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汉书

郊祀志下

汉书·志·郊祀志下

  是时既灭两粤,粤人勇之乃言:“粤人俗鬼,而其祠皆见鬼,数有效。昔东瓯王敬鬼,寿百六十岁。后世怠嫚,故衰耗。”;乃命粤巫立粤祝祠,安台无坛,亦祠天神帝百鬼,而以鸡卜。上信之,粤祠鸡卜自此始用。

  公孙卿曰:“仙人可见,上往常遽,以故不见。今陛下可为馆如缑氏城,置脯枣,神人宜可致。且仙人好楼居。”于是上令长安则作飞廉、桂馆,甘泉则作益寿、延寿馆,使卿持节设具而候神人。乃作通天台,置祠具其下,将招来神仙之属。于是甘泉更置前殿,始广诸宫室。夏,有芝生甘泉殿房内中。天子为塞河,兴通天,若有光云,乃下诏:“甘泉房中生芝九茎,赦天下,毋令复作。”

  其明年,伐朝鲜。夏,旱。公孙卿曰:“黄帝时,封则天旱,干封三年。”上乃下诏:“天旱,意干封乎?其令天下尊祠灵星焉。”

  明年,上郊雍五畤,通回中道,遂北出萧关,历独鹿,鸣泽,自西河归,幸河东祠后土。

  明年冬,上巡南郡,至江陵而东。登礼灊之天柱山,号曰南岳。浮江,自浔阳出枞阳,过彭蠡,礼其名山川。北至琅邪,并海上。四月,至奉高修封焉。

  初,天子封泰山,泰山东北止古时有明堂处,处险不敞。上欲治明堂奉高旁,未晓其制度。济南人公玉带上黄帝时明堂图。明堂中有一殿,四面无壁,以茅盖。通水,水圜宫垣。为复道,上有楼,从西南入,名曰昆仑,天子从之入,以拜祀上帝焉。于是上令奉高作明堂汶上,如带图。及是岁修封,则祠泰一、五帝于明堂上如郊礼。毕,燎堂下。而上又上泰山,自有秘祠其颠。而泰山下祠五帝,各如其方,黄帝并赤帝所,有司侍祠焉。山上举火,下悉应之。还幸甘泉,郊泰畤。春幸汾阴,祠后土。

  明年,幸泰山,以十一月甲子朔旦冬至日祀上帝于明堂,毋修封。其赞飨曰:“天增援皇帝泰元神策,周而复始。皇帝敬拜泰一。”东至海上,考入海及方士求神者,莫验,然益遣,几遇之。乙酉,柏梁灾。十二月甲午朔,上亲禅高里,祠后土。临勃海,将以望祀蓬莱之属,几至殊庭焉。

  上还,以柏梁灾故,受计甘泉。公孙卿曰:“黄帝就青灵台,十二日烧,黄帝乃治明庭。明庭,甘泉也。”方士多言古帝王有都甘泉者。其后天子又朝诸侯甘泉,甘泉作诸侯邸。勇之乃曰:“粤俗有火灾,复起屋,必以大,用胜服之。”于是作建章宫,度为千门万户。前殿度高未央。其东则凤阙,高二十余丈。其西则商中,数十里虎圈。其北治大池,渐台高二十余丈,名曰泰液,池中有蓬莱、方丈、瀛州、壶梁,象海中神山、龟、鱼之属。其南有玉堂璧门大鸟之属。立神明台、井干楼,高五十丈,辇道相属焉。

  夏,汉改历,以正月为岁首,而色上黄,官更印章以五字,因为太初元年。是岁,西伐大宛。蝗大起。丁夫人、雒阳虞初等以方祠诅匈奴、大宛焉。

  明年,有司言雍五畤无牢孰具,芬芳不备。乃令祠官进畤犊牢具,色食所胜,而以木寓马代驹云。及诸名山川用驹者,悉以木寓马代。独行过亲祠,乃用驹,它礼如故。

  明年,东巡海上,考神仙之属,未有验者。方士有言:黄帝时为五城十二楼,以候神人于执期,名曰迎年。上许作之如方,名曰明年。上亲礼祠,上犊黄焉。

  公玉带曰:“黄帝时虽封泰山,然风后、封巨、岐伯令黄帝封东泰山,禅凡山,合符,然后不死。”天子既令设祠具,至东泰山,东泰山卑小,不称其声,乃令祠官礼之而不封焉。其后令带奉祠候神物。复还泰山,修五年之礼如前,而加禅祠石闾。石闾者,在泰山下止南方,方士言仙人闾也,故上亲禅焉。

  其后五年,夏至泰山修封,还过祭恒山。

  自封泰山后,十三岁而周遍于五岳、四渎矣。

  后五年,复至泰山修封。东幸琅邪,礼日成山,登之罘,浮大海,用事八神延年。又祠神人于交门宫,若有乡坐拜者云。

  后五年,上复修封于泰山。东游东莱,临大海。是岁,雍县无云如雷者三,或如虹气苍黄,若飞鸟集木或阳宫南,声闻四百里。陨石二,黑如F341,有司有以为美祥,以荐宗庙。而方士之候神入海求蓬莱者终无验,公孙卿犹以大人之迹为解。天子犹羁縻不绝,几遇其真。

  诸所兴,如薄忌泰一及三一、冥羊、马行、赤星,五。宽舒之祠官以岁时致礼。凡六祠,皆大祝领之。至如八神,诸明年、凡山它名祠,行过则祠,去则已。方士所兴祠,各自主,其人终则已,祠官不主。它祠皆如故。甘泉泰一、汾阴后土,三年亲郊祠,而泰山五年一修封。武帝凡五修封。昭帝即位,富于春秋,未尝亲巡祭云。

  宣帝即位,由武帝正统兴,故立三年,尊孝武庙为世宗,行所巡狩郡国皆立庙。告祠世宗庙日,有白鹤集后庭。以立世宗庙告祠孝昭寝,有雁五色集殿前。西河筑世宗庙,神光兴于殿旁,有鸟如白鹤,前赤后青。神光又兴于房中,如烛状。广川国世宗庙殿上有钟音,门户大开,夜有光,殿上尽明。上乃下诏赦天下。

  时,大将军霍光辅政,上共己正南面,非宗庙之祀不出。十二年,乃下诏曰:“盖闻天子尊事天地,修祀山川,古今通礼也。间者,上帝之祠阙而不亲十有余年,朕甚惧焉。朕亲饬躬齐戒,亲泰祀,为百姓蒙嘉气、获丰年焉。”

  明年正月,上始幸甘泉,郊见泰畤,数有美祥。修武帝故事,盛车服,敬齐祠之礼,颇作诗歌。

  其三月,幸河东,祠后土,有神爵集,改元为神爵。制诏太常:“夫江海,百川之大者也,今阙焉无祠。其令祠官以礼为岁事,以四时祠江海雒水,祈为天下丰年焉。”自是五岳、四渎皆有常礼。东岳泰山于博,中岳泰室于嵩高,南岳灊山于用腄,西岳华山于华阴,北岳常山于上曲阳,河于临晋,江于江都,淮于平氏,济于临邑界中,皆使者持节侍祠。唯泰山与河岁五祠,江水四,余皆一祷而三祠云。

  时,南郡获白虎,献其皮、牙、爪,上为立祠。又以方士言,为随侯、剑宝、玉宝璧、周康宝鼎立四祠于未央宫中。又祠太室山于即墨,三户山于下密,祠天封苑火井于鸿门。又立岁星、辰星、太白、荧惑、南斗祠于长安城旁。又祠参山八神于曲城,蓬山石杜、石鼓于临朐,之罘山于腄,成山于不夜,莱山于黄。成山祠日,莱山祠月。又祠四时于琅邪,蚩尤于寿良。京师近县,鄠则有劳谷、五床山、日、月、五帝、仙人、玉女祠;云阳有径路神祠,祭休屠王也。又立五龙山仙人祠及黄帝、天神帝、原水凡四祠于肤施。

  或言益州有金马、碧鸡之神,可醮祭而致,于是谴谏大夫王褒使持节而求之。

  大夫刘更生献淮南枕中洪宝、苑秘之方,令尚方铸作。事不验,更生坐论。京兆尹张敞上疏谏门:“愿明主时忘车马之好,斥远方士之虚语,游心帝王之术,太平庶几可兴也。”后尚方待诏皆罢。

