而开花,换大夫;不当结果而结果,换相国。”冬,以水为代表,木为相,所以象征大臣。刘歆认为很多灾害的征兆都以虫子为孽,心中的灾祸表现为蠃虫孽。李梅结实,属于草妖。  汉惠帝五年十月,桃李开花,枣树结果。汉昭帝时,上林苑中的大柳树折断倒在地上,一天自己立起来了,长了枝叶,有虫子吃它的叶子,现出字形,说是“公孙病已立”。另有昌邑王的国社中有枯死的树又生出枝叶。眭孟认为木属于阴类,下民的象征,会有从前废黜败落的人家名叫公孙氏的从民间出来,接受天命成为天子。当时汉昭帝正年轻,霍光执政,认为眭孟说的是疯话,就杀了他。后来昭帝驾崩,没有儿子,就征召昌邑王刘贺嗣位为帝,昌邑王狂乱无道,霍光又废了他,改立昭帝哥哥卫太子的孙子,造就是汉宣帝,宣帝本名叫病已。京房《易传》说:“枯杨生嫩芽,枯木复活,这预示君王没有子嗣。”

  汉元帝初元四年,皇后曾祖父济南柬平陵王伯的墓门梓柱上突然长出枝叶,长出了屋子。刘向认为这是王氏富贵强盛将要代替汉家的象征。后来王莽篡位,自己就这件事说:“初元四

  年,是我出生的那年,正当汉朝九代火德之灾厄,却有这一祥瑞出现在我高祖的墓门上。门是通道,梓就是子,造就是王家当有贤德之子开拓打通祖宗的皇统,从做朝廷的柱石大臣开始,

  受天命而为天下之主的符命啊。”

  建昭五年,兖州刺史浩赏禁止民间私自建立社神庙。山阳橐茅乡社神庙有棵大槐树,官吏把它砍断了,当晚这棵树自己又立在了原处。成帝永始元年二月,河南街邮的樗树生出支权像人头一样,眉目胡须都有,但没有头发和耳朵。哀帝建平三年十月,汝南西平遂阳乡有个柱子倒在地上,生出新枝如人的形状,身子青黄色,面为白色,头上有髭发,稍为长大,共长六寸一分。京房《易传》说: “君王德衰,下边的臣民将要起来,这时就会有木生出入的形状来。”

  哀帝建平三年,零陵有树倒在地上,干围一丈六尺,长十丈七尺。百姓砍断了它的干,取去一段有九尺多,整棵树都枯死了。三月裹,这树突然自己立在原处。京房《易传》说: “不走正道,行为荒淫,出现的妖怪就是树木被砍断了能自己再接上。对妃后有专宠偏爱,倒下的树木就会自己立起来,砍断而枯死的能够复活再生。上天厌恶这些事。”元帝永光二年八月,天上下草,草的叶子互相绕结,有弹丸那么大。平帝元始三年正月,天空落下草来,样子和永光二年那次一样。京房《易传》说:“国君少给了俸禄,忠信就要消失,贤人就要离去,这时出现的妖祥就是天上下草。”

  昭公二十五年“夏季有鹳鹤来筑巢”。刘歆认为,羽虫类的妖孽,颜色黑的,又叫黑祥,这是预示对眼光不明,耳听失聪的惩罚。刘向认为,出现了蜚、蜮两种虫子,而不说是从外地来的,这是气产生的,即所谓眚;鹳鹄乌则说是由外地而来,这是由气导致的,即所谓祥。鸜鹄,是夷狄地区穴居的禽类,来到中原,不穴居而筑巢,是阴居阳位,象征着季氏将要驱逐昭公,离走宫室而退居外地。鹳鹄之羽白色,是旱情的祥异;穴居而喜欢在水中游弋,水为黑色,这是君主危急的象征。天帝似乎在告诫说,既然已经失去大众,不可急躁而采取暴力;否则,阴将持节掌权把你赶走,就要远离宫室而流亡外域了。昭公不醒悟,就发兵围攻季氏,被季氏打败,出逃到齐国,最后死在外地。董仲舒对此事的看法与上面大致相似。

  漠景帝三年十一月,有白颈乌鸦与黑乌鸦在楚国吕县成群搏斗,白颈的战败,掉在泗水中,死了数千之多。刘向认为这近似白黑灾祥。当时楚王刘戊暴戾犯上没有为臣之道,施刑而侮辱了申公,与吴王刘濞谋划造**。乌鸦成群相斗,这是军队打仗的象征。白颈乌鸦个子小,说明小的一方要失败。掉进水中,说明将要死于水地。楚王刘戊不醒悟,于是举兵响应吴王,与朝廷大战,兵败而逃,跑到丹徒,被越地人斩首。这便是死于水地的应验。京房《易传》说: “皇亲叛逆,出现的妖异就是白黑乌鸦在国内相斗。”

