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汉书

孝文皇帝

汉书·纪·文帝纪

  孝文皇帝,高祖中子也,母曰薄姬。高祖十一年,诛陈豨,定代地,立为代王,都中都。十七年秋,高后崩,诸吕谋为乱,欲危刘氏。丞相陈平、太尉周勃、朱虚侯刘章等共诛之,谋立代王。语在《高后纪》、《高五王传》。

  大臣遂使人迎代王。郎中令张武等议,皆曰:“汉大臣皆故高帝时将,习兵事,多谋诈,其属意非止此也,特畏高帝、吕太后威耳。今已诛诸吕,新喋血京师,以迎大王为名,实不可信。愿称疾无往,以观其变。”中尉宋昌进曰:“群臣之议皆非也。夫秦失其政,豪杰并起,人人自以为得之者以万数,然卒践天子位者,刘氏也,天下绝望,一矣。高帝王子弟,地犬牙相制,所谓盘石之宗也,天下服其强,二矣。汉兴,除秦烦苛,约法令,施德惠,人人自安,难动摇,三矣。夫以吕太后之严,立诸吕为三王,擅权专制,然而太尉以一节入北军,一呼士皆袒左,为刘氏,畔诸吕,卒以灭之。此乃天授,非人力也。今大臣虽欲为变,百姓弗为使,其党宁能专一邪?内有朱虚、东牟之亲,外畏吴、楚、淮南、琅邪、齐、代之强。方今高帝子独淮南王与大王,大王又长,贤圣仁孝闻于天下,故大臣因天下之心而欲迎立大王,大王勿疑也。”代王报太后,计犹豫未定。卜之,兆得大横。占曰:“大横庚庚,余为天王,夏启以光。”代王曰:“寡人固已为王,又何王乎?”卜人曰:“所谓天王者,乃天子也。”于是代王乃遣太后弟薄昭见太尉勃,勃等具言所以迎立王者。昭还报曰:“信矣,无可疑者。”代王笑谓宋昌曰:“果如公言。”乃令宋昌骖乘,张武等六人乘六乘传,诣长安,至高陵止,而使宋昌先之长安观变。

  昌至渭桥,丞相已下皆迎。昌还报,代王乃进至渭桥。群臣拜谒称臣,代王下拜。太尉勃进曰:“愿请间。”宋昌曰:“所言公,公言之;所言私,王者无私。”太尉勃乃跪上天子玺。代王谢曰:“至邸而议之。”

  闰月己酉,入代邸。群臣从至,上议曰:“丞相臣平、太尉臣勃、大将军臣武、御史大夫臣苍、宗正臣郢、朱虚侯臣章、东牟侯臣兴居、典客臣揭再拜言大王足下:子弘等皆非孝惠皇帝子,不当奉宗庙。臣谨请阴安侯、顷王后、琅邪王、列侯、吏二千石议,大王高皇帝子,宜为嗣,愿大王即天子位。”代王曰:“奉高帝宗庙,重事也。寡人不佞,不足以称。愿请楚王计宜者,寡人弗敢当。”群臣皆伏,固请。代王西乡让者三,南乡让者再。丞相平等皆曰:“臣伏计之,大王奉高祖宗庙最宜称,虽天下诸侯万民皆以为宜。臣等为宗庙、社稷计,不敢忽。愿大王幸听臣等。臣谨奉天子玺、符再拜上。”代王曰:“宗室、将、相、王、列侯以为莫宜寡人,寡人不敢辞。”遂即天子位。群臣以次侍。使太仆婴、东牟侯兴居先清宫,奉天子法驾迎代邸。皇帝即日夕入未央宫。夜拜宋昌为卫将军,领南、北军,张武为郎中令,行殿中。还坐前殿,下诏曰:“制诏丞相、太尉、御史大夫:间者诸吕用事擅权,谋为大逆,欲危刘氏宗庙,赖将、相、列侯、宗室、大臣诛之,皆伏其辜。朕初即位,其赦天下,赐民爵一级,女子百户牛、酒,酺五日。”

  元年冬十月辛亥,皇帝见于高庙。遣车骑将军薄昭迎皇太后于代。诏曰:“前昌产自置为相国,吕禄为上将军,擅遣将军灌婴将兵击齐,欲代刘氏。婴留荥阳,与诸侯合谋以诛吕氏。吕产欲为不善,丞相平与太尉勃等谋夺产等军。朱虚侯章首先捕斩产。太尉勃身率襄平侯通持节承诏入北军。典客揭夺吕禄印。其益封太尉勃邑万户,赐金五千斤。丞相平、将军婴邑各三千户,金二千斤。朱虚侯章、襄平侯通邑各二千户,金千斤。封典客揭为阳信侯,赐金千斤。”

  十二月,立赵幽王子遂为赵王,徙琅邪王泽为燕王。吕氏所夺齐、楚地皆归之。尽除收帑相坐律令。

  正月,有司请蚤建太子,所以尊宗庙也。诏曰:“朕既不德,上帝神明未歆飨也,天下人民未有惬志。今纵不能博求天下贤圣有德之人而嬗天下焉,而曰豫建太子,是重吾不德也。谓天下何?其安之。”有司曰:“豫建太子,所以重宗庙、社稷,不忘天下也。”上曰:“楚王,季父也,春秋高,阅天下之义理多矣,明于国家之体。吴王于朕,兄也;淮南王,弟也:皆秉德以陪朕,岂为不豫哉!诸侯王、宗室昆弟有功臣,多贤及有德义者,若举有德以陪朕之不能终,是社稷之灵,天下之福也。今不选举焉,而曰必子,人其以朕为忘贤有德者而专于子,非所以忧天下也。朕甚不取。”有司固请曰:“古者殷、周有国,治安皆且千岁,有天下者莫长焉,用此道也。立嗣必子,所从来远矣。高帝始平天下,建诸侯,为帝者太祖。诸侯王、列侯始受国者亦皆为其国祖。子孙继嗣,世世不绝,天下之大义也。故高帝设之以抚海内。今释宜建而更选于诸侯宗室,非高帝之志也。更议不宜。子启最长,敦厚慈仁,请建以为太子。”上乃许之。因赐天下民当为父后者爵一级。封将军薄昭为轵侯。