  是时,美阳得鼎,献之。下有司议,多以为宜荐见宗庙,如元鼎时故事。张敞好古文字,桉鼎铭勒而上议曰:“臣闻周祖始乎后稷,后稷封于EA69,公刘发迹于E1D9,大王建国于支阝、梁,文、武兴于丰、镐。由此言之,则支阝、梁、丰、镐之间周旧居也,固宜有宗庙、坛场祭祀之臧。今鼎出于支阝东,中有刻书曰:王命尸臣‘官此栒邑,赐尔旂鸾、黼黻、雕戈。’尸臣拜手稽首曰:‘敢对扬天子丕显休命。’臣愚不足以迹古文,窃以传记言之,此鼎殆周之所以褒赐大臣,大臣子孙刻铭其先功,臧之于宫庙也。昔宝鼎之出于汾脽也,河东太守以闻,诏曰:“朕巡祭后土,祈为百姓蒙丰年,今谷口兼未报,鼎焉为出哉?’博问耆老,意旧藏与,诚欲考得事实也。有司验脽上非旧臧处,鼎大八尺一寸,高三尺六寸,殊异于众鼎。今此鼎细小,又有款识,不宜荐见于宗庙。”制曰:“京兆尹议是。”

  上自幸河东之明年正月,凤凰集礻殳祤,于所集处得玉宝,起步寿宫,乃下诏赦天下。后间岁,凤凰、神爵、甘露降集京师,赦天下。其冬,凤凰集上林,乃作凤凰殿,以答嘉瑞。明年正月复幸甘泉,郊泰畤,改元曰五凤。明年,幸雍祠五畤。其明年春,幸河东,祠后土,赦天下。后间岁,改元为甘露。正月,上幸甘泉,郊泰畤。其夏,黄龙见新丰。建章、未央、长乐宫钟虚铜人皆生长,长一寸所,时以为美祥。后间岁正月,上郊泰畤,因朝单于于甘泉宫。后间岁,改元为黄龙。正月,复幸甘泉,郊泰畤,又朝单于于甘泉宫。至冬而崩。凤凰下郡国凡五十余所。

  元帝即位,遵旧仪,间岁正月,一幸甘泉郊泰畤,又东至河东祠后土,西至雍祠五畤。凡五奉泰畤、后土之祠。亦施恩泽,时所过毋出田租,赐百户牛、酒,或赐爵,赦罪人。

  元帝好儒,贡禹、韦玄成、匡衡等相继为公卿。禹建言汉家宗庙祭祀多不应古礼,上是其言。后韦玄成为丞相,议罢郡国庙,自太上皇、孝惠诸园寝庙皆罢。后元帝寝疾,梦神灵谴罢诸庙祠,上遂复焉。后或罢或复,至哀、平不定。语在《韦玄成传》。

  成帝初即位,丞相衡、御史大夫谭奏言:“帝王之事莫大乎承天之序,承天之序莫重于郊祀,故圣王尽心极虑以建其制。祭天于南郊,就阳之义也;瘗地于北郊,即阴之象也。天之于天子也,因其所都而各飨焉。往者,孝武皇帝居甘泉宫,即于云阳立泰畤,祭于宫南。今行常幸长安,郊见皇天,反北之泰阴,祠后土,反东之少阳,事与古制殊。又至云阳,行溪谷中,厄陕且百里,汾阴则渡大川,有风波舟楫之危,皆非圣主所宜数乘,郡、县治道共张,吏民困苦,百官烦费。劳所保之民,行危险之地,难以奉神灵而祈福祐,殆未合于承天子民之意。昔者周文、武郊于丰、镐,成王郊于雒邑。由此观之,天随王者所居而飨之,可见也。甘泉泰畤、河东后土之祠宜可徙置长安,合于古帝王。愿与群臣议定。”奏可。大司马车骑将军许嘉等八人以为:所以从来久远,宜如故。右将军王商、博士师丹、议郎翟方进等五十人以为:《礼记》曰“燔柴于太坛,祭天也;瘗E85F于大折,祭地也。”兆于南郊,所以定天位也。祭地于大折,在北郊,就阴位也。郊外各在圣王所都之南、北。《书》曰:“越三日丁已,用牲于郊,牛二。”周公加牲,告徙新邑,定郊礼于雒。明王圣主,事天明,事地察。天地明察,神明章矣。天地以王者为主,故圣王制祭天地之礼必于国郊。长安,圣主之居,皇天所观视也。甘泉、河东之祠非神灵所飨,宜徙就正阳、大阴之处。违俗复古,循圣制,定天位,如礼便。于是衡、谭奏议曰:“陛下圣德■明,上通承天之大典,览群下,使务悉心尽虑,议郊祀之处,天下幸甚。臣闻广谋从众,则合于天心,故《洪范》曰‘三人占,则从二人言’,言少从多之义也。论当往古,宜于万民,则依而从之;违道寡与,则废而不行。今议者五十八人,其五十人言当徙之义,皆著于经传,同于上世,便于吏民;八人不案经艺考古制,而以为不宜,无法之议,难以定吉凶。《太誓》曰:‘正稽古立功立事,可以永年,丕天之大律。’《诗》曰‘毋曰高高在上,陟降厥士,日监在兹’,言天之日监王者之处也。又曰‘乃眷西顾,此维予宅,’言天以文王之都为居也。宜于长安定南、北郊,为万世基。”天子从之。

  既定,衡言:“甘泉泰畤紫坛,八觚宣通象八方。五帝坛周环其下,又有群神之坛。以《尚书》禋六宗、望山川、遍群神之义,紫坛有文章、采镂、黼黻之饰及玉、女乐,石坛、仙人祠,瘗鸾路、骍驹、寓龙马,不能得其象于古。臣闻郊柴飨帝之义,埽地而祭,上质也。歌大吕舞《云门》以俟天神,歌太蔟舞《咸池》以俟地祇,其牲用犊,其席槁稽,其器陶匏,皆因天地之性,贵诚上质,不敢修其文也。以为神祇功德至大,虽修精微而备庶物,犹不足以报功,唯至诚为可,故上质不饰,以章天德。紫坛伪饰女乐、鸾路、骍驹、龙马、石坛之属,宜皆勿修。”

  衡又言:“王者各以其礼制事天地,非因异世所立而继之。今雍鄜、密、上、下畤,本秦侯各以其意所立,非礼之所载术也。汉兴之初,仪制未及定,即且因秦故祠,复立北畤。今既稽古,建定天地之大礼,郊见上帝,青、赤、白、黄、黑五方之帝皆毕陈,各有位馔,祭祀备具。诸侯所妄造,王者不当长遵。及北畤,未定时所立,不宜复修。”天子皆从焉。及陈宝祠,由是皆罢。

  明年,上始祀南郊,赦奉郊之县及中都官耐罪囚徒。是岁,衡、谭复条奏:“长安厨官、县官给祠,郡国候神方士使者所祠,凡六百八十三所,其二百八所应礼及疑无明文,可奉祠如故。其余四百七十五所不应礼,或复重,请皆罢。”奏可。本雍旧祠二百三所,唯山川诸星十五所为应礼云。若诸布、诸严、诸逐,皆罢。杜主有五祠,置其一。又罢高祖所立梁、晋、秦、荆巫、九天、南山、秦中之属,及孝文渭阳、孝武薄忌泰一、三一、黄帝、冥羊、马行、泰一、皋山山君、武夷、夏后启母石、万里沙、八神、延年之属,及孝宣参山、蓬山、之罘、成山、莱山、四时、蚩尤、劳谷、五床、仙人、玉女、径路、黄帝、天神、原水之属,皆罢。候神方士使者副佐、本草待诏七十余人皆归家。

  明年,匡衡坐事免官爵。众庶多言不当变动祭祀者。又初罢甘泉泰畤作南郊日,大风坏甘泉竹宫,折拔畤中树木十围以上百余。天子异之,以问刘向。对曰:“家人尚不欲绝种祠,况于国之神宝旧畤!且甘泉、汾阴及雍五畤始立,皆有神祇感应,然后营之,非苟而已也。武、宣之世,奉此三神,礼敬敕备,神光尤著。祖宗所立神祇旧位,诚未易动。及陈宝祠,自秦文公至今七百余岁矣,汉兴世世常来,光赤黄,长四五丈,直祠而息,音声砰隐,野鸡皆雊。每见雍太祝祠以太牢,遣候者乘传驰诣行在所,以为福祥。高祖时五来,文帝二十六来,武帝七十五来,宣帝二十五年,初元元年以来亦二十来,此阳气旧祠也。及汉宗庙之礼,不得擅议,皆祖宗之君与贤臣所共定。古今异制,经无明文,至尊至重,难以疑说正也。前始纳贡禹之议,后人相因,多所动援。《易大传》曰:‘诬神者殃及三世。’恐其咎不独止禹等。”上意恨之。