  昭帝元凤元年,有乌鸦与喜鹊在燕王宫中的水池上空相斗,乌鸦掉进池中淹死,近乎黑祥。当时燕王刘旦阴谋作乱,竞不悔改,伏罪而死。楚、燕二王都是宗室骨肉至亲的藩臣,因

  骄横和对朝廷的怨恨而谋划叛逆,都有乌鹊相斗而死这种妖祥出现,行为相同,所占之象也一样,这是天人相应的明显表现啊。在燕,是单个的乌鸦与喜鹊在宫中相斗而黑色的乌鸦死了,在楚,是上万只在野外相斗而白色的死亡。象征燕王的阴谋尚未发动,衹王一入伏罪自杀在宫中,所以是一只水色即黑色的乌鸦死掉。而楚王则是张皇自大举兵叛乱,大军在野外大败,所以是众多的颈为金色即白色的乌鸦死掉。这是天道精微无误的表现。京房《易传》说: “背命专征的劫杀,其妖祥就是乌鹊相斗。”昭帝时有鸩鹏或叫秃骛的乌,飞来聚集在吕邑王的殿下,昌邑王派入射杀。刘向认为这些水乌是青色的,这是青祥的出现。当时昌邑王驰骋放纵不遵法度,怠慢侮辱大臣,不尊敬皇帝,并有服妖的表现,所以出现了青祥。野鸟飞入宫中,预示宫室将要空废而无人再住。昌邑王不醒悟,终于获罪而亡。京房《易传》说: “君罢退有德之臣,他的遇错是狂傲,由此导致的妖祥是水乌聚集在城中。”

  成帝河平元年二月庚子曰,泰山山桑谷有猫头鹰把自己的巢烧掉了。一个名叫孙通的男子及其同伙,听见山裹一群猫头鹰乱叫,到跟前一看,见是鸟巢烧了,全掉在地上,有三只雏鸟已被烧死。那棵树有四围粗,鸟巢离地面五丈五尺。太守平把这件事上报了朝廷。猫头鹰是黑色的,近乎黑祥,它是贪婪暴虐的鸟类。 《易经》上说:“鸟焚其巢,旅人先笑后号啕。”泰山,就是岱宗,五岳之首,称王天下之人上告天帝代为天子之处。鸟在此烧巢是天帝藉之告诫说:别亲近贪婪而狠毒的人,如听从了他们的坏主意,就会有焚巢自害己子而绝后易姓的灾祸。这事之后赵飞燕得到宠爱,立为皇后,她的妹妹被册立为昭仪,姐妹二人独占了成帝的宠爱,得知后宫许美人、曹伟能生了皇帝的儿子,昭仪大怒,让成帝把孩子夺来并杀死,还杀了孩子的母亲。成帝驾崩,昭仪自杀,事情终于败露,赵后飞燕因罪被杀。造就是焚巢杀子然后败亡号啕的应验。另一说法是指王莽贪婪暴虐,却被任为国家的重臣,终于酿成篡位易姓改朝换代之祸。京房《易传》说:“人君暴虐,乌就烧自己的巢。”