  三月,有司请立皇后。皇太后曰:“立太子母窦氏为皇后。”

  诏曰:“方春和时,草木群生之物皆有以自乐,而吾百姓鳏、寡、孤、独、穷困之人或阽于死亡,而莫之省忧。为悯父母将何如?其议所以振贷之。”又曰:“老者非帛不暖,非肉不饱。今岁首,不时使人存问长老,又无布帛酒肉之赐,将何以佐天下子孙孝养其亲?今闻吏禀当受鬻者,或以陈粟,岂称养老之意哉!具为令。”有司请令县道,年八十已上,赐米人月一石,肉二十斤,酒五斗。其九十已上,又赐帛人二匹,絮三斤。赐物及当禀鬻米者,长吏阅视,丞若尉致。不满九十,啬夫、令史致。二千石遣都吏循行,不称者督之。刑者及有罪耐以上,不用此令。

  楚元王交薨。

  四月,齐、楚地震,二十九山同日崩,大水溃出。

  六月,令郡国无来献。施惠天下,诸侯、四夷,远近欢洽。乃修代来功。诏曰:“方大臣诛诸吕迎朕,朕狐疑,皆止朕,唯中尉宋昌劝朕,朕已得保宗庙。以尊昌为卫将军,其封昌为壮武侯。诸从朕六人,官皆至九卿。”又曰:“列侯从高帝入蜀、汉者六十八人益邑各三百户,吏二千石以上从高帝颖川守尊等十人食邑六百户,淮阳守申屠嘉等十人五百户,卫尉足等十人四百户。”封淮南王舅赵兼为周阳侯,齐王舅驷钧为靖郭侯,故常山丞相蔡兼为樊侯。

  二年冬十月,丞相陈平薨。诏曰:“朕闻古者诸侯建国千余,各守其地,以时入贡,民不劳苦,上下欢欣,靡有违德。今列侯多居长安,邑远,吏卒给输费苦,而列侯亦无由教训其民。其令列侯之国,为吏及诏所止者,遣太子。”

  十一月癸卯晦,日有食之。诏曰:“朕闻之,天生民,为之置君以养治之。人主不德,布政不均,则天示之灾以戒不治。乃十一月晦,日有食之,適见于天,灾孰大焉!朕获保宗庙,以微眇之身托于士民君王之上,天下治乱,在予一人,唯二三执政犹吾股肱也。朕下不能治育群生,上以累三光之明,其不德大矣。令至,其悉思朕之过失,及知见之所不及,B04F以启告朕。及举贤良方正能直言极谏者,以匡朕之不逮。因各敕以职任,务省徭费以便民。 朕既不能远德,故B050然念外人之有非,是以设备未息。今纵不能罢边屯戍,又饬兵厚卫,其罢卫将军军。太仆见马遗财足,余皆以给传置。”

  春正月丁亥,诏曰:“夫农,天下之本也,其开籍田,朕亲率耕,以给宗庙粢盛。民谪作县官及贷种食未入、入未备者,皆赦之。”

  三月,有司请立皇子为诸侯王。诏曰:“前赵幽王幽死,朕甚怜之,已立其太子遂为赵王。遂弟辟强及齐悼惠王子朱虚侯章、东牟侯兴居有功,可王。”乃立辟强为河间王,章为城阳王,兴居为济北王。因立皇子武为代王,参为太原王,揖为梁王。

  五月,诏曰:“古之治天下,朝有进善之旌,诽谤之木,所以通治道而来谏者也,今法有诽谤、訞言之罪,是使众臣不敢尽情,而上无由闻过失也。将何以来远方之贤良?其除之。民或祝诅上,以相约而后相谩,吏以为大逆,其有他言,吏又以为诽谤。此细民之愚无知抵死,朕甚不取。自今以来,有犯此者勿听治。”

  九月,初与郡守为铜虎符、竹使符。

  诏曰:“农,天下之大本也,民所恃以生也,而民或不务本而事末,故生不遂。朕忧其然,故今兹亲率群臣农以劝之。其赐天下民今年田租之半。”

  三年冬十月丁酉晦,日有食之。十一月丁卯晦,日有蚀之。

  诏曰:“前日诏遣列侯之国,辞未行。丞相朕之所重,其为朕率列侯之国。”遂免丞相勃,遣就国。

  十二月,太尉颖阴侯灌婴为丞相。罢太尉官,属丞相。

  夏四月,城阳王章薨。淮南王长杀辟阳侯审食其。

  五月,匈奴入居北地、河南为寇。上幸甘泉,遣丞相灌婴击匈奴,匈奴去。发中尉材官属卫将军,军长安。

  上自甘泉之高奴,因幸太原,见故群臣,皆赐之。举功行赏,诸民里赐牛酒。复晋阳、中都民三岁租。留游太原十余日。

  济北王兴居闻帝之代欲自击匈奴,乃反,发兵欲袭荥阳。于是诏罢丞相兵,以棘蒲侯柴武为大将军,将四将军十万众击之。祁侯缯贺为将军,军荥阳。

  秋七月,上自太原至长安。诏曰:“济北王背德反上,诖误吏民,为大逆。济北吏民,兵未至先自定及以军、城邑降者,皆赦之,复官爵。与王兴居居,去来者,亦赦之。”八月,虏济北王兴居,自杀。赦诸与兴居反者。