  后上以无继嗣故,令皇太后诏有司曰:“盖闻王者承事天地,交接泰一,尊莫著于祭祀。孝武皇帝大圣通明,始建上下之祀,营泰畤于甘泉,定后土于汾阴,而神祇安之,飨国长久,子孙蕃滋,累世遵业,福流于今。今皇帝宽仁孝顺,奉循圣绪,靡有大愆,而久无继嗣。思其咎职,殆在徙南、北郊,违先帝之制,改神祇旧位,失天地之心,以妨继嗣之福。春秋六十,未见皇孙,食不甘味,寝不安席,朕甚悼焉。《春秋》大复古,善顺祀。其复甘泉泰畤、汾阴后土如故,及雍五畤、陈宝祠在陈仓者。”天子复亲郊礼如前。又复长安、雍及郡国祠著明者且半。

  成帝末年颇好鬼神,亦以无继嗣故,多上书言祭祀方术者,皆得待诏,祠祭上林苑中长安城旁,费用甚多,然无大贵盛者。谷永说上曰:“臣闻:明于天地之性,不可或以神怪;知万物之情,不可罔以非类。诸背仁义之正道,不遵之法言,而盛称奇怪鬼神,广崇祭祀之方,求报无福之祠,及言世有仙人,服食不终之药,遥兴轻举,登遐倒景,览观县圃,浮游蓬莱,耕耘五德,朝种暮获,与山石无极,黄冶变化,坚冰淖溺,化色五仓之术者,皆奸人惑众,挟左道,怀诈伪,以欺罔世主。听其言,洋洋满耳,若将可遇;求之,荡荡如系风捕景,终不可得。是以明王距而不听,圣人绝而不语。昔周史苌弘欲以鬼神之术辅尊灵王会朝诸侯,而周愈微,诸侯愈叛。楚怀王隆祭祀,事鬼神,欲以获福助,却秦师,而兵挫地削,身辱国危。秦始皇初并天下,甘心于神仙之道,遣徐福、韩终之属多赍童男童女入海求神、采药,因逃不还,天下怨恨。汉兴,新垣平、齐人少翁、公孙卿、栾大等,皆以仙人黄冶、祭祠、事鬼使物、入海求神、采药贵幸,赏赐累千金。大尤尊盛,至妻公主,爵位重累,震动海内。元鼎、元封之际,燕、齐之间方士瞋目扼C936,言有神仙、祭。致福之术者以万数。其后,平等皆以术穷诈得,诛夷伏辜。至初无中,有天渊玉女、巨鹿神人、EC40阳侯师张宗之奸,纷纷复起。夫周、秦之末,三五之隆,已尝专意散财,厚爵禄,竦精神,举天下以求之矣。旷日经年,靡有毫厘之验,足以揆今。《经》曰:‘享多仪,仪不及物,惟曰不享。’《论语》说曰:‘子不语怪神。’唯陛下距绝此类,毋令奸人有以窥朝者。”上善其言。

  后成都侯王商为大司马卫将军辅政,杜鄴说商曰:‘东邻杀牛,不如西邻之瀹祭’,言奉天之道,贵以诚质大得民心也。行秽祀丰,犹不蒙祐;德修荐薄,吉必大来。古者坛场有常处,燎禋有常用,赞见有常礼;牺牲玉帛虽备而财不匮,车舆臣役虽动而用不劳。是故每举其礼,助者欢说,大路所历,黎元不知。今甘泉、河东天地郊祀、咸失方位,违阴阳之宜。及雍五畤皆旷远,奉尊之役,休而复起,缮治共张,无解已时,皇天著象,殆可略知。前上甘泉,先驱失道;礼月之夕,奉引复迷。祠后土还,临河当渡,疾风起波,船不可御。又雍大雨,坏平阳宫垣。乃三月甲子,震电灾林光宫门。祥瑞未著,咎征仍臻。迹三郡所奏,皆有变故。不答不飨,何以甚比!《诗》曰‘率由旧章’。旧章,先王法度,文王以之,交神于祀,子孙千亿。宜如异时公卿之议,复还长安南、北郊。”

  后数年,成帝崩,皇太后诏有司曰:“皇帝即位,思顺天心,遵经义,定郊礼,天下说憙。惧未有皇孙,故复甘泉泰畤、汾阴后土,庶几获福。皇帝恨难之,卒未得其祐。其复南、北郊长安如故,以顺皇帝之意也。”

  哀帝即位,寝疾,博征方术士,京师诸县皆有侍祠使者,尽复前世所常兴诸神祠官,凡七百余所,一岁三万七千祠云。

  明年,夏令太皇太后诏有司曰:“皇帝孝顺,奉承圣业,靡有解怠,而久疾未瘳。夙夜唯思,殆继体之君不宜改作。其复甘泉泰畤、汾阴后土祠如故。”上亦不能亲至,遣有司行事而礼祠焉。后三年,哀帝崩。

  平帝元始五年,大司马王莽奏言:“王者父事天,故爵称天子。孔子曰:‘人之行莫大于孝,孝莫大于严父,严父莫大于配天。’王者尊其考,欲以配天,缘考之意,欲尊祖,推而上之,遂及始祖。是以周公郊祀后稷以配天,宗祀文王于明堂以配上帝。《礼记》:天子祭天地及山川,岁遍。《春秋穀梁传》以十二月下辛卜。正月上辛郊。高皇帝受命,因雍四畤起北畤,而备五帝。未共天地之祀。孝文十六年用新垣平初起渭阳五帝庙,祭泰一、地祇,以太祖高皇帝配。日冬至祠泰一,夏至祠地祇,皆并祠五帝,而共一牲,上亲郊拜。后平伏诛,乃不复自亲,而使有司行事。孝武皇帝祠雍,曰:‘今上帝朕亲郊,而后土无祠,则礼不答也。’于是元鼎四年十一月甲子始立后土祠于汾阴。或曰,五帝,泰一之佐,宜立泰一。五年十一月癸未始立泰一祠于甘泉,二岁一郊,与雍更祠,亦以高祖配,不岁事天,皆未应古制。建始元年,徙甘泉泰畤、河东后土于长安南北郊。永始元年三月,以未有皇孙,复甘泉、河东祠。绥和二年,以卒不获祐,复长安南、北郊。建平三年,惧孝哀皇帝之疾未瘳,复甘泉、汾阴祠,竟复无福。臣谨与太师孔光、长乐少府平晏、大司农左咸、中垒校尉刘歆、太中大夫朱阳、博士薛顺、议郎国由等六十七人议,皆曰宜如建始时丞相衡等议,复长安南、北郊如故。”

  莽又颇改其祭礼,曰:“《周官》天地之祀,乐有别有合。其合乐曰‘以六律、六钟、五声、八音、六舞大合乐’,祀天神,祭地祇;祀四望,祭山川,享先妣先祖。凡六乐,奏六歌,而天地神祇之物皆至。四望,盖谓日、月、星、海也。三光高而不可得亲,海广大无限界,故其乐同。祀天则天文从,祭地则地理从。三光,天文也;山川,地理也。天地合祭,先祖配天,先妣配地,其谊一也。天地合精,夫妇判合。祭天南郊,则以地配,一体之谊也。天地位皆南乡,同席,地在东,共牢而食。高帝、高后配于坛上,西乡,后在北,亦同席共牢。牲用茧栗,玄酒陶匏。《礼记》曰天子籍田千亩以事天地,繇是言之,宜有黍、稷。天地用牲一,燔燎,瘗E85F用牲一,高帝、高后用牲一。天用牲左,及黍、稷燔燎南郊;地用牲右,及黍、稷瘗于北郊。其旦,东乡再拜朝日;其夕,西乡再拜夕月。然后孝弟之道备,而神祇嘉享,万福降辑。此天地合祀,以祖、妣配者也。其别乐曰‘冬日至,于地上之圜丘奏乐六变,则天神皆降;夏日至,于泽中之方丘奏乐八变,则地祇皆出。’天地有常位,不得常合,此其各特祀者也。阴阳之别于日冬、夏至;其会也,以孟春正月上辛若丁,天子亲合祀天地于南郊,以高帝、高后配。阴阳有离合,《易》曰‘分阴分阳,迭用柔刚’。以日冬至使有司奉祠南郊,高帝配而望群阳;日夏至使有司奉祭北郊,高后配而望群阳。皆以助致微气,通道幽弱。当此之时,后不省方,故天子不亲而遣有司,所以正承天顺地,复圣王之制,显太祖之功也。渭阳祠勿复修。群望未悉定,定复奏。”奏可。三十余年间,天地之祠五徙焉。