  鸿嘉二年三月,博士们行大射礼,有雉鸡飞来聚集在庭院,然后又沿着台阶升到厅内叫了起来。后来雉鸡又同样飞集到太常、宗正、丞相、御史大夫、大司马车骑将军等大臣府上,还飞集到未央宫承明殿的屋顶上。当时大司马车骑将军王音、待诏宠等人对皇帝说:“天地之间的气,同类相应,儆告人君的天意,是从微小之事让人看到大的方面。雉鸟听得最清楚,能最先听到雷声,所以《月令》上说雉鸟报知节气。经书上记载了殷商高宗之时雉登鼎耳而叫的异象,已表明了转祸为福的验证。现在雉鸟在博士行礼之日大群聚集,飞聚到庭院,沿阶升到厅堂,万众之人睢睢仰视,一连几IEl惊慌不解其故。后来又挨个到了三公大臣的府邸及太常、宗正等主持宗庙和宗室之事的官府,然后进入皇宫。这样的停留告诫人们,已最为周到深切,就是人的劝诫,也比不过这样!”后来成帝派中常侍鼂闳传旨王音说:“听说捕到的雉乌,羽毛多有损伤,好像是被抓住捆绑遇,不至于是有人故意抓来而放飞的吧?”王音回说:“陛下怎可说出这种亡国丧家的话?不知道是谁编出这种奸佞谗言,这样来诬害圣德!陛下左右亲近臣子中阿谀奉承者很多,用不着为臣王音再说这些无稽之谈了。现今公卿大臣以下,个个衹图保住自己的官位而无所做为,没人敢出来讲真话。如能让陛下觉悟过来,因担心大祸将要落到身上,而严厉责怪臣下,用庄严的法律予以惩罚,为臣王音会第一个被处罚,能有什么理由为自己辩解啊!时至今日陛下即位已十五年了,太子未立,曰曰驾车出游,淫逸之行远近传说,世人皆知,外地说得比京城还热闸。现在是外有微行私游带来的有害影响,内有身体得病的忧愁,老天多次显示灾异,要您有所改正,却终于不改。老天都不能感动陛下,臣子我还能抱什么希望?不过是把话说尽等待处死,我的命衹有朝夕罢了。如果陛下终究不听天谴人谏,以行改正,老母怎得安居,还能再做皇太后吗!高祖创立的帝业江山还有可以归属之人吗!应该找贤能智慧的人,好好谋划,克制而改正自己的不良行为,遵从而恢复礼义,以此求得老天的恩德之意,然后才能有太子可立,灾变也才可消除。”

  成帝绥和二年三月,天水的平襄有燕生雀,喂大了之后,雀都飞走了。京房《易传》说:“奸臣在朝,由之而出的灾祥就是燕子生雀,诸侯王被罢黜。”一种说法认为,生了不是同类的东西,预示自己的儿子不能继位。

  史书上记载,鲁定公的时候,季桓子掘井,得到一个上盆,盆中有个像羊一样的小动物,这近乎羊祸。羊,本是生活在地面上的动物,却埋藏在地下土中,这是象征鲁定公不任用孔子而听从季氏,黑白不分、是非不明的应验。另一种说法认为,羊不在野外却扣在土盆裹,这象征鲁君失其君位而被季氏所拘留,季氏也将被自己的家臣所拘留。这一年季氏家臣阳虎囚禁了季桓子。三年后,阳虎劫持鲁定公以讨伐孟孙氏,军队失败,就盗走宝玉大弓而叛走。

  《左氏传》载,鲁襄公的时候,宋国有人生下一个身长红毛的女儿,女儿被遣弃在河堤之下,宋平公之母共姬的赶车人发现而收养下来,于是取名叫弃。长大成人后很漂亮,就被平公纳为姬妾,生下一子名字叫佐。后来宋臣伊戾向平公进谗言杀了太子痤。在此之前,大夫华元逃到晋国,华弱逃到鲁国,华臣逃到陈国,华合比逃到卫国。刘向认为当时就是火灾赤眚的明验。京房《易传》说: “尊卑不分,就会出现女孩身长红毛的妖异。”

  汉惠帝二年,在宜阳,天空下血雨,有一顷地那么大的地方。刘向认为这是赤眚。当时又正值冬天打雷,桃李开花,出现了冬季常暖的天罚。那时朝政萎靡不振,吕氏诸人任职掌权,谗言诬陷为所欲为,杀了三个皇于,立了不是嗣子的人为太子,以及不该立王的封了王,罢免了王陵、赵尧、周昌等重臣。后来吕太后驾崩,大臣们一起消灭了吕氏各王,人死血流。京房《易传》说: “归罪不释,就叫做所追不当或执迷不悟,由此而出现的灾象就是天上下血;这叫做为政不善不亲,民有怨愤之心,不出三年,就会亡族灭宗。”又说:“坏人得官禄,功臣遭杀戮,天上就下血。”

  哀帝建平四年四月,山阳湖陵天空F血雨,有宽三尺、长五尺那么一片。血雨点,大的像钱币,小的像麻子。两年后,哀帝驾崩,王莽把持朝政,诛杀了丁氏、傅氏两家国戚,把大臣董贤等都放逐到远方,与当年吕氏一伙逆行所招致的天象一样。衹是因为杀人少,所以下的血雨也少了。