  四年冬十二月,丞相灌婴薨。

  夏五月,复诸刘有属籍,家无所与。赐诸侯王子邑各二千户。

  秋九月,封齐悼惠王子七人为列侯。

  绛侯周勃有罪,逮诣廷尉诏狱。

  作顾成庙。

  五月春二月,地震。

  夏四月,除盗铸钱令。更造四铢钱。

  六年冬十月,桃、李华。

  十一月,淮南王长谋反,废迁蜀严重,死雍。

  七年冬十月,令列侯太夫人、夫人、诸侯王子及吏二千石无得擅征捕。

  夏四月,赦天下。

  六月癸酉,未央宫东阙罘罳灾。

  八年夏,封淮南厉王长子四人为列侯。

  有长星出于东方。

  九年春,大旱。

  十年冬,行幸甘泉。

  将军薄昭死。

  十一年冬十一月,行幸代。春正月,上自代还。

  夏六月,梁王揖薨。

  匈奴寇狄道。

  十二年冬十二月,河决东郡。

  春正月,赐诸侯王女邑各二千户。

  二月,出孝惠皇帝后宫美人,令得嫁。

  三月,除关,无用传。

  诏曰:“道民之路,在于务本。朕亲率天下农,十年于今,而野不加辟。岁一不登,民有饥色,是从事焉尚寡,而吏未加务也。吾诏书数下,岁劝民种树,而功未兴,是吏奉吾诏不勤,而劝民不明也。且吾农民甚苦,而吏莫之省,将何以劝焉?其赐农民今年租税之半。”

  又曰:“孝悌,天下之大顺也;力田,为生之本也;三老,众民之师也;廉吏,民之表也。朕甚嘉此二三大夫之行。今万家之县,云无应令,岂实人情?是吏举贤之道未备也。其遣谒者劳赐三老、孝者帛,人五匹;悌者、力田二匹;廉吏二百石以上率百石者三匹。及问民所不便安,而以户口率置三老、孝、悌、力田常员,令各率其意以道民焉。”

  十三年春二月甲寅,诏曰:“朕亲率天下农耕以供粢盛,皇后亲桑以奉祭服,其具礼仪。”

  夏,除秘祝,语在《郊祀志》。

  五月,除肉刑法,语在《刑法志》。

  六月,诏曰:“农,天下之本,务莫大焉。今廑身从事,而有租税之赋,是谓本末者无以异也,其于劝农之道未备。其除田之租税。赐天下孤寡布、帛、絮各有数。”

  十四年冬,匈奴寇边,杀北地都尉卯。遣三将军军陇西、北地、上郡,中尉周舍为卫将军,郎中令张武为车骑将军,军渭北,车千乘,骑卒十万人。上亲劳军,勒兵,申教令,赐吏卒。自欲征匈奴,群臣谏,不听。皇太后固要上,乃止。于是以东阳侯张相如为大将军,建成侯董赫、内史栾布皆为将军,击匈奴,匈奴走。

  春,诏曰:“朕获执牺牲、珪币以事上帝宗庙,十四年于今。历日弥长,以不敏不明而久抚临天下,朕甚自愧。其广增诸祀坛场、珪币。昔先王远施不求其报,望祀不祈其福,右贤左戚,先民后己,至明之极也。今吾闻祠官祝釐,皆归福于朕躬,不为百姓,朕甚愧之。夫以朕之不德,而专乡独美其福,百姓不与焉,是重吾不德也。其令祠官致敬,无有所祈。”

  十五年春,黄龙见于成纪。上乃下诏议郊祀。公孙臣明服色,新垣平设五庙,语在《郊祀志》。

  夏四月,上幸雍,始郊见五帝,赦天下。修名山大川尝祀而绝者,有司以岁时致礼。

  九月,诏诸侯王、公卿、郡守举贤良能直言极谏者,上亲策之,傅纳以言,语在《晁错传》。

  十六年夏四月,上郊祀五帝于渭阳。

  五月,立齐悼惠王子六人、淮南厉王子三人皆为王。

  秋九月,得玉杯,刻曰“人主延寿”。令天下大酺,明年改元。

  后元年冬十月,新垣平诈觉,谋反,夷三族。

  春三月,孝惠皇后张氏薨。

  诏曰:“间者数年比不登,又有水旱疾疫之灾,朕甚忧之。愚而不明,未达其咎。意者朕之政有所失而行有过与?乃天道有不顺,地利或不得,人事多失和,鬼神废不享与?何以致此?将百官之奉养或费,无用之事或多与?何其民食之寡乏也!夫度田非益寡,而计民未加益,以口量地,其于古犹有余,而食之甚不足,者其咎安在?无乃百姓之从事于末以害农者蕃,为酒醪以靡谷者多,六畜之食焉者众与?细大之义,吾未能得其中。其与丞相、列侯、吏二千石、博士议之,有可以佐百姓者,率意远思,无有所隐也。”

  二年夏,行幸雍棫阳宫。

  六月,代王参薨。匈奴和亲。诏曰:“朕既不明,不能远德,使方外之国或不宁息。夫四荒之外不安其生,封圻之内勤劳不处,二者之咎,皆自于朕之德薄而不能达远也。间者累年,匈奴并暴边境,多杀吏民,边臣兵吏又不能谕其内志,以重吾不德。夫久结难连兵,中外之国将何以自宁?今朕夙兴夜寐,勤劳天下,忧苦万民,为之恻怛不安,未尝一日忘于心,故遣使者冠盖相望,结彻于道,以谕朕志于单于。今单于反古之道,计社稷之安,便万民之利,新与朕俱弃细过,偕之大道,结兄弟之义,以全天下元元之民。和亲以定,始于今年。”

  三年春二月,行幸代。

  四年夏四月丙寅晦,日有蚀之。五月,赦天下。免官奴婢为庶人。行幸雍。

  五年春正月,行幸陇西。三月,行幸雍。秋七月,行幸代。

  六年冬,匈奴三万骑入上郡,三万骑入云中。以中大夫令免为车骑将军,屯飞狐;故楚相苏意为将军,屯句注;将军张武屯北地;河内太守周亚夫为将军,次细柳;宗正刘礼为将军,次霸上;祝兹侯徐厉为将军,次棘门,以备胡。