  后莽又奏言:“《书》曰‘类于上帝,禋于六宗’。欧阳、大、小夏侯三家说六宗,皆曰上不及天,下不及地,旁不及四方,在六者之间,助阴阳变化,实一而名六,名实不相应。《礼记》祀典,功施于民则祀之。天文:日、月、星、辰,所昭仰也;地理:山、川、海、泽,所生殖也。《易》有八卦,‘乾’、‘坤’六子,水火不相逮,雷风不相誖,山泽通气,然后能变化,既成万物也。臣前奏徙甘泉泰畤、汾阴后土皆复于南、北郊。谨案《周官》‘兆五帝于四郊’,山川各因其方,今五帝兆居在雍五畤,不合于古。又日、月、雷、风、山、泽,《易》卦六子之尊气,所谓六宗也。星、辰、水、火、沟、渎,皆六完之属也。今或未特祀,或无兆居。谨与太师光、大司徒宫、羲和歆等八十九人议,皆曰:天子父事天,母事地。今称天神曰皇天上帝,泰一兆曰泰畤,而称地祇曰后土,与中央黄灵同,又兆北郊,未有尊称。宜令地祇称皇地后祇,兆曰广畤。《易》曰‘方以类聚,物以群分’。分群神以类相从为五部,兆天地之别神:中央帝黄灵后土畤及日庙、北辰、北斗、填星、中宿中宫于长安城之未地兆;东方帝太昊青灵勾芒畤及雷公、风伯庙、岁星、东宿东宫于东郊兆;南方炎帝赤灵祝融畤及荧惑星、南宿南宫于南郊兆;西方帝少皞白灵蓐收畤及太白星、西宿西宫于西郊兆;北方帝颛顼黑灵玄冥畤及月庙、雨师庙、辰星、北宿北宫于北郊兆。”奏可,于是长安旁诸庙兆畤甚盛矣。

  莽又言:“帝王建立社稷,百王不易。社者,土也。宗庙,王者所居。稷者,百谷之主,所以奉宗庙,共粢盛,人所食以生活也。王者莫不尊重亲祭,自为之主,礼如宗庙。《诗》曰‘乃立冢土’。又曰‘以御田祖,以祈甘雨’。《礼记》曰‘唯祭宗庙社稷,为越绋而行事’。圣汉兴,礼仪稍定,已有官社,未立官稷。”遂于官社后立官稷,以夏禹配食官社,后稷配食官稷。稷种穀树。徐州牧岁贡五色土各一斗。

  莽篡位二年,兴神仙事,以方士苏乐言,起八风台于宫中。台成万金,作乐其上,顺风作液汤。又种五梁禾于殿中,各顺色置其方面,先煮鹤髓、毒冒、犀玉二十余物渍种,计粟斛成一金,言此黄帝谷仙之术也。以乐为黄门郎,令主之。莽遂崇鬼神淫祀,至其末年,自天地六宗以下至诸小鬼神,凡千七百所,用三牲鸟兽三千余种。后不能备,乃以鸡当鹜雁,犬当麋鹿。数下诏自以当仙,语在其《传》。

  赞曰:汉兴之初,庶事草创,唯一叔孙生略定朝廷之仪。若乃正朔、服色、郊望之事,数世犹未章焉。至于孝文,始以夏郊,而张仓据水德,公孙臣、贾谊更以为土德,卒不能明。孝武之世,文章为盛,太初改制,而宽、司马迁等犹从臣、谊之言,服色数度,遂顺黄德。彼以五德之传,从所不胜,秦在水德,故谓汉据土而克之。刘向父子以为帝出于《震》,故包羲氏始受木德,其后以母传子,终而复始,自神农、黄帝下历唐、虞三代而汉得火焉。故高祖始起,神母夜号,著赤帝之符,旗章遂赤,自得天统矣。昔共工氏以水德间于木、火,与秦同运,非其次序,故皆不永。由是言之,祖宗之制盖有自然之应,顺时宜矣。究观方士祠官之变,谷永之言,不亦正乎!不亦正乎!

【译文】

  这时已消灭了两粤,粤人勇之便说“粤人习俗崇尚鬼神,而且他们祭祀时经常见到鬼,常有效。以前束瓯王尊敬鬼神,寿命达一百六十岁。他的后代怠慢鬼神,所以寿命就减少了。”于是就命粤巫建立粤地的祝祠,设立没有坛的台,也祭祀天神、上帝和百鬼,用鸡骨进行占卜。皇上对此感到可信,粤祠用鶸骨占卜从造时开始。

  公孙卿说:“仙人是可以见到的,皇上前往得太急迫了,因此没能见到。现在陛下可以像缑氏城一样建立馆,陈设干肉和枣子,神人应该可以请来。而且仙人喜欢居住楼阁。”于是天子令在长安建造飞廉、桂馆,在甘泉宫建造益寿、延寿馆,派公孙卿带着符节布置祭品去迎接神人。于是建造通天台,在下面陈设祭品,以招来神仙之类。于是甘泉宫再建造前殿,开始扩大各宫室。夏天,有芝草生长在甘泉宫的房中。天子因为堵黄河缺口,兴建了通天台,好像有神光出现,于是天子下韶大赦天下。

  过了一年,讨伐朝鲜。夏天,天旱。公孙卿说:“黄帝时祭天就天旱,封土干了三年。”皇上于是下诏:“天旱,是希望封土干燥吗?大概是令天下恭敬地祭祀灵星。”

  又过了一年,天子郊祀雍城的五峙,打通回中的路,于是便向北出萧关,经过独鹿、鸣泽,从西河回来,到河东祭祀后土。

  第二年冬天,天子巡视南郡,到江陵后再东行。登上潜地的天柱山行祭礼,天柱山号称南岳。乘船沿江而下,从浔阳出了枞阳,经过彭蠡,礼祭那裹的名山大川。向北到琅邪,沿海路

  而上。四月,到奉高举行祭天仪式。

  起初,天子在泰山祭天时,泰山东北山脚古时候有一处明堂,地势险要,不宽敞。天子打算在奉高旁修建明堂,但不清楚建造明堂的制度。济南人公玉带献上黄帝时候的明堂图案。明堂中有一殿堂,四面没有墙壁,用茅草盖房,殿与水流相通,水流环绕宫墙,建有上下两层通道,上面有楼,从西南方向进入,名叫昆仑,天子从这裹进去,以拜祀上帝。于是皇上命在奉高汶水上建造明堂,跟公玉带所献的图一模一样。等到这年修建封土,就在明堂的上座祭祀泰一、五帝,配以高皇帝庙的神座与之相对。在下房用二十太牢祭祀后土。天子从昆仑的路进入,开始用郊祭一样的礼仪在明堂拜祭。行礼完后,就在堂下烧柴燎祭。皇上又登上泰山,自己在山顶秘密祭祀。在泰山下面祭祀五帝,各自按照他们的方位,黄帝和赤帝并在一处,有关官员在一边侍候祭祀。山上举起火把,山下也举火相应。回来到达甘泉宫,郊祀泰峙。春天到汾阴,祭祀后上。  又过了一年,皇帝到泰山,因为十一月甲子初一冬至就在明堂祭祀上帝,不进行修建封土。有赞辞说:“上天增授给皇帝泰元神策,周而复始。皇帝虔诚地祭祀泰一。”束到海上,考察入海的人和访求神仙的方士,没有得到应证,但仍增派人员,希望能遇到神仙。乙酉,柏梁发生火灾。十二月甲午初一,皇上亲自到高里祭土,祭祀后土。光临勃海,将望祀蓬莱等地,希望到殊庭那裹去。

  皇上回来后,因为柏梁遭受火灾的缘故,在甘泉宫接受郡国所上的计簿。公孙卿说道:“黄帝建成青灵台后,过了十二天就被烧了,黄帝于是建造明庭。明庭,就是甘泉宫。”方士大多说古代帝王有建都甘泉的。这以后天子又在甘泉接受诸侯朝见,甘泉就作为诸侯的官舍。勇之便说道:“粤地风俗是遇到火灾,重新盖房子,一定比原先的大,这是用大规模来制服火灾。”于是建造建章宫,计划建成千门万户。前殿高度预计高于未央宫。它的束面为凤阙,高二十多丈。西面是商中,建有几十里的虎圈。在北面建有一个大池,渐台高二十多丈,名叫泰液,池中建有蓬莱、方丈、瀛州、壶梁,像海中的神山龟鱼一样。南面建有玉堂璧门大鸟之类。建立神明台、井干楼,高五十丈,辇道相互连接。

  夏天,汉朝修改历法,以正月作为一年的开头,颜色以黄色为贵,刻着官名的印章改为五个宇,以当年为太初元年。这一年,向西攻打大宛,蝗灾大规模发生。丁夫人、雏踢的虞翅等人用方术祭祀来诅咒匈奴、大宛。