  传上说: “听之不聪,是谓不谋,厥咎急,厥罚恒寒,厥极贫。时则有鼓妖,时则有负孽,时则有豕祸,时则有耳疴,时则有黑眚黑祥。惟火渗水。”“听之不聪,是谓不谋”,是说国君偏听不明,对下情隔塞不知,从而不能考虑而知晓事情的利害之所在,往往因为处理严厉急切而造成失败,所以说过错在于急。隆冬季节曰短夜长,寒冷的天气能冻杀生物,所以,如果为政治国急促迫切,就会导致天气长期寒冷的惩罚。天寒就使百谷不能生长,国家和百姓都陷于贫困,所以说其不良后果是贫穷。当国君的严猛寡恩,就使下边的人闭口不敢说话,使臣子们提心吊胆,也就等于塞上自己的耳朵,于是胡听妄间之气变成声音发出来,所以有鼓妖。寒气动,就有鱼受灾。雨多而龟为孽,龟能生活在陆地上,小是最阴之物;鱼离开水就死,则是极阴之妖孽的表现。在《易经》上《坎》为猪,猪耳大却听力不好,所以听气有伤,就有猪祸的出现。一种说法认为,天气寒冷之年猪多死,等到变成怪物,也是这个原因。波及到人,则往往是耳朵受损,所以有耳病。水为黑色,所以有黑眚黑祥。凡听力受伤的都是病于水气,水气有损火气就来加害。到了贫穷之时,如能顺天而行,得到的福气就是富足。刘歆相信传上说的有介虫妖孽,多见的征兆就是常寒。刘向认为在春秋时代没有这种应验,当时正值周朝的末世,为政萎靡不振,国势微弱,朝政被臣下把持,出现的天象都是燠暖而已,所以到秦朝得到应验。秦始皇帝刚即位时尚在幼年,朝政交给太后,太后与吕不韦以及穋毒通奸,封穋毒为长信侯,把太原郡作为穋毒的封国,宫室苑囿任他进出,为所欲为,朝政也由他决断。所以老天在冬季打雷,表现出阳气没有得到禁闭,而造成危害,已经陷入舒缓松弛的变化。秦始皇成年后,穋毒害怕被处死而发动叛乱,秦始皇杀了他,斩了二百多人,二十多个大臣都被车裂而死,抄灭了他们的宗族,另外还把有牵连的四千多家迁徙到房陵。这年四月,天气寒冷,有人被冻死。数年之间,政治如此由舒缓而转为严酷,天气相应而由暖变寒,造就是明显的应验。刘歆认为下大雪,或不该下雪而下雪,以及下大冰雹,或下霜冻死庄稼、草木,都是表现了常寒的天罚。刘向认为常雨不止属于态度不恭敬导致的。京房《易传》说: “有道德的人遭到危险,这叫做违反天命,由之导致的变异是寒冷。诛罚过重,就会出现该热而寒的变化,持续六天,也会变成冰雹。对危害正人正事的奸佞不施行诛罚,这叫做养贼,就会大寒七十二日。

  死飞禽。有道之人被贬逐,这叫做伤,由之导致的天寒往往是生物无霜而死,有水外涌。作战而不了解敌人的力量,这叫做有负于君命,由之导致天寒,虽然有雨作物也不茂盛。听到了善事却不予以实行,病在耳聋。”

  桓公八年“十月,下雪”。周代的十月,是现在的八月,不是下雪的时候,刘向认为,当时鲁桓公夫人有与齐君淫乱的行为,鲁桓公因此有妒恨之心,夫人要杀死桓公,于是显示了这一天象。桓公不觉悟,后来与夫人一起到了齐国而果然被杀。凡是雨,都属阴气,而雪又是雨中更阴的,不该下雪的时候下雪,这是危急迫近的天象。董仲舒认为这象征了夫人的专横恣肆,阴气过盛。僖公十年“冬天,下大雪”。刘向认为,这是先前僖公立妾为夫人,阴居阳位,即阴气遇盛造成的。《公羊经》上说“下大冰雹”。董仲舒认为,鲁僖公迫于齐桓公的威胁,立妾为夫人,不敢亲近其他姬妾,所以宠幸独占之象表现在冰雹上,这都是阴气曰趋严重形成威胁,从而造成宠幸独占而导致的。昭公四年“正月,下大雪”。刘向认为,昭公从吴国娶来同为姬姓的女子,称之为吴孟子,国君在上面行此非礼之事,臣子们自然在下面非议。再者季氏、孟孙、叔孙三家大夫已经强大,都鄙视昭公的行为,已生轻慢侮辱之心。董仲舒认为当时季孙宿执掌国政,阴气盛而造成这一天象。