  夏四月,大旱,蝗。令诸侯无人贡,弛山泽,减诸服御,损郎吏员,发仓庚以振民,民得卖爵。

  七年夏,六月己亥,帝崩于未央宫。遗诏曰:“朕闻之:盖天下万物之萌生,靡不有死。死者天地之理,物之自然,奚可甚哀!当今之世,咸嘉生而恶死,厚葬以破业,重服以伤生,吾甚不取。且朕既不德,无以佐百姓。今崩,又使重服久临,以罹寒暑之数,哀人父子;伤长老之志,损其饮食,绝鬼神之祭祀,以重吾不德,谓天下何!朕获保宗庙,以眇眇之身托于天下君王之上,二十有余年矣。赖天之灵。社稷之福,方内安宁,靡有兵革。朕既不敏,常畏过行,以羞先帝之遗德;惟年之久长,惧于不终。今乃幸以天年得复供养于高庙,朕之不明与嘉之,其奚哀念之有!其令天下吏民,令到出临三日,皆释服。无禁取妇、嫁女、祠祀、饮酒、食肉。自当给丧事服临者,皆无践。绖带无过三寸。无布车及兵器。无发民哭临宫殿中。殿中当临者,皆以旦夕各十五举音,礼皆罢。非旦夕临时,禁无得擅哭临。以下,服大红十五日,小红十四日,纤七日,释服。它不在令中者,皆以此令比类从事。布告天下,使明知朕意。霸陵山川因其故,无有所改。归夫人以下至少使。”令中尉亚夫为车骑将军,属国悍为将屯将军,郎中令张武为复士将军,发近县卒万六千人,发内史卒万五千人,臧郭、穿、复土属将军武。赐诸侯王以下至孝悌、力田金、钱、帛各有数。乙巳,葬霸陵。

  赞曰:孝文皇帝即位二十三年,宫室、苑囿、车骑、服御无所增益。有不便,辄弛以利民。尝欲作露台,召匠计之,直百金。上曰:“百金,中人十家之产也。吾奉先帝宫室,常恐羞之,何以台为!”身衣弋绨,所幸慎夫人衣不曳地,帷帐无文绣,以示敦朴,为天下先。治霸陵,皆瓦器,不得以金、银、铜、锡为饰,因其山,不起坟。南越尉佗自立为帝,召贵佗兄弟,以德怀之,佗遂称臣。与匈奴结和亲,后而背约入盗,令边备守,不发兵深入,恐烦百姓。吴王诈病不朝,赐以几杖。群臣袁盎等谏说虽切,常假借纳用焉。张武等受赂金钱,觉,更加赏赐,以愧其心。专务以德化民,是以海内殷富,兴于礼义,断狱数百,几致刑措。呜呼,仁哉!

【译文】

  孝文皇帝,是汉高祖的次子,母亲是薄姬。高祖十一年, 诛杀陈?, 平定代地,就立他为代王, 都于中都。十七年秋,吕后去世,诸吕图谋政变, 想夺取刘汉政权。丞相陈平、 太尉周勃、 朱虚侯刘章等共诛吕氏,共商迎立代王刘恒为皇帝。史事记入《汉书·高后纪、 高五王传》中。

  大臣们派人迎接代王。代王的郎中令张武等提议,他们说: “汉朝大臣都是高帝时的一些老将, 熟习军事, 深谙权诈,其内心并不满足于现在的地位,只是害怕高帝与吕后的威严罢了。现在诸吕已诛,血溅京都,此时以迎大王入京称帝为名,实在难以令人置信。希望大王以有病不能前往相辞, 以观察情况的变化。 ” 中尉宋昌进言道: “他们这些议论是错误的。秦朝朝纲紊乱,豪杰并起,想取代秦朝而得南面称帝的不下万人,但最后能君临天下的,仅刘氏一家,天下怀有非分之想的人已感绝望,这是其一。高皇帝封子弟为王,封地犬牙交错,这就成了磐石般的核心,天下服于刘汉的强大,这是其二。汉朝建立, 废除了秦朝的苛敛,省刑罚, 施德惠, 人人自安, 深得人心,此其三。而以吕太后那样的威严,立诸吕为三王,擅权专制,然而太尉周勃持一符节进入北军,一声呼唤士卒都左袒,支持刘氏,反对诸吕, 结果把吕氏消灭了。由此可见刘汉政权出于天授,不是靠少数人的力量可改变的。今日虽有的大臣想趁机一逞,而百姓不愿听其驱使,靠他的少数党羽就能够达到目的吗 ? 京都内有朱虚、 东牟的团结,外有吴、 楚、 淮南、 琅王 牙、 齐、 代的强大。于今高帝之子只有淮南王与大王, 大王居长, 圣贤仁孝,名播天下,所以朝中大臣顺万民之望而想迎立大王, 大王就不必有所顾虑了。 ” 代王禀报太后, 一时尚难决策。问之于卜,兆得大横,卜人占辞道: “大横亘亘,我为天王,夏启光宗耀祖。 ” 代王说:“寡人本来就是王, 又何必加一个王号呢 ? ” 卜人说:“卦中所谓天王, 是天子啊 !” 于是代王派遣太后之弟薄昭见太尉周勃,周勃等详细报告了迎立代王的真意。薄昭回报代王说: “是可信的,无须怀疑了。 ” 代王笑对宋昌说: “果然如先生所言。 ” 就派宋昌主管车驾,派张武等六人乘六辆快车去长安。车驾到高帝陵停止前进,而派宋昌先到长安观察动静。

  宋昌到达渭桥, 丞相以下的官员都来迎接。宋昌到高陵回报代王,于是代王行进到达渭桥。群臣以臣礼拜见代王,代王亦谦逊回拜。太尉周勃进言说:“要求赐片刻时间秘密禀陈。 ” 宋昌说:“要是太尉所陈的是公事,就请当着众臣的面奏;要是所陈的是私事,王者是无私的。 ” 太尉周勃就跪着送上天子玉玺。代王辞谢说: “请到京都馆舍再议。 ”