  过了一年,有关官员说雍地的五时没有烹熟的祭品,芳香不够。于是就令祠官发给五峙煮牺牲的器具,颜色按照五行相胜配置,而用木偶马代替驹。所有名山大川I用驹的,都用木偶马代替。衹有皇上经过时亲自祭祀,才用驹,其他祭礼依旧。

  又过了一年,天子向东巡视海上,考察神仙之类的人,没有得到应验。方士中有人说黄帝时候建造过五城十二楼,以在执期迎候神人,名叫迎年。皇上同意按照所说样式建造五城十二楼,名叫明年。皇上亲自去祭祀,所献的小牛是黄色的。

  公玉带说:“黄帝时虽然封过泰山,但风后、封钜、岐伯命黄帝到束泰山祭天,到凡山祭地,与符瑞相合,就会不死。”天子已经命令设置祭具,到束泰山,东泰山矮小,名不符实,就命祠宫祭祀,而不在此筑坛。其后命公玉带奉祠迎候神物。重新回到泰山,像五年前一样行礼,增加在石间祭地。石板,在泰山脚下的南方,方士说是仙人的故居,所以皇上亲自去祭地。

  遣以后过了五年,天子重到泰山修整封土,回途中路过恒山加以祭祀。从在泰山祭天后,十三年五岳、四渎全都祭祀了一遍。又过了五年,重新到泰山修整封土。东到琅邪,在成山祭仙,登上之罘,漂浮于大海,在延年祭祀八神。又在交门宫祭祀神人,好像有神人向祠堂相坐而拜。

  又过了五年,皇上重在泰山修整封土。东游东莱,到达大海边上。造一年,雍县没有乌云但好像有三次雷声,有的像彩虹,呈苍黄色,好像飞鸟聚集在械阳宫南面,声音震动四百里开外。有二块陨石,颜色黑如鲎,有关官员以为吉祥,就把它献给宗庙。但入海访求蓬莱和迎候神仙的方士始终没有应验,公孙卿仍然用巨人的足迹作为辞说。天子仍不断留恋于此,希望遇到真正的神人。

  各种兴建的祭所,都如薄忌的泰一以及三一、冥羊、马行、赤星一样,共五处。宽舒的祠官,按一年四季进行祭祀。共有六座祠堂,都由大祝掌管。至于像八神,各明年、凡山等其他名祠,经过时就祭祀,离开就停止了。方士所建造的祠堂,由他们自己主管,人死了也就停止祭祀了,祠官不管。其他的祠都同以前一样。甘泉宫的泰一、汾阴的后土,天子三年亲自郊祭一次,而泰山每五年修整封土一次。武帝时一共修整封土五次。昭帝即帝位,尚且年轻,不曾亲自巡行祭祀。

  宣帝即帝位,因为是由武帝的正统继位的,所以即位三年后,就尊孝武庙为世宗,到他所巡视的郡国都建世宗庙。告祀世宗庙的那天,有白鹤集中到后庭。在建世宗庙而告祭孝昭的寝陵时,有五色雁集中在殿前。在西河建筑世宗庙,有神光在殿旁出现,有一只像白鹤的乌,前面是赤色,后面是青色。神光又在房中出现,像烛光形状。广川国的世宗庙殿上有钟声,门户大开,夜晚有光辉,殿上全亮堂堂的。天子便下韶大赦天下。当时,大将军霍光辅政,皇上恭敬地呆在宝座上,不是宗庙祭祀不出去。十二年,便下诏说:“曾听说天子虔诚地事奉天地,祭祀山川,是古今的通礼。以前,不亲自祭祀上帝的庙宇已十多年了,朕很害怕。朕决定亲自带头斋戒,亲自去祭祀,为百姓祈求瑞气,以得到丰年。”

  第二年正月,皇上才到甘泉宫,郊祀垄歧,几次出现吉兆。仿效亘适时的先例,车和章服兴盛,恭敬地行斋祠时的礼节,写了很多诗歌。这年三月,亲临迥塞,祭祀后土,有神爵聚集,便改元为塑爵。下诏给太常说:“垦丝和大海,是百川中最大的,现在没有人去祭祀。现令祠官把祭礼作为每年的事情,在四季祭祀长江、大海、雒水,为天下祈求丰年。”从此五岳、四渎都经常得到祭祀。束岳泰山在博地祭祀,中岳泰室在嵩山祭祀,南岳滞山在潜地祭祀,西岳华山在华阴祭祀,北岳常山在上曲阳祭祀,黄河在临晋祭祀,长江在江都祭祀,淮水在平氏祭祀,济水在临邑境内祭祀,都由使者持着符节主持祭祀。衹有泰山与黄河一年五祠,江水四祠,其余都祈祷一次,祭祀三次。

  当时,南郡捕获到白虎,把皮、牙、爪献给朝廷,皇上就用它们来建立祠庙。又根据方士的建议,为随侯、剑宝、玉宝璧、周康宝鼎在未央宫建立四座祠堂。又在即墨祭太室山,在下密祭祀三户山,在鸿门祭祀天封苑火井。又在长安城旁建立木星、辰星、金星、火星、南斗祠。又在曲城祭祀参山和八神,在临朐祭祀蓬山的石社石鼓,在肿祭祀之罘山,在不夜祭祀成山,在黄祭祀莱山。在成山祭曰,在莱山祭月。又在琅邪祭祀四季,在寿良祭祀蚩尤。京城的近县鄂,则有劳谷、五牀山、日月、五帝、价人、玉女祠。云阳有径路神祠,用来祭休屠王。又在肤施建立五龙山的价人祠以及黄帝、天神、帝原水共四座祠庙。

  有人说益州有金马、碧鸡神,可用祭祀招来,于是派遣谏大夫王裹持着符节去求神。

  大夫刘更生把淮南枕中的大宝秘苑的方术献给皇上,皇上命尚方铸造。事情不灵验,刘更生被判刑。京兆尹张敞上疏谏道:“希望明主时刻不要惦记车马的娱乐,排斥远方方士的不实之词,潜心于帝王的道术,太平之治差不多就能达到了。”以后尚方、待诏官都被撤销。

  这时,有人在美阳得到一只鼎,就把它献给皇上。皇上就把这件事交给有关官员讨论,大多认为应把它进献到宗庙,就像元鼎时的情况一样。张敞喜好古文字,考察鼎上的铭刻后把自己的意见报告给皇上说:“臣听说周朝的祖先开始于后稷,后稷受封于牦,公刘在豳地创业,大王在郊梁建国,文武在酆镝兴起。从这方面来说,那么郊梁丰镐之间是周朝的旧居,本来应该有宗庙坛场祭祀的遗迹的。现在鼎出现在郯梁的束面,中间刻有铭文:‘王命令主事的大臣:“管理枸邑,赐给你旌旗、鸾车、黼黻、雕戈。”主事的大臣跪拜说道:“我一定尽力为天子弘扬圣明和美善的命令。”,臣愚昧不足以寻找古文的文迹,但衹从传记上所说的来看,这只鼎大概是周朝用来褒奖大臣,大臣的子孙在鼎上铭刻他们祖先的功绩,藏在宫庙中的。以前实鼎出现在汾阴的山丘上,河东太守报告了天子,天子下诏说:‘朕巡祭后土,为百姓祈求丰年,现在谷物不丰,没有报应,鼎的出现是为了什么呢?’广泛询问老人,是不是以前就藏在这裹呢?确实想考察它的真实情况。有关官员检验山丘上并不是旧藏的地方,鼎大八尺一寸,高三尺六寸,同众鼎大不相同。现在这只鼎细小,又有刻记,不宜进献宗庙。”皇帝批道:“京兆尹的建议是对的。”

  皇上到河东的第二年正月,凤凰飞集于投栩,在它们所集中的地方得到了玉宝,建造步寿宫,于是下诏赦免天下。后来隔了一年,凤凰、神爵、甘露降集京城,又赦免天下。这年冬,

  有凤凰飞集于上林,于是建造凤皇殿,用来回应瑞兆。第二年正月,重新到甘泉宫,郊祀泰峙,改元为五凤。过了一年,到雍城祭祀五峙。第二年春天,到河东,祭祀后土,赦免天下。隔了一年,改元为甘露。正月,皇上到甘泉,郊祀泰峙。这年夏天,有黄龙出现在新丰。建章、未央、长乐宫悬挂钟的木架上和铜人都长出毛,长一寸多,当时认为吉祥。后来隔了一年的正月。皇上郊祭泰时,顺便在甘泉宫接见单于的朝见。、后来又隔了一年,改元为黄龙。正月,重新到甘泉宫,郊祀泰峙,又在甘泉宫接见单于的朝见。到冬天皇上去世。凤凰降到郡国的共有五十多处。