  汉孝文帝四年六月,下大雪。三年后,淮南王刘长谋反,被发觉,遭到流放,死在道上。塞屋《易传》说:“夏天降雪,告诫有臣叛乱。”景帝中六年三月,下雪。这年六月,匈奴侵入上皱掠取苑中喂养的马匹,将士战死了二千多人。第二年,条侯周亚夫下狱而死。武帝元狩元年十二月,下大雪,百姓很多被冻死。这一年,淮南王、衡山王谋反,被发觉,都畏罪自杀。钦差大臣巡行淮南、衡山等郡国,查办参与谋反的人,治罪处死了数万人。元鼎二年三月,下雪,平地雪厚五尺。这一年御史大夫张汤有罪自杀,丞相严青翟被判与三名长史阴谋陷害张汤之罪。严青翟自杀,三长史也都被斩首。元鼎三年三月河水结冰,四月下雪,关东有十几郡闸灾人吃人。这一年百姓中有人不自报缯钱之税而被人告发的,告发者可得缯钱的一半。

  元帝建昭二年十一月,齐、楚两地下大雪,雪厚五尺。这一年魏郡太守京房被石显诬告,被判为与岳父即淮阳王之舅张博、以及张博的弟弟张光,劝导淮阳王谋反之罪。张博被腰斩,张光、京房被斩首,御史大夫郑弘被治罪免官成为百姓。成帝即位后,石显伏法,淮阳王上书为张搂伸冤,说明互题妄加不实之词。这样,受害者的家属才得还乡。

  建昭四年三月,下雪,燕子死了很多。谷永答覆天子说: “皇后有种桑养蚕治办祭祀所需服装与恭敬奉事天地宗庙之责,正在这一天却刮起强烈的西北风,大寒、下雪,败坏了皇后的功业,这表示皇后未能符合天帝的心愿。现在应该斋戒避免伴寝,以便深自反省。请皇后回到自己的宫中,关闭上门户,不得独占天子之爱。再让其他姬妾人人轮流伴君就寝,按时而普遍施恩。这样老天高兴了,差不多就可以得到贤明的子嗣。如不按为臣的话去做,灾异就会愈益严重,天变有形,到那时臣下我就是想再捐弃生命来劝说天子,也无济于事了。”造之后,许皇后因祝诅之罪被废黜。

  阳朔四年四月,下雪,燕雀死。十六年后,许皇后自杀。

  定公元年“十月,降霜冻死豆类植物”。刘向认为周代的十月,就是现在的八月,消卦为《观》,阴气没到君位就肃杀菽类,这是诛罚之令不由国君发出,而由臣下把持的象征。当时季氏驱逐昭公,昭公死在外地,定公得立为鲁君,所以天帝用灾来提醒定公。僖公二年“十月,陨霜不杀草”,是继位之君微弱而丧失执政之权的象征。后来终于受制于臣下,灾害也就发生了。出现怪异的时候说杀草,出现灾害的时候说杀菽,有了重灾就说杀谷。有一种说法认为,菽是草中难死的一种,如讲杀菽,就可知草都死了;说不杀草,也就知道菽不会死。董仲舒认为菽是草类中的强者,天帝的告诫似乎是说,诛掉强臣。说到菽,是略微显示了季氏将要受到的惩罚。

  汉武帝元光四年四月,下霜冻死草木。此前二年,派遣了五位将军三十万大军埋伏在马邑,准备袭击匈奴单于,单于发觉而逃离。从此开始了征伐四夷的过程,出征三十多年,全国户口因耗损或逃亡减少了一半。京房《易传》说:“发动战争大肆杀戮,这叫做有失法度,引发的天灾就是下霜,夏天霜杀五谷,冬天霜杀麦苗。诛罚不符罪情,这叫做不仁,由之引发下,夏天是先有大雷大风,冬天是先下雨,然后再下霜,形成芒角。如圣贤遭到杀害,下的霜就附在草木上,不落到地面。佞邪之人掌握了刑罚,这叫做私人行害,霜就落在草根土隙间。不行教化而专施诛罚这叫做暴虐,霜不在草上,反在其下。”

  元帝永光元年三月,下霜冻死桑树;九月二H,下霜冻死庄稼,全国发生大的饥荒。当时中书令石显执政专权,这与《春秋》所载鲁定公时的下霜应验相同。成帝即位,石显因作威作福之罪被杀。

  僖公二十九年“秋季,下大冰雹”。刘向认为,阳气盛就下雨,温暖而水热,阴气夹持而合不进来,就转成冰雹;阴气盛就下雪,凝结而冰寒,阳气夹持而合不进去,就散发而变成霰。所以把滚开的水封闭在容器中,然后沉入寒冷的泉水,就变成了冰,而当化雪的时候,冰也就化解而散开,造就是验证。所以说冰雹是阴气夹持阳气而生,霰是阳气夹持阴气而生。《春秋》不载下霰,如同不载月食一样。僖公末年信任公子遂,公子遂专权曰恣,甚至于要杀死君主,所以出现了阴气夹持阳气而有冰雹之天象的出现。僖公没醒悟,公子遂终于掌握大权,两年后杀了子赤,拥立宣公为君。《左氏传》上说:“圣人在位有权就不会有冰雹,就是下了冰雹也成不了灾。”有人解释说:凡是不成灾的事情都不记载,衹记严重的事情,即造成灾害的。凡是冰雹,都是冬天阳气过盛而成暖,夏天阴气藏伏而生寒所造成的。