  闰九月二十九日,进入代王驻跸馆舍。群臣都到了馆舍,呈上奏议说: “丞相臣陈平、 太尉臣周勃、 大将军臣柴武、御史大夫臣张苍、 宗正臣刘郢、 朱虚侯臣刘章、 东牟侯臣刘兴居、 典客臣刘揭再拜进言于大王足下:子弘等都不是孝惠帝之子,不应继承帝位。臣谨请阴安、 顷王后、 琅王 牙王、 列侯、 吏二千石等相议,大王是高皇帝之子,应当继承,愿大王即天子位。 ” 代王说: “奉祀高帝宗庙,这是重大的事。寡人不才, 不足以担当此任。愿请高帝之弟楚王考虑合适人选,寡人实不敢当。 ” 群臣都拜伏于地, 坚决请求代王同意。代王向西辞让三次,向南辞让两次。丞相陈平等都说:“臣衷心认为,大王继承高皇帝大统最为相称,天下诸侯万民都认为是天经地义, 臣等为宗庙社稷考虑,不敢怠慢,要求大王能俯顺臣等的请求。臣谨奉天子玉玺符节再拜呈上。 ” 代王说: “既然宗室、 将相、 王侯认为寡人是合适的皇位继承人, 寡人就不敢推辞了。 ” 于是即天子位。群臣各依原职。派太仆灌婴、 东牟侯兴居先清扫未央宫,奉天子仪仗到代王馆舍迎接。皇帝当日晚进入未央官。当夜封宋昌为卫将军,统领南北军,张武为郎中令,巡查殿中。帝坐于前殿, 下诏令说: “诏谕丞相、 太尉、 御史大夫:昔日诸吕专擅权柄,阴谋篡逆, 想危害刘氏宗庙,赖将相、列侯、 宗室、 大臣将其诛灭, 都各伏其罪。朕初登基,应该大赦天下,赏赐天下男子爵一级,女子每百户赐牛若干头,酒若干石。聚饮五日为欢。 ”

  文帝元年冬十月二日, 皇帝在高祖庙接见群臣。派车骑将军薄昭去代地迎皇太后到京。下诏说: “前时吕产自封为相国,吕禄为上将军,擅遣将军灌婴领兵击齐,企图取代刘汉。灌将军停兵荥阳,与诸侯合谋以诛吕氏。吕产欲做篡逆之,陈平丞相与周勃太尉等运谋夺取吕产所控制的北军。朱虚侯刘章首先捕斩吕产。太尉周勃亲率襄平侯通持节承诏入北军。典客刘揭智夺吕禄相印。因此加封太尉周勃邑万户,赐金五千斤。加封丞相陈平、 将军灌婴邑各三千户,赐金二千斤。加封朱虚侯刘章、 襄平侯刘通邑各二千户, 金千斤。封典客刘揭为阳信侯,赐金千斤。 ”

  十二月,立赵幽王之子刘遂为赵王,迁调琅王 牙王刘泽为燕王。吕氏所夺齐、楚地都归还原主,废除秦法 “一人有罪,株连全家” 的律令。

  正月,有关官吏请文帝早立太子,是为了尊崇宗庙。文帝下诏说: “朕德行浅薄,上帝神明并不情愿享受我对他们的祭祀,天下人民也认为我还不是他们理想中的皇帝。今日不能广求天下圣贤有德之人来接替帝位,却建议要早立太子,这就使我的薄德更亏了。这怎么能满足天下的人对我的期待 ? 立太子事暂缓计议。 ” 有关官吏又上奏: “早定太子,正是以宗庙社稷为重,证明皇上时时把天下大事牢记于心的。 ” 皇上说: “楚王,是朕的叔父,年高德劭,具有丰富的阅历与经验,对治理国事了如指掌。吴王、 淮南王与朕是兄弟。他们都是秉德以辅朕, 这岂不是早已安排好了皇位继承人么 ! 各侯王宗室兄弟中有不少功臣, 有不少贤德仁义之人。要是从上述贤人中推举有崇高德行的以接替朕不能胜任的帝位,这就是社稷之灵,天下之福了。今日不去推选贤人,而说一定要立太子,人们就会认为朕忘记了贤德之人而一心要让自己的儿子继位,这不是真正的在关心天下大事,朕实不愿采纳。 ” 有关官员再三请求说: “古代殷、 周得天下,长治久安近千年。以往有天下的都不及殷周相传久远,就是因为殷、 周都采用传位于太子之道。立太子一定要是皇帝的儿子,历史上从来如此。高皇帝开始平定天下, 建立诸侯,成为刘汉皇帝的太祖。各侯王列侯开始受封国的也都成为封国的国祖。子孙继承,世世不绝,这是天下的公理。所以高祖立太子以安定四海。今日放弃应该立子为太子的事不办,而另从诸侯宗室中去进行推选,这不是高皇帝的原意。另行推选是不合适的。皇子启是长子,敦厚慈仁,请皇上立他为太。 ”

  皇上终于同意了。因此赐天下人民应为父亲的继承人的爵一级。封将军薄昭为轵侯。

  三月,有关官吏请求立皇后,皇太后说: “立太子之母窦氏为皇后。 ”文帝下诏说: “当春风和畅时, 飞潜动植等物都有复苏之乐,而我们百姓中的鳏寡孤独穷困的人或挣扎于死亡的边缘,而得不到关怀与温暖,作为民之父母其心何安 ? 应讨论如进行赈济。 ” 诏文又说: “老人不穿棉袄不暖,不吃肉食不饱。当今年春初,要经常派人看望父老,如不赐一些布帛酒肉,又怎么能帮助天下的子孙孝养其亲 ? 曾听到有的官吏在发放养老粮时,竟给以陈粟烂米,这能说是在贯彻养老的诏令吗 ? ! 现在具体制定条例。 ” 有关官吏通知各县、 道,年在八十以上,赐每人每月米一石, 肉二十斤,酒五斗。年在九十以上,又增加每人帛二疋,絮三斤。对年过九十的老人赐物及发放养老粮时,县令要亲自督促检查,县丞或县尉要亲自送交。不满九十的,由农政官员、 令史送交。高层官员要派有德行的官吏巡回检查,对不执行诏令的要予以查处。已被判刑及犯有将判二年以上刑罚的老人,不用此令。 ”楚元王刘交去世。