  元帝即帝位,遵照旧有的礼仪,每隔一年的正月,到甘泉宫郊祀泰峙一次,又束到河东祭祀后土,西到雍城祭祀五峙。共五次供给泰时、后土的祭祀。也施予恩泽,有时所经过的地方不用交纳田租,赐给一百户的牛和酒,有的赐给爵位。赦免罪人。

  元帝喜欢儒术,贡禹、韦玄成、匡衡等人相继为公卿。贡禹建议说漠家宗庙祭祀大多与古礼不合,皇上赞成他的意见。后来韦玄成为丞相,建议撤销郡国庙,从太上皇到孝惠帝各园寝庙的祭祀都废除。后来元帝卧病,梦见神灵来谴责他废除各祠庙的事,元帝便重新祭祀。后来时废时复,到哀帝、平帝时就没有定数。此事记载于《韦玄成传》。

  成帝刚即帝位,丞相匡衡、御史大夫张谭上奏说道: “帝王的事没有比继承上天的序位更重大的了,而继承上天的序位没有比郊祀更重要的,所以圣王都尽心竭虑来建立郊祀的礼制。在南郊祭天,有趋向于阳的意义;在北郊祭地,是趋向于阴的象征。天对于天子,就是随着天子所定都的地方享受他们各自的祭祀。以前,孝武皇帝居住在甘泉宫,就在云阳建立泰时,在宫的南面祭祀。现在行驾常到长安,郊祭皇天反而北到太阴的地方,祭祀后土反而向东到较阳的地方,事情同古代的制度不一样。又到云阳,行走在溪谷中,道路狭窄陡峭有近百里,到汾阴就要渡大河,有风波舟楫的危险,都不是英明的君主所合适屡次进行的。郡县修治道路,供应各种器物,官民困苦,百官耗费很重。使所保护的百姓劳苦,行走于危险的地方,难以事奉神灵而祈求福佑,大概就是没有合承受天命爱护百姓的本意。以前周文王、武王在丰鄗郊祀,成王在雒邑郊祀。从这看来,上天随着帝王所居住的地方来享受祭祀,这是显而易见的。甘泉的泰峙、河东的后土的祭祀应迁到长安,同古代帝王相合。希望同群臣商议确定。”他的奏议被批准了。大司马车骑将军许嘉等八人认为祭礼由来已久,应同原有的一样。右将军王商、博士师丹、议郎翟方进等五十人认为《礼记》上说“焚柴于太坛,是祭天;埋葬缯和牲于泰折,是祭地。”祭坛的界域在南郊,是用来确定天位。在泰折祭地,是在北郊,是靠近阴位。郊祀的位置各在圣王所定都城的南北面。《书》上说:“过了三天的丁巳曰,在郊外使用祭品,有二头牛。”周公增加祭牲,禀告迁徙到新都,在雒阳确定郊礼。明王圣主,事奉上天明确,事奉大地仔细。天地能够仔细明了地对待,神明就会得以显现。天地以帝王为主导,所以圣王制定祭祀天地的礼仪一定在国都郊外。长安,是圣王居住的地方,皇天要来进行观看视察。甘泉、河东的祭祀不是神灵所来享受的,应迁徙到靠近正阳大阴的地方。皇上应违背习俗恢复古制,遵循圣制,确定天位,遵照合适礼仪。于是匡衡、张谭把自己的建议上奏道:“陛下道德超凡,耳聪眼明,上达天帝,承上天的盛大,统览群下,使每个人都尽心竭虑,商议郊祀的地方,天下人很幸运。臣听说广泛地和众人谋议,就和上天的心意相合,所以《洪范》上

  说‘三人占卜,就听从两人所说的,,是说少数服从多数的意思。议论说应当回到古代,方便万民,就依从他们;违背规律,衹有少数人认可,就要废弃它而不采用。现在商议的人有五十八个,其中有五十人陈述应当迁徙的意义,都写在经传中,与上古时代相同,方便官民;八人不考察经文和艺文,考察古制,就认为不宜,没有法则的议论,难以确定吉凶。《太誓》上说:‘正确地考察古道来行事,可以长久保有天下,这是事奉上天的法则。’《诗》上说‘不要以为上天高高在上,它能上下升降,曰H监察这裹’,是说上天每日监察帝王所在的地方。又说‘回头西望,造就是我的地方,,是说上天以文王的都城为居住点。应在长安确定南北郊祭的地方,作为万代的基地。”天子听从了他们的建议。

  事情确定后,匡衡说: “甘泉泰时的紫坛,八角全部相通以象征八方。五帝的坛环绕在它的下面,又有群神的坛。按照《尚书》中里祭六宗、望祭山JI!、遍祭群神的含义,紫坛要有花纹、彩雕、黼黻的装饰以及玉器、女乐、石坛、仙人祠,瘗鸾辖、驿驹、木偶龙马,不能从古制中得到它们的形状。臣听说过郊祀焚柴享祭天帝的意义,扫地而祭,是崇尚质朴。歌唱大吕舞《云门》以等待天神,歌唱太蔟舞《咸池》以等待地神,祭祀用的牲是小牛,席用的是稿秸,器皿是陶匏,都是依照天地的本性,以诚为贵,以质朴为上,不敢修饰文彩。认为神的功德极大,即使修饰精微而且准备众物,也不足以报知功德,衹有至诚才行,所以崇尚质朴,不加修饰,用来彰明天德。紫坛的人为装饰、女乐、鸾辂、辟驹、龙马、石坛之类,应都不修治。”

  匡衡又说: “帝王各自以自己的礼制事奉天地,不是按照不同时代所建立的加以继承。现在雍的鄘、密、上峙、下峙,本是秦侯各自按照他们的意念所建立的,不是礼上所载的方法。汉朝建立之初,仪制没有来得及确定,暂且根据秦朝旧有的祠庙,重新建立北峙。现在既然已考察古制,制定祭祀天地的大礼,郊祀上帝,青、赤、白、黄、黑五方之帝全都加以陈列,各有位置供奉,祭祀的用品齐备。诸侯所妄自建造的,帝王不当长期遵照。至于北时,没有定时去祭祀所建立的祠,不应重新修整。”天子都听从。至于陈宝祠,从此都撤除了。

  第二年,皇上开始祭祀南郊,赦免供奉郊祀的县以及京师各官府的因犯小罪被剃除鬓须的囚徒。这一年,匡衡、张谭重新分条上奏道: “长安的厨官、县官供给郡国迎候神仙的方士、使者所祭祀的,共有六百八十三处,其中二百零八处当祭,至于怀疑没有明文的,可以跟以前一样奉祠。其余的四百七十五处不当祭,有的重复,请求全部废除。”奏议被批准。雍地原有旧祠二百零三处,衹有山川诸星十五处当祭。至于诸布、诸严、诸逐,全部废除。杜主有五座祠,设置其中之一。又废除高祖所建立的梁、晋、秦、荆地的巫师、九天、南山、莱中之类,以及孝文帝的渭阳:孝武帝薄忌的泰一、三一、黄帝、冥羊、马行、泰一、皋山山君、武夷、夏后启母石、万里沙、八神、延年之类,还有孝宣帝的参山、蓬山、之罘、成山、莱山、四时、蚩尤、劳谷、五牀、俪人、玉女、径路、黄帝、天神、原水之类,都废除。迎候神仙的方士、使者、副佐、以方药本草待诏的七十多人都遣送回家。

  第二年,匡衡犯法被免除官位和爵位。众人大多说不应变动祭祀。又当初取消在甘泉的泰峙行南郊祭祀之Et,大风毁坏了甘泉的竹宫,折断拔起祭场中树木有十围粗以上的百余棵。天子对此感到奇怪,询问刘向。刘向答道: “平民人家尚且不想断绝继嗣所传的祠庙,何况对于国家的神宝旧时呢!而且甘泉、汾阴以及雍城的五峙刚刚建立,都有神灵感应,然后再加以照理,不是敷衍一下就行了。武帝、宣帝的时候,供奉这三神,礼节恭敬齐备,神灵光辉尤其显著。祖宗所设立的神灵旧位,实在不能轻易改动。至于陈实祠,从秦文公到现在有七百多年了,汉朝建立后代代都来,光的颜色赤黄,长四五丈,直到祭祀后才停止,声音砰然作响,野鸡都呜叫。每次见到雍城太祝用太牢祭祀,派遣迎候的人乘着一辆驿站的马车到天子所在之地报告神灵的到来,都以之为吉祥。高祖时来了五次,文帝时来了二十六次,武帝时来了七十五次,宣帝时来了二十五次,初元元年以来也来了二十次,这些都是阳气旧祠。至于汉朝宗庙的礼仪,不得擅自议论,都是祖上的君主和贤臣所共同制定的。古今制度不同,经上没有明确记载,至尊至重的事,难以用不确定的言论来纠正。前不久刚采纳贡禹的建议,后来的人相互因袭,大多有所动摇。《易大传》说:‘欺骗神灵的人要殃及三代。’恐怕这些过失不独衹是贡禹等人。”皇上心裹感到悔恨。