  昭公三年,“大雨有雹”。当时季氏专权,雹为国君受到威胁的象征。昭公不醒悟,后来季氏终于把昭公驱逐。元封三年十二月,雷雨夹雹,雹子大如马头。宣帝地节四年五月,山阳济阴下的雹子有鸡子大小,入地二尺五寸深,砸死二十人,飞鸟都被砸死。这年十月,大司马霍禹宗族谋反,被诛,霍皇后被废黜。成帝河平二年四月,楚国下雹子,大如斧头,飞鸟被砸死。

  《左传》上说僖公三十二年十二月己卯曰,晋文公去世,庚辰日,将葬于曲沃,送葬之仪从缕出发,灵柩中有牛叫的声音。刘向认为这近乎鼓妖!丧葬本为凶事;有声如牛吼,造是发怒的象征。将要有急怒躁烈的谋划,由之发生战祸。当时,秦穆公派兵去袭击郑国而不通知晋国借路,在返回的时候,晋国大夫先轸对晋襄公说,蠢迩军队从我们境内过却不向我们借路,我建议袭击他们。于是在崤山之险拦截,打败秦军,一匹马一只车轮都没返回秦国,操之过急,太过分了。晋国不念旧好,却听从了狠毒的阴谋。与强国结下仇怨,四次被秦国进犯。战祸连接数代人,造就是凶恶的效验,

  哀帝建平二年四月乙亥初一,御史大夫朱博为丞相,少府趟玄为御史大夫,当进宫登殿接受封拜之韶时,忽然有如同敲钟一样的巨响传来,殿中的郎、吏等官员以及在台陛两侧的卫士都听到了。皇上询问黄门侍郎扬雄、李寻,李寻回答说: “这就是《洪范》上讲的鼓妖啊。经师的传授,认为如果国君视听不灵,被人们的表象所迷惑,致使有名无实的人得到进用,就会有无形的声音,不知从哪里传来。对此事的传注说,如发生在年、月、H中的中间一段时间,就要应在正卿大臣身上。今因四月份的H子裹多了一一个辰H而与往常不同,这就成了年的中段。正卿就是执政大臣。应该罢退丞相、御史,以与天变相应。既然是这样,就是不罢退他们,不出一周年,这些人也要自己犯事受祸。”扬雄也认为是鼓妖,是听觉有误的象征。朱博为人强硬坚毅富有权谋机智,适宜当将不宜当相,恐怕要有凶恶可怕急躁狠厉的怒火发生。到了八月,朱博、趟玄被判阴谋作奸之罪,朱博自杀,赵玄免死论处。塞房《易传》说: “政令不求实务本,下面就不得安宁,金器就会无故自动,发出声音。”

  史书上记载秦二世元年,天上无云却打雷。刘向认为雷应是被云托着,就像臣托着君那样,阴阳相合。秦二世不顾念全国百姓的疾苦,从而万众怀有怨愤反叛之心。这年陈胜起事,天下叛乱,赵高乘机作乱,秦朝因之灭亡。一种说法认为,《易经》上《震》卦为雷,是态度不恭的表现。

  史书上记载秦始皇八年,河中的鱼大量逆流而卜。刘向认为这种现象近于鱼孽。这一年,秦始皇的弟弟长安君率军攻打趟国,途中谋反,在屯留被处死,他的军吏也都被斩首,屯留的百姓被迁徙到临洮。第二年有缪毒被处死之事。鱼属于阴类,象征民众,逆流而上,就象征民众将要不服从国君的统治而逆行造**。这事在天文上,就是鱼星处于银河之中,就要车骑兵马布满旷野。到了秦二世时,暴虐的统治越发残酷,终于迅速灭亡。京房《易传》上说“民众同心犯上,出现的妖异就是河中的鱼逆流而上。”