  四月,齐、 楚地震,二十九山同日崩,大水溃涌。

  六月,诏令郡国不向朝廷献呈财物。惠政广及天下,诸侯及四夷远近都感戴皇恩。于是铨叙从代到京的辅佐人员的功劳。诏书说: “当大臣们诛讨诸吕以后迎立朕为帝时,朕心存疑虑,多劝朕不要离开代地。惟中尉宋昌劝朕要不负众望,朕才决定继承大统。已经加封宋昌为大将军, 现又加封宋昌为壮武侯。其余随朕至京的张武等六人, 提升至九卿。 ” 诏令又说: “列从高皇帝进入蜀汉的六十八人各增封邑三百户。二千石以上的高级官吏曾经随从高皇帝的颍川守尊等十人封食邑六百户, 淮阳守申屠嘉等十人封食邑五百户。卫尉足等十人封食邑四百户。 ” 封淮南王舅赵兼为周阳侯,齐王舅驷钩为靖郭侯, 原常山丞相蔡谦为樊侯。

  二年冬十月,丞相陈平去世。下诏说: “朕闻古时诸侯建国众多,各守其地,按时向朝廷进贡,人民赋役不重,上下和睦快乐,没有违民所愿。当今列侯多居于长安,离封邑甚远,吏卒供给输送甚为劳苦,而列侯亦无机会去教训其封邑的人民。现令列侯都到自己的封邑去。其中有的身居高位要职与诏令恩准留京的由其太子到封邑去。 ”十一月三十日, 日偏食。下诏说:“朕听说过,天生人民, 天为人民置立君主以进行治理。君主无德,施政失衡,上天就示以灾异以儆戒其治道不宜。而十一月三十日,日偏食,这是上天见责的征兆,显示朕的过失是很多的 ! 朕能继承大统,以卑微之身托于士民侯王之上,天下治乱,在我一人。各位大臣等于是我的股肱。朕下不能治育百姓, 上致日月星辰的失序, 朕的德行是十分缺乏的。各大臣接诏后,都认真检讨朕的过失,以及朕尚没有了解与考虑到的问题,祈求不吝告朕。还请推举贤良方正直言敢谏的人,以匡正朕的失误。因此下诏令各位大臣履行职责与任务,当务之急是减省役赋以方便人民。朕既不能以德行绥服远方,还寝不安席地担心外患的发生,因而不敢放松边防的设备。今日即使不能罢免边防屯戍,也不应派重兵守卫京都。现大量减少京都守卫士卒的人数。太仆也要减少马匹数量,在基本保证朝廷所需后,多余的都拨给传送驿站。 ”春正月十五日,下诏说: “农业,是天下之本,应建立帝王亲自耕田地的制度,朕亲自领人耕种,以供应宗庙祭祀所需的膳食。对于百姓中犯有拖欠偿还、 缴纳县署的种子与粮食之罪,或交纳不齐之罪,都予以赦免。 ”三月,有关官吏请立皇子为诸侯王。诏令说: “以前赵幽王遭软禁而死,朕甚为同情,已立其太子遂为赵王。遂弟辟疆及齐悼惠王子朱虚侯章、 东牟侯兴居有功,可立为王。 ” 于是立辟疆为河间王、刘章为城阳王、 兴居为济北王。同时立皇子武为代王、 参为太原王、 揖为梁王。五月,下诏令说: “古代治理天下,朝廷门前设有进善言的旌旗,立有批评的柱板, 是为了使上下通达而广开言路。而当今的法律有 ‘诽谤妖言’ 之罪,这就使得众臣不敢做到知无不言与言无不尽,而皇上也就无法听到过失了。这怎么能让远方的贤良来批评朝政 ? 应该废除。百姓有时咒诅君上,开始互相邀约而后来又互相欺诳,这种只有犯罪动机而无犯罪行动,官吏以为是大逆不道,若有其他言论,官吏又加以诽谤之罪名,这是小民的愚昧表现,由于不懂法律而触犯死罪,朕认为甚不恰当。从今以后,对这种犯罪未遂的不必受理。 ”

  九月, 开始发给郡守铜虎符、 竹使符。

  文帝下诏说: “农业,是天下的根本,人民所赖以生存的,如果人民不认真从事根本而去流动经商, 那么衣食就会缺乏。朕对此十分担忧, 所以今天朕亲领群臣进行农耕以进行劝勉。今年免除百姓应纳的田租一半作为奖励。 ”三年冬十月三十日, 日偏食。十一月三十日,日又偏食。

  诏说: “前时曾诏遣列侯各回封国去,推辞而未能成行。丞相是朕最为倚重的, 望带头作表率回到自己的封国去。 ” 于是免去周勃丞相之职, 遣他回到封国。十二月,封太尉颍阴侯灌婴为丞相,免去太尉职位,隶属于丞相。夏四月,城阳王刘章去世。淮南王刘长杀辟阳侯审食其。

  五月, 匈奴入居北地、 河南进行掳掠,皇上驾临甘泉, 派丞相灌婴反击匈奴,匈奴北去。调出维持宫廷治安的材官归属于卫将军,守卫长安京都。皇上从甘泉到高奴,接着驾临太原,接见往日代地群臣, 都有赏赐。论功行赏,按民里赏赐牛、 酒,免除晋阳、 中都百姓的三年租税。驻跸并游览太原十余日。

  济北王兴居得知皇上到代地去了还准备御驾亲征匈奴,就乘朝中无主发动叛乱,调遣兵马打算袭击荥阳。于是下诏令罢免丞相灌婴兵权,委棘蒲侯柴武为大将军,率领四名勇将十万兵马剿击叛军。祁侯缯贺为将军,增援荥阳。秋七月,皇上从太原到长安,下诏说: “济北王背叛朝廷,坑害吏民,为罪魁祸首。济北吏民在朝廷官军未到就拟作归顺朝廷以及以军队城邑降顺于官军的,一律赦罪,并仍居职。与济北王兴居有联系的,也予赦免。 ” 八月,俘虏了济北王兴居,兴居自杀。赦免了参与兴居谋反的人。文帝四年冬十二月,丞相灌婴去世。夏五月, 免除与刘汉同宗的刘氏赋役,对其家无所赐予。赐各侯王子食邑各二千户。