  后来皇上因为没有继嗣的缘故,就命皇太后下诏给有关官员说:“听说帝王事奉天地,交接泰一,尊敬神灵没有比祭祀更好的了。孝武皇帝英明通达,开始建立天地的祭祀,在甘泉营造台峙,在汾阴建立后土,神灵就感到安稳,国家便长久,子孙繁衍昌盛,世代遵守祖业,福佑流传到现在。现在皇帝宽厚、仁慈、孝顺,遵循帝王的统绪,没有大的过失,却很久没有继嗣。思考其主要的过失,大概在于迁徙南北郊祠,违背先帝的制度,改换神灵的旧位,失去天地的本心,以致妨碍继嗣的福分。我有六十岁了,还未见有皇孙,食不甘味,寝不安席,朕感到很哀痛。《春秋》以复古为大,以顺应祭祀为善。令恢复甘泉宫的泰时、汾阴的后土跟以前一样,以及雍城的五峙、在陈仓的陈宝祠。”天子重新跟以前一样亲自举行郊祭的礼仪。又恢复长安、雍城以及郡国比较著名的祠庙近一半。

  成帝晚年相当喜欢鬼神,也因没有继嗣的缘故,许多上书谈祭祀和方术的人,都得到待诏的官职,在上林苑中长安城旁祭祀时,花费相当多,但是没有很明显的功效。谷永就劝说皇上

  道:“臣听说要明了天地的本性,就不可被神怪迷惑;要知道万物的性情,就不可被不同的种类所蒙蔽。那些背弃了仁义的正道,不遵守《五经》法定的言论,却大肆称道怪异鬼神,广泛崇尚祭祀的方术,祈求没有福佑祭祀的回报,至于说世上有仙人,服下不死的药方,能轻轻一动就到了很远的地方,到很高的地方能够倒影,览观县圃,浮游蓬莱,耕耘五德,早晨播种,晚上收获,同山石一样没有穷尽,冶炼丹沙令其变化能制作黄金,可以使坚固的冰融化,能得到五色五仓的方术的人,都是欺骗众人的邪恶之徒,依靠邪门旁道,心怀虚伪,以欺诈君主。听他们谈论,滔滔不绝于耳,好像即将可以遇到仙人;去访求仙人,空洞得如同捕风捉影,始终不能求得。因此英明的君主是远离他们不听他们的话的,圣人是绝弃而不谈论的。以前周朝史官苌弘想用鬼神的方法来辅佐朝见的诸侯尊敬周灵王,但周室更加微弱,诸侯更加叛离。楚怀王隆重举行祭祀,事奉鬼神,打算获得神福的帮助,打退秦国军队,但军败地削,身辱国危。秦始皇刚开始吞并天下,就沉湎于神仙的事中,派遣徐福、韩终等人带了很多童男童女到海上去寻求神仙,采取仙药,因为他们逃走后没有回来,天下就怨恨。汉建国后,新垣平、齐国的少翁、公孙卿、乐大等人,都凭仙人、冶炼黄金、祭祀、事奉鬼神役使万物、入海求神仙、采仙药而得到宠爱富贵,赏赐达到千金。乐大尤其尊宠,以致娶公主为妻,爵位一个加一个,震动海内。元鼎、元封年间,燕、齐之间的方士瞋目扼腕,说有神仙可以用祭祀招致福佑的方法的人以万计。这以后,新垣平等人都因为道术穷尽诈伪暴露,而伏罪被杀。到初元年间,有天渊玉女、钜鹿神人、撩阳侯的老师张宗的奸诈,纷纷重新兴起。周、秦的末期,三皇五帝兴盛的时候,就曾专门花费财物,增加爵禄,打起精神,全天下人来求取它们。费了许多年日,没有丝毫应验,足以作为今天的借鉴。经书上说: ‘祭祀有多种礼仪,而不涉及礼物,祇当没有被神所享受一样。,《论语》说:‘王迂不谈怪异和神仙。,希望陛下远离弃绝

  这些事情,不要让邪恶的人有可以窥伺朝廷的空隙。”皇上认为谷永说的有理。

  后来成都侯王商任大司马卫将军辅助政事,杜邺劝说王商道:“‘东邻杀牛祭祀,不如西邻用汤煮菜来祭祀,,是说奉事上天的方法,是以诚实质朴大得民心为贵。行为不正,即使祭祀丰富,仍得不到福佑;德行高尚,即使荐献单薄,吉祥一定大规模地到来。古代坛场有固定的地方,焚柴里祭有固定的物用,赞见有固定的礼仪;牺牲玉帛即使全都齐备,但国家财产不匮乏,车马大臣的使用即使动用也不会劳累。因此每次举行祭礼,助祭的人感到快乐,天子祭天所乘的车经过的地方,百姓不知道。现在甘泉、河东天地的郊祀,都失去了方位,违背了阴阳的和谐。还有雍城的五时都空旷辽远,奉事神尊的劳役停止后重又兴起,修整供给各种器物没有止境,皇天明显的形状大致可略微知晓。前不久到甘泉,前面开路的入迷失了道路;祭祀月亮的傍晚,前面导引车马的人重又迷路。祭祀后土回来的路上,到黄河边上应当渡河的时候,大风涌起波浪,船无法行走。又在雍城遭到大雨,毁坏了平阳宫的城垣。于是三月甲子曰,雷电使林光宫的门遭受火灾。吉祥的瑞兆没有显现,过失的征兆就到了。考察三郡所上奏的,都有变故。不合天意,不为上天所飨,有什么比这更过甚的呢!《诗》上说: ‘遵循旧有的典章’。旧有典章,是先王的法度,文王用它来祭祀神灵,子孙达千亿。应跟旧时公卿所议的一样,重到长安南北郊祭祀。”

  后来过了几年,成帝去世,皇太后下韶给有关官员道:“皇帝即位,想顺从天意,遵从经义,确定郊礼,天下欢心。担心没有皇孙,因此恢复甘泉的泰时、汾阴的后上,差不多获得了报。皇帝悔恨祭祀太艰难了,终于没有得到福佑。命恢复长安南北郊祀,跟以前一样,以顺应皇帝的心意。”

  哀帝即位,卧病,广泛征求方术方士,京师各县都有侍候祭祀的使者,全面恢复前代所常祭祀各神的祠官,共七百多所,一年有三万七千次祭祀。第二年,重新令太皇太后下诏给有关官员道:“皇帝孝顺,禀承圣人业绩,没有懈怠,但久病不愈。早晚忧思,大概是继承体制的君主不适合改造建作。令恢复甘泉的泰时、汾阴的后土祠到以前的样子。”皇上也不能亲自前去,就派遣有关官员去行礼祭祀。三年后,哀帝崩。

  平帝元始五年,大司马王莽上奏说道:“帝王像事奉父亲一样事奉天帝,所以帝王的爵号称天子。孔子说:‘人的行为没有比孝更大的,孝中没有比尊敬父亲更大的,尊敬父亲没有比祭天时以祖先配享更大的。’帝王尊崇他的祖先,打算德配于天,攀缘祖先的本意,是想尊崇祖先,向上推衍,便触及始祖。因此周公郊祀后稷来德配于天,在明堂祭祀文王来德配于上帝。《搜记》上记载天子祭祀天地和山川1,一年祭祀一遍。《春秋谷梁传》在十二月下辛H预先占卜郊祀的日子,在正月上辛曰预卜郊祀的H子。高皇帝承受天命,依照雍城的四峙建造了北时,从而配备全了五帝,未恭敬地对待天地的祭祀。孝文帝十六年使用新垣平,刚开始建造渭阳的五帝庙,祭祀泰一、地神,用太祖高皇帝来配享。太阳冬至的时候祭祀泰一,夏至时祭祀地神,都一同祭祀五帝,共用一牲,皇上亲自郊祀拜礼。后来新垣平被诛杀,皇上才不再亲自前去,而派有关官员去办理事情。孝武皇帝祭祀雍地,说: ‘现在上帝朕亲自去郊祀,但后土却没有祭祀,这样是不符合礼的。,于是元鼎四年十一月甲子开始在汾阴建立后土祠。有人说,五帝是泰一的辅佐之臣,宜建泰一祠。五年十一月癸未开始在甘泉建立泰一祠,二年郊祭一次,和雍城交替祭祀,也用高祖来配享,不是每年都祭祀上天,这都没有同古代礼制相应。建始元年,迁移甘泉的泰时、河东的后上到长安的南北郊。永始元年三月,因未有皇孙,又行甘泉、河东之祭。绥和二年,因最终未获福佑,又行长安南北郊祭。建平三年,担心孝哀皇帝的病不愈,恢复了甘泉、汾阴的祠庙,但全部恢复后仍没福报。臣同太师孔光、长乐少府平晏、大司农左咸、中垒校尉刘歆、太中大夫朱阳、博士薛顺、议郎国由等共六十七人谨慎地商议,都认为应遵照建始时丞相匡衡等人的建议,把长安南北郊恢复到以前的样子。”