  武帝元鼎五年秋季,青蛙与蟾蜍成群搏斗。这一年,派四位将军率军十万征伐南越,开拓了九郡。

  成帝鸿嘉四年秋季,在信都有鱼从天空降落,鱼长不足五寸。成帝永始元年春天,北海跳出大鱼,长六丈,高一丈,有四头。哀帝建平三年,东莱的平度县出现大鱼,长八丈,高一丈一尺,共七头,都死了。京房《易传》上说:“海中多次出现大鱼,意味着邪佞小人升官,贤德之人被疏远。”

  桓公五年“秋季,出现螽灾。”刘歆认为,贪婪残酷地榨取人民的财物,就会出现螽这种虫子,这是介虫类的妖孽,与鱼类的妖孽所应相同。刘向认为介虫之孽是由说话不顺情理而引发的。这一年,桓公获得宋、郑二国的来访,取得鼎,交换了采邑之地,动工筑城。各种螽灾之说都依董仲舒的说法。庄公二十九年“有蜚灾”。刘歆认为蜚是负銮,本性不吃谷物,吃谷就成了灾,属介虫类的妖孽。刘向认为蜚是青色的,因而近乎青眚,不是中原所原有的。南越那地方气候很热,男女都在水中洗浴,风俗淫荡就生了这种东西,是一种臭而可恶的虫子。当时庄公娶齐国的淫荡之女做夫人,娶来之后,与两个小叔子私通,所以才有蜚灾的出现。天帝的告诫似乎是说:现在诛罚灭绝他们还来得及,否则就要产生臭而可恶之事,让四方之人都知道。庄公不醒悟,后来夫人与两个小叔子作乱,两个儿子都被杀害,而他们终于也都因罪被杀。这些看法与董仲舒的看法大致相同。僖公十五年“八月,有螽灾”。刘向认为,此前僖公有与诸侯在咸地的会盟,后又在缘陵筑城,这一年又带领兵车到牡丘会盟,派公孙敖领军队与其他国家的大夫一起救徐国,连续三年出兵在外,从而有此螽灾。文公三年“秋天,在宋国天空降落螽虫”。刘向认为这是因为宋国先前杀了无罪的大夫,以及对民众暴虐征收赋税而引起的天应。《谷梁传》上说上上下下都是,是说太多了。董仲舒认为,宋国三代君主都娶国内大夫之女为夫人,大夫专权放肆,生杀之刑不符法制情理,所以螽先死而后落下。刘歆认为螽是有害谷物的,突然遇到阴气的袭击,就坠落而死。八年“十月,出现螽灾”。当时文公征伐邾国取得须朐,在部地建城。宣公六年“八月,出现螽灾”。刘向认为这是因为,在此之前宣公征伐莒国向邑,后来又连续到齐国,谋划征伐莱国。十三年“秋季,有螽灾”。公孙归父会同齐军征伐莒国。十五年“秋天,出现螽灾”。宣公在歉收之年,多次兴兵动武。襄公七年“八月,有螽灾”。刘向认为先前襄公兴师去救陈国,滕子、郯子、小邾子都来朝见。夏天,在费建城。哀公十二年“十二月,出现螽灾”。当时哀公实行田赋改革。刘向认为春天实施田赋制度的改革,冬天就出现了螽灾。十三年九月,螽灾;十二月,螽灾”。这连续三次的螽灾,是暴虐榨取民众财物引发的天应。刘歆认为周代的十--,9,是夏历的十月,这时火星既已藏伏,休眠的虫类都已休眠,天的显示变异,就物类的应时说,不能有螽,这是因为这一年再次该置闰月而设置。周历的九月是夏历的七月,所以传注上说“火星还往西行,这是司历之官的过失”。宣公十五年“冬季,蟓生”。刘歆认为蟓是蚍蜉类中有翼的那种,吃谷物造成灾害,属黑眚。董仲舒、刘向认为,蟓是刚生出来的螟,另一说法认为是刚生的蝗。当时民众苦于君主征发的力役,对公田怠工。宣公在这时开始按田亩征税。按田亩征税,即就庶民的田亩选择产量高的为标准,征取其产量的十分之一,这是毁坏先王传下来的制度而衹为贪图利益,所以报应此事而有蟓灾的发生,此属赢虫之孽。

  景帝中三年秋季,有蝗灾。在此之前匈奴侵边,中尉魏不害率领车骑材官之军屯驻代郡的高柳。武帝元光五年秋季,发生螟灾;六年夏天,发生蝗灾。在此之前,五位将军率军三十万埋伏于马邑,打算袭击匈奴单于。这一年,四位将军征伐匈奴。元鼎五年秋季,有蝗灾。造一年,派四位将军征伐南越以及西南夷,扩增十余郡。元封六年秋天,有蝗灾。在此之前,派两位将军征伐朝鲜,扩增三郡。太初元年夏季,蝗虫从东方飞到敦煌;三年秋季,再次发生蝗灾。从元年贰师将军征伐大宛起,全国连年忙于这一战争的供需。征和三年秋季,发生蝗灾;四年夏季,发生蝗灾。前一年,派三位将军率军十余万征伐匈奴。征和三年,贰师将军的七万军队覆灭未还。平帝元始二年秋季,发生蝗灾,遍及全国。这时王莽执政。