  秋九月,封齐悼惠王子七人为列侯。绛侯周勃有罪,逮捕后禁锢于天牢。修建规模卑狭的顾成庙。五年春二月,地震。

  夏四月, 废除盗铸钱令, 允许私铸。重新铸制四铢钱。

  六年冬,十月,桃李开花。

  十一月,淮南王长谋反,废除王位流放于蜀严道,死于途中雍地。

  七年冬十月,下令对列侯太夫人、 夫人、 诸侯王子及吏二千石的不得擅行搜捕。

  夏四月,赦天下。

  六月二日,未央宫东连阙曲阁失火。八年夏, 封淮南厉王长之子四人为列侯。有长彗星出于东方。

  九年春,大旱。

  十年冬,巡行到甘泉。将军薄昭去世。

  十一年冬十一月, 驾临代地。春正月,皇上从代回都。

  夏六月,梁王揖去世。匈奴侵略狄道。

  十二年冬十二月,黄河在东郡溃决。

  春正月, 赐诸侯王女汤沐邑各二千户。

  二月,遣散孝惠皇帝后宫宫娥,可以自行婚配。

  三月,废除进出关要出示证件的法令。

  皇上下诏说: “导民的途径,在于抓住农业这个根本。朕亲自耕作以劝勉农耕,已经十年了,而田野尚得不到充分开垦,每逢年景不好, 百姓就处于饥饿状态,这是因为从事农业的人尚不足,而各地官吏未能认真重视农业的缘故。我多次下诏, 每年劝百姓多植树, 而功效甚微,这也是地方官吏执行我的诏令不认真,对百姓的宣传动员更没有明确的措施所致。加之我们的农民负担苦重, 而地方官吏又漠不关心, 这怎能提高农民的生产积极性 ? 为此今年免除农民应交赋税的一半。 ”

  诏书又说: “尊老爱幼, 是最高尚的社会风气。努力耕作, 是最重要的生活根本。三老,是人民的老师,廉吏,是人民的表率。朕特别钦佩孝悌力田、 三老与廉吏的操行。今日万家之县,却说无人可应察举之令,岂能符合事实 ? 这反映了地方官吏举贤的措施不够得力。现派专使慰问三老, 人赏帛五匹,爱幼的、力田的每人赏帛二匹, 廉吏二百石以上每一百石加赏三匹。为了经常了解百姓不安心或不便农业的情况,现按户口若干设置三老、 孝悌力田管理人员,让他们深刻领会诏书的意义而教化百姓。 ”十三年春二月十六日, 下诏说: “朕亲自领人进行农耕以推动粮食生产的发展,皇后亲自进行蚕桑以供宗庙祭祀之需,并建立耕桑的礼制。”

  夏, 废除秘祝之官, 其事在《郊祀志》。五月,除肉刑法,其事在《刑法志》。六月,下诏说: “农业, 是天下之本,应给予特别重视。今日农人勤身耕作,而与商贾同出租赋,这就是本末无有差别,是不符合于奖励农耕的原则的。现免除农田租税。赐天下孤寡布帛、 丝絮各若干。 ”

  十四年春,匈奴骚扰边境,杀北地都尉孙碽。皇上派三位将军镇守陇西、 北地、 上郡,中尉周舍为卫将军, 郎中令

  武为车骑将军,统军于渭北,车辆千乘、骑兵十万人。皇上亲自劳军,进行检阅,申明教令, 赏赐士卒。皇上打算亲征匈奴,群臣谏阻,不听。皇太后痛切要求皇上不要亲冒矢石,皇上才罢其意。于是派东阳侯张相如为大将军,建成侯董赫、内史栾布都任将军, 出击匈奴, 匈奴退走。

  春,下诏说: “朕能奉献牺牲圭币以祭祀上帝宗庙,至今已十四年了。在位的时间很久,以无所作为之人长期君临天下,朕深感惭愧。只有扩大祭祀规模与增加祭品精度以谢神祗。昔日先王远施恩泽而不求他人报答,虔诚祭祀而不祈个人福祉,厚贤薄亲, 先民后己,实为英明之极。现我闻祠官祝福, 都希望福祉集于朕身,而不为百姓祈祷,这使朕更为愧疚。以朕这不德之人, 一心追求个人的美满幸福,而不与百姓同享,这就更为增加了我的过失。现令祠官向神祗致敬,切不可为我个人祈福。 ”十五年春, 黄龙现于成纪。皇上就下诏讨论郊祭事宜。公孙臣明确各类服色,新垣平设立五帝庙宇。均记在《郊祀志》中。夏四月, 皇上驾到雍地,进行郊祭朝拜五帝,大赦天下,恢复名山大川断绝了的祭祀,主管官员按规定的季节进行祭祀。

  九月,下诏令各位侯王公卿郡守推举贤良能直言极谏的人,皇上亲自问策,采纳其真知灼见。其事记在《晁错传》中。

  十六年夏四月, 皇上郊祀五帝于渭阳。

  五月,立齐悼惠王子六人、 淮南厉王子三人都为王。

  秋九月,得玉杯,上刻 “人主延寿” 四字,诏令天下欢饮。明年改元。文帝后元元年 (前 163 ) 冬十月, 新垣平因为诈欺君被发觉, 谋反, 三族被诛。

  春三月,孝惠皇后张氏去世。下诏书: “过去几年频繁歉收, 屡遭水旱疾疫之灾,朕深为忧虑。我愚而不明,尚不知其故何在。是朕的政事有所失且行为有缺点呢 ? 还是天道有不顺,地利难以得,人事多失和,鬼神不愿享受祭祀呢 ? 到底是何种原因 ? 是百官的俸禄过高与劳民伤财的事办得过多吗 ? 为什么粮食竟如此的缺乏呀 ! 度量耕地并未减少,统计人口增加的也不多,按人口平均占有耕地,比之于古代还要多,而粮食却极为不足,失误的根源何在 ? 是否由于百姓弃农经商,如大量酿酒而浪费粮食,过多的饲养牲畜而消费粮食以致严重地损害了农业呢 ? 从小与大各方面来探计,我还未能找出症结所在。现愿与丞相、 列侯、 吏二千石及博士来集思广益,凡是能对百姓有所帮助的,无论是偶有所感与考虑成熟的, 都可以言无不尽。 ”