  王莽又改动了相当多的祭祀礼仪,他说:“《周官》上说天地的祭祀,音乐有区别也有配合。其中配合的音乐是‘用六律、六钟、五声、八音、六舞来大规模地配合祭乐’,祀天神,祭地神,祀四望,祭山/I[,使先妣先祖享受祭祀。共有六种音乐,演奏六首歌,那么天地神灵都会到来。四望,大概就是曰、月、星、海。曰、月、星三光高远,因此不能亲自去祭祀,海广阔没有界限,所以它的音乐相同。祭祀天那么天文就相随,祭祀地那么地理就相随。三光,就是天文。山川,就是地理。天地一同祭祀,就用先祖来配享上天,用先妣来配享大地,其意义都是一样。天地合二为一,夫妇就相配合。在南郊祭天,就用地来配享,是一个含义。天地的位置都是向南,同在一席上,地在东面,共同享有祭品而食。高帝、高后在坛上配祭,向西,高后在北面,也是同一席共享祭品。祭牲用小牛。用陶匏盛着玄酒。《礼记》上说天子以千亩籍田来事奉天地,从这方面来说,应有黍稷。天地用一头祭牲,焚柴瘗缯埋牲祭地用一头祭牲,高帝、高后用一头祭牲。天享用祭牲的左面,以及黍稷并在南郊焚柴;地享用祭牲的右面,以及黍稷并瘗缯在北郊。早晨,向东拜祭两次朝阳;晚上,向西拜祭两次晚月。这样之后,孝悌的道德就具备了,那神灵就会很好地享受,万福就会降临。造就是天地一同祭祀,用祖妣来配享的方式。其中相区别的音乐是‘冬天来了,就在地上的圆丘演奏六种变化的音乐,那么天神都降临了;夏天来了,在湖中的方丘上演奏八种变化的音乐,那么地神都会出现。,天地有固定的位置,不经常能会合一处,这是它们各自需要特别祭祀的地方。阴阳的分别在于太阳的冬至、夏至,它们的相会在孟春正月上辛若丁。天子亲自合祀天地于南郊,用高帝、高后配享。阴阳有离有合, 《易》上说‘阴阳相分,柔刚就互用’。在太阳冬至时派有关官员到南郊奉祠,用高帝配享并望祭群阳,太阳夏至时派有关官员NJI‘,郊奉祭,用高后配享并望祭群阴,都用来帮助招致精妙之气,导通幽弱。在这样的时候,君主都不理常务,所以天子不亲自前去而派有关官员办理,这是用来承天顺地,恢复圣王的制度,尊显太祖的功劳。渭阳祠不要重修。各望祭没有完全确定,确定后再奏。”奏议得到许可。三十多年间,天地的祠庙五次迁徙。

  后来王莽又上奏道:“《书》上说‘类祭上帝,里祀六宗’。欧阳、大小夏侯三家解说六宗,都说上不及天,下不及地,旁不及四方,在这六方之间,辅助阴阳变化,实际上是一宗而名称上是六宗,名和实不相应。 《礼记》上祀典,是功劳施于百姓那么就祭祀它。天文的曰月星辰,是用来照明;地理的山川I海河,是用来滋生繁殖的。《易》有八卦,《干》《坤》六子中,水火不相及,雷风不相悖,山河气息相通,这样才能进行变化,全面形成万物。臣前不久上奏迁徙甘泉宫的泰峙、汾阴的后土都已在南北郊恢复。谨据《周官》‘建立五帝的祭坛于四郊’的教导,山jII各自根据它们的方向,现在五帝的祭坛在雍城的五峙,不符合古制。又有日月雷风山河,《易》卦六子的高贵之气,就是所说的六宗。星辰水火沟渠,都是六宗的一部分。现在它们有的没有特别加以祭祀,有的没有祭坛可居。臣谨慎地同太师孔光、大司徒宫、羲和刘歆等八十九人商议,都说天子像事奉父亲一样事奉天,像事奉母亲一样事奉地,如今称呼天神叫皇天上帝,泰一的祭坛为泰峙,而称地神为后土,与中央的黄灵相同,另外建立北郊的祭坛没有尊称。应令地神称为皇坠后衹,祭坛叫广时。《易》上说‘同类事物相聚一处,不同事物按群体相分别’。把群神按同类相从地分,可划分为五部,为天地以外的神建造祭坛:中央是帝黄灵后土时以及曰庙、北辰、北斗、土星、中宿中宫,在长安城的未地建立祭坛;东方是帝太吴青灵勾芒峙以及雷公、风伯庙、木星、束宿束宫,在束郊建立祭坛;南方是炎帝赤灵祝融峙以及火星、南宿南宫,在南郊建立祭坛;西方是帝少嗥白灵蓐收峙以及金星、西宿西宫,在西郊建立祭坛;北方是帝颛顼黑灵玄冥峙以及月庙、雨师庙、辰星、北宿北宫,在北郊建立祭坛。”奏议得到许可。于是长安城边的各庙的祭坛和峙都相当兴盛。

  王莽又说: “帝王建立社稷,百王不变更。社,是土地神。宗庙,是帝王居住的地方。稷,是百谷的主神,用它来奉事宗庙,供给祭品,入食用来维持生活。帝王没有不尊敬重视而亲自加以祭祀的,亲自为祭祀的主持,礼仪同祭祀宗庙一样。《诗》上说‘于是建立大社’。又说‘侍奉稷神,来祈求甘雨’。《礼记》上说‘衹有祭祀宗庙社稷,称为越绋而行事’。圣汉建立,礼仪逐渐确定,已有官社,还没有官稷。”于是在官社后建立官稷,用夏禹来配食官社,后稷来配享官稷。在稷地种谷树。徐州的牧守一年进贡五色土各一斗。

  王莽篡位第二年,兴起神仙的事,根据方士苏乐的建议,在宫中建造八风台。台的建成花费了一万金,在上面奏乐,顺着风向建造了液汤。又在殿中种植五粱禾,各自按照自己的颜色放到它所应在的方位,先煮鹤髓、玳瑁、犀玉等二十多种物质来泡种子,计一斛粟成一金,说这是黄帝谷仙的方法。任苏乐为黄门郎,命他来主持这件事。王莽于是崇敬鬼神,过多地进行祭祀,到王莽的末年,从天地六宗以下到各小鬼神,共一千七百所,用三牲乌兽三千多种。后来不能备齐,就用鶸来当骛雁,狗当麋鹿。几次下韶认为自己应当成为神仙,语记在他的传裹。

  赞曰:汉朝建立的初期,众事都处在草创阶段,衹有叔孙生简略地制定了朝廷的礼仪。至于像正朔、服色、郊望等事,经过几代还没有明确。到了孝文帝的时候,开始在夏天郊祭,但张仓是根据水德,公孙臣、贾谊认为应改为土德,终不能明了。孝武帝时代,礼乐法度兴盛,太初时改革礼制,而倪宽、司马迁等人仍依从公孙臣、买谊所说的,服色制度便依顺黄德。他们根据五德的传递依从所不能战胜的原理,认为秦在水德,所以说汉朝依据土德来胜克它。刘向父子认为帝出于《震》,所以包羲氏开始接受木德,这以后由母亲来传给儿子,终而复始,从神农、黄帝以下经过唐、虞、三代而到汉朝,就得到火德。所以高祖开始兴起时,神母夜晚哭号,表明赤帝的瑞符,旗帜的色彩便是赤色,自然而得天统。以前共工氏用水德间隔在木火之间,同秦朝同一命运,不是它们的次序,因此都不能长久。从这来说,祖宗的制度大致有自然的对应,顺应时宜。探究观察方士、祠官的变化,谷永的言论,不也很正确吗!不也很正确吗!



上一篇:郊祀志上
下一篇:天文志
相关评论
精彩推荐
阅读排行
百度 淘宝网 同程旅行 京东商城 瓷器 爱之谷 绿翠玉楼
关于本站 图说巴巴  甘公网安62112602000021号  陇ICP备16001066号  ALEX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