  《左氏传》说庄公八年齐襄公在贝丘打猎,看到一只猪。随从人员说:“这是公子彭生。”齐襄公生气地说:“射死他!”猪像人一样立起来大叫,襄公大惊,从车上摔下来,脚受了伤,鞋也丢了。刘向认为这近乎猪祸。在此之前,齐襄公与妹妹即鲁桓公夫人通奸,让公子彭生杀死桓公,后来又杀死彭生以向鲁国表示谢罪。公孙无知为前鲁君所宠爱,襄公罢黜了他,无知率领一些怨恨襄公的人在打猎的地方袭击襄公,齐襄公藏在门后面,脚露在门下被发现,于是被杀。伤脚丢鞋,终于因为脚的暴露而被杀,这是为政暴虐峻急所受的报应。

  昭帝元凤元年,燕王宫中长巷裹的猪从猪圈中跑出来,撞坏了大宠,叼走灶前六、 匕口锅,放到大殿前面。刘向认为这近于猪祸。当时燕王刘旦与长公主、左将军谋划叛逆造**,诛杀进谏劝诫的人,暴虐峻急不讲为人之道。灶是生活做饭所必需的,猪却把灶撞坏,把锅摆到庭院,锅灶都要用不着了,宫室将要被废弃。燕王不悔改,终于依法被诛。京房《易传》上说:“众人心中不满君主的政治行为,就会出现猪入居室的妖异之事。”

  史书上记载鲁襄公二十三年,谷、洛二水交汇相斗,将要冲毁王宫。刘向认为这近乎火克水。周灵王要阻塞水流,有关官员进谏说:“不可这样。为民之主的人,不垫高草洼,不削平山丘,不阻遏河川I,不排泻湖水。现在我们朝政是不是有所不当,而影响了两河之神,使他们争夺水道,从而威胁了王宫,大王您如果因此就加固堤防以遏制河水,恐怕是不太合适吧!我担心到子孙一代,王室将会越来越衰微。”周王最后还是把水挡住了。从史传上分析,以济、淮、河、江这四大水渎比作诸侯,而谷、洛二水仅次于四渎,那就是卿大夫的象征了,这就意味着卿大夫将要分争权势而危害王室了。当时为卿的世家专权把持朝政,儋括将进行篡杀周王的谋划,如果周灵王有所觉悟,修正朝政之失,小心接受劝诫,灾祸也就可以避免。不听谏议劝说,不重视怪异的征兆,白以为是,填塞低洼垫高卑下,来阻逆水势而妨害了鬼神。几年后天空出现五个像太阳那么大而黑色的东西。造年提前下霜,周灵王驾崩。周景王即位后两年,儋括要杀死周王,改立周王的弟弟佞夫。佞夫不知,景王却连同杀死了佞夫。到景王一死,有五位大夫争权,有的拥立子猛,有的拥立子朝,王室大乱。京房《易鳓说:“天子势弱,诸侯致力于征伐,就会出现水斗的异常现象。”

  史书上说:秦武王三年渭水发红三天,到秦昭王三十四年渭水又红了三天。刘向认为造近于火克水。秦国施行连坐之法,有人把灰撤在道上就要被处以黥面之刑,法密而刑罚残酷,加以征伐没有节制,残害邻国,以至于变乱了五行,使气色大乱。天帝的告诫好像是说,不要再施行刻毒峻急的残暴政治,否则将要导致败亡。秦国终于不改,直到秦始皇灭六国,传至二世而灭亡。过去夏都河东,殷都河内,周都河南洛阳,河、洛出现图、书,秦都于渭水之阳,而渭水几次变红,这都是嘉瑞异象与德相应的验证啊。京房《易传》说:“国君沉溺于酒宴,淫乱于女色,从而致使贤德之人潜藏而远离,国家面临危亡,由之而出现的异常之象就是河水变红。”



上一篇:五行志下之上
下一篇:五行志中之上
推荐
阅读排行
百度 淘宝网 同程旅行 京东商城 瓷器

声明:本站内容多半来自网络或用户上传,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立即删除!联系本站  

  甘公网安62112602000021号  陇ICP备1600106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