  二年夏,皇上巡幸雍木 或阳宫。六月,代王参病故。与匈奴建立友好亲善关系。皇上下诏说: “朕非圣明之君,不能德服远人, 致周边邻国屡行侵扰。近来边境线上军民不安其生,京畿之内,征夫奔走不息,这两方面的损失,都是由于朕的薄德而不能使远方悦服所致。过去几年,匈奴不断暴掠边境,杀害不少边疆吏民,而边防官吏,又不能向其晓谕我朝愿意与他们友好相处的意图,更加重了我无德服远的过失。似此长期兵连祸结,中外之国将怎样保持自身的安宁 ? 近日朕早起晚睡,为国事操劳,为万民忧苦。精神上的痛苦与不安,未曾忘怀过一天。所以派遣外交使节频繁来往,车辙如结,以将朕的友好意愿转告于单于王。今匈奴王恢复以往和睦相处的传统,从双方社稷的安定,两国人民的方便来考虑,愿意和朕都不咎既往,同建睦邻关系,结为兄弟之国,以满足中外人民的愿望。两国的友好睦邻关系已经确立,从今年开始。 ”

  三年春二月,御驾临幸代地。四年夏四月三十日,日偏食。五月,赦天下。免除官家奴婢使为平民。巡幸雍地。

  五年春正月,巡行到陇西。三月到雍,秋七月,行幸到代地。六年冬,匈奴三万骑兵侵入上郡,三万骑兵侵入云中。朝廷任中大夫令免为车骑将军驻兵于飞狐, 原楚相苏意为将军驻兵句注,将军张武驻兵北地,河内太守周亚夫为将军驻兵于细柳, 宗正刘礼为将军驻兵于霸上, 祝皍侯徐厉国将军驻兵于棘门,以防备胡人。

  夏四月,大旱,蝗灾。诏令诸侯不得向朝廷纳贡,解除对山泽开采的禁令,减省多项公务开支,精简冗员,打开各地粮仓赈济灾民,有爵级的人可以卖爵。七年夏六月初一日,文帝驾崩于未央宫。留下遗诏说: “朕听说: 大凡天下万物从萌生以后,都要走向死亡。死亡是天地间的常理,事物的自然规律,何必为此而恸哀 ! 现今之世,都爱生而恶死,厚葬以致浪费财业,重服以致伤害民生,我极不赞同。何况朕德行浅薄,未能给百姓带来福祉,在去世之后,又进行长时间的隆重的吊唁活动, 使临丧者遭受在寒暑中受尽丧礼的折磨,让别人的子弟为我尽哀,就会令别人的长老感到伤神;损坏其他鬼神的祭馔来丰盛对我的祭馔,就会使其他的鬼神因之饥饿,这就更加增重了我的罪过,这叫我如何向天下交代 ! 朕继承大统, 以细末之身托于天下君王之上, 已经二十三年了。依赖于上天的威灵、 社稷的洪福,四海安宁, 未有战乱。朕秉性愚钝,常恐言行有过失,以玷辱先帝的煌煌帝德;而在位时间愈久,更恐不能善始善终。今日幸以自然的死亡得以供养于刘汉的祖庙之中, 这实在是对我这个薄德之人最大的嘉勉,这还有什么应该哀恸的 ! 可令天下吏民,在接到志哀令后三天即停止悼念活动。不得禁止在国丧期间举行嫁娶、 祭祀的饮酒食肉。凡必须参加葬礼的, 都不要大量披麻戴孝,其头与腰的孝带宽

  不过三寸。不要用布帛来铺盖灵车及派羽林军护灵,不要派百姓到宫殿中来哭灵。朝廷中应参加葬礼的, 只能在早晚与大功时可以有哭泣的哀音。礼毕就停止。不是早晚与举行葬礼时, 禁止擅自放声哭泣。下棺后,服大功(丧服)十五日,小功十四日, 细布衣七日, 三十六天以后全部释去孝服。其他有关事项在令中没提及的,都以此令类推。布告天下,使明知朕意。霸陵川山按其原貌,不要另造坟陵。宫中夫人以下的都遣送归家。 ” 令中尉周亚夫为车骑将军,属国悍为将屯将军,郎中令张武为陵墓复土将军。征发近县士卒一万六千人,内史卒一万五千人,交给张武将军从事开挖墓井与复土回填工作。赐各王侯以下至孝悌力田的人金钱帛各若干。六月初七日,葬于霸陵。

  班固评论:孝文皇帝在位二十三年,宫殿御苑车骑服御无所增加。当百姓感到不便时, 常放开禁令以利百姓。他曾想造一座报时辰的露台,召工匠预算,造价需百金。文帝说: “百金是中等人家十户的产业。我继守先帝的宫室,常恐有所玷污,何必要筑露台 !” 身穿黑色绨衣,所宠爱的慎夫人衣长不拖地, 帷帐不绣花,以表示自己的敦朴, 为天下的表率。修造霸陵陵墓,都用瓦器,不准以金银铜锡装饰,因山起陵,不另选坟。南越尉佗自立为帝,文帝贵封尉佗兄弟,以德义进行感召,佗又重新称臣。与匈奴结为友好,不久匈奴背约入盗,文帝只令边兵加强防守,不发兵反攻其地,恐增加百姓负担。吴王诈称病不朝, 文帝赏以几杖进行慰问,群臣袁盎等虽极力谏说不应为吴王所欺,文帝仍将几杖送给吴王使用。张武等受贿金钱, 发觉后,更加赏赐, 使其惭愧自省。文帝专务以德化民,是以四海殷富,大兴礼义之风, 断狱仅数百人,几乎到刑罚不用,唉,仁德之帝啊 !



上一篇:孝景皇帝
下一篇:高皇后吕氏
推荐
阅读排行
百度 淘宝网 同程旅行 京东商城 瓷器
联系本站  图说巴巴  甘公网安62112602000021号  陇ICP备16001066号  ALEXA